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白衣少女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董老实看他神色极为郑重,他虽不知道这是什么书,也用双手接过,笑道:“楚相公放心,小老儿会好好保管的。”说罢,果然揣入怀里。

      董老实又从竹篮中取出一个青布小包,轻轻放到桌上,含笑道:“楚相公,这里是五十两银子和五十两金叶,是荀相公要小老儿转交给你的,楚相公请收下了。”

      楚秋帆道:“怎好叫荀贤弟如此破费?”

      董老实陪笑道:“苟相公知道楚相公是个狷介之人,但出门在外,到处都得花钱。荀相公家财万贯,这点银子,算不了什么。何况他和相公又是情同手足的异姓兄弟,楚相公也不用推辞了。”

      楚秋帆原是性情豁达之人,闻言爽朗一笑,点头道:“荀贤弟对我情义,胜过同胞手足,对我厚赐也胜过金银,何止万倍。他知道我身无分文,故而赠我盘缠,在下岂会推辞?”

      董老实也爽朗的大笑道:“楚相公侠骨柔情,果然豪迈过人,荀相公真没白交你这个朋友!”

      楚秋帆自小追随师父,各门各派的人也见得多了,他一直以为董老实只是一个山间老农,但听了他这几句话,心中不禁一动,暗道:“看来这位董老丈,似乎也是隐迹林泉的高人,自己真是看走眼了。试想一个山间老农,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只不知他和荀贤弟是什么关系?”

      但仔细打量,董老实弯腰驼背,行动蹒跚,双目也老眼迷矇,又不像是有武功的人,一面连忙拱手道:“老丈过奖,在下在这里一住三个月,每天三餐,都要老丈亲自送来,这份厚爱,在下不敢言谢,只好永铭在心了。”

      董老实道:“楚相公言重。小老儿给荀相公送饭,这段山路,早就跑惯了,算不得什么。

      粗肴淡饭,小老儿也没和相公客气哩。”

      楚秋帆伸手取起桌上银包,问了下山路径,就向董老实拱手作别。

      董老实一直送出山门,说道:“楚相公,小老儿不送了。”

      楚秋帆别过董老实,依着他的指点,奔行下山。但见群峰起伏,连绵不绝,到处都是人迹不到的奇岩断崖,数十里之间,哪有人烟?

      心中越走越奇,董老实说他就住在山下,那山神庙离山下人家不过三两里路,如今自己奔行了已有五十来里,却依然还在山中。

      由此看来,董老实分明是瞒着自己,不肯实说,荀贤弟赴城中文会,也是骗自己的了。

      荀贤弟和董老丈,敢情都是隐居山中的高人,只是不肯泄露他们的身份而已!

      对了!楚秋帆脚下忽然一停,想起那天晚上,自己曾听到窗外“嗒”的一声,好像有人践踏到碎瓦,出去又不见人影,那一定是荀贤弟了。他根本没有离去,只是没和自己见面而已,所以知道自己修习玄功的进度,已经功行圆满,今天可以下山了。

      “只不知他要自己一月之后,到铜官山去,又是什么事儿?”

      他一路奔行,又越过了几重山岭,渐渐已有人家。

      他到了一处地名叫桐琴的村落,再一问路,原来已到了武义,自己是从括苍山出来的。

      这时已是未牌时分,那农家只当他在山中迷路,自然没吃午饭,就端出饭菜来。

      楚秋帆也不客气,吃过饭,取出一锭碎银,作为酬谢。那时民风淳厚,农家坚不肯收,楚秋帆只得再三称谢,问明了路径,别过农家,继续上路。

      傍晚时候,赶到金华。这金华乃是府治所在,商业殷盛,人烟稠密,楚秋帆在街上买了两套衣衫,找到一家客店落脚,盥洗完毕,换过一套新衣,就出了客店,沿着大街走去。

      此时华灯初上,大街上行人摩肩,茶馆酒肆,都已高朋满座。

      楚秋帆因自己在括苍山中耽了三个月,那老贼假冒师父,不知近日江湖上发生了些什么事故,因此想到茶楼酒肆去听听消息。信步走入一家酒楼,上得楼来,但见酒客乱哄哄的,差不多已有八成座头。伙计招呼他在一张空桌上坐下,送上茶水。

