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儿女柔情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这声音虽轻,却就在她们不远。

      白衣罗刹耳目何等灵敏,一下放开小师妹,迅疾转过身去,叱道:“什么人?”纵目看去,树林深处,枝柯交叉,既没一点风声,也不见枝叶浮动,就是没看到半点人影。但刚才那声极轻的叹息,明明出于人口,明明就在自己身侧不远,这当然不会是自己听错,如果是人,此人能在自己转身之际,就飘然远引,不见踪影,这份轻功,就高出了自己不知多少了呢!

      宋秋云回身过来,望着怔怔出神的大师姐,忍不住问道:“大师姐,是什么人呢?”

      白衣罗刹微微摇头道:“没什么。”

      宋秋云:“你方才不是喝问什么人么?你修过天耳通,发现有人,那是一定有人了。”

      白衣罗刹暗暗叫了声“惭愧”,师父还称许自己“天耳通”已有四分火候,连人家近在咫尺,都一无所觉,一面举手掠掠鬓发,淡淡一笑道:“人家已经走啦!”

      宋秋云问道:“大师姐,你看到了,他为什么要叹气呢?”

      白衣罗刹问道:“小师妹,你也听到了?”

      宋秋云点点头道:“是啊,那声叹息,幽幽的,声音好轻好轻,我想那人一定有着很沉重的心事。哦,大师姐,那是怎么样一个人?”

      白衣罗刹道:“我投看到人。”

      宋秋云有些惊奇,在她心目中,除了师父,大师姐的武功已经无人能敌,尤其大师姐的轻功,连师父都夸奖她江湖上已可数一数二了,这人能有这么快的身法,瞒得过大师姐的眼睛?她不信的道:“你会没看到人?”

      “我骗你干么?”白衣罗刹回身道:“好了,我们还是找楚秋帆去,才是正经!”

      “那就快些走咯!”宋秋云话声出口,正待纵身掠出,接着又“哦”了一声,停住身子,问道:“大师姐,这座林子都已经找遍了,我们要到哪里去找呢?”

      白衣罗刹道:“你不用性急,跟我走就是了。”说完,当先穿林而行。

      宋秋云对大师姐一向很信赖,相信大师姐见多识广,有她领路,一定可以找到楚大哥,这就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

      这片树林,一直接连到小山岗上,白衣罗刹一路耳目并用,登上山岗,纵目四顾,但见山顶地方不大,略呈长形,但到了山后,山岭又迤逦向北,连接另一座山头,不但山势高峻,一片树林十分茂密。而这座小山顶上,却可以一目了然,只有疏朗朗一、二十棵松树,生得挺直高大,中间是一块小小平地,还有几方长满了石藓的巨石,或横或立,散置得颇具古趣。

      这是游人坐息的好地方,但楚秋帆身负重伤,要逃避老贼追踪,那就可能往后山而去。

      白衣罗刹心中思索着楚秋帆可能去的方向,还未开口,宋秋云问道:“大师姐,我们往哪里去呢?”

      白衣罗刹道:“如果他是往山上来的话,就应该向北首那座山去了,因为后面那座山山势较高,树林绵密,容易隐藏得住……”

      宋秋云没待她说完,就抢着道:“那我们就快去找!”话声出口,人已顺着山岭,往前奔了出去。

      白衣罗刹看着她焦急的模样,忍不住摇摇头,也就举步跟了过去。就在她经过一方坚立的大石旁之时,耳中忽然听到一声轻微的呻吟之声。

      白衣罗刹心中蓦然一动,辨听那声呻吟之声,分明来自石后,急忙一个旋身,转到大石后面。这是一横一直两方大石中间的一道夹缝,又长着半人高的杂草,就算有人经过,若是不加留意,也会忽略过去。如今这中间赫然躺卧着一个人,这人正是使小师妹忧心如焚的楚秋帆,一时不禁大喜过望。

      远处及时传来宋秋云的声音催道:“大师姐,你怎么还不来呢?”

      白衣罗刹叫道:“小师妹,他在这里了!”

      宋秋云问道:“你说什么?”

      白衣罗刹道:“我叫你快回来,楚秋帆在这里了。”

      “啊!”宋秋云听了喜出望外,急步奔了过来。

      石缝,地方当然不会很宽,大概仅容得一个人躺下,稍稍有余。白衣罗刹侧着身子,闪进石缝,刚俯下身去,宋秋云已经一阵风般赶了回来,问道:“大师姐,楚大哥不碍事吧?”

      这石缝内连个回旋的余地都没有,白衣罗刹只是侧俯着身说道:“我也刚发现,还没检查他的伤势呢?”

