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先人遗泽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再说岳小龙,凌杏仙两人,离开倒坐庙,取道西行,奔驰了十几里路,突听身后响起一阵急骤蹄声,但见两匹快马,一路急驰而来,分从路边越出自己马前。

      马上两个青衣汉子回头望了岳小龙两入一眼,手挥长鞭,纵马疾驰而去。

      大路上,经两匹马八蹄翻腾,踢起了一片滚滚黄尘!

      凌杏仙取出罗帕掩着口鼻,怒声道:“这两人要死啦!”

      岳小龙还没开口,突觉一缕劲风,朝自己侧面打来,抬手一抄,接到手上,竟是一个小纸团,心头不觉一凛!打开纸团,上面写着四个潦草字迹:“前途有伏。”

      这四个字,岳小龙并不陌生,那是尹翔的笔迹,急急从目瞧去,这一担搁,那里还有尹翔影子?心中立时明白,暗暗忖道:“尹兄只以纸团示警,那是不便现身相见。”

      凌杏仙侧脸望来,但见岳小龙手上,拿着一张纸条,忍不住问道:“龙哥哥,你在看什么?”

      岳小龙随手把字条递了过去说道:“你自己去看。”

      凌杏仙马上接了过去,只看了一眼,奇道:“这是谁给你的?”

      岳小龙道:“像是尹兄的笔迹。”

      凌杏仙道:“尹大哥呢?”

      岳小龙道:“已经走了。”

      凌杏仙道:“他干么不和我们见面?”

      岳小龙笑道:“我们到了前面,尹兄自会赶来。”

      两人由泌阳北行,中午时分,到了小史店。

      这里是一个小集,两人在路旁一家面店门前下马,只见一棵大树下,拴着几匹牲口,芦棚底下六七张板桌,也坐满了人,大抵都是些贩夫走卒,看去并不岔眼。

      两人找了一处座头坐下,岳小龙招呼伙计,要过酒菜,举目朝四下略一打量。

      他如今江湖阅历,增长了不少,这一打量,忽然发现其中两张桌上,分坐了五个汉子,虽然打扮成商买模样,但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的出来,这五人眼神奕奕,分明都有一身极好武功!

      他方才已得尹翔示警,“前途有伏”这些人不用说,是冲着自己两人来的,但因凌杏仙生性好强,是以只作不知,倒了杯茶,悠闲的慢慢喝着。

      他虽装出一副毫无所觉的模样,但那五个汉子,却不时的回头朝两人桌上望来。

      这情形,凌杏仙自然也很快的察觉了,粉脸一沉,冷冷哼了一声,别过头:“有什么好看的?都是些下五门的东西。”

      她这话声,声音可不低!

      岳小龙暗暗皱了下眉,忖道:“该有事了!”心念方动,只听背后响起一声沉喝:“谁是下五门的东西”

      凌杏仙柳眉一挑,倏的转过身去,冷声道:“谁开了口,谁就是下五门的东西。”

      说话的是两人身后那张桌上两个汉子,只见那身材粗壮的一个嘿然道:“开口的就是老子。”

      凌杏仙道:“那我说的就是你。”

      那粗壮汉子和他同伴勃然变色,只听粗壮汉子大喝道:“小丫头,你敢骂爷们?”

      双双霍地站起,走了过来。

      岳小龙这下忍不住了,但依然坐着不动,剑眉微轩,转脸冷然道:“两位盛气凌人,要待怎的?”

      那粗壮汉子道:“你没听小丫头出口伤人?”

      岳小龙目中凌芒倏露,沉声道:“朋友咀里最好干净些!”

      凌杏仙道:“大哥,不用和他们多说,我会教训他的。”

      身形一闪,玉掌扬处,“啪”的一声脆响,掴上了粗壮汉子的左边脸颊!

      这一下敢情打的不轻,那粗壮汉子一手按着脸颊,怒喝道:“小丫头,你敢打人……”

      “啪”!又是一声脆响。粗壮汉子右边脸颊上,又挨了一记重的,这下他被打的连头带人往左一歪,脚下跟着退出了一步。

      凌杏仙面罩寒霜,冷冷一笑道:“姑娘这算是薄惩,你狗咀里再敢不干净,小心我打落你满口狗牙!”

