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白衣少女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董老实看他神色极为郑重,他虽不知道这是什么书,也用双手接过,笑道:“楚相公放心,小老儿会好好保管的。”说罢,果然揣入怀里。

      董老实又从竹篮中取出一个青布小包,轻轻放到桌上,含笑道:“楚相公,这里是五十两银子和五十两金叶,是荀相公要小老儿转交给你的,楚相公请收下了。”

      楚秋帆道:“怎好叫荀贤弟如此破费?”

      董老实陪笑道:“苟相公知道楚相公是个狷介之人,但出门在外,到处都得花钱。荀相公家财万贯,这点银子,算不了什么。何况他和相公又是情同手足的异姓兄弟,楚相公也不用推辞了。”

      楚秋帆原是性情豁达之人,闻言爽朗一笑,点头道:“荀贤弟对我情义,胜过同胞手足,对我厚赐也胜过金银,何止万倍。他知道我身无分文,故而赠我盘缠,在下岂会推辞?”

      董老实也爽朗的大笑道:“楚相公侠骨柔情,果然豪迈过人,荀相公真没白交你这个朋友!”

      楚秋帆自小追随师父,各门各派的人也见得多了,他一直以为董老实只是一个山间老农,但听了他这几句话,心中不禁一动,暗道:“看来这位董老丈,似乎也是隐迹林泉的高人,自己真是看走眼了。试想一个山间老农,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只不知他和荀贤弟是什么关系?”

      但仔细打量,董老实弯腰驼背,行动蹒跚,双目也老眼迷矇,又不像是有武功的人,一面连忙拱手道:“老丈过奖,在下在这里一住三个月,每天三餐,都要老丈亲自送来,这份厚爱,在下不敢言谢,只好永铭在心了。”

      董老实道:“楚相公言重。小老儿给荀相公送饭,这段山路,早就跑惯了,算不得什么。

      粗肴淡饭,小老儿也没和相公客气哩。”

      楚秋帆伸手取起桌上银包,问了下山路径,就向董老实拱手作别。

      董老实一直送出山门,说道:“楚相公,小老儿不送了。”

      楚秋帆别过董老实,依着他的指点,奔行下山。但见群峰起伏,连绵不绝,到处都是人迹不到的奇岩断崖,数十里之间,哪有人烟?

      心中越走越奇,董老实说他就住在山下,那山神庙离山下人家不过三两里路,如今自己奔行了已有五十来里,却依然还在山中。

      由此看来,董老实分明是瞒着自己,不肯实说,荀贤弟赴城中文会,也是骗自己的了。

      荀贤弟和董老丈,敢情都是隐居山中的高人,只是不肯泄露他们的身份而已!

      对了!楚秋帆脚下忽然一停,想起那天晚上,自己曾听到窗外“嗒”的一声,好像有人践踏到碎瓦,出去又不见人影,那一定是荀贤弟了。他根本没有离去,只是没和自己见面而已,所以知道自己修习玄功的进度,已经功行圆满,今天可以下山了。

      “只不知他要自己一月之后,到铜官山去,又是什么事儿?”

      他一路奔行,又越过了几重山岭,渐渐已有人家。

      他到了一处地名叫桐琴的村落,再一问路,原来已到了武义,自己是从括苍山出来的。

      这时已是未牌时分,那农家只当他在山中迷路,自然没吃午饭,就端出饭菜来。

      楚秋帆也不客气,吃过饭,取出一锭碎银,作为酬谢。那时民风淳厚,农家坚不肯收,楚秋帆只得再三称谢,问明了路径,别过农家,继续上路。

      傍晚时候,赶到金华。这金华乃是府治所在,商业殷盛,人烟稠密,楚秋帆在街上买了两套衣衫,找到一家客店落脚,盥洗完毕,换过一套新衣,就出了客店,沿着大街走去。

      此时华灯初上,大街上行人摩肩,茶馆酒肆,都已高朋满座。

      楚秋帆因自己在括苍山中耽了三个月,那老贼假冒师父,不知近日江湖上发生了些什么事故,因此想到茶楼酒肆去听听消息。信步走入一家酒楼,上得楼来,但见酒客乱哄哄的,差不多已有八成座头。伙计招呼他在一张空桌上坐下,送上茶水。

