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十月五日_基督山伯爵

  •   傍晚六点钟左右;乳白色的晕雾笼罩到蔚蓝的海面上;透过这片晕雾,秋天的太阳把它那金色的光芒撒在蔚蓝的海面上,白天的炎热已渐渐消退了,微风拂过海面,象是大自然午睡醒来后呼出的气息一样;一阵爽神的微风吹拂着地中海的海岸,把夹杂着清新的海的气息的花草香味到处播送。
      在这片从直布罗陀到达达尼尔,从突尼斯到威尼斯的浩瀚无垠的大海上,一艘整洁、漂亮、轻捷的游艇正在黄昏的轻雾中穿行。犹如一只迎风展翅的天鹅,平稳地在水面上滑行。它迅速而优美地在它的后面留下一道发光的水痕。渐渐地,太阳消失在西方的地平线上了:但象是要证实神话家的幻想似的,尚未收尽的余辉象火焰一般跳动在每一个波浪的浪尖上,似乎告诉人们海神安费德丽蒂把火神拥在怀抱里,她虽然竭力要把她的爱人掩藏在她那蔚蓝的大毯子底下,却始终掩饰不住。海面上的风虽然还不够吹乱一个少女头上的鬈发,但那艘游艇却行进得非常快。船头上站着一个身材高大、肤色浅黑的男子,他大睁着的眼睛看着他们渐渐接近的一片乌压压的陆地,那块陆地矗立在万顷波涛之中,象是一顶硕大无朋的迦太兰人的圆锥形的帽子。
      “这就是基督山岛吗?”这位旅客用一种低沉的充满抑郁的声音问道。这艘游艇看上去是按照他的吩咐行驶的。
      “是的,大人,”船长说,“我们到了!”
      “我们到了!那旅客用一种无法形容的悲哀的声音把这句话复述了遍。然后他又低声说,“是的,就是那个港口。”于是他又带着一个比流泪更伤心的微笑再陷入一连串的思索里。几分钟以后,只见岛上闪过一道转瞬即逝的亮光,一声枪响几乎同时传到游艇上。
      “大人,”船长说,“岛上发信号了,您要亲自回答吗?”
      “什么信号?”
      船长向这座岛指了一指,岛边升起一缕渐渐向上扩大的轻烟。
      “啊,是的,”他说,象是从一场梦里醒来似的。“拿给我。”
      船长给他一支实弹的马枪;旅客把它慢慢地举起来,向空放了一枪。十分钟以后,水手收起帆,在离小港口外五百尺的地方抛下锚。小艇已经放到水上,艇里有四个船夫和一个舵手。那旅客走下小艇,小艇的船尾上铺着一块蓝色的毡毯供他坐垫,但他并没有坐下来,却兀自把手叉在胸前。船夫们等待着,他们的桨半举在水面外,象是海鸟在晾干它们的翅膀似的。
      “走吧,”那旅客说。八条桨一齐插入水里,没有溅起一滴水花,小船迅速地向前滑去。一会儿,他们已到了一个天然形成的小港里;船底触到沙滩不动了。
      “大人请骑在这两个人的肩头上让他们送您上岸去。”那青年作了一个不在乎的姿势答复这种邀请,自己跨到水里,水齐及他的腰。
      “啊,大人!”舵手轻声地说,“您不应该这样的,主人会责怪我们的。”
      那青年继续跟着前面的水手向前走。走了大约三十步以后,他们登上陆地了。那青年在干硬的地面上蹬了蹬脚使劲向四下里望着,他想找一个人为他引路,因为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正当他转过身去的时候,一只手落到他的肩头上,同时有个声音把他吓了一跳。
      “您好,马西米兰!你很守时,谢谢你!”
      “啊!是你吗,伯爵?”那青年人用一种几乎可说很欢喜的声音说,双手紧紧地握住基督山的手。
      “是的,你瞧,我也象你一样的守约。但你身上还在滴水,我亲爱的朋友,我得象凯丽普索对德勒马克[典出荷马名著《奥德赛》:凯丽普索是住在奥癸其亚岛上的女神,德勒马克船破落海,被救起,收留在她的岛上。——译注]所说的那样对你说,你得换换衣服了。来,我为你准备了一个住处,你在那儿,不久就会忘掉疲劳和寒冷了。”
      基督山发现那年轻人又转过身去,象在等什么人。莫雷尔很奇怪那些带他来的人竟一言不发,不要报酬就走了。原来他们已经在回到游艇上去了,他可以听到他们的划桨声。
      “啊,对了,”伯爵说,“你在找那些水手吗?”
