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投鼠亦忌器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是……是……”金财神道:“他开口要十两黄金,才能配制,也是陆连奎经手的。”

      尹剑青问道:“那走方郎中呢?人在何处?”

      金财神尴尬一笑,说道:“尹少兄,你找不到他了。”

      尹到青道:“他到哪里去了?”

      金财神道:“老朽一生行事谨慎,他替我配制了‘散功散’,是何等机密之事,岂可留下活日?”

      尹剑青道:“你杀了他?”

      金财神道:“老朽交代陆总管干的。”

      “你果然心狠手辣!”尹剑青哼道:“这么说,‘散功散’解药,就永远也没有人会配制了。”

      突听有人接口道:“谁说没有人会配?”

      只见右后方一道门户中,随着话声,走出一个人来。

      这人身穿一件洗得快要发白的蓝布长衫,生得掉头鼠目,一张黄蜡脸,右臂衣袖缚在束腰带里,显然是缺少了一条臂膀,此时带着微笑举步走入。

      他身后跟着一个人,穿着相当体面,正是金家庄的总管陆连奎,奇怪的他一只有手,不知是被淮砍断?如今右手衣袖也虚飘飘的只剩了一只袖管。

      这黄蜡脸汉子,尹剑青觉得甚是面熟,稍一思索,就想起正是师傅和觉慧上人等人同时中毒的那天晚上,他站在门口,说师傅并没有死的那个人!”

      金财神骤睹此人,不禁脸色剧变,惊异的道:“你……没有死?”

      原来这黄蜡脸汉子正是毒郎中阎老九,他右臂是被魔剑桑仝砍下的。

      毒郎中诡笑道:“金庄主是名满天下的十二煞神中人,江湖上有名的豪富,有钱能使鬼推磨,要杀一个走方郎中,本来只是呶呶嘴的事儿,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

      金财神额上流下汗来,说道:“但你并没有死。”

      毒郎中诡笑道:“在下没有死,还是拜那句老话之赐。”

      金财神道:“哪一句?”

      “有钱能使鬼推磨。”

      毒郎中道:“因为金庄主虽然富豪,但比起龙城派的藏金来,那是万分之一都谈不上,财帛动心,谁不想分上一点,可以子子孙孙坐吃十代八代,所以在下就死不了了。”

      他一指身后陆连奎,笑了笑道:“金在主,不信你看,陆总管不但没有杀在下灭口,还下了决心,跟随在下,为了表示他对在下的友谊,还毅然决然的自断右臂,这可不假吧?”

      金财神看了陆连奎一眼,点头道:“好,好,陆总管,金某一向待你不薄,没想到你居然也出卖了我。”

      陆连奎陪着笑脸道:“金庄主,这可不能责怪小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阎老九说的没错,这里藏金,胜过庄主财产,何止万倍?就算小人不为自己,也该替小人的子子孙孙打算打算?庄主不是也为了这里藏金,才要小人跟阎老九买‘散功散’毒害你的几个师兄弟的么?小人只是没杀阎老龙灭口,却并投毒害庄主,小人已经是万分对得起庄主了。”

      金财神低声道:“尹少兄,你是小女的大哥,咱们总也不是外人,你快解开老朽穴道。”

      尹剑青今晚当真是上了最宝贵的一课,眼看这许多江湖成名人物,平日里称兄道弟,义同生死的好友、同门,见利忘义,甚至在还没看到藏金的影子,就早已勾心斗角,先存了互相残杀,去之而后快的杀机,兄不兄,弟不弟,主不主,仆不仆!

      难道莽莽江湖,真的没有一个人以道义为怀?

      有之,那只有一个人,他,就是自己一直怀疑他不是正派中人的龙城派传人紫煞星司马纶!

      但他身中奇毒,早已昏死在地,自己如何才能救他呢?

      尹剑青没有理会金财神,连他说的话,根本都没听到,只是目注毒郎中,徐徐的道:

      “散功散是阁下配制的,那一定有解药了?”

      “没错。”毒手郎中深沉地笑,回答得很快,接着道:“区区没有解药,天底下就再没有人有解药了。”

      尹剑青道:“阁下既有解药,可否先救人呢?”

