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苍虬之困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好淫魔!有我老要饭在此,岂能容你作恶?”

      喝声一出,哗啦啦一阵巨响。一股强猛无伦的劲风,破窗而入,直向闻香教主温如风身后劈到!

      闻香教主温如风今天是闻香教开坛第一天,正式登上了教主宝位,兴高采烈!又值三义会,不!闻香教岳州分堂堂主卓大奎孝敬的美人,羔羊到口,欲令人昏,那里想得到四面环水的堂堂总坛重地,半夜里会闯进入来?是以闻声惊觉,应变稍迟了一步。

      只觉凌厉掌风,业已像潮水般迫到身后。心头大惊,赶紧微一侧身,猛吼一声,双掌也倏地推出,向掌风截去!仓猝应敌,只不过运起五六成力道。

      “蓬”的一声,一个身子,竟然被震得住斜里退出去了三五步,方始稳住身形。

      一时不由惊骇已极,这又是谁,竟有如此功力?怒目一扫,只见窗前站着一个一头乱发,满脸于腮的老叫化。铁拐拄地,腰悬朱红葫庐,双目炯炯,望着自己!

      温如风那会不识?心头陡地一震。瘦削脸上,阴惨惨,青獠獠。咬牙喝道:“拐子!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居然破坏本教主的好事。好!既然上门挑衅,本教主就领教你到底有多少道行,敢横行江湖!”

      铁拐仙哈哈大笑,道:“淫魔!老要饭一生见过多少魔头,没见过像你这样一身淫孽的下门教主。来!来!我老要饭生就嫉恶如仇的脾气,河水井水,不必多言。”

      温如风冷哼一声,陡然双手一收,高举及胸,五指箕张,雪白的掌心,立时逐渐变成青色!他是恨极了当前这个老叫化,要把数十年积修,从不轻用的“七绝掌”,向对方突施一击!

      铁拐仙久闻这魔头擅长采补,驻颜有术,望之虽然只有二十四五,其实真实年龄,和自己也不相上下。尤其江湖上传说,他曾在析城山得了一部奇书,所载武学,极为奇奥。是以不敢大意,暗中把“混元气功”,运行周身,静以待敌。

      蓦听闻香教主:“赫”地一声,双掌已平胸推出。

      一股万钧狂飚,猛向铁拐仙身上撞去。

      铁拐仙“混元气功”,蕴蓄不发。待掌风袭到,也立即吐气出声,排山运掌,往前迎去。

      这两掌是两人数十年功力所聚,岂同小可!两股潜力一撞,丈余以内,劲风激荡,威势惊人。但听焦雷似的一声爆震,哗啦啦檐牙齐飞,窗壁悉数震塌。整座楼房,也被震得嚓嚓连响,晃动不已!

      铁拐仙双肩晃动,向后退出两步,屋瓦上,那里承受得了这沉重铁拐。

      “笃”“笃”声中,夹杂了二片碎瓦断椽之声!不由暗自惊心,这魔头果然厉害!

      再看温如风,也已被自己混元真气,震得当堂后退了三四步。青惨惨的脸上,更狞恶得满罩戾气,冷笑道:“哈哈!见面不如闻名,教主爷原来也只有这点能耐,来来来,咱们痛痛快快去打上一仗!”

      铁拐仙铁拐一点,“笃”的一声,七八丈高楼,业已飘身而下!闻香教主温如风,上次在歌乐山头,亲眼目睹这老叫化力斗红灯夫人手下的轿前四煞。结果把昔日名震武林的河东四丑,打得一死一伤。功力深厚,可以想见。他暴怒之下,很快的披起道袍。因为他道袍长袖之中,暗藏“蚀骨柔香”的特别设计。

      必要时只需扭动机括,轻轻一挥。“蚀骨柔香”便会随着一拂之势,往前洒出,制敌俄顷!当下穿好道袍,随手携起长剑,立即跟踵而下。

      正当温如风携剑下楼,后窗人影一晃,紫凤孙湘莲已手挥长剑,破窗而入。跃近床前,忙将铁拐仙适才在楼外交给自己的一粒药丸,纳入少女中。自己不敢离开,就守在一旁。

      这药丸果然灵妙,不多一会,那少女眼皮微动,倏的张开眼来。敢情看到孙姑娘仗剑而立,心头一惊,便翻身坐起,秋波四面一转,“噫”了一声,问道:“姐姐,这是什么地方?

