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旄山会猎_封神天子

  •   郑伦大步上前,道:“小子,我可是军中有名的大力士,既然是你提出来比试握力,到时候你只要叫一声痛,我便自会放了你,给君侯面子不废你双手便是。”然后蔑笑几声,猛的用力狠抓向耀阳。

      耀阳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上前握住郑伦的右手,忽的脸色一变,原以为新的肉身蕴涵天地间无穷巨力,任谁也休想从中讨得便宜,谁知这郑伦果然膂力惊人,耀阳的双手指节被捏的“咯嘣”直响。

      甫见如此场面,下面众将以为郑伦必胜,都等着看耀阳的笑话,就连苏护也开始不怎么看好耀阳。

      耀阳使出吃奶的力气,手上青筋暴出,仍无法敌住郑伦的怪力,正苦苦支撑之时,脑中灵机一动,体内元能微转,“天火炎诀”悄悄将右手层层包裹住,一层肉眼看不见的淡淡红色火焰均匀布在右手之上。

      郑伦只觉手上象抓了火球似的,而且温度越来越高,片刻不到就连脸色也变得通红,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刷刷落下。

      耀阳微使元能,心中就已后悔,毕竟玄法对这些凡人来说实在太强,明明现在都快闻到一丝烤肉的香味,郑伦却还在死撑,看得耀阳心中佩服不已,同时也不愿这豪爽的猛士当众出丑,便立时松手道:“郑将军果然膂力过人,在下佩服,情愿认输!”说完,耀阳轻轻将右手从郑伦手中抽出。

      郑伦闻言脸色大红,呆立半晌,大声道:“君侯,此次比试是郑伦输了!相信只要有耀公子在,君侯一定不会有事,末将愿将领军大将之职双手送上!”

      耀阳连称不敢,心中也对这豪爽的汉子生出几分敬意。

      苏护长笑数声,道:“耀公子从军日短,对军略之术不甚精通,所以领军大将一职还是由郑将军亲任,本侯则与他同乘一车。我等即时兵发旄山!”

      随着将令一下,一千兵士缓缓护着十辆战车从冀州北门开出,浩浩荡荡向旄山进发。

      耀阳坐在苏护的华丽战车上,看着车内有近一丈大小的空间,精美的镂花座架,身下的鹿皮软垫,兵器架上各种精美华丽的武器,甚至对一身戎甲的苏护也盯住不放,觉得一切都是那么新鲜。

      苏护心中想道:“想不到这耀公子竟是一没见过世面的小子。”口中却道:“大军行进一日便可到旄山,晚上还要和北伯侯见面,你可先行休息一下,养精蓄锐。”说完,也不理耀阳,开始闭目假寐。

      耀阳撩起车窗,看着周围并行的军士,心中感慨万分,长叹一声,思忖道:“人生际遇真是非常奇妙,早先在‘轮回集’第一次看着蠢鱼的华丽战车,我和小倚都羡慕万分,那时候只觉得能坐上战车都觉得是幸福。想不到现在坐上真正的战车,怎么却没了当初的感觉呢?其实坐这战车,也没有想象中舒服!”

      当他再一次将目光投向车外的步行兵士时,心中顿觉异感连连,连忙定睛看去——

      兵士队伍中,扮成兵士的千里眼与顺风耳正向他打出约定的暗号,跟他亲热的打着招呼。

      傍晚时分,冀州大军辛苦行军,已经赶到旄山山左。

      整个旄山并不显得如何高峻,但占地却颇广,山腰里树木郁郁葱葱,落叶纷纷,山上怪石狰狞,齐人高的野草随风荡漾,起伏不定。突然听到一声怒嘶,如虎啸龙吟一般,又如小儿高声悲鸣之声破空传来,余音缭燎不散,在山中来回振荡,看情形应该有不少猛兽出没其中。

      耀阳心中一惊,这是什么怪兽的声音居然能够在空中停留这么久?他再看山脚不远处,几面不同的路口都有军旗招展,营寨处处,内里不少人影来回走动。原来相邀而来的各个诸侯都将营地安扎在不同的山口处。

      苏护命郑伦选择一靠近南山路口的向阳高地,设营架垒,埋锅造饭。然后,他在略做休息之后,带着一百亲兵和耀阳坐着华丽的战车向绣有“崇”字旗的营寨行去。

      耀阳随着苏护的目光看去,崇侯虎的营地并未扎营在高地之上,而是在一片平地上,不过周围却被挖了一排深沟,沟后则是一片木栅栏,只有营门处没有。营寨内竖起二个三丈高的箭塔,上面各有兵士负责了望。

