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惊人发现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道:“自然要去。方才听夏总管的口气,好像岛上的武士们,今晚全放了假,回家休息,就是值岗人数,也一定比平日要少,这一机会,我们岂可放过?”

      凌杏仙道:“大哥,会不会是夏总管故意这样说的?存心试试我们,有没有奸细,乘机踩探岛上的秘密?”

      岳小龙道:“我看夏缘楷只是一个奉迎小人,终日浑浑噩噩,不像是有心机的人,何况我们……”

      话声未落,突听门上响起轻微的弹指之声。

      岳小龙心头大疑,急忙开出门去,陡然一缕劲急风声,直向面门激射而来,一时无暇多想,举手一撩,把那暗器接住。但觉入手甚轻,低头瞧去,赫然是一个小小纸团。

      “这会是谁?”

      心念疾动,身形一闪,追出门外,举目四顾,那里还有人影?但人影虽杏,走廓上却留下了一股似兰似厉的花香,尚未散去,这不用说,已可知道来的是谁了!

      岳小龙心中暗暗纳罕,忖道:“她巴巴的找来,丢这个纸团给自己,究竟为了什么?”

      凌杏仙很快的跟了出来,问道:“大哥,是什么人?”

      岳小龙道:“没有什么,我们进去再说。”

      回入房中,岳小龙随后掩上房门,就着灯火,打开纸团,只见上面用黛笔写着:“今晚三更,请在假山右侧相候,幸勿爽约。”

      字迹娟秀,分明是女子笔迹!下面虽未具名,但纸上留着一股幽香,这已经十分明显,比具名一样了,不是那位又娇又媚的何嘉嘉又是谁来?

      这是人约黄昏后,月上柳梢头的幽会密约,岳小龙瞧的不禁心头狂跳,双颊尽郝!

      凌杏仙凑着头,和龙哥哥一起观看,自然也看清了,一张粉脸,登时寒了下来,气鼓鼓的从岳小龙手上抢过字条,愤然道:大哥,这是那姓何的贱婢送来的了!”

      岳小龙尴尬的点点头道:““大概是她了。”

      凌杏仙道:“真是不知羞耻的淫娃,她约你三更半夜,到假山旁去干什么?”

      话是说出来了,但不禁双颊羞红,两手一阵乱揉,把那字条揉得粉碎。

      岳小龙讪讪的道:“也许她有什么紧要之事……”

      凌杏仙冷冷的道:“你没有看到她整天搔首弄姿,勾引男人,这种人还有什么正经事叶接着抿嘴笑道:“我看大哥也被她迷住了,想去只管准时赴约,我可管不着。”

      岳小龙脸上一红,正容道:“妹子也说笑了,我们待会还有正事要办。”

      凌可仙目光一溜,披披嘴道:“如果没有正事要办,大哥真想赴她的约会去呢!”

      岳小龙突然轻“嘘”一声,道:“有人来了!”

      走廓上果然传来一阵步履之声,渐渐走近,接着隔壁房门上起了剥落弹指之声,只听夏总管的声音叫道:“岳少侠睡了么?”

      敢情隔壁房中,住的就是假的岳小龙。

      这下听的岳小龙心头突然一动,急忙侧耳谛听。

      但闻假岳小龙间道:“什么人?”

      夏总管道:“兄弟夏缘楷,奉夫人之命,请少侠和凌姑娘前去一谈。”

      岳小龙心中暗道:“果然是岛主夫人派人来叫他们了,这女魔头会在鲁山鲁家庄对自己说过:“要见尔母,前途自会有人接应。’但自己两人,却改扮了华山门下,却又有人假冒了自己,同来铜沙岛,今是她传唤假冒之人,定然是和娘有关了。”

      思付之间,只听假岳小龙和假凌杏仙已随着夏总管朝楼下走去,心中一急,忙道:“妹子,我们快去。”

      凌杏仙听的一怔,道:“这时候连初更都还没到,不嫌太早了么?”

