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马陵先生携同徐少华离开云龙山庄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一天清早马陵先生就携同徐少华,别过二师兄,管事徐建章率同两名庄丁,携带八式礼物,一起骑上牲口,离开云龙山庄。

      中午在茅村打了个尖,未牌时光,就已赶到柳泉。

      马陵先生命徐少华走在前面领路,五匹马转入小径,来至一幢瓦屋门首,徐少华当先下马,马陵先生、徐建章和两名庄丁也相继下马。

      徐少华跨上两步,举手在木门上轻轻叩了两下,提高声音叫道:

      “丁老人家在家吗?”

      乡下村落里,难得有马匹经过,五匹马的蹄声,杂沓而响亮,早就惊动了屋里的丁凤仙姑娘。此刻再一听到是徐少华的声音,心头禁不住一阵猛跳,急急忙忙的打开大门,正待开口叫出:“少华”来。

      但当她美眸抬处,看到徐少华身后还有三四个人,到了口边的话,赶忙刹住,四目相投,姑娘家芙蓉般的脸颊上,蓦地飞起两片红云,轻启樱唇,低低的说道:

      “原来是徐公子,爷爷一早就出去了,请到里面坐。”

      徐少华日思夜想的倩影,如今亭亭站在面前,一时之间,也禁不住俊脸微红,连忙拱拱手道:

      “丁姑娘,这是家师,特地来拜访令祖丁老人家的。”接着回身朝马陵先生道:

      “师傅,她是丁老人家的令孙女凤仙姑娘。”

      丁风仙听说来的是徐少华的师傅马陵先生,不觉眨动美眸,慌忙捡袄道:

      “小女子听家祖父说起过马陵先生闻大侠的大名,快请到里面坐。”

      马陵先生呵呵一笑道:

      “姑娘不可多礼,令祖号称伤科圣手,闻某也是闻名已久,只是未曾见过面,今天是代表敝师兄云龙山庄徐庄主特来向令祖面致谢意的。”

      说话之时,丁姑娘已领着马陵先生师徒走进堂屋,绯红着脸道:

      “闻大侠,徐公子请坐,小女子烧茶去。”

      马陵先生含笑道:

      “姑娘不用客气,令祖既然不在,闻某坐坐就走,不用烧茶了。”

      丁凤仙道:

      “闻大侠,徐公子远来是客,怎好连茶水都不烧?”

      徐少华道:

      “丁姑娘,真的不用客气。”

      这时徐少华已领着两名庄丁手捧八式礼物,走了进来,把礼物放到上首的板桌之上,便自退出。

      马陵先生含笑道:

      “丁姑娘,小徒中人暗算,幸蒙令祖赐救,这八式薄礼,只是敝师兄聊表谢忱,不成敬意,请令祖哂纳。”

      丁凤仙脸又红了,急道:

      “爷爷不在,这样的厚礼,小女子怎么好收?爷爷时常说:行医志在济世,并不是为了敛财,徐公子,这…”

      徐少华忙道:

      “丁姑娘不可误会,令祖救伤之德,并不是区区薄物,所可言谢,这是家父的一点意思,所以要家师代表前来,向丁老人家当面致谢,姑娘不可客气了。”

      丁凤仙看了他一眼,娇急的道:

      “你是知道的,爷爷不在,我若是收下了,爷爷不骂我才怪!”

      马陵先生含笑道:

      “不会的,令祖替人治好了病,病家为了感谢起见,总得送点礼吧!”

      丁凤仙道:

      “但……这份礼太重了……”

      马陵先生道:

      “这是敝师兄的意思,敝师兄认为这些礼物,还是太轻了,才要闻某代表前来致谢,令祖回来,姑娘只要说是闻某亲自送来的,他就不会责怪你了,好了,闻某不多打扰了,请姑娘代为向令祖致意吧!”