      粗壮汉子既惊又怒,倏地后退一步,两人同时翻腕掣出一柄解腕尖刀,正待举步欺上!

      岳小龙霍地站起,拦在前面,沉喝道:“两位把家伙放下来?”

      粗壮汉子狞笑道:“怕没这般容易?”

      口中说着,人已猛然跨上一步,手腕一翻,解腕尖刀闪电般朝岳小龙胁下插来!

      岳小龙哂然一笑,三个指头往他脉腕撮去,两人出手都快,在座众人连看都没看清,岳小龙三个手指头已然扣上了粗壮的汉子右手脉门,冷声道:“朋友撤手!”

      粗壮汉子额上已经绽出黄豆大的汗珠,可真还听话,“当”的一声,解腕刀立时坠地。

      他那同伴突然疾窜而上。一刀往岳小龙右腰戮到。怎奈他遇上的是岳小龙,刀未近身,岳小龙已然疾快的转过身来,一下就锗到他身侧,三个指头同时在他的右肘关节上轻轻的捏了一把。

      这一捏,那汉子可承受不起了,但觉身如触电,一条右臂,骤然一麻,五指立松,尖刀夺的一声,差点钉在他自己脚背上!

      两柄尖刀落到地上,只不过是前后一瞬间事,两名汉子真没想到一个文绉绉的少年书生,竟有如此高绝身手!心头不禁大感凛骇,不约而同的身形倒窜而退,回到他们桌上,“铮”“铮”两声抽出两柄单刀。同时,邻桌上三个汉子,也站了起来,各自拿出兵刃。这一刹那,棚下食客,胆子再大,也纷纷避让开去。

      凌杏仙俏目一转,披披咀道:“大哥,这回该让我打发了!”

      就在此时,但见棚外又来四五个人!

      岳小龙抬目望去,那走在前面的是一个身材矮小的黑衣老者,生得脸如死灰,肌肉僵硬,额额下留一把苍髯,目光炯炯,紧闭着咀唇,施施然从外面走了进来!

      此人非别,正是黑衣堂副堂主阴阳手马飞虹!他稍后一人,是黑衣秀士陆寒生,最后跟着四名黑衣汉子。

      阴阳手马飞虹目光冷冷一扫,冷喝道:“你们又在惹事么?”

      岳小龙心中暗暗冷笑:“你装作的倒是真像!”

      五名汉子凶态倏敛,一齐躬身道:“见过副堂主。”

      马飞虹道:“什么人惹的事?”

      那粗壮汉子恭敬道:“禀副堂主,是他们两人开口骂人,还打了小的两个耳光。”

      他两边脸颊上,还留着十根指痕,一望就知吃了人家的大亏。

      马飞虹哼了一声,目光转向岳小龙、凌杏仙两人,颔首道:“是两位教训了兄弟手下么?”

      岳小龙冷笑道:“在下兄妹只有两个人,朋友手下人多势众,还亮了兵刃,谁是谁非,阁下最好还是让你的自己人说吧。”

      马飞虹回过头去,朝那粗壮汉子冷喝道:“秦彪,你说,是如何得罪了这位少侠?”

      他说话之时,暗暗使了个眼色。

      那秦彪嚅嚅的把经过情形,大概说了一遍。

      马飞虹冷笑道:“蠢东西,果然是你惹的事,还不向这位姑娘陪礼?”

      秦彪不敢多说,依言朝凌杏仙抱抱拳道:“在下多有冒犯,姑娘恕罪。”

      凌杏仙心中暗暗奇怪,付道:“尹大哥字条上,明明说前途有伏,何以马飞虹变的这样好说话了?”

      岳小龙含笑道:“这原是小误会,说过也就算了,江湖上都要像副堂主这样讲道理,就永远无争端了。”

      马飞虹阴沉的脸上,绽出一丝生硬的笑容,拱手道:“少侠好说,兄弟管束不严,今日差幸遇上两位手下留情,哈哈,兄弟还未请教两位如何称呼?”

