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火灵圣母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有些茶客,三三两两的会帐下楼,也有人随着上来,有些老客人,已在吩咐茶博士准备酒茶。

      原来这家茶楼,在下午喝茶的时候,是茶馆,到了上灯以后,就变了酒楼,于是茶客也成了酒客。

      岳少俊要了一碗看肉面,一笼小笼包,匆匆吃毕,付帐下楼,转回客店。

      店伙一眼看到岳少俊,立即迎了来,陪笑道:“公子爷,小姐这时候没到,大概今天不会来了。”

      竺秋兰依然没来!

      岳少俊心里不禁暗暗有些着急,竺秋兰如果找到了娘,她一定会赶来,莫非她娘不在扬州,她循着记号找下去了?不!她娘如果不在扬州,她也一定会赶回来告诉自己的,不可能一个人走的,莫非她出了什么事了……店伙见他半响没有作声,又陪着笑道:“公子爷,你老替小姐留的房间……”

      岳少俊道:“不要紧,房间仍然留着好了。”

      店伙连声应是,巴结的道:“公子爷,小的已经点上了灯,你老先请回房,小的这就给你打水去。”

      岳少俊走入后进,推门而入,忽然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这一股幽香,拟有若无,普通得极难闻得出来,分明有女子在房中逗留过一阵,才会留下香气。

      岳少俊心中突然一动,暗道:“莫非兰妹已经来过了?”急忙举目一瞧,果然看到桌上灯下压着一张素笺,上面有一行字迹!

      果然是兰妹来过了,敢情自己不在,她留下字条又走了!

      岳少俊迅快的走近桌子,移开灯盏,拿起那张素笺,又有一阵淡淡的幽香,钻进鼻孔,素笺上字迹十分娟秀,那是用黛笔写的:“月上柳梢,瘦西湖五亭桥边,恭候侠驾。”

      没有称呼,也没有具名,光看这口气,绝不像是竺秋兰写的。这会是谁?店伙送来脸水,又沏了一壶茶,陪着笑道:“公子爷还有什么吩咐么?”

      岳少俊问道:“伙计,瘦西湖如何走法?”

      店狄笑道:“路是不远,只是瘦西湖在天宁门外,这时城门已经关了,公子爷要逛湖,明天一早去才是。”

      一面说了一个大概的方向,才行退出。

      岳少俊重又取出素笺,仔细的看了一遍,细数自己认识的姑娘,只有竺秋兰,恽慧君,连恽慧君的丫头小翠也算上了,不过三人而已!

      从这张素笺上的口气看来,和自己似乎并不陌生,但自己就是想不起……现在他考虑的去还是不去?恽慧君身落人手,竺秋兰一去不返,如今既然有这么一位姑娘约见,这机会自己自然不能放过。

      这就过去闩上房门,抬手熄灯,悄悄穿窗而出,越过两处民房,跃落后巷,已是街尾,这就依照店伙所说方向,直奔天宁门。

      不过片刻,便己奔近掀门,数丈高的城垣,迤逦而来,黑压压的遮住了一半天色。

      岳少俊避开正路,循着城墙而行,走到较为荒僻之处,才略一吸气,双臂一抖,凌空直上,一下跃登城头,然后轻轻飘落城外,已可看到潋滟湖光!

      这时正当孟冬十月,瘦西湖空荡寂静,不见半点人影。

      岳少俊不知那人素笺上说的五亭桥在那里,只好沿着湖堤信步走去。

      夜色膝陇,果然有一座亭子矗立在数丈之外,亭子四周,围以稀稀疏疏的柳树,雕栏曲折,有桥相通,景色十分清幽宁静!

      想见春日柳丝吐绵,波光荡漾,这座临水亭子,必然仕女如云,鬓影衣香,使人徘徊忘返……他心中暗想:“月上柳梢,这大概就是五亭桥了!”只可惜今晚没有明月!

