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白衣罗刹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她出言尖刻,说得太真道人老脸不期一红,期期的道:“只不知此子究系何人?”

      宋秋云道:“他叫唐宝琦,外号黄鼠狼,乃是四川唐门的逐徒,因为精于用毒,一向无恶不作,他……他是个万恶淫贼!”

      “无量寿佛!”太真道人轻轻叹息一声说道:“万恶淫为首,尤其是练武的江湖人,对这‘淫’字,更视同炯戒,不可稍犯。却不想世风日下,近日竟有这些无知的年轻人,一犯再犯,可不浩叹?”说到这里,朝宋秋云稽首一礼道:“贫道不知根由,放走此人,还望小施主原宥。”话声一落,就转身举步,朝闭目坐在大石上的楚秋帆行了过去。

      宋秋云不明他的来意,急忙闪身一拦,说道:“你要做什么?”

      太真道人看她一眼,问道:“小施主是楚秋帆的什么人?”

      宋秋云脸上微微一红,说道:“他是我大哥。”

      “小施主会是他兄弟?”太真道人脸上微露不信之色,说道:“楚秋帆是个孤儿,自幼由裴盟主抚养长大,好象并无兄弟?”

      宋秋云道:“他是我的盟兄弟咯,你们找我大哥作甚?”

      在她和太真道人说话之时,玄真,玉真两人已从左右两边抄出,欺到了楚秋帆的左右。

      宋秋云看得大急,长剑一指,叱道:“你们还不给我退开,只要你们敢碰我大哥一下,我就发誓要把你们崆峒派的人,剑剑诛绝,一个不留。”

      玄真道人就站在她左首,浓眉徒然一轩,洪笑道:“小施主杀气重得很,可惜崆峒三真从不受人威胁。”

      宋秋云长剑横胸,目中射出冷峻寒光,哼道:“这么说,你真不把灭门之事放在心上了?”

      玉真道人听得大怒,喝道:“好小子,你开口诛绝,闭口灭门,好象崆峒派的人,随便就能被人斫瓜切菜一般任意杀戮。你和楚秋帆这种淫贼称兄道弟,谅来也并非什么善类。来,你究有多少能耐,贫道倒要伸量伸量,看看你可有资格灭咱们崆峒派的门?”口中说着,人已迎着宋秋云走来。

      宋秋云心中暗道:“他们有三个人,我却只有一个,他们支出一个人来和我动手,剩下两人,如有加害楚大哥之心,那该怎么办?”一面冷冷的看了玄真道人一眼,哼道:“你想绊住我,由他们两个去加害我大哥?要上,你们三个一齐上,否则且等我大哥醒来了再说。”

      太真道人觉得此人说话之间颇多稚气,不觉微微一笑道:“小施主放心,崆峒三真在江湖上也薄有名声,岂肯乘人于危,偷袭一个正在运气行功之人?”

      他话声甫落,只听有人洪声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和这种江湖败类、万恶淫贼还讲什么过节?道长们不肯动手,那就由薛某来动手好了。”此人话声清朗,劲气甚足,随着话声,已有两条人影如飞而来。

      宋秋云举目看去,前面一个是中等身材的瘦削脸汉子,看去年近五旬。他身后紧跟着一个年轻人,不过二十来岁,两人面貌仿佛相似,一望而知是父子二人。那瘦削脸汉子奔行极快,不过眨眼工夫,便已奔到近前,脚下丝毫不停,直向瞑目坐在大石上的楚秋帆奔去。

      宋秋云看他口发狂言,径向大哥奔去,心头不禁有气,右手挥处,一道银练,应手飞出,口中叱道:“来人止步。”银练横飞,逼得来人不得不蓦地停步。瘦削脸汉子目光一注宋秋云,问道:“你是何人?因何阻拦于我?”

      宋秋云面情冷峭,说道:“你呢,你是什么人?想做什么?”

      瘦削脸汉子是:“我是金华薛天游,找楚秋帆来的,这样够了吧?”

      薛天游,人称龙游大侠,乃是形意门的名宿,江湖上名声甚著。他儿子薛少游,年方二十,一身武功,尽得乃父真传,江湖上也就有龙游少侠之称。

      宋秋云一手仗剑,冷冷的道:“你找我大哥要做什么?”

