第九十三章 同为贺客入宫来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江湖上近日盛传着一件有趣的喜事,那就是“罗峨联姻——罗髻派和峨嵋派联成姻亲!

      峨嵋伏虎寺都是和尚,和尚如何能够和人家联姻呢?据说那是峨嵋门下的赵南珩,和罗髻夫人门下的小公主谢幼慧结缡!

      不,听说还是入赘,吉期就在三月初三。

      这是罗髻派发的喜柬,自然千真万确!

      敢情罗髻夫人还要大事铺张一番,因此,武林知名之上,谁都接到了一份观礼的请柬。

      现在距“罗峨联姻”只有五天了!接到喜柬的人,正在络绎入川。

      这天傍晚,宁远府老招商客栈,却来了四个并没接到喜柬,而从岳阳一路攒程急赶而来的人。

      这四人一个是身穿半长不短灰葛衫的老头,弯腰缩头,面貌猥琐,正是读者们都熟悉的天地一卜。

      第二个是身穿青罗长衫的少年,脸孔黝黑,但走起路来,却是潇洒得很,他,正是易钗而弁,一向穿着男装,南魔的大女儿南玖云。

      另外是两个浓眉巨目年约四旬上下的汉子,背上各背着长形青布包袱,是陇右双刀贺氏兄弟。

      老招商客店前面是五间宽的大厅,摆着几十张桌子,专做酒饭生意。这时正当掌灯时分,楼下已有六成座头。

      天地一卜似乎走得累了,刚到老招商客栈门口,忍不住直起腰来,舒了口气。

      南玖云拉了他一下衣袖,轻笑道:“你就是这样不注意!”

      天地一卜低噢一声,赶忙一缩脖子,又弯下腰去。

      四人跨进食堂,天地一卜目光一转,瞥见靠窗口一张桌上,坐着两人,上首一个是灰衣老道,下首一个是身材矮小,脸如黄腊的小道土,桌上还搁着一只朱漆铜锁的药箱。

      天地一卜慌忙别过头去,穿行桌子,在里边找了一张空桌,四人各占一位坐下,酒保送上荣来,叫过酒食。

      南玖云目送酒保走后,才低声对天地一卜说道:“你瞧到鬼手仙翁吗?”

      天地一卜点点头,南玖云抿嘴笑道:“大概也是喝喜酒去的。”

      话声未落,突然绿影一闪,走进一个身穿淡绿衣裤的少女。

      只见她肩头分垂着两条又长又黑的发辫,一双眼睛又红又肿,好像哭过了多少次似的!

      “是琪儿!”

      天地一卜心头一震,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去,心中暗想:“她不是在金牛岭正觉庵吗?怎么一个人到这里来了?”

      这就在此时,门口又出现了一个青衫文士。

      这人年约四旬,生得修眉凤目,气字不凡,只是沉着脸色,目光一瞥,喝道:“琪儿,你还不跟为父回去?”

      他喝声不响,但震得满堂食客,心头略的一跳。

      大家忍不住抬头望去,这一瞧,可又把众人瞧得大吃一惊,这人两道眼神,亮得有如打闪一般!

      琪儿突然以手掩面,哭出声来,道:“我不回去,爹,我死也不回去了,我要到罗髻山去,我要去找小妖精……呵,呵,呵……”

      天地一卜不敢回头去看,但她如泣如诉的声音,一句句钻进耳朵,心头好像被针猛扎了一下!

      青衫文士当然就是琪儿的父亲二代东怪商绶,他气得脸色铁青,一袭青衫无风飘动,右手缓缓举起,狞厉喝道:“不孝丫头,我……毙了你……”

      天地一卜闻声大惊,商绶在怒火头上,真要出手,琪地哪还有命?自己说不得……。

      “哈哈,商兄哪来这大的火气?年轻娃儿,谁都喜爱热闹,来来,咱们坐下来喝一杯!”

      鬼手仙翁苏如晦大笑声中,已拉着商绶坐下,一面招招手道:“小女娃,你也过来,道士伯伯就要上罗髻山去的,快别倔强了,你们贤父女既然都到了这里,自然也要去,来,咱们一块走吧!”

