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火灵圣母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有些茶客,三三两两的会帐下楼,也有人随着上来,有些老客人,已在吩咐茶博士准备酒茶。

      原来这家茶楼,在下午喝茶的时候,是茶馆,到了上灯以后,就变了酒楼,于是茶客也成了酒客。

      岳少俊要了一碗看肉面,一笼小笼包,匆匆吃毕,付帐下楼,转回客店。

      店伙一眼看到岳少俊,立即迎了来,陪笑道:“公子爷,小姐这时候没到,大概今天不会来了。”

      竺秋兰依然没来!

      岳少俊心里不禁暗暗有些着急,竺秋兰如果找到了娘,她一定会赶来,莫非她娘不在扬州,她循着记号找下去了?不!她娘如果不在扬州,她也一定会赶回来告诉自己的,不可能一个人走的,莫非她出了什么事了……店伙见他半响没有作声,又陪着笑道:“公子爷,你老替小姐留的房间……”

      岳少俊道:“不要紧,房间仍然留着好了。”

      店伙连声应是,巴结的道:“公子爷,小的已经点上了灯,你老先请回房,小的这就给你打水去。”

      岳少俊走入后进,推门而入,忽然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这一股幽香,拟有若无,普通得极难闻得出来,分明有女子在房中逗留过一阵,才会留下香气。

      岳少俊心中突然一动,暗道:“莫非兰妹已经来过了?”急忙举目一瞧,果然看到桌上灯下压着一张素笺,上面有一行字迹!

      果然是兰妹来过了,敢情自己不在,她留下字条又走了!

      岳少俊迅快的走近桌子,移开灯盏,拿起那张素笺,又有一阵淡淡的幽香,钻进鼻孔,素笺上字迹十分娟秀,那是用黛笔写的:“月上柳梢,瘦西湖五亭桥边,恭候侠驾。”

      没有称呼,也没有具名,光看这口气,绝不像是竺秋兰写的。这会是谁?店伙送来脸水,又沏了一壶茶,陪着笑道:“公子爷还有什么吩咐么?”

      岳少俊问道:“伙计,瘦西湖如何走法?”

      店狄笑道:“路是不远,只是瘦西湖在天宁门外,这时城门已经关了,公子爷要逛湖,明天一早去才是。”

      一面说了一个大概的方向,才行退出。

      岳少俊重又取出素笺,仔细的看了一遍,细数自己认识的姑娘,只有竺秋兰,恽慧君,连恽慧君的丫头小翠也算上了,不过三人而已!

      从这张素笺上的口气看来,和自己似乎并不陌生,但自己就是想不起……现在他考虑的去还是不去?恽慧君身落人手,竺秋兰一去不返,如今既然有这么一位姑娘约见,这机会自己自然不能放过。

      这就过去闩上房门,抬手熄灯,悄悄穿窗而出,越过两处民房,跃落后巷,已是街尾,这就依照店伙所说方向,直奔天宁门。

      不过片刻,便己奔近掀门,数丈高的城垣,迤逦而来,黑压压的遮住了一半天色。

      岳少俊避开正路,循着城墙而行,走到较为荒僻之处,才略一吸气,双臂一抖,凌空直上,一下跃登城头,然后轻轻飘落城外,已可看到潋滟湖光!

      这时正当孟冬十月,瘦西湖空荡寂静,不见半点人影。

      岳少俊不知那人素笺上说的五亭桥在那里,只好沿着湖堤信步走去。

      夜色膝陇,果然有一座亭子矗立在数丈之外,亭子四周,围以稀稀疏疏的柳树,雕栏曲折,有桥相通,景色十分清幽宁静!

      想见春日柳丝吐绵,波光荡漾,这座临水亭子,必然仕女如云,鬓影衣香,使人徘徊忘返……他心中暗想:“月上柳梢,这大概就是五亭桥了!”只可惜今晚没有明月!

      他缓步行去,如今亭子渐渐接近了,他已可看到一个苗条人影,秀发披肩,一手扶着雕栏,站在那里,面向亭外,凝目远眺,自己看到的只是她的背影!

