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龙城群英会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面具既是青衣帮的,尹剑青不好不答应,只得伸手从脸上徐徐摘了下来。

      揭开面具,露出来的自然是他庐山真面目了。

      祁七婆婆眯着一双水泡眼,朝尹剑青上上下下一阵打量,然后又转到金步娇的身上,也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阵,才问道:“她是你什么人?”

      金步娇不待尹剑青回答,抢着道:“他是我大哥咯!”

      “才不是呢?”张翠翠撇撇嘴道:“婆婆,她是金财神的女儿金步娇。”

      “金财神的女儿!”

      祁七婆婆用手向空指点着,口中说道:“金财神把他掳到金家庄去,柔柔把他从金家庄救出,他又自顾自的跑了,金财神的女儿又和他在一起,柔柔又一路追了下来……唔,唔……”

      她忽然若有所悟,脸上两个腮帮子不由得鼓了起来,恶狠狠瞪了尹剑青一眼,哼道:

      “小伙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尹剑青被她问得莫名其妙,望了望祁七婆婆,说道:“老婆婆,你这话在下听不依。”

      “听不懂?”祁七婆婆怒声道:“你还在老太婆面前装羊?”

      尹剑青道:“婆婆总有所指吧?”

      “我自然有所指而言。”祁七婆婆冷笑道:“你还说不懂?哼,你自己心里明白。”

      尹剑青道:“在下真的不明白,还望婆婆指教。”

      祁七婆婆道:“不是你,柔柔会白挨了一记‘百步神拳’?你说,你究竟是何居心?”

      尹剑青当真被她说得一头雾水,望望祁七婆婆,说道:“在下……”

      他真的说不出什么话来。

      祁七婆婆哼道:“你没话可说了吧?年轻人做事要干干脆脆,你生了一张讨人喜欢的脸,就一会和这个好,一会和那个好,这算什么意思?”

      尹剑青被她说得脸上一红,说道:“婆婆,这话从何说起……”

      “你还不承认?”

      祁七婆婆截着他话头,重哼了一声,说道:“你不和柔柔好,她会舍身相救,把你从金财神手里救出来?她以副帮主之尊,会和一个陌生男子一路上假扮夫妻?你居然无情无义到自顾自走了,还在半路上约了金财神的女儿私奔,不是为了你,柔柔会一路追踪找你,受尽委屈,你……你小子真是毫无良心……”

      她越说越气,一手抓过朱漆鸠枝,重重朝地上一顿喝道:“老太婆最讨厌就是这种无情无义的人,真该把你一杖劈了!”

      尹剑青给她数落得啼笑皆非,还没开口。

      张翠翠抢着道:“婆婆,不是的……”

      祁七婆婆嘟着双腮,哼道:“怎么会不是?事情明明摆在眼前,年轻人这些花花妙妙的事儿,老太婆还会不懂?”

      张翠翠道:“婆婆,这位尹公子是追一位艾姑娘来的。”

      祁七婆婆哼道:“他还有一位艾姑娘,我说对不?年轻小伙子,当真没有一个靠得住!”

      张翠翠跌足笑道:“婆婆,你完全误会了。”

      祁七婆婆张目道:“老太婆哪里误会了?”

      张翠翠道:“副帮主把尹公子从金家庄救出来,半途上给独臂帮的人拦住了……”

      祁七婆婆嘿然道:“独臂帮算得什么东西?”

      张翠翠道:“后来又赶来了紫煞星司马纶一帮人……”

      祁七婆婆道:“司马纶是谁?”

      张翠翠道:“司马纶就是紫煞星哈,据说十二煞神全听他的。”

      祁七婆婆道:“老太婆从未听人说过。”

      张翠翠道:“后来司马纶他们把艾姑娘放出来……”

      祁七婆婆道:“你这小丫头,一会说东,一会说西,老太婆越听越迷糊了,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我也弄不清,我只问你一句话,咱们柔柔是不是迫他来的?”

      张翠翠点点头:“是啊,副……”

      祁七婆婆道:“这不就结了么?小伙子,你就跟老太婆到青衣帮去,让帮主去瞧瞧。”

      金步娇道:“我大哥为什么要跟你到青衣帮去?”