      琪儿扭着肩道:“我不去……”

      但她一个身子,经鬼手仙翁这么轻轻一招,却像被人死拉活拖似的拉了过去。

      那黄脸小道土恭恭敬敬替商绶斟了杯酒。

      商绶碍着北鬼的面子,不好发作,其实他瞧着女儿两只眼睛哭得红葡萄似的,心中也暗自不忍,一股怒火,全撇到赵南珩的头上去了,心中怒道:“我早已说过,这姓赵小子不是好东西!”

      北鬼拍着琪儿肩膀,笑道:“快坐下来,吃点东西阳,唔,道士伯伯还记得你娘当年就喜欢吃甜品,你呢?要不要吃甜的,喂,酒保,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甜点心,快替道爷送来。”

      商绶被北鬼提起琪儿的娘,心中更觉不忍,瞧了琪儿一眼,叹口气造:“这丫头被兄弟娇纵惯了,整天在外面乱跑,哦,苏兄几时也收了徒弟?”

      苏如晦道:“没多久,没多久,晤,萍儿,快去见过商师叔,大名鼎鼎的东……商师叔。”

      天地一卜不敢朝他们那边多看一眼,酒饭来了,只是自顾自低着头吃喝,南玖云也没有多说。

      贺氏兄弟听说那道士就是北鬼,后来的青饱文土就是东怪,心中多少有些顾忌,兄弟俩喝几杯酒,也自吃饭。

      南玖云要酒保算过饭账,大家起身朝后走去。一宿无话,第二天清晨,他们甫出店门,迎面看到有四个人飘然行来。

      这四人,身穿黄色僧袍的老和尚是少林方大百愚上人,长髯飘胸的青祖道人是武当掌教一尘子,白眉低垂面容清瘤的老僧是峨嵋伏虎寺方文大觉大师,身穿白葛长衫,领下留着花白胡子的老人是华山掌门云台老人!

      这四位掌门人行色匆匆,似乎已经赶了一夜路程,前来打尖的。只是他们均未带随行弟子,各人身边,除了一口长剑,也并无行囊。

      天地一卜等四人瞧到他们,同样的,他们也看到天地一卜等人。

      大家只是迎面而过,四位掌门人当然不会注意到这四个人,他们进店了,他们也上路了。

      南玖云心头暗暗好笑,看来这场“罗峨联姻”的喜剧,够有热闹瞧了!

      到了黑桃村,村前已经张灯结彩,有不少罗髻派的人,在那里接待宾客,整个黑桃村,好像都洋溢着喜气!

      由黑桃村登山,山径上一路都标着指路牌,一天门,二天门,三天门,都高扎彩牌,欢迎嘉宾。边上还设有茶水站,招待周到。

      今天已经是“罗峨联姻”的正日了,各方来宾,络绎不绝。

      天地一卜等四人通过三天门甬道,但觉眼前豁然开朗,罗髻山天池,一碧千顷,晶光闪耀,池达奇花异卉,锦绣成堆。

      小山下,到处都搭盖起彩棚,张灯结彩,放着数以百计的筵席,一望无际,好不热闹!

      南玖云和贺氏兄弟,眼看这人迹罕至的蛮荒深山之中,竟会有这般奇景,当真像西王母在瑶池上举行皤桃大会一般,使人如入仙境!

      入谷不远,当道竖立一座五彩牌楼,上缀“罗峨联姻”四个金字。

      牌楼底下是一道拱门,两边分立八个它装少女,专司迎宾。

      拱门里面,一列长条案上,铺着一卷洒金宫绢,那是来宾题名之处。

      这时约为午前辰未已初光景,谷中牌楼内外,人来人往,江湖上黑白两道形形式式的人物,已经到得不少。

      天地一卜等四人,略一例览,便缓缓向牌楼走去,他们才一走近,立即有两名宫装少女,迎着躬身道:“贵客请留尊衔。”

      话声一落,立即引着四人朝题名处走去。

      天地一卜目光一瞥,看到宫绢上也有“罗峨联姻”四个金线双勾篆书,下面画着一对白头翁,和并蒂牡丹,工笔精画,十分细致,原是讨个口彩“白头富贵”之意。

      宫捐四周已有不少人签了名字,中间还空出很大一块,敢请来宾自知身份不够,不敢签得太中间,连白衣教主令狐钧,蛇蝎夫人苗珠珠都签得离中间很远。

      只有“钟皓”两个方正颜体正楷,签得较近,但仍距中央描金“喜”字,有着一段距离。

      案后也有四个宫装少女站着,一见有人走近,立即送上笔来。

      天地一卜暗道:“原来钟进土已经来了!”

