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惊人发现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道:“自然要去。方才听夏总管的口气,好像岛上的武士们,今晚全放了假,回家休息,就是值岗人数,也一定比平日要少,这一机会,我们岂可放过?”

      凌杏仙道:“大哥,会不会是夏总管故意这样说的?存心试试我们,有没有奸细,乘机踩探岛上的秘密?”

      岳小龙道:“我看夏缘楷只是一个奉迎小人,终日浑浑噩噩,不像是有心机的人,何况我们……”

      话声未落,突听门上响起轻微的弹指之声。

      岳小龙心头大疑,急忙开出门去,陡然一缕劲急风声,直向面门激射而来,一时无暇多想,举手一撩,把那暗器接住。但觉入手甚轻,低头瞧去,赫然是一个小小纸团。

      “这会是谁?”

      心念疾动,身形一闪,追出门外,举目四顾,那里还有人影?但人影虽杏,走廓上却留下了一股似兰似厉的花香,尚未散去,这不用说,已可知道来的是谁了!

      岳小龙心中暗暗纳罕,忖道:“她巴巴的找来,丢这个纸团给自己,究竟为了什么?”

      凌杏仙很快的跟了出来,问道:“大哥,是什么人?”

      岳小龙道:“没有什么,我们进去再说。”

      回入房中,岳小龙随后掩上房门,就着灯火,打开纸团,只见上面用黛笔写着:“今晚三更,请在假山右侧相候,幸勿爽约。”

      字迹娟秀,分明是女子笔迹!下面虽未具名,但纸上留着一股幽香,这已经十分明显,比具名一样了,不是那位又娇又媚的何嘉嘉又是谁来?

      这是人约黄昏后,月上柳梢头的幽会密约,岳小龙瞧的不禁心头狂跳,双颊尽郝!

      凌杏仙凑着头,和龙哥哥一起观看,自然也看清了,一张粉脸,登时寒了下来,气鼓鼓的从岳小龙手上抢过字条,愤然道:大哥,这是那姓何的贱婢送来的了!”

      岳小龙尴尬的点点头道:““大概是她了。”

      凌杏仙道:“真是不知羞耻的淫娃,她约你三更半夜,到假山旁去干什么?”

      话是说出来了,但不禁双颊羞红,两手一阵乱揉,把那字条揉得粉碎。

      岳小龙讪讪的道:“也许她有什么紧要之事……”

      凌杏仙冷冷的道:“你没有看到她整天搔首弄姿,勾引男人,这种人还有什么正经事叶接着抿嘴笑道:“我看大哥也被她迷住了,想去只管准时赴约,我可管不着。”

      岳小龙脸上一红,正容道:“妹子也说笑了,我们待会还有正事要办。”

      凌可仙目光一溜,披披嘴道:“如果没有正事要办,大哥真想赴她的约会去呢!”

      岳小龙突然轻“嘘”一声,道:“有人来了!”

      走廓上果然传来一阵步履之声,渐渐走近,接着隔壁房门上起了剥落弹指之声,只听夏总管的声音叫道:“岳少侠睡了么?”

      敢情隔壁房中,住的就是假的岳小龙。

      这下听的岳小龙心头突然一动,急忙侧耳谛听。

      但闻假岳小龙间道:“什么人?”

      夏总管道:“兄弟夏缘楷,奉夫人之命,请少侠和凌姑娘前去一谈。”

      岳小龙心中暗道:“果然是岛主夫人派人来叫他们了,这女魔头会在鲁山鲁家庄对自己说过:“要见尔母,前途自会有人接应。’但自己两人,却改扮了华山门下,却又有人假冒了自己,同来铜沙岛,今是她传唤假冒之人,定然是和娘有关了。”

      思付之间,只听假岳小龙和假凌杏仙已随着夏总管朝楼下走去,心中一急,忙道:“妹子,我们快去。”

      凌杏仙听的一怔,道:“这时候连初更都还没到,不嫌太早了么?”