      众人在营门口下车,通报姓名之后,等不过片刻,一个五大三粗,个子不高,满面凶悍之色的中年男子带着几个虽然也是华服羽冠,但却掩不住满脸忐忑之色的人慢腾腾走了过来。

      苏护连忙上前行了一礼,道:“冀州苏护参见北伯侯与各位君侯,劳各位久候了。”,

      当先的中年男子眼中阴狠之色一闪而过,道:“崇侯虎怎敢劳国丈大礼,蔡侯,余侯和阌侯早已到了,各位见过之后,不如我们先饮宴一番如何?”

      苏护忙和其他几个诸侯打了招呼,跟着崇侯虎等众人一起入内。

      耀阳看着几个人虚情假意的相互打着招呼,心里差点没吐,转头注意营地内崇侯虎手下的兵士,只见他们个个身材魁梧,铠甲鲜明,戈剑锋利,就连远处几辆战车的车轴也比苏护的战车来得巨大,而且众多军士的眼神盯着众人就似看着猎物一般,让耀阳心中很不舒服。

      再看营地里的军舍帐篷之多,耀阳按照苏护营中兵士规模估算了一下,崇侯虎带来的兵士最少有五千人以上。整个军营内更弥漫着一股阴冷寒凄的气氛,甚至让耀阳体内的元能也微有所动。

      耀阳心中纳闷,感应到这军营里的气氛好象不对,却发现苏护对他猛打眼色,原来走着走着,他竟然差点掉了队,忙快步上前紧跟在苏护身后。

      倚弦离开药庐,在城中转了好几个圈,确定没有人跟在自己后面,这才回到“琅寰洞天”。

      这时,天色渐渐亮了起来,整个离垢城都蒙上了亮丽的晨光。

      倚弦知道过了今天,明天闻仲就该出关举行九离族百年一次的祭天大典了。届时也是他和素柔商议逃离“离垢城”的时间,所以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再节外生枝,遇上不必要的麻烦。因此倚弦打定主意,今天哪里也不去,只在琅寰洞天看那些东圣九离族的魔门典籍。

      倚弦在琅寰洞天中,以最快的速度翻着一部又一部的魔门秘笈,虽然他看了不甚明白,但总是隐隐约约觉得,这些秘笈之上所载的玄法道术,与《玄法要诀》与《阴阳法要》所提的都大不相同,有些甚至是大相径庭、背道而驰,不过却又不是胡说八道,诸法都颇有深意。

      他百思不得其解,只是努力将之记在心中,以待他日与耀阳重逢时,兄弟俩共同探讨。

      倚弦虽然天资过人,但毕竟未曾真正得到名师指点,通晓入道法要,所凭仗的也只是昔日蚩伯一些含含糊糊的提点,以及那一卷《玄法要诀》,自行误打误撞和耀阳瞎自琢磨。虽然后来又偷听了太乙真人传与哪吒的《阴阳法要》,但真正对运用他体内归元魔能有所帮助的诀要,却未曾学到几分。

      所以,虽然琅寰洞天中有着许多精妙深湛的魔门秘籍任他翻阅,但于他真正的补益却无多大。也正是如此,闻仲才放心将其软禁在自己九离族的要地中,无所顾忌。但却不知以倚弦过目不望的天资,许多重要典籍早已被他记住,虽然暂时无用,却对他日后的法道修炼有着莫大裨益。

      第三天一大早,闻仲便径直来到“琅寰洞天”,倚弦见他面上神光隐现,无形的压力显露无遗,显然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心下不由暗暗叫糟,只怕这样一来,逃走就更加不易了。

      闻仲见倚弦正在那里等他,微微点了点头,道:“本族百年一度的祭天祭祖仪式立时便要开始了,你现在的身份是本宗唯一弟子,所以必须参加祭天!”

