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胡印中仗义反大寨 “一枝花”事败出山东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来来来,高傧相,请这边上坐!”马骥遥见了高恒等三个人像孩子见了母亲,心里一宽,忙着迎了过来:“请这里坐!丁先生,您坐对面——骥远,先给二位傧相斟酒!”

      高恒笑着接过酒,一仰脖子咽了,闪眼见那位年轻公子也坐在首桌,正和丁世雄挨着,不禁目光一跳,笑道:“骥遥,我刚入座就灌我?大家先介绍相识一下好吗?”马骥遥笑着一拱手说道:“这里有一些新朋友,兄弟还说不上名字。介绍到哪位,请自报台甫,兄弟感激不尽。”说着,从首席一位老者,挨次往下说:

      “这位是家叔祖,是太平镇马家族长。这位是家伯父守斋先生。这位是家舅父康平先生。这位是丁寨村的丁员外。这位是——”他介绍到那位年轻公子跟前,突然停住,笑容满面地伸着手请他自我介绍。那青年公子手中折扇一抖展开,却不言语,只轻轻摇着。众人看时那扇上只画一技红梅,淡染清雅,上面一行字写着:

      写赠迎霜阁主易瑛吾兄先生下面落款是“罗泊生”。众人便知他是易先生了。接着便是丁世雄,他只笑着报了个假名“敝姓丁,丁大山。”丁世雄和高恒中间还有一位,一直不言声,阴沉沉地吃酒,见轮到自己报名,将酒杯往桌上一墩,说道:“我是这里的绿林山大王,人都叫我刘三秃子,本名叫什么早忘了——大家随意儿叫就是。”

      他这一句话像放下了一道闸,闸住了厅里厅外所有的说笑拇战声,所有的目光都转向了他。刘三秃子见众人诧异,“叭”地将帽子连假发辫一齐抓下来掼在桌上,似笑不笑地说道:“他妈的,穿一件周正衣服,换一副斯文脸,再乔模乔样地装个阔公子——你们就认不得自己租宗了!”说着睨了易瑛一眼,“嘿嘿”又一笑,说道:“大家高兴,喝嘛,接着喝呀!方才谁报牌报出个‘日出东方红一点’来,我想听听你接着怎么说?”

      “方才是三爷的虎威吓住我了!”一个矮个子匪徒醉眼迷离笑嘻嘻站起身来,口中笑道:“日出东方一点红,输者是个酒英雄。嗯,日出东方红一点——输者是个屁股眼!”

      哈哈哈哈……嘻嘻嘻……,嘿嘿嘿……嗬嗬嗬……格格……

      堂里堂外一阵轰堂大笑。突然门外一阵尖叫,一个女人披散着头发夺门而入。众人都被她的叫声吓了一跳,止杯停箸看时,后头蒋三哥喝得脸像猪肝一样,踉踉跄跄追了进来,口中兀自呓语般喃喃地嚷道:“小浪娘子……已经浪的人——呃!又他娘的逃了……说我说话像女人,哼!待会擒住了你,你就知道呃——!是女……女还是男!”可怜那女人在土匪丛中窜着,这个伸腿绊她,那个拽她一把衣裳,一筋斗接着一筋斗地摔倒,早被蒋三哥迫上捉住,一把便按在地上,两个人都呼嗤呼嗤喘粗气。一群土匪立时兽性大发。

      马本善此时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口中只是“这个……这个……”用恳求的目光看着高恒,高恒却觉得现在动手太早,刘三秃子容易擒住人质,便换了笑脸,对刘三秃子道:“三爷,请维持一下,好歹给马老太爷一点面子。”刘三秃子笑道:“我们三哥还配不上他个丫头?哪个女人不嫁人?关起门来都是鬼!”

