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财帛动人心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司马纶道:“据先师说金窖就在这座大殿之下,要移开石香炉,才能下去。”

      地鼠隗七耸着肩道:“我的天,这座石香炉,怕不有上千斤重,凭咱们几个人还移不开呢!”

      金财神道:“头儿,十一哥他们全在古墓外守护,要不去……”

      “他们守护墓外,不可轻离。”司马绍道:“移开这座石香炉,并不需要人力。”

      地鼠晚七耸着肩道:“那是另有机关了?”

      司马纶道:“不错,但这机关必须先打开钥匙,才能开启。”

      金财神道:“五香炉上还有锁匙吗?”

      司马绍笑道:“方才咱们进来之时,不是也先打开锁匙,机关才开动的么?”

      金财神道:“头儿身上一定有钥匙了?”

      司马纶伸手入怀,取出两支比绣花针略粗的钢针,摊在掌心,含笑道:“就是这个了。”

      地鼠隗七探首道:“这不是头儿的暗器么?”

      “不错,这是兄弟常便的暗器‘金钢针’!”

      司马纶微微一笑道:“当初先师传我‘金钢针’的时候。要求十分严格,先师在纸上,用笔点上两个小点,规定兄弟必须站在一丈之外,用左手弹出,以击中小点为准,而且必须两针同发,后来墨点逐渐小了,只剩下针孔大小,这样足足练了两年之久,直到把弹出的两支针,在任何角度上,都能命中敌人瞳孔,才算完成。当时兄弟觉得先师教兄弟的武功,都十分正派,惟独这‘金钢针’取人瞳孔,似乎太过残忍,但先师督促甚严,几乎非练成这门暗器不可……”

      金财神插口道:“当时头儿的尊师虽然没和你说明,但必有深意了?”

      “金兄说得极是!”司马纶点头道:“直到先师易箦之时,才说出教兄弟练的‘金钢针’,实乃开启本门藏金的钥匙。”

      金财神“啊”了一声,才试探着道:“听头儿的口气,好像没练成‘金钢针’,就打不开金窖之门了。”

      “金兄说得对极!”

      司马纶大笑道:“因为这金窖的钥匙孔,就在这石香炉盖上这只石狮子的双目瞳孔之中,必须把两支钢针刺入瞳孔,石香炉才会自动移开,要把两支钢针投入石狮瞳孔,人人都会,但两支钢针必须在同一时间投入,而且投入之后,在石狮周围一丈方圆,必将全为机关暗器所伤,是以发射钢针,必须站在一丈以外,方可无事。”

      金财神吁了口气道:“原来开启金窖,还有这么曲折。”

      隗七缩着头,酒笑道:“头儿现在可以出手了,也好让属下开开眼界!”

      司马纶一笑道:“兄弟自然要打开金窖来瞧瞧,然后才能和大家共议大事。”

      金财神道:“头儿那就快请出手了。”

      尹剑青虽然对司马纶极为敬佩,但总觉得他手下的十二煞神一个个都带着一份橘诡之气,并非正派中人。”

      十二煞神,当然不是正派中人,但他们同是司马纶的手下,照说都该有一份服从拥戴之诚,但在自己的感觉上,他们一点都没有。”

      尤其在他们和司马纶谈话的语气听来,似乎有故意刺探司马纶口气之嫌。

      司马纶微微一笑,回头一摆手道:“你们且退到一丈五尺以外去。”

      他话声甫出,金财神、隗七、温化龙三人不约而同立即依言向后飞跃出去一文六七尺远。

      尹剑青心中暗道:“即此一点,可见他们已是不信任司马纶了,因为司马纶只要他们退一丈五尺,他们却多退了两尺,这分明是怕司马纶藉此一机会害他们了,他们如无异心,又何用防备司马纶呢?”

      这真叫做旁观者清!

      司马纶却似丝毫未觉,在他们退出之后,也一个旋身,飞退出一丈开外,身法轻灵已极!

      尹剑青突然心中一动,暗道:“飘花身法,难道艾青青和他是同一门派不成?”

      就在他心念转动之际,突听石香炉响起了两声“叮”“叮”之声!

      原来司马纶在旋身飞退之时,手中两支“金钢针”,已然屈指弹了出去。这两支金钢针丝毫不爽,一齐射入了石香炉盖上盘踞的石狮子双目瞳孔之中。

      这一手不但尹剑青没有看清,连就站在司马纶身后只有几尺距离的金财神等三人,也没看清楚!

      直等石香炉发出“叮”“叮”之声,金财神才吃惊的道:“头儿两支针已经射出去了么?”

      司马纶笑道:“兄弟在旋身之际,已经发出了,金兄没有看到么?”