      倚弦暗自心喜,素柔说的果然没错,于是故作惊讶道:“我也要参加?我可不懂你们九离族的祭天仪式,到时要是露馅,被人识破身份,可怪不得我。”

      闻仲一挥袖袍,无形压力暴涨,突然间双目神光暴射,凌厉的眼神直盯倚弦,似乎想看到倚弦的内心深处。倚弦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心内也不停在打鼓,深怕闻仲看出什么破绽。

      好一会儿,闻仲目中精芒才敛却,淡然道:“你放心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5041&f_id=693 - 2015-04-18
  • 第四章 慰良臣乾隆探相府 防伦变天子指婚配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老六,你何至如此?”乾隆勉强一笑,沉缓他说道,“别这样英雄气短嘛……你今年才五十岁,朕还指望着你侍候下一代主子呢!你从缅甸回来,朕原本替你担心的,要翻多少山过多少水,还要穿老树林子,怕你挺不住。现在到了北京,这就是你命大,这么多好医好... - 2019-01-28
  • 第八章 火舞耀阳_封神天子
  •   此时,帐外的耀阳被黄天化的一番话震住了,心中犹豫再三,既不敢肯定黄天化的意图,但想到昨日关前一战,他又不得不心存疑问,毕竟他可以完全感觉到黄天化的一身修为脱胎于玄门正宗,一身的凛然正气绝非妖魔邪道,而且在昨日比斗中明显有留手的痕迹。  ... - 2015-04-18
  • 第七章 伏羲武库_封神天子
  •   果然,只见门内腾的闪电扑出一个火红色的虚影,因为他们的及时闪躲而扑了个空,但是它也没追赶,只是用整个身躯挡在大门前,张开满是利牙的大嘴厉呼,满口的火焰随之向外喷吐,甚是吓人。二人看此兽高身高半丈长八尺,浑身冒火,像是一只凶烈的火麒麟,唯... - 2015-04-18
  • 第九章 安然脱险_封神天子
  •   还是一条长长的通道,除了颜色全黑外,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但倚弦和祝蚺都清楚,这里面暗藏杀机。  闭上双眼,倚弦在心中将充盈归元异能的思感放在通道之中,立即产生一种模糊而又清晰的怪异感觉,生门闭死门开,其他六门偏转不已,变化多端。  祝蚺... - 2015-04-19
  • 第十一章 大展神威_封神天子
  •   循迹行了不久,倚弦就听到厮杀声连连而起,便全力使出“风遁”到了后山崖。眼前果然是百多祝融氏族人跟随幽云等蜀山弟子与一众祝融氏魔人激战,土行孙和紫菱则分别在照顾一众身负镣铐禁制的有炎氏族民,焦急地看着纷乱不已的战局。  祝融氏族人出手狠辣... - 2015-04-19
  • 第十二章 以身犯险_封神天子
  •   耀阳顺着体内异能的探测,施展传音秘法给云雨妍,然后按照云雨妍的指点,果然在“风林岗”营寨外的一处山崖上找到了姜子牙与云雨妍。  耀阳首先礼貌客气的向姜子牙、云雨妍行礼问好,问道:“先生,耀阳又有事情前来求教!”  云雨妍双目湛出异彩,炯... - 2015-04-19
  • 第六章 玄宗弟子_封神天子
  •   入夜,姜子牙与云雨妍立于“望天关”外的一处绝岭上。  云雨妍俯望静寂的古城墙和黑暗中的“东吉岭”,有些担心的说道:“先生,你说耀将军此去‘东吉岭’,胜算究竟会有多少?”  姜子牙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漆黑的夜幕中,淡淡道:“不管胜算有几成,我... - 2015-04-18
  • 第十章 隐藏之敌_封神天子
  •   绝崖之上,雨收月出。  云雨妍望着“东吉岭”的冲天火光,心中骤然一惊,道:“难道耀将军与黄天化二人……”  姜子牙面色轻松,笑道:“只看这火光由弱到大,不过顷刻间发生的事情,而且观火势便知应是耀阳体内的五行玄能所化,由此足以证明耀阳施展... - 2015-04-19
  • 第四章 奇袭之策_封神天子
