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多岁的日本最老艺伎“小金姐姐”_历史故事_故事大全

  •   在日本,艺伎尽管卖艺不卖身,但也有“花柳界”之称,即“花红柳绿的世界”。与相扑一样,艺伎作为日本的一种民族传统文化,已有数百年的历史,而今渐趋衰落,只有极少数人在苦苦支撑着这个行业。其中有这样一位艺伎,虽然已经一百多岁了,却仍在一线活跃。她叫镝木贺代,艺名“小金姐姐”,是当今世界最老的艺伎。

      新年伊始,记者应邀登门拜访了“小金姐姐”。她的住所比想象中普通许多,白色的围墙已经斑驳。一进门,“小金姐姐”清脆的声音,得体的着装,优雅的谈吐,轻柔的举止,让人顿有宾至如归、如沐春风的感觉。

      人生的绚丽总在暮年归于平淡。但历经岁月洗礼的“小金姐姐”,风姿却不减当年。

      不穿和服,不是艺伎

      回首往事,“小金姐姐”告诉记者,她小时候并不喜欢当艺伎,更没想到自己到老都还在当艺伎。“虽然现在我快100岁了,却已离不开艺伎这个职业。”说到这里,“小金姐姐”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记者问她,年少的时候既然不想当艺伎,那么那时的梦想是什么?“小金姐姐”带着一种惋惜的语气,缓缓道来:“小时候就想当一名教师,教孩子们读书。唉!可惜现在这个理想已经不能实现了。”

      “小金姐姐”生于一个瓦匠之家。在她很小的时候,父亲为养家糊口,经常奔波各地。5岁那年,因为家境贫寒,“小金姐姐”被送给一位亲戚当养女。这位亲戚是艺伎,按照习俗,艺伎的女儿将来也必须要当艺伎。

      15岁时,“小金姐姐”带着学成的礼乐歌舞等专业技能,开始了自己的艺伎生涯。“小金姐姐”第一次上岗工作的场所,是东京一家高级“料亭”(政商名流聚宴的场所)。因为不胜酒力,“小金姐姐”只陪客人喝了两三杯酒,就晃晃悠悠地走进了厕所,倒头就睡。“那时候,高级‘料亭’的厕所可不像现在。里面宽敞舒适,全都铺着榻榻米,很干净,很舒适。我就这样在厕所里睡着了,大家也不知道我在哪里。后来,大家为了找我,手忙脚乱了好一阵子。”刚出道时的情景,“小金姐姐”至今历历在目。

      此后的岁月,“小金姐姐”可谓是“见多识广”,经历了很多曲折和苦难,尝尽了人间的辛酸。“二战”期间,她虽然身为艺伎,也被要求去“支援前线”。

      在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里,有一张照片却留下了“小金姐姐”的青春与快乐。在这张照片上,“小金姐姐”身穿洋装(西式服装),容貌美丽,气质迷人。

      看着自己年轻时的照片,“小金姐姐”对往日的生活记忆也被唤醒,脸上竟然泛起一丝少女的羞涩。她兴致勃勃地向记者讲述往事——

      上世纪50年代前,日本女性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平时只穿洋服,放弃了繁复的民族传统服装——和服,但是艺伎例外,而且“平时擅自穿洋装,必受严厉训斥”。在日本,直到现在,女性平时不穿和服,是不能成为艺伎的。

      “只有在春分(农历的一个节气)那一天,我们所有的艺伎才被允许脱下和服,穿上洋装。我们都把这一天看成是一个盛大节日、一个化妆晚会。大家三五成群,载歌载舞地穿梭在酒宴之中,并且互相比赛,看谁最受客人的欢迎。我们以这样的方式来欢度春分,也只有在那个时候,我们内心对洋装的向往才会得到满足。我的这张照片也是春分那天拍的。”

      回述快乐的往事,“小金姐姐”眼中露出了难以掩饰的喜悦。

      两段恋爱,一种结局

      按照行规,艺伎在从业期间不能结婚。为此,很多艺伎终生未婚,也有小部分人成为某个男子的“二房”。但是,这并不等于她们没有爱情。“小金姐姐”也不例外,她曾经爱过一个青年。说起那段情缘,小金姐姐突然变得有些伤感:“我们彼此相爱,虽然我知道自己不可能和他结婚,但总是对他充满牵挂。”

