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奇耻大辱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老夫人发丧后,三爷就一直未出过远门。按孝道,孝子得守丧三年。杜老夫人无后,三爷倒想为她守丧,老太爷却也没有叮嘱。

      这期间,他也就没断了到城里的字号转转。到天成元老号,不免留心翻翻西安的信报。这一向西号总是陈说,和局议定,朝廷预备返回京都,官府要办回銮大差,我们正有好生意可做。既有好生意,为何只报不做?三爷一细想,才明白了,一定是西号屡报,老号迟迟不允。

      但他对老号的孙大掌柜也无可奈何的。想来想去,只能去探探老太爷的口气:能说动孙大掌柜的,只有老太爷。

      自兵祸有惊无险地退去,和局日渐明朗,老太爷似乎也复元如初了。三爷进老院来求见时,他正在把玩古碑拓片。

      三爷还未开口,老太爷就问:“你是来说西安的事?”

      “正是……”

      三爷倒也没有很吃惊,他推测孙大掌柜已与老太爷计议过此事。既如此,也就没有什么可指望了。孙大掌柜不想成全西号,老太爷已经知道,那还能再说什么?

      “西安的事,你我不用多操心,有何老爷在那里张罗呢。”

      “何老爷?哪位何老爷?”

      三爷真是一时懵懂住了,根本就没想到家馆的何老爷。

      “还有几位何老爷!家馆的何老爷带着老六去西安,你难道不知?”

      “知道是知道,只是……”

      “只是个甚!何老爷以前也是京号一把好手,张罗西安这点生意,还不是捎带就办了。”

      三爷当然也知道何老爷以前的本事。老太爷在此时放他去西安,原来另有深意。可西号的难处,不在老帮无能,而在老号不肯成全。邱泰基能看不出眼皮底下的商机?只是说不动孙大掌柜。何老爷去了西安,孙大掌柜就会另眼相看吗?所以三爷就大胆说:

      “眼下西安也似京都,何老爷张罗京中商事,当然是轻车熟路。就怕老号仍以闲人看他,不大理会他的高见。”

      听三爷这样说,老太爷竟哈哈笑了,放下手中拓片,坐了下来。

      “你还是太轻看了何老爷!他既下手张罗,岂能眼睛只盯了西安?这里有他一封信,你看看吧。”

      三爷接过老太爷递来的一纸信笺,细看起来:老仁台大人尊鉴:

      此番陪六爷来西安,本是闲差,不关字号商事。只是游历之余,冷眼漫看此间市面,竟见处处有商机!愚出号多年,理商之手眼怕早废了,故又疑心所见不过梦幻尔。信手写出,请老仁台一辨虚实。若所见不假,想必西号及老号早已斩获,就算愚多嘴了。若真是愚之幻觉,只聊博老仁台一笑。

      …………

      跟着,略述了朝廷回銮在即,官府急于筹银办大差,而朝中大员又为私银汇京发愁,这不正是召唤我票家出来兜揽大生意吗?

      因为何老爷所说的商机,三爷已经知道,所以看毕信也觉不出什么高妙来。便说:“西安商机再佳,也得老号发了话,才可张罗吧?”

      老太爷就冷笑了一声,说:“仍看不出何老爷的手段?”

      “何老爷的手段?”

      “愚不可及!”

      “愿听教诲。”

      “妙处在信外。何老爷这封信明里是写给我的,暗里却是写给孙大掌柜看的。此信由西号发往老号,按字号规矩,老号须先拆阅,再转来。所以,信中抬头虽然是我,孙大掌柜却在我之前先过目了。何老爷信中以局外闲人口气道来,既不伤老号面子,又激其重看西号生意,岂不是妙笔!”“原来如此。”

      三爷虽觉出其中一些巧妙,但以何老爷目前地位,孙大掌柜又会重视到哪?所以也未怎么惊叹。

      “我知道你想什么:此不过小伎俩尔!”

      “我可未低看何老爷,只是怕孙大掌柜不理何老爷的一番美意。”

      “那你猜,这封信如何送到康庄来?”

