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多岁的日本最老艺伎“小金姐姐”_历史故事_故事大全

  •   在日本,艺伎尽管卖艺不卖身,但也有“花柳界”之称,即“花红柳绿的世界”。与相扑一样,艺伎作为日本的一种民族传统文化,已有数百年的历史,而今渐趋衰落,只有极少数人在苦苦支撑着这个行业。其中有这样一位艺伎,虽然已经一百多岁了,却仍在一线活跃。她叫镝木贺代,艺名“小金姐姐”,是当今世界最老的艺伎。

      新年伊始,记者应邀登门拜访了“小金姐姐”。她的住所比想象中普通许多,白色的围墙已经斑驳。一进门,“小金姐姐”清脆的声音,得体的着装,优雅的谈吐,轻柔的举止,让人顿有宾至如归、如沐春风的感觉。

      人生的绚丽总在暮年归于平淡。但历经岁月洗礼的“小金姐姐”,风姿却不减当年。

      不穿和服,不是艺伎

      回首往事,“小金姐姐”告诉记者,她小时候并不喜欢当艺伎,更没想到自己到老都还在当艺伎。“虽然现在我快100岁了,却已离不开艺伎这个职业。”说到这里,“小金姐姐”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记者问她,年少的时候既然不想当艺伎,那么那时的梦想是什么?“小金姐姐”带着一种惋惜的语气,缓缓道来:“小时候就想当一名教师,教孩子们读书。唉!可惜现在这个理想已经不能实现了。”

      “小金姐姐”生于一个瓦匠之家。在她很小的时候,父亲为养家糊口,经常奔波各地。5岁那年,因为家境贫寒,“小金姐姐”被送给一位亲戚当养女。这位亲戚是艺伎,按照习俗,艺伎的女儿将来也必须要当艺伎。

      15岁时,“小金姐姐”带着学成的礼乐歌舞等专业技能,开始了自己的艺伎生涯。“小金姐姐”第一次上岗工作的场所,是东京一家高级“料亭”(政商名流聚宴的场所)。因为不胜酒力,“小金姐姐”只陪客人喝了两三杯酒,就晃晃悠悠地走进了厕所,倒头就睡。“那时候,高级‘料亭’的厕所可不像现在。里面宽敞舒适,全都铺着榻榻米,很干净,很舒适。我就这样在厕所里睡着了,大家也不知道我在哪里。后来,大家为了找我,手忙脚乱了好一阵子。”刚出道时的情景,“小金姐姐”至今历历在目。

      此后的岁月,“小金姐姐”可谓是“见多识广”,经历了很多曲折和苦难,尝尽了人间的辛酸。“二战”期间,她虽然身为艺伎,也被要求去“支援前线”。

      在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里,有一张照片却留下了“小金姐姐”的青春与快乐。在这张照片上,“小金姐姐”身穿洋装(西式服装),容貌美丽,气质迷人。

      看着自己年轻时的照片,“小金姐姐”对往日的生活记忆也被唤醒,脸上竟然泛起一丝少女的羞涩。她兴致勃勃地向记者讲述往事——

      上世纪50年代前,日本女性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平时只穿洋服,放弃了繁复的民族传统服装——和服,但是艺伎例外,而且“平时擅自穿洋装,必受严厉训斥”。在日本,直到现在,女性平时不穿和服,是不能成为艺伎的。

      “只有在春分(农历的一个节气)那一天,我们所有的艺伎才被允许脱下和服,穿上洋装。我们都把这一天看成是一个盛大节日、一个化妆晚会。大家三五成群,载歌载舞地穿梭在酒宴之中,并且互相比赛,看谁最受客人的欢迎。我们以这样的方式来欢度春分,也只有在那个时候,我们内心对洋装的向往才会得到满足。我的这张照片也是春分那天拍的。”

      回述快乐的往事,“小金姐姐”眼中露出了难以掩饰的喜悦。

      两段恋爱,一种结局

      按照行规,艺伎在从业期间不能结婚。为此,很多艺伎终生未婚,也有小部分人成为某个男子的“二房”。但是,这并不等于她们没有爱情。“小金姐姐”也不例外,她曾经爱过一个青年。说起那段情缘,小金姐姐突然变得有些伤感:“我们彼此相爱,虽然我知道自己不可能和他结婚,但总是对他充满牵挂。”