      楚秋帆因自己想听听江湖上的消息,自然得多坐一会儿,这就叫了几样酒菜和半斤绍酒。

      伙计退去之后,他端起茶盏,慢慢的喝着,一面打量着座上酒客。但放眼看去,这些人大半只是商贾行旅,所谈的不是生意,就是女色,根本听不到江湖的近况。

      心中正感不耐,正好店伙送上酒莱来。楚秋帆接过酒壶,就斟了一杯酒,慢慢喝着。

      这时从楼梯又上来了两个人。这两人都是二十六七岁年纪,虽然身上穿着长衫,但脚步沉稳,一望而知是会家子了。店伙把他们领到右首一张靠着柱子的空桌上落座,问过要些什么酒菜,就退了下去。

      楚秋帆缓缓的喝酒吃菜,一面暗暗打量着两人,只见一个是浓眉大眼,身材魁梧,似乎较为年长。一个脸色白皙,较为斯文,但也城府较深,他端起茶碗,就着嘴唇喝水之时,有意无意的侧过脸,目光朝楚秋帆投来。

      楚秋帆只作不知,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只是自顾自浅斟低酌。

      只听那浓眉汉子低声道:“三师弟,你盯住她了没有?这雌头落脚在哪里?”

      白脸汉子徐徐说道:“自然盯住了,她现在就落脚在大街上高宾栈里。”

      高宾栈!楚秋帆心中不禁一动,忖道:“自己不也落脚在高宾栈么?”

      只听浓眉汉子又道:“听说沈师叔还中了她一剑,这雌头有这么厉害了”

      白面汉子哼了一声,才道:“大概沈师叔太大意了,才会阴沟里翻船。那雌头脚踝上中了沈师叔一镖,连走路都一拐一拐的。其实依小弟看,凭咱们师兄弟几个也足够对付了,何须劳动师父他老人家……”

      浓眉汉子道:“这册本子,对本门关系极大,志在必得,所以师父他老人家必须亲自赶来!”

      说话之时,店伙替他们送上酒菜,两人也及时停住。

      楚秋帆心中暗道:“不知他们说的是一册什么本子,浓眉汉子口中的‘本门’不知是什么门派?听他们口气,似乎对那本册子,志在必得,要恃强夺取,而且对方又是一个女流。”

      唉,师父一直主张江湖上人互相尊重,各不相犯,才能平息纠纷,但江湖上人却偏偏要恃强凌弱,罔顾公理!

      只听白面汉子问道:“师父今晚准能赶到么?”

      浓眉汉子道:“师父要愚兄赶来,和师弟取得联络。他老人家今晚不到城里来,明天凌晨,会在西门外等侯。”

      “如此就好。”白面汉子点着头,随手拿起酒壶,给浓眉汉子面前斟满了酒,再给自己斟了一杯,说道:“二师兄,喝酒。”

      “唔!喝酒。”浓眉汉子举杯和师弟对干了一杯,两人话题一转,就谈到粉头上去了,金华城里,有几处赤帜,哪几个红倌最令人消魂。

      楚秋帆暗暗攒了下眉,心想:“这两人不知是哪一门派出来的,竟有如此下三滥的门人?”

      他因听不到江湖上什么消息,也就无心饮酒,叫伙计下了碗面,匆匆吃毕,就会帐下楼,回到客栈,稍事休息,就上床练功。

      一宿无话。第二天早晨盥洗完毕,想起昨晚在酒楼听到的话,想赶去瞧瞧。一看天色,晨曦已升,似乎已经不早了,一时连早餐都来不及吃,就到柜台上会了店帐,匆匆赶出西门。

      一路上都极平静,不见有何动静,走了一段路,前面就有两条岔道,一条稍稍向北,是往兰溪去的,一条向西,是往汤溪的路。楚秋帆不知他们说的“在西门外等候”,是在哪一条路上,正感犹豫之际,突听远处响起—阵急骤的蹄声,夹杂着清脆的鸾铃,疾驰而来。

      那马跑得很快,是一匹好马,扬鬃踢蹄,高大而神骏!