      此刻那女孩子已经声嘶力竭,还在拼命抗拒挣扎。周围的土匪狂笑着大叫。”

      突然,左首第三桌一个矮黑汉子“啪”地用拳猛一击案站起身来,来,几步走上前一把提起蒋三哥,右手一个冲天炮打在他下巴上,左手顺势一送,将蒋三哥扔出大厅之外!顿时大厅里一片死寂。“日你血祖宗们的了!”那汉子“噌”地撕下褂子丢在那丫头身上,恶狠狠骂道:“谁家没有三姨六姑亲姐亲妹子?一真忒不把人当人了!”

      因为变起仓猝,事出突然,满庭中人都被他弄得木雕泥塑一般。只见他赤着缚,浑身肌肉块块绽起,一手按着大刀片子,一手举壶咕咕吸了几口,冲着马本善道:“找两个女人送她后边去-——刘三爷,实在对不住,打了你的贴身家将了,你就看着办吧!”

      “胡印中?”刘三秃子两道眉毛拧成疙瘩,思量着处置办法,口中说道:“肉烂在锅里,都是自己弟兄嘛——”

      话没说完,蒋三哥也剥得赤条条的,挺着刀、红着眼冲了进来,手指着胡印中,嘴唇气得直哆嗦:“姓胡的,这,这是第二回了!你他妈专跟我过不去!”说着举刀就砍,却被身边席上另一个土匪死死抱住,喊道:“胡哥,还不快跑?”

      “老子七尺丈夫,跑个什么鸟?”胡印中“噌”地抽出刀来,大叫道:“我们走黑道是无可奈何,难道奸淫妇女也是无可奈何?愿意跟我的,这边站;愿意跟他的,那边去!”

      话音刚落便有四五个人站起身来,蒋三哥身后也有七八个人,还有几个人探头探脑看了看又坐回了原位。至此人们才明白,原来是黑风寨窝里炮,在这儿闹起火并来了。

      “都是自已兄弟,在这里伤和气多不好!”刘三秃子见双方剑拨弩张恶目相对,知道一句话说错了,顷刻就要血溅这喜堂,嘻嘻笑着起身道:“蒋老三今天吃醉酒闹喜筵,当众调戏妇女,犯了寨规,回去自然要处分的。胡兄弟也性急了些,能在这里打野架?让外人要笑话的!来来来,斟上酒来,我为兄弟们和息和息——今个儿咱们借粮来的,可不是到这里闹家务来的!”说着便用手去夺胡印中的刀,又对蒋三哥喝道:“把刀收了!”转脸又对马本善笑道:“时辰不早,已经酒足饭饱了。去粮库装车吧?我们好该上路了!”

      “慢!”

      ——直沉吟不语的易瑛忽然站起身来,微笑着出了席踱至刘三秃子面前,声音带着金属一样的颤音说道:“你是借粮来的?”

      “是呀!”

      “你借多少?”

      “七百石!”

      “七百石!”易瑛一笑,问道:“你山寨上多少人?”

      刘三秃子看看这个翩翩公子,将辫子一甩,立棱了眼道:“雏儿,江湖道上走过么?懂得规矩么?”

      “就为知道才来问你!”易瑛微微冷笑,“我也是借粮来的,你都借走了,我手下兄弟们怎么办?我下了定银三千两已登记在册,你呢?”

      按照丁世雄、黄天霸的计划、待到席散客去土匪运粮时,拦腰分截,打散外边土匪,剿灭庄内土匪,擒杀刘三秃子。想不到横生枝节,婚筵上先杀出一个程咬金。又杀出一个尉迟恭。高恒是个极聪朋的人,又多读邸报,知道的事情多,心下不禁暗自掂掇:抱犊崮、盂良崮、卧牛山几处匪案破灭,莫非他们暗自聚结,要重新在黑风崖立旗放炮?”“迎霜阁”……“易瑛”——莫非他是……“一枝花”?!