      楚秋帆因自己想听听江湖上的消息,自然得多坐一会儿,这就叫了几样酒菜和半斤绍酒。

      伙计退去之后,他端起茶盏,慢慢的喝着,一面打量着座上酒客。但放眼看去,这些人大半只是商贾行旅,所谈的不是生意,就是女色,根本听不到江湖的近况。

      心中正感不耐,正好店伙送上酒莱来。楚秋帆接过酒壶,就斟了一杯酒,慢慢喝着。

      这时从楼梯又上来了两个人。这两人都是二十六七岁年纪,虽然身上穿着长衫,但脚步沉稳,一望而知是会家子了。店伙把他们领到右首一张靠着柱子的空桌上落座,问过要些什么酒菜,就退了下去。

      楚秋帆缓缓的喝酒吃菜,一面暗暗打量着两人,只见一个是浓眉大眼,身材魁梧,似乎较为年长。一个脸色白皙,较为斯文,但也城府较深,他端起茶碗,就着嘴唇喝水之时,有意无意的侧过脸,目光朝楚秋帆投来。

      楚秋帆只作不知,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只是自顾自浅斟低酌。

      只听那浓眉汉子低声道:“三师弟,你盯住她了没有?这雌头落脚在哪里?”

      白脸汉子徐徐说道:“自然盯住了,她现在就落脚在大街上高宾栈里。”

      高宾栈!楚秋帆心中不禁一动,忖道:“自己不也落脚在高宾栈么?”

      只听浓眉汉子又道:“听说沈师叔还中了她一剑,这雌头有这么厉害了”

      白面汉子哼了一声,才道:“大概沈师叔太大意了,才会阴沟里翻船。那雌头脚踝上中了沈师叔一镖,连走路都一拐一拐的。其实依小弟看,凭咱们师兄弟几个也足够对付了,何须劳动师父他老人家……”

      浓眉汉子道:“这册本子,对本门关系极大,志在必得,所以师父他老人家必须亲自赶来!”

      说话之时,店伙替他们送上酒菜,两人也及时停住。

      楚秋帆心中暗道:“不知他们说的是一册什么本子,浓眉汉子口中的‘本门’不知是什么门派?听他们口气,似乎对那本册子,志在必得,要恃强夺取,而且对方又是一个女流。”

      唉,师父一直主张江湖上人互相尊重,各不相犯,才能平息纠纷,但江湖上人却偏偏要恃强凌弱,罔顾公理!

      只听白面汉子问道:“师父今晚准能赶到么?”

      浓眉汉子道:“师父要愚兄赶来,和师弟取得联络。他老人家今晚不到城里来,明天凌晨,会在西门外等侯。”

      “如此就好。”白面汉子点着头,随手拿起酒壶,给浓眉汉子面前斟满了酒,再给自己斟了一杯,说道:“二师兄,喝酒。”

      “唔!喝酒。”浓眉汉子举杯和师弟对干了一杯,两人话题一转,就谈到粉头上去了,金华城里,有几处赤帜,哪几个红倌最令人消魂。

      楚秋帆暗暗攒了下眉,心想:“这两人不知是哪一门派出来的,竟有如此下三滥的门人?”

      他因听不到江湖上什么消息,也就无心饮酒,叫伙计下了碗面,匆匆吃毕,就会帐下楼,回到客栈,稍事休息,就上床练功。

      一宿无话。第二天早晨盥洗完毕,想起昨晚在酒楼听到的话,想赶去瞧瞧。一看天色,晨曦已升,似乎已经不早了,一时连早餐都来不及吃,就到柜台上会了店帐,匆匆赶出西门。

      一路上都极平静,不见有何动静,走了一段路,前面就有两条岔道,一条稍稍向北,是往兰溪去的,一条向西,是往汤溪的路。楚秋帆不知他们说的“在西门外等候”,是在哪一条路上,正感犹豫之际,突听远处响起—阵急骤的蹄声,夹杂着清脆的鸾铃,疾驰而来。

      那马跑得很快,是一匹好马,扬鬃踢蹄,高大而神骏!