      马上人是—位白衣姑娘,年纪似乎比自己小着一两岁,容貌俏丽,一张瓜子脸,眉目如画,樱唇微翘,带着股骄劲,手中扬起乌黑的长鞭,肩头飘着洁白的剑穗,一阵沁人的香风,从面前吹过,人影、马影,已然晃眼而过。

      但楚秋帆目光一瞥,已经看到马上的白衣姑娘右足踝间包着白布,显然是负了伤。心中不禁一动,暗道:“莫非昨晚那两人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814-958.html - 2018-05-16
  • 第九章 天机隐现_绝顶_故事大全
  •   听吴戏言说出如此奇怪的话,小弦怔了一下,心头暗暗算计:如果二十年后自己有一万两银子,也只须给他一两;如果发了大财,有一百万两银子,却要给他一百两,听起来似乎很多,但既然有一百万两银子的财产,一百两银子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吴戏言道:看起来... - 2018-06-30
  • 第九章 九转回肠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笑望山庄的引兵阁内,和风轻拂,浓雾渐起。定世宝鼎的火势已弱,在茫茫雾气中更是映照得双方面色闪烁不定。  林青面罩寒霜,与登萍王顾清风正面相对,物由心与容笑风缓缓向左右移动,已成合围之势。顾清风虽只是孤身一人,却是掌握着杜四的生死。林青心... - 2018-07-10
  • 第九章 罗彻敏当即就往暗道里跳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当即就往暗道里跳,却被阿夺玉给拉住了。  这里面的岔道太多了,他道:不要说你,就是我也没法弄清楚他是从那一个地方钻出来的。  他随即说起这些地道的来历,原来一半是人为、一半是天力。晖河城这边,一天春秋冬三季都是大风,挖地穴储物藏身... - 2018-07-15
  • 第九章 李夫人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陈默一阵狂喜,却觉得路儿骤然间将他抓得生痛。他不由得惊了惊,低下头去看她。只对视片刻,却已知她心中所想,那阵狂喜,便不知不觉散了。  这百还无根水,拿去给章钊,也喂他同样分量,只要抢得一口气来,我便能治好他们。妇人将瓶随手递与骆明仑,骆... - 2018-07-11
  • 第九章 幸逢春眠不觉晓 终有落花流水去_白衣紫电
  •   颜凤妮在酒楼上用膳,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在门外张望一下就快步进入.在颜凤妮桌边见礼,叫了声:“小姐”!  此人正是“一瓢山庄”的外总管“鹞子”筱飞。  筱飞道:“属下一直在找小姐……”  “找我干什么?”  “听说小姐杀了‘潜龙堡’的‘一... - 2017-12-26
  • 第九章 白衣女郎_血染枫红
  •   那瘦小矮人怒道:“你二人通名受死。”  方冕回道:“你二人通名授首!”  钟吟不想多树强敌,愠言道:“二位,可否听在下一言?”  那高的娇声道:“听听你的临终遗言有何不可?”  果然是个女娇娃。  钟吟道:“在下与二位素昧平生,无怨无仇... - 2017-11-11
  • 第九章 华山之约_白衣侠_故事_童话故事_儿童故事_寓言故事_睡前
  •   修蕙仙首先抱拳说道:“小女子修蕙仙远上宝山,拜谒方丈大师而来,怎敢有劳二位老师傅出迎!”  道成大师合十道:“女施主好说,不知修罗教主可曾前来?”  在他说话之时,那道全大师同样合十当胸;但他一双熠熠目光,却是在打量着白云燕。  托塔天... - 2017-12-31
  • 第十九章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冯宗客冲过去时,罗彻敏他们的眼光就向着鄂夺玉这边瞟来了。鄂夺玉草草地向他们挥了下手,不及交待什么,便要转身去追杜雪炽。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眼前猛地现出一道暗影,似乎是突然间发生了一场月蚀。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暗中只听得何飞极愤怒地叫声... - 2018-07-16
  • 第九章 白衣崆峒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石鼓山,在衡阳以北,湘水之滨,原是衡山支脉,山势并不太高,但峰峦峻秀,岩山峥奇!  唐李宽曾建石鼓书院于此,朱熹还写了一篇“石鼓书院记”,石鼓山也因此出名。  这里原是一座石山,遍地俱是乱石,山上有一块巨大圆石,其形似鼓,大家才叫它石鼓... - 2018-01-18