      “老号派可靠伙友送来吧?”

      “孙大掌柜亲自送来了。”

      “亲自送来?”

      “他还不糊涂。一看此信便明白,何老爷去西安并不是闲差。”

      三爷这也才真明白了:何老爷是老太爷派往西安的,孙大掌柜自然不便等闲看待。既如此,那老号为何依旧没有动作?三爷就说:

      “有父亲如此运筹,我们也无须太忧虑了。和局既定,朝廷回銮在即,京津两号的复业,孙大掌柜已开始张罗了吧?”

      “你这句话,才算问得不糊涂。京津两号复业,才是你该多操心的!西安那头,你不用操心。”

      “京号没着落,西号也无法开通京陕汇路。大宗汇款不敢收揽,西号也难向官差放贷……”

      “老三,你年纪轻轻,怎么跟孙大掌柜似的,一点气魄都没有了?孙大掌柜那日送信来,也是你这等口气:京号难复,收汇宜缓云云,好像活人要给尿憋死!早年遇此种情形,他早发话给西号了:你们只管放手张罗西安的生意,京号这头不用你们操心!如今连句响话也不敢说了。”

      “京津庄口复业不是小事……”

      “连你也这样说,真是没人可指望了!”

      “两号劫状非常,都是连锅端,尤其账簿,片纸不存,毕竟……”

      “毕竟什么!开票号岂能没有京号?”

      “朝廷回銮未定,也不好张罗吧?”

      “等朝廷回京再张罗,只怕更难!不用嗦了,你就操心京津复业这档事。孙大掌柜那里,还得靠你给他鼓气!京津复业能有多难?无非是补窟窿吧。京津窟窿系时局所致,与字号经营无关,这窟窿由咱们东家填补。你心里有了这个底,还有什么可犯难的?”

      三爷还想说几句,老太爷已经撵他走了,也只好退出。

      三爷本是来促请老太爷说动老号的孙大掌柜,现在怎么倒仿佛同孙大掌柜站到了一头,对京津两号复业畏惧起来?

      其实三爷是有意如此的:老太爷既已挑明了说孙大掌柜气魄不够,他当然不能趁机将许多怨气也倾倒出来。若那样,岂不是气量太小?

      再者,京津两号复业的确也不是件小事。和局已然议定,朝廷预备回銮,此种消息在祁太平传开,各大票号计议的第一件要务,便是京津复业!去岁庚子祸乱,京津沦陷,西帮票号的庄口无一家不被洗劫。但店毁银没,损失毕竟有数,而账簿票据不存,那可就算捅下无底的窟窿了。尤其京号,积存的陈账太多,又大多涉及官场权贵,失了底账,那可怎么应付?借了银子的,人家可趁乱装糊涂,不再露面;存了银钱的,握了汇票小票的,一定惦记得急了眼,见你复业,还不涌来挤兑!历此大劫,连朝廷都指靠不上了,谁知你西帮还守信不守信,元气伤没伤?在此情形下重回京城,谁肯轻放了你!

      想想那情景,真不敢大意。

      所以票业同仁中就有一种议论:此一劫难为前所未有,又系时局连累,西帮当公议一纸禀帖,上呈户部,请求京津庄口复业时,能宽限数月,暂封陈账,无论外欠、欠外都推后兑现,以便从容清理账底,筹措补救之资。不然,甫一开业,即为债主围困,任何作为都无以施行了。

      三爷也是很赞同此议的。只是,这种事须有西帮的头面人物出来推动,才能形成公议。可至今还没有一位巨头重视此议。三爷便想给自家老太爷提提此事:父亲若肯出面,再联络祁帮、平帮三五巨头,此事就推动起来了。所以见老太爷时,特意强调京津复业之难,也是想为此做些铺垫。哪料,刚铺垫几句,还未上正题,就给撵出来了。