      我怎么到这里来的?”

      孙湘莲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是铁拐仙老前辈叫我救救你来的。啊!姐姐,你快穿上衣服,外面打起来了呢!”少女不由羞得满面通红,“呀”的一声,掖了轻纱,跳下床来。

      少女低头一瞧,果然自己只穿着一身亵衣。四面一找,还好自己一堆衣服,原来就在橱边。

      连自己的一口长剑,也搁在一旁。心中大喜,即忙穿上衣服。

      这可把紫凤孙湘莲看得呆了,原来这少女竟是女扮男装,这时穿起衣服,居然白衣飘逸,活像一个少年书生!

      而且……而且十分眼熟,好像在那里见过?她沉思有顷,突然问道:“啊!姐姐,你还认识我吗?我们不是在歌乐山庄见过面,后来在江口又遇到过。咦!和你一起还有一个小妹妹呢?”

      少女佩好长剑,闻言微微一怔,摇头道:“歌乐山庄!歌乐山庄在那里呀!?我没有去过。哦!姐姐,你说的恐怕是我妹妹,我们脸型生得一模一样,她叫崔慧,我叫崔敏。啊!

      姐姐,她们现在在那里呢?”

      孙湘莲摇头道:“我不知道,那已经是很久以前了,好像她们是往黔阳去的。”

      崔敏点头道:“不错!妹妹和我约定在黔阳见面的,唉!她们一定等得不耐烦了。”

      正说之间,忽听楼外云板连响,呼喝之声大起,灯球火把,照得雪亮!

      孙湘莲急道:“不好!楼下只有铁拐仙老前辈一个人呢!姐姐,我们快去!”

      这崔敏姑娘原因铁背苍虬武公望失踪,上官燕一清早找到崔氏姐妹的客店,哭诉经过。

      当时崔慧一口咬定是红灯夫人所为,因为昨晚她手下轿前四煞一齐受挫,明知武功不是梅三公子敌手,才故示大方给了解药。可是暗中却又派人把武老英雄掳去,所以主张立即往湘西赶去。

      崔敏却较为稳重,虽然觉得妹妹所说,极为有理,但她却主张仔细查探清楚,再行追踪。

      所以一面要上官燕赶到梅三公子客店中求援,自己姐妹两人,分别侦查,约好不论有无眉目,等大家在黔阳会面,再作计较。不过在崔敏的想法,天理教的人落脚在三义会中,这条线索,自然不应放过。

      是以她走出客店和她妹妹崔慧分手之后,第一步便跑到武公望住过的客店房中,详细检查了一遍,觉得房中门窗用具,丝毫找不出痕迹。

      大白天里,又不好纵上房去,瞧瞧房瓦上的情形,只好四面打量一阵,便退了出来。接着又在岳阳水陆码头,茶馆酒肆,暗暗注意显眼的人,结果还是白白奔波了一天,依然一无所获。

      于是她决定等到夜晚,亲向三义会踩踩盘干再说。那知三义会在江湖上虽然算不了什么,但在岳阳城中,不但爪牙遍布,而且还开设了几家酒楼客店。因为卓大奎知道天理教大批高手,纷纷南下,就是为了追踪一个老英雄。当然这件事情,在天理教来说,一定非常重大。

      他有心依附天理教,这个立功机会,岂肯错过?

      再要手下一打听,正好武公望祖孙,落脚在自己开设的客店之中。这正是上天机缘,当晚就在茶水之中,暗暗下蒙汗药。照理像武公望闯荡江湖数十年,经验老到,自然不容易着人家的道。但因当晚强敌尽去,又结识了梅三公子这样一位年轻高手。老怀高兴,戒心遂泯,轻轻易易的被三义会迷翻,打入密室隧道。

      上官燕小姑娘家,晚上没有喝浓茶水的习惯,而且三义会也作贼胆虚,只注意了武公望,百密一疏,遂让她逃出厄运。可是卓大奎等三人,人虽到手,因为天理教几位坛主已锻羽而归,一时那敢露出半点痕迹?后来听手下报告,梅三公子和崔慧等人,已纷纷骑马他去。