      祁七婆婆道:“没你的事,不用你多说。”

      金步娇气道:“怎么没有我的事?”

      祁七婆婆没看她一眼,只是瞪着水泡眼,朝尹剑育道:“你去不去?”

      尹剑青道:“老婆婆,凡事都有一个理由,你要在下到青衣帮去做什么呢?”

      祁七婆婆沉着脸道:“老太婆从不和人说理由的。”

      金步娇接口道:“我大哥也从不跟人走的。”

      张翠翠撇嘴道:“不要脸,谁是你的大哥,叫得倒怪亲热的。”

      “小丫头,你给我闭嘴!”

      金步娇想起方才尹大哥和自己……她骂自己不要脸,这句话不禁触忏了兰心,粉脸骤然红了起来,叱道:“你再说一句,我就撕了你这张臭嘴!”

      “你才臭嘴!”张翠翠可不饶人,虎的站起身来,一手叉腰哼道:“你来嘛!”

      尹大哥刚吻了自己,她骂自己“臭嘴”!

      金步娇越听越气,纤腰一扭,忽的窜了过去,哼道:“臭丫头,看我饶了你才怪!”

      扬手就是一掌,拍了过去。

      祁七婆婆朱漆鸠杖一栏,把金步娇隔开,一面回头道:“翠丫头,你给我照顾柔柔,不许多事。”

      张翠翠有祁七婆婆给她撑腰,哼了一声,道:“别人怕你是金财神的女儿,我可没把你看在眼里,哼,狐狸精,你算什么东西?”

      金步娇给祁七婆婆鸠杖拦住,她知道自己决不是这个老太婆的对手,心里虽然气恼,又不敢硬冲上去,顿顿足道:“臭丫头,你过来,姑娘我非教训教训你不可。”

      张翠翠撇着嘴,冷笑道:“凭你配么?你只会迷迷男人。”

      金步娇尖声骂道:“你才是狐狸精,你才专门迷男人的……”

      “好了!”祁七婆婆不耐的喝道:“你们烦不烦?”

      她回过头来,朝尹剑青道:“小伙子,你没看到柔柔为了你,才被姓况的击伤,你不该随我老太婆去么?”

      金步娇道:“击伤柔柔的是况公权,又不是尹大哥,你追不上人家,让况公权跑了,竟然怪到尹大哥头上来了。”

      “况公权跑不了的。”

      祁七婆婆重重哼了一声,续道:“这笔账,老太婆自会找姓况的要回来的,但小伙子,你却非跟老婆子去不可。”

      金步娇道:“尹大哥,这老太婆无理可喻,咱们走吧!”

      祁七婆婆白发飘动,怒声道:“小丫头,你敢和老太婆使拗,不是你,这小伙子会对柔柔变心?”

      “柔柔,柔柔!”金步娇不屑的道:“柔柔不过是我们金家庄的一个丫头,她假冒我的名字,我没找她算帐,已经很客气了。”

      “你放屁!”祁七婆婆这回真的动了怒,沉喝道:“好个丫头,你敢在老太婆面前放肆,看我不劈了你?”

      挥手一杖,朝金步娇当头劈了过来。

      这一杖风声呼然,有如泰山压顶,声势甚猛!

      金步娇不敢硬接,急忙闪身往旁边跃开,哼道:“难道我说错了?难道柔柔是找金家庄的丫鬟,还是假的不成?她前晚才逃出金家庄来的,不信……”

      祁七婆婆方才那一枝,原是唬唬她的,闻言不觉怒声道:“小丫头,你真想找死!”

      劈空的鸠杖,枝头一昂,漾起一圈杖影,朝金步娇当胸直送过来。

      这一杖因她漾起的枝影,足有笆斗大一圈,任你金步娇往左,往右闪出,或是往后跃退,都逃不出她杖势范围之外!

      她随手一圈,竟然把一个人的退路完全封死,就可看出这位老婆婆在鸠杖上的功力,有何等深厚。

      尹剑青看出祁七婆婆这简简单单的一杖之中,却隐藏了几个变化,凭金步娇的武功,决难逃得过这一杖,纵然祁七婆婆并无杀人之心,这一杖如被击中,也得身负重伤!