      “一枝花”曾一反河南、二反江西,三次扯旗放炮,是与朝廷公然敌对的逆犯。刑部曾悬赏三万两银子,通缉全国严加搜捕,这个“一技花”可不是寻常的土匪。自从傅恒带兵消灭了黑查山白莲教之后,再也没有听到她的消息,此刻猛地想到是她,高恒头“嗡”地一下涨得老大,瞳仁都死死定住了。恰巧黄夭霸走了过来,对高恒耳语道:“丁大人的意思要动手,请八爷照顾好自己。”说完就要走开,高恒轻轻拉了一下他衣襟,小声道:“这是‘一技花’!听着,刘三秃子现在是小毛神;一定要擒住这个婆娘!”黄天霸偷瞟了易瑛一眼,心头一热一拱,浑身热血沸腾,咬着牙阴笑着稳了稳神低声答应道:“是,标下明白!”便退了下去。

      刘三秃子和易瑛仍在争吵不休。刘三秃子吼道:“明明他妈的两千四百两,怎么冒充三千两?欺负我这个连账本子都看不懂的么?”

      “你是个野鸡把式土匪,送礼打八折的道理,说给你也不明白。”易瑛笑道:“就算我是二千四百两,你的呢?”

      “老子白手走天下,什么礼也不送!这七百石我是借定了!”

      “给你五十石度荒,余下的我们全要了!”

      “那要看我朋友乐意不乐意!”

      “叫出你的朋友来!”