      他缓步行去,如今亭子渐渐接近了,他已可看到一个苗条人影,秀发披肩,一手扶着雕栏,站在那里,面向亭外,凝目远眺,自己看到的只是她的背影!

      她似在等人,又似在沉思,连岳少俊已经走近亭前,都一无所觉。

      美人斜倚玉栏杆,惆怅花容一见难,岳少俊依然猜不出她是谁来!

      她没有转过身来,他不便贸然讯问,只好在亭外站停下来,轻轻咳下一声。

      苗条人影问道:“是岳相公么?”

      声音娇脆,岳少俊虽觉听来极熟,只是想不起她是谁?这就拱拱手道:“正是岳某。”

      那苗条人影轻笑道:“我在这里已经恭候你一刻之久了!”

      她这话隐然有责怪之意,怪他来的太晚了些,但她在笑,笑就没有深责之意了。

      岳少俊道:“姑娘约在下来此,不知有何见教?”“自然有了!”

      苗条人影直到此时,才缓缓的转过身来。

      这下,岳少俊看清楚了,她,不就是艳若桃李,冷若冰霜的仲飞琼仲姑娘吗?会是她!

      岳少俊微微一怔,拱手道:“原来是仲姑娘。”

      仲飞琼那双清澈深邃的凤目,宛如两颗闪着晶莹光亮的寒星,凝注着岳少俊,嫣然说道:“你以为约你到这里来的是谁?”

      岳少俊道:“在下就是猜不出来。”

      仲飞琼柔笑道:“现在你不是知道了吗?”

      岳少俊道:“姑娘宠召,究竟有何见教?”

      仲飞琼凤目含情,脉脉的望着他道:“既来之,则安之,我又不是老虎,会把你吃掉,进来,请坐呀!”

      她已俏生生的走近亭子中间,抬了抬纤手,作出肃客入座的样子,然后当先在石凳上坐了下来。

      岳少俊看她这么说,也只好跟着走入,在她对面的石凳上坐下。

      这时云层渐开,半轮明月,从如絮浮云中钻了出来,月华如水,波光如镜,显得分外清幽!

      岳少俊面对佳人,只觉她一身窄窄的玄色衣衫,紧裹玲瑰娇躯,经月光一照,更显得她纤腰一握,婀娜多姿,她身上穿的玄色衣衫,衬托出她粉脸樱唇,秋水明眸,就显得更艳若桃李,更冷若冰霜!

      不,今晚她并不冷,清澈而深邃的风目之中,一直含蕴着脉脉情意,和她平日冷峭模样,如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岳少俊借着月光,望看她,几乎有些微微出神。

      仲飞琼似乎并无所觉,轻轻挑了下眉毛,嫣然道:“月亮终于出来了!”

      岳少俊憬然发觉自己有些失态,玉脸不禁一红拘促的道:“仲姑娘到底有甚么见教?”

      仲飞琼微笑道:“我在街上看到你,所以约你到这里来,想和你谈谈。”

      岳少俊听得忽然心中一动,问道:“姑娘到扬州来,有什么事么?”

      “没有什么。”

      仲飞琼举手掠了一下披肩秀发,说道:“我是晋见一个人来的。”

      岳少俊道,“那么姑娘要和在下谈什么呢?”

      仲飞琼道,“我也想问问你,到扬州是做什么来的?”岳少俊道:“你问这活,什么意思?”

      仲飞琼望着他,徐徐说道:“你不肯说?是么?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为恽慧君来的。”

      岳少俊脸色微沉,说道:“是你劫持了恽小姐。”

      仲飞琼幽幽的道:“你错怪我了,劫持恽慧君的并不是我。”

      岳少俊逼问道:“那会是谁?”

      仲飞琼道:“今晚我不顾一切,约你到这里来,就是有一句话告诉你。”

      岳少俊道:“姑娘请说。”

      仲飞琼看了他一眼,含情问道:“我说出来了,你肯听么?”

