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得来全不费功夫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假赵南珩眼珠一转,不见人影,心知这发话的准是庵主无疑,此刻可能尚在房中,这就躬身道:“孩儿睡不着,到庵前走走,母亲还没睡吗?”

      妇人声音道:“娘也睡不着,孩子,时间不早了,你快睡吧!”

      假赵南珩口中应是,翻进围墙,照着黄衫老人指示,还自回入左厢,解衣上床。

      他虽然为人机警,但是这一趟却是被迫来的,怎么也睡不着觉,天色黎明,正在朦胧之间,只觉有人摇着自己身子,喊到!“南哥哥,快起来!”

      睁眼一瞧,只见床前站着一个绿衣少女,正在用手推着自己!

      糟糕,黄衫老人明明说这庵中,只有一个庵主和一个叫七婆婆的老妪,这少女不知是谁?

      她叫自己“南哥子’,自然不会是侍婢.他揉揉眼睛,翻身坐起。

      琪儿不耐的道:“南哥哥,姑爹一清早就到山顶上去了,站站还在念经,我等着你吃早餐,你还不快起来?”

      他口中的姑姑,当然是庵主二代中飞龙的夫人商氏。

      她姑爹到山顶上去了?

      什么?二代中飞龙赵启潜也在这里?

      他几乎惊出一身冷汗,那么她是二代东怪商绶的女儿,和自己该是表兄妹?这小妞看去一脸稚气,长得真美!

      琪儿瞧他一言不发,只是盯着自己直瞧,不由脸上一红,噘起小嘴,道:“南哥哥!你怎么了?这双眼睛贼秃秃的,好像变了个样子!”

      假赵南珩听了暗吃一惊,心想:“这小妮子好厉害的眼睛!”一面连忙掩饰着笑道:

      “表妹,我一晚都没睡觉。”

      他哪里知道琪儿心目中,除了她爹,就只有一个南哥哥,假赵南珩纵然经过巫婆子的易容,化装的天衣无缝,但一个人的眼神,却是无法改变的。

      琪儿看惯了赵南珩的眼神,自然会感觉到南哥哥的眼神,今天有些和平时不同!

      琪儿抿挽嘴笑道:“南哥哥,你怎么改了口啦!表妹,表妹的多难听?你依旧叫我琪儿好了。”

      假赵南珩心神大定,低笑说:“照说,我该叫你表妹才对。”

      琪儿扭头道:“我才不要呢!”说着一把拉着假赵南珩,往外就走,一面道:“快走,我们吃完早餐,就要练武了!”

      假赵南珩趁势抚摸着她手背,柔声道:“琪儿,你真美!”

      琪此嘤了一声,任他握着纤手,两人并肩走去。

      吃过早餐,琪儿把他领入后园,边走边追:“南哥哥,这多天来,我都是一个人在这里练武,现在好了,你来了,我就有伴了,哦!南哥哥,姑爹不是把盘龙剑给了你吗,快给我瞧瞧。”

      假赵南珩从怀中取出盘龙剑,递了过去。

      琪儿接到手中,轻轻一弹,只听锋的一声,银光乍闪,宝剑业已挣的笔直,不由喜道:

      “这剑真好……啊!姑姑来了!”

      假赵南珩急忙瞧去,只见一个中年妇人缓缓朝园中走来,心知来的就是商氏夫人,连忙迎着叫道:“娘!”

      商氏夫人慈爱的目光,瞧着一对小儿女,脸上不期浮起笑意,问道:“孩子,你昨晚没有睡好吧?”

      假赵南珩恭敬回退:“孩儿还好。”

      商氏夫人点点头道:“你爹不是传了你一招剑法吗?你练热了没有?”

      假赵南珩心头“咚”的一跳,脸上一红,嚅嚅应道:“是……是……”

      商氏夫人又道:“二十年前,你爹理首研究,想把飞龙剑诀,删繁就简,去芜存精,重行锤练,这二十年,自然已有成就,他传你一招剑法,自然是飞龙剑诀浓缩精华……。”

      假赵南珩听的心头直是打鼓,这会马上就要露出马脚来了!