      “小金姐姐”和这位青年互相倾慕,感情甚深。可是,战争却打破了他们彼此相恋的甜蜜日子。一纸“通知”,“小金姐姐”的恋人被招到了前线。让她难忘的是,虽然恋人上了战场,可是他们却一直千方百计,了解彼此的近况。当恋人得知“小金姐姐”父亲去世的消息时,还辗转从战场上捎来 “香典”(一种祭奠物品)……两人就这样苦苦相思着。不料造化弄人,天天盼着恋人归来的“小金姐姐”,最后得到的竟是恋人阵亡的噩耗。

      此后,“小金姐姐”还遇到过一个让她终生难忘的男人。此人与其相伴20多年,直到离世。提起这段情缘,“小金姐姐”也是百感交集。这名男子大“小金姐姐”9岁,性情豪爽,相貌英俊。在“小金姐姐”的家里,至今还摆放着他的大幅照片。他与“小金姐姐”相遇时,已经有了家室。不过,按照当时的“习俗”,有家室的男人只要出钱,可以包养自己喜欢的艺伎,从而成为艺伎的“主人”;而被包养的艺伎是不能脱离本职工作的。这有点类似现在的“后援”,即“主人”为自己喜欢的艺伎捧场,并在财物方面提供支持和赞助。

      “小金姐姐”与这位“主人”的相遇十分偶然。当时,她在东京工作的地方叫“白山下”,而“主人”的车行则在“白山上”。这个“白山”,其实就是一个小坡。因此,两人经常见面。一天,路过的“主人”看见“小金姐姐”没有什么客人,就顺口问道:“今天没有客人吗?那就给我斟上一杯吧。”就这样,两个人开始交往、相爱。

      “小金姐姐”称他们两个“意气投合”。“主人”因为是车行老板,经常开着各种豪华车,带着她到各地游玩。这时的“小金姐姐”已步入中年,除了继续从事艺伎工作外,还在“主人”的援助下,开始独自经营“置屋”(聚集并管理艺伎的组织)。在日本,艺伎要谋生,一般都必须归属于某个“置屋”。一些餐饮娱乐场所如果聘请艺伎,也必须先与“置屋”联系,然后再由“置屋”决定是否派遣艺伎。“小金姐姐”的“置屋”不大,人少的时候只有3名艺伎,最多的时候也就5人。在“主人”的支持下,“小金姐姐”的“置屋”经营颇为顺利。就这样,虽然没有成为“主人”的正室夫人,“小金姐姐”也觉得日子幸福美满。

      可是,就在“小金姐姐”50岁那年,“主人”不幸逝世,她一下子失去了经济援助。屋漏偏逢连夜雨,当时正是艺伎业每况愈下,生意惨淡之际。无奈之下,“小金姐姐”离开了生活费用高昂的东京,经熟人介绍,只身一人来到了另外一个城市——热海。

      人生暮年,无限孤独

      热海位于东京东南方向90公里处,是日本著名的温泉旅游城市,也是一个男人们喜欢喝酒行乐的地方。在这里,“小金姐姐”安度着自己的晚年。

      虽然年事已高,“小金姐姐”却总是精力旺盛,行动敏捷,除了耳朵稍微背一点外,身体没有任何毛病。记者询问她的健康秘诀,她笑着说:“我从小到大没有得过什么病,最爱吃的是生鱼片,饭菜也都以‘和食’(日本料理)为主,而且没有忌口,什么都吃。”现在,“小金姐姐”每天仍然自己买菜、做饭。只要有酒宴需要,她一定会出场,因为这才是她“健康的源泉”。

      在热海的“见番”(“置屋”的协会组织),有个巨大的舞台,专供艺伎们练舞学艺。“小金姐姐”每个月也会风雨无阻地来到这里,唱歌练琴,而且每次都是衣着光鲜,妆容精致。她还非常喜欢和年轻男性在一起,只要有宴会时,总是围着他们说笑不停。一个年近百岁的女性,仍有一颗年轻之心,不忘在异性面前保持魅力,这也许才是“小金姐姐”的长寿秘诀。