      毒郎中泥笑道:“救人当然可以,但不知你小兄弟要我救谁?”

      尹剑青一指司马纶,说道:“他是龙城派唯一传人,身负重任,是一位顶天立地的好汉,在下希望你能给他解药。”

      “好。”毒郎中点着头,目光却注视着尹剑青,说道:“救他是可以,但小兄弟可否回答我一个问题?”

      尹剑育道:“阁下请说。”

      毒郎中道:“魔剑桑仝,死在百丈峰顶,是小兄弟给他埋葬的么?”

      尹剑青道:“桑老前辈既经埋葬,阁下如何会知道的呢?”

      “哈哈!魔剑桑仝这老匹夫,区区算定他活不过六个时辰,走不出六十里路,岂会找不到他?”

      毒郎中得意一笑道:“他要了我一条臂膀,我要了他一条老命,也该差不多吧?”

      尹剑青道:“这么说来,剑煞秦中龙也是你下的毒了?”

      “不错!”毒郎中阴嘿道:“他们二魔,算得是使剑的顶尖高手,结果却逃不出区区屈指一弹,所以放眼天下,武林中我阎老九应该是可称王了。”

      说到这里,忽然“咦”了一声,又道:“区区要问你的话,却给忘了,小兄弟你见到魔剑桑仝,是在他将死之前吧?”

      尹剑青道:“是的。”

      毒郎中又道:“他在临死之前,自知毒发无救,因此把那张‘迷踪图’和那柄黑锋铁剑,都交给了你。”

      尹剑青点头道:“是的。”

      “哈哈哈哈!”毒郎中忽然仰首大笑!

      “哈哈哈哈!”尹剑青也同时仰首大笑!

      两人笑的声音,只有稍稍不同(人类大笑的声音,都是差不多的)但两人从心头发出声来的原因,却迥然各异!

      尹剑青这声大笑,是因魔剑桑老前辈和秦老前辈两人遇害,如今证实是毒郎中害死的,自己当日立志要替二位老人报仇,总算找到了正主。

      毒郎中闯老九这声大笑,则是他用尽心机,还赔上一条右臂,始终没有找到的“迷踪图”,果然在尹剑青的手上,他如何不喜?

      两人笑声一落,尹剑青突然想到当日师傅,觉意上人等人,无故中毒,后来毒郎中又在门口现身,如今想来,这毒岂非也是他下的吗?一念及此,不觉目注毒郎中,凛然道:“在下也要问你一件事。”

      毒郎中道:“好,你问吧!”

      尹剑青道:“当日家师和觉意上人等人,无故中毒,那一定也是阁下施的手法了?”

      “哈哈!”毒郎中沙哑的大笑一声道:“小兄弟到现在才想到么?”

      尹剑青道:“家师等人,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要暗施奇毒呢?”

      毒郎中道:“那是在下试试令师的。”

      尹剑青问道:“你试家师什么?”

      毒郎中道:“在下听说令师有一颗辟毒珠,善解天下奇毒,在下在冰壶草堂门口,撒了一把毒粉,原意就是令师发现中毒之后,如有避毒珠,自可轻易就解去了。”

      尹剑青道:“但家师并没有避毒珠。”

      “那也死不了!”

      毒郎中轻描淡写的笑了笑道:“在下撒在冰壶草堂门口的并非致命之毒,何况那一小撮药粉,有六个人分担了去,哪里还毒得死人?”

      尹剑青道:“那么家师等人呢?”

      毒郎中摆了摆手,诡笑道:“尹少兄弟稍安毋躁。”

      尹剑青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毒郎中道:“你等一等自会知道。”

      刚说到这里,突听“砰”然一声,右后方一道石门,被人一掌震开,接着只见一行人从门中鱼贯走出。

      当前一个正是武功门掌门人况公权,稍后是手执铁拂,脸长如驴的老尼九华绝请师太和她两个门人白竹君、丁敏君。

      后面还有十几个人,有僧有道,尹剑青并不认识!