      只有一位白衣书生却跑到武公望住过的客店,详细查勘,看来还没有离开岳阳的迹象。

      卓大奎和二位义弟一商量,料定崔敏晚上可能会上三义会来,自己武功,和人家差得老远。

      只好吩咐手下,天一黑,便歇灯休息,装出若无其事模样。一面却密遣爪牙,到崔敏住的客店,装扮店伙,依样葫庐,在茶水中做了手脚。

      入晚之后,崔敏在三义会屋上,踩探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77-920.html - 2018-01-14
  • 第五十五章 迷魂之战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刚听到这里,忽然房门外响起一阵步履之声,好像往自己房中走来。  崔慧赶紧撤身,回到椅上,果然房门上“剥落”轻扣了声,接着走进店伙。  原来这时已是掌灯时候,他端着油灯进来,一面哈腰说道:“公子爷,你老要吃些什么?  小的好交待下去,要厨... - 2018-01-14
  • 第五十四章 九幽沉沙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苦笑道:“那是四五十年以前的事,老要饭还在壮年,江湖上黑白两道许多高手,无缘无故突然暴死。从他们的尸身上观察,直到死时,全身气力尚在,没有一个是身负内伤,或者遭到任何攻击致死。而且这些人又都刀剑出鞘,似乎已经严为戒备,又并无动手迹... - 2018-01-14
  • 第五十二章 曝尸之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顿了一顿,又道:“当时我和这魔嵬子对了两掌,发觉他功力竟然不在我老要饭之下,必须把他引开,你们才能下手救人。幸亏我老要饭只有一条腿,跑起路来方便,把他逗得怒气冲天,一路急追。结果咱们就在离闻香教总坛三里外的空地上打了起来。咳!你们... - 2018-01-14
  • 第五十六章 何物老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崔敏心中却是异常焦急,因为自己左袖右剑,使得如此凌厉,只不过仅仅把对方困住,无法伤他。如果时间稍长,被他缓过气来,发动木然僵立的其余四人,一起攻来。自己一人最强也难以抵挡!  要知“拂云袖”每一出手,全凭着一口真气,把内功凝聚到衣袖之... - 2018-01-14
  • 第五十三章 墓中人语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听连声“哗啦啦”一阵巨响,一排四五株高大松树,全被他扫得拦腰折断,倒了下来。  此老今晚当真动了真火!  这一阵树倒地震,声音传出老远。崔敏和祝鹰扬两人,也循声寻到!  正当此时,蓦听前面松林入口之处,隐约传来几声“啾啾”鬼哭之声,松... - 2018-01-14
  • 第五十一章 七绝传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敏平日沉稳娴静,极少生怒,但这回却动了真火,口中冷哼一声:“你还想逃。”今天要是没有铁拐仙和孙姐姐赶来,自己一生,岂不毁下?推根追源,这祸首,当然是三义会的“三义”!  此时那容他逃出手去?身形倏进,跟着秦智追到。玉腕一挥,长剑早已洞... - 2018-01-14
  • 第五十七章 扑朔迷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因方才自己问起琴、剑两小,那店伙吞吞吐吐的情形,以及崔敏和自己陆的眼色,心头十分不解,难道两小出了什么事情?正想向崔敏问个清楚,店伙又忙着端茶送水,川流不息。  大家盥洗之后,崔敏才把琴、剑两小失踪,及自己把他们救回之事,详细说... - 2018-01-14
  • 第五十九章 九幽教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黑袍怪人蒙头黑布,微微动了一动,似在点头,一面阴阴的道:“老夫名号,数十年来,江湖上也从无一人知道,你阅历尚浅,自然更不会知道,不过今日之会,老夫理应告之。”  梅三公子接口道:“小生洗耳恭听。”  黑袍怪人沉声说道:“九幽教主!”  ... - 2018-01-14
  • 第五十八章 森罗宝香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听得心头大怒,突然冷嘿了一声!这一声他是贯注了内家真气发出,金声玉振,长廊之中,空气回荡,震得黑衣大汉两个耳朵,嗡嗡直鸣。心头一惊,脚下陡然加劲,飞也似往前奔出了两丈来远,方想停步回头。  那知梅三公子如影随形,悄无声息的跟在他... - 2018-01-14
  • 第五章 轿前四煞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星月朦胧,正有一个人从树林中缓步徐行,踱了出来。但这时大家都全神贯注在战场上,谁也没有去注意到他。  这人丰神俊逸,手中轻摇着翠骨纨扇,口中还在低吟:“我自长吟君未识,飘然琴剑一梅郎!”  他正是琴儿剑儿的主人,岳阳楼头把盏赋诗的贵介公... - 2018-01-13
