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仙山求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中国的五岳,一般说来,以东岳最灵,西岳最秀,中岳最高,南岳如活泼少女,北岳则静得有如似老僧。

      恒山又有“元岳”、“阴岳”,“紫岳”等别称,佛家则称为“青峰垂”。

      岳小龙、凌杏仙由神池一路东行,第三天下午,到达浑源县,他们按照杜景康开列的路程单、就在城中找了家客栈落脚,翌日一早,就会帐出门。

      出浑源县南门,地势就渐渐升高,沿路一片黑森森的古柏树林,远接云天,使人就感觉到山上有着无限的神秘。

      两人在山家寄存了马匹,由金龙峪入山,走不多远,就是著名的悬空寺。

      说起“悬空寺”,倒是值得和大家一提,因为它是我国古代建筑艺术上的一大杰作!

      这座奇特的“悬空寺”建于后魏,寺在翠屏山的悬崖绝壁之间,整座寺院,都是木柱在岩石悬空架起来的,殿阁重重,有好几层高,悬空结构,飞阁相望,实在神奇!

      这悬空寺也可以说是北岳的门户,两人经过悬空寺,一路登山,走了十几里路,忽然阴云四合,黄豆大的雨点,密集而来!

      两人展开轻功,向前急奔,总算转过山脚,前面树林之间,有一座小庙,两扇山门只是虚掩着,两人冒着大雨,直奔进去。

      原来这里是山上和尚下山采购物品的歇脚之处,各地都有,俗呼“脚庙”,也没人住持,只一座大殿,供着佛像。

      两人闪进山门,跨上大殿,但见庙外风雨交加,落叶萧萧,看样子一时只怕不会停止。

      岳小龙站了一会,回头道:“杏仙,你大概走累了,还是坐下来歇息一回吧!”

      凌杏仙嫣然笑道:“我不累,站着看山中雨景不是很好么?”

      话声方落,口中忽然“咦”了一声,忙道:“龙哥哥,快来看,山下又有人来了,这人穿着一身白衣,好像是白衣堂主年秉文!”

      岳小龙随着他手指看去,果见径上正有一条白影,冒雨飞奔而来,身法极快,因相隔尚远,看不清他究竟是不是年秉文?但光从这人飞奔之快,武功决不在年秉文之下!

      凌杏仙冷哼道:“这姓年的倒是阴魂不散,跟着我们来的。”

      这两句话的工夫,那白衣人已经到了十余丈之外,岳小龙从他身形看去,已可确定来的果然是白衣堂主年秉文,心中不觉一动,忙道:“杏仙,我们快躲起来。”

      凌杏仙道:“躲他作甚,谁还怕了他不成?”

      岳小龙道:“不,我是要看看他究竟作什么来的?我们快躲到神龛里而去。”

      话声出日,一手拉起凌杏仙,急往龛上从去。

      凌杏仙拗不过他,只好跟着跃上神龛。两人堪堪在神像后面藏好身子,但听刷的一声轻响,白衣堂主年秉文已掠进大殿。拍拍身上雨水,仰天吁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好大的雨!”

      过了一回,只听他沉吟道:“望仙亭下三官店,那敢情是在这里了!”

      岳小龙暗道:“他果然另有事情来的,敢情就约在这里。”

      心念转动,不觉朝凌杏仙笑了笑。、凌杏仙披披咀,脸上忽然红了起来,羞怩一笑。

      原来两人躲在神像后面,地方不大,岳小龙这一抬头,鼻尖触到凌杏仙的鬓发,四目相投,呼吸相通!

      姑娘家这一脸红,岳小龙一颗心,也登时荡了起来,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去,在她秀发上轻轻吻了一下……

      突听一个洪大声音:“阁下就是白衣堂主年秉文吗?”

      岳小龙心中一动,暗道:“这人不知是谁?来的好快,原来不认识年秉文,这就奇了,不认识的人,怎会和他约会?而且这人直呼其名,对年秉文毫不客气,不知是何来历?”