      “是的,我还没付给他们钱,他们就走了。”
      “别去管这事了,马西米兰,”基督山微笑着说,“我曾和航海业中的人约定:凡是到我的岛上来的旅客,一切费用都不收。用文明国家的说法,我与他们之间是有‘协定’的。”
      马西米兰惊讶地望着伯爵。“伯爵”,他说,“你跟在巴黎时不一样了。”
      “为什么呢?”
      “在这儿,你笑了。”
      伯爵的脸色又变得阴郁起来。”你说得很对,马西米兰,你提醒我回到现实中,”他说,“我很高兴再看见你,可忘记了所有的快乐都是过眼云烟。”
      “噢,不,不,伯爵!”马西米兰抓住伯爵的双手喊道,“请笑吧。你应该快乐,你应该幸福,应该用你的谈笑自若的态度来证明:生命只有在这些受苦的人才是一个累赘。噢,你是多么善良,多么仁慈呀!你是为了鼓励我才装出高兴的样子。”
      “你错了,莫雷尔,我刚才是真的很高兴。”
      “那么你是忘了,那样也好。”
      “为什么这么说?”
      “是的,正如古罗马的斗士在走进角斗场以前对罗马皇帝所说的那样,我也要对你说:去赴死的人来向你致敬了。’”
      “你的痛苦还没有减轻吗?”伯爵带着一种奇特的神色问道。
      “哦!”莫雷尔的眼光中充满苦涩,“你难道真的以为我能够吗?”
      “请听我说,”伯爵说,“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不能把我看作一个普通人,看作一个只会喋喋不休地说些废话的人。当我问你是否感到痛苦已减轻的时候,我是作为一个能洞悉人的心底秘密的人的资格来对你说的。嗯,莫雷尔,让我们一同来深入你的心灵,来对它作一番探索吧,难道使你身躯象受伤狮子一样跳动的痛苦仍然那么强烈?难道你仍然渴望到坟墓里去熄灭你的痛苦吗?难道那种迫使你舍生求死的悔恨依然存在吗?难道是勇气耗尽,烦恼要把希望之光抑止?难道你丧失记忆使你不能哭泣了?噢,亲爱的朋友,如果你把一切都托付给上帝的话,——那么,马西米兰,你是已经得到上帝的宽慰,别再抱怨了。”
      “伯爵,”莫雷尔用坚定而平静的口气说,“且听我说,我的肉体虽然还在人间,但我的思想却已升到天上。我之所以到你这儿来,是因为希望自己死在一个朋友的怀抱里。世界上的确还有几个我所爱的人。我爱我的妹妹,我爱她的丈夫。但我需要有人对我张开坚定的臂膀,在我临终的时候能微笑地对着我。我的妹妹会满脸泪痕地昏过去,我会因为她的痛苦而痛苦。艾曼纽会阻止我的行动,还会嚷得全家人都知道,只有你,伯爵,你不是凡人,如果你没有肉体的话,我会把你称为神的,你甚至可以温和亲切地把我领到死神的门口,是不是?”
      “我的朋友,”伯爵说,“我还有一点疑虑——你是不是因为太软弱了,才这么以炫耀自己的痛苦来作为自己的骄傲?”
      “不,真的,我很平静,”莫雷尔一面说,一面伸出一只手给伯爵,“我的脉搏既不比平时快也不比平时慢。不,我只觉得我已经走到了路的尽头,没法再往前走了。你要我等待,要我希望,您知道您让我付了多大的代价吗?你这位不幸的智者。我已经等了一个月,这就是说,我被痛苦折磨了一个月!我希望过(人是一种可怜的动物)我希望过——希望什么?我说不出来,——一件神奇的事情,一件荒唐的事情,一件奇迹。只有上帝才知道那是什么,上帝把希望的那种念头和我们的理智掺杂在一起。是的,我等待过,是的,我希望过,伯爵,在我们谈话的这一刻钟里,你也许并没有意识到你一次又一次地刺痛了我的心,——因为你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在向我证明我没有希望了。噢,伯爵!请让我宁静地、愉快地走进死神的怀抱里吧!”莫雷尔说这几个字的时候情绪非常激动,伯爵看了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我的朋友,”莫雷尔继续说,“你把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2385&f_id=656 - 2014-08-05
  • 第三十章 九月五日_基督山伯爵
  •   汤姆生·弗伦奇银行的代表所提出的延期一事,当时是莫雷尔所万万想不到的。在可怜的船主看来,这似乎是他的运气又有了转机,等于命运之神在向人宣布,它已厌倦了在他的身上泄恨了。当天他就把经过的情形讲给了他的妻女和艾曼纽听。全家人即使不能说已恢复... - 2014-08-03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_圣经
  • 127:1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127:2你们清晨早起,夜晚安歇,吃劳碌得来的饭,本是枉然;惟有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叫他安然睡觉。127:3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所怀的胎是他所给... - 2017-08-26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_圣经
  • 137:1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137:2我们把琴挂在那里的柳树上,137:3因为在那里,掳掠我们的要我们唱歌;抢夺我们的要我们作乐,说:“给我们唱一首锡安歌吧!”137:4我们怎能在外邦唱耶和华的歌呢?137:5耶路... - 2017-08-29