      商氏夫人微微一笑,续道:“这多年来,娘也想了三招剑法,这是娘静参的心得,也许比不上你爹的一招,但也可以相辅相成,娘也一并传你。晤,孩子,你先把爹的一招,练给我瞧瞧!”

      糟了,果然不出我所料了!

      假赵南珩还没开口。

      琪儿小嘴一噘,嚷道:“姑姑,你好偏心,你传南哥哥剑法,就不传给我?”

      商氏夫人瞧着她,笑了笑道:“姑姑这三招剑法,虽然出自飞龙剑诀,但也算是姑姑独创的剑式,传你自无不可。”

      琪儿喜的笑了起来,拉着商氏夫人的手,道:“姑姑你真好!”

      假赵南珩人本机智,经琪儿这一打岔,他急中生智,一面红着睑,呼啸的道:“娘,爹传给我的剑法,孩儿虽然学会,还没十分纯熟,娘先传孩儿三招剑法,孩儿慢慢再练好了。”

      琪儿巴不得姑姑先传剑法,在旁帮着说到:“是啊,姑!”你先传我们剑法哈!”

      商氏夫人蔼然笑道:“年轻人,就是贪多,也好,姑姑传了你们剑法,你们就可以一起练剑了。”

      说着,从琪儿手上接过盘龙剑,把三招剑法,传给两人。

      假赵南珩喜出望外,这千载机会,哪肯错过,聚精会神,用心谛听,他人本聪明,等商氏夫人讲解完毕,他已经领悟了一半。

      商氏夫人面前,一个是亲儿子,一个是亲侄女,自然不厌其详,反覆解释,不惮其烦。

      不到半个时辰,两人虽没熟练,却也把招式变化都记住了。

      商氏夫人自然满心欢喜,看看不再有什么错误,便道:“你们自己练吧,琪儿,不懂的地方,问你南哥哥好了。”

      琪儿满怀高兴,咬着下唇,点了点头。

      假赵南珩抬头问道:“娘,这三招剑法,是不是你老人家浓缩的‘飞龙剑诀’?”

      商氏夫人笑道:“娘是从‘青木剑法’和‘飞龙剑决’合参而成。”

      琪地道:“是啊!难怪有许多地方,我就觉得眼熟呢!只是不容易练就是了!”

      假赵南珩又道:“飞龙玉坠已被歹人骗去了半方,剑诀岂不是泄露了一半?”

      商氏夫人微笑道:“傻孩子,哪有这么容易,‘飞龙剑诀’博奥精深,就是两方玉坠全给了他,也不是一朝一夕所能领悟得出来?”

      假赵南珩趁机道:“娘,你收藏着的半方玉坠呢?让孩儿见识见识好吗?要是在江湖上遇上歹徒的时候,也可以认出另外半方玉坠了。”

      琪儿是个好奇的姑娘,闻言立即帮腔到:“是啊!姑姑,我也没有瞧过飞龙玉坠,你给我们瞧瞧咯。”

      商氏夫人蔼然笑道:“孩子,你已经长大了!飞龙玉坠该由你保管了。”她边说边从身边取出一块用丝条穿着的玉坠,递到假赵南珩手上。

      假赵南珩心头狂跳,他想不到会有如此顺利,双手接过,和琪儿把玩了一会,依然双手递还,仰头道:“娘,还是你老人家收藏的好。”

      商氏夫人满脸慈爱的说道:“傻孩子,这是赵家传家之宝,娘保管了这许多年,现在该你保管了,失落的半方也该由你去追回来,娘和你爹,今后不再涉足江湖了。”

      琪儿喜孜孜的道:“南哥哥,你现在就是第三代中飞龙了呢!飞龙玉坠就是代表中飞龙的,来,我替你佩在身上。”

      她伸手取过玉坠,当真替假赵南珩佩到身上。

      商氏夫人瞧两人亲密情形,心中暗暗欢喜,一面说道:“好了,你们继续练剑吧!”说着,便自回进屋去。

      假赵南珩巴不得她有此一说,好和琪地两人留在园中练剑,因为他作贼心虚,伯和中飞龙夫妇接触。

      这一天,他倒是专心一致的练习剑法,赵启潜夫妇自然不疑有地。

      第二天中午,假赵南珩因此行目的已达,急于脱身,吃完午餐,就走到赵启潜夫妇两人面前,拜倒地上,说道:“爹、娘在上,孩儿想今日动身,前往罗髻山去。”

      商氏夫人深感意外,证道:“孩子,你要到罗髻山去?”