      老太爷叫他操心京津复业,又不愿听他多嗦,还责他愚不可及:分明也没有十分指靠他。

      他就是提出公议之事,老太爷也会一笑置之。

      三爷就想到了何老爷:何不将此议先传达给西安的何老爷,再由他上达老太爷?这样绕一趟西安,说不定能有些结果。这样学何老爷伎俩,三爷倒也很兴奋。

      但他平素跟何老爷并无深交,只好给邱泰基写了一封信,请邱泰基将他的用意转达何老爷。信函口气平常,毫无密谋意味,只是未交字号走信,而直接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645-925.html - 2018-01-21
  • 第二十六章 牛肝马肺峡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四人沿着山径,往东急走,一会工夫,已到了山脚。江青岚想起前晚多亏酒楼的老头洪福,指点路径。那时他还瞧着自己腕上的“辟雷镯”,问起江南大侠,说他也是找千里孤行客来的,而且还被废了武功。  后来又说什么他老主人和千里孤行客交谊非浅,又说自己... - 2018-04-26
  • 第二十六章 文如春怒笑一声避开杖势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文如春怒笑一声,身形一蹲,避开杖势。一腿向温九姑下盘横扫过来,右手紧握迷天尺,突然催动真力,朝温九姑过去。  温九姑识得他“扫雪腿”厉害,急忙纵身跃起,她怎知“扫雪腿”有足左扫,堪堪扫过,左足跟踪右扫,左足扫过,右足又相继扫到,双腿一左... - 2018-01-11
  • 第二十六章 独斗五毒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荆山毒叟怒笑道:“原来你是桃花女门下!”  宫如玉格格笑道:“是啊,家师久仰毒名,也请你去呢!”  荆山毒叟大笑道:“荆某素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自问和桃花女并无过节,她居然派出门下弟子,手下爪牙,找上荆某来了!”  申公豹被他这句“... - 2018-03-04
  • 第二十六章 李兰给宋凡平扫墓回来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兰给宋凡平扫墓回来,躺在床上想了想,觉得该办的事都办了,第二天她放心地住进了医院。正如李兰自己预感的那样,住院后她的病情逐渐加重,她确实出不来了。两个月以后,李兰只有借助导尿管才能排尿,而且高烧不退,她长时间的昏睡,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 - 2018-02-02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大肆毒手_龙孙_故事大全
  •   孙月华关切的道:“你和铁笔三郎有梁子?”  “没有。”方振玉道:“方才没有见到人,咱们走!”他举步走在前面,但他知道这座石窟之中,果然来了不少人,这些人对自己真假难分,心头自然生出了极大戒心,双目凝注,只是向左右查看,这样走出四五丈远近... - 2018-02-03
  • 第二十六章 徐少华只听出昨晚已由贾老二给自己服了癸灵丹_金缕甲-秋
  •   徐少华只听出昨晚已由贾老二给自己服了“癸灵丹”,今天中午还要服“离火丹”,不知是不是解散功毒的药?  他不敢问,口中唯唯应着,双手接过。  低头看去,笺纸上墨迹犹新,敢情就是这一两天写的了。  第一页是昆仑派的内功心法口诀。  第二页有... - 2018-03-15
  • 第二十六章 在井旁边有一堵残缺的石墙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在井旁边有一堵残缺的石墙。第二天晚上我工作回来的时候,我远远地看见了小王子耷拉着双腿坐在墙上。我听见他在说话:  “你怎么不记得了呢?”他说,“绝不是在这儿。”  大概还有另一个声音在回答他,因为他答着腔说道:  “没错,没错,日子是对... - 2018-03-26
  • 第二十六章 换日出世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一阵清风吹来,虽是在末夏时节,离望崖上的每人仍能感觉到一丝彻骨的寒意。这一局既是以人做子,若是棋子被对方所吃,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愚大师到此刻方才明白御泠堂的真正用意,盯着青霜令使,目中如同要喷出火来,声音竟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 2018-07-08