      就在他说话之时,紧接着只听一阵嗤嗤轻响,从石狮子口中,突然喷出一大蓬银芒,像扇面般洒开来,朝殿前激射而来。

      这一蓬银芒,经灯光照射,隐泛蓝色,显然是毒外无疑,因为它是扇面般射出,离石香炉一丈以内几乎毫无躲闪余地,司马纶说得没错,这蓬银针,果然只射到一丈光景,便自纷纷坠地!

      全财神咋舌道:“这蓬飞针,既密且速,当真令人防不胜防,头儿,咱们现在可以过去了吧?”

      “且慢!”司马纶道:“还有一道还要发动……”

      话未说完,突听又是一阵“嗤”“嗤”轻响!

      大家举目看去,只见两道银线,嗤嗤不绝,上下交舞,那两道银线,却是一支接一支的飞针,密如连珠般射出!

      原来这回是石狮子两颗眼睛中射出来的,石狮子双目之中两颗眼球,竟然是活动的,会上下左右滚转,飞针就连绵不断的上下飞舞着射出。

      这一会因眼球上下滚转之故,比从石狮子口中喷出来的飞针,射击面更广,这样上下左右的轮转飞射,足足反覆转动了有四五遍之多,才算.停止。

      司马纶就在飞针刚一停止,突然纵身飞起,一下跃上炉盖石狮子的背上,双手捧住狮头向右扭转。

      这一扭,只听香炉中又是“叮”的一声,司马纶才飞身落地。

      金财神问道:“头儿这是做什么?”

      司马纶朝他笑了笑道:“如若不趁此把狮头扭转,石狮子腹内装的全是飞针,眼中飞针停止,石狮子口中又会喷出飞外来,口中停止,眼中又射,不把腹内全部飞计射完,是不会停止的。”

      金财神道:“那么现在呢?”

      司马纶道:“狮头扭转,香炉盖就可以开启了。”

      随着话声,双手才抓住石狮子前后两脚,轻轻揭开炉盖。

      金财神等三人,在司马纶揭开炉盖之时,依然趑趄不前,直待看清毫无动静,才一齐走了过去。

      揭开炉盖之后,里面并不是空荡荡的香炉,上面足有小圆桌桌面大小一块石板,雕刻着八卦图形。

      金财神正想问话,他真像孔子入太庙,每事必问,但他还没开口!

      司马纶已回头笑道:“方才兄弟打出两支钢针,只是开启石香炉的锁钥而已,现在才是石香炉移动的键钮。”

      话声一落,伸手朝中间“太极图”上两颗鱼眼按去。说也奇怪,那太极图上突出的两颗鱼眼,经他一按,居然应手按了下去。

      尹剑青站在门外,只推开了一道门缝,自然看不到香炉里面的情形。

      只见司马纶按下角眼,立即往后退下。

      金财神等三人一见司马纶后退,他们还当又有暗器射出,慌忙飞身跃退一丈之外。

      司马纶含笑道:“你们不用慌张,这回不会再有暗器射出了。”

      石香炉经他按下鱼眼之后,地底就响起一阵“隆”“隆”轻震,石香炉果然在轻震声中,缓缓向神龛面前移去。

      原来石香炉的位置上,已经露出一个黑越越的洞窟。

      司马纶已经从身边取出一个白钢的精致千里火筒,“擦”的一声打着火种,回身道:

      “晚兄,你守在洞口,金兄、温兄随兄弟下去。”

