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旄山会猎_封神天子

  •   郑伦大步上前,道:“小子,我可是军中有名的大力士,既然是你提出来比试握力,到时候你只要叫一声痛,我便自会放了你,给君侯面子不废你双手便是。”然后蔑笑几声,猛的用力狠抓向耀阳。

      耀阳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上前握住郑伦的右手,忽的脸色一变,原以为新的肉身蕴涵天地间无穷巨力,任谁也休想从中讨得便宜,谁知这郑伦果然膂力惊人,耀阳的双手指节被捏的“咯嘣”直响。

      甫见如此场面,下面众将以为郑伦必胜,都等着看耀阳的笑话,就连苏护也开始不怎么看好耀阳。

      耀阳使出吃奶的力气,手上青筋暴出,仍无法敌住郑伦的怪力,正苦苦支撑之时,脑中灵机一动,体内元能微转,“天火炎诀”悄悄将右手层层包裹住,一层肉眼看不见的淡淡红色火焰均匀布在右手之上。

      郑伦只觉手上象抓了火球似的,而且温度越来越高,片刻不到就连脸色也变得通红,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刷刷落下。

      耀阳微使元能,心中就已后悔,毕竟玄法对这些凡人来说实在太强,明明现在都快闻到一丝烤肉的香味,郑伦却还在死撑,看得耀阳心中佩服不已,同时也不愿这豪爽的猛士当众出丑,便立时松手道:“郑将军果然膂力过人,在下佩服,情愿认输!”说完,耀阳轻轻将右手从郑伦手中抽出。

      郑伦闻言脸色大红,呆立半晌,大声道:“君侯,此次比试是郑伦输了!相信只要有耀公子在,君侯一定不会有事,末将愿将领军大将之职双手送上!”

      耀阳连称不敢,心中也对这豪爽的汉子生出几分敬意。

      苏护长笑数声,道:“耀公子从军日短,对军略之术不甚精通,所以领军大将一职还是由郑将军亲任,本侯则与他同乘一车。我等即时兵发旄山!”

      随着将令一下,一千兵士缓缓护着十辆战车从冀州北门开出,浩浩荡荡向旄山进发。

      耀阳坐在苏护的华丽战车上,看着车内有近一丈大小的空间,精美的镂花座架,身下的鹿皮软垫,兵器架上各种精美华丽的武器,甚至对一身戎甲的苏护也盯住不放,觉得一切都是那么新鲜。

      苏护心中想道:“想不到这耀公子竟是一没见过世面的小子。”口中却道:“大军行进一日便可到旄山,晚上还要和北伯侯见面,你可先行休息一下,养精蓄锐。”说完,也不理耀阳,开始闭目假寐。

      耀阳撩起车窗,看着周围并行的军士,心中感慨万分,长叹一声,思忖道:“人生际遇真是非常奇妙,早先在‘轮回集’第一次看着蠢鱼的华丽战车,我和小倚都羡慕万分,那时候只觉得能坐上战车都觉得是幸福。想不到现在坐上真正的战车,怎么却没了当初的感觉呢?其实坐这战车,也没有想象中舒服!”

      当他再一次将目光投向车外的步行兵士时,心中顿觉异感连连,连忙定睛看去——

      兵士队伍中,扮成兵士的千里眼与顺风耳正向他打出约定的暗号,跟他亲热的打着招呼。

      傍晚时分,冀州大军辛苦行军,已经赶到旄山山左。

      整个旄山并不显得如何高峻,但占地却颇广,山腰里树木郁郁葱葱,落叶纷纷,山上怪石狰狞,齐人高的野草随风荡漾,起伏不定。突然听到一声怒嘶,如虎啸龙吟一般,又如小儿高声悲鸣之声破空传来,余音缭燎不散,在山中来回振荡,看情形应该有不少猛兽出没其中。

      耀阳心中一惊,这是什么怪兽的声音居然能够在空中停留这么久?他再看山脚不远处,几面不同的路口都有军旗招展,营寨处处,内里不少人影来回走动。原来相邀而来的各个诸侯都将营地安扎在不同的山口处。

      苏护命郑伦选择一靠近南山路口的向阳高地,设营架垒,埋锅造饭。然后,他在略做休息之后,带着一百亲兵和耀阳坐着华丽的战车向绣有“崇”字旗的营寨行去。

      耀阳随着苏护的目光看去,崇侯虎的营地并未扎营在高地之上,而是在一片平地上,不过周围却被挖了一排深沟,沟后则是一片木栅栏,只有营门处没有。营寨内竖起二个三丈高的箭塔,上面各有兵士负责了望。