  • 第十九章 矫龙破围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听宁徊风如此说,众人的眼光都不由落在那口古怪的箱子上。此厅本就不大,诸人座位相隔不远,中间又放上这么一口大箱子,颇显挤迫,更添一种诡异的气氛。  诸人进厅时见到那箱子突兀地放于正中,便觉得其中定有文章,却委实想不透宁徊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2018-07-08
  • 第十九章 卿本佳人_绝顶_故事大全
  •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  依照惯例,元宵节是圣上与民同乐的日子,皇城内宫前的几条大街旁早早站满了禁军。几声炮响,车辇鱼贯而出,领头者金盔金甲,手持丈二铁枪,胯下白马神骏非常,正是朝中大将军明宗越!四品以上的文武大臣按官职大小依次而行,随之... - 2018-07-01
  • 第三十九章 谁教英雄泪满襟 父子相见不相认_白衣紫电_故事_童话故
  •   胡大舌头大声道:“唐少侠已经失去了……”他不能说下去,唐耕心失去记忆的事,不能随便告诉别人。  才四十招左右,南宫政就稍落了下风。  这是不能作假的事,技高一着压死人。小唐的基础太深,人又聪明,天生练武的胚子,造诣自是非凡。  胡大舌头... - 2017-12-31
  • 第十九章 燕雨丝连挫高手 严如霜牛刀小试_白衣紫电
  •   江豪和莫传芳师徒在这家酒楼上对酌,他们师徒好久未见面了。江豪道:“传芳,我知道你对连丫头有意思,可是男女间的事,一点也勉强不得!”  莫传芳道:“徒儿知道,我并不怪唐耕心,反而很敬慕他。”  江豪道:“武林近来有极大的灾祸,华山、崆峒和... - 2017-12-29
  • 第二十九章 如花容貌付东流 坐怀不乱大丈夫_白衣紫电
  •   石擎天和金罗汉下山去找石绵绵,石对金说了帮主和他作了个同样的恶梦之事。  金罗汉想了下,道;“石兄,这个梦只怕不大妙!”  “我也这么想,绝不是个吉利的梦。”  “石兄以为绵绵会出什么纰漏?”  石擎天摊摊手,道:“金兄,我也不知道,按... - 2017-12-31
  • 新编狐假虎威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自从老虎知道自己被狐狸骗了以后,心里非常生气,老虎几天都不好意思出门。老虎心想:“好一只臭狐狸,居然敢欺骗到我万兽之王的头上,如果下次再让我见到了那只狐狸,我一定要将他千刀万剐,让他生不如死!我也要让他尝一下上当的滋味。”  几天都没有... - 2018-08-02
  • 狐狸浇瓜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山脚下有一条小河,山坡上是狐狸的西瓜园。好长时间,天不下雨,挑水浇瓜的活很累,狐狸去请这个又叫那个,可谁也不愿到他那里干活。  后来,狐狸在山脚下建成起了游乐园。游乐园里有跷跷板、高空缆车、音乐转盘……  高空缆车像架水车,黑猩猩第一个... - 2018-08-03
  • 悄然的暗恋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暗恋没来由地发生了,一颗单纯痴情的心在悄悄等待。这暗恋的种子一旦生根,加上外界环境的诸多因素必然发芽。而自己却无法扼制其繁茂。我想暗恋这东西一定是生活的捉弄。  他是高一届的学长。有时喜欢真的是过于简单,就那么结结实实地喜欢上了一个人。... - 2018-08-03
  • 善良的精灵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座大森林里,住着一个善良的小精灵,她总是扇动着她透明的翅膀偷偷地飞到城市里去玩。精灵的妈妈告诫她说:“孩子不要去城市里玩,那里很复杂会有危险的。”  小精灵觉得妈妈的话没道理,她不觉得城市有多复杂,而且城市里到处高楼林立,还有充满欢... - 2018-07-31
  • 再见!我的温柔我的爱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杜加琪不知道,在大学时光的暗夜里,我曾无数次小声地对自己的心说,我思念你!我从未那么温柔过,从未!  她尖叫的声音像是一只母狐狸  2005年大三刚开学时,我在学校的图书馆门前第一次见到她,大热天的她头上还系着一条蓝色的头巾,头巾的后面... - 2018-08-03
  • 小花仙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个小女孩她叫美美。她一出生就被父母遗弃了,所以她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孩子。她最好的朋友是她养在花盆里一棵不知名的植物。  这株植物是她在孤儿院的后山发现的,发现它的时候,植物叶子黄黄的就要旱死了。于是她就把植物挖回来放在花盆里养,... - 2018-07-31
