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惊人发现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道:“自然要去。方才听夏总管的口气,好像岛上的武士们,今晚全放了假,回家休息,就是值岗人数,也一定比平日要少,这一机会,我们岂可放过?”

      凌杏仙道:“大哥,会不会是夏总管故意这样说的?存心试试我们,有没有奸细,乘机踩探岛上的秘密?”

      岳小龙道:“我看夏缘楷只是一个奉迎小人,终日浑浑噩噩,不像是有心机的人,何况我们……”

      话声未落,突听门上响起轻微的弹指之声。

      岳小龙心头大疑,急忙开出门去,陡然一缕劲急风声,直向面门激射而来,一时无暇多想,举手一撩,把那暗器接住。但觉入手甚轻,低头瞧去,赫然是一个小小纸团。

      “这会是谁?”

      心念疾动,身形一闪,追出门外,举目四顾,那里还有人影?但人影虽杏,走廓上却留下了一股似兰似厉的花香,尚未散去,这不用说,已可知道来的是谁了!

      岳小龙心中暗暗纳罕,忖道:“她巴巴的找来,丢这个纸团给自己,究竟为了什么?”

      凌杏仙很快的跟了出来,问道:“大哥,是什么人?”

      岳小龙道:“没有什么,我们进去再说。”

      回入房中,岳小龙随后掩上房门,就着灯火,打开纸团,只见上面用黛笔写着:“今晚三更,请在假山右侧相候,幸勿爽约。”

      字迹娟秀,分明是女子笔迹!下面虽未具名,但纸上留着一股幽香,这已经十分明显,比具名一样了,不是那位又娇又媚的何嘉嘉又是谁来?

      这是人约黄昏后,月上柳梢头的幽会密约,岳小龙瞧的不禁心头狂跳,双颊尽郝!

      凌杏仙凑着头,和龙哥哥一起观看,自然也看清了,一张粉脸,登时寒了下来,气鼓鼓的从岳小龙手上抢过字条,愤然道:大哥,这是那姓何的贱婢送来的了!”

      岳小龙尴尬的点点头道:““大概是她了。”

      凌杏仙道:“真是不知羞耻的淫娃,她约你三更半夜,到假山旁去干什么?”

      话是说出来了,但不禁双颊羞红,两手一阵乱揉,把那字条揉得粉碎。

      岳小龙讪讪的道:“也许她有什么紧要之事……”

      凌杏仙冷冷的道:“你没有看到她整天搔首弄姿,勾引男人,这种人还有什么正经事叶接着抿嘴笑道:“我看大哥也被她迷住了,想去只管准时赴约,我可管不着。”

      岳小龙脸上一红,正容道:“妹子也说笑了,我们待会还有正事要办。”

      凌可仙目光一溜,披披嘴道:“如果没有正事要办,大哥真想赴她的约会去呢!”

      岳小龙突然轻“嘘”一声,道:“有人来了!”

      走廓上果然传来一阵步履之声,渐渐走近,接着隔壁房门上起了剥落弹指之声,只听夏总管的声音叫道:“岳少侠睡了么?”

      敢情隔壁房中,住的就是假的岳小龙。

      这下听的岳小龙心头突然一动,急忙侧耳谛听。

      但闻假岳小龙间道:“什么人?”

      夏总管道:“兄弟夏缘楷,奉夫人之命,请少侠和凌姑娘前去一谈。”

      岳小龙心中暗道:“果然是岛主夫人派人来叫他们了,这女魔头会在鲁山鲁家庄对自己说过:“要见尔母,前途自会有人接应。’但自己两人,却改扮了华山门下,却又有人假冒了自己,同来铜沙岛,今是她传唤假冒之人,定然是和娘有关了。”

      思付之间,只听假岳小龙和假凌杏仙已随着夏总管朝楼下走去,心中一急,忙道:“妹子,我们快去。”

      凌杏仙听的一怔,道:“这时候连初更都还没到,不嫌太早了么?”

