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马陵先生携同徐少华离开云龙山庄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一天清早马陵先生就携同徐少华,别过二师兄,管事徐建章率同两名庄丁,携带八式礼物,一起骑上牲口,离开云龙山庄。

      中午在茅村打了个尖,未牌时光,就已赶到柳泉。

      马陵先生命徐少华走在前面领路,五匹马转入小径,来至一幢瓦屋门首,徐少华当先下马,马陵先生、徐建章和两名庄丁也相继下马。

      徐少华跨上两步,举手在木门上轻轻叩了两下,提高声音叫道:

      “丁老人家在家吗?”

      乡下村落里,难得有马匹经过,五匹马的蹄声,杂沓而响亮,早就惊动了屋里的丁凤仙姑娘。此刻再一听到是徐少华的声音,心头禁不住一阵猛跳,急急忙忙的打开大门,正待开口叫出:“少华”来。

      但当她美眸抬处,看到徐少华身后还有三四个人,到了口边的话,赶忙刹住,四目相投,姑娘家芙蓉般的脸颊上,蓦地飞起两片红云,轻启樱唇,低低的说道:

      “原来是徐公子,爷爷一早就出去了,请到里面坐。”

      徐少华日思夜想的倩影,如今亭亭站在面前,一时之间,也禁不住俊脸微红,连忙拱拱手道:

      “丁姑娘,这是家师,特地来拜访令祖丁老人家的。”接着回身朝马陵先生道:

      “师傅,她是丁老人家的令孙女凤仙姑娘。”

      丁风仙听说来的是徐少华的师傅马陵先生,不觉眨动美眸,慌忙捡袄道:

      “小女子听家祖父说起过马陵先生闻大侠的大名,快请到里面坐。”

      马陵先生呵呵一笑道:

      “姑娘不可多礼,令祖号称伤科圣手,闻某也是闻名已久,只是未曾见过面,今天是代表敝师兄云龙山庄徐庄主特来向令祖面致谢意的。”

      说话之时,丁姑娘已领着马陵先生师徒走进堂屋,绯红着脸道:

      “闻大侠,徐公子请坐,小女子烧茶去。”

      马陵先生含笑道:

      “姑娘不用客气,令祖既然不在,闻某坐坐就走,不用烧茶了。”

      丁凤仙道:

      “闻大侠,徐公子远来是客,怎好连茶水都不烧?”

      徐少华道:

      “丁姑娘,真的不用客气。”

      这时徐少华已领着两名庄丁手捧八式礼物,走了进来,把礼物放到上首的板桌之上,便自退出。

      马陵先生含笑道:

      “丁姑娘,小徒中人暗算,幸蒙令祖赐救,这八式薄礼,只是敝师兄聊表谢忱,不成敬意,请令祖哂纳。”

      丁凤仙脸又红了,急道:

      “爷爷不在,这样的厚礼,小女子怎么好收?爷爷时常说:行医志在济世,并不是为了敛财,徐公子,这…”

      徐少华忙道:

      “丁姑娘不可误会,令祖救伤之德,并不是区区薄物,所可言谢,这是家父的一点意思,所以要家师代表前来,向丁老人家当面致谢,姑娘不可客气了。”

      丁凤仙看了他一眼,娇急的道:

      “你是知道的,爷爷不在,我若是收下了,爷爷不骂我才怪!”

      马陵先生含笑道:

      “不会的,令祖替人治好了病,病家为了感谢起见,总得送点礼吧!”

      丁凤仙道:

      “但……这份礼太重了……”

      马陵先生道:

      “这是敝师兄的意思,敝师兄认为这些礼物,还是太轻了,才要闻某代表前来致谢,令祖回来,姑娘只要说是闻某亲自送来的,他就不会责怪你了,好了,闻某不多打扰了,请姑娘代为向令祖致意吧!”

