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出生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1958年秋天,年轻的孙广才与后来出任商业局长的郑玉达相遇在去南门的路上。郑玉达在晚年时,向他的儿子郑亮讲叙了当初的情景。风烛残年的郑玉达那时正受肺癌之苦,他的讲叙里充满肺部的呼呼声。尽管如此,郑玉达还是为当初情景的重现而笑声朗朗。

      作为农村工作组的成员,郑玉达到南门是去检查工作。年轻的郑玉达身穿灰色中山服,脚蹬一双解放牌球鞋,中分的头发在田野的风里微微后飘。我父亲则穿着对襟的衣服,脚上的布鞋是母亲在油灯下制作出来的。

      我父亲孙广才在半个月以前,将一船蔬菜运到邻县去卖。

      卖完后孙广才突发奇想,决定享受一下坐汽车的滋味,就一人先回来。空船则由村里另外两个人摇着橹送回来。

      脸色通红的孙广才在接近南门的时候,看到了穿中山服的郑玉达。于是这位城里干部便和农民孙广才交谈起来。

      那时田野上展现了乱七八糟的繁荣,一些青砖堆起的小高炉置身于大片的水稻秧苗之中。

      郑玉达问:“人民公社好不好?”

      “好。”孙广才说。“吃饭不要钱。”

      郑玉达皱了皱眉:“怎么能这样说。”

      然后是孙广才问郑玉达:

      “你有老婆吗?”

      “有呵。”

      “昨晚还和老婆一起睡吧?”

      郑玉达很不习惯这样的询问,他沉着脸严肃地说:

      “不要胡说八道。”

      孙广才对郑玉达的态度毫不在意,他告诉郑玉达:

      “我已经有半个月没和老婆睡觉。”他指指自己的裤裆,“这里发大脾气啦。”

      郑玉达扭过脸去,不看孙广才。

      我父亲和郑玉达是在村口分手的。郑玉达往村里走去,我父亲跑向了村边的蔬菜地。母亲和村里几个女人正在菜地里锄草,我年轻的母亲脸蛋像红苹果一般活泼和健康,那蓝方格的头巾一尘不染,母亲清脆悦耳的笑声随风飘到父亲心急火燎的耳中。孙广才看到了妻子锄草时微微抖动的背影,向她发出了饥渴的喊叫:

      “喂。”

      我母亲转过了身去,看到了站在小路上生机勃勃的父亲。

      她发出了相应的叫声:

      “哎。”

      “你过来。”我父亲继续喊。

      母亲脸色红润地取下头巾,拍打着衣服上的泥土走来。母亲的漫不经心使父亲大为恼火,他向她吼叫:

      “我都要憋死啦,你还不快跑。”

      在那几个女人的哄笑声里,母亲身体抖动着跑向父亲。

      父亲当初的耐心无法将他维持到家中,一到村口罗老头家敞开的屋门前,父亲就朝里面喊道:

      “有人吗?”

      确定里面没人以后,父亲立刻窜了进去。母亲却仍然站在屋外,父亲焦急万分地说:

      “进来呀。”

      母亲犹豫不决:“这可是人家屋里。”

      “你进来嘛。”

      母亲走进去后,父亲迅速把门合上,将墙角一把长凳拖到屋子中央。然后命令母亲:

      “快,快脱。”

      我的母亲低下了头,撩起衣服解起了裤带。可是半分钟后,她充满歉意地告诉父亲:

      “裤带打了个死结,解不开。”

      父亲急得直跺脚:

      “你这不是害我吗。”

      母亲低下头继续解裤带,一副知错的模样。

      “行啦,行啦,我来。”

      父亲蹲下去,使劲一扯裤带。裤带绷断后父亲的脖子也扭伤了。我父亲在他情欲沸腾的时候,竟然还能抽出时间来捂住脖子嗷嗷乱叫。我母亲急忙用手去推搓父亲的脖子,父亲勃然大怒地喊道:

      “还不躺下。”

      我母亲温顺地躺倒,将一条腿拔出来搁在秋天的空气里。

      她的眼睛依然不安地看着他的脖子。我父亲用手捂住脖子爬上了母亲的身体,在长凳上履行起了欲望的使命。罗老头家的几只鸡喔喔叫着满怀热情地也想加入其中,它们似乎是不满意孙广才独吞一切,聚集到了他的脚旁,用嘴啄起了他的脚。这应该是全神贯注的时刻,我父亲却被迫时刻费力地挥动他的脚,去驱赶那几只缺乏礼貌的鸡。鸡被赶开后又迅速聚拢到他的脚旁,继续啄他的脚。父亲的脚徒劳地挥动着,当最后的时刻来到时,父亲沉闷地喊叫一声:

      “不管啦。”

      然后是令人毛发悚然的呻吟声,父亲的乐极呻吟只进行了一半,由于鸡啄脚引起全身发痒,父亲在此后发出了格格格格,听了让人头重脚轻的笑声。

      一切都结束以后,父亲离开罗老头家,去找郑玉达。母亲则提着裤子回到家中,她需要一根新的裤带。

      父亲找到郑玉达时,郑玉达正坐在队委会的屋子里听取汇报。父亲神秘地向郑玉达招了招手。郑玉达出来以后,父亲问他。

      “快不快?”

      郑玉达不解,反问他:“什么快不快?”

      父亲说:“我和老婆干完那事啦。”

      共产党干部郑玉达脸色立刻严峻起来,他低声训斥:

      “走开。”

      郑玉达在晚年重提此事时,才发现里面隐藏着不少乐趣,于是对我父亲当初的行为,他表达了宽容和谅解。他告诉郑亮:

      “农民嘛,都是这样。”

      我父亲和母亲那次长凳之交,是我此后漫长人生的最初开端。

      我是在割稻子的农忙时刻来到人世的。我出生时,正值父亲孙广才因为饥饿难忍在稻田大发雷霆。父亲对当初难忍的饥饿早已遗忘,但对当初怒气冲冲的情景却还依稀记得。我第一次对自己出生情形的了解,就是从父亲酒气浓烈的嘴上得到的。我六岁时的一个夏日傍晚,父亲满不在乎地将当初的情形说了出来,他指着不远处走动的一只母鸡说:

      “你娘像它下蛋一样把你下出来啦。”

      由于母亲已经怀胎九个多月,在那些起早摸黑的农忙日子里,母亲不再下地割稻子。正如母亲后来所说的,那时棗“倒不是没力气,是腰弯不下去。”

      母亲承担起了给父亲送午饭的职责。于是在令人目眩的阳光下,母亲大腹便便地挎着一只篮子,头上包一块蓝方格头巾,与中午一起来到父亲的田间。母亲微笑着艰难地走向父亲的情景,在我后来的想象里显得十分动人。

      我出生的那天中午,父亲孙广才几十次疲惫不堪地直起腰来眺望那条小路,我那挺胸凸肚的母亲却始终没有出现。眼看着四周的村民都吃完饭继续割起了稻子,遭受饥饿折磨的孙广才,站在田头怒气冲冲地喊爹骂娘。

      母亲是下午两点过后才出现在那条小路上,她的头上依然包着那块蓝方格头巾,脸色吓人的苍白,走来时身体因为篮子的重量出现了明显的倾斜。

      已经头晕目眩的父亲,看到蹒跚走来的母亲,似乎感到她的模样出现了变化,但他顾不上这些了,他冲着走近的母亲吼叫起来:

      “你想饿死我。”

      “不是的。”母亲的回答轻声细气,她说:“我生了。”

      于是父亲才发现她滚圆饱满的肚子已经瘪了下去。

      母亲那时能够弯下腰了,虽然这么一来使她虚弱地面临剧烈的疼痛,可她依然面带笑容从篮内为父亲取出饭菜,同时细声告诉他:

      “剪刀离得远,拿起来不方便。孩子生下来还得给他洗洗。

      本来早就给你送饭来了,没出家门就疼了。我知道要生了,想去拿剪刀,疼得走不过去……“

      父亲很不耐烦地打断她的唠叨:

      “是男的?还是女的?”