      马上人是—位白衣姑娘,年纪似乎比自己小着一两岁,容貌俏丽,一张瓜子脸,眉目如画,樱唇微翘,带着股骄劲,手中扬起乌黑的长鞭,肩头飘着洁白的剑穗,一阵沁人的香风,从面前吹过,人影、马影,已然晃眼而过。

      但楚秋帆目光一瞥,已经看到马上的白衣姑娘右足踝间包着白布,显然是负了伤。心中不禁一动,暗道:“莫非昨晚那两人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814-958.html - 2018-05-16
  • 第九章 逐一收伏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说罢,喝了一口。  卢传薪没有说话,只是双手举杯,略微沾了沾唇。  石中英不待大家开口,举筷道:“请用菜。”  大家都是江湖人,几杯下肚,也就渐渐免俗,互相敬酒,开怀畅饮。  花朝高顺平日很少说话,但酒量却是极洪,蓝纯青的酒量也不差,两... - 2018-11-29
  • 第九章 菁儿缓缓地支起身子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夜半凉初透,菁儿缓缓地支起身子,不觉触到了他的手臂。小奕睡得好沉呢!耳鬓厮磨之间,蒙住眼睛的带子早就不知落到何处了。可她还是没有什么印象。是他灭了灯,一切都在无尽的黑暗中进行。现在她慢慢地猜度着,他究竟是什么样子?就在身边躺着,像一个熟... - 2018-12-12
  • 第九章 白衣女郎_血染枫红
  •   那瘦小矮人怒道:“你二人通名受死。”  方冕回道:“你二人通名授首!”  钟吟不想多树强敌,愠言道:“二位,可否听在下一言?”  那高的娇声道:“听听你的临终遗言有何不可?”  果然是个女娇娃。  钟吟道:“在下与二位素昧平生,无怨无仇... - 2017-11-11
  • 第九章 华山之约_白衣侠_故事_童话故事_儿童故事_寓言故事_睡前
  •   修蕙仙首先抱拳说道:“小女子修蕙仙远上宝山,拜谒方丈大师而来,怎敢有劳二位老师傅出迎!”  道成大师合十道:“女施主好说,不知修罗教主可曾前来?”  在他说话之时,那道全大师同样合十当胸;但他一双熠熠目光,却是在打量着白云燕。  托塔天... - 2017-12-31
  • 第九章 幸逢春眠不觉晓 终有落花流水去_白衣紫电
  •   颜凤妮在酒楼上用膳,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在门外张望一下就快步进入.在颜凤妮桌边见礼,叫了声:“小姐”!  此人正是“一瓢山庄”的外总管“鹞子”筱飞。  筱飞道:“属下一直在找小姐……”  “找我干什么?”  “听说小姐杀了‘潜龙堡’的‘一... - 2017-12-26
  • 第九章 白衣崆峒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石鼓山,在衡阳以北,湘水之滨,原是衡山支脉,山势并不太高,但峰峦峻秀,岩山峥奇!  唐李宽曾建石鼓书院于此,朱熹还写了一篇“石鼓书院记”,石鼓山也因此出名。  这里原是一座石山,遍地俱是乱石,山上有一块巨大圆石,其形似鼓,大家才叫它石鼓... - 2018-01-18
  • 第十九章 彩衣老姬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青衣少女右手拼命的挣扎,但她自然挣不脱石中英的五指,口中急叫道:“你快放我,我要叫了。”  其实石门已经关上,叫也无用。  石中英朝她微微一笑,果然松开了五指。  青衣少女倏地后退一步,翻腕之间,迅快的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剑,剑光一闪,剑尖... - 2018-11-30
  • 第三十九章 谁教英雄泪满襟 父子相见不相认_白衣紫电_故事_童话故
  •   胡大舌头大声道:“唐少侠已经失去了……”他不能说下去,唐耕心失去记忆的事,不能随便告诉别人。  才四十招左右,南宫政就稍落了下风。  这是不能作假的事,技高一着压死人。小唐的基础太深,人又聪明,天生练武的胚子,造诣自是非凡。  胡大舌头... - 2017-12-31
  • 第九章 闻哭声乾隆查民情 住老店君臣遇异士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安顿住了允禵,似乎去了一块心病,夜里在李卫书房里睡了香甜的一觉。他有早起习惯,第二天鸡叫二遍就起身,在书房前打了一会布库,自觉精神饱满,回身进书房在书架上寻书看,见都是些《三字经》、《朱子治家格言》、《千家诗》、《千字文》这类东西,... - 2019-01-04
  • 第十九章 燕雨丝连挫高手 严如霜牛刀小试_白衣紫电