      随着话声,已经站了起来。

      徐少华因师傅站起来了,也只好跟着站起,一双眼睛还是望着丁姑娘。

      丁凤仙不好挽留,看了他一眼,就低下头去,说道:

      “闻大侠、徐公子远来,怎好连茶水也不喝一口,就要走了,这礼物……”

      徐少华道:

      “家师方才说了,丁老人家回来,你只要说是家师亲自送来的,你不好不收,丁老人家就不会怪你了。”

      两人说话之时,又互相对看了一眼,这一眼,当真包含了不知多少情意,所谓两情相悦,尽在不言中了。

      马陵先生当先跨出大门,徐少华跟着师傅走出。

      丁凤仙跟在两人身后,一直送出门口。才裣衽道:

      “家祖不在,劳动闻大侠、徐公子的侠驾,真不好意思,小女子那就代家祖谢谢了。”

      两名庄丁早已牵了牲口在门外伺候。

      马陵先生笑道:

      “丁姑娘请回吧!”随即跨上马背。

      徐少华也跟着上马。徐建章和两名庄丁随着一跃上马,五区马立时洒开四蹄,沿着小径得得驰去。

      丁姑娘还站在门口,一直等他们转出小径,看不见人影了,才黯然回进门去。

      徐建章和两名庄丁要回庄覆命,出了柳泉,就别过马陵先生师徒,回云龙山庄而去。

      现在只有马陵先生和徐少华两匹马却沿着大路,继续朝马陵山进发。

      他们因在柳泉耽搁了一回工夫,赶到车幅山,已是傍晚时光,马陵先生在马上含笑道:

      “看来咱们今晚也得在车幅山借宿了。”

      徐少华只应了声是,没敢多说。

      两匹马缓缓在一片松林前面停住,这里有一家酒店,是两老夫妇开的,平日这时候早就不做生意了。

      今天因为店堂里还有一位客人,正在喝着酒,不好上牌门板,没有想到居然又有人来了!

      这两位客人就是马陵先生和徐少华。师徒两人在靠近路口的一张板桌旁坐下。马陵先生目光朝坐在里首的那个酒客望了一眼。

      那是一个身穿黑色道袍,头椎道髻的独目老道,看年龄当在六旬以上,踞坐上首一张板桌,面向着外面;但自己师徒进来之时,他连瞧也没瞧上一眼。

      只是自顾自剥着花生,引壶独酌,一副旁若无人的模样!

      马陵先生虽然很少在江湖走动;但眼光还是相当锐利,只朝对方看了一眼,就已看出这独目老道该是江湖上人,而且并非寻常之辈!

      这时正好卖酒的田老爹倒了两盅茶送上,含笑问道:

      “客官要些什么吗?”

      马陵先生道:

      “你给我们烫一壶花雕,切一盘卤味,再下两碗面来就好。”

      田老爹答应一声,退了下去。

      徐少华记得上次自己在这里打尖,除了田老爹老夫妇两个人,还有一个布衣荆钡但生得像盛开花朵般的少妇,今天却不见她的踪影。

      不多一回,田老爹送上两副杯筷,接着端来一盘卤菜,和一壶花雕,徐少华接过酒壶,给师傅面前斟满了一杯酒。

      马陵先生含笑道:

      “少华,天气寒冷,你也喝上一盅,暖和暖和。”

      徐少华道:

      “师傅喝好了,弟子喝上一盅,就会头昏,还是不喝的好。”

      马陵先生喝了一口酒,举筷夹起一块卤鸡,一面说道:

      “那你先吃些卤菜。”

      马陵先生是徐少华的师叔又兼师傅,平日对门人不苟言笑;但今天出门在外,就不像在家里那样严峻。

      徐少华在师傅面前,还是十分拘谨。师傅要他吃卤莱,他夹了一块卤猪肝,慢慢的咀嚼着,吃相十分斯文。

      好在没多一回,田老爹已经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汤面送上桌来,徐少华就开始低着头吃面。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马陵先生喝下一壶花雕,吃完面,已经微有酒意,取出一锭碎银,正待要田老爹算帐!

      坐在上首的独目老道恰在此时发出沙哑的笑声,说道:

      “贫道为了恭候大驾,已经在这里一连喝了三壶酒,这笔酒帐,总该算在你们一起吧?”