      岳小龙淡淡一笑,道:“在下上文龙,这是舍妹王文娟。”

      马飞虹连连拱拱手,干笑道:“原来是王少侠,王姑娘,兄弟失敬。”他不待两人开口,目光一抬,接着说道:“贤兄妹年事极轻,一身成就,足见高明,名师出高徒,不知两位是那一门派的少年英雄?”

      凌杏仙暗暗“哦”了一声,心想“原来他是想套问自己两人的口风!”这就接口道:

      “抱歉,家师已有多年不在江湖走动,不愿人知。”

      岳小龙忙道:“舍妹说的确是实情,副堂主多多原谅。”

      马飞虹干嘿道:“好说,好说,兄弟随口问问,尊师既然不愿人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48-916.html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凤舞鸾翔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大厅上,已经坐着一僧、一道。  僧是老僧,身穿黄衲僧袍,方面广颡,年在六旬以上。  道是老道,花白头发,绾一支白玉如意簪,身穿紫色道袍,貌相清癯,胸垂花白长髯。  两人虽然坐在上首客位上,但全都闭着双目,一动不动,就好像老僧人入定一般,... - 2018-01-18
  • 第三十章 谢绝官银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西帮票号重返京津复业,严守了“天大窟窿赔得起”的祖训,敞开老窖积蓄,源源调运巨银上柜,兑现旧票,赔偿损失,很快激活了银市。西帮的实力再次惊动天下商界,西帮 信誉更是陡涨,达到历史顶点。历劫遇险反能借势出奇,这本也是西帮的... - 2018-01-21
  • 第三十四章 快刀快剑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凌杏仙一一见礼。双方说了些久仰的话。  王师傅首先站起身子,把方才和凌杏仙、岳小龙动手经过,作了详细报告。  厅上众人,先前只是听了门下弟子的报告,五师弟连败两场,当然没有说的清楚,此时听王师傅亲自述说经过,几乎把眼前两个少年男... - 2018-01-13
  • 第三十三章 误犯陋规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翌日继续上路,由汝州到洛阳渡黄河,再由孟县北行,抵达天井关,已是山西地界。他们这一路上,有杜景康开列的路程单按单打尖,自然不会有错过宿头之虑。  两人一路北行,这天赶到太原府,还只有申牌时光,但路程单上却注明了在太原落店。  太原,原是... - 2018-01-13
  • 第三十六章 仙山求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中国的五岳,一般说来,以东岳最灵,西岳最秀,中岳最高,南岳如活泼少女,北岳则静得有如似老僧。  恒山又有“元岳”、“阴岳”,“紫岳”等别称,佛家则称为“青峰垂”。  岳小龙、凌杏仙由神池一路东行,第三天下午,到达浑源县,他们按照杜景康开...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徒劳无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虎嬷嬷勃然大怒,厉声道:“臭婆娘,你再不出来,老婆子放起一把火,烧了你这幢鬼屋,看你还缩着头不出来?”  屋中仍然没人理会,幽暗的夜色之下,重重屋字,就是不见一点动静。  彩带仙子平静的道:“我们下去。”  身形飘起,如落叶,如轻絮,飞...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力镇狂涛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尹翔急的顿足道:“咱们上了他的当,他针筒之内,根本已经没有针了!”  劈手夺过针筒,果然已经没有一支毒针。  谢无量吁了口气道:“不错,要是他筒内还有毒针,早该射出来了。”  翻天雁柏长青蹲下身去,在葛飞白脸上仔细看了一阵,果然看不出丝...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大挫魔徒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袁子深发话之后,依然不见有人答应,不觉冷笑道:“姓王的,你们已被包围了,依袁某相劝,还是自己出来的好。”  凌杏仙收回回风蝶,嫣然一笑,道:“大哥,我们可以出去啦。”  两人并肩跨出庙门,岳小龙俊目放光,冷喝道:“袁二侠夤夜追踪在下兄妹... - 2018-01-13