      “小金姐姐”和这位青年互相倾慕,感情甚深。可是,战争却打破了他们彼此相恋的甜蜜日子。一纸“通知”,“小金姐姐”的恋人被招到了前线。让她难忘的是,虽然恋人上了战场,可是他们却一直千方百计,了解彼此的近况。当恋人得知“小金姐姐”父亲去世的消息时,还辗转从战场上捎来 “香典”(一种祭奠物品)……两人就这样苦苦相思着。不料造化弄人,天天盼着恋人归来的“小金姐姐”,最后得到的竟是恋人阵亡的噩耗。

      此后,“小金姐姐”还遇到过一个让她终生难忘的男人。此人与其相伴20多年,直到离世。提起这段情缘,“小金姐姐”也是百感交集。这名男子大“小金姐姐”9岁,性情豪爽,相貌英俊。在“小金姐姐”的家里,至今还摆放着他的大幅照片。他与“小金姐姐”相遇时,已经有了家室。不过,按照当时的“习俗”,有家室的男人只要出钱,可以包养自己喜欢的艺伎,从而成为艺伎的“主人”;而被包养的艺伎是不能脱离本职工作的。这有点类似现在的“后援”,即“主人”为自己喜欢的艺伎捧场,并在财物方面提供支持和赞助。

      “小金姐姐”与这位“主人”的相遇十分偶然。当时,她在东京工作的地方叫“白山下”,而“主人”的车行则在“白山上”。这个“白山”,其实就是一个小坡。因此,两人经常见面。一天,路过的“主人”看见“小金姐姐”没有什么客人,就顺口问道:“今天没有客人吗?那就给我斟上一杯吧。”就这样,两个人开始交往、相爱。

      “小金姐姐”称他们两个“意气投合”。“主人”因为是车行老板,经常开着各种豪华车,带着她到各地游玩。这时的“小金姐姐”已步入中年,除了继续从事艺伎工作外,还在“主人”的援助下,开始独自经营“置屋”(聚集并管理艺伎的组织)。在日本,艺伎要谋生,一般都必须归属于某个“置屋”。一些餐饮娱乐场所如果聘请艺伎,也必须先与“置屋”联系,然后再由“置屋”决定是否派遣艺伎。“小金姐姐”的“置屋”不大,人少的时候只有3名艺伎,最多的时候也就5人。在“主人”的支持下,“小金姐姐”的“置屋”经营颇为顺利。就这样,虽然没有成为“主人”的正室夫人,“小金姐姐”也觉得日子幸福美满。

      可是,就在“小金姐姐”50岁那年,“主人”不幸逝世,她一下子失去了经济援助。屋漏偏逢连夜雨,当时正是艺伎业每况愈下,生意惨淡之际。无奈之下,“小金姐姐”离开了生活费用高昂的东京,经熟人介绍,只身一人来到了另外一个城市——热海。

      人生暮年,无限孤独

      热海位于东京东南方向90公里处,是日本著名的温泉旅游城市,也是一个男人们喜欢喝酒行乐的地方。在这里,“小金姐姐”安度着自己的晚年。

      虽然年事已高,“小金姐姐”却总是精力旺盛,行动敏捷,除了耳朵稍微背一点外,身体没有任何毛病。记者询问她的健康秘诀,她笑着说:“我从小到大没有得过什么病,最爱吃的是生鱼片,饭菜也都以‘和食’(日本料理)为主,而且没有忌口,什么都吃。”现在,“小金姐姐”每天仍然自己买菜、做饭。只要有酒宴需要,她一定会出场,因为这才是她“健康的源泉”。

      在热海的“见番”(“置屋”的协会组织),有个巨大的舞台,专供艺伎们练舞学艺。“小金姐姐”每个月也会风雨无阻地来到这里,唱歌练琴,而且每次都是衣着光鲜,妆容精致。她还非常喜欢和年轻男性在一起,只要有宴会时,总是围着他们说笑不停。一个年近百岁的女性,仍有一颗年轻之心,不忘在异性面前保持魅力,这也许才是“小金姐姐”的长寿秘诀。