      到了此时,尹剑青不得不出手了,身形一晃,左手一探,五指如钢,一下抓住了祁七婆婆的杖头,说道:“老婆婆不可出手伤人。”

      祁七婆婆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鸠杖,竟会被尹剑育如此轻易就伸手握住了,不觉愕得一愕,沉声喝道:“小伙子,你身手不赖啊!”

      尹剑青练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93-957.html - 2018-05-15
  • 第八章 连环劫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你不是公子襄!你是谁?沈北雄吃惊地盯着白衣公子,瞠目质问道。公子襄不懂武功,这在江湖上早已不是秘密,而以方才震开沈北雄手指的那份功力,眼前这位白衣公子绝对是江湖上罕见的高手!  白衣公子没有否认,只淡淡笑道:我是谁有什么关系呢?既然沈老... - 2018-06-13
  • 第八章 魔门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老子从今往后不再是金十两!”金十两狠狠将酒杯往地上一摔,发誓一般大声道,“老子大名金彪,黄金的金,彪悍的彪。”  这是甘州一处大酒楼,云襄被金十两强拉到这儿来庆功,柯梦兰正好也追来,三人便在这酒楼中叫上一桌酒菜,为方才的胜利开怀畅饮。... - 2018-06-12
  • 第八章 寄傲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震撼,从在场的所有人心底泛起。整个草原上静闻针落,几万人呆呆地看着呼无染手抚胸膛,仰面倒下,脸上犹挂着一丝平静的笑容  红琴此举大出意料。以铁帅先前的提议,若是不能十招内杀死呼无染便做负论。而现在呼无染虽是死了,却非是铁帅所杀  红琴一... - 2018-06-20
  • 第八章 悟魅青霜(2)_山河_故事大全
  •   南宫静扉哪知许惊弦紊乱的心思,瞧他双目发直,魂游天外的模样,还道“惜君欢”药效即将发作,心头暗喜,口中更是滔滔不绝:“五年前少堂主参透了青霜令,随即远赴塞外寻宝,临行前他似是有所感应,只怕不能安然回来,便将青霜令交给了我,特意嘱咐我须得... - 2018-06-14
  • 第八章 巾帼敛眉烛花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那少女离去后,苏探晴一时意乱情迷,站在原地怔了半天,方才回过神来。他一点也摸不清那神秘少女的来历,偏偏对方却一下便认出了自己,还说一定会再见面  四周灯火依旧,苏探晴却再也提不起半点游玩的兴趣,找人问清了方向,带着满腹疑团缓缓回到侯府中... - 2018-06-18
  • 第八章 点绛唇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分飞後,泪痕和酒,沾了双罗袖。  第一节大好头颅,不过一刀碎之  山风怒号,云蒸雾涌。  穹隆山忘心峰顶上,水知寒与龙腾空这两大高手一场剧斗,竟是一死一伤之惨烈之局。  叶风胸口起伏,虎目蕴泪,与龙腾空虽只是初见,... - 2018-06-21
  • 第八章 悟魅青霜(1)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本以为两人又要斗嘴,乐得观战,但听香公子出口不善,远非平日据理力辩之态,心知不妙,看他神色阴沉,满脸焦躁,发掌力道十足,知道这蛰居不出的生活已令他的忍耐力达到极限,即将爆发。  斗千金亦不动气,斜睨香公子一眼:“老夫知道你呆得气闷... - 2018-06-14
  • 第三十二章 玉阙宫群英会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为首那人听得脸色剧变,喝道:“小子,你真是找死来的了,大家把他拿下了。”  八人一阵锵锵剑鸣,撒出长剑。  楚玉祥不屑的瞥了他们一眼,冷然道:“慢点,你们八人之中,那一个是去报信的?”  为首那人大笑道:“你小子有本领杀了七个,自然会有... - 2018-06-03
  • 第八章 云襄带着金彪来到鸿运赌坊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第二日下午刚过,云襄依旧带着金彪大摇大摆地来到鸿运赌坊。他依旧在柜台换了一千两银子,然后来到掷骰子的桌前,像旁人一样玩了起来。南宫豪和古戈依旧在窗口俯瞰着整个大堂。看得多时,古弋突然道:“让人留意云公子右前方那个推牌九的红衣女子,一个时... - 2018-06-08
  • 第八章 阉俘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子夜的天空星月蒙眬,杭州城黑黢黢看不到任何灯火。因钱塘江口有拦江的铁索,东乡平野郎只得在杭州郊外的海滩抛锚停船,趁着夜色向杭州城摸去。  近万名海盗如狼群一般,潮水般悄然涌向杭州城,沿途只听见草鞋踏在海滩上的沙沙声,以及偶尔一两声兵刃的... - 2018-06-06