  • 第一百四十七章 赞美的话是合宜的_圣经
  • 147:1你们要赞美耶和华!因歌颂我们的神为善为美,赞美的话是合宜的。147:2耶和华建造耶路撒冷,聚集以色列中被赶散的人。147:3他医好伤心的人,裹好他们的伤处。147:4他数点星宿的数目,一一称它的名。147:5我们的主为大,最有能力... - 2017-08-29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渺渺空花_花千骨
  •     白子画眉间尽是悲悯异朽阁的人虽世世早夭却大都善始善终。东方彧卿受了摩严最厉害的一招浮尘断从四肢到百骸从皮肉到筋骨一点点断裂破碎身体仿佛被放在绞肉机里一般死状极其痛苦极其可怖。 &nb... - 2016-01-19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抵罪_基督山伯爵
  •   维尔福先生看见稠密的人群在他的前面闪开着一条路。  极度的惨痛会使别人产生一种敬畏,即使在历史中最不幸的时期,群众第一个反应总是对一场大难中的受苦者表示同情。  有许多人会在一场动乱中被杀死,但罪犯在接受审判时,却极少受到侮辱。所以维尔... - 2014-08-05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荣耀不要归与我们_圣经
  • 115:1耶和华啊,荣耀不要归与我们,不要归与我们,要因你的慈爱和诚实归在你的名下。115:2为何容外邦人说:“他们的神在哪里呢?”115:3然而我们的神在天上,都随自己的意旨行事。115:4他们的偶像是金的银的,是人手所造的,115:5有... - 2017-08-25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因为他听了我的声音和我的恳求_圣经
  • 116:1我爱耶和华,因为他听了我的声音和我的恳求。116:2他既向我侧耳,我一生要求告他。116:3死亡的绳索缠绕我,阴间的痛苦抓住我,我遭遇患难愁苦。116:4那时,我便求告耶和华的名,说:“耶和华啊,求你救我的灵魂!”116:5耶和华... - 2017-08-25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他的慈爱永远长存_圣经
  • 118:1你们要称谢耶和华,因他本为善,他的慈爱永远长存!118:2愿以色列说:“他的慈爱永远长存。”118:3愿亚伦的家说:“他的慈爱永远长存。”118:4愿敬畏耶和华的说:“他的慈爱永远长存。”118:5我在急难中求告耶和华,他就应允我... - 2017-08-25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雅各家离开说异言之民_圣经
  • 114:1以色列出了埃及,雅各家离开说异言之民。114:2那时犹大为主的圣所,以色列为他所治理的国度。114:3沧海看见就奔逃,约旦河也倒流。114:4大山踊跃如公羊,小山跳舞如羊羔。114:5沧海啊,你为何奔逃?约旦哪,你为何倒流?114... - 2017-08-25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这人便为有福_圣经
  • 112:1你们要赞美耶和华!敬畏耶和华,甚喜爱他命令的,这人便为有福。112:2他的后裔在世必强盛,正直人的后代必要蒙福。112:3他家中有货物,有钱财。他的公义存到永远。112:4正直人在黑暗中,有光向他发现。他有恩惠,有怜悯,有公义。1... - 2017-08-25
  • 第一百一十章 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_圣经
  • 110:1耶和华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110:2耶和华必使你从锡安伸出能力的杖来,你要在你仇敌中掌权。110:3当你掌权的日子(或作“行军的日子”),你的民要以圣洁的妆饰为衣(或作“以圣洁为妆饰”),甘心牺牲... - 2017-08-25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我要在正直人的大会中_圣经
  • 111:1你们要赞美耶和华!我要在正直人的大会中,并公会中,一心称谢耶和华。111:2耶和华的作为本为大,凡喜爱的都必考察。111:3他所行的是尊荣和威严,他的公义存到永远。111:4他行了奇事,使人记念。耶和华有恩惠,有怜悯。111:5他... - 2017-08-25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遵行耶和华律法的人便为有福_圣经
  • 119:1行为完全、遵行耶和华律法的,这人便为有福;119:2遵守他的法度、一心寻求他的,这人便为有福。119:3这人不作非义的事,但遵行他的道。119:4耶和华啊,你曾将你的训词吩咐我们,为要我们殷勤遵守。119:5但愿我行事坚定,得以遵... - 2017-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