      宋秋云看不到楚大哥的人,这就飞身纵上横卧着的一块大石,探头往下望去。

      这方大石,虽说横卧,但离地也有五尺多高,她蹲在上面,可看到楚大哥仰卧着的人,双目紧闭,看去气息极为微弱,不禁心头一酸,眼眶湿润,咽声道:“大师姐,他……他还有救么?”

      白衣罗刹没有作声,她站立在楚秋帆的左首,这一俯下身去,目光最先接触到的当然是他的左肩了。他肩头衣衫是被裴元钧的“天龙爪”抓破的,还有五条被指风划破得极深的血槽,方才鲜血不止,几乎把整只衣袖都染红了。如今,血已止住,那五条血槽,几乎有一分来深,如今表面已凝结了一层透明的薄膜。

      照说,那五条血槽极深,不敷止血药,不加包扎起来,血是不可能止住的,更不可能凝结成透明的薄膜,除非这层透明薄膜是人间稀有的上好止血药了。

      白衣罗刹心中不禁暗暗觉得奇怪,她出身魔教,又精于伤科,此刻为了检查楚秋帆的伤势,自然顾不得男女之嫌,伸手解开楚秋帆胸前衣衫,凝目看去,他白净而壮健的胸脯右侧,果然有着一个手掌的痕迹。只是那掌印极淡,掌印淡,可见得这一掌击得极轻,不可能因此造成重伤,因为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在人体肌肉上,重重拍打一下,也会留下手掌的痕迹,那当然不会伤及内腑。楚秋帆胸前的手掌痕迹,就是如此。一时但觉心中疑窦丛生,伸出三根纤纤玉指,在他胸脯骨上,轻轻按了按,觉得楚秋帆肋骨也丝毫没有受到伤害的现象。

      看情形,他根本并未负伤,但他明明被裴元钧一掌击中右胸,连人都震飞出一丈多远。

      若说他并未负伤,又何以直到此时,依然昏迷不醒?

      宋秋云眼看大师姐一直没有作声,只当楚大哥伤势已是无救,忍不住流下泪来,哭声道:

      “大师姐,你说话呀,他是不是没有救了?”

      白衣罗刹仰起脸道:“小师妹,你别吵,楚秋帆伤势并无大碍。我正在替他详细检查,你又哭又闹,烦不烦?”

      宋秋云听说楚大哥伤势并无大碍,吊在胸口的一块大石,总算放了下来,说道:“大师姐,你没骗我?”

      白衣罗刹又没理她,只是自顾自取起楚秋帆左手,三个指头按在他脉门上,仔细切了一阵脉,只觉他体内真气似极旺盛,而且运行得极速。这会,她总算从脉象上搭出一点端倪来了,他似是服下了一种治疗内伤而又大补真气的固元灵丹,此刻药力正在迅速而有效的在体内发散。

      “这会是什么灵药呢?”她心中又打了一个问号,伸出手去,迅速替他掩上衣衫,缓缓直起身子,侧身退出了石缝。

      宋秋云急忙一跃而上,迎着问道:“大师姐,你怎么没给他服药呢?”

      白衣罗刹微微摇头道:“不用了。”

      宋秋云心头一急,眼圈骤然一红,说道:“他是不是没有救了,你一直在骗我……我要去看他……”

      白衣罗刹一把抓住宋秋云的手臂,说道:“小师妹,你怎么啦?你难道连大师姐的话都不相信了,你先静一静……”

      宋秋云没等她说完,急急说道:“你说他并无大碍,却连师父炼制的‘一粒金丹’都没喂他。他明明昏迷不醒,伤得很重,你还说不用给他服药,这不没有救了么?我要去看看他……”她心里一急,话说得像连珠一般。

      白衣罗刹看着她,微微一笑,说道:“看你急成这个样子,小师妹,我说不用服药,是他的伤势好得很快,不用再服药了,你还急什么呢?”