  • 第三十七章 奇缘巧遇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心头暗暗付道:“这两人纵非神仙,也已练到飞行绝迹之境了!”  凌杏仙幽幽一叹,说道:“龙哥哥,我们要练到他们这样,那就好了。”  岳小龙感到十分失望,因为彩带仙子说过,自己两人,若是没学成剑术,就不能上铜沙岛去。他一想到母亲身陷岛...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母子重逢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举目望去,只觉这青衣妇人虽然鬓边微见花白,但从面貌轮廊上,仍可看出昔年是一位风姿绰约的美人!  此刻她一手扶着佛桌而立,双目之中,已然隐含泪水,两道慈祥的目光,正朝自己望来!  这一刹那,范君瑶心头突然觉得自己看到的青衣妇人,就好... - 2018-01-18
  • 第三十章 毁琴救劫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方如苹看到常千里迎着过来,立即以“传音入密”说道:“老哥哥,我是方仲平呀,你真的要和我动手吗?”  常千里听得一怔,口中发出一声洪笑,说道:“谷主要老夫把你拿下,你发剑吧!”  锵的一声掣剑在手。  方如苹道:“在下这柄剑削铁如泥,老丈... - 2018-01-18
  • 第三十章 云中山城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却说范君瑶等一行四人,由汝南一路西行,路上何处打尖,何处投宿,都有祝士义安排。  有这样一个老江湖同行,自然少了很多麻烦。一路晓行夜宿,没有发生什么事故。  这天黄昏时分,赶到河津县,祝士义一马当先,领着三人在一家招安客店门前下马,关照... - 2018-01-18
  • 第三十八章 同心剑法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南宫珏早已奔上大厅,一下扑入狄夫人怀中,口中叫道:“老祖宗:小珏儿差点被坏人掳去了。”  狄夫人搂着南宫珏,柔声道:“乖孙子,你没事吧?唉,想不到张寒生他三代都在我家做事,还会勾结匪人,暗算咱们小珏儿,真是人心不古!”  姑射仙子跨进大... - 2018-01-13
  • 第三十九章 跨海平魔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惊奇的道:“福老怎么会在这里?”  丁守福笑道:“邋遢道士也来了,咱们两个都是奉仙子之命,一路跟在你们身后来的。”  凌杏仙道:“福老和杜护法没随仙子去么?”  丁守福耸肩道:“仙子曾说,咱们跟去了,也是帮不上忙,她不放心的是你们...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老夫人之死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进入腊月,杜筠青就得了一种毛病:爱犯困,常嗜睡。大前晌后半晌的,不拘坐着站着,有事没事,动辄就犯起困来。挣扎了摇头眨眼,想扛住,哪成?没挣扎几下呢,已经歪 那儿迷糊着了。  杜筠青一再吩咐杜牧,见她迷糊着了,赶紧叫醒,... - 2018-01-21
  • 第十二章 过年流水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晋地商号过年,循老例都是到年根底才清门收市,早一日,晚一日,都有,不一定都熬到除夕。但正月开市,却约定在十一日。开市吉日,各商号自然要张灯结彩,燃放烟火, 于是满街喜庆,倾城华彩,过年的热闹气氛似乎才真正蒸发出来。跟着,... - 2018-01-20
  • 第二十二章 易 俘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枯佛嘉摩瞧了嘉擅尊者一眼,问道:“这么说来,教主已经擒了一名天龙寺的门人,不知是谁?”  温如玉冷嘿道:“贵教擒了在下什么人?在下也擒了贵教什么人,大家可称林两悉称,谁也没有吃亏。”  嘉檀尊者全身一震,变色道:“你是说红薇?你……敢对...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慧心脱困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金玉棠含笑道:  “在下义父开府石城,在下奉家师之命,前来辅佐义父,在江湖上开创一番事业,就因草创伊始,自然不容有其他门派和咱们并峙,但偏偏武当派、大洪帮,都在咱们境内,因此义父之意,先得收服了这一帮……”  方璧君冷哼道:“好大的口气... - 2018-01-18
  • 第十二章 巧获绝艺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老道士道:  “姑娘打算如何对付我们?”  方壁君道:  “我要你们说实话。”  老道上道:  “贫道只怕知道的有限。”  方壁君道:  “那你就把知道的说出来好了。”  雷公佟仲和眼下解药,身上的麻木,已经逐渐消失,闻言接口道:  “... - 2018-01-18