      她似在等人,又似在沉思,连岳少俊已经走近亭前,都一无所觉。

      美人斜倚玉栏杆,惆怅花容一见难,岳少俊依然猜不出她是谁来!

      她没有转过身来,他不便贸然讯问,只好在亭外站停下来,轻轻咳下一声。

      苗条人影问道:“是岳相公么?”

      声音娇脆,岳少俊虽觉听来极熟,只是想不起她是谁?这就拱拱手道:“正是岳某。”

      那苗条人影轻笑道:“我在这里已经恭候你一刻之久了!”

      她这话隐然有责怪之意,怪他来的太晚了些,但她在笑,笑就没有深责之意了。

      岳少俊道:“姑娘约在下来此,不知有何见教?”“自然有了!”

      苗条人影直到此时,才缓缓的转过身来。

      这下,岳少俊看清楚了,她,不就是艳若桃李,冷若冰霜的仲飞琼仲姑娘吗?会是她!

      岳少俊微微一怔,拱手道:“原来是仲姑娘。”

      仲飞琼那双清澈深邃的凤目,宛如两颗闪着晶莹光亮的寒星,凝注着岳少俊,嫣然说道:“你以为约你到这里来的是谁?”

      岳少俊道:“在下就是猜不出来。”

      仲飞琼柔笑道:“现在你不是知道了吗?”

      岳少俊道:“姑娘宠召,究竟有何见教?”

      仲飞琼凤目含情,脉脉的望着他道:“既来之,则安之,我又不是老虎,会把你吃掉,进来,请坐呀!”

      她已俏生生的走近亭子中间,抬了抬纤手,作出肃客入座的样子,然后当先在石凳上坐了下来。

      岳少俊看她这么说,也只好跟着走入,在她对面的石凳上坐下。

      这时云层渐开,半轮明月,从如絮浮云中钻了出来,月华如水,波光如镜,显得分外清幽!

      岳少俊面对佳人,只觉她一身窄窄的玄色衣衫,紧裹玲瑰娇躯,经月光一照,更显得她纤腰一握,婀娜多姿,她身上穿的玄色衣衫,衬托出她粉脸樱唇,秋水明眸,就显得更艳若桃李,更冷若冰霜!

      不,今晚她并不冷,清澈而深邃的风目之中,一直含蕴着脉脉情意,和她平日冷峭模样,如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岳少俊借着月光,望看她,几乎有些微微出神。

      仲飞琼似乎并无所觉,轻轻挑了下眉毛,嫣然道:“月亮终于出来了!”

      岳少俊憬然发觉自己有些失态,玉脸不禁一红拘促的道:“仲姑娘到底有甚么见教?”

      仲飞琼微笑道:“我在街上看到你,所以约你到这里来,想和你谈谈。”

      岳少俊听得忽然心中一动,问道:“姑娘到扬州来,有什么事么?”

      “没有什么。”

      仲飞琼举手掠了一下披肩秀发,说道:“我是晋见一个人来的。”

      岳少俊道,“那么姑娘要和在下谈什么呢?”

      仲飞琼道,“我也想问问你,到扬州是做什么来的?”岳少俊道:“你问这活,什么意思?”

      仲飞琼望着他,徐徐说道:“你不肯说?是么?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为恽慧君来的。”

      岳少俊脸色微沉,说道:“是你劫持了恽小姐。”

      仲飞琼幽幽的道:“你错怪我了,劫持恽慧君的并不是我。”

      岳少俊逼问道:“那会是谁?”

      仲飞琼道:“今晚我不顾一切,约你到这里来,就是有一句话告诉你。”

      岳少俊道:“姑娘请说。”

      仲飞琼看了他一眼,含情问道:“我说出来了,你肯听么?”

      岳少俊道:“你说出来听听?”

      仲飞琼一脸诚挚的道:“听我相劝,你明天一早,就离开扬州。”

      岳少俊冷然道:“为什么?”