      母亲回答:“是男的。”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373-934.html - 2018-02-09
  • 第十四章 回到南门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应该说,我对王立强和李秀英有着至今难以淡漠的记忆。    我十二岁回到南门,十八岁又离开了南门。我曾经多次打算回到生活了五年的孙荡去看看,我不知道失去了... - 2018-02-11
  • 第三章 死去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的弟弟,从哥哥脸上学会了骄傲的孙光明,在那个夏日中午走向河边去摸螺蛳。我重又看到了当初的情景,孙光明穿一条短裤衩,从屋角拿起他的割草篮子走了出去。屋外的阳光照射在他赤裸的脊背上,黝黑的脊背看上去很油腻。  现在眼前经常会出现模糊的幻觉... - 2018-02-09
  • 第二章 婚礼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坐在池塘旁的那些岁月,冯玉青在村里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走动,曾给过我连续不断的憧憬。这个年轻的女子经常是手提木桶走来,走到井台旁时,她的身体就会小心翼翼。她的谨慎便要引起我的担忧,担忧井旁的青苔会将她滑倒在地。  她将木桶放入井中弯腰时,... - 2018-02-09
  • 在细雨中呼喊 自序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作者的自序通常是一次约会,在漫漫记忆里去确定那些转瞬即逝的地点,与曾经出现过的叙述约会,或者说与自己的过去约会。本篇序言也不例外,于是它首先成为了时间的约会,是一九九八年与一九九一年的约会;然后,也是本书作者与书中人物的约会。我们看到,... - 2018-02-09
  • 第六章 战栗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十四岁的时候,在黑夜里发现了一个神秘的举动,从而让我获得了奇妙的感受。那一瞬间激烈无比的快乐出现时,当初的颤抖使我十分惊讶。这是我最初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用恐惧的方式来表达欢乐。此后接触到战栗这个词时,我的理解显然和同龄的人不太一样了,... - 2018-02-11
  • 第一章 南门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1965年的时候,一个孩子开始了对黑夜不可名状的恐惧。我回想起了那个细雨飘扬的夜晚,当时我已经睡了,我是那么的小巧,就像玩具似的被放在床上。屋檐滴水所显示的,是寂静的存在,我的逐渐入睡,是对雨中水滴的逐渐遗忘。应该是在这时候,在我安全而... - 2018-02-09
  • 第五章 友情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苏家从南门搬走以后,我就很少能够见到苏宇和苏杭,直到升入中学,我们才开始再次相见。我惊讶地发现,这对在南门时情如手足的兄弟,在学校里显露出来的关系,竟有点像我和孙光平那样淡漠,而且他们是那样的不同。  那时的苏宇除了单薄外,已经很像一个... - 2018-02-09
  • 第十二章 抛弃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国庆在九岁的一个早晨醒来时,就必须掌握自己的命运了。在离成年还十分遥远,还远没有到摆脱父亲控制的时候,他突然获得了独立。过早的自由使他像扛着沉重的行李一样,扛着自己的命运,在纷繁的街道上趄趄趔趔不知去向。  我可怜的同学那天上午是被一阵... - 2018-02-11
  • 第十三章 诬陷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们的教师有着令人害怕的温柔,这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有点像我后来见到的苏宇的父亲。他总是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可他随时都会突然给予我们严厉的惩罚。  他的妻子似乎是在乡下一个小集镇上卖豆腐,这个穿着碎花衣服的年轻女人,总是在每个月的头几天来到... - 2018-02-11
