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一丝阴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紫凤孙湘莲见他好像稳胜自己似的,说什么如有冒犯,亲上九华请罪。心中更是生气,突然门户一撤。怒道:“姓言的,姑娘用不着使出九华恩师所传剑法,一样赢你!”

      “你”字出口,娇躯突然凌空,玉臂挥洒。一口长剑,寒芒进发,业已疾如电闪,向言干荪当头洒来。

      要知这种身凌半空,仗剑搏刺,出手果然凌厉。但给人家劈开之后,你必须身形落地,才能发第二招。那么人家在你身形堪堪落地之时,第二招业已使出,即可占得优先。是以这种打法,如非特殊情形,决不肯使。

      言干荪乃辰州言家拳的掌门人,在技击上,浸淫了数十年。一见她出手,就是凌空扑击。

      心头不免一楞,这岂非授人以隙?但他慑于九华神尼无凝大师的威名,强将手下,焉有弱兵?

      是以依然不敢轻敌,等对方剑势及顶,才侧身一闪,让过来势。手上白铜烟斗,顺势撩出,向孙湘莲后腰叩去。

      照说孙湘莲一招落空,身子就须着地之后,再行还手。那知她一见对方旱烟管奔到身后,忽然猛一翻身。根本没有落地,蹑空再起。手起剑落,一溜剑花,由上而下,削到言干荪右肩。

      这下如被削中,一条右臂,岂不连肩尽去?言干荪见她这种身形大出常规的蹑空身法,不禁心头猛凛。眼看耀眼青虹,已是直劈而下,赶紧一晃身,向后急跃!

      只见孙姑娘凌空微一停顿,柳腰轻拢,竟然如影随形,御风追来!言干荪做梦也想不到这九华高徒的孙姑娘,还会千手观音“蹑空舞步”?一见对方迫来,猛的吐气开声,大喝声中,左手握拳一招“隔山打虎”,对准孙湘莲劈空打出。

      这言家拳名闻江湖,言干荪身为掌门,自有他独到之处。

      这一拳劲风凛烈势如排山。孙湘莲双臂一振,宛如一只紫凤,突然盘空而起。一阵强猛狂飚,由她脚底扫过。

      这一手不由使她暗暗惊心,对方言家拳,果然言下无虚!设如自己被他拳风扫中,焉有命在?猛一提气,身形如风,就在半空中,刷刷发剑。但见剑光缭绕,花雨缤纷,往言干荪头上直落。

      言干荪身形一矮,旱烟管泼风使出,虽然他以地对空,吃了不少暗亏。但仗着数十年功力,真个也快似飘风,捷如闪电!

      孙湘莲虽然全力施出“蹑空舞步”,一支长剑,盘空下击,也丝毫占不到半点便宜。就在孙湘莲和言干荪动手之初,万蛟面对梅三公子,眼中冒火。也双掌一错,沉声喝道:“姓梅的小辈,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任二弟的血债,咱们还是各自了断罢!”

      梅三公子傲然而立,心中却暗自盘算。泰山磐石堡,以裂石开碑的“磐石掌”名震天下,列为九大门派绝艺之二。

      万蛟身为泰山派双龙一鹰之首,自然他的功力,比之十二金钱任龙,又要高许多。如果等对方出手,自己和他硬拼真力,虽然不怕,终究吃亏。是以闻言之后,嘿的冷笑了一声,并不作答。

      万蛟瞧着他的脸部阴睛不定,心头虽然怒火如炽,但也不敢大意,运劲作势,暴喝一声“小辈,你不动手,万某可要有僭!”

      话未说完,身躯骤发,就在他双肩一晃之际。耳中听到一声“好”字。眼前漫天剑影,由梅三公子身边涌起,人影顿渺。

      万蛟不防对方出手,居然比自己还快,心头一楞。来不及发招,赶紧身往后退。

      那知梅三公子着实狡猾,这一剑“雾里藏花”,不过是个虚招,一发即收。万蛟身形才动,一片剑光,倏然幻灭。只见一点青影,疾若流星,快速无比的往自己眉心点到。

      任你万蛟身为泰山派双龙一鹰之首,遇上对方这一手“七绝归一”的阴毒招术。出手如电,就是要想躲闪,也已不及!差幸他本是后退之势,一瞧剑影飞来,立即往后跃退!