      假赵南珩俯首道:“孩儿从小由老师傅抚养长大,师恩浩荡,无以为报,自从师祖败在罗髻夫人剑下,遂有六十年中,封山二十年之约。孩儿立誓要为峨嵋洗刷封山之耻,数月之前,曾到罗髻山去,才知只要能够破解她们剑壁上的‘罗髻三到’,就可解除此约。孩儿从南魔那里学来的‘辟邪剑法’早已练熟,如今连同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24-955.html - 2018-05-13
  • 得来全不费功夫-小故事大人生
  • 得来全不费功夫孤篷编译   这两个人为什么选定老态龙钟的哈特曼太太下手,谁也说不清楚。也许是因为她看上去年老体弱,也许是因为几分钟之前她才刚刚从银行门里走出来。也许,他们看中了她紧紧捏在手里的那只大背包,或是因为她徒步走... - 2013-12-07
  • 老子·道德经 第七十八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①。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是以圣人云:"受国之垢②,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③,是为天下王。"正言若反④。[译文]遍天下再没有什么东西比水更柔弱了,而攻坚... - 2017-12-31
  • 第七十八章 你们要留心听我的训诲_圣经
  • 78:1我的民哪,你们要留心听我的训诲,侧耳听我口中的话。78:2我要开口说比喻,我要说出古时的谜语,78:3是我们所听见、所知道的,也是我们的祖宗告诉我们的。78:4我们不将这些事向他们的子孙隐瞒,要将耶和华的美德和他的能力,并他奇妙的作... - 2017-08-23
  • 第七十八章 盂兰大会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他忽然双目注意着地下,沉思道:“照孙老哥说来,似乎这蒙面道人的师傅,还在暗中为盂兰之会,奔走策划,但听口气,似乎此人还和阴山三魔、勾魂律令,都有关连,不知此人到底是谁?从前和老偷儿最知己的,就算孙老哥的令师兄知机子,但他早已仙游多时了!... - 2018-01-14
  • 第十八章 素手银针欲断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重回升云客栈已是深夜时分,店中早已打烊,只有俞千山独自坐在大堂中饮酒等他。苏探晴先将自己的化装细细洗去,重新打扮为卖药郎中的模样方走入店中,俞千山看到苏探晴连忙问道:秦小哥怎么去了这么久,我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若是遇见神禽谷那三个人可不... - 2018-06-18
  • 第十八章 奇袭荧惑_山河_故事大全
  •   丁先生就是宁徊风!  许惊弦蓦然想通了一切关键。  宁徊风本就是性格执拗、心志坚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四年前在困龙山庄受挫,不肯善罢甘休,偏偏要在擒天堡东山再起。但龙判官与擒天堡手下都认得他,自然需要易容,他被林青射瞎一目,索性装扮... - 2018-06-15
  • 第二十八章 惊灭青灯宜秋楼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变生不测下,眼见苏探晴将要跌入水塘中。但他早有准备,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苏探晴在空中强提一口内气,腰腹用力翻个跟斗,变得头下脚上倒落而下。右手食指探出,正点那尚未沉入水中的断木桩上,这一下用力极大,木桩立时断为数截,凭此一点之力顿住下落之... - 2018-06-19
  • 第三十八章 尾声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永乐二十二年七月,北征明军大胜蒙古铁骑,班师回朝的途中,明成祖朱棣突发恶疾,驾崩于塞外榆木川,终年六十五岁。遗诏传位皇太子朱高炽,是为明仁宗。仁宗即位后大赦天下,减租三年,擎风侯谋反之事因元凶已诛,其余人等概不追究,但曾雄踞洛阳的摇陵堂... - 2018-06-19
  • 第七十三章 终南千里谒飞龙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要知一个练武的人,内功到了相当火候,该是寒暑不侵的,赵南珩只当自己连日赶路,也许在不知不觉间受了风寒。  这就在街上找到一家客店落脚,等店伙退出,急忙掩上房门,坐到床上,已是冷得忍耐不住,连上下牙齿,只是零碎打颤,无法控制。  勉强盘膝... - 2018-05-13