      虽然“小金姐姐”与记者谈天说地,很是热情,但言谈中也流露出对年老的伤感:“人活得太长,其实也没什么好处。”她说自己没有家庭、没有子女,朋友也少,和年轻艺伎们也缺少共同语言,“越是长寿,越是孤独”。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39158-91.html - 2018-01-04
  • 一百多岁的日本最老艺伎“小金姐姐”_历史故事
  •   在日本,艺伎尽管卖艺不卖身,但也有“花柳界”之称,即“花红柳绿的世界”。与相扑一样,艺伎作为日本的一种民族传统文化,已有数百年的历史,而今渐趋衰落,只有极少数人在苦苦支撑着这个行业。其中有这样一位艺伎,虽然已经一百多岁了,却仍在一线活跃... - 2014-04-13
  • 揭秘斯大林为何怒斥女儿为妓女_历史故事_故事大全
  •     克里姆林宫的公主中,没有一个当上国王的。不仅是因为苏联以及后来的俄罗斯从无王位世袭一说,另外身为“克里姆林宫儿女”也未必是一种幸福。   今天我们要讲的就是斯大林和他那刚刚在美国去世... - 2018-07-10
  • 中国唯一由军妓所生的皇帝是谁?_历史故事_故事大全
  •   往事导语:朱温称帝后,朱友珪虽被封为郢王,却始终与太子的位子无缘。这是因为,其一,朱友珪是军妓所生,出身贱,口碑差,朱温从内心里多少有些看不起他;其二,朱温晚年愈发好色,甚至经常召诸儿媳入宫侍寝,朱友文妻王氏与朱友珪妻张氏“常专房侍疾”... - 2018-07-10
  • 揭秘有多少满族人要推翻清王朝_历史故事_故事大全
  •   1911年11月17日,以镶黄旗人张榕为首的革命派在沈阳成立了“联合急进会”,作为进行革命活动的领导机构,明确提出“响应南方,使清帝不敢东归……以建设满汉联合共和政体为目的”的革命口号。  1912年2月12日,中国延续两千多年的封建帝... - 2018-07-10
  • 第二章 集翠峰去神秀关二百多里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集翠峰去神秀关二百多里,道路渐由平砥变为崎岖,两三个时辰后就进入了曹原岭余脉之中。青龙涧傍行山道,春日水势颇大,有的地方己经冲动了路基,道面不甚平整,马匹的奔速也不得不慢了许多。不过在山峦的棱线被拂晓晨光勾勒出来时,他终于看到了神秀关头... - 2018-07-15
  • 我喜欢的还是你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在我们情窦初开的年代,楚楚的世界里只有单纯的能量守恒和化学方程。  最复杂的也莫过于立体几何线性函数。  她不懂我为什么总是那么儿女情长,而我也不懂她怎么就没有悲伤。  黑猫陌尔:楚楚是个好姑娘,爱情你别伤害她。妞儿,看见了吧,我把你是... - 2018-06-30
  • 第十一章 试问天下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穿着紧身蓝衣,背负偷天神弓,衬得那矫健的身体中充满了,一股随时弹跃而起的爆发力,再配合他微沉的剑眉、直刺人心的眼神,虽是面容如古井不波,肌肤里仍透着重伤初愈后失血过多的苍白,但那犹如捕食虎豹般的凌厉气势已不知不觉对在场的每一个人形成... - 2018-07-01
  • 小猫车站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喜欢你就像我吃芥茉打嗝一样自然,  而你是北海道的青芥,  只消一个回合,  就能呛得我涕泪横流,破涕为笑。  安葭:某知名期刊主编,时而温柔时而刁钻的双鱼妹子一枚,奉信的是对具有锲而不舍精神青年的日久生情。  1  就在20岁生日这... - 2018-06-30
  • 圣诞节的礼物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天空飘着鹅毛般的雪花,地上的孩子们欢笑的跑着、叫着、跳着。明天是圣诞节,到了晚上孩子们兴奋的将各自的鞋子挂在了圣诞树上。圣诞爷爷今晚会光临并将礼物放在他们的鞋子里面。所以孩子们都盼望着明天早些的到来。有个孩子爱丽旗没有自己的新鞋,所以妈... - 2018-06-30