      虽然“小金姐姐”与记者谈天说地,很是热情,但言谈中也流露出对年老的伤感:“人活得太长,其实也没什么好处。”她说自己没有家庭、没有子女,朋友也少,和年轻艺伎们也缺少共同语言,“越是长寿,越是孤独”。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39158-91.html - 2018-01-04
  • 一百多岁的日本最老艺伎“小金姐姐”_历史故事
  •   在日本,艺伎尽管卖艺不卖身,但也有“花柳界”之称,即“花红柳绿的世界”。与相扑一样,艺伎作为日本的一种民族传统文化,已有数百年的历史,而今渐趋衰落,只有极少数人在苦苦支撑着这个行业。其中有这样一位艺伎,虽然已经一百多岁了,却仍在一线活跃... - 2014-04-13
  • 第九章 借著代筹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佟仲和目光注视他手中名帖,问道:  “是什么人?”  田绍五已把那张名帖朝他面前送了过来,问道:  “金刀会的韩世海,佟兄和他们有过梁子?”  佟仲和接过名帖,上面果然写着“韩世海拜”四个字,不觉呆得一呆,摇头道:  “没有,我和他们几... - 2018-01-18
  • 第十章 勇挫贼党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方壁君回到房中,也换了一身衣衫,佩好短剑,她原想暗中随两人身后,去打个接应,但就在她一脚跨出房门,已经发觉不对。  原来客堂门口,一左一右,悄无声息的站着两个一身黑衣,面蒙黑布的汉子。  客堂上首,一把椅子上,同样坐着一个黑袍蒙面人,只... - 2018-01-18
  • 第十一章 曙光乍现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佟仲和转过脸来,脸上神色,已然变得十分严肃,朝董崇智说道:  “董老弟,现在咱们可以开诚布公的谈谈了。”  董崇智身躯微震,说道:  “佟护法要说什么?”  佟仲和道:  “自然是有关贼党侵犯本山的事了。”  董崇智冷声道:  “兄弟前... - 2018-01-18
  • 第八章 多事之秋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佟仲和陪笑道:“这位范姑娘精通医理,山主要兄弟陪她看董老四的病势来的。”  董夫人看了方壁君一眼,冷笑道:  “她能医得好老四的病症么?”  方壁君道:  “对董四爷的伤势,山主昨晚替他运功检查,早已找出病因,命我前来替四爷诊脉,也不过... - 2018-01-18
  • 第五章 有美同行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大家才看过红衣姑娘出手惩了瘦个子,这回又见她朝范君瑶身前走去,只当又有好戏,所有的眼光,不约而同的朝范君瑶看去。  这回大家心头都在暗暗嘀咕,方才那瘦个子生得獐头鼠目,一望而知不是好路数,但靠窗这张桌上坐着的青衫少年,人家可品貌出众,不... - 2018-01-18
  • 第四章 千里寻凶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这是唐河一处渡头!  从南阳到唐河县,是一条大路.但唐河一衣带水,江面潦阔,那时候还没有这么长的桥,行人车马,都得靠渡船渡河。  这种渡船,是专门渡河的,船舱内容得下几辆马车,还可以载上三五十个人,两边对开,此来彼往,整天像穿梭般在江面... - 2018-01-18
  • 第十二章 巧获绝艺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老道士道:  “姑娘打算如何对付我们?”  方壁君道:  “我要你们说实话。”  老道上道:  “贫道只怕知道的有限。”  方壁君道:  “那你就把知道的说出来好了。”  雷公佟仲和眼下解药,身上的麻木,已经逐渐消失,闻言接口道:  “... - 2018-01-18
  • 第六章 险蹈陷阱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听他说出“出手伤人”,不觉愕然相顾,拱拱手道:  “在下兄弟,是奉山主之召而来,并无出手伤人的事。”  闻公亮脸色一沉,冷哼道:“年轻人,老夫面前,还想抵赖么?”  范君瑶抬目道;“在下说的确是实情……”  左首瘦削汉子没待他说完... - 2018-01-18
  • 第七章 会无好会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夜深人静,山林间一片阴晦!  一行人放腿疾行,片刻功夫,已到了一座土岗之上,但见十几棵古松大树,飞檐黄墙,矗立着一座庙宇,敢情就是关帝庙了。  闻公亮走进庙前,脚下一停,目光四顾,沉声道:  “你们随老夫进去。”  两名汉子高挑灯笼,走... - 2018-01-18