  • 安娜和小矮人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安娜的脑袋里面有个小矮人不止一天两天了。几天前,安娜刚过完她的六岁生日。一天晚上,安娜站在自己的床前,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在铺她的印花鸭绒被,这时她发现了小矮人!小矮人坐在被子上一朵艳丽的玫瑰印花中间。他可真小,把他头上戴的紫罗兰色的尖顶... - 2018-07-31
  • 问题的核心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天动物园管理员们发现袋鼠从笼子里跑出来了,于是开会讨论,一致认为是笼子的高度过低。所以它们决定将笼子的高度由原来的十公尺加高到二十公尺。结果第二天他们发现袋鼠还是跑到外面来,所以他们又决定再将高度加高到三十公尺。  没想到隔天居然又... - 2018-08-02
  • 猴子的教训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猴子爬树的本领并不大。他看见松鼠在树枝上灵活地跳来跳去,十分羡慕。猴子拜松鼠为师,向他学习爬树的本领。松鼠收下了这个徒弟,认真地教他练习,耐心地给他做示范表演。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猴子爬树的本领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一天,松鼠对猴... - 2018-08-05
  • 躺在草地上的小提琴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天气真好。吃过早饭,小熊出门去散步了。他走啊走啊,来到一片草地上。哎,绿绿的草地上躺着一把小提琴!他正要去拿,小猪走过来,也看见了小提琴。  小熊说:“是我先看见的小提琴!”  小猪说:“我也看见了小提琴!”  “那是我们一块儿看见的小... - 2018-08-08
  • 狐狸和鹤的宴会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天,狐狸送了一张邀请卡给鹤。  “晚上请来舍下用餐。”  “哇!真罕见!狐狸先生会准备什么酒菜请我呢?”  鹤很高兴的前去狐狸的家。“呀!鹤先生,欢迎!  欢迎。请不用客气!”  狐狸取出的酒菜只有放在大平盘里的汤而已。  “我最喜... - 2018-08-08
  • 风墙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晚上睡觉时,尽管我盖了两床被子,可还是被冻醒了。  我静静地站在沙发前,寻找风源。“呜呜!”风,是从墙后吹过来的。我把耳朵贴了过去听听。  “呜呜……好冷啊……”  “谁?”我壮着胆子问。  “我是风。可不可以让我进屋暖和下?”  “不... - 2018-07-31
  • 第四十章 荡女惑夫_仙劫情缘_故事大全
  •   一席桃色薄纱内,肌理光滑细腻如雪,透粉的肌肤,像一掐便欲出水似的,突显有致的酥胸蛇腰再配上乎坦小腋下的一双修长圆滑玉腿,令人望之胜比天仙且毫无一丝人间烟火的绝世美人。  身后另有六女,虽然个个皆是环肥燕瘦貌比西施昭君,身材玲斑美妙令人血... - 2018-08-07
  • 青蛙大侠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田边住着一群可爱的小青蛙,大大的眼睛宽嘴巴,身上披着绿衣裳,跳上跳下呱呱呱,伸出长舌把虫抓,农民伯伯好喜欢,伸出拇指把它们夸:"青蛙青蛙好大侠,保护庄稼顶呱呱!"  青蛙大侠好威风,每天田里忙巡逻。“哎哟!哎哟!谁在哭?” 青... - 2018-08-05
  • 跟踪一本书的暗恋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他是校园里的才子,文笔好到连老师都自叹弗如。有时候校园里会有广播,校长在上面郑重地轻咳两声,便点了他的名字,说他又在哪家杂志发了文章,给学校带来了荣耀,特此表扬。她站在阳台上微微仰头听着,就像在听自己获奖一样,两腮红润,手心发烫,鼻翼上... - 2018-08-03
  • 那一场悄然而逝的早恋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时间,风生水起。  学校仿佛觉察到了什么,召开了纪律整肃大会,校长在主席台上高声叫嚷:谁要是搞对象,一经发现,立即开除。气氛有些像这秋天后半夜的月,明晃晃的,泻在地上,是肃杀的凉,直凉到心底里。  他想起班主任晚上开班会时的神情,也是... - 2018-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