  • 一只不肯迁徙的燕儿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秋天来了,树上叶儿慢慢变黄,纷纷扬扬地飘洒着,像一个个金色的音符,弹奏着秋的乐章。  一个阳光和煦的上午,一群燕子准备向南方飞去。是啊,秋天来了,冬天还会远么?燕子伶伶在枝头上快乐地跳跃着,与阳光嬉戏。领头的燕子发话了:“伶伶,还不快去... - 2018-06-30
  • 青蛙历险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她已经是老一辈的青蛙了,想着年轻的时候生活是多么美好,无拘无束的在田间捕食害虫。在池溏里嘻戏,夜晚欢笑声不断……多么美好的日子,可是那样的日子已经远去了,再也难以找回来。如今,那单调的、低微的叫声是低沉的、散漫的。她不想看到厄运再次降临... - 2018-06-30
  • 第十二章 战约双雄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梅兰堂中,气氛忽变得极其凝重。  暗器王林青与明将军毫不退让地对视,神情复杂。其余人则各怀心事。有人巴不得两人早作决战,看场热闹,有人却想伺机从中渔利,亦有人深明在当前京师的形势下,此战必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欲要出言制止,却找不到开... - 2018-07-01
  • 第十三章 敌友难辨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与何其狂在后花园说了一会儿话,眼看已近傍晚,天色蓦然阴暗下来,浓厚的乌云沉沉地压在头顶上,遮住了西边一轮欲沉的落日,似将会有一场风雪。  两人来到无想小筑,隔了十余步,已可从窗口隐隐看到室内林青与骆清幽的影子。小弦正要大叫一声:我回... - 2018-07-01
  • 第十五章 剥茧抽丝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一路上跌跌撞撞,连摔了好几跤。衣衫被树枝划破,手掌与膝盖蹭出血迹,他却浑然不觉。这一刻,小弦只觉心中郁闷至极,却不知用什么办法才能宣泄,只能奋力奔跑,直跑到精疲力竭,方才停下脚步,怔怔地看着天空中一轮淡黄色的月亮,拼命喘息起来。他的... - 2018-07-01
  • 第十六章 花月青霜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尚是第一次去流星堂,一路上拉着小弦的手指点京师风物,浑如游历景色。他的神态虽然轻松,小弦却听骆清幽与何其狂说得郑重,心知流星堂中机关无数,绝非善地,纵然很想见识一下,却不明自林一青为何一定要带上自己随行,心里不断祈求,自己一定不要成... - 2018-07-01
  • 第十四章 白水相约_绝顶_故事大全
  •   骆姑姑,你想让我做什么?等林青离开房间后,小弦忙不迭追问。  骆清幽微微一笑:我正想找人做一件事,可一时找不到合适人选,恰好小弦,可算帮了我一个大忙。  听着骆清幽的话,小弦胸日一热。瞧骆清幽的模样颇为神秘,这一定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 - 2018-07-01
  • 两只小猪盖房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猪妈妈的两个宝贝儿子长大了,原本小小的家里再也装不下他们了。猪妈妈只好让他们自己去盖房子住,兄弟俩听完不情不愿地点点头。  可是他们俩都懒得先动手,今天拖明天,明天托后天。,最后猪妈妈生气地说:“再不出去盖房子,我就把你们赶出去。”说完... - 2018-06-30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第十八章 离魂之舞_绝顶_故事大全
  •   一位男子从林间走出,一揖到地。但见他二十八九的年纪,身材颇为矮小,却穿了一身大红彩衣,极其惹目。他的相貌亦很普通,举手投足间有种潇洒从容的味道,言语和缓,声音也十分轻柔,虽与何其狂差不多年龄,却是自称晚辈,十分恭敬。只不过他头发稍显凌乱... - 2018-07-01
  • 魔法镜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狂风呼呼的刮,大雨哗哗下着,一只猫蹲在雨里凄凉的叫着。这一幕正被小东东看见了,走近后,才发现是一只断腿的猫,于是把它带回了家。在小东东的悉心照料下猫才勉强可以走路。小东东笑着说:“猫咪,从现在起我们是朋友了,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我可以帮... - 2018-06-30