  • 第八章 北伐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夕阳将落未落,将漫天晚霞染成了一片血红。猎猎秋风中,新军营一万多名彪形大汉,如泥塑木雕搬肃穆而立,他们手中林立的兵刃,在夕阳下发出惨淡寒光。  云襄控马从队伍前徐徐走过,然后纵马登上队伍前方的点将台。  面对一万多双焦虑、茫然、担忧交织... - 2018-06-04
  • 第三十八章 尾声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永乐二十二年七月,北征明军大胜蒙古铁骑,班师回朝的途中,明成祖朱棣突发恶疾,驾崩于塞外榆木川,终年六十五岁。遗诏传位皇太子朱高炽,是为明仁宗。仁宗即位后大赦天下,减租三年,擎风侯谋反之事因元凶已诛,其余人等概不追究,但曾雄踞洛阳的摇陵堂... - 2018-06-19
  • 第八章 结盟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云襄只看到台上五人打得好看,性命相博也如舞蹈一般优雅从容,却看不出其中门道,只得将关切的目光转向筱伯。可惜筱伯脸上戴着人皮面具,始终木呆呆看不出喜怒哀乐,只听他微微叹息:“光明四使不说二三十岁年纪,武功修为就足以与任务武林名宿相抗,假以... - 2018-06-05
  • 第二十八章 惊灭青灯宜秋楼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变生不测下,眼见苏探晴将要跌入水塘中。但他早有准备,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苏探晴在空中强提一口内气,腰腹用力翻个跟斗,变得头下脚上倒落而下。右手食指探出,正点那尚未沉入水中的断木桩上,这一下用力极大,木桩立时断为数截,凭此一点之力顿住下落之... - 2018-06-19
  • 第十八章 奇袭荧惑_山河_故事大全
  •   丁先生就是宁徊风!  许惊弦蓦然想通了一切关键。  宁徊风本就是性格执拗、心志坚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四年前在困龙山庄受挫,不肯善罢甘休,偏偏要在擒天堡东山再起。但龙判官与擒天堡手下都认得他,自然需要易容,他被林青射瞎一目,索性装扮... - 2018-06-15
  • 第十八章 素手银针欲断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重回升云客栈已是深夜时分,店中早已打烊,只有俞千山独自坐在大堂中饮酒等他。苏探晴先将自己的化装细细洗去,重新打扮为卖药郎中的模样方走入店中,俞千山看到苏探晴连忙问道:秦小哥怎么去了这么久,我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若是遇见神禽谷那三个人可不... - 2018-06-18
  • 春风吹过的岁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初二那年,是第一学期,上官轩云转学到了我们班。这个小女子不简单,才来短短一个月时间,就和班上的同学建立起不错的关系。  这是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女生。她长相甜美,对人友善,甜甜柔柔的话语让人如沐春风。老班也喜欢她,成绩好加上有礼貌,... - 2018-06-13
  • 爱和智慧的魔术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从小不被别人看好。因我神情木讷,反应迟钝。  父母常叹气,认为我毫无优点可言。我爸爸为了印证自己的直觉,在我读小学时,常将与我同龄的邻居男孩叫来,我俩小孩站在他面前,他出诸如25加68等于多少的口算题让我们答。题我会做,可要心算很久,... - 2018-06-13
  • 妖精的条件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夜幕降临,一座灯火通明的木屋蓦(mò)地出现在山里,那是一间妖精开的伞店。一天,一位叫一乔的女孩和朋友们到山中玩,可黄昏时她和大家走散了。月上树梢(shāo)时,一乔发现了亮着灯光的伞店。一位少年站在柜台后面。  “请问,你是来买伞的吗... - 2018-06-13
  • 心中有梦的罗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1、罗克在塔楼顶上  小兔挎着一篮蘑菇经过一座塔楼,这是这一带最高点,在塔楼顶还有一面大钟。看着太阳渐渐变成一个大火球,把天边染得通红,小兔抬头想看看几点钟了,这一看,可把她惊得张大的嘴都合不拢了,塔楼顶上隐约有个身影,那会是谁呢?她用... - 2018-06-13