      岳小龙道:“方才夏总管奉岛主夫人之命,来叫假冒我们的人,此事定然和娘有关,我们只要暗暗跟在他们身后,小心一些,也就是了。”

      两人悄闪出房门,出了“挹秀馆”,只见夏总管三人,已经穿出花林,岳小龙、凌杏仙远远跟踪,跟了下去。

      这时月色昏暗,夜色沉沉,倒给了他们不少方便,一路窗行鸦伏,借着夜色掩蔽,那林中暗卡,竟然未发觉两人的行藏。两人疾快的穿出花林,尾随着前面人影而行。

      夏总管说的没错,敢情今晚大家都给了假,是以沿路并没遇上巡逻的人,这意外的平静,反使人有一种阴沉恐怖的感觉。

      凌可仙跟在身后,忽然追上一步,轻轻拉了岳小龙的衣角,悄声道:“大哥,这情形有些不对。”

      岳小龙道:“那里不对了?”

      凌杏仙道:“方才那暗角上,我明明看到有两个人站在那里,我想他们也一定已经看到我们了,只是他们故作不见似的,动也没动,这情形,会不会是他们设下的圈套?”

      岳小龙听的一怔,但举目看去,前面三人已经鱼贯进入铜沙宫大门,心头一急,暗想:

      “错过今晚,岂不坐失良机?”不觉横上了心,低声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们顾不得这许多了。”

      陡然一提气,疾掠过去,绕到左侧墙下,四顾无人,身躯平拔而起,跃起三丈多高,翻过围墙,落在屋面之上。

      凌杏仙紧随着飘身跃上]啬顶,宛如紫燕掠波,身形平飞,一下隐入暗陬,齐齐伏在屋面上,朝四下略一打量。

      这一阵工夫,那里还有夏总管三人的踪影?

      岳小龙心中暗想,岛主夫人,定然住在后院,他们只怕自己进去了。此时身入魔宫,那里还敢出声,暗暗和凌可仙打了个手式,就腾身朝后进追去。

      说也奇怪,铜沙宫这样广大的后院,却全无一点戒备,任由两入穿房越脊,竟然无人拦阻。

      岳小龙心中虽觉可疑,却一路朝后院扑去,直到第三进院落,才见一道清水砖墙,隔断了内外,两扇衔着白铜兽环的朱漆圆门前面,仁立着三人,正是夏总管和假冒自己的两人!

      敢情朱漆大门里面,已是内宅了,未奉召唤,不能随便进去。

      岳小龙不敢过于逼近,一拉凌杏仙,在暗处伏下。

      过了一回,只见两扇朱漆启处,一个宫装使女,手提宫灯缓步而出,说道:“夫人有命,着岳小龙、凌杏仙进去。”

      静夜之中,她声音轻脆,伏在屋面的两人,听来甚是清晰。

      接着只见夏总管拱拱手,低低说了一句,便自转身告退。但在他转身之际,目光有意无意的朝岳小龙两人隐身处望来,摸摸下巴,微微一笑,耸耸双肩朝外就走。

      岳小龙瞧的猛然一惊,心想:“自己两人的行藏,莫非已被他看破了不成?但如是被他看破,又怎会轻易放过,掉头而去?”

      心念转动之际,那假岳小龙、假凌杏仙两人,已随着宫装使女进去,两扇朱门,立时关了起来。

      岳小龙顾不得许多,纵身掠起,两个起落便已掠到高墙附近屋面,双脚一点,身形凌空飞起,跃上宫墙。

      正好庭前有一棵高大桂树,枝叶茂密,当下暗暗向身后打了个手势,两条人影同时飞快的隐入大树。

      就在此时,岳小龙依稀听到耳边有人低声说道:“好险!”

      岳小龙又是一惊,急忙附着凌杏仙耳朵,悄声问道:“妹子,你听到有人说话么?”

      凌杏仙道:“没有啊,谁……”

      “嘘!……”有人轻轻“嘘”了一声,这声音就在两人耳边!

      凌杏仙只道大哥叫自己莫要出声,吓得连忙住口。

      岳小龙也只当是凌杏仙瞧到了什么,叫自己禁声,两人果然不再说话。屏息凝神伏着不动。

      阶前湘帘低垂,堂上灯烛通明!