      但因前面有神像挡住视线,除非探出头去,否则就看不到殿上情形。

      只听年秉文清朗的笑道:“不敢,兄弟正是年秉文,请问尊驾……”

      那洪大声音道:“辰宿列。”

      岳小龙听的一怔,付道:“这是什么名字?”

      只听年秉文喜道:“果然是张老哥。”

      洪大声音冷冷说道:“相逢何必曾相识?”

      年秉文连忙接口道:“五岳寻仙不辞远。”

      岳小龙听的奇怪,两人忽然掉起唐诗来了。

      凌杏仙朝着岳小龙耳朵,低声道:“龙哥哥,他们说的,可是什么隐语?”

      只听洪大声音突然啊啊大笑道:“很好,咱们可以谈谈了”

      岳小龙但觉他笑声如同裂帛,铿锵刺耳,心头不觉吃了一惊,忖道:“这姓张的内功,竟有这般精纯!”

      慌忙暗暗扯了凌杏仙一下衣角,叫她不可出声。

      年秉文道:“兄弟悉听张兄安排。”

      姓张的道:“好说,好说,三天前老夫接得年兄的飞鸽传书,已命人赶去,把他接上山来,大概今天也可以到了。”

      年秉文道:“接上山来,那不是更难下手了么?”

      姓张的笑道:“不妨事,大后天就是中秋,白龙洞紫芝出土,定有不少人赶到,咱们就在白龙洞交人。”

      年秉文道:“两个老的呢?”

      姓张的阴笑道:“半夜子时,是他们运功的时候。”

      年秉文道:“如此甚好,一切全仗张兄大力。”

      姓张的道:“老夫不克久留,要先走了。”

      年秉文道:“张兄只管先请。”

      话声才落,但听一声细长的破空之声,从殿上直向庙外激射而去,那自然是姓张的走了。

      年秉文目送姓张的远去,口中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说道:“此人一身武学,已达化境,放眼江湖,真是罕有其匹了!”

      这时庙外雨势已停,年秉文随着话声,也飘然出庙而去。

      岳小龙偏头往外望去,年秉文也已走了,这就站起身来,跃下神龛。

      凌杏仙掠掠鬓发,跟着从下,说道:“龙哥哥,他们约在这里见面,好像又在计划绑架什么人呢!”

      岳小龙叹息道:“铜沙岛真是为害江湖的败类,他们到处掳人,究是为什么呢?”

      凌杏仙道:“自然为了称霸武林,他们把武林中的知名之士,都请去了,还有谁敢和他们作对?”口气一顿,接着说道:“看来他们这次要绑的人,也定是一位武林中极有名头的人了。”

      岳小龙点点头道:“不错,只要看那姓张的一身武功成就,已是极高,这人自然要更高过姓张的了。”

      凌杏仙偏头问道:“龙哥哥,你看那姓张的怎样一个人?”

      岳小龙道:“没有,此人武功极高,我们只要稍为弄出声音,就可会被他们发觉。”

      两人并肩步出庙门,继续上山,中午时分,在一处寺院中打尖,吃过素斋,向寺中和尚问了去集仙洞的路径,就直向东峰而来。

      北岳以东峰特别高峻,岳小龙、凌杏仙依着寺僧指点,攀藤附葛,登上山腰,找到集仙洞。但见一座高大的石窟,镌着“集仙洞”三个擘巢大字。

      凌杏仙掠掠被风吹散了的鬓发,吁了口气,道:“总算到了。”

      两人不再说话,举步朝洞窟中行去。

      这集仙洞初入时,也只是和普通石窟一般,但走了一段曲折幽深的洞径,就豁然开朗!

      而且洞顶隐隐透射天光、灵泉、仙溪和五彩缤纷的石钟乳,蔚为奇观!

      最奇的是洞中有洞,大洞中又有小洞,两人一路行来,发现这些洞中,都住着修道的人,盘膝跌坐,垂帘入定,对两人从洞外经过,不闻不问,浑似不觉。

      其中有的鸠面鹤发、青布裙衫的老婆,也有皓齿桃腮、羽衣翩迁的妙龄道姑,看她们虽未成仙也看着实有了几分仙气。

      这下,可把两人看傻了!