  • 第五章 早有预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松龄抬头道:“进来。”  屈长贵应了声“是”,掀帘走入。  石松龄问道:“屈总管,贼人可曾追上?”  屈长贵道:“回盟主,一名贼党背负假冒李帮主的贼人,从后山逃去,正好遇上咱们后山哨岗,喝令他站住,那厮身手极高,背着一个人,还能和后山... - 2018-11-29
  • 第六十四章 竹石之困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聂玉娇被梅三公子说得粉脸一红,微微攒眉道:“梅公子过奖,小妹虽承义母亲炙,但用毒解毒,必须对症下药,目前不知九幽门用的是何种毒药,解救之方,极难预言。就是知道了,这种解毒药物,寻觅配制,也非短时期内立可办到。她说到这里,忽然好似想起一件... - 2018-01-14
  • 第十章 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漫漫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露出那瑰丽无伦的七层琉璃塔,雏形初具,就夺去了太阳的光辉。原来,琉璃塔就埋在菁儿住的不动的沙丘下面。塔的最高处,装满琉璃的小屋和注定要牺牲的少女,将要变成最为辉煌耀眼的琉璃顶,照耀拜火教的灿烂前程。  赤... - 2018-12-12
  • 萤火虫数星星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夏日里的夜晚,萤火虫经常就会提着自己的小灯笼东奔西跑,它在干嘛呀?它在数星星,一、二、三、四、五、六、七、数着数着星星不见了,萤火虫忍不住哭了,它边哭边大声说:“哎呀!哎呀!天狗把星星吃掉了这可怎么办呀?这可怎么办呀?”  这时风来了,... - 2018-12-14
  • 一发千钧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韩愈,字退之,唐朝邓州南阳人,是当时的大文豪,主张文以载道之说,以复古为革命,用散文代替骈文,影响当时及后代非常大,所以有文起八代之衰之功劳,他很反对佛教。唐宪宗派使者要去迎接佛骨入朝,他上表谏阻,得罪了皇帝,被贬到潮州去当刺史的官,他在潮... - 2018-12-13
  • 月亮上的奇闻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咳咳咳……”兔子爷爷生了病,咳个不停,“咳,都怪可……咳咳……可恨的雾霾。”  大嘴兔子愁眉苦脸,望着朦朦胧胧的月亮,忽然想到爷爷给她讲过“玉兔捣药”的故事。哈,月亮上一定有灵丹妙药!  大嘴兔子决定到月亮上去一趟。她铆足力气,纵身一... - 2018-12-14
  • 一丝不苟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明朝初期,明太祖朱元璋下令禁止杀牛。一天,乡绅张静斋和举人范进相约去拜访知县汤奉。汤奉设宴招待他们,席间有位老者将一些人士拼凑起来的五十多斤牛肉送给他。汤知县一向受贿,可上朝又有禁令,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就问张静斋:“刚才有几个人送来五十... - 2018-12-13
  • 我要当怪兽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老师问大家,你们的理想是什么?  理想,是什么呢?  理想,就是你长大后想要成为怎样的人。  我仰着脖子,用脑子使劲想,我的理想是什么呢?对了,我的理想是当科学家,发明超级太空船,把全世界都装在里面!  “可是科学家很辛苦的。”同桌小月... - 2018-12-14
  • 云朵鸟巢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片白云朵,一大早醒来就四处飘荡。她飘过一座大山峰、一个小山岗、一片大海、一丛树林……傍晚的时候,白云朵累坏了,她飘到一棵大树上,在两个枝桠间,打起瞌睡来。  一对鸟夫妇,忙着赶回家,但是鸟太太要下蛋了,来不及回到自己的家了。  “这真... - 2018-12-14
  • 小小猴拾金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个小小猴捡了块金光闪闪的金子,他不知道这是啥,于是他拿着金子找到了猴族里最老的老老猴,问:“老老猴爷爷你看我捡的这是什么?”  老老猴接过金子仔细看了又看,慢悠悠地说:“这是一块金子,它在人类的世界是很值钱的东西,我曾经看见人类们为了... - 2018-12-14