      假岳小龙,假凌杏仙两人,并肩坐在下首两把绣披椅上,身边一张几上,放着两只细磁茶碗。却不见岛主夫人出来,连那宫装使女,也不见了,静悄悄的听不到半点声息。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树上两人渐渐的等的焦的,就是堂上两人枯坐了一阵,也已渐感不耐。

      就在这时,只见宫装妇人已从后堂缓步走了出来,岳小龙只觉心头一阵狂跳,屏息呼吸,凝目瞧去。

      岛主夫人表情冷峻,朝假岳小龙两人微微颔首,就在上首一把绣披交椅上坐了下来。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30-916.html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赤发仙子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晨曦初上,薄雾未消。  山林之间,披着一层浓霜。  一座插山高峰的右侧,一个小山凹上,两间竹屋,站着两个黑衣老人,一个鸩面老妪,和三个年轻少女。  这些人,已经在凛冽的寒风中,整整熬了一个晚上。  因为竹屋里的主人,是当年出名难惹的赤发...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神医遇害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阴阳手马飞虹被人家冷落在观外,他脸上深沉的不见一丝表情,可也没拿人家如何:摸摸下巴,嘿然干笑道:“陆总管,咱们也该走了。”  说完,有意无意朝枯竹二老点点头,迳自率着铜沙岛的人离去。  竹五娘冷冷的道:“人家都已走了,咱们还不走么?” ...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慧眼除奸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闻公亮脸色一变,说道;“会是她们!”  赵万生急的大吃一惊,说道;“这两个丫头是赃党,夫人莫要中了她们算计,兄弟负责守护后院,实在该死……”一面朝董祟智招招手道:“董老四,快随兄弟去后院瞧瞧。”  佟仲和机伶一震,立即接口道:“不错,你... - 2018-01-18
  • 第三十四章 快刀快剑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凌杏仙一一见礼。双方说了些久仰的话。  王师傅首先站起身子,把方才和凌杏仙、岳小龙动手经过,作了详细报告。  厅上众人,先前只是听了门下弟子的报告,五师弟连败两场,当然没有说的清楚,此时听王师傅亲自述说经过,几乎把眼前两个少年男...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追踪一片树叶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堂倌答应一声道:“来了,来了。”果然随着话声,送来了一大壶酒。  小老头一手接过酒过来,就替两人面前斟满了酒,接着又替自己斟了一杯,拿起酒杯,笑道:“来,两位小兄弟,咱们先干一杯,润润喉咙。”  咕的一声,把一怀酒倒进口去,砸砸嘴角,笑... - 2018-01-18
  • 第十六章 阴风透骨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凌杏仙看她一手拉着龙哥哥不放,心中老大的不高兴,默默跟在岳小龙身后走去。  原来姬真真假扮的老太婆,颤巍巍的站在一家布店门口,看到两人,堆笑道:“会在这里遇上张相公伉俪,真是难得,两位大概还未落店,那就请到老婆子住的店里去坐一会。”  ... - 2018-01-13
  • 第十五章 逃出魔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天色渐渐黎明,船已进入了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中。  舱门启处,夏。总管满脸含笑的拱拱手道:“现在没关系了,四位只要不到前面去,也可以在后梢甲板上站站,舱门也用不着关了。”  何嘉嘉问道:“夏总管,你住在那里?”  夏总管耸耸肩,陪笑道:“本... - 2018-01-13
  • 第十七章 金刀解厄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听门外卢大妈的声音应道:“姑娘,是我老婆子,送开水来了。”随着话声,果然提了一壶热气腾腾的开水,走将进来,一面陪笑道:“老婆子没准备茶叶,姑娘们只好委屈些喝白开水了。”  她目光和姬真真一触,突然呆的一呆,立时惊喜的道:“姑娘伤势已经... - 2018-01-13