      众人在营门口下车,通报姓名之后,等不过片刻,一个五大三粗,个子不高,满面凶悍之色的中年男子带着几个虽然也是华服羽冠,但却掩不住满脸忐忑之色的人慢腾腾走了过来。

      苏护连忙上前行了一礼,道:“冀州苏护参见北伯侯与各位君侯,劳各位久候了。”,

      当先的中年男子眼中阴狠之色一闪而过,道:“崇侯虎怎敢劳国丈大礼,蔡侯,余侯和阌侯早已到了,各位见过之后,不如我们先饮宴一番如何?”

      苏护忙和其他几个诸侯打了招呼,跟着崇侯虎等众人一起入内。

      耀阳看着几个人虚情假意的相互打着招呼,心里差点没吐,转头注意营地内崇侯虎手下的兵士,只见他们个个身材魁梧,铠甲鲜明,戈剑锋利,就连远处几辆战车的车轴也比苏护的战车来得巨大,而且众多军士的眼神盯着众人就似看着猎物一般,让耀阳心中很不舒服。

      再看营地里的军舍帐篷之多,耀阳按照苏护营中兵士规模估算了一下,崇侯虎带来的兵士最少有五千人以上。整个军营内更弥漫着一股阴冷寒凄的气氛,甚至让耀阳体内的元能也微有所动。

      耀阳心中纳闷,感应到这军营里的气氛好象不对,却发现苏护对他猛打眼色,原来走着走着,他竟然差点掉了队,忙快步上前紧跟在苏护身后。

      倚弦离开药庐,在城中转了好几个圈,确定没有人跟在自己后面,这才回到“琅寰洞天”。

      这时,天色渐渐亮了起来,整个离垢城都蒙上了亮丽的晨光。

      倚弦知道过了今天,明天闻仲就该出关举行九离族百年一次的祭天大典了。届时也是他和素柔商议逃离“离垢城”的时间,所以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再节外生枝,遇上不必要的麻烦。因此倚弦打定主意,今天哪里也不去,只在琅寰洞天看那些东圣九离族的魔门典籍。

      倚弦在琅寰洞天中,以最快的速度翻着一部又一部的魔门秘笈,虽然他看了不甚明白,但总是隐隐约约觉得,这些秘笈之上所载的玄法道术,与《玄法要诀》与《阴阳法要》所提的都大不相同,有些甚至是大相径庭、背道而驰,不过却又不是胡说八道,诸法都颇有深意。

      他百思不得其解,只是努力将之记在心中,以待他日与耀阳重逢时,兄弟俩共同探讨。

      倚弦虽然天资过人,但毕竟未曾真正得到名师指点,通晓入道法要,所凭仗的也只是昔日蚩伯一些含含糊糊的提点,以及那一卷《玄法要诀》,自行误打误撞和耀阳瞎自琢磨。虽然后来又偷听了太乙真人传与哪吒的《阴阳法要》,但真正对运用他体内归元魔能有所帮助的诀要,却未曾学到几分。

      所以,虽然琅寰洞天中有着许多精妙深湛的魔门秘籍任他翻阅,但于他真正的补益却无多大。也正是如此,闻仲才放心将其软禁在自己九离族的要地中,无所顾忌。但却不知以倚弦过目不望的天资,许多重要典籍早已被他记住,虽然暂时无用,却对他日后的法道修炼有着莫大裨益。

      第三天一大早,闻仲便径直来到“琅寰洞天”,倚弦见他面上神光隐现,无形的压力显露无遗,显然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心下不由暗暗叫糟,只怕这样一来,逃走就更加不易了。

      闻仲见倚弦正在那里等他,微微点了点头,道:“本族百年一度的祭天祭祖仪式立时便要开始了,你现在的身份是本宗唯一弟子,所以必须参加祭天!”