      刘三秃子一边说话,一边冷不防起了一个虎跃,凌空一个转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2099-994.html - 2019-01-08
  • 第三章 李又玠奉调赴京师 张衡臣应变遮丑闻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钱度心慌意乱,上前翻看衣服,并无异样便转脸看贺李氏,恰好贺李氏的目光也扫过来,忙掩饰着问道:“这是贺大人的衣服?”  “是……”贺李氏低头拭泪,说道:“这是申家老店派人送回去的,说已经官府验过……我当时昏昏沉沉,只觉得天旋地转,一家人都... - 2019-01-03
  • 第二章 钱师爷畏祸走山东 贺夫人鸣冤展罪证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申老板两腿一软一屁股墩坐在炕沿上。郝二扭着身子定在当地,半晌才回过神来,翁动着嘴唇轻声问道:“你今夜是怎的了?你要吓死我们么?”小路子苦笑了一下,端起一杯凉茶咕咚咕咚喝了,长长透了一口气,把刚才在东院看到刘廉勾结三瑞谋杀贺露滢的情形,告... - 2019-01-03
  • 第三章 俏阿兰无端受凌辱 莽皇子仗义责刁奴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却说四阿哥胤祯和十三阿哥胤祥两位皇子,随着刘八爷的庄丁老王头来到庄园东边,路过一座小院的时候,忽听里面传来一个女子的怒骂声:“姓胡的,你不要欺人太甚!姑奶奶我在这里洗澡,你左一趟、右一趟地来这儿转悠,安的什么心?告诉你,姑奶奶我卖唱不卖... - 2018-12-31
  • 第十三章 小杂佐挥扇撞木钟 大制台筹划运钱粮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嫩弱纤细的牵牛藤,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地从潮湿阴暗的墙角爬出来,用勾须一节一节扒着墙上的缝隙,挺着身子去寻找太阳。在阳光下显示它特有的嫩绿娇艳,墙外早已是春风拂柳、芳草如茵——乾隆七年虽然是个“倒春寒”,几场无声雨后,春意还是盎然满院。  ... - 2019-01-11
  • 第十三章 金殿传胪状元疯迷 苗疆报捷罪臣蒙赦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从河南回京,满心欢喜地等着贵州苗疆张广泗的好消息,想连同恩科选士一并大庆。一个张熙案子尚未了结,接着便发生王士俊上万言奏折,将登极以来种种施政说得一无是处,因此接连几天郁郁寡欢。听了庄亲王允禄回奏上书房接见王士俊的情形,不啻火上浇油... - 2019-01-04
  • 第三十三章 出奇乓奔袭马坊镇 查敌情暂住天王庙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傅恒从巡抚衙门借了兵,当夜就离了太原城。这五百精兵原是雍正十年经岳钟麒在西宁前线训练过的。岳钟鹿兵败和通伦,被撤去宁远大将军职衔,锁拿北京问罪。这支后备军没有用上就地裁撤。几年来陆续遣散了士兵,只留下些干把下级武官没法安排,被前任山西巡... - 2019-01-05
  • 第三十三章 千乘万骑临幸承德 苦谏巧纳缓修园林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当江南还是千里一碧、万木葱宠时,塞北已是萧疏森肃,金风寒气迫人了。乾隆过了六月十九观音诞辰,即发大驾幸临奉天,到承德已是八月金秋。钱度在北京滞留了三日,因傅恒随驾去了奉天,只见了见张廷玉,到户部向史贻直汇报了铜政司理政情形,别的人一概不... - 2019-01-12
  • 第三章 仗义执言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杭州府知府吴云,一名吴世荣,到任才一个多月,对于杭州的情形还不十分熟悉。德馨邀他一起去为阜康纾困,觉得有几句话,必须先要交代。“世荣兄,”他说:“杭州人名为‘杭铁头’,吃软不吃硬,硬碰的话,会... - 2018-01-19
  • 第十三章 贪金吞饵诈中有诈 公堂簿对情重定情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尉迟近贤密审海兰察,直到深夜亥时,已经弄清了案由。只是海兰察自己没有官印勘合,身分还不能证实。面对搜出来的十万两银票,他怔了半晌,吩咐将海兰察和丁娥儿分别拘押在后衙两间空房子里,便打轿直奔城北的盐政司使衙门来寻高恒。  这个衙门占地很大... - 2019-01-17
  • 第十二章 同舟共济因缘生爱 仗义杀豪血溅街头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海兰察历尽艰难,终于逃到了中原。他是“逃将”,金鉷是讷亲的亲信,要防他暗地追杀,遍天下官府出海捕文书拿他,还得防着贼匪劫道或住了黑店,身上带着十万两银票,又一文也不敢动。只索当掉佩剑上嵌的几颗珍珠,包在剑鞘口的一小片金皮,还有母亲给他随... - 2019-01-17