  • 第二十六章 痛惩淫贼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嗯!”麻天凤鼻中轻“嗯”一声,低笑道:“那恐怕未必呢,难道你不听他的,会听姐姐的么?”  宋秋云粉颊忽然一红,问道:“姐姐。是说楚大哥么?”  麻天凤抿抿嘴,笑道:“不是他,你还有谁?”  宋秋云脸上更红,说道:“他是我大哥咯,他一直... - 2018-05-18
  • 第二十六章 天魔教主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三人急忙回过头去,但见一颗盘着小辫的脑袋,从草丛中钻了出来,嘻嘻笑道:“姑娘这次猜错了,孙老头一直躲在草堆里,有什么大本领?”  那不是孙老头是谁、他随着话声,偻曲身子,爬了几步,才行站起,双手拍拍身上泥土,朝岳小龙咧嘴笑道:“岳小哥把... - 2018-01-13
  • 第二十六章 假中毒将计就计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飞龙公子道:“程兄那就不妨运气试试,可有什么异处?”程明山脸上流露出惊异之色,看了飞龙公子一眼,果然不再说话,坐在椅上默默运气。他才一运气,口中就不禁轻“咦”了一声。  飞龙公子没有作声,只是脸露诡笑的望着他。  司空玉兰关切的问道:“... - 2018-05-24
  • 第二十六章 安然脱险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琵琶仙笑道:“咱们现在不是退出去了么?”  铁拐黄衫道:“现在要出去,可得留下一件东西。”  琵琶仙道:“你要我留什么?”  铁拐黄衫道:“命,你已经只有横着可以出去了。”  琵琶仙洪笑道:“阁下说的,正合我意,兄弟进来之时,固然施了一... - 2018-04-03
  • 第二十六章 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几年以后的一天,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他骨瘦如柴,脸色灰黄,手里提着一个破旧的篮子,篮子里放着几棵青菜,这是他带给父母的礼物,他已经有半年没有回家了,所以当他敲开家门时,许三观和许玉兰把他看了一会,然后才确认是儿子回来了。  一乐憔悴的模... - 2018-02-09
  • 第二十六章 醉仙舞步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向飞天道:“不一样,她只答应替教主复仇,不肯担任教主,曾说等她把万松山庄、少林、武当消灭之后,由咱们师兄弟四人互推一位担任教主,复兴朝阳教,她就不问事了。”  任东平道:“你们教主和万盟主、少林、武当有仇?”  “那是六十年前的事。” ... - 2018-01-18
  • 第二十六章 荒凉楼院藏机密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倏地,笑声敛绝了。  鬼矶士秦风也恢复了那付冷酷无性的面容,淡淡的对黄秋尘说道:  “你胜了!你走吧!老朽本来可以遵照我往昔的生性,毁诺再出手毙了你,但老夫今夜不愿这般做,我要违背自己的理智,跟上苍相赌一下,你是不是日后我生命的克星。但... - 2018-03-19
  • 第二十六章 巧获断虹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银箫客闵汝贤一下摘下悬挂腰间的亮银洞箫,喝道:“闵某还没听到过江湖上有修罗书生这号人物,小子,你亮剑吧!”  修罗书生没等他说完,冷嘿一声:“少爷还用不着使剑!”  身影突然欺近,左腕一扬,手背向外,往前拂出!  银箫客闵汝贤,成名多年... - 2018-05-29
  • 第二十六章 绝处逢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无耻老偷儿!你胆敢向老规行诈?今日让你逃出九道弯,我就不叫岩寨先生!”  岩寨先生怒吼这声,好像近在眼前。  其实他人最少也在一两里外,“千里传音”,能像这样凝而不散,岩寨先生的内功火候,端也不可轻视。  “啊!呵!不好!追贼的来啦!... - 2018-01-13
  • 第二十六章 丁少秋在刘源长掠出茅棚之际也跟着走了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在刘源长掠出茅棚之际,也跟着走了。他是要去柯家庄找柯金芝的,那知前面的刘源长一路飞掠,也是朝柯家庄奔行。  丁少秋心中暗暗一哦道:“方才曾听他说过,柯长老名叫大成,是柯大发的胞兄,可见中午自己离开柯家庄之后,丐帮长老柯大成就赶到了... - 2018-05-03