      心中想着,拿起笔来,毫不犹豫笔尖朝中央“喜”字左方落去!

      四名少女睹状大惊,要待出声拦阻,天地一卜早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68-955.html - 2018-05-14
  • 第九十三章 他以威严为衣穿上_圣经
  • 93:1耶和华作王,他以威严为衣穿上。耶和华以能力为衣,以能力束腰,世界就坚定,不得动摇。93:2你的宝座从太初立定,你从亘古就有。93:3耶和华啊,大水扬起,大水发声,波浪澎湃。93:4耶和华在高处大有能力,胜过诸水的响声,洋海的大浪。9... - 2017-08-23
  • 第四十三章 教在四方朱雀起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柳髯老者首先在椅上坐下,点点头道:“不错,今晚月色大佳,坐在院子里,比房中要凉快得多,和两位老弟品茗赏月,也是破解旅途岑寂之道,啥,伙计,你只要准备开水就好,茶叶老夫有自备的上好龙井。”  店伙应声退下,赵南珩和青衫书生也各自在椅上落坐... - 2018-05-09
  • 第三十三章 夜蹑行人叩石阍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心中暗想:这大概就是罗髻山了,此山深处群山万壑之中,自己幸亏有两人带路,否则就是向人讯问,只怕也说不清楚。  当下一握真气,轻蹬巧纵,跟在两人身后,朝峰上跃去。  这座山峰,一路都是危岩乱石,除杂草高可及人,只有矮小灌木,月黑山深... - 2018-05-08
  • 第二十三章 仙翁鬼手通经脉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瞎鬼婆被她叫得不由不信,果然依言向左跃开,右手火把,同时朝左边立身之处撩去。  但她左手松燎,却还是朝南玖云劈面打来,一面阴声道:“丫头,你别想讨好,我老太婆眼睛瞎了,耳朵可没聋,毒蜘蛛的行动,五丈以内,焉能瞒得过我?”  南玖云听得暗... - 2018-05-06
  • 第十三章 张五哥君前诉冤情 十三爷府邸赏亲兵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酒店掌柜在康熙面前述说了宰白鸭的事,触动了假邱运生的真情。他伏在地上号啕大哭。康熙早就气得脸色发白,手足颤抖了。他严峻地扫视了一下身边侍立的大臣们,又对跪在地上的假邱运生说:“你,你不要哭。告诉你,朕即是当今天子。有什么冤情你只管说出来... - 2019-01-02
  • 第六十三章 纵有三湘合北斗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来的不是时候?你们卜总管是谁?”  赵南珩话声未落!  褐衣汉子偶然笑道:“叫你走就走,不用多问!”  左手五指如钩,一下子搭上赵南珩右腕,半推半拉朝门外走去。  面店伙计早已瞧得脸色发白,不迭后退。  赵南珩暗暗好笑,但故意嚷道:“... - 2018-05-11
  • 第八十三章 凌空一掷显身手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卜三胜道:“这个自然!”他说到这里,忽然低声道:“夫人来了!”  贺氏兄弟回头朝大路看去,果见一团白影疾驰过来。  转眼工夫,便已驰近,那是一顶白纺小轿,由四个壮健妇人始在肩上,奔走如飞,轿后跟着两名宫装少女,身法轻灵,丝毫没有落后。 ... - 2018-05-14
  • 第十三章 试向桑日问耦耕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晃服过去了十天,赵南珩正好把孙大娘传授的六式拂脉截经手法练熟,船已驶过长江口岸,进入东海。  渐渐海面上有了岛屿,孙大娘走出船舱,细数着大戢山、徐公岛,等到船进了小衢山,就逼着舟子向南。  那舟子听说要去鼠狼湖山,竟是十分害怕。  孙大... - 2018-05-05
  • 第五十三章 妖烧教生出西方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身后孟守乾师徒也已同时晃亮火摺子。  赵南珩总究迟了一步,追到屋中,石门业已闭上。  一苇子暗暗感到惭愧,自己数十年修为,居然还及不上人家峨嵋派一个记名弟子,光瞧他挥剑击落暗器,出手之快,当真自叹勿如,目光一扫,瞧清这间六角形的屋中,原... - 2018-05-10