      岳小龙道:“方才夏总管奉岛主夫人之命,来叫假冒我们的人,此事定然和娘有关,我们只要暗暗跟在他们身后,小心一些,也就是了。”

      两人悄闪出房门,出了“挹秀馆”,只见夏总管三人,已经穿出花林,岳小龙、凌杏仙远远跟踪,跟了下去。

      这时月色昏暗,夜色沉沉,倒给了他们不少方便,一路窗行鸦伏,借着夜色掩蔽,那林中暗卡,竟然未发觉两人的行藏。两人疾快的穿出花林,尾随着前面人影而行。

      夏总管说的没错,敢情今晚大家都给了假,是以沿路并没遇上巡逻的人,这意外的平静,反使人有一种阴沉恐怖的感觉。

      凌可仙跟在身后,忽然追上一步,轻轻拉了岳小龙的衣角,悄声道:“大哥,这情形有些不对。”

      岳小龙道:“那里不对了?”

      凌杏仙道:“方才那暗角上,我明明看到有两个人站在那里,我想他们也一定已经看到我们了,只是他们故作不见似的,动也没动,这情形,会不会是他们设下的圈套?”

      岳小龙听的一怔,但举目看去,前面三人已经鱼贯进入铜沙宫大门,心头一急,暗想:

      “错过今晚,岂不坐失良机?”不觉横上了心,低声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们顾不得这许多了。”

      陡然一提气,疾掠过去,绕到左侧墙下,四顾无人,身躯平拔而起,跃起三丈多高,翻过围墙,落在屋面之上。

      凌杏仙紧随着飘身跃上]啬顶,宛如紫燕掠波,身形平飞,一下隐入暗陬,齐齐伏在屋面上,朝四下略一打量。

      这一阵工夫,那里还有夏总管三人的踪影?

      岳小龙心中暗想,岛主夫人,定然住在后院,他们只怕自己进去了。此时身入魔宫,那里还敢出声,暗暗和凌可仙打了个手式,就腾身朝后进追去。

      说也奇怪,铜沙宫这样广大的后院,却全无一点戒备,任由两入穿房越脊,竟然无人拦阻。

      岳小龙心中虽觉可疑,却一路朝后院扑去,直到第三进院落,才见一道清水砖墙,隔断了内外,两扇衔着白铜兽环的朱漆圆门前面,仁立着三人,正是夏总管和假冒自己的两人!

      敢情朱漆大门里面,已是内宅了,未奉召唤,不能随便进去。

      岳小龙不敢过于逼近,一拉凌杏仙,在暗处伏下。

      过了一回,只见两扇朱漆启处,一个宫装使女,手提宫灯缓步而出,说道:“夫人有命,着岳小龙、凌杏仙进去。”

      静夜之中,她声音轻脆,伏在屋面的两人,听来甚是清晰。

      接着只见夏总管拱拱手,低低说了一句,便自转身告退。但在他转身之际,目光有意无意的朝岳小龙两人隐身处望来,摸摸下巴,微微一笑,耸耸双肩朝外就走。

      岳小龙瞧的猛然一惊,心想:“自己两人的行藏,莫非已被他看破了不成?但如是被他看破,又怎会轻易放过,掉头而去?”

      心念转动之际,那假岳小龙、假凌杏仙两人,已随着宫装使女进去,两扇朱门,立时关了起来。

      岳小龙顾不得许多,纵身掠起,两个起落便已掠到高墙附近屋面,双脚一点,身形凌空飞起,跃上宫墙。

      正好庭前有一棵高大桂树,枝叶茂密,当下暗暗向身后打了个手势,两条人影同时飞快的隐入大树。

      就在此时,岳小龙依稀听到耳边有人低声说道:“好险!”

      岳小龙又是一惊,急忙附着凌杏仙耳朵,悄声问道:“妹子,你听到有人说话么?”

      凌杏仙道:“没有啊,谁……”

      “嘘!……”有人轻轻“嘘”了一声,这声音就在两人耳边!

      凌杏仙只道大哥叫自己莫要出声,吓得连忙住口。

      岳小龙也只当是凌杏仙瞧到了什么,叫自己禁声,两人果然不再说话。屏息凝神伏着不动。

      阶前湘帘低垂,堂上灯烛通明!