      仲飞琼道:“恽姑娘虽遭人劫持,但并无危险,只要拿吸金剑去交换,对方立可放人,再说得明白一点,如果不拿吸金剑去交换,谁也救不了她,所以你在不在扬州,都是一样。”

      岳少俊冷笑道:“姑娘邀约在下,原来是作说客来的。”

      仲飞琼粉脸微变,说道:“你说什么?我是作说客来的?”

      岳少俊哼道:“难道不是?岳某既然插手,岂会轻易退走?除非你们立刻放了恽慧君。”

      仲飞琼气愤的道:“岳少俊,你真有些不识好歹!”岳少俊道:“在下如何不识好歹?”

      仲飞琼忽然幽幽一叹道:“岳少俊,难道我的话,你一句也不肯相信么?我说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77-918.html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血染福音堂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庚子年四月,义和拳也传入了太谷。传入太谷的第一站,正是城北的水秀村。   恰在四月,邱泰基的夫人姚氏到了临盆分娩的时候。  对这一次分娩的期待,姚夫人实在是超过了九年前的头胎生养。那一次也寄放了许多的期待和美梦,也一心希... - 2018-01-20
  • 第十四章 赤发仙子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晨曦初上,薄雾未消。  山林之间,披着一层浓霜。  一座插山高峰的右侧,一个小山凹上,两间竹屋,站着两个黑衣老人,一个鸩面老妪,和三个年轻少女。  这些人,已经在凛冽的寒风中,整整熬了一个晚上。  因为竹屋里的主人,是当年出名难惹的赤发... - 2018-01-18
  • 第十四章 慧眼除奸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闻公亮脸色一变,说道;“会是她们!”  赵万生急的大吃一惊,说道;“这两个丫头是赃党,夫人莫要中了她们算计,兄弟负责守护后院,实在该死……”一面朝董祟智招招手道:“董老四,快随兄弟去后院瞧瞧。”  佟仲和机伶一震,立即接口道:“不错,你...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别树一帜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隐身暗处的夏侯律,听得不期悚然一惊,任他城府再深,总究是成了名的人物,虽觉对方诡秘莫测,极非易与,但此刻既然被人家喝破行藏,哪里还呆得下去?正待长身跃出!  骤听右厢屋上,响起一个苍老声音,冷冷喝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匿迹多年的白骨神君... - 2018-01-18
  • 第十七章 大马猴耍火灵圣母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天色渐渐黎明,山林间笼着轻纱般的薄雾,大路上还铺了一层薄薄的轻霜!  一辆双辔马车,从官道东首飞驰而来,车轮辗在轻霜上,划下了两道明显的轨迹。  前面就是黄冈寺了,两个更次,就赶了快二百里路,这已经是赶车最大的速率了。  就在此时,但听... - 2018-01-13
  • 第二十四章 大显神威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只见寒玉掌慕容元微微一笑道:  “听说你一招之间,震飞了‘八弼’的兵器,老夫要试试你有多少斤两?然后把你生擒回去。”  范君瑶俊目之中,飞闪着晶莹异采,朗笑道:  “要试试在下斤两,阁下只管划道,至于要把在下生擒回去……”目光一掠寒玉掌... - 2018-01-18
  • 第十四章 追踪一片树叶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堂倌答应一声道:“来了,来了。”果然随着话声,送来了一大壶酒。  小老头一手接过酒过来,就替两人面前斟满了酒,接着又替自己斟了一杯,拿起酒杯,笑道:“来,两位小兄弟,咱们先干一杯,润润喉咙。”  咕的一声,把一怀酒倒进口去,砸砸嘴角,笑...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情遗故都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月初八这个日子,六爷最不能忘记了:去年因洋人陷京,朝廷将耽误了的恩科乡试,推延至今年的此日开考。  朝廷发此圣旨的时候,还正在山西北路逃难呢,就以为今年三月能雨过天晴?三月是到了,朝廷却依然在西安避难。议和受尽屈辱,还是迟迟议不... - 2018-01-21