      他们只知道姑射仙子住在集仙洞,却没想到洞里会住着这许多人。尤其这些人一个个瞑目垂帘,不言不动,自然都在调息运功之中,连问也没人可问。

      凌杏仙望望岳小龙,低声说道:“龙哥哥,这里有这许多修道的人,不知那一个是姑射仙子,这该怎么办呢?”

      岳小龙道:“我想姑射仙于是彩带仙子的师妹,年龄一定比彩带仙子还要轻些,我们再找过去看看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52-916.html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谢绝官银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西帮票号重返京津复业,严守了“天大窟窿赔得起”的祖训,敞开老窖积蓄,源源调运巨银上柜,兑现旧票,赔偿损失,很快激活了银市。西帮的实力再次惊动天下商界,西帮 信誉更是陡涨,达到历史顶点。历劫遇险反能借势出奇,这本也是西帮的... - 2018-01-21
  • 第三十一章 母子重逢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举目望去,只觉这青衣妇人虽然鬓边微见花白,但从面貌轮廊上,仍可看出昔年是一位风姿绰约的美人!  此刻她一手扶着佛桌而立,双目之中,已然隐含泪水,两道慈祥的目光,正朝自己望来!  这一刹那,范君瑶心头突然觉得自己看到的青衣妇人,就好... - 2018-01-18
  • 第三十二章 凤舞鸾翔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大厅上,已经坐着一僧、一道。  僧是老僧,身穿黄衲僧袍,方面广颡,年在六旬以上。  道是老道,花白头发,绾一支白玉如意簪,身穿紫色道袍,貌相清癯,胸垂花白长髯。  两人虽然坐在上首客位上,但全都闭着双目,一动不动,就好像老僧人入定一般,... - 2018-01-18
  • 第三十四章 快刀快剑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凌杏仙一一见礼。双方说了些久仰的话。  王师傅首先站起身子,把方才和凌杏仙、岳小龙动手经过,作了详细报告。  厅上众人,先前只是听了门下弟子的报告,五师弟连败两场,当然没有说的清楚,此时听王师傅亲自述说经过,几乎把眼前两个少年男... - 2018-01-13
  • 第三十三章 误犯陋规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翌日继续上路,由汝州到洛阳渡黄河,再由孟县北行,抵达天井关,已是山西地界。他们这一路上,有杜景康开列的路程单按单打尖,自然不会有错过宿头之虑。  两人一路北行,这天赶到太原府,还只有申牌时光,但路程单上却注明了在太原落店。  太原,原是...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大挫魔徒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袁子深发话之后,依然不见有人答应,不觉冷笑道:“姓王的,你们已被包围了,依袁某相劝,还是自己出来的好。”  凌杏仙收回回风蝶,嫣然一笑,道:“大哥,我们可以出去啦。”  两人并肩跨出庙门,岳小龙俊目放光,冷喝道:“袁二侠夤夜追踪在下兄妹...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力镇狂涛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尹翔急的顿足道:“咱们上了他的当,他针筒之内,根本已经没有针了!”  劈手夺过针筒,果然已经没有一支毒针。  谢无量吁了口气道:“不错,要是他筒内还有毒针,早该射出来了。”  翻天雁柏长青蹲下身去,在葛飞白脸上仔细看了一阵,果然看不出丝...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徒劳无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虎嬷嬷勃然大怒,厉声道:“臭婆娘,你再不出来,老婆子放起一把火,烧了你这幢鬼屋,看你还缩着头不出来?”  屋中仍然没人理会,幽暗的夜色之下,重重屋字,就是不见一点动静。  彩带仙子平静的道:“我们下去。”  身形飘起,如落叶,如轻絮,飞...