      假岳小龙,假凌杏仙两人,并肩坐在下首两把绣披椅上,身边一张几上,放着两只细磁茶碗。却不见岛主夫人出来,连那宫装使女,也不见了,静悄悄的听不到半点声息。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树上两人渐渐的等的焦的,就是堂上两人枯坐了一阵,也已渐感不耐。

      就在这时,只见宫装妇人已从后堂缓步走了出来,岳小龙只觉心头一阵狂跳,屏息呼吸,凝目瞧去。

      岛主夫人表情冷峻,朝假岳小龙两人微微颔首,就在上首一把绣披交椅上坐了下来。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30-916.html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阴雪多日后云层渐渐散开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阴雪多日后,云层渐渐散开,丝丝缕缕的日光漏在了白渠与泾水之上。渠面有涓流如线,在冰层融裂处淙淙作响,地上的雪已不若数日前那般莹洁。高盖看到数抹暗影在初被曦光的皑皑雪原之上遥遥升起,不由重重的舒了口气,想道:终于来了!虽说一路都有斥堠传递... - 2018-09-28
  • 第三十四章 快刀快剑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凌杏仙一一见礼。双方说了些久仰的话。  王师傅首先站起身子,把方才和凌杏仙、岳小龙动手经过,作了详细报告。  厅上众人,先前只是听了门下弟子的报告,五师弟连败两场,当然没有说的清楚,此时听王师傅亲自述说经过,几乎把眼前两个少年男... - 2018-01-13
  • 第二十四章 神医遇害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阴阳手马飞虹被人家冷落在观外,他脸上深沉的不见一丝表情,可也没拿人家如何:摸摸下巴,嘿然干笑道:“陆总管,咱们也该走了。”  说完,有意无意朝枯竹二老点点头,迳自率着铜沙岛的人离去。  竹五娘冷冷的道:“人家都已走了,咱们还不走么?” ...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将计就计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灵均道人陡地清啸一声,一条人影,纵身跃起,朝那七八丈外——棵大树上扑去!  “铛!”一声金铁大震,堪堪响起,一团黑影,快得像流星一般,朝百忍大师当头扑下!  百忍大师正在仰首注目之间,瞥见黑影扑到,口中低喧一声拂号,右手一挥,精钢禅杖已... - 2018-02-28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
  • 第十四章 离城渐远人烟渐稀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离城渐远,人烟渐稀,几乎一二十里都难得看到一个村庄。  蓝如风忍不住问道:  “二哥,咱们这是上哪里去呢?”  史元回头道:  “你不用多问。”  依然一马领先,一路扬鞭赶路。  傍晚时分赶到一处山下,史元马鞭朝前一指,说道:  “前面... - 2018-03-14
  • 第十四章 第五颗行星非常奇怪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五颗行星非常奇怪,是这些星星中最小的一颗。行星上刚好能容得下一盏路灯和一个点路灯的人。小王子怎么也解释不通:这个坐落在天空某一角落,既没有房屋又没有居民的行星上,要一盏路灯和一个点灯的人做什么用。  但他自己猜想:“可能这个人思想不正... - 2018-03-21
  • 第十四章 污泥青莲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啊!柳公子原来竟是蓑衣老人的高足,难怪有这么一身绝世武学了!”  金嬷嬷惊喜地道:“只不知柳公子是何方人士?”  江云生道:“在下原是江南人士,昔年随家父宦游岭南。”  金嬷嬷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又问道:“这么说柳公子还是名宦之后,令尊... - 2018-04-18
  • 第十四章 驱魔救美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道:“你把李姑娘藏到那里去了?”  秦映红格格娇笑道:“李玫就在我手里,你们谁敢上来,我就先宰了她。”  大家只听到她的声音,皆因身在第二层船上,看不到第三层的情形。  绝情仙子仰首问道:“你有什么条件?”  秦映红道:“你们先上... - 2018-03-30