      说完,当先举步朝洞窟中走了下去。

      地鼠隗七应了声“是”,果然在窟口站停下来。

      金财神和温化龙二人互使了一个眼色,跟着司马纶身后,相继往下行去。

      尹剑青站在门外,看得清楚,心中暗道:“金财神和温化龙二人,行动鬼祟,这互使眼色,分明另有阴谋了,莫非他们有谋害司马纶之心不成?”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95-957.html - 2018-05-15
  • 第十章 十面楚歌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一时地道内烟雾弥漫,水汽和着灰尘蒸腾而起,更有大大小小的岩石不断从壁上脱落,有的更是激溅弹射而出。水流从开裂处汩汩涌出,初时尚缓,片刻便急湍若瀑,来路上地势较低的几处岩壁经不起地下暗泉强大的挤压之力,轰然坍塌,声势惊人,便若是地震一般。... - 2018-07-10
  • 第十章 他们看到了敌踪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然他们一路疾奔而来,可是这时侯果真看到了敌踪,却又觉得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此刻他们的身后,只有区区三百多骑。  事先无论是谁都没有料到,大名鼎鼎的神刀都营房中,竟然没有什么军马。  宋录对于他们的惊讶颇为不屑,道:我们兄弟擅长的本就是近... - 2018-07-15
  • 第十章 京师六绝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的磨性斋中,小弦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目瞪口呆!  鸣佩峰中听到愚大师所说、自己与四大家族少主明将军乃是命中宿敌的一番话后,小弦尚未放在心上,权当戏言。但经过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奇遇:先是追捕王在汶河小城强行将他带走;然后宫涤尘领他去... - 2018-06-30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
  • 第十一章 百折不屈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初晓的阳光隐隐斜透进墓中,映射着明将军颀长而沉雄的身影,在身后的墙上投下一道青黑的轮廓。随着明将军大步从墓中踏出,阳光从他双足、膝盖、大腿、躯干一路延伸上去,终现出那倾泻而下浓密的黑发、不怒而威凛傲的面容;那道影子亦从墙上落于地下,越拉... - 2018-07-10
  • 第十九章 矫龙破围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听宁徊风如此说,众人的眼光都不由落在那口古怪的箱子上。此厅本就不大,诸人座位相隔不远,中间又放上这么一口大箱子,颇显挤迫,更添一种诡异的气氛。  诸人进厅时见到那箱子突兀地放于正中,便觉得其中定有文章,却委实想不透宁徊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2018-07-08
  • 第十八章 困龙山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困龙山庄地处涪陵城西七里坡,依山而建,占地不过十数亩。但方圆百步内的树木都已被锯断,便只有一条光秃秃的大道直通庄门,离得老远便可见到庄前迎风飘扬着五尺见方的一面大旗,旗上用朱砂写着两个血红大字:困龙!  林青、虫大师、花想容、水柔清与小... - 2018-07-08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九章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冯宗客冲过去时,罗彻敏他们的眼光就向着鄂夺玉这边瞟来了。鄂夺玉草草地向他们挥了下手,不及交待什么,便要转身去追杜雪炽。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眼前猛地现出一道暗影,似乎是突然间发生了一场月蚀。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暗中只听得何飞极愤怒地叫声... - 2018-07-16
  • 第十二章 群魔同授首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司马纶经毒郎中提起师门旧恨,虽知是毒郎中故意挑拨,但也不禁被地说中了心事,回头看去。  原来这一阵工夫,天杀星翁得奎、寿星寿比南、天机星陆机等三人连遇险把,被颀长蒙面人(石东华)一支长剑逼得团团乱转。  中等身材蒙面人一柄长剑矫若神龙、... - 2018-05-15
  • 简短幼儿幽默小故事大全 - 5068儿童网
  •   多给孩子讲故事,可以培养孩子的想象力、思考力、逻辑推理能力、专注力,好的故事所蕴含的积极向上的正能量,会教给孩子为人处事的道理,塑造良好性格,会让孩子的心灵得到灌溉、滋养。以下是小编为大家准备的简短幼儿幽默小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猪大... - 2018-08-09
  • 第十一章 投鼠亦忌器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是……是……”金财神道:“他开口要十两黄金,才能配制,也是陆连奎经手的。”  尹剑青问道:“那走方郎中呢?人在何处?”  金财神尴尬一笑,说道:“尹少兄,你找不到他了。”  尹到青道:“他到哪里去了?”  金财神道:“老朽一生行事谨慎... - 2018-05-15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第十二章 飘飘欲仙_还珠格格_故事大全
  •   小燕子浑然不知,漱芳斋已经有变。她陶醉得不得了。   这个晚上,对她来说,实在太珍贵了!终于亲眼见到了紫薇,终于亲耳听到紫薇说不怪她,原谅她了。回宫的一路上,她一直飘飘欲仙。尔康、尔泰、紫薇都上了车,送她到宫门口。大家生怕回宫... - 2018-07-19
  • 中班幼儿故事大全简短 - 5068儿童网