  • 第十章 消失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孙有元死前的神态,和村里一头行将被宰的水牛极其相似。当时在我眼中是巨大的水牛,温顺地伏在地上,伸开四肢接受绳索的捆绑。那时我就站在村里晒场的一端,我的两个兄弟站在最前沿。我弟弟不懂装懂的嗓音,在那个上午就像尘土一样乱飘。其间夹杂着孙光平... - 2018-02-11
  • 第十一章 威胁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成年以后,有一天中午,一个站在街道旁的孩子以其稚嫩有趣的动作,使我长久地注视着他。这个衣着鲜艳的小家伙,在灿烂的阳光里向空气伸出胖乎乎的胳膊,专心致志地设计着一系列简单却表达他全部想象的手势。其间他突然将右手插入裤裆,无可奈何地进行了... - 2018-02-11
  • 第九章 风烛残年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祖父摔坏腰以后,我的印象里突然出现了一位叔叔。这个我完全陌生的人,似乎在一个小集镇上干着让人张开嘴巴,然后往里拔牙的事。据说他和一个屠夫,还有一个鞋匠占据了一条街道拐角的地方。我的叔叔继承了我祖父曾经有过的荒唐的行医生涯,但他能够长久地... - 2018-02-11
  • 第八章 遥远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说我祖父孙有元是一个怒气冲冲的家伙,那是我父亲的看法。孙广才是一个善于推卸责任的父亲,他热衷于对我进行粗野的教育,当我皮开肉绽,同时他也气喘吁吁的时候,他就开始塑造祖父的形象了,他说:  “要是我爹,早把你揍死啦。”  我的祖父已经死去... - 2018-02-11
  • 第七章 苏宇之死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一惯早起的苏宇,在那个上午因为脑血管破裂陷入了昏迷。残留的神智使他微微睁开眼睛,以极其软弱的目光向这个世界发出最后的求救。  我的朋友用他生命最后的光亮,注视着他居住多年的房间,世界最后向他呈现的面貌是那么狭窄。他依稀感受到苏杭在床上沉... - 2018-02-11
  • 第四章 四笑于掌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坟墓机关喀喀响过数声后,墓门缓缓开启。却有二个人已然立在其中,神情俱是倨傲无比。仿佛他们不是刚刚从一座坟墓中走出来,而是踏上了金峦宝殿!  左首那人面黑如墨,身形高大,看不出有多大年龄,只是眼露凶光,一脸狡狠,一看便不象是中原人氏。也不... - 2018-07-10
  • 第四章 昨夜泷东码头有劫匪行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昨夜泷东码头有劫匪行凶,罗彻同的表情冷淡,看不出什么喜怒,对半跪在面前的王无失与陈襄道:父王让我与二叔一起前去察看。我命人召你们两个,谁知竟召不来  是我拉王无失来助阵的,再说他今日轮休,偷跑出来的是我!陈襄昂起头来,分明眼角一抽一抽,... - 2018-07-15
  • 第四十章 荡女惑夫_仙劫情缘_故事大全
  •   一席桃色薄纱内,肌理光滑细腻如雪,透粉的肌肤,像一掐便欲出水似的,突显有致的酥胸蛇腰再配上乎坦小腋下的一双修长圆滑玉腿,令人望之胜比天仙且毫无一丝人间烟火的绝世美人。  身后另有六女,虽然个个皆是环肥燕瘦貌比西施昭君,身材玲斑美妙令人血... - 2018-08-07
  • 第四章 毒计连环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眼睁睁看着小弦忽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禁大惊失色。他急匆匆由内房后窗中蹿出,纵身上了屋顶,四处眺望却不见丝毫异状。庄园内,几位挑灯巡夜的家丁依然不紧不慢地巡视着,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林青想起刚才听到夜行人离去的声音,多半就是掳走... - 2018-06-30
  • 第四章 神兵传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几日间长虹门加紧搜索,只是孟式鹏却龟缩起来,不露半点风声。陈家诸奴陆续到了京师,陈默在第六日上,去接应最后来的陈顺。然而在约定的京郊海子处等了许久,直等得焦躁,也不见他来。直至午时,他不经意时一抬首,却发觉昏黄的日头上抹着几缕灰烟,残痕... - 2018-07-11