      “哈哈!”薛天游敞笑一听道:“薛某已经说过了,我要亲手拿住这万恶淫贼,送交裴盟主治罪。”

      “住口!”宋秋云怒叱一声道:“我大哥是正人君子,我不许你诬蔑他!”

      “是薛某诬蔑他?”薛天游仰首大笑一声,指指他身后的年轻人,说道:“他是薛某犬子少游。你可知道薛某为什么天涯追踪,非拿到楚秋帆不可么?”

      宋秋云冷冷的看着他,没有作声。

      薛天游接着道:“因为楚秋帆被裴盟主逐出门墙之后,变得丧心病狂,从天台一路西行,沿途奸杀妇女。旁的不去说他,就说金华城里吧,他奸污刘树棠的女儿刘秀娇,还杀了刘家一家七口。那刘树棠的女儿秀娇,就是薛某未过门的媳妇,你说薛某该不该找他?”

      宋秋云道:“是你亲眼看到我大哥作的案?”

      薛天游道:“他如果当日被薛某发现,早就把他立劈掌下,还容他活得到现在么?”只要听他口气,他一定是擅长掌功的人。

      宋秋云道:“你既没亲眼目睹,怎知是我大哥干的呢?”

      薛天游怒形于色,切齿道:“他做案之后,还在壁上题了‘杀人者裴门逐徒’七个字。”

      “这就算是我大哥的罪证?”宋秋云冷笑一声道:“如果我此刻到城里去杀几个人,在城墙上大书:‘杀人者金华薛天游’,就可证明是你杀的人了?”

      薛天游道:“那也不尽然。楚秋帆被裴盟主逐出门墙之后,性情大变,一路西行,就曾发生过几件类似的案子。金华城中发生命案之日,计算起来,正是他路过金华之时。”

      宋秋云道:“今天我到城里去杀人,你不是也正好从这里经过么?”

      薛少游叱道:“家父说的乃是实情,你怎好如此胡言乱语?”

      宋秋云脸色一沉,冷冷的道:“我正在和你爹说话,你插什么嘴?金华薛家,在武林中也小有名气,却没想到毫没一点家教。今天要不是你爹在场,我就非教训教训你不可!”她说完这几句话,就转脸朝薛天游道:“所以不是亲眼目睹,不足为凭。城墙题字,焉知不是有人蓄意谋害,移祸江东之计?”

      薛少游被她抢白得满脸通红,哑口无言。

      薛天游也因儿子被人当面斥责,脸上有些挂不住,嘿然道:“薛某为了亲家一门血仇,誓必拿住凶手,绳之以法,我把他拿交盟主,这有什么不对了。”他这话,当然没有不对。

      宋秋云道:“你不会懂的。”她这句话,是说裴盟主已经不是真的裴盟主,你不会懂的。

      “薛某懂的是江湖大义。”薛天游突然逼上一步,沉喝道:“小哥,薛某话已经说清楚了,你让是不让?”

      宋秋云依然长剑当胸,凛然挡在前面,说道:“我不让又怎样?”

      薛少游方才被她斥责得无话可说,这时自告奋勇的道:“爹,孩儿去把他拿下了。”

      宋秋云冷声道:“我剑下从无活口,你别来送死,死了薛家就断了香火!”

      薛天游听得大怒,沉喝一声:“好个利嘴小子……”

      他话未说完,只听一个人细声细气的道:“她是女的。”声音飘忽,不可捉摸。

      薛天游闻言,不觉目光凝注在宋秋云的脸上,这一瞧,果然看出了一点端倪,沉喝道:

      “原来你果然是女子乔装的。”

      宋秋云气道:“是女的又怎么样?”

      薛天游狂笑一声道:“和淫贼混在一起之人,谅来也不会是什么正经女子了。薛某真是和你多费唇舌!”