      岳小龙道:“方才夏总管奉岛主夫人之命,来叫假冒我们的人,此事定然和娘有关,我们只要暗暗跟在他们身后,小心一些,也就是了。”

      两人悄闪出房门,出了“挹秀馆”,只见夏总管三人,已经穿出花林,岳小龙、凌杏仙远远跟踪,跟了下去。

      这时月色昏暗,夜色沉沉,倒给了他们不少方便,一路窗行鸦伏,借着夜色掩蔽,那林中暗卡,竟然未发觉两人的行藏。两人疾快的穿出花林,尾随着前面人影而行。

      夏总管说的没错,敢情今晚大家都给了假,是以沿路并没遇上巡逻的人,这意外的平静,反使人有一种阴沉恐怖的感觉。

      凌可仙跟在身后,忽然追上一步,轻轻拉了岳小龙的衣角,悄声道:“大哥,这情形有些不对。”

      岳小龙道:“那里不对了?”

      凌杏仙道:“方才那暗角上,我明明看到有两个人站在那里,我想他们也一定已经看到我们了,只是他们故作不见似的,动也没动,这情形,会不会是他们设下的圈套?”

      岳小龙听的一怔,但举目看去,前面三人已经鱼贯进入铜沙宫大门,心头一急,暗想:

      “错过今晚,岂不坐失良机?”不觉横上了心,低声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们顾不得这许多了。”

      陡然一提气,疾掠过去,绕到左侧墙下,四顾无人,身躯平拔而起,跃起三丈多高,翻过围墙,落在屋面之上。

      凌杏仙紧随着飘身跃上]啬顶,宛如紫燕掠波,身形平飞,一下隐入暗陬,齐齐伏在屋面上,朝四下略一打量。

      这一阵工夫,那里还有夏总管三人的踪影?

      岳小龙心中暗想,岛主夫人,定然住在后院,他们只怕自己进去了。此时身入魔宫,那里还敢出声,暗暗和凌可仙打了个手式,就腾身朝后进追去。

      说也奇怪,铜沙宫这样广大的后院,却全无一点戒备,任由两入穿房越脊,竟然无人拦阻。

      岳小龙心中虽觉可疑,却一路朝后院扑去,直到第三进院落,才见一道清水砖墙,隔断了内外,两扇衔着白铜兽环的朱漆圆门前面,仁立着三人,正是夏总管和假冒自己的两人!

      敢情朱漆大门里面,已是内宅了,未奉召唤,不能随便进去。

      岳小龙不敢过于逼近,一拉凌杏仙,在暗处伏下。

      过了一回,只见两扇朱漆启处,一个宫装使女,手提宫灯缓步而出,说道:“夫人有命,着岳小龙、凌杏仙进去。”

      静夜之中,她声音轻脆,伏在屋面的两人,听来甚是清晰。

      接着只见夏总管拱拱手,低低说了一句,便自转身告退。但在他转身之际,目光有意无意的朝岳小龙两人隐身处望来,摸摸下巴,微微一笑,耸耸双肩朝外就走。

      岳小龙瞧的猛然一惊,心想:“自己两人的行藏,莫非已被他看破了不成?但如是被他看破,又怎会轻易放过,掉头而去?”

      心念转动之际,那假岳小龙、假凌杏仙两人,已随着宫装使女进去,两扇朱门,立时关了起来。

      岳小龙顾不得许多,纵身掠起,两个起落便已掠到高墙附近屋面,双脚一点,身形凌空飞起,跃上宫墙。

      正好庭前有一棵高大桂树,枝叶茂密,当下暗暗向身后打了个手势,两条人影同时飞快的隐入大树。

      就在此时,岳小龙依稀听到耳边有人低声说道:“好险!”

      岳小龙又是一惊,急忙附着凌杏仙耳朵,悄声问道:“妹子,你听到有人说话么?”

      凌杏仙道:“没有啊,谁……”

      “嘘!……”有人轻轻“嘘”了一声,这声音就在两人耳边!

      凌杏仙只道大哥叫自己莫要出声,吓得连忙住口。

      岳小龙也只当是凌杏仙瞧到了什么,叫自己禁声,两人果然不再说话。屏息凝神伏着不动。

      阶前湘帘低垂,堂上灯烛通明!