  • 第十八章 阵图何足困斯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商绶哈哈一笑,不知怎的身形一侧,竟从一瓢子和十善,十行三件兵器中闪了出去。一个转身,左足支地,右腿横向扑到身后的四个武当门人扫去。  他这一着快逾闪电,四个蓝袍道人,刺出去的剑锋,因对方身子一侧,四柄长剑交叉而过,全落了空,几乎刺到自己... - 2018-05-06
  • 第七十二章 葫芦依样折南魔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南世侯看完树上字迹,不禁气得浓嘿一声,对方明知自己是谁,还敢明目张胆挑战,委实欺人太甚!  凭他在武林中的声望,即使没有兴趣,自然也非去不可。  奇峰关是川鄂湘三省的交界,邻近武陵山脉,山岭这通,地瘠人稀。  这时东方天际渐渐露出鱼白,... - 2018-05-13
  • 第五十八章 拼将剑杖合重围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石龙婆突然厉声道:“老婆子无暇和你们多说,你们既敢找上东华山庄来,自然没把石龙婆放在眼里,老婆子要是让你们安然离去,岂不是太便宜了?”  十位大师忍不住道:“石老施主只管划下道来!”  石龙婆厉笑道:“这个简单,只要你们接得住我手中百拐... - 2018-05-10
  • 第七十章 拂面阴风透骨过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见他趁人不备,骤然出手,所取部位,又极狠毒,大有一举毙敌之意,不觉气往上冲,方欲出手拆解!  蓦见南玖云一个仰身,退出数步,身在疾退之中,一边喊道:“赵兄弟快闪开,他‘白骨爪’阴毒无比,还是由我来对付他。”  赵南珩闻声一怔,果然... - 2018-05-11
  • 第六十八章 一树梅花两剑同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听到这里,不由恍然大悟。  千手如来身上那套“辟邪剑法”,原是从少林“达摩剑”,武当“太极剑”,峨嵋“乱披风”,华山“太白剑”中撷取精华而成,南魔手方百计把四位掌门人诱来祝融峰,就是为了探求这四套剑法的本身变化。  他这一阴谋,四... - 2018-05-11
  • 第七十一章 剑若有神寒石胆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原来赵南街刚一陷入石龙婆拐势之际,耳边又适时响起南魔的声音,脚下如何反踩七星,手上如何递剑发招?  赵南珩身在极端劣势之下,纵然不愿听他指点,但事实上,实逼处此,不得不照着他指点做去。  说也奇怪,只要你循着南魔指点,不论左闪右让,斜进... - 2018-05-13
  • 第七十四章 捷足何人已杳纵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摇头道:“没有啊,他老人家赐晚辈乾坤金钱之日,晚辈还不知他就是乾坤一丐,当时他老人家只交代我务要妥藏,不可遗失,所以晚辈把它系在裤带头上的。至于到终南山来,他老人家也只说要找办件事儿,究竟办什么事?也没和晚辈说清楚,这张字条是三天... - 2018-05-13
  • 第七十七章 换日偷天仗老巫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启潜又道:“四大门派雕琢佛像之事,原极机密,除了你祖父,连门下弟子,都不令知道,哪知不久,四派掌门相继仙逝,那尊干手如来也失去了下落。  直到三十年前,江湖上出现了一位精擅四大门派武功的人,他声言四大门派的武功,都是从他上代师门剽窃去... - 2018-05-13
  • 第七十九章 全非面目曾相识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黑衣老妪脸上变得异常狂厉,白发飘动,三角眼凶睛闪烁,桀桀怪笑道:“五阴手下,难有逃命的人,贺老大你躲的再快,也莫想捱过七日。”  另一个汉子已在此时迅速从青布包袱中取出两柄厚背被风刀,扬手把一柄丢了过来,口中喝道:“老大接着!”  叫贺... - 2018-05-13