      宋秋云哼道:“你们自以为名门正派的人,一个个都是满脸孔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

      薛天游喝道:“小丫头,接掌!”挥手一掌,朝宋秋云迎面袭来。

      宋秋云不觉柳眉一挑,叱道:“姓薛的,你敢再叫一声丫头,我教你薛氏门中鸡犬不留。”长剑一摆,迎着他掌风劈去。

      龙游大侠薛天游,乃是形意门的名宿,形意门被推为内家正宗。他这一掌,虽然并不见得霸道凌厉,也没有挟着锐利的啸风,但却有一股逼人的暗劲,涌撞而来,有如暗潮。

      宋秋云这一剑,剑尖直竖,迎着掌风劈出,说也奇怪,薛天游一团无形暗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823-958.html - 2018-05-17
  • 第十四章 深入苗疆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只听有人朗声道:“丁大侠若要问石盟主的下落,天下只有一个人可以回答得出来。”  左月娇听到这人的声音,娇躯不由的一阵颤抖。  但见从山径上,正有一个人飘然行来。  这人身材颀长,身上穿着一袭青绸长袍,面色冷森,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青... - 2018-11-29
  • 第十四章 议宽政孙国玺晤对 斗雀牌乾隆帝偷情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苗疆平叛改流成功,乾隆一颗心松了下来。这件事整整拖了七年之久,耗用国库上千万两银饷,累得雍正几次犯病都没有办成。乾隆登基不到一年就顺顺当当地办下来,心里这份高兴自不待言。普免全国钱粮之后,接踵报来两江大熟,湖广麦稻大熟,山东、山西棉麦丰... - 2019-01-04
  • 第二十四章 处处阴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孟双双甜甜一笑道:“石哥哥,你怕我应付不了?”  石中英道:“咱们还是小心些的好,入谷之后,你不可离我太远。”  孟双双点点头道:“我知道。”  石中英话声一落,立即举步朝狭谷中走去。  孟双双不敢怠慢,从身边抽出长剑,双脚轻点,紧随石... - 2018-11-30
  • 第十四章 绮香荒野风微度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由于在汉水河边与那神秘的铁衣人耽搁一会工夫,待苏探晴与林纯赶到襄阳城时,已是深夜三更时分,襄阳城早是城门紧闭。  其时虽是太平盛世,但因四海未定,漠北的元末势力残存,东北女真部族等亦对中原虎视眈眈,所以襄阳这等中原重镇平日皆严防奸细,每... - 2018-06-18
  • 第十四章 白水相约_绝顶_故事大全
  •   骆姑姑,你想让我做什么?等林青离开房间后,小弦忙不迭追问。  骆清幽微微一笑:我正想找人做一件事,可一时找不到合适人选,恰好小弦,可算帮了我一个大忙。  听着骆清幽的话,小弦胸日一热。瞧骆清幽的模样颇为神秘,这一定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 - 2018-07-01
  • 第十四章 阴雪多日后云层渐渐散开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阴雪多日后,云层渐渐散开,丝丝缕缕的日光漏在了白渠与泾水之上。渠面有涓流如线,在冰层融裂处淙淙作响,地上的雪已不若数日前那般莹洁。高盖看到数抹暗影在初被曦光的皑皑雪原之上遥遥升起,不由重重的舒了口气,想道:终于来了!虽说一路都有斥堠传递... - 2018-09-28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
  • 第十四章 神龙乍现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第二日,日哭鬼与小弦重又上路。  小弦本以为经了这一晚的相处,二人感情已深,欲想出言求日哭鬼放了自己,好回清水小镇中去寻父亲。不料看起来日哭鬼对他的态度虽是大为和缓,但脸上却重又恢复平时冷漠,几次找他说话亦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小弦猜不... - 2018-07-06
  • 第十四章 一石二鸟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他自己在说话之时,也跨上两步,到了楚玉祥身后,万一发现楚玉祥内力不继,自己也可以出手相助。  两女答应一声,正待转身往门口走去。  楚玉祥忽然回过头来,说道:“丁大哥,不要紧,小弟用不着护法。”  这下听得丁盛大吃一惊,运气疗伤的人怎可... - 2018-06-01