  • 第十二章 城狐社鼠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胡雪岩讲的是一个掘藏的故事。凡是大乱以后,抚缉流亡,秩序渐定,往往有人突然之间,发了大财,十九是掘到了藏宝的缘故。    埋藏金银财定的不外两种人。一种... - 2018-01-19
  • 第二章 家珍还是一个女学生_活着_故事大全
  •     早上几年的时候,家珍还是一个女学生。那时候城里有夜校了,家珍穿着月白色的旗袍,提着一盏小煤油灯,和几个女伴去上学。我是在拐弯处看到她,她一扭一扭地走过来,高跟鞋敲在石板路上,滴滴答答像是在下雨... - 2018-01-21
  • 第十二章 乌龙锁心和五行排云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不是。”青衣道姑和她并肩走入一间小客厅说道:“二师姐请坐。”  方如苹急着问道:“那是什么人挑了咱们分坛?”  青衣道姑道:“听冉文君的口气,是几个蒙面人,不但武功奇高,而且其中一人,还擅于用毒,只有几个照面,咱们的人就死伤过半,冉文...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一路奇兵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道:“那是我把你们引进去的了?”  丁剑南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是奉命到江南来的,当时也不知道迷仙岩的名称……”  薛慕兰道:“你说得详细一点——哦,你不叫丁南强吧?”  丁剑南道:“在下丁剑南。”  薛慕兰问道:“你是那一门派... - 2018-01-18
  • 第三十二章 阿耨神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恍悟歇语中那句“天外浮云”,原来指的竟是一线天之外,浮云之上。  哦!哦!是了!“在树之筋”,当时自己还认为就是指隧道入口覆盖的许多盘枯藤而言。  这样看来,“在树之筋”,该是和这棵大树有关了。  不是吗?四句歇语,明明是说...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柳暗花明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红衣老僧脚步沉重,走得极慢,每举一步,山石爆裂,“劈啪”作响,堪堪走近茅屋,两扇木门忽然无风自开!  茅屋中一片漆黑,灯火已熄,敢情祖孙两人全已入睡。  红衣老僧连头也不回,举步朝门里跨去,口中沉声说道:“两位大掌门人既然跟随老衲而来,... - 2018-01-18
  • 第三十二章 奇峰突起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由为首的春香朝厅上躬身一体道:“启禀主人,娘娘得知!这些人鼻息粗重,都已昏迷过去了。”  马娘娘娇笑道:“我说如何,现在你该相信了吧?”接着吩咐道:“春香,你们先点了这些人四肢穴道。”  春香躬身道:“婢于遵命。”  一面朝其余三人挥了... - 2018-01-06
  • 第三十二章 血仇在天涯义赠良马 人剑堕绝壑令返神龙_纵鹤擒龙
  •   万妙仙姑自入江湖以来,从没有像今日这样惨败过,此时基业全毁,自己身负内伤。而且强敌环伺,看来拼上一命也是白饶。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自己还是三十六着走为上着,她想到这里,方要交待几句门面话率众退走。那知自己身前,突然闪出一个小女孩来,左手轻... - 2017-12-28
  • 第三十二章 谭起风一言九鼎 十不全老谋深算_白衣紫电
  •   潜龙堡被袭之前,派往四大门派去联络的四个年轻人如莫传芳、夏乾、冷雪舫利郑昭,其中一人未死。  这未死之人即冷雪舫,原因是他回程时遇上“人间天上”的人,动手之下不敌,被追逐截杀,耽搁下行程。  妙的是,他正好发现了谭起风为石绵绵复原的民房... - 2017-12-31
  • 第三十二章 谈笑问供_引剑珠
  •   四名黑穗剑士听得有些相信了,各人都没有作声。  秃尾老龙拭拭汗道:“你不是说卓姑娘要兄弟办两件事,办完了就给解药?”  霜儿笑道:“是啊,第二件事,大概就是要你戴罪立功了。”  秃尾老龙吁了口气道:“兄弟能力所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 2017-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