  • 第十四章 回到南门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应该说,我对王立强和李秀英有着至今难以淡漠的记忆。    我十二岁回到南门,十八岁又离开了南门。我曾经多次打算回到生活了五年的孙荡去看看,我不知道失去了... - 2018-02-11
  • 第十四章 血染帆船鬼神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原来袁丽姬生性聪慧,心思慎密,她自从看到胡翠蝶是服下阴淫毒药后,突感有几件可疑的地方。  要知她第一次前来这座石室的时候,发现二人都没有半寸衣物存在此地,如果说黄秋尘是淫徒,当然他不会连自己衣衫都抛掉,更不会奸污了胡翠蝶之后,还呆留此地... - 2018-03-19
  • 第十四章 李光头鲲鹏展翅去了上海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鲲鹏展翅去了上海,童铁匠、张裁缝、关剪刀、余拔牙、王冰棍伸长了脖子翘首以盼,这五个人晚上躺到床上睡觉时,闭上眼睛全是世界地图上的小圆点,像天上的星星那样亮闪闪。王冰棍的脑子里除了密密麻麻的小圆点,还有一艘万吨油轮在乘风破浪。心潮澎... - 2018-02-03
  • 第十四章 黄山扬威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万耀堂朝他手指的右侧松林看去,这一看,他一颗心几乎沉了下去。  原来右侧林下,前面站着四个人,双手反剪,正是他独生子万里传,另外三个则是万里传的从人,四人身后面也站着四个人,那是一身黑衣的蜘蛛岛人,手持雪亮钢刀,刀锋就搁在前面四人的颈上... - 2018-01-25
  • 第十四章 血染福音堂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庚子年四月,义和拳也传入了太谷。传入太谷的第一站,正是城北的水秀村。   恰在四月,邱泰基的夫人姚氏到了临盆分娩的时候。  对这一次分娩的期待,姚夫人实在是超过了九年前的头胎生养。那一次也寄放了许多的期待和美梦,也一心希... - 2018-01-20
  • 第十四章 慧眼除奸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闻公亮脸色一变,说道;“会是她们!”  赵万生急的大吃一惊,说道;“这两个丫头是赃党,夫人莫要中了她们算计,兄弟负责守护后院,实在该死……”一面朝董祟智招招手道:“董老四,快随兄弟去后院瞧瞧。”  佟仲和机伶一震,立即接口道:“不错,你... - 2018-01-18
  • 第十四章 独力回天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那知青衣人似是早已料到她有此一着,大笑—声,身子岸立不动,右腕伸缩之间,长剑划起一片银虹,左来左接,右来右封,给她来一个硬接,就是不让你有脱身的机会。  但听一阵锵锵金铁交鸣声中,剑剑交击,滚滚剑浪,刺耳锐啸,一齐消失!  黄凤娟既然无... - 2018-01-28
  • 第十四章 药经之单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老夫人嘿然道:“刘二弟,你怎么不说是你想当药王门的代理掌门人呢?”“啊,不、不!”  刘二老爷连连摇手道:“大嫂这是误会小弟了。”  老夫人道:“我怎么误会你了?”  刘二老爷道:“小弟和三师弟取得协议,在大师兄没有回来之前,名义上大师... - 2018-01-29
  • 第十四章 奇人奇事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微微一笑道:“多谢成贤弟。”  盛明珠眼圈一红,幽幽的道:“只要你不怪我就好了。”  方振玉道:“在下说过,决不会怪你的。”  盛明珠低下头,低低的道:“方大哥,我们在栖霞寺结为兄弟,还算不算数?”  方振玉给她问得一呆,说道:“... - 2018-02-03
  • 第十四章 许三观想起了辫子垂到腰下的林芬芳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想起了林芬芳,辫子垂到腰下的林芬芳  嫁给了一个戴眼镜的男人,生下一男一女,然后开始发胖了,一年比一年胖,林芬芳就剪掉了辫子,留起了齐耳短发。  许三观看着她的脖子变短了,肩膀变粗了,看着她的腰变得看不清楚了,看着她手指上的肉如何... - 2018-02-07
  • 第三十四章 牧人发预言攻击他们_圣经