      随着话声,已经站了起来。

      徐少华因师傅站起来了,也只好跟着站起,一双眼睛还是望着丁姑娘。

      丁凤仙不好挽留,看了他一眼,就低下头去,说道:

      “闻大侠、徐公子远来,怎好连茶水也不喝一口,就要走了,这礼物……”

      徐少华道:

      “家师方才说了,丁老人家回来,你只要说是家师亲自送来的,你不好不收,丁老人家就不会怪你了。”

      两人说话之时,又互相对看了一眼,这一眼,当真包含了不知多少情意,所谓两情相悦,尽在不言中了。

      马陵先生当先跨出大门,徐少华跟着师傅走出。

      丁凤仙跟在两人身后,一直送出门口。才裣衽道:

      “家祖不在,劳动闻大侠、徐公子的侠驾,真不好意思,小女子那就代家祖谢谢了。”

      两名庄丁早已牵了牲口在门外伺候。

      马陵先生笑道:

      “丁姑娘请回吧!”随即跨上马背。

      徐少华也跟着上马。徐建章和两名庄丁随着一跃上马,五区马立时洒开四蹄,沿着小径得得驰去。

      丁姑娘还站在门口,一直等他们转出小径,看不见人影了,才黯然回进门去。

      徐建章和两名庄丁要回庄覆命,出了柳泉,就别过马陵先生师徒,回云龙山庄而去。

      现在只有马陵先生和徐少华两匹马却沿着大路,继续朝马陵山进发。

      他们因在柳泉耽搁了一回工夫,赶到车幅山,已是傍晚时光,马陵先生在马上含笑道:

      “看来咱们今晚也得在车幅山借宿了。”

      徐少华只应了声是,没敢多说。

      两匹马缓缓在一片松林前面停住,这里有一家酒店,是两老夫妇开的,平日这时候早就不做生意了。

      今天因为店堂里还有一位客人,正在喝着酒,不好上牌门板,没有想到居然又有人来了!

      这两位客人就是马陵先生和徐少华。师徒两人在靠近路口的一张板桌旁坐下。马陵先生目光朝坐在里首的那个酒客望了一眼。

      那是一个身穿黑色道袍,头椎道髻的独目老道,看年龄当在六旬以上,踞坐上首一张板桌,面向着外面;但自己师徒进来之时,他连瞧也没瞧上一眼。

      只是自顾自剥着花生,引壶独酌,一副旁若无人的模样!

      马陵先生虽然很少在江湖走动;但眼光还是相当锐利,只朝对方看了一眼,就已看出这独目老道该是江湖上人,而且并非寻常之辈!

      这时正好卖酒的田老爹倒了两盅茶送上,含笑问道:

      “客官要些什么吗?”

      马陵先生道:

      “你给我们烫一壶花雕,切一盘卤味,再下两碗面来就好。”

      田老爹答应一声,退了下去。

      徐少华记得上次自己在这里打尖,除了田老爹老夫妇两个人,还有一个布衣荆钡但生得像盛开花朵般的少妇,今天却不见她的踪影。

      不多一回,田老爹送上两副杯筷,接着端来一盘卤菜,和一壶花雕,徐少华接过酒壶,给师傅面前斟满了一杯酒。

      马陵先生含笑道:

      “少华,天气寒冷,你也喝上一盅,暖和暖和。”

      徐少华道:

      “师傅喝好了,弟子喝上一盅,就会头昏,还是不喝的好。”

      马陵先生喝了一口酒,举筷夹起一块卤鸡,一面说道:

      “那你先吃些卤菜。”

      马陵先生是徐少华的师叔又兼师傅,平日对门人不苟言笑;但今天出门在外,就不像在家里那样严峻。

      徐少华在师傅面前,还是十分拘谨。师傅要他吃卤莱,他夹了一块卤猪肝,慢慢的咀嚼着,吃相十分斯文。

      好在没多一回,田老爹已经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汤面送上桌来,徐少华就开始低着头吃面。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马陵先生喝下一壶花雕,吃完面,已经微有酒意,取出一锭碎银,正待要田老爹算帐!

      坐在上首的独目老道恰在此时发出沙哑的笑声,说道:

      “贫道为了恭候大驾,已经在这里一连喝了三壶酒,这笔酒帐,总该算在你们一起吧?”