  • 第七十三章 终南千里谒飞龙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要知一个练武的人,内功到了相当火候,该是寒暑不侵的,赵南珩只当自己连日赶路,也许在不知不觉间受了风寒。  这就在街上找到一家客店落脚,等店伙退出,急忙掩上房门,坐到床上,已是冷得忍耐不住,连上下牙齿,只是零碎打颤,无法控制。  勉强盘膝... - 2018-05-13
  • 第十三章 忘年兄弟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青衫文士哈哈一笑道:”小兄弟大概听我说了旬‘忘年之交’,就猜想比你大得多了,不错,如论年龄,丁某已届古稀之年,但咱们不是世俗中人,你看我像不像三十许人?就算三十好了,咱们不是相差不多,正好平辈论交。”  石中英大吃一”凉,他自称已届古稀... - 2018-11-29
  • 第二十三章 度厄金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暗自想道:“乾坤教在江湖上既然已经公开了身份,总坛所在,你门就是故作神秘,我也会找得到,目前形势,自己这边,一共只有四人,如今高掌门人被擒,真正能动手的,只有自己和蓝老前辈两个,可说人单势孤,还是先把高掌门人换回来再说。”心念闪电... - 2018-11-30
  • 第三十三章 再番坏事_北山惊龙
  •   黄袍道人听金大夫说出只要一个时辰,就可换好,这就点点头道:“好,你这就动手吧,只要我双目重明,立即送你回家团聚。”  金大夫连声应“是”,战战兢兢的拿起一把锋利小刀,一手仔细的摸着毕玉麟眼睛部位,然后回头道:“观主也请躺下,小老儿就要动... - 2017-12-14
  • 第二十三章 两山比高_北山惊龙
  •   茅山毒指瞧着毕玉麟,吃惊的道:  “这娃儿竟然伤得如此厉害,哈哈,要不是遇上山人,这条小命……”  尚师古不待他说完,低吼道:  “伏兄,这娃儿咱们有约在先,应该由兄弟替他打通奇经八脉。”  茅山毒指怪笑道:  “你就是替他打通奇经八脉... - 2017-12-12
  • 第二十三章 方丈还魂_梵林血珠
  •   按武诸葛王耀祖的谋划,即日起到大兴寺探查。陈野知道惩善禅师他们的巢穴,也知道那儿隐藏着许多高手,但他又不好全说出来,说出来就得承认自己就是紫鹰。现在又来了一个紫鹰,他就更不能说了,就是说出来只怕也无人相信。  不过,王耀祖对此有足够的估... - 2017-12-08
  • 第二十三章 西北荒原人烟稀少_紫衣玉箫
  •   西北荒原,人烟稀少。  水小华和小疯子赶了几十里,仍没看到有人住的地方。  此时——夕阳西沉,暮色苍茫,晚风频次,寒意深浓。  小疯子二边赶路一边埋怨道:“我小疯子跟苍你算倒大楣了,晚上不能睡觉,白天不.能蔡五肢庙,这样下去,小疯子恐怕... - 2017-11-29
  • 第十三章 结伙长安_梵林血珠
  •   镖车来到华阴县。  郑六子几次三番来劝说陈野和他师傅一块行走,不但可以学些功夫,还可以和皇甫姑娘多“亲近亲近”。  陈野固执地只愿当镖伙,说什么也不去。  第二天,郑六子一行人只少了个何剑雄,他早就追赶宝贝儿子何玉龙和黄烈去了,余人都上... - 2017-12-07
  • 第十三章 千里求玉_北山惊龙
  •   辛文想了想,道:“这话说来很长,先要从这座七星岩说起,据说崖上七个小穴,以前原是七道极细的泉眼,师傅无意之中,发现泉下藏了一块稀世奇珍万年温玉……”  段珠儿见她一再提到万年温玉,好奇的道:“辛姐姐,什么叫万年温玉?”  辛文摇头道:“... - 2017-12-11
  • 第四十三章 移祸江东_北山惊龙
  •   “汝父囚禁茅山通天观”  这几个字映进毕玉麟眼帘,脸色不禁一变,想起茅山毒指伏景清,当日慨赐“毒龙丸”,医好母亲宿疾,而且还传过自己一招指法,在自己的心目中,一直把他视作恩人。  后来自己在落山庙身负重伤,据说也是一粒“毒龙丸”治好的,... - 2017-12-14
  • 第三十三章 透骨阴指是崆峒武学_东风传奇