  •   江豪和莫传芳师徒在这家酒楼上对酌,他们师徒好久未见面了。江豪道:“传芳,我知道你对连丫头有意思,可是男女间的事,一点也勉强不得!”  莫传芳道:“徒儿知道,我并不怪唐耕心,反而很敬慕他。”  江豪道:“武林近来有极大的灾祸,华山、崆峒和... - 2017-12-29
  • 第二十九章 如花容貌付东流 坐怀不乱大丈夫_白衣紫电
  •   石擎天和金罗汉下山去找石绵绵,石对金说了帮主和他作了个同样的恶梦之事。  金罗汉想了下,道;“石兄,这个梦只怕不大妙!”  “我也这么想,绝不是个吉利的梦。”  “石兄以为绵绵会出什么纰漏?”  石擎天摊摊手,道:“金兄,我也不知道,按... - 2017-12-31
  • 斑鸠与人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个人捕捉到一只斑鸠,要杀死他。斑鸠请求赦免,并说:“请饶恕我吧,我会为你捉到更多斑鸠。”那人说道:“你更要被杀,不然你的亲戚朋友将会遭受你的陷害。” 这故事是说,那些用阴谋诡计加害亲人的人,... - 2019-01-06
  • 期期艾艾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据《史记》记载:汉初有个将军叫周昌,沛县(今属江苏)人。秦末,为泗水卒史,农民战争中归刘邦,并从刘邦入关破秦,任中尉,后升至御史大夫,封汾阴侯。周昌为人正直,敢于直言。他口吃,说起话来很费劲。当时,汉高祖刘邦想废掉太子刘盈,另立如意为太子。... - 2019-01-06
  • 第九章 风雪夜君相侃大政 养心殿学士诉民瘼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北京的头场雪历来下不大,但这次却反常。每年头场雪,都是先下一阵子冷雨,接着便下砂糖一样的雪粒子,随下随化,到后半夜都冻凝了,雪也就停了。清晨起来,家家户户老老少少一齐出动,一阵锤砸锨铲,立时收拾尽净。但这次却是慢上劲儿,一开头就是蝴蝶雪... - 2019-01-09
  • 狮子大王吃饭 - 图片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多多益善兔子做了一锅馒头,还没吃呢!狮子大王流着口水来了。狮子大王问兔子:“你看我能吃多少馒头?”兔子说:“大王大王嘴巴大,一口能吃十个馒头。”狮子大王就说:“好哇,这十个馒头就让... - 2019-01-05
  • 海乌姆城众长老和盖嫩德尔的钥匙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家都知道,海乌姆城是由镇委员会的镇长和几位长老共同治理的,他们全都是傻瓜。镇长的名字叫格罗纳姆公牛。几位长老分别是莱基什愚公、赞韦尔蠢货、特雷泰尔傻瓜、森德尔蠢驴、什门德里克笨蛋、费韦尔呆佬。格罗纳姆公牛最老,他有一把卷曲的胡子和一个... - 2019-01-04
  • 魔法师的小猫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魔法师的小猫本来是不会魔法的,但是跟魔法师在一起待久了,多少也拥有了一点点魔力。它拥有的那一点魔力全都藏在它的尾巴尖里,每当要施魔法的时候,它的尾巴尖就冒出蓝色的小火花来。  “只是一点尾巴尖的小魔法,”魔法师经常这样对他的小猫说,“那... - 2019-01-04
  • 真诚的老牛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狮子在草木茂盛四季如春的山头上坐镇了10多年。因年事已高,不宜留任。在一次大选中,除了他自己之外,谁也不再投他的票。年富力强的黑豹接替了他,狮子的失落感非常强烈。他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豪华的洞府,蜗居在一个阴冷潮湿的土洞之中。曾经为狮子吹喇叭抬... - 2019-01-10
  • 鱼国国王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一条非常大的鱼。这条鱼粗暴、骄傲、不讲理,总是欺负小鱼们。   “我是世界第一大鱼,是鱼国国王,小不点让开!让开!”   他大声喊骂着驱散小鱼。因此小鱼总是提心吊胆。   好吃的食物被大鱼独自霸占,使的他又胖又壮。... - 2019-01-05
  • 才高八斗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南朝宋国有谢灵运,是我国古代著名的山水诗作家。他的诗,大都描写会(kuài)稽、永嘉、庐山等地的山水名胜,善于刻画自然景物,开创了文学史上的山水诗一派。他写的诗艺术性很强,尤其注意形式美,很受文人雅士的喜爱。诗篇一传出来,人们就竞相抄录,流... - 2019-01-12