      宋秋云眼角滚出两颗泪珠,脸上一红,撅起小嘴,破涕笑道:“你怎不早说?大师姐,你还笑我,我不来啦!”话刚说完,接着“哦”了一声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825-958.html - 2018-05-17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
  • 第十六章 风云欲动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林姓负弓男子正是名满江湖的暗器王林青!  六年前林青在塞外与明将军以偷天弓一箭为赌约,虽是表面上占了上风,却深悉明将军实是因多方顾忌而故意保存实力。他既公然放眼挑战明将军,已是将其作为自己攀越武道的一座高峰,这几年来殚精竭虑、苦心磨砺... - 2018-07-06
  • 第十六章 花月青霜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尚是第一次去流星堂,一路上拉着小弦的手指点京师风物,浑如游历景色。他的神态虽然轻松,小弦却听骆清幽与何其狂说得郑重,心知流星堂中机关无数,绝非善地,纵然很想见识一下,却不明自林一青为何一定要带上自己随行,心里不断祈求,自己一定不要成... - 2018-07-01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三十六章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俞大夫一面敷药一面作痛心疾首状,不住唠叨:怎么这么多阴雨下来,还有这么旺的血气?真要想打,宸军尽够打的,怎么就不见你去寻宸王打呢?打上一场谁死谁活不就用犯不着再拖累这么多娃儿们了么?这位大夫其余也不过四五十岁,说...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换日出世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一阵清风吹来,虽是在末夏时节,离望崖上的每人仍能感觉到一丝彻骨的寒意。这一局既是以人做子,若是棋子被对方所吃,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愚大师到此刻方才明白御泠堂的真正用意,盯着青霜令使,目中如同要喷出火来,声音竟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 2018-07-08
  • 第十九章 卿本佳人_绝顶_故事大全
  •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  依照惯例,元宵节是圣上与民同乐的日子,皇城内宫前的几条大街旁早早站满了禁军。几声炮响,车辇鱼贯而出,领头者金盔金甲,手持丈二铁枪,胯下白马神骏非常,正是朝中大将军明宗越!四品以上的文武大臣按官职大小依次而行,随之... - 2018-07-01
  • 第十八章 离魂之舞_绝顶_故事大全
  •   一位男子从林间走出,一揖到地。但见他二十八九的年纪,身材颇为矮小,却穿了一身大红彩衣,极其惹目。他的相貌亦很普通,举手投足间有种潇洒从容的味道,言语和缓,声音也十分轻柔,虽与何其狂差不多年龄,却是自称晚辈,十分恭敬。只不过他头发稍显凌乱... - 2018-07-01
  • 第十二章 断刃风波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清水镇位于蜀南与滇北交界处的叙永城南营盘山下。因此山多矮小,少见连绵,却又各自相邻,相隔间距不过数丈,营盘之名亦由此而来。  那清水镇地处偏僻山间,少有人来,民风纯朴,多以耕种为生,虽是山地贫瘠,但人少地多,却也不忧温饱。此处虽以镇名之... - 2018-07-06
  • 第十三章 生死豪赌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只觉得身体就如腾云驾雾般在空中跳荡不止,又是害怕又是晕眩,但一双凉冰冰的大手箍在自己颈上,别说哭喊,连气也几乎透不出来。起初尚能听到父亲的呼喝声,大概正与那吊靴鬼相斗不休,待转过几个山坡后便什么也听不到了,只有呼呼风声鼓荡耳边。  ... - 2018-07-06
  • 第十四章 神龙乍现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第二日,日哭鬼与小弦重又上路。  小弦本以为经了这一晚的相处,二人感情已深,欲想出言求日哭鬼放了自己,好回清水小镇中去寻父亲。不料看起来日哭鬼对他的态度虽是大为和缓,但脸上却重又恢复平时冷漠,几次找他说话亦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小弦猜不... - 2018-07-06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第十四章 白水相约_绝顶_故事大全
  •   骆姑姑,你想让我做什么?等林青离开房间后,小弦忙不迭追问。  骆清幽微微一笑:我正想找人做一件事,可一时找不到合适人选,恰好小弦,可算帮了我一个大忙。  听着骆清幽的话,小弦胸日一热。瞧骆清幽的模样颇为神秘,这一定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 - 2018-07-01
  • 第十五章 小店双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伙计大概从未听过有人如此点菜,又见他是个孩子,迟疑一下开口问道:小客官,我三香阁共有菜肴一百七十六种,都要上一份么?小弦一听这三香阁的菜肴数量如此之多,暗吃一惊。只是听伙计在客官前面加个小字,心中大不舒服,将手中紧攥的银子往桌上一拍,声... - 2018-07-06
  • 第十章 京师六绝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的磨性斋中,小弦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目瞪口呆!  鸣佩峰中听到愚大师所说、自己与四大家族少主明将军乃是命中宿敌的一番话后,小弦尚未放在心上,权当戏言。但经过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奇遇:先是追捕王在汶河小城强行将他带走;然后宫涤尘领他去... - 2018-06-30