  • 第十章 不堪回首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见了七姑奶奶,彼此都有隔世之感,两人对望着,忍不住心酸落泪——    一个月不见,头上都添了许多白发,但自己并不在意,要看了对方,才知道忧能伤人,尤其是... - 2018-01-19
  • 第十二章 城狐社鼠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胡雪岩讲的是一个掘藏的故事。凡是大乱以后,抚缉流亡,秩序渐定,往往有人突然之间,发了大财,十九是掘到了藏宝的缘故。    埋藏金银财定的不外两种人。一种... - 2018-01-19
  • 第十一章 人去楼空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两人并坐低声谈了好一会方始结束。胡雪岩戴了一顶风帽,帽檐压得极低,带了一个叫阿福的伶俐小厮,打开花园中一道很少开启的便门,出门是一条长巷,巷子里没有什么行人,就是有,亦因这天冷得格外厉害,而且... - 2018-01-19
  • 第十九章 勾心斗角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方璧君站在暗陬,悄悄睁开了一线眼缝,往外望去!  只见当前一人正是歪头申公豹侯延炳,他一脸俱是得意之色,已在洞口三丈外停住,两道炯炯眼神,直向洞内瞧来。  他身后紧随着义子金玉棠,一身天蓝色长衫,腰悬长剑,虽然生得剑眉星目,英俊之中,显... - 2018-01-18
  • 第十七章 白费心机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一行人一路疾行,谁也没说话,不过半个时辰.就已奔到死谷附近。  相距还有数里,点头华佗脚下一停,举手朝身后一摆,说道:  “大家停步。”  众人依言停下,祁尧夫低声问道:  “这里离死谷还有五六里路,不能再进去了么?”  点头华佗仰首看... - 2018-01-18
  • 第十八章 变生意外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死寂之谷,万籁俱寂,这一声娇呼,听来就分外清晰!  因为它划破了原来的沉寂!  那是个年轻女子发出来的惊呼!  范君瑶心头猛然一怔,他只觉这声惊呼,传入耳际,声音极熟!  惊呼当然不像说话,无法分辨出这人是谁!  方璧君自然也听到了,螓... - 2018-01-18
  • 第四章 夜访藩司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胡雪岩船到望仙桥,恰正是周少棠舌战黄八麻子,在大开玩笑的时候,螺蛳太太午前便派了亲信,沿运河往北迎了上去,在一处关卡上静候胡雪岩船到,遇船报告消息。   &nbs... - 2018-01-19
  • 第十一章 一切难依旧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七月,老太爷传回过一次话来,说赶八月中秋前后,可能返晋到家。   听到这个消息,三喜明显紧张起来。杜筠青见了,便冷笑他:“你说了多少回了,什么也不怕,还没有怎么呢,就怕成这样!”  三喜说:“我不是怕。”  “那是什么?... - 2018-01-20
  • 第十七章 破千古先例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戴膺听说曹家生擒了岑春煊的一伙骑兵,略一寻思,就决定去见见曹培德。   在太原,戴膺已打听清楚,西太后将她宠信的吴永派往湖广,催要京饷之后,宫门大差已由这个岑春煊独揽了。来曹家绑票的,居然是岑春煊手下的兵痞,这不正好给了... - 2018-01-21
  • 第十八章 行都西安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闰八月中旬,远在归化城的邱泰基,正预备跟随一支驼队,去一趟外蒙古的乌里雅苏台。因为归化一带的拳乱,也终于平息下去了。  去年秋凉后,邱泰基就想去一趟乌里雅苏台。贬至口外,不走一趟乌里雅苏台,那算是白来了。可归号的方老帮劝他缓一年再... - 2018-01-21
  • 第十九章 洋画与遗像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立冬过后,康家请来一位画师。   杜筠青听管家老夏说,这是一位京城画师,技艺很高明,尤擅画人像。为避拳乱来到山西,大富人家争相聘了给尊者画像。  杜筠青就问:“你们请来,给谁画像?”  老夏说:“谁都想画呢,尤其三娘、四... - 2018-01-21