      他们是少林寺罗汉堂住持大通禅师,身后紧随四个手持铁禅杖的灰袖僧人,黄山万松山庄少庄主万少泉,(万镇河之子)总管万友声,茅山通天宫二观主葛清百,(冷清风师弟)

      身后随着个青衣背剑的道人。

      毒郎中朝尹剑育深沉一笑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96-957.html - 2018-05-15
  • 第十一章 刁蛮公主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转念一想,今日才与丁先生照面,于情于理他都不会信任自己,何况自己知道了那么多秘密,怎可不防?派叶莺跟随多半有监视之意,与其另换别人,倒不如与她同行。任她武功再高、出手再毒辣,最多也只是一个小姑娘,想当初追捕王梁辰都被自己耍得团团转... - 2018-06-15
  • 第十一章 演戏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回到芙蓉别院,云襄先让下人将阿布抬下去小心照顾,然后令人去请顾老板。不一会儿顾老板赶到,二人客套寒暄后,云襄立刻开门见山:“听说唐功德到了成都,顾老板可否安排我见上一见?”  顾老板满面惊讶:“公子消息真是灵通,我也才刚刚得知这个消息。... - 2018-06-12
  • 第十一章 弹剑辞醉豪情付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苏探晴来到洛阳后,似乎难得有一刻的闲暇。  所以第二日一大早,尚不待段虚寸来找他,苏探晴便独自起身离开擎风侯府。他只想静静地呆一天,好好考虑一下往后的计划。  在来洛阳之前,苏探晴只想着如何能令擎风侯先不杀顾凌云,然后再寻机相救。而... - 2018-06-18
  • 第二十一章 少林寺依旧灯火通明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少林寺却依旧灯火通明。柳公权指挥少林僧众和王府侍卫,仔细搜查了每一个宾客和寺中所有地方,却依旧没有找到《易筋经》和舍利子。望着那女贼若无其事地与明珠郡主说笑,柳公权的神情就如同看到十拿九稳的猎物从自己爪下巧妙逃脱的猎犬... - 2018-06-10
  • 第三十一章 洛阳惊变天下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随着白衣人出剑刺往苏探晴的后心,严寒亦是低喝一声,直朝苏探晴冲来。刹时苏探晴已落入腹背受敌的境况。何况那白衣人本是与他并肩作战,何曾想自己的战友竟会突然下此辣手?  好个苏探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对身后白衣人的出招不闪不避,反而直撞... - 2018-06-19
  • 第十一章 东海雄风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杜永看到林仲达、楚玉祥来了,慌忙迎了出来,他脸上充满了兴奋而愉快的神色,躬着身道:“小的见过林少爷、楚少爷,方才小的找到几个住在附近的弟兄,告诉他们镖局复业的情形,大家都十分高兴,已有七八个人自动前来帮忙,其余的人得到信息,也会很快赶来... - 2018-06-01
  • 第十一章 死神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宁武关总兵府内一连几天都在举行盛大的酒宴,以款待新军营幸存的勇士。各级将领轮番宴请公子襄和武胜文等新军营兵将,以表达对新军营的敬意。驻守边关的将士最敬重真正的勇士,能在十万瓦剌虎狼之师的围追堵截之下生还,在他们眼里,新军营每一个幸存者都... - 2018-06-04
  • 第二十一章 南宫豪也赶到了金陵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就在云襄离开金陵去扬州的第二天,南宫豪也依照云襄信中的指点赶到了金陵。在金陵一家偏僻的客栈一怀们容貌秀美的年轻公子见过面后,他又马不停蹄地赶往杭州。全然不知柳公权与南宫放,一直像两头猎犬一般悄悄地尾随着他。  “他去杭州干什么?”南宫放... - 2018-06-08
  • 第二十一章 亲仇俱失_山河_故事大全
  •   休整两日后,明将与许惊弦准备出发。梁辰夫妇知道多留无益,只备下些清水与干粮,又拿来两套农家衣服换上。明将军在萤惑城被火燎去半边发须,经过修剪后,短发浓髯,再换上旧衣,乍然望去倒似四十出头的农家汉子。梁辰送二人出了恶灵沼泽后,也不打听明将... - 2018-06-15