  • 第十二章 战约双雄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梅兰堂中,气氛忽变得极其凝重。  暗器王林青与明将军毫不退让地对视,神情复杂。其余人则各怀心事。有人巴不得两人早作决战,看场热闹,有人却想伺机从中渔利,亦有人深明在当前京师的形势下,此战必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欲要出言制止,却找不到开... - 2018-07-01
  • 第十三章 敌友难辨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与何其狂在后花园说了一会儿话,眼看已近傍晚,天色蓦然阴暗下来,浓厚的乌云沉沉地压在头顶上,遮住了西边一轮欲沉的落日,似将会有一场风雪。  两人来到无想小筑,隔了十余步,已可从窗口隐隐看到室内林青与骆清幽的影子。小弦正要大叫一声:我回... - 2018-07-01
  • 第十一章 试问天下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穿着紧身蓝衣,背负偷天神弓,衬得那矫健的身体中充满了,一股随时弹跃而起的爆发力,再配合他微沉的剑眉、直刺人心的眼神,虽是面容如古井不波,肌肤里仍透着重伤初愈后失血过多的苍白,但那犹如捕食虎豹般的凌厉气势已不知不觉对在场的每一个人形成... - 2018-07-01
  • 第十五章 剥茧抽丝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一路上跌跌撞撞,连摔了好几跤。衣衫被树枝划破,手掌与膝盖蹭出血迹,他却浑然不觉。这一刻,小弦只觉心中郁闷至极,却不知用什么办法才能宣泄,只能奋力奔跑,直跑到精疲力竭,方才停下脚步,怔怔地看着天空中一轮淡黄色的月亮,拼命喘息起来。他的... - 2018-07-01
  • 第十章 十面楚歌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一时地道内烟雾弥漫,水汽和着灰尘蒸腾而起,更有大大小小的岩石不断从壁上脱落,有的更是激溅弹射而出。水流从开裂处汩汩涌出,初时尚缓,片刻便急湍若瀑,来路上地势较低的几处岩壁经不起地下暗泉强大的挤压之力,轰然坍塌,声势惊人,便若是地震一般。... - 2018-07-10
  • 第十二章 飘飘欲仙_还珠格格_故事大全
  •   小燕子浑然不知,漱芳斋已经有变。她陶醉得不得了。   这个晚上,对她来说,实在太珍贵了!终于亲眼见到了紫薇,终于亲耳听到紫薇说不怪她,原谅她了。回宫的一路上,她一直飘飘欲仙。尔康、尔泰、紫薇都上了车,送她到宫门口。大家生怕回宫... - 2018-07-19
  • 第十九章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冯宗客冲过去时,罗彻敏他们的眼光就向着鄂夺玉这边瞟来了。鄂夺玉草草地向他们挥了下手,不及交待什么,便要转身去追杜雪炽。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眼前猛地现出一道暗影,似乎是突然间发生了一场月蚀。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暗中只听得何飞极愤怒地叫声...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痛惩淫贼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嗯!”麻天凤鼻中轻“嗯”一声,低笑道:“那恐怕未必呢,难道你不听他的,会听姐姐的么?”  宋秋云粉颊忽然一红,问道:“姐姐。是说楚大哥么?”  麻天凤抿抿嘴,笑道:“不是他,你还有谁?”  宋秋云脸上更红,说道:“他是我大哥咯,他一直... - 2018-05-18
  • 第六章 殓房惊魂_绝顶_故事大全
  •   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之夜,都会有十匹快骑从十个不同的方向疾驰入京。黑色的马,黑色的人,黑色的丝巾蒙着面,在黑暗的街道上飞驰。急促的蹄声踏碎了本就不清朗的月色,在暗夜中传得尤为悠远。  没有人知道他们从什么地方来,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何时会悄然... - 2018-06-30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
  • 第十九章 矫龙破围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听宁徊风如此说,众人的眼光都不由落在那口古怪的箱子上。此厅本就不大,诸人座位相隔不远,中间又放上这么一口大箱子,颇显挤迫,更添一种诡异的气氛。  诸人进厅时见到那箱子突兀地放于正中,便觉得其中定有文章,却委实想不透宁徊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2018-07-08
  • 第十八章 困龙山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困龙山庄地处涪陵城西七里坡,依山而建,占地不过十数亩。但方圆百步内的树木都已被锯断,便只有一条光秃秃的大道直通庄门,离得老远便可见到庄前迎风飘扬着五尺见方的一面大旗,旗上用朱砂写着两个血红大字:困龙!  林青、虫大师、花想容、水柔清与小... - 2018-07-08
  • 第十六章 相逢欢醉且从容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酒楼内众人都看出沈思剑避战之心,虽仍是招呼他来自家桌前,却已远不及初时的热情。沈思剑暗松一口气,亦无心再逗留,匆匆作圈打个揖,勉强留几句场面话,挥手离去。  苏探晴留意沈思剑说起大会二字,知道必是那振武大会,却仍不知在何地召开。寻思既然... - 2018-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