  • 第四章 前沿的枪炮声越来越紧_活着_故事大全
  •     前沿的枪炮声越来越紧,也不分白天和晚上。我们呆在坑道里也听惯了,经常有炮弹在不远处爆炸,我们连的大炮都被打烂了,这些大炮一炮都没放,就成了一堆烂铁,我们更加没事可干了。那么一些日子下来,春生也... - 2018-01-21
  • 第十六章 苦心接皇差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八月十三日午间,天成元票庄大掌柜孙北溟,刚刚打算小睡片刻,忽然就有伙友匆忙来报:“县衙官差来了,说有省衙急令送到,要大掌柜亲自去接。”  省衙急令?  孙北溟一听也不敢怠慢,赶紧出来了。衙门差役见着孙大掌柜,忙客气地说:“叨扰大掌... - 2018-01-21
  • 第十五章 尼庵与雅园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爷跟前,头大的是个女千金。这位女公子叫汝梅,十六岁了,两年前就与榆次大户常家订了亲。她虽为女子,却似乎接续了乃父的血性,极喜欢出游远行,尤其向往父亲常去 的口外。她从父亲身上看到,口外是家族的圣地,可就是没人带她去。 ... - 2018-01-20
  • 第十章 圣地养元气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得到津号刘国藩自尽的消息,最受震动的,是孙北溟大掌柜。刘国藩是他偏爱的一位老帮,将其派往天津领庄,不但是重用,还有深一层的用意:为日后派其去上海领庄,做些铺垫。上海已成全国商贸总汇,但沪号一直没有太得力的老帮。  刘国藩的才具胆识... - 2018-01-19
  • 第十六章 点头华陀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祁琪听到爷爷的喝声,呼的站起,正待朝门外跃去!  方璧君一把拉住她的小手,低声道:“小妹子,你不可出去。”  祁琪被她握住了手,不禁羞的小脸一红,轻轻一挣,想缩回手去,这一挣,方壁君也已察觉自己穿了一身男装,这样拉着人家小姑娘的手,难怪... - 2018-01-18
  • 第十二章 过年流水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晋地商号过年,循老例都是到年根底才清门收市,早一日,晚一日,都有,不一定都熬到除夕。但正月开市,却约定在十一日。开市吉日,各商号自然要张灯结彩,燃放烟火, 于是满街喜庆,倾城华彩,过年的热闹气氛似乎才真正蒸发出来。跟着,... - 2018-01-20
  • 第十三章 京津陷落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今次四年合账,业绩出人意料地好。京号戴膺老帮已得到太谷老号的嘉许:可以提前歇假,回家过年,东家要特别招待。受此嘉许的,还有汉号的陈亦卿老帮。在天成元中,戴膺和陈亦卿的地位本来就举足轻重,这次身股又加到九厘,仅次于孙大掌柜,所以康笏... - 2018-01-20
  • 第四章 西帮腿长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六爷被驱鬼的锣声惊醒后,再也没有睡着。   母亲的灵魂不来看他,已经有许多年了。奶妈说,母亲并非弃他而去,是升天转世了。但明年秋天,就要参加乡试,他希望母亲来保佑他初试中举,金榜题名,分享他的荣耀。  神奇的是,他在心里... - 2018-01-19
  • 第十二章 巧获绝艺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老道士道:  “姑娘打算如何对付我们?”  方壁君道:  “我要你们说实话。”  老道上道:  “贫道只怕知道的有限。”  方壁君道:  “那你就把知道的说出来好了。”  雷公佟仲和眼下解药,身上的麻木,已经逐渐消失,闻言接口道:  “... - 2018-01-18
  • 第四章 东厢迎煞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灵岩大师急急问道:“老施主在何处见到敝师兄的?”  旋风煞木通阴沉的道:“老夫夫妇因此庙东厢乃是厉山阴脉结穴之地,适合徒儿练功,才于十天之前搬来此地。”他说到这里,用手指了指左边那口棺材,又道:“老夫暂时借住的那口棺木,就是装着那个黄衣... -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