  • 蓝花蛇的故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她身上布满花纹,蓝里透黄。大伙管她叫“蓝花”。  这时蓝花蛇孤寂地盘踞在一片草丛间。  草丛青青,碧波起伏,间或夹着几朵野山花。葱茏茂密的银杏树,挺拔耸立,别具特色。然而,蓝花对这美景却无心一顾。她心里凄凉着哪。  突然,草丛间沙沙响。... - 2018-12-14
  • 小企企一家的故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南极,很冷很冷,淡蓝色的冰覆盖着大地,处处堆积着白雪。一只年轻的企鹅妈妈生了一个蛋。  “总算生下来了!”企鹅爸爸激动地说,他早就期盼着企鹅妈妈生下这个蛋了。  企鹅妈妈小心翼翼地把蛋递给丈夫,企鹅爸爸用脚掌把蛋轻轻扒拉到自己热乎乎的肚... - 2018-12-13
  • 第五章 太阳从左边的屋檐下扔进一绺白光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每一天,太阳从左边的屋檐下,扔进一绺白光,又从右边的窗户下扯走最后一片火辣辣的气流。升起的地方,落下的地方,都是一模一样白晃晃、黄澄澄的沙子,染着深深浅浅的红霞,就像沾血的旧衣,永远洗不干净的颜色。菁儿被囚禁了。长相守,长相守,每天长相... - 2018-12-12
  • 小狐狸艾多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一、拜年  小狐狸艾多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动物了。因为艾多生长在一个狡猾阴险的家族中。  大年刚过,爸爸艾来就把他们兄弟六个叫到跟前,启发他们的狡猾思维:“孩子们,趁大年初一,邻居们相互问候拜年之际,你们应该装作痛改前非的样子,给松... - 2018-12-14
  • 第四章 菁儿吃得津津有味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晚饭很简单,却也是江南的风味,真不知他们从哪里弄来的。菁儿吃得津津有味。  没什么,公子不吃胡人的东西,我每天给他做南方菜。赤峰道。  菁儿想起了什么:庄子里别的人呢?我怎么一个也没看见。  赤峰微微一笑:没有什么别的人,这里一直以来都... - 2018-12-12
  • 第三章 菁儿从骆驼背上爬起来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到了,小姐。赤峰冷冷道。  菁儿一惊,揉揉眼从骆驼背上爬起来。她听错了么?到哪里了?  琉璃堡。  不相信,眼睛耳朵都不相信!眼前除了一如既往的漫漫黄沙,什么都没有。琉璃堡,琉璃堡在哪里?  抬头!  是了,在那座高高的沙丘的顶上,隐然... - 2018-12-12
  • 第六章 菁儿第一次参观了琉璃堡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第二日,赤峰居然没上锁。菁儿推开门,小心翼翼溜了出去,冷不防看见老头儿,就在院子里劈柴。她吓得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了出来。然而老头只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一定是小奕对他讲过了,不要再关她。菁儿的心里,悄悄地升起一丝暖意。  来了... - 2018-12-12
  • 第七章 菁儿极端的恐惧和刺激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那间屋子很暗,却没有想像中的蛛网尘封,看来他们两人时时进来的。地上有几个旧蒲团,绣工精致,看起来居然还是江南顾家的手工。北墙上垂着厚厚的白色帷幕,菁儿犹豫了一下,就把帘子拉开来。  啊  因为怕被发现,菁儿将那后面半声尖叫,硬生生吞回了... - 2018-12-12
  • 猴兄弟与桃子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猴兄弟三个到田野里玩耍,玩着玩着,忽然远处飘来一阵浓烈的蜜桃子的香味。兄弟三个都闻到了,那红艳艳的桃子仿佛就摆在面前,一个个垂涎欲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他们兴奋极了,立即朝着香味飘来的方向跑去。在一个偏僻的山沟里,他们发现了一棵桃树,树上挂... - 2018-12-13
  • 第九章 菁儿缓缓地支起身子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夜半凉初透,菁儿缓缓地支起身子,不觉触到了他的手臂。小奕睡得好沉呢!耳鬓厮磨之间,蒙住眼睛的带子早就不知落到何处了。可她还是没有什么印象。是他灭了灯,一切都在无尽的黑暗中进行。现在她慢慢地猜度着,他究竟是什么样子?就在身边躺着,像一个熟... - 2018-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