  • 几何惊梦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总是会做这样一类的梦:知道这一堂要考试,但是在大楼里上上下下,就是找不到自己的教室;要不然就是进了教室,老师来了,却发现自己从来没有上过这么一门课,也没有课本,坐在位子上,心里又急又怕。  还有最常梦到的一种,就是:把书拿出来,却发现上... - 2018-07-31
  • 谢谢你还记得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周末,我正在商店买帽子,手机响了,同事告诉我有个年轻人找我,让我有空给他打电话。  我默记着那一串陌生的号码,将电话拨过去,对方一下说出了我的名字,但声音有点犹豫。他说:“我是您的学生。您教过我历史,我叫张山。您还记得吗?”我在脑子里过... - 2018-07-31
  • 笨狼上课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只笨狼,独自在森林里呆得不耐烦了,就想去上学。学校里有那么多的小朋友,一定会很好玩。笨狼来到学校,坐在小朋友们中间,听老师讲课。第一节课,老师教大家学习词语。老师用红色的粉笔在黑板上写了"苹果"两个字,告诉大家说:&... - 2018-07-31
  • 第十四章 白水相约_绝顶_故事大全
  •   骆姑姑,你想让我做什么?等林青离开房间后,小弦忙不迭追问。  骆清幽微微一笑:我正想找人做一件事,可一时找不到合适人选,恰好小弦,可算帮了我一个大忙。  听着骆清幽的话,小弦胸日一热。瞧骆清幽的模样颇为神秘,这一定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 - 2018-07-01
  • 小兔智胜大象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大象正在河里洗澡,小兔说:"象大哥,请你不要把河水弄脏了,不然会影响大家的饮水卫生。"大象自以为体重力大,不把兔子放在眼里,傲慢地说:"小东西,你不配教训我!你如果有本事把我拉上岸,我就不洗了!"小兔想了... - 2018-07-31
  • 小壁虎找尾巴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天,小壁虎在外面玩耍,正玩得起劲,忽然看到前面来了一条眼镜蛇。它想:我得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要不然我就被这个大坏蛋吃掉了!可是说时迟那时快,眼镜蛇已经朝它快速地爬来。小壁虎知道这时再找地方躲藏已经来不及了。于是,它立即转身就跑!尽管... - 2018-07-31
  • 柔黄的鸢尾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春季运动会尚未开始,我便因流感高烧进了医院。躺在周遭惨白的观察室里,我开始无比怀念徐青青的叽叽喳喳。  徐青青的到来,多少让我有些喜出望外。她是班里第一个赶来看我的同学,她一进门就欢叫:“哈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咱们班的欧阳鹏在长跑里获... - 2018-07-31
  • 没有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学是一生当中最美好的四年。在大学里,很多的事情是一生当中无法复制的:  第一个,在大学里一定要珍惜、维系和发展那种一辈子很难遇到的集体友情,大学的友情可以贯穿一生。  我既不同意更不反对大学期间谈恋爱,但是千万不要因为提前走入两人世界... - 2018-07-31
  • 善良的精灵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座大森林里,住着一个善良的小精灵,她总是扇动着她透明的翅膀偷偷地飞到城市里去玩。精灵的妈妈告诫她说:“孩子不要去城市里玩,那里很复杂会有危险的。”  小精灵觉得妈妈的话没道理,她不觉得城市有多复杂,而且城市里到处高楼林立,还有充满欢... - 2018-07-31
  • 小花仙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个小女孩她叫美美。她一出生就被父母遗弃了,所以她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孩子。她最好的朋友是她养在花盆里一棵不知名的植物。  这株植物是她在孤儿院的后山发现的,发现它的时候,植物叶子黄黄的就要旱死了。于是她就把植物挖回来放在花盆里养,... - 2018-0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