  • 第二十六章 李光头在垃圾西装上发了一笔大财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在垃圾西装上发了一笔大财后,首先想到了宋钢。李光头觉得自己修成正果了,觉得这时候应该把宋钢拉进来了,兄弟两人携手并进共创伟业。李光头翻箱倒柜,找出当年初任厂长时,宋钢为他织的毛衣,第二天一早穿在身上,敞开了他的破烂上衣,露出里面毛... - 2018-02-05
  • 第二十六章 佳人一舞倾情透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两年前与杯承丈在华山一别后,苏探晴在关中闯下浪子杀手的名头,杯承丈则是飘身远游天下,直到今日方才重见。师徒情深,不免感慨良多。  杯承丈解下蒙面黑布,露出那张风尘满面的坚毅面庞,拍拍苏探晴的头,呵呵一笑:当年和你初见便是在江南,想不... - 2018-06-19
  • 第二十六章 大获全胜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一个飞身扑下,一个虽没站起,双掌已经往上迎击,两人四只手掌自然很快就接触了。  但听“啪”的一声,四掌接实,楚玉祥才把运集在掌心的功力透掌而出。  就因为他飞扑下击之时,并没把凝蕴在掌心的内力发出,是以击下的双掌丝毫不带风声,也没有强劲... - 2018-06-02
  • 第二十二章 老夫人之死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进入腊月,杜筠青就得了一种毛病:爱犯困,常嗜睡。大前晌后半晌的,不拘坐着站着,有事没事,动辄就犯起困来。挣扎了摇头眨眼,想扛住,哪成?没挣扎几下呢,已经歪 那儿迷糊着了。  杜筠青一再吩咐杜牧,见她迷糊着了,赶紧叫醒,... - 2018-01-21
  • 第二十一章 战祸将至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秦腔名伶响九霄突然登门来访,把邱泰基吓了一跳。  那时代,伶人是不便这样走动的。邱泰基虽与响九霄有交情,可也从未在字号见过面。而现在,响九霄又忽然成为西安红人,常入行在禁中供奉,为西太后唱戏,邱泰基就是想见他,也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 - 2018-01-21
  • 第二十章 十月奇寒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这年冬天异常寒冷。六爷已无法在学馆苦读,就是在自家的书房,也很难久坐的。但他还是不肯虚度一日,坐不住,就捧了书卷,在屋里一边踱步,一边用功。  奶妈看着,就十分心疼。天下兵荒马乱的,也不见多大起色,到明年春三月,真就能开考呀?别再... - 2018-01-21
  • 第二十九章 走出阴阳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津号开局稍见起色后,邱泰基也才给家中写去一信。   票号驻外人员的家信,一般都是寄回老号,老号再捎话给收信的家眷,叫他们来取。邱泰基这封信,自然是温雨田从城里的天成元老号取回来的。他见信是从天津发来,很有些奇怪。  显然... - 2018-01-21
  • 第二十三章 祖业祖训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老夫人出殡后没几天,就传来一个可怕的消息:晋省东天门已被德法洋寇攻破,官兵溃败而下,平定、盂县已遭逃兵洗劫。日前,乱兵已入寿阳,绅民蜂拥逃离,阖县惊惶。与 寿阳比邻的榆次也已人心惶惶,纷纷做逃难打算。  榆次紧挨太谷。彼... - 2018-01-21
  • 第二十四章 情遗故都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月初八这个日子,六爷最不能忘记了:去年因洋人陷京,朝廷将耽误了的恩科乡试,推延至今年的此日开考。  朝廷发此圣旨的时候,还正在山西北路逃难呢,就以为今年三月能雨过天晴?三月是到了,朝廷却依然在西安避难。议和受尽屈辱,还是迟迟议不... - 2018-01-21
  • 第二十八章 惊天动地“赔得起”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快进八月时,天成元老号的孙北溟大掌柜,接到西安何老爷亲笔写来的一道信报。  信报上说:前不久皇上、太后各下圣旨、懿旨一道,豁免回銮驻跸所经过的陕西、河南、直隶三省沿途州县的钱粮。太后还另降懿旨,赏给陕西人民十万两内帑。看来,朝廷择... - 2018-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