      倚弦暗自心喜,素柔说的果然没错,于是故作惊讶道:“我也要参加?我可不懂你们九离族的祭天仪式,到时要是露馅,被人识破身份,可怪不得我。”

      闻仲一挥袖袍,无形压力暴涨,突然间双目神光暴射,凌厉的眼神直盯倚弦,似乎想看到倚弦的内心深处。倚弦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心内也不停在打鼓,深怕闻仲看出什么破绽。

      好一会儿,闻仲目中精芒才敛却,淡然道:“你放心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5041&f_id=693 - 2015-04-18
  • 第四章 慰良臣乾隆探相府 防伦变天子指婚配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老六,你何至如此?”乾隆勉强一笑,沉缓他说道,“别这样英雄气短嘛……你今年才五十岁,朕还指望着你侍候下一代主子呢!你从缅甸回来,朕原本替你担心的,要翻多少山过多少水,还要穿老树林子,怕你挺不住。现在到了北京,这就是你命大,这么多好医好... - 2019-01-28
  • 第十四章 惊世人物_封神天子
  •   此时,二道人影凭空出现在祖祠之外,然后只听“轰”然一声巨响,祖祠虚掩的大门被一股至强的元能轰得粉碎,出现在祝融氏一众红衣人面前的赫然是二人,一人是名黑衣人,另一人身着一袭清雅素淡的淡黄衫,绝美的容颜黯然无神,竟是紫菱公主。  倚弦心中一... - 2015-04-18
  • 第十三章 鬼方公主_封神天子
  •   耀阳驾了风遁回到西岐王宫,才知道姬昌正派人在四处找他,他知道姬昌定是担心自己所致,心中不由深受感动,于是哪还敢再有所耽误,立即前去“文成殿”拜见姬昌。  甫一进殿,姬昌见到他便大喜望外,道:“耀将军,你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呢,而且一来一去整... - 2015-04-18
  • 第十五章 落月之谷_封神天子
  •   耳边的声音甚是熟悉,耀阳心中大喜,听出原来是那日蟠溪“妖师”元中邪的女弟子天魅舞者——云雨妍所说。耀阳连忙四处寻找对方的所在,正想着如何能不惊动他人与云雨妍对话,美妙动听的声音又徐徐传来道:“耀将军,你现在跟我走,一同去救人吧。”  耀... - 2015-04-18
  • 第十一卷 战龙在野 第一章 鱼死网破_封神天子
  •   黑衣老者所发的黑芒魔能已到了眼前,元能之强不但顺势将数道剑气击破,而且继续向倚弦袭来。  倚弦低喝连连,快如闪电般的从庙堂中急闪而出,但黑色异芒子在黑衣老者的五指牵动下,却以更快的速度疾驰而来,让他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倚弦唯有大喝一... - 2015-04-18
  • 第十二章 有炎族地_封神天子
  •   莨城——位于殷商南陲,乃是南伯侯鄂崇禹的守地,比邻大英、南巢与西南大国濮国。因其地理位置独特,自然成了周边部族、公国与殷商经济交流的枢纽地带,也是古来兵家必争之地。  月升日落,华灯初上。  此时的莨城街道上人流依然不见减少,只因此时乱... - 2015-04-18
  • 第二章 奇兵之计_封神天子
  •   顺着啸鸣声的来源望去,只见在谷地最南端的高崖上闪出数道人影,其中一道黑色的人影施展出风遁,身形飘然落在中央谷地之中。  耀阳一眼望去,看出此人正是那位鬼方使节蒙浩。  望着蒙浩翘首以待的焦急模样,云雨妍秘语传声道:“耀将军,你看他飘身落... - 2015-04-18
  • 第十章 乾元绫巾_封神天子
  •   倚弦与土行孙乘着风遁回到“潜龙泥潭”,甫一落下地面,小千、小风与小仙三人已经早早在潭外等候多时,见了二人自是喜不自胜。  小千喜滋滋的赞道:“师叔,我看到你在轮回集威风极了,那些什么神玄二宗人在你的面前,个个都成了跟屁虫似的,屁颠屁颠的... - 2015-04-18
  • 第七章 邪神幽玄_封神天子