  • 第十四章 慧眼除奸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闻公亮脸色一变,说道;“会是她们!”  赵万生急的大吃一惊,说道;“这两个丫头是赃党,夫人莫要中了她们算计,兄弟负责守护后院,实在该死……”一面朝董祟智招招手道:“董老四,快随兄弟去后院瞧瞧。”  佟仲和机伶一震,立即接口道:“不错,你... - 2018-01-18
  • 第十八章 变生意外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死寂之谷,万籁俱寂,这一声娇呼,听来就分外清晰!  因为它划破了原来的沉寂!  那是个年轻女子发出来的惊呼!  范君瑶心头猛然一怔,他只觉这声惊呼,传入耳际,声音极熟!  惊呼当然不像说话,无法分辨出这人是谁!  方璧君自然也听到了,螓... - 2018-01-18
  • 第十九章 勾心斗角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方璧君站在暗陬,悄悄睁开了一线眼缝,往外望去!  只见当前一人正是歪头申公豹侯延炳,他一脸俱是得意之色,已在洞口三丈外停住,两道炯炯眼神,直向洞内瞧来。  他身后紧随着义子金玉棠,一身天蓝色长衫,腰悬长剑,虽然生得剑眉星目,英俊之中,显... - 2018-01-18
  • 第二十章 仙缘遇合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揉揉眼睛,蓦地睁开眼来,只觉自己躺卧在一张石榻之上,身上还覆了一条浅绿薄被,心中不禁大奇!一下翻身坐了起来,举目打量,但见室中布置雅洁宜人,一时不知身在何处?更弄不清自己怎会躺在这张榻上?缓缓跨下石榻,正待朝右首垂着一道浅绿门帘的... - 2018-01-18
  • 第十七章 白费心机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一行人一路疾行,谁也没说话,不过半个时辰.就已奔到死谷附近。  相距还有数里,点头华佗脚下一停,举手朝身后一摆,说道:  “大家停步。”  众人依言停下,祁尧夫低声问道:  “这里离死谷还有五六里路,不能再进去了么?”  点头华佗仰首看... - 2018-01-18
  • 第十六章 点头华陀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祁琪听到爷爷的喝声,呼的站起,正待朝门外跃去!  方璧君一把拉住她的小手,低声道:“小妹子,你不可出去。”  祁琪被她握住了手,不禁羞的小脸一红,轻轻一挣,想缩回手去,这一挣,方壁君也已察觉自己穿了一身男装,这样拉着人家小姑娘的手,难怪... - 2018-01-18
  • 第三章 不白之冤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南阳、城濒白河,为河南省的西南重镇。  城西南的卧龙岗,是诸葛武候的躬耕处,从前全国老百姓,也许不明了我国地理,但只要提起刘备三顾茅庐的卧龙岗,只怕没人不知道的。  南阳是水陆交通的要道,城内工商鼎盛,市肆林立车马往来,十分热闹。  范... - 2018-01-18
  • 第十五章 幽谷隐逸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一回工夫,就已出了西门。  范君瑶忍不住问道:“妹子,你这是到哪里去?”  方璧君回头白了他一眼,道:“大哥又忘了,我现在是你兄弟。”接着笑道:“你不用多问,到了你自会知道。”  范君瑶问道:“远不远?”  方壁君“咭”的笑道:“不远,... - 2018-01-18
  • 第十三章 敉平叛乱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佟仲和看得不觉大怒,戟指着面蒙黑纱的“帮主”沉喝道:  “尔是何人,胆敢到大洪山庄来扮神装鬼?”  蒙纱人两道熠熠眼神,透过蒙面黑纱,投射到佟仲和的脸上,徐徐说道:  “佟仲和,见了本帮主,还不行礼?”  佟仲和大笑道:  “阁下自封帮... - 2018-01-18
  • 第一章 少林惊变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虽是二十岁的人了,但他自小就在青峰镇长大,从没下过山,也从没在江湖上走动过。  青峰镇,虽然只是武当山一个小小村落,但在武林中,青锋镇的名气,可不下于武当山。  那是因为青峰镇住着一位武当名宿六指神翁的缘故,地因人名。  六指神翁... - 2018-01-18