  • 第十一章 肃清贼党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假独用龙工背脊触到墙壁,待他警觉之时,独角龙王的掌风,已经暗劲如潮,猛憧过来,此时再待闪避,已是不及,只得奋起全力,举卞迎劈出去。  这下光是两股内家劲气,互相激憧,发出“蓬”然轻震,继而是两人手常击实,又是“拍”的一声轻响!  假独角... - 2018-11-29
  • 第十四章 夜窥奇功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这也难怪,崂山清福宫,在江湖上名头极响,有谁敢轻捋虎须?但捋虎须的人,今晚毕竟来了!  嘿,杜清风和李成化,这两个杂毛,一个也别想逃出手去!卫天翔心中想着,可是面对着,偌大殿宇,也不期微微发怔!  不!观主杜清风,一定住在后进,自己不如... - 2018-05-28
  • 第十章 敌我难分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接着由花戟高顺为首的一千人也一齐躬身道:“属下参见盟主、李帮主。”  石松龄含笑摆了摆手道:“大家辛苦了。”  假独角龙王站起身,连连抬手道:“诸位都是武林中知名之十,光临敝帮,兄弟至表欢迎,请坐,请坐。”  风云子赵玄极朝石中英招招手... - 2018-11-29
  • 第四章 地室救人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但毒药暗器是什么?石中英根本没有看到。  因为这枚毒药暗器,是假冒阿荣的人,打出一蓬蓝芒之后,石中英往后仰倒之时,从他身后打来的。他甚至连发这枚毒药暗器的人,都没有看到!  石中英怔怔的看着乌黑的骨格,变成一滩泥水,黑水又逐渐渗入泥地!... - 2018-11-29
  • 第十四章 远离扬州城的荒郊野外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远离扬州城的荒郊野外,四周了无人迹,两匹健马踏破荒野的寂静,出现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之中。领头的马鞍上,是个青衫飘飘的年轻书生,落后那匹枣红马上,则是个身形彪悍的魁梧汉子。二人旷野中勒住马,魁梧汉子忍不住问道:“公子,咱们来这里做甚?”  ... - 2018-06-08
  • 第十四章 相煎何急_山河_故事大全
  •   陆文定微微一震,许惊弦坦荡的神情与真诚的目光让他无法再口出讥讽之语。他佯作镇定,目光闪动,上下打量着许惊弦。  陆文定的父亲乃是媚云教开山教主陆羽的同胞兄弟,十年前妮云教叛乱,陆羽夫妇被手下杀害,唯一幼子下落不明,教主之位由陆羽的侄儿、... - 2018-06-15
  • 第四章 菁儿吃得津津有味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晚饭很简单,却也是江南的风味,真不知他们从哪里弄来的。菁儿吃得津津有味。  没什么,公子不吃胡人的东西,我每天给他做南方菜。赤峰道。  菁儿想起了什么:庄子里别的人呢?我怎么一个也没看见。  赤峰微微一笑:没有什么别的人,这里一直以来都... - 2018-12-12
  • 第十四章 游新苑太监窥淫秘 揣帝心军机传法门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两日之后内务府同时收到了高恒和刘墉的密折。  其时已值盛暑,乾隆并富察皇后及嫔、御、媵、答应、常在诸有头脸的宫人都移居畅春园,乾隆仍居澹宁居,军机处设在乾隆当皇阿哥见人办事的韵松轩。留守在养心殿的是六宫副都太监高大庸。卜孝被杀,卜义理应... - 2019-01-17
  • 第四章 孝乾隆承颜钟粹宫 聪察君闻捷反惊心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傅恒在马上口说手比,一条一条向刘统勋譬说奏折讳败邀功的欺饰之处,如同亲历目睹。听得刘统勋心里一阵阵发焦。五月端阳毒日头将午时分照得大地一片腊白,暑气蒸蔚上来,更觉燥热难当,待到西华门首,两个人都已前襟后背湿透。一路进大内,命太监请乾隆接... - 2019-01-15
  • 第十四章 拔开浓雾真相白 甘为奴役终有因_白衣紫电
  •   就在石擎天刚接住他的女儿,龙三叫“石老,你为什么抢这来劲儿的‘活宝’时,石绵绵出指逾电,制住了石擎天的“府舍穴”。  此穴在大腿根梢上小腹以下部位,并不是重要穴道,石绵绵当然不会使他的老爹受伤,只想救人。此穴一点即会半边身子麻痹,但功力... - 2017-12-27
  • 第二十四章 谭起风刀下留命 唐云楼前嫌冰释_白衣紫电
  •   辛南星微愕,他当然听说过此人,却不知师父和此人的交情如何。但话又说回来了,交情不好,在这武林多事之秋,怎会来此声援?  “听龙潜兄说,你和‘人间天上’女主人有一段情……”  此事居然又多了一个人知道,由此可见这人和师父之交情了。泛泛之交... - 2017-12-30