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先人遗泽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再说岳小龙,凌杏仙两人,离开倒坐庙,取道西行,奔驰了十几里路,突听身后响起一阵急骤蹄声,但见两匹快马,一路急驰而来,分从路边越出自己马前。  马上两个青衣汉子回头望了岳小龙两入一眼,手挥长鞭,纵马疾驰而去。  大路上,经两匹马八蹄翻腾,...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云中山城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却说范君瑶等一行四人,由汝南一路西行,路上何处打尖,何处投宿,都有祝士义安排。  有这样一个老江湖同行,自然少了很多麻烦。一路晓行夜宿,没有发生什么事故。  这天黄昏时分,赶到河津县,祝士义一马当先,领着三人在一家招安客店门前下马,关照... - 2018-01-18
  • 第三十七章 奇缘巧遇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心头暗暗付道:“这两人纵非神仙,也已练到飞行绝迹之境了!”  凌杏仙幽幽一叹,说道:“龙哥哥,我们要练到他们这样,那就好了。”  岳小龙感到十分失望,因为彩带仙子说过,自己两人,若是没学成剑术,就不能上铜沙岛去。他一想到母亲身陷岛...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毁琴救劫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方如苹看到常千里迎着过来,立即以“传音入密”说道:“老哥哥,我是方仲平呀,你真的要和我动手吗?”  常千里听得一怔,口中发出一声洪笑,说道:“谷主要老夫把你拿下,你发剑吧!”  锵的一声掣剑在手。  方如苹道:“在下这柄剑削铁如泥,老丈... - 2018-01-18
  • 第三十八章 同心剑法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南宫珏早已奔上大厅,一下扑入狄夫人怀中,口中叫道:“老祖宗:小珏儿差点被坏人掳去了。”  狄夫人搂着南宫珏,柔声道:“乖孙子,你没事吧?唉,想不到张寒生他三代都在我家做事,还会勾结匪人,暗算咱们小珏儿,真是人心不古!”  姑射仙子跨进大... - 2018-01-13
  • 第三十九章 跨海平魔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惊奇的道:“福老怎么会在这里?”  丁守福笑道:“邋遢道士也来了,咱们两个都是奉仙子之命,一路跟在你们身后来的。”  凌杏仙道:“福老和杜护法没随仙子去么?”  丁守福耸肩道:“仙子曾说,咱们跟去了,也是帮不上忙,她不放心的是你们... - 2018-01-13
  • 第十六章 苦心接皇差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八月十三日午间,天成元票庄大掌柜孙北溟,刚刚打算小睡片刻,忽然就有伙友匆忙来报:“县衙官差来了,说有省衙急令送到,要大掌柜亲自去接。”  省衙急令?  孙北溟一听也不敢怠慢,赶紧出来了。衙门差役见着孙大掌柜,忙客气地说:“叨扰大掌... - 2018-01-21
  • 第二十六章 奇耻大辱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老夫人发丧后,三爷就一直未出过远门。按孝道,孝子得守丧三年。杜老夫人无后,三爷倒想为她守丧,老太爷却也没有叮嘱。  这期间,他也就没断了到城里的字号转转。到天成元老号,不免留心翻翻西安的信报。这一向西号总是陈说,和局议定,朝廷预... - 2018-01-21
  • 第十六章 点头华陀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祁琪听到爷爷的喝声,呼的站起,正待朝门外跃去!  方璧君一把拉住她的小手,低声道:“小妹子,你不可出去。”  祁琪被她握住了手,不禁羞的小脸一红,轻轻一挣,想缩回手去,这一挣,方壁君也已察觉自己穿了一身男装,这样拉着人家小姑娘的手,难怪... - 2018-01-18