  • 在苦闷中学会愉快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谁不曾为平庸而心烦气燥?然而,人生除死无大事,凡事心存希望,一切就终有转机!    她是个安静的女孩儿,最大的理想就是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大房子。可以在里面呼呼大睡,而不用担心妈妈揪着耳朵叫自己上学。她总幻想自己的人生能平平稳稳,过着衣食无... - 2018-01-18
  • 锡巴里斯的战马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公元前510年,繁华的锡巴里斯城从古希腊版图上消失了。起因是锡巴里斯与另一座城市——克罗顿之间的战争。  直到2500年后,依靠先进的科学技术,历史学家才找到了锡巴里斯的遗址。但他们陷入了另一个谜团:锡巴里斯怎么可能输得那么惨?它当时是... - 2018-01-18
  • 弄“反”了的票价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在美国亚特兰大石头公园,售票处贴着这样一张价目表:  缆车票每人16美元(只能用于坐缆车一项),通票每人7.5美元,可以玩遍园内所有没施。  什么?是公园错误地把缆车票和通票的价目弄反了吗?  不,一切都是正确的。  原来,只在公园坐缆...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别树一帜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隐身暗处的夏侯律,听得不期悚然一惊,任他城府再深,总究是成了名的人物,虽觉对方诡秘莫测,极非易与,但此刻既然被人家喝破行藏,哪里还呆得下去?正待长身跃出!  骤听右厢屋上,响起一个苍老声音,冷冷喝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匿迹多年的白骨神君... - 2018-01-18
  • 第二十三章 进退之间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楚湘云、冷秋霜两位姑娘才一走出茅屋,瞥见檐前站着两个白衣教主,两个金衣护卫,但双方对峙着好像不是一起的,心头不期大为诧异!  白衣教主转过头去,冷冷的道:“有人接你们来了!”  赤发仙子温如玉连忙招手道:“两位妹子,快过来呀!”  冷秋...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话天烈焰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甯不归吓得不住的哇哇大叫,两手两足,在半空中乱划乱舞,一个身子,却在直线上升!  老狼神口中低嘿一声,回头道:“郝兄,这老儿大是可疑,咱们也上吧!”  神钩真人郝公玄点头道:“狼兄说得不错,此人装疯卖傻,咱们不可放过了地。”  老狼神浓...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易 俘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枯佛嘉摩瞧了嘉擅尊者一眼,问道:“这么说来,教主已经擒了一名天龙寺的门人,不知是谁?”  温如玉冷嘿道:“贵教擒了在下什么人?在下也擒了贵教什么人,大家可称林两悉称,谁也没有吃亏。”  嘉檀尊者全身一震,变色道:“你是说红薇?你……敢对... - 2018-01-18
  • 不合实际的梦想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我有个朋友,还在上初中的时候就开始写诗了,发誓将来一定当个大诗人。  那时候朋友订了一本诗歌杂志,杂志的每一页都至少配有两幅大小不一的插图。他对我说,这家杂志一定稿源不足,所以才用这么多的图片来填补空白!“所以,我一定要把这些用图片来填... - 2018-01-18
  • 精一样比样样精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我家门前有两家卖老豆腐的小店。一家叫“潘记”,另一家叫“张记”。  两家店是同时开张的。刚开始,潘记生意十分兴隆,吃老豆腐的人得排队等候,来得晚就吃不上了。潘记的特点是:豆腐做得很结实,口感好,给的量特别大。相比之下,张记老豆腐就不一样... -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