  • 将军恨马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有位将军把老马放归山林,把壮马养得身强力壮,下决心用壮马收复失地。出征那天,壮马入山,中敌火攻之计,束手无策,幸亏识途老马及时赶到,出智出谋,壮马出勇出力,齐心协力地打垮了入侵之敌,收复了失地。于是,将军视马匹为掌上明珠,把所有老马、... - 2019-01-03
  • 母鸡门前的苹果树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母鸡住在美丽的树林里面。一天早晨,母鸡醒来,发现门口有一棵大大的苹果树。  母鸡说:“这棵苹果树哪来的呢?昨天还没有这棵树呢。”  一阵风吹来,两片树叶从树上飘落下来,母鸡发现了苹果树长出来尖尖的耳朵,母鸡说:“真奇怪,我从来没&nbs... - 2019-01-14
  • 道不拾遗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商鞅,原名卫鞅,卫国人,战国时期政治家。他在秦孝公时任秦国的宰相,因功劳显赫而封赐商地十五邑,故称商鞅。他制定了一系列新法,废除了维护贵族特权的旧法。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商鞅变法"。     他坚决主张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管是什么人,只要对... - 2019-01-15
  • 望梅止渴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一年夏天,曹操率领部队去讨伐张绣,天气热得出奇,骄阳似火,天上一丝云彩也没有,部队在弯弯曲曲的山道上行走,两边密密的树木和被阳光晒得滚烫的山石,让人透不过气来。到了中午时分,士兵的衣服都湿透了,行军的速度也慢下来,有几个体弱的士兵竟晕倒在... - 2019-01-12
  • 合浦珠还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东汉时,合浦郡沿海盛产珍珠。那里产的珍珠又圆又大,色泽纯正,一直誉满海内外,人们称它为“合浦珠”。当地百姓都以采珠为生,以此向邻郡交趾换取粮食。采珠的收益很高,一些官吏就乘机贪赃枉法,巧立名目盘剥珠民。为了捞到更多的油水,他们不顾珠蚌的生长... - 2019-01-12
  • 狮子与驴子合作打猎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狮子与驴子联合,一起外出打猎。他们来到野羊居住的山洞。狮子守在洞口监视着,驴子则跑进洞里,乱喊乱跳,吓唬野羊,把他们赶出去,守候在洞口的狮子捕捉了许多野羊。之后,驴子跑出洞来,问狮子他是否很勇敢,野羊都被轰赶出来了。狮子答道:“... - 2019-01-12
  • 要书不要钱 - 名人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俄罗斯作家克雷洛夫少年时代,酷爱写喜剧。有一次,他写了一部喜剧性歌剧,自认为挺不错,便去找一个名叫布列伊特科普佛的老板,请他看看是否能够出版。布列伊特科普佛是个德国人,矮矮的,胖胖的,显得有些笨拙:但他肚子里学问不少,对戏剧尤其内行。他接过... - 2019-01-12
  • 狮子和野驴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狮子与野驴一起外出打猎,狮子力气大,野驴跑得快。他们抓获了许多野兽。狮子把猎物分开,堆成三份,说道:“这第一份,该我拿,因为我是王。第二份也该是我的,把它算作我和你一起合作的报酬。至于第三份呢?如果你不准备逃走,也许会对你有大害... - 2019-01-12
  • 良弓和利箭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一个人背着一把大弓,四处游历。他那张弓确实是漂亮,雕花的弓弯,上好牛皮条做的弓弦,可就是空背在背上,英雄无用武之地。有人上前好奇地问他说:“为什么只见你有弓而没有箭呢?”那人骄傲地回答说:“我的弓是最好... - 2018-12-31
  • 华而不实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春秋时,晋国大夫阳处父出使到魏国去,回来路过宁邑,住在一家客店里。店主姓赢,看见阳处父相貌堂堂,举止不凡,十分钦佩,悄悄对妻子说:“我早想投奔一位品德高尚的人,可是多少年来,随时留心,都没找到一个合意的。今天我看阳处父这个人不错,我决心跟他... - 2018-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