      岳少俊道:“你说出来听听?”

      仲飞琼一脸诚挚的道:“听我相劝,你明天一早,就离开扬州。”

      岳少俊冷然道:“为什么?”

      仲飞琼道:“恽姑娘虽遭人劫持,但并无危险,只要拿吸金剑去交换,对方立可放人,再说得明白一点,如果不拿吸金剑去交换,谁也救不了她,所以你在不在扬州,都是一样。”

      岳少俊冷笑道:“姑娘邀约在下,原来是作说客来的。”

      仲飞琼粉脸微变,说道:“你说什么?我是作说客来的?”

      岳少俊哼道:“难道不是?岳某既然插手,岂会轻易退走?除非你们立刻放了恽慧君。”

      仲飞琼气愤的道:“岳少俊,你真有些不识好歹!”岳少俊道:“在下如何不识好歹?”

      仲飞琼忽然幽幽一叹道:“岳少俊,难道我的话,你一句也不肯相信么?我说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77-918.html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大马猴耍火灵圣母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天色渐渐黎明,山林间笼着轻纱般的薄雾,大路上还铺了一层薄薄的轻霜!  一辆双辔马车,从官道东首飞驰而来,车轮辗在轻霜上,划下了两道明显的轨迹。  前面就是黄冈寺了,两个更次,就赶了快二百里路,这已经是赶车最大的速率了。  就在此时,但听...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白水相约_绝顶_故事大全
  •   骆姑姑,你想让我做什么?等林青离开房间后,小弦忙不迭追问。  骆清幽微微一笑:我正想找人做一件事,可一时找不到合适人选,恰好小弦,可算帮了我一个大忙。  听着骆清幽的话,小弦胸日一热。瞧骆清幽的模样颇为神秘,这一定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 - 2018-07-01
  • 第十四章 神龙乍现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第二日,日哭鬼与小弦重又上路。  小弦本以为经了这一晚的相处,二人感情已深,欲想出言求日哭鬼放了自己,好回清水小镇中去寻父亲。不料看起来日哭鬼对他的态度虽是大为和缓,但脸上却重又恢复平时冷漠,几次找他说话亦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小弦猜不... - 2018-07-06
  • 第四章 神兵传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几日间长虹门加紧搜索,只是孟式鹏却龟缩起来,不露半点风声。陈家诸奴陆续到了京师,陈默在第六日上,去接应最后来的陈顺。然而在约定的京郊海子处等了许久,直等得焦躁,也不见他来。直至午时,他不经意时一抬首,却发觉昏黄的日头上抹着几缕灰烟,残痕... - 2018-07-11
  • 第二十四章 弈天之诀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愚大师并没有怪小弦插言:只怕在场所有人都没料到少主的行为。他竟然将所有东西都一样样检到自己身边,逐一把玩,最后却只将两样东西掷到一边。他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一样是那方官印,一样却是那顶道冠。小弦一呆,这个少主确是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 - 2018-07-08
  • 第十章 他们看到了敌踪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然他们一路疾奔而来,可是这时侯果真看到了敌踪,却又觉得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此刻他们的身后,只有区区三百多骑。  事先无论是谁都没有料到,大名鼎鼎的神刀都营房中,竟然没有什么军马。  宋录对于他们的惊讶颇为不屑,道:我们兄弟擅长的本就是近... - 2018-07-15
  • 第四章 昨夜泷东码头有劫匪行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昨夜泷东码头有劫匪行凶,罗彻同的表情冷淡,看不出什么喜怒,对半跪在面前的王无失与陈襄道:父王让我与二叔一起前去察看。我命人召你们两个,谁知竟召不来  是我拉王无失来助阵的,再说他今日轮休,偷跑出来的是我!陈襄昂起头来,分明眼角一抽一抽,... - 2018-07-15