  • 第三章 兵败穷极落荒松岗库 恩将仇报谋杀功高将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海兰察也已看见讷亲和兆惠在瞭自己,远远便下了马,一边向这边走来,口中吩咐,“给这里弟兄们分肉——”便过来给讷亲施礼。他也是两眼通红,熬得脸发瘀,左臂上不知中箭还是刀伤,缠着绷带,粗得袖子都放不下来。待给讷亲行过礼,兆惠刚问了句,“你的胳... - 2019-01-15
  • 19190416 美国提出山东由五国共管 发生的时间|时代背景|历
  • 19190416 美国提出山东由五国共管1919年4月16日,五国会议讨论山东问题,中国代表未能参加。美国国务卿兰辛提出一个新方案,将德国在中国的权益先由巴黎和会暂时接管,山东开作商埠后,再归还中国。日本代表牧野起而抗议,认为山东问题中日政... - 2014-03-24
  • 第七十回 志切报仇心存袒护 出言责备仗义除凶_乾隆下江南
  •   话说江甘两县,饬差将住持僧天然提到,即在江都县署问讯一堂,随即押逐出境。那探听圣天子消息的差人,回来禀报,未曾探听得出,不知圣驾驻驿何处,当下两县又去府里禀报。扬州府见探听不出,当时也就罢了,后来探得圣天子即于是日已去,府县只得详报省督... - 2014-01-06
  • 第十五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英布仗义报仇_乾隆下江南
  •   诗曰:自古知机为俊杰,只因财利可亡身。  曲直常分仇可报,英布无端惹祸深。  且说胡惠乾在水月台上,与牛化蛟拼命争斗,两人各显武艺,你要我心肝为父报仇,我要你五脏为机房众人出气。极力杀了半天,因胡惠乾比牛化蛟矮小,气力抵挡不住,心中暗想... - 2014-01-05
  • 第二十三章 刑部院钱度沽清名 宰相邸西林斥门阀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钱度在杨府并没有多耽搁,他是去李卫家听到那里探病的同僚说,杨名时已经谢世,门神已经糊了。他自调刑部衙门,曾经跟着刘统勋到杨家来过两次,现在人既死了,不能没有杯水之情。原想这里必定已经车水马龙,还不定怎么热闹呢,及到了才知道,杨名时的死讯... - 2019-01-04
  • 第四十三章 刘统勋解疑访李卫 墨君子论盗会学政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已经鼓起的脓包儿,无缘无故地又消了肿。弘皙、弘昇及时收篷韬晦,乾隆无论如何耐心,再也钓不起这群沉到渊底的鱼来。只好等着刘统勋追查孙嘉淦伪奏折一案结果。刘统勋以为,上书房奏折进出都有登记,极易清查的,他丢下手头几个大案,亲自到上书房清理。... - 2019-01-07
  • 第二十三章 生嫌隙少将带孤军 同敌忾迎敌困金川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在乾隆的严旨催促之下,庆复和张广泗二人不得不离开康定大本营,赶往南路军郑文焕大营督战。郑文焕的大营就设在离小金川镇不到八十里的达维镇,离康定也不过六百多里路。庆复张广泗竟走了半个月才到——那根本不能叫“路”,几乎一路都是在纵横交错的河溪... - 2019-01-11
  • 第九章 风雪夜君相侃大政 养心殿学士诉民瘼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北京的头场雪历来下不大,但这次却反常。每年头场雪,都是先下一阵子冷雨,接着便下砂糖一样的雪粒子,随下随化,到后半夜都冻凝了,雪也就停了。清晨起来,家家户户老老少少一齐出动,一阵锤砸锨铲,立时收拾尽净。但这次却是慢上劲儿,一开头就是蝴蝶雪... - 2019-01-09
  • 第十章 吴瞎子护驾走江湖 乾隆帝染疴宿镇河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小鱼儿”突然露出这一手功夫,店里店外的上百人先都惊得一怔,随即爆发出一阵喝彩声。乾隆见这后生就是昨晚和自己说话的挑水伙计,心里不禁一震:这么一个小城,如此一家小店竟藏龙卧虎,有这样的异能之士,而且这么年轻!那和尚怪声怪气一笑,说道:“... - 2019-01-04
  • 第八章 夫妻絮语论功说名 棠儿兴起理财立规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岳钟麒的故事已经讲完,傅恒还浸沉在那惨烈不堪回首的往事之中,双手抱着已经凉透了的茶碗凝视着屋角沉吟。许久许久,他才惊醒过来,自失地一笑,说道:“太惊心动魄了!后来呢?”“后来的事六爷都知道了,”岳钟麒起身为傅恒续了一杯热茶,叹道,“后来... - 2019-01-09