      假岳小龙,假凌杏仙两人,并肩坐在下首两把绣披椅上,身边一张几上,放着两只细磁茶碗。却不见岛主夫人出来,连那宫装使女,也不见了,静悄悄的听不到半点声息。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树上两人渐渐的等的焦的,就是堂上两人枯坐了一阵,也已渐感不耐。

      就在这时,只见宫装妇人已从后堂缓步走了出来,岳小龙只觉心头一阵狂跳,屏息呼吸,凝目瞧去。

      岛主夫人表情冷峻,朝假岳小龙两人微微颔首,就在上首一把绣披交椅上坐了下来。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30-916.html - 2018-01-13
  • 第三章 惊人发现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庄丁陪着笑道:“卓老爷早就来了,正和庄主在书房里,陪着几位贵宾聊天。”  卓少华心中暗道:“爹果然来了,那么自己在家中书房看到的一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对了,那一定是假扮万大叔的褚彪的同党玩的把戏了,但他们这么做,又是为什么呢?”  ... - 2018-04-12
  • 第十四章 污泥青莲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啊!柳公子原来竟是蓑衣老人的高足,难怪有这么一身绝世武学了!”  金嬷嬷惊喜地道:“只不知柳公子是何方人士?”  江云生道:“在下原是江南人士,昔年随家父宦游岭南。”  金嬷嬷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又问道:“这么说柳公子还是名宦之后,令尊... - 2018-04-18
  • 第二十四章 毒君毒后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冰儿两人刚跨进松棚,令狐大娘一阵呷呷尖笑,站起身来,招呼道:“谢少侠二位才来么?快到这边坐。”  青衣少女令狐芳看到谢少安,柳眉微蹙,好像有什么心事一般,忽然低下头去。  谢少安目光一掠,棚下已经没有坐位,人家既然跟自己先招呼,... - 2018-03-31
  • 第四十四章 奸徒授首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大家回头看去,果见八臂金童华春风从石粱上飘然行来。老远看去,他缓步徐行,走得不快;但不过眨眼工夫,便已到了众人面前。  猴老三当先抢了上去,欢迎它师父。  八臂金童笑叱道:“小三子,当着许多前辈高人,你忙什么?还不给我站到边上去?”  ... - 2018-04-10
  • 第十四章 第五颗行星非常奇怪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五颗行星非常奇怪,是这些星星中最小的一颗。行星上刚好能容得下一盏路灯和一个点路灯的人。小王子怎么也解释不通:这个坐落在天空某一角落,既没有房屋又没有居民的行星上,要一盏路灯和一个点灯的人做什么用。  但他自己猜想:“可能这个人思想不正... - 2018-03-21
  • 第三十四章 互拚内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石姥没待他说完,接口道:“你不认识老婆子没关系,但有一件东西,你见了一定认识的了。”  天狼叟道:“什么东西?”  石姥也不说话,转身走到门口,伸手从门框摘下一件东西,冷冷说道:“东西就挂在门口,顾朋友进来的时候,应该看到,大概你投把它... - 2018-04-04
  • 第十四章 百花公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葬花夫人道:“老身为了慎重起见,只喂了两个人,据蓝通说,也许是浣花妖女在无忧散中,另外配有剧毒药物,如不先解去他们身上之毒,只怕无法解去他们的迷药。老身又请了一位素负盛名的用毒能手,替另外一人先喂服专解奇毒的药物,但解药入口,此人又告不... - 2018-03-09
  • 第二十四章 神医遇害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阴阳手马飞虹被人家冷落在观外,他脸上深沉的不见一丝表情,可也没拿人家如何:摸摸下巴,嘿然干笑道:“陆总管,咱们也该走了。”  说完,有意无意朝枯竹二老点点头,迳自率着铜沙岛的人离去。  竹五娘冷冷的道:“人家都已走了,咱们还不走么?” ... - 2018-01-13