  • 第三十四章 罗彻敏耳边风声骤然猛厉起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一个黑点从对岸云霞般的光彩中现出,愈变愈大。罗彻敏耳边风声骤然猛厉起来。  王上!诸将惊呼,象刹那间空中有一只孔雀张开了银色的尾翼,剑光涨开,挥挥洒洒地铺了满空。一根、两根、三根,折断的箭簇落下来,发出雹子似地脆响声。  怕不怕?罗彻敏... - 2018-07-16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二章 飘飘欲仙_还珠格格_故事大全
  •   小燕子浑然不知,漱芳斋已经有变。她陶醉得不得了。   这个晚上,对她来说,实在太珍贵了!终于亲眼见到了紫薇,终于亲耳听到紫薇说不怪她,原谅她了。回宫的一路上,她一直飘飘欲仙。尔康、尔泰、紫薇都上了车,送她到宫门口。大家生怕回宫... - 2018-07-19
  • 第十九章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冯宗客冲过去时,罗彻敏他们的眼光就向着鄂夺玉这边瞟来了。鄂夺玉草草地向他们挥了下手,不及交待什么,便要转身去追杜雪炽。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眼前猛地现出一道暗影,似乎是突然间发生了一场月蚀。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暗中只听得何飞极愤怒地叫声... - 2018-07-16
  • 松鼠小弟取糖果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六一儿童节到了!森林里的大象族长要给每个小朋友派发糖果了。森林里的小动物们全都来领取糖果,大大的糖果瓶里装着满满一大瓶糖果,什么颜色的糖果都有,又漂亮又美味。  小动物们一个个排好队,小猴将手伸进细细的瓶颈,拿了三颗美味的糖果。  小兔... - 2018-07-14
  • 幸福妙方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国王无比爱自己的儿子,也非常相信专家们给他出的主意:找一个完全幸福的人,把王子的衬衣和他的衬衣调换一下,就能使王子成为幸福的人。  此刻的国王被眼前葡萄藤下快乐唱歌的小伙子深深打动了,这是个多么幸福的人啊!国王迫不及待地解开他的扣子,却... - 2018-07-14
  • 方糖先生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方糖先生本来是放在厨房里的,因为主人的不小心,他从盒子里跌出来,掉在了书桌上。他块头很小,白天总是偷偷藏在日历后面,以免被人发现而扔进垃圾桶。晚上黑了灯,他就溜出来,和桌上的新朋友们讲故事。  这一天,茶杯小姐和托盘先生结婚了,要知道,... - 2018-07-14
  • 洋葱头辣辣的故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洋葱头辣辣初试锋芒】  原始幼儿园来了一个叫洋葱头辣辣的儿童,这个叫洋葱头辣辣的孩子,喜欢穿紫色的衣服,圆圆的脑袋上有两只圆圆的眼睛,小巧的鼻子,三角形的嘴,头上长着绿色的头发,说话的声音很稚嫩。  仙鹤阿姨把洋葱头辣辣带到幼儿园的大... - 2018-07-14
  • 离家出走的小狗贝贝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小狗贝贝有两只漂亮的大眼睛,两只尖尖的耳朵。今年八岁的小狗贝贝,已经上二年级了。每天早晨,狗妈妈快要做好饭的时候,都要到小狗贝贝的房间,在小狗贝贝的脸上吻一下,温柔的说:“妈妈的好贝贝,快点起床了,妈妈给你做了你喜欢吃的糖醋排... - 2018-07-14
  • 沙滩上的童话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这里是我们快乐的天地。  每天放学以后,我们就偷偷地相约来到这里,把书包一扔,开始我们有趣的活动。  在沙滩上,我们垒lěi起城堡,城堡周围筑zhù起围墙,围墙外再插chā上干树枝,那是我们的树。  不知谁说了一句:“这城堡里住着一个凶... - 2018-07-14