  •   多给孩子讲故事,可以培养孩子的想象力、思考力、逻辑推理能力、专注力,好的故事所蕴含的积极向上的正能量,会教给孩子为人处事的道理,塑造良好性格,会让孩子的心灵得到灌溉、滋养。以下是小编为大家准备的短篇幼儿小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鸡毛鸭 ... - 2018-08-09
  • 第十四章 神龙乍现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第二日,日哭鬼与小弦重又上路。  小弦本以为经了这一晚的相处,二人感情已深,欲想出言求日哭鬼放了自己,好回清水小镇中去寻父亲。不料看起来日哭鬼对他的态度虽是大为和缓,但脸上却重又恢复平时冷漠,几次找他说话亦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小弦猜不... - 2018-07-06
  • 第十四章 白水相约_绝顶_故事大全
  •   骆姑姑,你想让我做什么?等林青离开房间后,小弦忙不迭追问。  骆清幽微微一笑:我正想找人做一件事,可一时找不到合适人选,恰好小弦,可算帮了我一个大忙。  听着骆清幽的话,小弦胸日一热。瞧骆清幽的模样颇为神秘,这一定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 - 2018-07-01
  • 第十五章 剥茧抽丝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一路上跌跌撞撞,连摔了好几跤。衣衫被树枝划破,手掌与膝盖蹭出血迹,他却浑然不觉。这一刻,小弦只觉心中郁闷至极,却不知用什么办法才能宣泄,只能奋力奔跑,直跑到精疲力竭,方才停下脚步,怔怔地看着天空中一轮淡黄色的月亮,拼命喘息起来。他的... - 2018-07-01
  • 第十三章 敌友难辨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与何其狂在后花园说了一会儿话,眼看已近傍晚,天色蓦然阴暗下来,浓厚的乌云沉沉地压在头顶上,遮住了西边一轮欲沉的落日,似将会有一场风雪。  两人来到无想小筑,隔了十余步,已可从窗口隐隐看到室内林青与骆清幽的影子。小弦正要大叫一声:我回... - 2018-07-01
  • 第十二章 战约双雄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梅兰堂中,气氛忽变得极其凝重。  暗器王林青与明将军毫不退让地对视,神情复杂。其余人则各怀心事。有人巴不得两人早作决战,看场热闹,有人却想伺机从中渔利,亦有人深明在当前京师的形势下,此战必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欲要出言制止,却找不到开... - 2018-07-01
  • 第十一章 试问天下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穿着紧身蓝衣,背负偷天神弓,衬得那矫健的身体中充满了,一股随时弹跃而起的爆发力,再配合他微沉的剑眉、直刺人心的眼神,虽是面容如古井不波,肌肤里仍透着重伤初愈后失血过多的苍白,但那犹如捕食虎豹般的凌厉气势已不知不觉对在场的每一个人形成... - 2018-07-01
  • 第十六章 花月青霜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尚是第一次去流星堂,一路上拉着小弦的手指点京师风物,浑如游历景色。他的神态虽然轻松,小弦却听骆清幽与何其狂说得郑重,心知流星堂中机关无数,绝非善地,纵然很想见识一下,却不明自林一青为何一定要带上自己随行,心里不断祈求,自己一定不要成... - 2018-07-01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幼儿益智短故事大全 - 5068儿童网
  •   益智故事就像一片智慧的海洋,它汇集了古今中外智者的奇思妙想、机智灵活以及过人的胆识,上演了一幕幕扣人心弦而又妙趣横生的好戏。以下是小编为大家准备的极致经典益智小故事,一起来看看吧!  篇一  有位秀才第三次进京赶考,住在1个经常住的店里... - 2018-08-09
  • 第十五章 小店双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伙计大概从未听过有人如此点菜,又见他是个孩子,迟疑一下开口问道:小客官,我三香阁共有菜肴一百七十六种,都要上一份么?小弦一听这三香阁的菜肴数量如此之多,暗吃一惊。只是听伙计在客官前面加个小字,心中大不舒服,将手中紧攥的银子往桌上一拍,声... - 2018-07-06
  • 第十三章 生死豪赌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只觉得身体就如腾云驾雾般在空中跳荡不止,又是害怕又是晕眩,但一双凉冰冰的大手箍在自己颈上,别说哭喊,连气也几乎透不出来。起初尚能听到父亲的呼喝声,大概正与那吊靴鬼相斗不休,待转过几个山坡后便什么也听不到了,只有呼呼风声鼓荡耳边。  ... - 2018-07-06
  • 第十二章 断刃风波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清水镇位于蜀南与滇北交界处的叙永城南营盘山下。因此山多矮小,少见连绵,却又各自相邻,相隔间距不过数丈,营盘之名亦由此而来。  那清水镇地处偏僻山间,少有人来,民风纯朴,多以耕种为生,虽是山地贫瘠,但人少地多,却也不忧温饱。此处虽以镇名之... - 2018-07-06
  • 第十八章 离魂之舞_绝顶_故事大全
  •   一位男子从林间走出,一揖到地。但见他二十八九的年纪,身材颇为矮小,却穿了一身大红彩衣,极其惹目。他的相貌亦很普通,举手投足间有种潇洒从容的味道,言语和缓,声音也十分轻柔,虽与何其狂差不多年龄,却是自称晚辈,十分恭敬。只不过他头发稍显凌乱... - 2018-07-01
  • 第十六章 风云欲动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林姓负弓男子正是名满江湖的暗器王林青!  六年前林青在塞外与明将军以偷天弓一箭为赌约,虽是表面上占了上风,却深悉明将军实是因多方顾忌而故意保存实力。他既公然放眼挑战明将军,已是将其作为自己攀越武道的一座高峰,这几年来殚精竭虑、苦心磨砺... - 2018-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