  •   众人随随便便用了晚膳,便一直研究战局到了深夜,耀阳才随着带路兵士到了临时住所,遣退兵士不久,他还没有时间好好休息一下,一路随军赶来的姜子牙与云雨妍已经施展隐遁来到他的房中。  耀阳正愁没人相助解决眼下的难题,见了姜子牙自是高兴非常,甚至... - 2015-04-18
  • 第十二~三章 临危受命_封神天子
  •   耀阳离开“文成殿”,径直往天牢方向行去。  “究竟这个公主是否就是那个胡女?”耀阳心中暗自揣测,却见到一个俏生生的身影翩然落在身前。  妲己……不,应该是九尾狐!耀阳看清那人面目后,并没有因为她的到来而感到吃惊,他知道九尾狐迟早会知道“... - 2015-04-18
  • 第十一章 唇亡齿寒_封神天子
  •   鄂崇禹的脸色一阵阴晦难明,让人看不透他的真实想法,但转瞬又开怀大笑道:“好,好,虎方既然如此支持本侯,那是再好不过了!虽然今次的伐纣大计,没有你们的兵马相助,本侯的确觉得非常遗憾。但是我相信,即使没有——”  鄂崇禹眼中厉芒闪现,语气有... - 2015-04-18
  • 第十二卷 潜龙入海 第一章 意外变数_封神天子
  •   姜子牙点头道:“耀将军所言正是,‘金鸡岭’中若有将领退到‘望天关’,一时之间必定无法获得关键位置的任用,作用不会很大。但如果崇侯虎二十万大军疯狂攻城,在人手不是很够的情况下,那些将领金鸡岭退回的将领定会受到重用,到时只要有一人反叛,无论... - 2015-04-18
  • 第二章 首战告捷_封神天子
  •   只见那名敌将低喝一声,双戟闪快击出,正中紫影中心劲气漩涡部位,“噌……”闷响声中,紫影消去,但耀阳已经随身逼近,右掌中的紫色炎刀狂斩敌将。敌将反应敏捷,急闪躲开,身影如电飞驰,双戟幻影如涛,变幻莫测,又掀起气劲激涌,强悍的元能运至戟尖上... - 2015-04-18
  • 第十三章 祝蚺之死_封神天子
  •   倚弦借劲后退,但还是被震得气血沸腾,强大的炎热魔能让他差点无法控制身体,加上身体在“伏羲武库”中所受的两次伤,他在空中勉强站稳身形,但仍然似是摇摇欲坠一般。  紫菱吓得惊呼起来,差点把手中的“紫龙神兽”都掉了,恼得小神兽“嗷嗷”直叫。幽... - 2015-04-19
  • 第三章 锦囊之计_封神天子
  •   倚弦使出遁法出了地宫,直接回了驿馆。  驿馆内,土行孙和紫菱早已等得焦急万分,口口声声说要回房睡觉的紫菱还是放心不下倚弦,陪着土行孙在房内等待倚弦回来。  房门吱啊一声开了,倚弦施施然推门而入。  见到倚弦安然归来,土行孙和紫菱都不由松... - 2015-04-18
  • 第五章 伏羲八卦_封神天子
  •   倚弦跟在祝蚺身后,不久遁至牛头山地界,二人落地便直奔地宫而去。  到了地宫门前,倚弦假意装作只是微微点头表示讶异,并没有做出太夸张的神色。祝蚺见他如此,反而没有生出任何疑心。  倚弦随着祝蚺进入地宫之中,匆匆到了地道之内,果然如倚弦所料... - 2015-04-18
  • 第二章 奋力一战_封神天子
  •   “崇黑虎?”金吒等偏将都惊疑的回首四望,不久也隐隐感觉到远处似乎有某些动静,看来是有什么物事察觉到这里的声响。但是,崇侯虎的兵马不可能这么快便赶到,所以最有可能出现的便是一直没有出现的崇黑虎了。  耀阳和金吒赫然色变,此时西岐兵马刚绕着... - 2015-04-19
  • 第九章 公主玉璇_封神天子
  •   第二日临晨,南域大军启程开赴西岐城,一直沿着边远的山路绕过“望天关”,全军快速前进,不顾劳累,山路虽然崎岖难行,但所有人都没有怨言,只是尤浑吃不得苦,在山路间颠簸气得他怒骂连连,惹得南域众将更是憎厌其人。  由于行军加速,加上他们利用南... - 2015-04-19
  • 第八章 祝蚺魔身_封神天子
  •   “六英”雄踞南域最南端、与光、席两大部族的联盟,互成犄角之势。两大势力互不想让,为了争夺偏南地域少之又少的生存物资,明争暗斗,互不想让。但双方却从不曾将战火燃至两大势力中央处——“邛劐山”方圆百里之内。  原因无他,只因此山周遭遍布熔岩... - 2015-04-19
  • 第十章 情况危急_封神天子
  •   虎遴汉大喜,大笑着对倚弦道:“龙使节,贵国的兵马来得可真是及时。”  玉璇亦大为高兴道:“再有濮国兵马粮草相助,西岐城不日可下。我等快快去迎接他们吧。”众将领无不是高兴非常,只有尤浑不屑一顾,倚弦表面一片欣喜,心中却更感事情棘手之极。 ... - 2015-04-19