  • 第三十四章 争风吃醋两败伤 武林新锐豪气壮_白衣紫电
  •   “这个人太古板,咱们这样做绝对错不了,不信问问颜君山和小唐。”  颜君山也是老成持重之辈,但人必须权宜、达变。江欢能霸占徒弟(谭学过他的武功,可以称徒)的基业,啥事都能做出来。  于是他们商量好了,由颜君山对付洪峰,龙天香和冷雪舫对付“... - 2017-12-31
  • 第十四章 高国舅夜逛凤彩楼 易姑娘败走浮石山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高恒、钱度一上画舫,那舫立刻从来路逆水驶回。钱度这才知道,这舫是专门在河上游弋招客的,接到客人立即再送回凤彩楼。钱度初到行院,被一群女人围着,拘束得浑身冒汗,此时离得近,仔细端详那些女子,虽然个个体态风骚,却都是三十岁上下的妇人,色相已... - 2019-01-11
  • 第四章 天生不测雍正归天 风华正茂乾隆御极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四位王爷和两位宰相赶到大内,天色已露晨曦。早朝进来到军机处和上书房排号回事和等候鄂尔泰、张廷玉接见的下属司官,还有外省进京述职的官员已经来了几十个人,都候在西华门外,呵着冷气看星星。张廷玉随众下马,因见李卫的官轿也在,便吩咐守门太监:“... - 2019-01-03
  • 第四章 落鸿岭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黑精卫从怀中取出一物,随手往上一扔,那东西破开了覆在仙人柱上的狍皮而去,却正是一把锤子。乌沉沉的锤子很快就没入了夜色之中,甚至没有发出丝毫声息。被掀开的狍皮在风中略略扇动,冷风袭入小屋,锅下火焰骤然一灭。婴孩也似觉得不对劲,爬到了黑精卫... - 2018-12-11
  • 第十二章 酒楼奇遇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一路仍然没遇上一个人,这情形,自然是大大的反常!  意外的平静,反而使有一种阴沉、恐怖的感觉。  进入月洞门,就是书房了,一片小小的花圃,三间精舍,在夜色之中,仍然一片阴沉死寂!  石中英到了此时,心头也不禁渐渐泛起了忧虑!  蓝老前辈... - 2018-11-29
  • 第十四章 怒陈辞赴水明心志 感相助赠簪寄深情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遭到绑架的最初一刹那间,伍次友很有点摸不着头脑。来的人分明是公差打扮,又出口就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他想不通,朝廷早已发过诏令,让各地的地方官照应自己,怎么安庆府的公差竟敢如此大胆,提名叫姓地来捉拿我呢?  可是,伍次友很快就意识到,这伙人... - 2018-12-26
  • 第十四章 查刑部太子心不宁 乍奉差胤禩耍威风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四贝勒府可不是个没规矩的地方。咱们前面交代过,四爷胤祯是朝中出了名的“冷面王”。在外头,他处事谨慎,少言寡语;在家里,那更是治家严谨,说一不二。不知道底细的,只看到了他的“冷”,冷面冷语,以为他是个铁石心肠,不通情理的人。其实,他是面冷... - 2019-01-02
  • 第四章 冬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弱飖坐在妆台前,略略晃动头颅,让那对黑珍珠耳坠在面颊两侧晃动,如两滴从最深的夜里坠落的眼泪,悬在腮畔,将坠未坠。  数月前那个南海客人携这珍珠至苏城开价时,所有人惊叫起来,以为他疯了,一对珍珠居然敢叫出这么高的价。而当弱飖把它们买下来时... - 2018-12-11
  • 第十四章 断魂血剑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女尼颔首道:  “晚辈本无伤彼之心,可是他自不量力。再三相逼,前辈代他说情,晚辈自应罢手。”  独脚道士颔首为谢,女尼这才缓缓将石剑恭敬的归入套中,向独脚道士合十为礼道:“此间已无别事,晚辈告辞。”  独脚道士嗯了一声,也稽首为礼,女尼... - 2018-05-26
  • 第十四章 血染帆船鬼神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原来袁丽姬生性聪慧,心思慎密,她自从看到胡翠蝶是服下阴淫毒药后,突感有几件可疑的地方。  要知她第一次前来这座石室的时候,发现二人都没有半寸衣物存在此地,如果说黄秋尘是淫徒,当然他不会连自己衣衫都抛掉,更不会奸污了胡翠蝶之后,还呆留此地... - 2018-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