  • 34:1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34:2“人子啊,你要向以色列的牧人发预言攻击他们,说主耶和华如此说:祸哉!以色列的牧人只知牧养自己。牧人岂不当牧养群羊吗?34:3你们吃脂油,穿羊毛,宰肥壮的,却不牧养群羊。34:4瘦弱的,你们没有养壮,有病的... - 2017-09-17
  • 第十四章 绮香荒野风微度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由于在汉水河边与那神秘的铁衣人耽搁一会工夫,待苏探晴与林纯赶到襄阳城时,已是深夜三更时分,襄阳城早是城门紧闭。  其时虽是太平盛世,但因四海未定,漠北的元末势力残存,东北女真部族等亦对中原虎视眈眈,所以襄阳这等中原重镇平日皆严防奸细,每... - 2018-06-18
  • 第十四章 相煎何急_山河_故事大全
  •   陆文定微微一震,许惊弦坦荡的神情与真诚的目光让他无法再口出讥讽之语。他佯作镇定,目光闪动,上下打量着许惊弦。  陆文定的父亲乃是媚云教开山教主陆羽的同胞兄弟,十年前妮云教叛乱,陆羽夫妇被手下杀害,唯一幼子下落不明,教主之位由陆羽的侄儿、... - 2018-06-15
  • 第十四章 远离扬州城的荒郊野外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远离扬州城的荒郊野外,四周了无人迹,两匹健马踏破荒野的寂静,出现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之中。领头的马鞍上,是个青衫飘飘的年轻书生,落后那匹枣红马上,则是个身形彪悍的魁梧汉子。二人旷野中勒住马,魁梧汉子忍不住问道:“公子,咱们来这里做甚?”  ... - 2018-06-08
  • 第十四回 花子虚因气丧身 李瓶儿迎奸赴会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眼意心期未即休,不堪拈弄玉搔头。  春回笑脸花含媚,黛蹙娥眉柳带愁。  粉晕桃腮思伉俪,寒生兰室盼绸缪。  何如得遂相如意,不让文君咏白头。  话说一日吴月娘心中不快,吴大妗子来看,月娘留他住两日。正陪在房中坐的,忽见小厮玳安... - 2018-10-04
  • 第十四回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圣旨传到令狐锋的手上,他即招了云军中的将领,将赢雁飞的意思传了,就离开由他们自家会议。他们几个在里面吵了二三个时辰,然后面红目赤出来告知令狐锋,果然是情愿分拆。令狐锋心中有些悲凉,当年的云军,云行天仗以起家横扫天下的云军,如今竟落到了这... - 2018-09-25
  • 第十四章 神龙乍现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第二日,日哭鬼与小弦重又上路。  小弦本以为经了这一晚的相处,二人感情已深,欲想出言求日哭鬼放了自己,好回清水小镇中去寻父亲。不料看起来日哭鬼对他的态度虽是大为和缓,但脸上却重又恢复平时冷漠,几次找他说话亦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小弦猜不... - 2018-07-06
  • 第十四章 白水相约_绝顶_故事大全
  •   骆姑姑,你想让我做什么?等林青离开房间后,小弦忙不迭追问。  骆清幽微微一笑:我正想找人做一件事,可一时找不到合适人选,恰好小弦,可算帮了我一个大忙。  听着骆清幽的话,小弦胸日一热。瞧骆清幽的模样颇为神秘,这一定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 - 2018-07-01
  • 第十四章 一石二鸟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他自己在说话之时,也跨上两步,到了楚玉祥身后,万一发现楚玉祥内力不继,自己也可以出手相助。  两女答应一声,正待转身往门口走去。  楚玉祥忽然回过头来,说道:“丁大哥,不要紧,小弟用不着护法。”  这下听得丁盛大吃一惊,运气疗伤的人怎可... - 2018-06-01
  • 第十四章 夜窥奇功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这也难怪,崂山清福宫,在江湖上名头极响,有谁敢轻捋虎须?但捋虎须的人,今晚毕竟来了!  嘿,杜清风和李成化,这两个杂毛,一个也别想逃出手去!卫天翔心中想着,可是面对着,偌大殿宇,也不期微微发怔!  不!观主杜清风,一定住在后进,自己不如... - 2018-0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