  • 第二十一章 明争暗斗各施谋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转眼已是三天后。隆中城西郊有个小山岗,当地人为了纪念诸葛武侯,起名为卧龙岗,岗上有一方阔达千尺的平地。一大清早,振武大会便在此处如期召开。  三人早早来到会场,都各挑了一张适合脸型的人皮面具戴上。那面具设计精巧,上面还以细针刺有无数小孔... - 2018-06-18
  • 第十一章 百花谷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金一凡突然朝赵三肩头,猛力拍了一下,道:“赵兄!”赵三吃了一惊,回头道:“金兄有什么事?”  金一凡道:“兄弟有件事,一直藏在心里,没说出来,你府上有一名叫高冲的人,平日行动鬼祟,只怕就是奸细,他在府上,担任什么职务?”  赵三吃惊道:... - 2018-03-08
  • 第十一章 丁少秋和李飞虹两人穿行松林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李飞虹两人穿行松林,朝前走了八九丈光景,就以树身作掩护,悄悄探头看去。  古灵子和黑袍瞎子两人已经并肩站在大路旁一棵大树之下,两人身后,一排站着三男一女,则是古灵子的四个门人。  这时山麓东首已经出现了一行人,为首—个须发花白的... - 2018-05-03
  • 第十一章 意外奇遇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秃龙万三胜立即陪笑道:“道长,这是敝帮龙副坛主龙振南。”  灵均道人听得暗自惊凛,心想:“龙门帮一个副坛主,就有这等身手,人言龙门帮卧虎藏龙,高手如云,看来真个不假!”  一面收起南明剑,连忙稽首答礼,道:“龙施主剑术精妙,内功深厚,贫... - 2018-02-28
  • 第十一章 林红准备结婚摆上几桌酒席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林红准备结婚那天在人民饭店摆上几桌酒席,把男女双方的亲朋好友都请过来喝喜酒。林红在一张白纸上把女方亲友的名字都写上了,又拿了一张白纸给宋钢,让宋钢把男方的亲朋好友也写上,宋钢手里拿着笔像是举重似的吃力,半天写不出一个字来。宋钢支支吾吾地... - 2018-02-03
  • 第十一章 威胁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成年以后,有一天中午,一个站在街道旁的孩子以其稚嫩有趣的动作,使我长久地注视着他。这个衣着鲜艳的小家伙,在灿烂的阳光里向空气伸出胖乎乎的胳膊,专心致志地设计着一系列简单却表达他全部想象的手势。其间他突然将右手插入裤裆,无可奈何地进行了... - 2018-02-11
  • 第十一章 玄衣道姑被所有的人都口称仙姑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玄衣道姑这一跨出软轿,所有的人都口称“仙姑”,一齐跪伏下去。众人当中,只有徐少华、史元、蓝如风和自封总管的贾老二四人没有跪拜下去。胡老四、余老六看他们没有跪拜,也就不拜了。  玄衣道姑手持白玉拂尘,目光盈盈朝徐少华几人瞟了一眼,才娇声说... - 2018-03-14
  • 第十一章 裘老先生在古董在市场上树立了极大的信誉_湖海游龙_故事大
  •   尤其在古董在市场上,树立了极大的信誉,只要经裘老先生鉴定,就是膺品,也没有一个人敢说它是假的。  裘好古名利双收,在京城里,可说是一言九鼎,结交的也尽是王公巨卿。  但最近却使他胆颤心惊,终日里揣揣不安。  那是近半月来,求古斋天天晚上... - 2018-04-30
  • 第十一章 争女争徒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胖老大却笑容可掬,装出十分正经,向盛妆少妇抱拳道:“座有高人,在下兄弟,居然有眼不识泰山,请少夫人多多原谅!在下斗胆,还想请教少夫人如何称呼?”  盛妆少妇,并没立即回答,只是“格”的轻笑了一声!  匏犀微露,春花乍展,她本人已是美如天... - 2018-04-25
  • 第十一章 赤金凤钗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慧见梅三公子飞出洞去,心中立时好像缺了什么似的,匆匆若有所失,急忙回头对着上官燕道:“燕妹妹,外面既然来了敌人,我们不如也先上去瞧瞧,反正绞索一断,木偶阵也已经破啦,先去杀他一阵,回头再救人不迟。”  上官燕听她一说,正合心意,便道:...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刘镇的批斗大会越来越多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我们刘镇的批斗大会越来越多,在中学的操场上像是庙会似的从天亮开到天黑。宋凡平每天一早就要提着那块大木牌出门,走到中学大门口时就将木牌挂在脖子上,低头站在校门口,等着开批斗大会的人都进去了,他才取下木牌,拿起扫帚清扫起中学前面的大街。到了... - 2018-01-31