      马陵先生进来之时,早已看出这独目老道不是寻常之辈,此时听他说出在等候自己的话来,不觉一怔!连忙站起身,拱拱手道:

      “道长酒资,在下自当一起会了,道长果然是一位高人,在下还未请教道号如何称呼?”

      “高人二字,在马陵先生面前,贫道可不敢当。”独目老道站起身,续道:

      “贫道俗家姓苗,江湖朋友都叫贫道苗道人,这样够了吧?”

      “原来是苗道长。”马陵先生把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44-946.html - 2018-03-13
  • 第三十九章 闻天声悄俏离开云龙山庄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初更过后,闻天声悄俏离开云龙山庄。  二更时分,贾老二耸着肩,大摇大摆的从书房经东园圆洞门进入后园,再循着石板路走近老章住的小屋,口中忽然“合罕”咳出声来。  许多不大不小的人物,在走近比他身份较低的人之前,总喜欢先咳上一声,那是告诉这... - 2018-03-17
  • 第五章 马陵先生不会和苗飞虎有什么梁子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黑煞神苗飞虎?”  马陵先生从未听说过,自然不会和自己有什么梁子。  但此人外号“黑煞神”,会不会就是用“黑沙掌”,暗算徐少华的那人呢?尤其姓苗,不由使他想起坚要领教自己“云龙十八式”的苗道人来。  这就问道:  “令师是一位道长?”... - 2018-03-13
  • 你不说解散,我怎么敢离开
  • 八岁女孩的婚纱叶小小正在成衣工厂监督进度,忽然接到简阳的电话,让她火速到工作室救场。叶小小做了十年平面模特,去年在一次拍摄活动中认识了服装设计师简阳,两人合作创办了一间公司。尽管做了老板,但是碰到特殊情况,叶小小也会客串拍摄图片。然而,这次... - 2015-08-27
  • 第十五章 徐少华又朝前走了十一二丈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又朝前走了十一二丈,已经快接近飞瀑,这里水珠飞溅,靠靠似雾,又深入了三丈光景,发现飞瀑左侧,有一个黑越越的洞窟。  凝足目力看去,石窟上首,似有字迹,这就再往前走了丈许光景,才看清上面是“水帘洞”三个大字。  洞呈半圆形,足有一人... - 2018-03-14
  • 第四十四章 白元亮朝东首一道门户走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两人进入一同起居室,白元亮又朝东首一道门户走去,脚步就放得更轻!  贾老二学着他的样,弓起腰背,轻脚轻手的跟了过去。  白元亮轻轻掀起门帘,侧身走入。  贾老二也跟着侧身走入,抬眼看去,原来这里是一间静室,地方相当宽敞,只有上首放一张卧... - 2018-03-18
  • 第十六章 徐少华动手之时详细说了一遍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就把动手之时,贾者二要自己使一招“神龙掉首”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蓝如风眨着眼睛,问道:“他怎么说呢?”  徐少华又把贾老二说的话,和他说了。  蓝如风偏头想了想,说道:  “贾总管有时候说话噜噜嗦嗦,有时候又好像很精明,大哥是... - 2018-03-14
  • 第六章 徐少华慌忙一跃下马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慌忙一跃下马,走到老化子身边,俯下身去问道:  “老丈,你可是负了伤吗?”  那老化子两眼神光已失,只是张口喘气,但听了徐少华的话,双眼眨动,忽然间有了神光。  他盯着徐少华只看了一眼,凝聚的一点眼神又渐渐散去,张了张口,似乎要想... - 2018-03-13
  • 第三十章 徐少华等人进入桃花宫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纪若男、蓝如风、王天荣、壬贵四人,远远跟在前面五人身后,直到徐少华等人进入桃花宫。  纪若男才向身后三人打了个手势,低声道:“我们可以走了。”  她走在前面,悄悄朝平台右侧绕去。  蓝如风、王天荣、壬贵一个接一个跟在她身后疾掠过去。不过... - 2018-03-15