  •   枯瘦老者“邪神”幽玄淡淡道:“陆压,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变,从来都是这样盛气凌人。”  幻面人陆压大笑道:“陆某就是这样一个人,用得着改吗?”  九尾狐见幽玄和陆压相互扯谈,踩足娇嗔道:“你们究竟有没有听我说话?”看她那样子甚是妩... - 2015-04-18
  • 第六章 奇湖异变_封神天子
  •   一道幽黑湛蓝的结界,悠然摇荡,出现在倚弦的视线中,而那四只玄水兽,却似已然活了过来,厉芒跳动的水光蓝眸,狠狠盯视着他。  倚弦丝毫不惧,镇定自若地将异水元珠掏出,双手虚撑,抱于胸前,冰晶火魄所蕴的异能,从他掌指之间缓缓溢出,异水元珠滴溜... - 2015-04-18
  • 第八章 情债缠身_封神天子
  •   众人浮上水面。倚弦双手探在水中,看着恒恒露出尴尬的神色,不过好在朱雀帮了他一个大忙,就在他这尴尬以极的时候,朱雀已经一蹦一跳来到姐妹俩身前,骇得两人动也不敢动一下,倚弦连忙喝道:“朱雀,瞧你那怪样子,千万不要吓到人家,赶快过来。”  朱... - 2015-04-18
  • 第九章 蟠溪隐贤_封神天子
  •   当耀阳醒来的时候,只觉一身酸痛难忍,体脉内的五行玄能散乱不凝,通体都虚弱无力。他的耳边听到阵阵鸟雀欢鸣声隐隐传来,于是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躺在一张舒适的锦被棉床上。  他挪动身躯环视四周,只见房内布设简单,看来应是寻常大户人家庄院里... - 2015-04-18
  • 第三章 意念烙印_封神天子
  •   面对到身前鹜立如山的黑衣老者,倚弦急步停下,几乎因势将紫菱和土行孙摔了出去。  黑衣人阴阴冷冷地笑道:“看你小子表面一副老老实实的模样,没想到也是这么滑头,居然懂得投机取巧,但是依你现在这等微末的修为,根本没有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老夫... - 2015-04-18
  • 第十一章 天魅舞者_封神天子
  •   耀阳连忙躬身揖礼,扬声道:“耀阳谢过先生救命之恩!”  姜子牙见到耀阳,先是淡然一笑,然后起身行到耀阳身边,仔细瞧了他半响,感觉到耀阳身上与众不同的元能禀性,以及他身上龙脉气息隐带的一丝霸气,面上倏地闪过一丝惊疑不定之色,随即恢复如常,... - 2015-04-18
  • 第五章 千年禁制_封神天子
  •   迷懵间,倚弦似乎感觉到一个温暖的所在,将他紧紧环护起来,一道不甚清晰的娇柔声音,隐隐约约带着哭腔,传进他耳际:“你怎么啦……你快醒来,人家不要你买衣服,也不发脾气了……你快醒过来啊……”  这其中更夹杂着土行孙焦急地呼喊声,随即一切都逝... - 2015-04-18
  • 第十二~三章 临危受命_封神天子
  •   耀阳离开“文成殿”,径直往天牢方向行去。  “究竟这个公主是否就是那个胡女?”耀阳心中暗自揣测,却见到一个俏生生的身影翩然落在身前。  妲己……不,应该是九尾狐!耀阳看清那人面目后,并没有因为她的到来而感到吃惊,他知道九尾狐迟早会知道“... - 2015-04-18
  • 第十一章 唇亡齿寒_封神天子
  •   鄂崇禹的脸色一阵阴晦难明,让人看不透他的真实想法,但转瞬又开怀大笑道:“好,好,虎方既然如此支持本侯,那是再好不过了!虽然今次的伐纣大计,没有你们的兵马相助,本侯的确觉得非常遗憾。但是我相信,即使没有——”  鄂崇禹眼中厉芒闪现,语气有... - 2015-04-18
  • 第十二卷 潜龙入海 第一章 意外变数_封神天子
  •   姜子牙点头道:“耀将军所言正是,‘金鸡岭’中若有将领退到‘望天关’,一时之间必定无法获得关键位置的任用,作用不会很大。但如果崇侯虎二十万大军疯狂攻城,在人手不是很够的情况下,那些将领金鸡岭退回的将领定会受到重用,到时只要有一人反叛,无论... - 2015-04-18
  • 第二章 首战告捷_封神天子
  •   只见那名敌将低喝一声,双戟闪快击出,正中紫影中心劲气漩涡部位,“噌……”闷响声中,紫影消去,但耀阳已经随身逼近,右掌中的紫色炎刀狂斩敌将。敌将反应敏捷,急闪躲开,身影如电飞驰,双戟幻影如涛,变幻莫测,又掀起气劲激涌,强悍的元能运至戟尖上... - 2015-04-18