  • 第十一章 妖君伏诛_封神天子
  •   虎遴汉等一众南域将领与倚弦、紫菱与土行孙等将一番客气之后,都各自回营休息。倚弦扯着紫菱和土行孙回了营帐,首先以冰火异能避开尤浑的妖能探视,只有在确定没有异常状况后,他才准备开口询问。  哪知土行孙早早忍不住出口问道:“易大哥,你怎么了?... - 2015-04-19
  • 第十三章 分心之忧_封神天子
  •   夜色竟是如此撩人,那一轮洁白淡月依旧不分敌我地照在大地上,不管是西岐的城墙还是鬼方的连绵军营都这样沐浴在清冷的月光下。  缕缕清风一拂而过,衣衫迎风招展,“勒勒”作响。  耀阳傲然立于城墙之上,俯视驻扎在城下不足数里余的鬼方阵营,在夜色... - 2015-04-19
  • 第十二章 意外发现_封神天子
  •   倚弦暗自调动体内冰火异能依照疗治之法缓缓运行,总算将翻腾的气血平复下来,自从在牛头山拚尽全力击毙祝蚺之后,他的伤势一直并未痊愈,再加上方才击杀尤浑的一战,虽然可算足慰平生,但体内伤势如雪上加霜变得愈加严重,不过好在倚弦体内的冰晶火魄在归... - 2015-04-19
  • 第七章 攻守战略_封神天子
  •   正当无法知道耀阳来历的虎遴汉皱眉深思之际,却不料一旁半响都不曾开口的尤浑突然冷喝一声,道:“耀阳?哼,此等黄毛小儿算得了什么?若让老夫遇到他,顶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尤浑阴冷的双目中露出极深的恨意,脸上的狰狞神情更让人直感心寒... - 2015-04-19
  • 第六章 形势危急_封神天子
  •   他说话间充斥体内玄能鼓荡,不敢露出丝毫受伤的疲态,只因为他看到崇侯虎身边的一个风度翩翩、俊朗不凡的年轻将领,此人正是当年在奇湖见过一面的刑天放。虽说刑天抗被誉为刑天氏年青一辈中的第一高手,但刑天放此人生性不喜争强好胜,一身修为未必会在刑... - 2015-04-19
  • 第十四章 进退维谷_封神天子
  •   不久,耀阳整装率领五千西岐将士连夜从“风林岗”下来,借着无边夜色,径直选了伏龙山北麓的“独龙潭”方向。  耀阳率领五千兵马押运粮草、药物与弓箭等必备物品迅速前进,因为一律轻骑行动,很快在后半夜时分已经潜入“伏龙山”北麓附近。正如金吒所言... - 2015-04-19
  • 第十章 意气风发_封神天子
  •   刑天抗乃是刑天氏年青一辈中的第一高手,岂是等闲之辈,仅是稍候了片刻,刑天抗便已经再度迫近,卷起一道结界旋风,双拳狂轰而至,暗含蚀月吞日魔能的拳影滔天幻起,劲风激得耀阳黑发尽扬,衣衫怒展。  耀阳起身欲退,脑海中猛然想起《幻殇法录》中记载... - 2015-04-18
  • 第三章 饿虎借猪_封神天子
  •   倚弦和紫菱收了风遁,自是回了荆湘城驿馆。  刚到驿馆,就见刘览正在他们的房里急得直跳脚,似乎急着找寻二人,回头见到倚弦和紫菱的身影,立即松了口气,上前道:“易公子,你总算回来了,可急死下官了。”  倚弦讶道:“刘大人,有什么急事不成?”... - 2015-04-19
  • 第四章 破釜沉舟_封神天子
  •   耀阳清楚崇黑虎最擅长的莫过于用毒驱虫,这时使出“破体魔变”而且血雾不散,猜到恐怕与此有关。  崇黑虎骤然魔能大增,他却并未及时出击,而是手持暗红色葫芦,默念法咒,蓦地魔能波动,从暗红色葫芦身上扩散开来,竟让耀阳隐隐感到奇特的危机感。耀阳... - 2015-04-19
  • 第五章 威名远播_封神天子
  •   倚弦的心中此时充满了对耀阳的担忧,一边思考一边走回驿馆。  甫一迈进驿馆的院门,正跟小龙兽玩耍的紫菱便看到倚弦,忙迎了上去,道:“易大哥,鄂崇禹找你有什么事吗?不是要为难你吧?”  这时小龙兽也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嗷嗷叫着在倚弦的脚背上... - 2015-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