  •   金鸾怒声道:  “你终于承认了。”  金母道:  “透骨阴指是崆峒武学,老身身为崆峒掌门,练成本派武功,何足为奇,但许兰芬决不是崆峒门下所伤。”  金鸾道:  “你这话有谁相信!”  金母道:  “老身说不是,就不是,用不着你相不相信。... - 2017-12-18
  • 第四十三章 项中英摸摸身边长剑_东风传奇
  •   孙发耸耸肩,诌笑道:  “属下听公子口气,好像和那丫头片子有着过节,试想她傍晚时光还上酒楼来,自然打算在城里过夜,属下略谙追踪之术,稍为留意,竟然发现她出城而去,那只有一个理由,不敢再在城中落脚了,属下一直寻到七里外的三官堂,就没有她再... - 2017-12-18
  • 第五十三章 三点管影突然合而为一_东风传奇
  •   裴通笑道:  “即已动手过招,石老哥何须客气?”  三点管影突然合而为一,招化“长驱直入”,追击过来,依然直取“膻中”。  这下可把石大山看得不禁有气,心想:  “我是顾全双方友谊,才一再相让,岂是怕了你吗?”  一念及此,长剑迅即翻起... - 2017-12-20
  • 第十三章 我现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们_圣经
  • 13:1我现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们。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13:2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13:3我若将所有的... - 2017-10-16
  • 第二十三章 前进屋面上双方激战正殷_东风传奇
  •   这时,前进屋面上,双方激战正殷。  秦老堡主门下首徒周子厚和四个师弟,截住五个蒙面人,各展所学,刀光剑影,打得难分难解。  蓦地一声朗笑,从屋檐下飞起一道颀长人影这人身穿一袭长衫,手摇折扇,踏上屋面,神态从容。  他一双亮得像星星一般的... - 2017-12-17
  • 第十三章 谷飞云知道珠儿武功很高_东风传奇
  •   谷飞云知道珠儿武功很高,不虞有失,只得任由她们去了,一个人果然只是坐着喝茶。  心中却在忖道:“上次珠儿说过,东风是从东往西吹的,意思就是说要往西去找才是,现在珠儿说要领自己去找东风,那一定是往西去的了。”继而想道:“既然有珠儿领路,自... - 2017-12-16
  • 第十三章 帮会合一_须弥怪客
  •   太白剑派的人不肯干休。  东方镇雄对智圆大师道:“掌门大师,东方家与徐雨竹柳震的血仇难道就此算了?”  智圆大师双掌合十:“阿弥陀佛,少林不便牵涉此事,就此告辞,望施主慎重处之。”  这话是提醒东方镇雄,徐雨竹的武功惊世骇俗,黑煞君尚且... - 2017-12-16
  • 第十三章 只见一二条人影急驰而来_紫衣玉箫
  •   当江湖醉客和水小华正待起身离开之际,突听前面的啸声连起。  刹那间——只见一二条人影急驰而来,瞬即到了面前。  江湖醉客定睛一看,见为首一人,白须翲胸,身材伟岸,面色凝重,竟是胜家堡的老堡主胜平元。  站在他身旁的两个人,一个身材瘦长,... - 2017-11-28
  • 第十三章 大闹荔枝宴_酒狂逍遥生
  •   福州凤山因山形如飞凤落坡而得名,南梁时有仙人在此修道,唐时建“冲虚观”,后有高僧来此宣讲佛法,改名“清禅寺”,以后又称“长庆寺”,唐时四方都有禅寺,长庆寺位于城西,故俗称“西禅寺”。  这样古老而又著名的古刹,香火十分兴旺,各地挂单的游... - 2017-11-25
  • 第二十三章 对联中的秘籍_血染枫红
  •   侠义会由丁浩率领回归金陵。  钟吟、方冕、丁香、罗银凤、汤文嫒、姚菊秋、蒋雪雁仍返八公山寻找崆峒秘籍。  孟珠由陈竹韵、田秀秀相伴,同归金陵。  由河南至安徽众人同路,一路谈谈说说,好不热闹。孟珠也渐渐去了生分的感觉,和大家有说有笑亲如... - 2017-11-11
  • 第十三章 众侠女失踪_血染枫红
  •   钟吟在两个时辰后回到了六和塔。  和去时一样,守塔的人根本没发现他。  饿得发慌的众人吃了东西,可却没有水喝,渴得难受。  天气也实在热得很,正是七月当热的时候。钟吟来到下一层,把看守丐帮二老的三个家伙解了穴道,又给他们馒头,问他们如何... - 2017-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