  • 第三十六章 叛贼授首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郎真人目光一动,首先发现,不觉奇道:“大师兄,你看,那是什么?”  卓真人听师弟一嚷,立即凝足国力瞧去.过了半晌,才沉吟道:“一共是五幢黑影,好像是轿子!”  柳仙子道:“大概又是参加武林盟成立大会来的了!”  说话之时,那五幢黑影已经... - 2018-01-09
  • 第三十六章 挥手出神功少侠排难 仰天作长笑老魇缔交_纵鹤擒龙
  •   岳天敏知道此时的一瓢子和一鸥子,虽然望上去只是凝神而立。其实正在气运丹田,把视之无物,听之无声的玄门绝学,罡气功夫,由全身慢慢的透掌而出,布成一堵气墙,横亘身前。心想不知白衣文士,又用何种功夫,向玄门罡气进攻?  “两位道友,谢某有僭!... - 2017-12-28
  • 第十六章 黑石渡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丁剑南心中暗道:“来了!”这就抬目望着她,说道:“在下兄弟,和二位萍水论交,这些日子以来,可说情投意合,但明日一早,我们就要分手了。”  他一双俊目望着薛慕兰,说出“情投意合”四字,薛慕兰平日为人虽然较为冷静,但像丁剑南这样翩翩美少年,... - 2018-01-18
  • 第三十六章 计中计_引剑珠
  •   时间快接近黄昏。  泌姆山土地公庙内,第一个昂首阔步,走出大门的是假扮黑穗总管秦大成的周大年。  跟在他身后走出的是一个肥胖和尚,一个秃发者者,这两人正是新任黑穗堂副总管的铁罗汉广明,秃尾老龙屠三省。接着是二十名背负黑穗长剑的劲装汉子—... - 2017-12-30
  • 第三十六章 这永久的山冈都归我们为业_圣经
  • 36:1“人子啊,你要对以色列山发预言说:以色列山哪,要听耶和华的话。36:2主耶和华如此说:因仇敌说:‘阿哈,这永久的山冈都归我们为业了!’36:3所以要发预言,说主耶和华如此说:因为敌人使你荒凉,四围吞吃,好叫你归与其余的外邦人为业,并... - 2017-09-19
  • 第三十六章 崆峒七矮由地道回到地面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天仁、宋青雯领金少泉、白少云、王小七、温九姑、易云英、金兰、叶青青、桂花庵主师徒,以及崆峒七矮由地道回到地面,依次从衣橱中走出。  小香一直守在出口处,看到丁天仁,目含幽怨,说道:“总管总算回来了,你还不知道这时候已经快近午刻了,你们... - 2018-01-12
  • 第二十六章 醉仙舞步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向飞天道:“不一样,她只答应替教主复仇,不肯担任教主,曾说等她把万松山庄、少林、武当消灭之后,由咱们师兄弟四人互推一位担任教主,复兴朝阳教,她就不问事了。”  任东平道:“你们教主和万盟主、少林、武当有仇?”  “那是六十年前的事。” ... - 2018-01-18
  • 第十六章 神秘公主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原来这间前舱,此刻不但打扫得纤尘不染,四周全以紫绫幔壁,就是舱中原有的几椅,也都张上了绣花披垫,舱顶垂吊一盏白绫宫灯。  靠壁一张小桌上,供了一尊羊脂白玉雕成的观音大士像,左右两边,摆设着两件玉器古玩,像前还供着四式京果,和一只精致的古... - 2018-01-18
  • 第六章 探骊得珠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乌先生却还未睡,所以一请就到,他是第一次见德馨,在胡雪岩引见以后,少不得有一番客套,德馨又恭维他测字测得妙,接下来便要向他“请教”了。    “不敢当,... - 2018-01-19
  • 第三十六章 陈康和一记擒拿手法落了空_东风传奇
  •   陈康和一记擒拿手法落了空,似是用力过猛,整个上身,身不由已的朝谷飞云侧身让开的左方扑了过去。  谷飞云左手一推,(使了纵鹤手)但推得极轻,一面说道:  “陈总管站好。”  陈康和上身忽然往后一仰,仰得几乎跌倒,但脚下好象来不及退后,口中... - 2017-12-18
  • 第三十六章 各尽所能_北山惊龙
  •   身形斜退半步,左手一对,右掌迎着上切,又是一招“两仪掌”中的“遥叩天阙”,朝上硬接!  要知“洞元记外篇”上所载武功,均是内家最上乘的武学,绝非一般手法,所能抗御。  蔡凤娇这一招使的正是“飞花落果”两式中的“飞花手”,五指舒展,宛如花... - 2017-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