  • 第十八章 徐少华不敢怠慢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不敢怠慢,伸手掣出短剑,耳中但听“锵”的一声,眼前就出现一道青光吞吐的晶莹短剑,宛如一汛秋水,森寒逼人!口中暗暗叫了声:“好剑!”  举剑朝大铁锁上轻轻一挥,只听“当啷”巨响,铁锁立被削断,堕落地上。  徐少华急忙返剑入鞘,伸手拉... - 2018-03-14
  • 第二十一章 徐少华撕开了封口抽出一张信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撕开了封口,抽出一张信笺,只见上面写了寥寥十几个字,那是:“初更在吕亭驿恭候侠驾,知名不具。”  史琬问道:  “大哥,他在信上写些什么?”  徐少华把手中信笺递了过去,说道:  “他约我初更到吕亭驿去。”  史琬、蓝如风看过信笺... - 2018-03-15
  • 第三十七章 蓝如凤打着火简跟在徐少华身后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两人走出房门,回到甬道上,甬道中黝黑如墨,蓝如凤打着火简,跟在徐少华身后。  徐少华目能夜视,早已看到左首壁间,也有一道木门,这就说道:  “你随我来。”接着低哦道。  “对了,待回柳姐姐如果也被牛筋捆绑着,就要你替她解了。”  蓝如凤... - 2018-03-17
  • 第四章 在肉身受过苦_圣经
  • 4:1基督既在肉身受苦,你们也当将这样的心志作为兵器,因为在肉身受过苦的,就已经与罪断绝了。4:2你们存这样的心,从今以后就可以不从人的情欲,只从神的旨意,在世度余下的光阴。4:3因为往日随从外邦人的心意行邪淫、恶欲、醉酒、荒宴、群饮,并可... - 2017-10-24
  • 第四章 百体中战斗之私欲来_圣经
  • 4:1你们中间的争战、斗殴,是从哪里来的呢?不是从你们百体中战斗之私欲来的吗?4:2你们贪恋,还是得不着;你们杀害嫉妒,又斗殴争战,也不能得。你们得不着,是因为你们不求。4:3你们求也得不着,是因为你们妄求,要浪费在你们的宴乐中。4:4你们... - 2017-10-24
  • 第四章 我初次听见好像吹号的声音_圣经
  • 4:1此后,我观看,见天上有门开了。我初次听见好像吹号的声音,对我说:“你上到这里来,我要将以后必成的事指示你。”4:2我立刻被圣灵感动,见有一个宝座安置在天上,又有一位坐在宝座上。4:3看那坐着的,好像碧玉和红宝石,又有虹围着宝座,好像绿... - 2017-10-26
  • 第四章 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_圣经
  • 4:1亲爱的弟兄啊,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4:2凡灵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于神的,从此你们可以认出神的灵来;4:3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神,这是那敌基督者的灵。你们... - 2017-10-24
  • 第四章 逃之夭夭_血染枫红
  •   第二日天刚朦亮,丁浩聚众镖师商议行止。对此各有一番意见。  一种认为:只有冒险将镖押到南京,九龙镖旗才能不倒。  一种以为:人力太少,倘若魔头们又在前边堵截,镖银又将保不住。不如暂退回杭州,等约了高手,再谈起运。  丁浩沉思良久,慨然道... - 2017-11-11
  • 第四章 一鸣惊人_紫星红梅
  •   当天二更,张总镖头把两个儿子和秦玉雄、梁公柏、伏正霆叫到客室。  张总镖头道:“老夫这就动身前往慈恩寺,请各位来此,有两句话交代。姓华的邀老夫去见他的主人,以了结人镖被劫之事。老夫此去也关系到白老镖头父女性命,关系到镖局存亡,因此各位不... - 2017-11-16
  • 第四章 进入他安息的应许_圣经
  • 4:1我们既蒙留下有进入他安息的应许,就当畏惧,免得我们中间(“我们”原文作“你们”)或有人似乎是赶不上了。4:2因为有福音传给我们,像传给他们一样,只是所听见的道与他们无益,因为他们没有信心与所听见的道调和。4:3但我们已经相信的人得以进... - 2017-10-22
  • 第四章 阴司四煞(2)_剑啸凤鸣
  •   万古雷心里一跳,觉出她眼神中有些异样,不敢与她对视,慌忙移开视线,道:“姑娘帮助在下,彼此就该成为朋友。”  春桃听他这平淡的回答,未免失望,叹口气道:“要成为朋友不难,只要公子投效一位王爷,与我们在一起,那就成一家了。”  “姑娘效忠... - 2017-11-15
  • 第四章 阴司四煞(1)_剑啸凤鸣