      马陵先生进来之时,早已看出这独目老道不是寻常之辈,此时听他说出在等候自己的话来,不觉一怔!连忙站起身,拱拱手道:

      “道长酒资,在下自当一起会了,道长果然是一位高人,在下还未请教道号如何称呼?”

      “高人二字,在马陵先生面前,贫道可不敢当。”独目老道站起身,续道:

      “贫道俗家姓苗,江湖朋友都叫贫道苗道人,这样够了吧?”

      “原来是苗道长。”马陵先生把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44-946.html - 2018-03-13
  • 第三十九章 闻天声悄俏离开云龙山庄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初更过后,闻天声悄俏离开云龙山庄。  二更时分,贾老二耸着肩,大摇大摆的从书房经东园圆洞门进入后园,再循着石板路走近老章住的小屋,口中忽然“合罕”咳出声来。  许多不大不小的人物,在走近比他身份较低的人之前,总喜欢先咳上一声,那是告诉这... - 2018-03-17
  • 第五章 马陵先生不会和苗飞虎有什么梁子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黑煞神苗飞虎?”  马陵先生从未听说过,自然不会和自己有什么梁子。  但此人外号“黑煞神”,会不会就是用“黑沙掌”,暗算徐少华的那人呢?尤其姓苗,不由使他想起坚要领教自己“云龙十八式”的苗道人来。  这就问道:  “令师是一位道长?”... - 2018-03-13
  • 你不说解散,我怎么敢离开
  • 八岁女孩的婚纱叶小小正在成衣工厂监督进度,忽然接到简阳的电话,让她火速到工作室救场。叶小小做了十年平面模特,去年在一次拍摄活动中认识了服装设计师简阳,两人合作创办了一间公司。尽管做了老板,但是碰到特殊情况,叶小小也会客串拍摄图片。然而,这次... - 2015-08-27
  • 第六章 徐少华慌忙一跃下马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慌忙一跃下马,走到老化子身边,俯下身去问道:  “老丈,你可是负了伤吗?”  那老化子两眼神光已失,只是张口喘气,但听了徐少华的话,双眼眨动,忽然间有了神光。  他盯着徐少华只看了一眼,凝聚的一点眼神又渐渐散去,张了张口,似乎要想... - 2018-03-13
  • 第四十四章 白元亮朝东首一道门户走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两人进入一同起居室,白元亮又朝东首一道门户走去,脚步就放得更轻!  贾老二学着他的样,弓起腰背,轻脚轻手的跟了过去。  白元亮轻轻掀起门帘,侧身走入。  贾老二也跟着侧身走入,抬眼看去,原来这里是一间静室,地方相当宽敞,只有上首放一张卧... - 2018-03-18
  • 第十六章 徐少华动手之时详细说了一遍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就把动手之时,贾者二要自己使一招“神龙掉首”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蓝如风眨着眼睛,问道:“他怎么说呢?”  徐少华又把贾老二说的话,和他说了。  蓝如风偏头想了想,说道:  “贾总管有时候说话噜噜嗦嗦,有时候又好像很精明,大哥是... - 2018-03-14
  • 第十五章 徐少华又朝前走了十一二丈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又朝前走了十一二丈,已经快接近飞瀑,这里水珠飞溅,靠靠似雾,又深入了三丈光景,发现飞瀑左侧,有一个黑越越的洞窟。  凝足目力看去,石窟上首,似有字迹,这就再往前走了丈许光景,才看清上面是“水帘洞”三个大字。  洞呈半圆形,足有一人... - 2018-03-14