  • 第三章 锦囊之计_封神天子
  •   倚弦使出遁法出了地宫,直接回了驿馆。  驿馆内,土行孙和紫菱早已等得焦急万分,口口声声说要回房睡觉的紫菱还是放心不下倚弦,陪着土行孙在房内等待倚弦回来。  房门吱啊一声开了,倚弦施施然推门而入。  见到倚弦安然归来,土行孙和紫菱都不由松... - 2015-04-18
  • 第十章 意气风发_封神天子
  •   刑天抗乃是刑天氏年青一辈中的第一高手,岂是等闲之辈,仅是稍候了片刻,刑天抗便已经再度迫近,卷起一道结界旋风,双拳狂轰而至,暗含蚀月吞日魔能的拳影滔天幻起,劲风激得耀阳黑发尽扬,衣衫怒展。  耀阳起身欲退,脑海中猛然想起《幻殇法录》中记载... - 2015-04-18
  • 第九章 虎狼之宴_封神天子
  •   当刘览做好一切准备,再次回到屋中时,发现那名土行孙已经不知去向,只剩下紫菱一直还在扰着不胜烦躁的倚弦。他不由一怔,但随即就当作若无其事地说道:“下官带来了几套衣服,请两位‘尊龙使’换上,也好参加今晚南侯在‘龙凤阁’设下的迎接晚宴。”  ... - 2015-04-18
  • 第五章 典亲会试_封神天子
  •   耀阳随便寻了一处茶馆,一直待到天色黑了下来,才回到府中,然而他一看到那几个假冒梅若冰、人儿与妲己的胡女,心里就来气,饭也没吃便早早回房,打开《幻殇法录》,从中惊挑了数种法道秘诀,仔细参悟起来。  但不知是何缘故,他怎么也安不下心来,因为... - 2015-04-18
  • 第六章 意外之险_封神天子
  •   趁着夜色,伯邑考与耀阳领了五千兵马赶往“落月谷”,在旗帜飘扬下,队伍整齐有序,出了西岐北城,就像是一条大蛇一般沿着官道蜿蜒前进。  甫一出了城门,耀阳坐在战车上,眺望良久,估摸大军行军到“落月谷”起码需要将近一个半时辰,反正闲着也是无聊... - 2015-04-18
  • 第七章 荆湘之城_封神天子
  •   三日后,荆湘城。  大江起源于神州高原雪山之上,流经羌、氐、西岐、南域由东扶桑入海,乃神州大地第一大江。湘水自南域而来,途径濮国,于大江交汇,顺流而去可抵中原。  荆湘城正处在两大江流的交汇口,三面环水,后有稚鹰山做自然屏障,无论在商业... - 2015-04-18
  • 第八章 火舞落月_封神天子
  •   耀阳看见场上变化,吃了一惊,不解的问道:“此人是谁?”  姜子牙微微一笑道:“此人乃是陈塘关总兵李靖的长子金吒,出身玄宗广法天尊门下,一身玄宗正法得其真传,料想虽不能胜过刑天抗,但是挡个一时半刻定然是没有问题的!”  “陈塘关?金吒?”... - 2015-04-18
  • 第四章 壮志雄心_封神天子
  •   “什么孛埽俊币?粢辉缇椭?佬烫炜故浅绾罨⒌淖ρ溃??静⒚挥卸啻笮巳ぬ?氯ィ???剿?降拿孛埽?矍安挥梢涣粒?闷嫘拇笃稹?  云雨妍略有所思,道:“先生是指关于刑天族地的传说?”  “正是!”姜子牙点点头,道,“虽然就连他们本族也不清楚其... - 2015-04-18
  • 第三章 幻殇法录_封神天子
  •   原来这卷籍竟就是土墼曾经提及过的魔门典籍——《幻殇法录》!  耀阳顿时忍不住欣喜的惊叫一声,如获至宝的翻看起来。一看之下,才明白原来这卷《幻殇法录》中收录了魔门数千年来费尽千辛万苦得来的神魔玄妖四大法宗的各门法道秘诀及修习方法,珍贵非常... - 2015-04-18
  • 第九卷 龙跃凤鸣 第一章 欲火焚身_封神天子
  •   耀阳如坠温柔梦乡,一屁股坐在床上,见妲己遁身而去,心中顿生怅然若失之感。  直到管家进门说伯邑考在府前备下车马,请耀阳前去“会宾楼”时,他才醒返神来,忙洗嗽一番正要出门时,却见人儿一身艳装走了过来,笑道:“耀大哥,人儿陪你一起去赴宴如何... - 2015-04-18
  • 第十五章 初到西岐_封神天子
  •   姬昌将耀阳等人一路带到“圣母宫”,一路上,人儿好奇的到处转悠,缠着耀阳尽说些冥宫跟这里的区别,又有时说说十八层地狱的恐怖,听得众人大笑不已。  一行几人一到“圣母宫”的宫门口,便有宫女雀跃着入内通报:“西伯侯大人果然安然回来了,圣祖母…... - 2015-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