  • 第八十八章 远向深溪问石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蛇蝎夫人在两人动手之初,早已身如电射,夕阳之下宛如一道绿线,比殒星还快,一闪而逝,随着吊眼塌鼻青年身后追去!  冷面秀士秦紫资瞧得心头一急,大喝一声,道:“老四,别和他纠缠了,快追!”  挥动右臂,打出一记拳风,直向两人之间撞击过去。 ... - 2018-05-14
  • 第八章 寄傲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震撼,从在场的所有人心底泛起。整个草原上静闻针落,几万人呆呆地看着呼无染手抚胸膛,仰面倒下,脸上犹挂着一丝平静的笑容  红琴此举大出意料。以铁帅先前的提议,若是不能十招内杀死呼无染便做负论。而现在呼无染虽是死了,却非是铁帅所杀  红琴一... - 2018-06-20
  • 第七十六章 椿萱廿载得重逢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由芜湖东行,经宣城、广德,转入浙境,再由安吉、杭州,直奔乐清。  这一路都是官道,马行极速,第三天傍晚,就赶到雁荡北麓大荆,这是一个山下小村,山中住家,多半是供游客想足,和入山向导为业。  赵南珩在山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清晨,寄存马... - 2018-05-13
  • 第八章 点绛唇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分飞後,泪痕和酒,沾了双罗袖。  第一节大好头颅,不过一刀碎之  山风怒号,云蒸雾涌。  穹隆山忘心峰顶上,水知寒与龙腾空这两大高手一场剧斗,竟是一死一伤之惨烈之局。  叶风胸口起伏,虎目蕴泪,与龙腾空虽只是初见,... - 2018-06-21
  • 第四十八章 月出灵山各自呼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那皂衣汉子使的也是接暗器的上乘功夫“捕光捉影”,这两人只不过是进士府中下人身份,身手已大非寻常,那么他们主人的武功,自然更高不可测。  可恨这武当道士故意卖弄关子,不肯和自己说明,真是岂有此理!心中想着,目光不期朝玄修道人瞧去!  玄修... - 2018-05-09
  • 第八章 巾帼敛眉烛花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那少女离去后,苏探晴一时意乱情迷,站在原地怔了半天,方才回过神来。他一点也摸不清那神秘少女的来历,偏偏对方却一下便认出了自己,还说一定会再见面  四周灯火依旧,苏探晴却再也提不起半点游玩的兴趣,找人问清了方向,带着满腹疑团缓缓回到侯府中... - 2018-06-18
  • 第七十五章 婉转峨眉仰药死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玉坠,实在只有半方,再也摸不到什么了。  但劲装青年双眸之中,却隐隐射出异样光彩,脸上也同样流露出淫邪之色,得意的狞笑道:“小爷跟你跑了几千里冤枉路,这么一来,还算值得!嘿嘿,让小爷先瞧瞧你到底是谁?”  他目光盯在她脸上,仔细打量了一... - 2018-05-13
  • 第八章 魔门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老子从今往后不再是金十两!”金十两狠狠将酒杯往地上一摔,发誓一般大声道,“老子大名金彪,黄金的金,彪悍的彪。”  这是甘州一处大酒楼,云襄被金十两强拉到这儿来庆功,柯梦兰正好也追来,三人便在这酒楼中叫上一桌酒菜,为方才的胜利开怀畅饮。... - 2018-06-12
  • 第三十八章 掌外玄机不可参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这难道会是剑法?赵南珩不禁疑信参半,再转过头,往右瞧去,他因有了这两处发现,是以特别注意。  果然石壁右首,也有了发现,那可并不是细纹了,石壁上,只有一簇细小的斑点,因为石壁光滑如镜,这些细碎点子,虽然小的只有芝麻大小,抬头望去,还可清... - 2018-05-08
  • 第八章 悟魅青霜(2)_山河_故事大全
  •   南宫静扉哪知许惊弦紊乱的心思,瞧他双目发直,魂游天外的模样,还道“惜君欢”药效即将发作,心头暗喜,口中更是滔滔不绝:“五年前少堂主参透了青霜令,随即远赴塞外寻宝,临行前他似是有所感应,只怕不能安然回来,便将青霜令交给了我,特意嘱咐我须得... - 2018-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