  • 第十八章 徐少华不敢怠慢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不敢怠慢,伸手掣出短剑,耳中但听“锵”的一声,眼前就出现一道青光吞吐的晶莹短剑,宛如一汛秋水,森寒逼人!口中暗暗叫了声:“好剑!”  举剑朝大铁锁上轻轻一挥,只听“当啷”巨响,铁锁立被削断,堕落地上。  徐少华急忙返剑入鞘,伸手拉... - 2018-03-14
  • 第二十一章 徐少华撕开了封口抽出一张信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撕开了封口,抽出一张信笺,只见上面写了寥寥十几个字,那是:“初更在吕亭驿恭候侠驾,知名不具。”  史琬问道:  “大哥,他在信上写些什么?”  徐少华把手中信笺递了过去,说道:  “他约我初更到吕亭驿去。”  史琬、蓝如风看过信笺... - 2018-03-15
  • 第三十章 徐少华等人进入桃花宫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纪若男、蓝如风、王天荣、壬贵四人,远远跟在前面五人身后,直到徐少华等人进入桃花宫。  纪若男才向身后三人打了个手势,低声道:“我们可以走了。”  她走在前面,悄悄朝平台右侧绕去。  蓝如风、王天荣、壬贵一个接一个跟在她身后疾掠过去。不过... - 2018-03-15
  • 第三十七章 蓝如凤打着火简跟在徐少华身后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两人走出房门,回到甬道上,甬道中黝黑如墨,蓝如凤打着火简,跟在徐少华身后。  徐少华目能夜视,早已看到左首壁间,也有一道木门,这就说道:  “你随我来。”接着低哦道。  “对了,待回柳姐姐如果也被牛筋捆绑着,就要你替她解了。”  蓝如凤... - 2018-03-17
  • 第四章 夜窥隐秘_彩虹剑
  •   如玉急忙单膝一届,说道:“小婢叩见堡主。”  夏云峰一摆手,笔直走近榻前,亲自察看了范义的尸体,双手一拱,黯然道:“老管家,你是范家三代忠仆,你的责任,到此已了,就好好的安息吧,范贤侄自有老夫会照顾他的,你只管放心吧!”  说罢,一脸虔... - 2017-12-20
  • 第四章 奇事迭出_翠莲曲
  •   方玉琪陡然眼睛一亮,问道:“姊姊,你几时碰上百草仙翁葛老前辈的?”  吕雪君温柔的道:“你躺下来,姊姊就告诉你咯!”  她真像大姊似的在哄骗着小弟弟,方玉琪拗不过她,只好依言躺下,一面说道:“好姊姊,你现在总可以说了。”  吕雪君嫣然一... - 2017-12-20
  • 第四十四章 巧妙安排_珍珠令
  •   林子清道:“你就是姜一贵,对不?”  那人在黑暗之中,看不清人面,他听林子清一口叫出他姓名,惊异的道:“你认识我?你……”  林子清证实他就是姜一贵,就不用多费口舌,不待他说完,举手一指,点了他昏穴,随手夹起,转身就走。回到那间矮屋,木... - 2017-12-24
  • 第四章 自命不凡_珍珠令
  •   凌君毅身形一停,立即朝脚下看去,又并无异状,但方才跃起之时,分明有一股力道,扯着自己足踝,不觉冷声道:“你用什么东西,偷袭了在下?”玄衣罗刹眼彼荡漾,格格笑道:“系足红丝。”右手轻轻一扬,“嘶”的一声,一缕细得几乎看不清的黑线,直向凌君... - 2017-12-24
  • 第四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纵是分离情也重_白衣紫电
  •   “老先生,您知不知道,大约两个月左右,阴阳壁上摔下一个人?”连莲这些日子一直未离阴阳壁周围二、三十里的范围。  这老人摇摇头,道:“不知道有没有,自古以来,从阴阳壁上掉下来的人,没有一个是活的。”  这老人明明说的是实话,但连莲不喜欢听... - 2017-12-26
  • 第四十四章 只听房门外响起一个男子声音_东风传奇