  • 第十一章 蛇蝎美人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庐陵,居赣江中流的西岸,是一个大城市,但最热闹、最繁华的地方,不在城内,而在南门外的沿江一带。  茶店、酒肆、楚馆、秦楼,和大大小小的客店,是形成都市繁荣的主要条件,此处自然也不例外。  临江阁,是这里最有名的茶楼,楼有三层,下面一层是... - 2018-03-30
  • 第十一章 情意绵绵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口中啊了一声,点头道:“不错,我真是好饿,不过……”  金萍瞟了他一眼,轻轻咬着嘴唇,偏头问道:“不过什么呢?”  杨文华悄声道:“秀色可餐,我把肚子饿也忘了。”  金萍嗔道:“公了闭了三天关。却越学越坏了。”  杨文华潇洒一笑,... - 2018-04-18
  • 第十一章 第二个行星上住着一个爱虚荣的人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二个行星上住着一个爱虚荣的人。  “喔唷!一个崇拜我的人来拜访了!”这个爱虚荣的人一见到小王子,老远就叫喊起来。  在那些爱虚荣的人眼里,别人都成了他们的崇拜者。  “你好!”小王子说道。“你的帽子很奇怪。”  “这是为了向人致意用的... - 2018-03-21
  • 第十一章 勾心斗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韩玉琪闻言,抬目望去。  只见黄秋尘本来如痴似痴,静止不动的身子,这时突然像是疯魔一般,双手乱挥乱舞起来,不过身子仍然盘膝蹲坐。  韩玉琪一惊说道:  “姊姊,你看他的眼睛,噢!他要发疯了。”  原来这时候,遥遥可见黄秋尘的双眸在阳光映... - 2018-03-19
  • 第十一章 一切难依旧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七月,老太爷传回过一次话来,说赶八月中秋前后,可能返晋到家。   听到这个消息,三喜明显紧张起来。杜筠青见了,便冷笑他:“你说了多少回了,什么也不怕,还没有怎么呢,就怕成这样!”  三喜说:“我不是怕。”  “那是什么?... - 2018-01-20
  • 第十一章 出现第三股势力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年嵩昌因儿子好不容易才脱离虎口,如今又要随着孙必显回去,心中虽觉舐犊情深,但又不好开口加以阻拦,只是攒攒眉道:“你们神志已经清爽,再混进去,务必处处小心,若是露出一点马脚就前功尽弃了。”  年其武道:“爹只管放心,咱们有五人之多,绝不会... - 2018-01-18
  • 第十一章 孤立无援的巨大危机_商道_故事大全
  •   “我说王大人,”意识到事情的紧迫性,朴钟一拍着王造时的肩膀说道,“我们不是还可以靠王大人出面去说服他们嘛!王大人和我们不一样,您是中国人,您可以去见那些同样是中国人的商人们,敞开胸襟去劝说他们,让他们回心转意嘛!”  朴钟一说的是实话。... - 2018-01-12
  • 第十一章 奕仙传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距玲珑仙馆不远,一座精致的院落中,此刻还隐约有灯光透出!  院落前面,站着四名身穿青色劲装的漂悍佩刀大汉,神情严肃,鸽立左右。  堂上一把交椅,端坐一位青袍黑髯,面目深冷的老者,一手捋须,作谛听状。  在他下首,恭身肃立一个青衫汉子,此...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护洞之战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只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阴笑道:“是少庄主么?老婆子还不想伤你,快退出去吧!”  朱文俊这一声大喝,原是激她开口,好找出她停身之处,他贴壁静立,听得清楚,巫婆子的声音,似是仍在石窟右侧,并未移动。  心中恨透了她,早已功运右腕,没待对方话...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