  • 第三十四章 快刀快剑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凌杏仙一一见礼。双方说了些久仰的话。  王师傅首先站起身子,把方才和凌杏仙、岳小龙动手经过,作了详细报告。  厅上众人,先前只是听了门下弟子的报告,五师弟连败两场,当然没有说的清楚,此时听王师傅亲自述说经过,几乎把眼前两个少年男...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离城渐远人烟渐稀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离城渐远,人烟渐稀,几乎一二十里都难得看到一个村庄。  蓝如风忍不住问道:  “二哥,咱们这是上哪里去呢?”  史元回头道:  “你不用多问。”  依然一马领先,一路扬鞭赶路。  傍晚时分赶到一处山下,史元马鞭朝前一指,说道:  “前面... - 2018-03-14
  • 第十四章 血染帆船鬼神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原来袁丽姬生性聪慧,心思慎密,她自从看到胡翠蝶是服下阴淫毒药后,突感有几件可疑的地方。  要知她第一次前来这座石室的时候,发现二人都没有半寸衣物存在此地,如果说黄秋尘是淫徒,当然他不会连自己衣衫都抛掉,更不会奸污了胡翠蝶之后,还呆留此地... - 2018-03-19
  • 第十四章 驱魔救美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道:“你把李姑娘藏到那里去了?”  秦映红格格娇笑道:“李玫就在我手里,你们谁敢上来,我就先宰了她。”  大家只听到她的声音,皆因身在第二层船上,看不到第三层的情形。  绝情仙子仰首问道:“你有什么条件?”  秦映红道:“你们先上... - 2018-03-30
  • 第二十四章 荒山孤观藏花轿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胡圣手轻声说道:  “黄少侠,这摆擂台的事,图画中字句,说得很清楚,你自己看看。”  黄秋尘闻言,低头再向那幅图案看去,只见左下角,写了几行蝇头小字,道:  “端午三刻,瑶池仙女,降临凡尘招亲,祝君前世福缘,驾临朝凤岭,擂台定姻缘。瑶池... - 2018-03-19
  • 第十六章 龙争虎斗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引着江云生走到大智禅师上首一张椅子请坐。  江云生连连谦退,又朝大家抱拳为礼,才行坐下。  罗起岳道:“江少侠匆匆赶来,必有见教?”  江云生道:“罗大侠好说,大家都在这里,那就很好,在下是给各位送消息来的。”  大智禅师合掌道:“江施... - 2018-04-19
  • 第三十四章 轻颦浅笑摄魂大法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听虬龙公主说,她治疗袁丽姬伤毒,是要取自己的性命,不禁怔了一怔,但随即惨然一笑,道:  “公主,只要能够将袁院主残伤治疗痊愈,你要取我的性命,在下死而无恨。”  虬龙公主展眉轻笑,道:  “好啊!我真不相信天下间有这样一个纯情男子... - 2018-03-19
  • 第四十四章 龙旗蟠扬身份明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九条龙令旗,在九龙王府中独一无二,只有一面。  就是说:八条龙今旗,据金狮雄所知道,全九龙王府中,也只不过是二面。  那么现在金狮雄眼见鬼矶士秦风出示八龙令旗,心中怎不惊骇呢?因他事先没想到秦风,会是九龙王府中地位仅次于南宫冷刀的人。 ... - 2018-03-19
  • 第五十四章 杀气腾霄汉 血染罗山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手刃亲仇,手拿幕阜神魔血淋淋的一颗心脏,回忆母亲惨遭暴徒羞辱的悲惨景部,五脏皆碎的痛哭失声,听觉已失去往日的敏锐,风蹑后出掌立劈,竟然浑然不觉。  高云岳见黄秋尘悲惨的神情,也觉得满怀凄伦。  突然闪目微转,只见秦风犹若幽灵鬼魂,... - 2018-03-19
  • 第二十四章 纪南却匆匆的往外行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四人结为兄弟,这一顿饭,谈笑风生,吃得更为融洽,饭后,店伙沏来了茶,大家又谈了一会,才各自回房。  纪南却匆匆的往外行去,他自然是找祖东权去的了。  约莫三更光景,纪南才赶回来,到了上房,就一脚来到徐少华房门口,轻轻叩着房门,叫道:  ... - 2018-03-15
  • 第三十四章 冒名顶替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五更方过,天色初透曦微晨光!  白少辉迅快的一跃下床,悄悄开出房门。  门外是一条宽阔的长廊,一排约有十来间房间,面向着花圃。栏外栽植了许多花卉、和绿油油的草坪,这是君山分宫护法们住的地方。  分宫护法;地位不在堂主之下,只是堂主掌握实... - 2018-03-11