  • 第二十四章 大显神威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只见寒玉掌慕容元微微一笑道:  “听说你一招之间,震飞了‘八弼’的兵器,老夫要试试你有多少斤两?然后把你生擒回去。”  范君瑶俊目之中,飞闪着晶莹异采,朗笑道:  “要试试在下斤两,阁下只管划道,至于要把在下生擒回去……”目光一掠寒玉掌... - 2018-01-18
  • 第十九章 老虎嬷嬷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他大模大样的走来,大有目中无人之概!  灰衣人隐身树上,手足已经渗出冷汗,心头暗暗担忧:“看来今日之局,仅凭自己师兄妹三人和四名毒奴,只怕难以讨得便利,但这座废园,却是本门进窥中原的基地,势又无法弃之而去……”  心念转动,只见摄魂... - 2018-01-13
  • 第十三章 耀武扬威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就在人心惶惶揣测纷纷之际,只见夏总管匆匆从厅外走进,朝上躬身说道:“启禀教主,黑石岛主派门下弟子送来贺礼,要叩见教主。”  铜沙岛主面露异容,颔首道:“好,叫他进来。”  夏总管应了声是,躬身退下。  黑石岛远处北海,门下弟子,很少在江...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开山大典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凌杏仙堪堪坐下,只见一名青衫汉子缓缓走了进来,双拳一抱,大声说道:  “诸位来宾,兄弟夏缘楷,忝为玲珑仙馆总管,本日大会,预定已时开始,诸位用毕早餐,请勿随意走动,大家到前厅集合,由兄弟陪同诸位入场。”  说完,又拱了拱手,施施... - 2018-01-13
  • 第二十四章 别树一帜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隐身暗处的夏侯律,听得不期悚然一惊,任他城府再深,总究是成了名的人物,虽觉对方诡秘莫测,极非易与,但此刻既然被人家喝破行藏,哪里还呆得下去?正待长身跃出!  骤听右厢屋上,响起一个苍老声音,冷冷喝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匿迹多年的白骨神君... - 2018-01-18
  • 第四章 彩带女郎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赶到泰安,城门早就开了,他一晚未睡,依然回到前晚住过的泰安老店,要了个房,就蒙被大睡。  一觉醒来,已是午牌时候了,店伙打来洗脸水,岳小龙洗过脸,叫店伙送了碗面来,在房中吃了,就会账出门。  他因蓝衣人已经对自己起了怀疑,暂时只好放弃彩... - 2018-01-13
  • 第十章 远涉铜沙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舱中一片漆黑,瞧不到外面的景色,但觉水声哗哗,迎风鼓波,驶行极快。  凌杏仙瞥着一肚子闷气忍不住问道:“大哥,怎么只有我们两人?”  岳小龙道:“不知道,也许有的人已经先走了。”  话声未落,只听一个苍老声音接口道:“谁说只有你们两个,...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奕仙传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距玲珑仙馆不远,一座精致的院落中,此刻还隐约有灯光透出!  院落前面,站着四名身穿青色劲装的漂悍佩刀大汉,神情严肃,鸽立左右。  堂上一把交椅,端坐一位青袍黑髯,面目深冷的老者,一手捋须,作谛听状。  在他下首,恭身肃立一个青衫汉子,此...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火灵圣母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有些茶客,三三两两的会帐下楼,也有人随着上来,有些老客人,已在吩咐茶博士准备酒茶。  原来这家茶楼,在下午喝茶的时候,是茶馆,到了上灯以后,就变了酒楼,于是茶客也成了酒客。  岳少俊要了一碗看肉面,一笼小笼包,匆匆吃毕,付帐下楼,转回客...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荒园喋血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三人匆匆下楼,赶到那幢小楼底下,只见卢大妈正倚窗而坐,瞧到三人,立即招呼道:  “真姑娘起来了么?”  姬真真哼了一声,当先朝楼梯上走去。  卢大妈已经颤巍巍的当门而立,陪笑道:“姑娘们留步,老婆子房里又脏又乱,三位还是莫要进来的好。”... - 2018-01-13
  • 第二十四章 一网成擒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澄慧大师接着道:“贫衲和师弟澄一,原以为澄心师弟可能听信了一面之词,来替淮扬派作证,后来发现他使出来的拳脚路数,虽是少林招法,但内劲功力,显然并非少林心法,经澄一师弟把他拿住,他还妄使魔教残肢大法,自卸左臂,企图脱逃,现在此人已被拿下,... - 2018-01-18