  • 我是北大穷学生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常常回忆起我初入北大的情景。  1999年高考,我考了县里的文科状元,被北大中文系录取,我成为了母校建校六十年来第一位被北大录取的学生。  1999年9月4日的早晨,日如薄纱,我和父亲在北京站下了火车,没有目的地顺着人群走出车站。父子... - 2018-06-13
  • 金色的暴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头很大的熊,它出生在村子附近的山里面。  这天,饥肠辘(lù)辘的大熊在山里走啊走,突然嗅(xiù)到一股味道。那是大熊最喜欢的蜂蜜的味道。它再也坐不住了,顺着味道来到了村子附近。蜂蜜的味道是从有人家住的地方传来的。大熊对人类十分提... - 2018-06-13
  • 泰迪熊比我更想你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已经十五岁了,夏雪菲还是喜欢搂着泰迪熊跟它说心事。  泰迪熊是五岁时爸爸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她记得爸爸送给她时说,泰迪熊是专门为了安慰难过的孩子才存在的,假如哪天爸爸离开了,就让它来安慰雪菲。这句话仿佛有什么暗示一样,没过多久,... - 2018-06-13
  • 沙扬娜拉的手镯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莫灵灵进来的时候,全班男生的眼光都“唰”地一下,探照灯一样,打在了她的身上。  莫灵灵微笑着,站在讲台上,脸色微微有点红,如一朵清淡的栀子花,淡淡地开放着。她浅浅地一笑,作了自我介绍,然后一鞠躬,抬起头来,长长的头发披散着,如黑色... - 2018-06-13
  • 花开无声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黄明亮是清河一中初三一班的班主任,这天早自习,他没像往常一样坐在教室里,监督学生早读,而是急匆匆地赶往校长办公室。  “校长,初三六个班给灾区的捐款不见了!” 黄明亮慌张地说。  “什么?”黄明亮的话音刚落,校长的手就一哆嗦,... - 2018-06-13
  • 癫狂“求婚秀”逼疯美女博士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999朵艳丽玫瑰,新版豪华跑车,铺天盖地的求爱宣言,单膝跪地的求婚男士……宁静的校园突然上演着一幕幕浪漫的求婚秀。然而,爱情童话的女主角不仅没有感觉到丝毫甜蜜,反而痛苦不堪,甚至差一点因此命丧黄泉。这是怎么回事呢?  浪漫示爱,女博士进... - 2018-06-13
  • 会变的风婆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竹林里住着很多熊猫。  有一只小熊猫在竹林吃完竹子的用纸巾擦擦嘴,随手把纸巾仍到了地上。熊猫妈妈走过来说:“宝贝!不要乱扔垃圾!”  小熊猫不以为然地拍拍吃饱了的肚子说:“不就是一张纸巾吗?风很快就把它带走了。”  熊猫妈妈责怪他说:“... - 2018-06-13
  • 从来都是不缺爱的孩子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教室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氛。现在是发试卷的时候。当班长安笛把试卷递给罗樱时,罗樱依旧一脸云淡风轻。她从书包里抓出口红,在试卷顶端那个数字——“10”后面,郑重地加了一个零,然后又把口红伸向了嘴唇。  顷刻间,安笛感到一阵急促的心惊肉跳,不是... - 2018-06-13
  • 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我和沈钧都是从乡镇中学考进市一中的学生,不仅同班,高中三年还住在同一间宿舍。  刚上高中那阵子,因为终于摆脱了父母的严厉管教,我们这群十六七岁的年轻人,就像突然被放飞的鸟,欢喜雀跃,扑腾得迷失了方向。  我们宿舍住六个人,而沈钧是... - 2018-06-13
  • “坏孩子”的操场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学毕业那年,我应聘到一所私立学校执教,在新学期教职工大会上,当校长宣布由我担任高一 (2) 班班主任兼英语科老师的时候,其他同事皆对我暗暗竖起了大拇指。会后,我问同事:“怎么,难道仁慈的校长给初来乍到的我,安排了一... - 2018-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