  • 第三章 托东南遣嫁四公主 顾西北重赏马鹞子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二月二龙抬头的节气已经过了,紫禁城宫殿上的积雪,还没有开冻。鎏金大铜缸沿上挂着一层薄霜,缸里的水虽然一天一换,仍结满了蛛丝般的细凌。  养心殿总管太监小毛子侍候完康熙早膳,奉旨至乾清宫西阁换送康熙夜里批阅过的奏事匣子,折转回来时,康熙已... - 2018-12-26
  • 第十章 追往事汪氏复妃位 维皇德太后理宫务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目送陈世倌出殿,心中兀自感慨不已。想到张廷玉年迈,鄂尔泰多病,且二人执政日久,门户各立,一满一汉各有一帮弟子、亲信,连他们自己也制约不住。这个隐忧一直存在心里不能张扬。眼下一个傅恒文武兼备,一个讷亲奉公廉洁勤谨办差,汉人里一个刘统勋... - 2019-01-11
  • 第三章 金和尚丛冢梦黄粱 高士寄韩府荐自身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皇帝又打又拉,制服了葛尔丹的使臣格隆,又派太监带着格隆去领赏,这才转过身来,收敛了笑容,心事沉重地对众大臣们说:“格隆不难对付,对付葛尔丹才难办呢!此人志大力强,不可轻视。只可惜我们这边事情没完,腾不出手来处置啊!”因见上书房文印主... - 2018-12-28
  • 第七章 将帅不和沙场纵敌 箕豆相残军前决斗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岳钟麒讲到这里,傅恒一颗悬得老高的心才放下来,听了那翻译的话也是一笑,说道:“看来情之一物,无分域中域外,皆是一理啊!色勒奔兄弟害的是什么病?”岳钟麒道:“后来问了病况,才知道不过是虐疾。他们的叔父听了小金川祭司的话,不给他们吃饭、喝水... - 2019-01-09
  • 第十章 泣金殿兆惠诉衷肠 修库书纪昀衔恩命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张若澄张若停战战兢兢辞退出去,乾隆这才吩咐傅恒和纪昀起身赐座。遂对张太乙道:“苏北淮北几处闹水灾,又有妖人‘一枝花’传布邪道,听说已经蔓延到了鲁南。和亲王荐了你来,说要祈攘法灾。朕素来敬天畏命尊崇孔孟,以儒道治国,百行以孝为先。因太后也... - 2019-01-17
  • 第五章 多情帝娱情戏宫娥 慈严父慈严教慧子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忙挑帘出来,对守在门口的王耻说道:“桌椅茶几上都落了尘,进去打扫一下——出来把门锁好……”便忙忙奔正殿而来,已是换了笑脸。至西拐角处,不防一个宫女也左顾右盼踅过来,恰恰二人撞个满怀,乾隆定神见是睐娘,要笑,又忍住了,说道:“你踩了朕... - 2019-01-15
  • 第四章 孝乾隆承颜钟粹宫 聪察君闻捷反惊心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傅恒在马上口说手比,一条一条向刘统勋譬说奏折讳败邀功的欺饰之处,如同亲历目睹。听得刘统勋心里一阵阵发焦。五月端阳毒日头将午时分照得大地一片腊白,暑气蒸蔚上来,更觉燥热难当,待到西华门首,两个人都已前襟后背湿透。一路进大内,命太监请乾隆接... - 2019-01-15
  • 第三十章 护漕运青帮受恩封 谈情思玉儿断痴梦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翁佑、潘安、钱保三个人虽都听得不甚明白,但皇帝亲授武职游击,却是扎扎实实的,这样的龙恩,江湖上哪帮哪派承受过!而且还御定了各自开堂收徒、准带粮船数,立起门户更是铁打的万年营盘。有了这个金字招牌,就可畅行在扬子江和运河上,和官府连成一气。... - 2019-01-04
  • 第六章 争名争利老相搁车 忧时忧事傅恒划筹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傅恒一进军机处,当值太监立即抱来尺来厚一摞奏折,又搬过四五个密折匣子。还有十几封密缄了的信。傅恒一边命“冲酽酽的茶来,越酽越好!”一边忙着先看密折匣子,又看奏折目录,都没有金辉、李侍尧和勒敏的。倒是有尹继善和金鉷各人一个黄封密折奏事匣子... - 2019-01-17
  • 第七章 龙马精神勤政多情 盛年勋贵闻鸡欲舞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当晚回养心殿,已是酉正时牌。从卯初起身办事,整整折腾了七个半时辰,除了奏牍公务,接见外官,会议政务,中间还夹缠了为张廷玉争配享生气。当时在场提着精神,还不觉得怎样,这时候静下来,却又心中起潮,万绪纷乱。一时心里想讷亲的事,一时又想黄... - 2019-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