  •   只听房门外响起一个男子声音说道:  “四公子在房里吗?属下高升、孙发有要事奉陈。”  谷飞云冷然道:  “进来。”  高升、孙发两人相偕走入,看到辛七姑也在房中,立时一齐躬身道:  “属下见过四公子、七公子。”  谷飞云颔首道:  “二... - 2017-12-18
  • 第四十四章 多事之秋_引剑珠
  •   中间那个汉子嘿然道:“朋友那是有意来混充的了,嘿嘿你昨晚是不是在东兴栈投宿,咱们一早就等着你了!”  话声一落,突然挥了挥手,他这一挥手,村中陆续走出了六七名仅子,同时韦宗方身后,也出现了四五个人,刹那间,已把韦宗方围在当中。  韦宗方... - 2017-12-30
  • 第四章 群英会_引剑珠
  •   迫风刀夏侯年大怒道:“小子你敢瞧不起我?”  毒孩儿道:“你可想在我手底下试试?”  追风刀夏侯年虎的站起身来,喝道:“小子,你站出来,夏候年倒要伸量伸量你有多少本领?”  毒孩儿忽然夹了筷子菜,边吃边道:“不用比了,我懒得和你动手,你... - 2017-12-29
  • 第四十四章 此情难已一少躬碧落 化身无数五岳闹魇宫_纵鹤擒龙
  •   却说我国南海的海南岛,原名叫做琼州岛,北与雷州半岛相望,为我国第一大岛。  四季皆夏,十分炎热,土壤肥沃,天产丰富,惜至今犹在半荒凉状态之下。山脉系粤桂间的勾漏山脉,分支南走,由雷州半岛越南,起而为五指山脉,因黎人环居其下,又称黎母岭。... - 2017-12-28
  • 第四章 拙不识君_梵林血珠
  •   智野不但听法玄大师说了南北禅宗纷级争的由来,还说起了他的身世.据懒和尚告诉监寺,智野是正定县西郊一个陈姓农夫家把他收养的.当时智野不过两岁多,抚养他的父母被人杀死.据懒和尚说,他的生身父母究竟是谁,完全是一笔糊涂帐。  他把智野从定县带... - 2017-12-06
  • 第四章 姬天云直奔天魔谷_紫衣玉箫
  •   第二天一早,起身用过早饭,由于白天施展轻身功夫不便,姬天云叫店主代买了两匹骏马,二人各乘一匹,直奔天魔谷方向去。  中午二人赶到一座大镇,进入一家叫群英居的客栈,二人走到楼上,在靠窗口处的一张桌子上坐下,要了酒饭,正在吃喝之际。  楼下... - 2017-11-28
  • 第四章 萃英别庄(2)_酒狂逍遥生
  •   项伟功叹口气道:“宇文兄,老夫愧对武林,但终不服天灵教的毒辣手段,今日借兄等之力,反了天灵教,还望各位助一臂之力!”  众人这才知道项家父子起了反叛之心。  老秀才道:“该如何办,项兄只管说!”  项伟功道:“老夫被天灵教所迫,由开封迁... - 2017-11-26
  • 第四章 萃英别庄(1)_酒狂逍遥生
  •   老秀才等一行人路上走得并不快,为了等候肖劲秋三人,恰似游山玩水,走走歇歇。  过九江时,惠耘武请大家到家中停留两日,并写休书一封,派人带往尤家。  尤家知个中情形后,回说尤绮云自损名节,怪不得惠耘武,这事就此作罢,复信拿给荀云娘瞧,云娘... - 2017-11-26
  • 第四章 女煞星_酒狂逍遥生
  •   卫中柱在半月内疗养好伤,全仗少林圣药还神丹的神效,他自觉内力非但未散,还有了增强。  他的康复,使全帮上下都舒了口气,如今多事之秋,卫海帮处境艰危,少不了挑粱的帮主。  这天,是他康复后第一次到议事室议事。  参加议事的总巡主卫荻,四大... - 2017-11-24
  • 第四十四章 多事之秋_引剑珠
  •   中间那个汉子嘿然道:“朋友那是有意来混充的了,嘿嘿你昨晚是不是在东兴栈投宿,咱们一早就等着你了!”  话声一落,突然挥了挥手,他这一挥手,村中陆续走出了六七名仅子,同时韦宗方身后,也出现了四五个人,刹那间,已把韦宗方围在当中。  韦宗方... - 2017-12-30
  • X04第四章 神师收四徒_日志故事
  •   转眼三年过去了,一天,萧空四人在后山玩2打2的测试武功游戏。萧空和林夕一组,唐龙和魏纹一组。  萧空对唐龙,唐龙使一个饿虎扑食,萧网上一蹦,来了一个推窗望月,唐龙往后退了一步,萧空没打着。林夕这边... - 2017-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