  • 第十四章 许三观想起了辫子垂到腰下的林芬芳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想起了林芬芳,辫子垂到腰下的林芬芳  嫁给了一个戴眼镜的男人,生下一男一女,然后开始发胖了,一年比一年胖,林芬芳就剪掉了辫子,留起了齐耳短发。  许三观看着她的脖子变短了,肩膀变粗了,看着她的腰变得看不清楚了,看着她手指上的肉如何... - 2018-02-07
  • 第十四章 回到南门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应该说,我对王立强和李秀英有着至今难以淡漠的记忆。    我十二岁回到南门,十八岁又离开了南门。我曾经多次打算回到生活了五年的孙荡去看看,我不知道失去了... - 2018-02-11
  • 第十四章 将计就计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灵均道人陡地清啸一声,一条人影,纵身跃起,朝那七八丈外——棵大树上扑去!  “铛!”一声金铁大震,堪堪响起,一团黑影,快得像流星一般,朝百忍大师当头扑下!  百忍大师正在仰首注目之间,瞥见黑影扑到,口中低喧一声拂号,右手一挥,精钢禅杖已... - 2018-02-28
  • 第二十四章 一步之差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九毒娘子娇笑道:“好啊,你们瞒着我结拜了兄弟,把我老姐姐放到那里去了?”  范殊接口道:“你自然是我们的大姐了。”  九毒娘子媚眼一溜,问道:“你们真的认我这个大姐?”  范殊道:“自然是真的了。”  九毒娘子膘着白少辉,低低问道:“你... - 2018-03-10
  • 第十九章 由我而毁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问道:“后来呢?”  金嬷嬷道:“这一晃眼,已经二十年了,薛姑娘也因那次受了江氏的折辱,全心练武,但思念她女儿,也更殷切,她所以要创立折花门,而且摹仿‘拈花手’,创出了‘折花手法’来,用这手法向各大门派下手,主要就是为了逼那江氏出... - 2018-04-19
  • 第十八章 铩羽而归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这就是“罗汉阵”的关系,只是被震退了一步,若是个人的话,早就被震得不知飞出去多远了。  但幸亏这是双岗“罗汉阵”前面十八个使杖的受震后退,后面十八个人迅速跨上一步,十八柄戒刀又化作一幢刀山涌了上去。  无尘尊者大笑一声,阔剑再次横扫出去... - 2018-04-19
  • 第十八章 荒园喋血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三人匆匆下楼,赶到那幢小楼底下,只见卢大妈正倚窗而坐,瞧到三人,立即招呼道:  “真姑娘起来了么?”  姬真真哼了一声,当先朝楼梯上走去。  卢大妈已经颤巍巍的当门而立,陪笑道:“姑娘们留步,老婆子房里又脏又乱,三位还是莫要进来的好。”... - 2018-01-13
  • 第十七章 金刀解厄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听门外卢大妈的声音应道:“姑娘,是我老婆子,送开水来了。”随着话声,果然提了一壶热气腾腾的开水,走将进来,一面陪笑道:“老婆子没准备茶叶,姑娘们只好委屈些喝白开水了。”  她目光和姬真真一触,突然呆的一呆,立时惊喜的道:“姑娘伤势已经... - 2018-01-13
  • 第十六章 阴风透骨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凌杏仙看她一手拉着龙哥哥不放,心中老大的不高兴,默默跟在岳小龙身后走去。  原来姬真真假扮的老太婆,颤巍巍的站在一家布店门口,看到两人,堆笑道:“会在这里遇上张相公伉俪,真是难得,两位大概还未落店,那就请到老婆子住的店里去坐一会。”  ... - 2018-01-13
  • 第十五章 逃出魔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天色渐渐黎明,船已进入了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中。  舱门启处,夏。总管满脸含笑的拱拱手道:“现在没关系了,四位只要不到前面去,也可以在后梢甲板上站站,舱门也用不着关了。”  何嘉嘉问道:“夏总管,你住在那里?”  夏总管耸耸肩,陪笑道:“本... - 2018-01-13
  • 第十九章 老虎嬷嬷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他大模大样的走来,大有目中无人之概!  灰衣人隐身树上,手足已经渗出冷汗,心头暗暗担忧:“看来今日之局,仅凭自己师兄妹三人和四名毒奴,只怕难以讨得便利,但这座废园,却是本门进窥中原的基地,势又无法弃之而去……”  心念转动,只见摄魂...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