  • “真可爱”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雕塑家阿尔弗里兹,是啊,你大概认识他的吧?我们大家都认识他:他得了金质奖章,去了意大利,又回国来了。那时他年轻,是啊,他现在也还年轻,可怎么说也比当年大了十来岁了。  他回到家中,到锡兰岛的一个小地方去访问。全城都知道这个外乡人,知道他... - 2018-07-14
  • 字母读本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有一个人新为字母读本写了些小诗;就像旧字母读本一样,每个字母两行;他认为该有点新东西,那些旧诗太过时了①,现在他十分喜欢自己写的了。这新的字母读本只是刚写出来,和那本印刷装订好的老读本一起被并排放在那大书柜上,书柜上还放着许多传授知识的... - 2018-07-14
  • 谁最幸福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多漂亮的玫瑰啊!”阳光说道。“每朵花骨朵都绽开得同样美丽。它们都是我的孩子!是我用吻给予它们生命!”“是我的孩子!”露水说道。“是我用我的泪水把它们抚大的。”  “可是我认为我才是它们的母亲!”玫瑰篱笆说道。“你们不过是教父教母,不过... - 2018-07-14
  • 烛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有一支很粗的蜡烛,它清楚自己的价值。  “我的生命源于蜡,是用模子铸成形的!”它说道。“我的光比别的光都亮,燃的时间也更长一些。我的位置在有罩的烛架上,在银烛台上!”  “那样的生活一定很美好!”油烛说道。“我不过是油烛罢了,在一根签子... - 2018-07-14
  • 茉莉花旅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茉莉花谷里,新开了一家旅馆,微风吹过,白色花瓣做成的门帘飘着淡淡清香;阳光照耀,绿叶吧台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店主人蝴蝶小姐挂起一个超级大的广告牌:上方是一幅幅漂亮的照片,照片上有时尚靓房、钟点小屋、迷你地下室、温馨阁楼:下方写着旅馆的... - 2018-07-14
  • 罗米呕奇遇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罗米呕是一头到处流浪的猪,他无父无母,无牵无挂,但是他对别人很热情,随便走到哪里,见面的第一句就是“哈罗”,然后再问“你知道哪里有米吗?”因为他最喜欢吃米,对别的食物都不感兴趣,由于长期的挑食,黑黑瘦瘦的他似乎显得有些营养不良。他走路的... - 2018-07-14
  • 天上飞来的王子 - 儿童小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在很早很早以前,天上的一位王子因为不想整天呆在家里,就想到外面去玩一玩。于是,他张开翅膀飞呀飞,不知飞了多久,落到一户人家的门口里。那户人家的人看到门外有一个小孩子,就把他抱了进来。 从此,这位王子就住在这户人家里。 王子看到这户人家的人... - 2018-07-12
  • 我就要做你的偶像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不过,我没有说他,我们的师生关系刚刚建立,硬碰硬,伤了和气不说,这小子也根本不会服我。  刚刚分到初三(3)班当班主任时,老师们就叮嘱我:“这班里有个顶难缠的张柯。人聪明,成绩好,就是很傲慢,总爱跟老师作对。”  没想到我的第一节课,张... - 2018-07-12
  • 后来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现在想想,当年厦门大学的阳光有多灿烂。  那个满是阳光的下午,我坐在教室里,她轻轻地走到我面前向我借课堂笔记。我闻到了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甚至可以感觉到她呼出的气息。她坐到我的前排,却又半转过身,用手遮住嘴巴对我说:“邓丽君的歌你喜... - 2018-07-11
  • 一头很小很小的象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只麻雀从地上啄起一条灰色的虫子,然后腾空飞了去。可是,在飞回巢穴的途中,它忍不住低下头,想看看自己的猎物。  那是一条麻雀从未见过的虫子,虽然只有一枚小小的指甲盖大小,但却肢体俱全——两只耳朵、两只眼睛、一张嘴,还有一个长而弯的鼻子、... - 2018-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