  • 第二章 相见不欢_绝顶_故事大全
  •   岳阳府洞庭湖边的一家酒楼上,一位三十余岁,面容英俊,气宇轩昂的青衣男子在酒桌边临窗而立,似在遥望洞庭秋色,又似在想着什么心事。最奇特的,是他身后一个长形包袱,略高过头顶。  荆楚大地,幅员千里,凌然万顷。洞庭湖近看碧波荡漾,鱼龙吹浪,湖... - 2018-06-30
  • 第三章 劫富济贫_绝顶_故事大全
  •   就见那信下面并无落款,只画着一只大大的鞋。  小弦又是吃惊又是好笑:想不到我们刚刚输了一场豪赌,就有人送来银子救急了。林青却是一脸凝重,轻轻叹道:他终于找到我了。  小弦问道:他是谁?是林叔叔的好朋友么?  林青淡然一笑:不过是旧相识,... - 2018-06-30
  • 第四章 毒计连环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眼睁睁看着小弦忽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禁大惊失色。他急匆匆由内房后窗中蹿出,纵身上了屋顶,四处眺望却不见丝毫异状。庄园内,几位挑灯巡夜的家丁依然不紧不慢地巡视着,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林青想起刚才听到夜行人离去的声音,多半就是掳走... - 2018-06-30
  • 第一章 飞琼刺杀_绝顶_故事大全
  •   凝秀峰位于京师东南三里处,因是皇室禁地,寻常百姓皆不得入,所以虽有凝秀之名,却一向颇为冷清,难有人迹。但此刻的峰腰处却有数名带刀侍卫守住唯一通往峰顶的山道,显得极不寻常。  峰顶上有三人。两人于前,一人稍稍落后几步。前面的两人一位紫服华... - 2018-06-30
  • 猎熊 - 幽默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个年轻的猎人来向老猎人请教如何猎熊。  老猎人说:“通常我都是先找到一个山洞,然后向里面扔一块石头,如果听到有‘呜呜.....’的声音,那里面一定有熊。你就跳到洞口,向里面开抢,一定能打到熊的。&rdq... - 2018-06-30
  • 蓝灯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一个士兵,为国王服役多年,数次负伤,可是战争结束时,国王却对他说:“现在你可以解甲归田了,我不再需要你继续服役。我只给为我服役的人发饷,所以从我这儿你再也得不到一个子儿了。”  可怜的士兵不知该靠什么度日。他拖着沉重的脚步往家走... - 2018-06-30
  • 两个旅行家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高山与峡谷从不相遇,可是人类的后代,无论是善与恶,则都会相识。就是这样,一个鞋匠和一个裁缝在他们的旅途上相会了。裁缝是个个头不高但相貌英俊的小伙子,他的性格开朗,整天乐呵呵。他看见鞋匠从对面走来,从他背着的家什裁缝猜出他是干什么营生的,... - 2018-06-30
  • 第五章 凌霄之狂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一路快马加鞭,星夜兼程,沿路打听那戏班的下落。他原担心敌人隐匿形迹,甚至化整为零,追踪起来不免大费周折。谁知一路上竟有不少人都见过戏班出现。这戏班虽然经过各地时并不停下来演出,却是大张旗鼓,令围观者皆知。  林青心知敌人必然是故意如... - 2018-06-30
  • 第六章 殓房惊魂_绝顶_故事大全
  •   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之夜,都会有十匹快骑从十个不同的方向疾驰入京。黑色的马,黑色的人,黑色的丝巾蒙着面,在黑暗的街道上飞驰。急促的蹄声踏碎了本就不清朗的月色,在暗夜中传得尤为悠远。  没有人知道他们从什么地方来,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何时会悄然... - 2018-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