  • 第十四章 香炉石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灯夫人一身武功,差不多已入化境,就在这一点之势,剑尖相接之际,陡然运集全身功力,透剑而出!  “叮”!一声清脆的金石交鸣。剑光突敛,银虹顿杳,两条人影,倏然分开!  双方观战的人,都不禁吓了一跳,定睛望去。  只见长衫飘逸的梅三公子,...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北京城中拜访巨儒_商道_故事大全
  •   金正喜首先拜访的是翁方纲。因为,翁方纲不但是北京的头号巨儒,而且是北京学者中的最年长者。  翁方纲,顺天府大兴人,字正三,号覃溪,当时最大的思想家,在北京开办了一座叫做“石墨书楼”的书院,亲自教授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门徒。  金正喜与林尚... - 2018-01-12
  • 第十四章 毒功扬威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唐绳武喜道:  “大师伯,前面就是仰天坪么?”  谷灵子道:  “终南山中,万山林立,谁知道它叫什么仰天坪不仰地坪?”  唐绳武道:  “弟子是说葛神医就住在那里了?”  谷灵子道:  “不错,葛无求就住在山坳里面。”  说话之时,已经... - 2018-01-08
  • 第十四章 屡成疑窦冤仇缘底事 相互剪屠主客不知名_纵鹤擒龙
  •   云海憔子心中一急,拉起尹稚英,一连几踪,飞拙谷口。到了山脚,才把经过情形,约略说了一个大概。  尹稚英听说敏哥哥业已醒转,心中一喜,就施展轻功,催着云海樵子快走!  云海樵子跑了这么多年的山路,差点还被姑娘家比了下去。  心中十分惊讶,... - 2017-12-28
  • 第十四章 拔开浓雾真相白 甘为奴役终有因_白衣紫电
  •   就在石擎天刚接住他的女儿,龙三叫“石老,你为什么抢这来劲儿的‘活宝’时,石绵绵出指逾电,制住了石擎天的“府舍穴”。  此穴在大腿根梢上小腹以下部位,并不是重要穴道,石绵绵当然不会使他的老爹受伤,只想救人。此穴一点即会半边身子麻痹,但功力... - 2017-12-27
  • 第十七章 晚防宵小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一连三天,陆翰飞没有再和那位白衣公主见面。  一日三餐,都是由小玲送到后舱,他只是在舱中练习三十六式坐像,和十九式“日轮斧法”。  虽然舱中地方不大,不便取出日轮金斧,依照图式练习,但他以手代劳,关起舱门,缓缓比划,倒也领悟了不少要决,... - 2018-01-18
  • 第五十四章 九幽沉沙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苦笑道:“那是四五十年以前的事,老要饭还在壮年,江湖上黑白两道许多高手,无缘无故突然暴死。从他们的尸身上观察,直到死时,全身气力尚在,没有一个是身负内伤,或者遭到任何攻击致死。而且这些人又都刀剑出鞘,似乎已经严为戒备,又并无动手迹... - 2018-01-14
  • 第十四章 解铃系铃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谢公愚早就猜到救春申君和任云秋的两个蒙面人,很可能是凤箫女和去取新月刀的女子(他们还不知道她叫叶菁菁),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听得点头道:“我看凤箫女深明大义,既然任老弟和她很熟,能得她相助,定可取到解药的了。”  金赞廷大笑道:“任老弟... - 2018-01-06
  • 第十六章 神秘公主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原来这间前舱,此刻不但打扫得纤尘不染,四周全以紫绫幔壁,就是舱中原有的几椅,也都张上了绣花披垫,舱顶垂吊一盏白绫宫灯。  靠壁一张小桌上,供了一尊羊脂白玉雕成的观音大士像,左右两边,摆设着两件玉器古玩,像前还供着四式京果,和一只精致的古... - 2018-01-18
  • 第十四章 丁天仁感觉到有人在他身上重重拍了一下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天仁感觉到有人在他身上重重拍了一下,身上顿觉如释重负,倏地睁开眼来自己好像躺卧在一处黝黑的殿宇上,身旁还站着一个黑黝黝的人影,心头不由一怔,暗道:“这是什么地方?自己怎么躺在这里的呢?”心念未已,人已翻身坐起,脚跟再一用劲,就已站了起... - 2018-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