  •   朱允炆待公冶勋等走后,独坐亭中沉思。  诸王之中,他最担心的就是燕王。然而皇上对燕王的偏爱,你就是抓到燕王的把柄又能怎么样呢?  记得凉国公蓝玉私下里曾对他说:“殿下,当今诸王之中,圣上最钟爱的是哪一位不知殿下已觉察出来了吗?”  他当... - 2017-11-15
  • 第四章 平地风波_血字真经
  •   苍紫云一大早提着扫帚出来扫地,却见铺子旁边站着个人,那背影极熟。  这人一转过身来,正是蓝人俊。  她见他提着个包袱,便笑问道:“又要买镜子?”  蓝人俊脸一红,道:“不瞒苍姑娘,在下腰囊羞涩,镜子是买不成了。”  苍紫云道:“那些和尚... - 2017-11-11
  • 第四章 祁连老祖_情寄江湖
  •   万古雷混在人堆里下了楼后,并未走远,站在街的斜对面看热闹。不一会,便见天地双魔等人下了楼。有个三十来岁的人和几个捕快打头里走,天地双魔等人跟在后面,沿大街东去。街上闲人见这阵仗,便蜂拥尾随,万古雷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夹在人群里跟着走。走不... - 2017-10-28
  • 第四章 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_圣经
  • 4:1我为主被囚的劝你们:既然蒙召,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4:2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互相宽容,4:3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4:4身体只有一个,圣灵只有一个,正如你们蒙召,同有一个指望。4:5一主,一信,... - 2017-10-19
  • 第四章 与奴仆毫无分别_圣经
  • 4:1我说那承受产业的,虽然是全业的主人,但为孩童的时候,却与奴仆毫无分别,4:2乃在师傅和管家的手下,直等他父亲预定的时候来到。4:3我们为孩童的时候,受管于世俗小学之下,也是如此。4:4及至时候满足,神就差遣他的儿子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 - 2017-10-19
  • 第四章 我们既然蒙怜悯就不丧胆_圣经
  • 4:1我们既然蒙怜悯,受了这职分,就不丧胆,4:2乃将那些暗昧可耻的事弃绝了,不行诡诈,不谬讲神的道理,只将真理表明出来,好在神面前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4:3如果我们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灭亡的人身上。4:4此等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 - 2017-10-19
  • 第四章 为神奥秘事的管家_圣经
  • 4:1人应当以我们为基督的执事,为神奥秘事的管家。4:2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4:3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4:4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但判断我的乃是主。4:5所以,时候... - 2017-10-14
  • 第四章 倘若亚伯拉罕是因行为称义_圣经
  • 4:1如此说来,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凭着肉体得了什么呢?4:2倘若亚伯拉罕是因行为称义,就有可夸的,只是在神面前并无可夸。4:3经上说什么呢?说:“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4:4作工的得工价,不算恩典,乃是该得的;4:5惟有不作工的,... - 2017-10-11
  • 第四章 幽谷血战(1)_降魔金刚杵
  •   夕阳傍山,华灯初放,东野焜一行人从庐州归来,风尘仆仆,一脸风霜。  三山街上,车水马龙,好似繁星,好一派热闹繁华。  冯二狗叹息道:“京师就是京师,这三山街上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吃的、穿的、玩的、看的,无所不包,真叫人留连忘返!”  吴... - 2017-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