      但梅三公子剑招出手,早已有了准备。万蛟身形暴退,他却跟踪而进。三尺青锋,离万蛟眉心,依然只有两寸距离。此时他手腕略沉,万蛟怕不立时血溅客舍房上?

      “哈哈!泰山派也不过如此。”

      梅三公子一声阴笑,忽然撤剑后退。这在万蛟来说,直比杀了他还要难过。

      虽然对方这招剑法,出已无备,使了狡猾。但至少自己无法破解,也确是事实。

      他浑身颤动,气得半响说不出话来。狠狠的双脚一顿,一阵哗啦啦巨响,屋顶敢情给他踩了一个窟窿!沉声道:“好!姓梅的小子,老夫今日算是栽了,任二弟这笔血债,泰山派总有人向你索回。”

      万蛟话声刚落,回身待走。突然左首屋脊上,同时掠起一条人影,口中大声喊道:“大师兄请留步!”

      万蛟闻声停步,回头道:“是祝三弟吗?你也赶来了,咱们走!”

      祝鹰扬道:“大师兄,他……他不是……”

      万蛟道:“祝三弟不必多言,快跟我走!”

      万蛟怒匆匆的,那里听到祝三弟说些什么?一跺脚飞纵而去。后面被叫做祝三弟的,正是被梅三公子从九道弯隧道中救转的泰山一鹰祝鹰扬。他见大师兄没让自己开口,业已去远,也只好随后跟去。

      梅三公子望着两人背影,嘴角上微微噙起一丝冷笑,回头就向另一面望去。

      这时言干荪以地对空,白铜烟斗和言家神拳一起使出,兀自伤不了紫凤孙湘莲。盛怒之下,一柄旱烟管,宛若满天流星,呼呼拳风,也向上直捣!逼得孙姑娘身在半空,盘旋下搏,不敢稍近!

      到底姜是老的辣,功力孙姑娘比言干荪要差。何况孙姑娘重伤之后,功力还没十分复原。

      敢情早已越过二十招啦!

      言干荪虽然说过“二十招之内,赢不了姑娘,江湖上从此没有言干荪这号人物。”但他这时却装了傻,言家神拳,配合了旱烟管,一下又一下的击出。他希望毙了这丫头再说。

      那知正当此时。忽然左腕“曲池”穴上,微微一震。霎时之间,一条左臂,贯不上劲。

      心中一怔,右手旱烟管慢了一慢。

      就听得“嗒”的一声,自己那根数十年未曾离身的精钢烟管,业被对方寒森森的剑锋削断。

      言干荪心知中了暗算,一声狂笑,铁青着脸,往后骤退!试一运气,怪!自己左臂,竟然丝毫并未受伤。

      难道自己久未动手过招,方才连续击出“隔山打虎”的劈空拳力,真气不继所致?

      他无法指出是受人暗算,只好沉声道:“罢!罢!姑娘,我言干荪一大把年纪,折在九华神尼的高徒手下,也算值得。好!从此江湖上,就算没有咱们言家拳这一门。”一面回头瞧了琵琶手贺金标一眼,道:“贺老哥,今日之事,我姓言的说话算数,咱们走罢!”

      琵琶手贺金标原来认为有自己和神刀阎世和两人,对付一个江湖下五门的淫贼,也足够有余。

      不想阎世和身负重伤,接着来了言家拳的掌门人,另一个还是泰山派高手。总认为救星赶来,那知仍然不是人家对手?

      这时给言干荪一提,他那敢再留,慌忙答应一声,正想跟着言干荪身后退走,那知梅三公子一声冷笑,喝道:“贺朋友慢走!”

      这一下无异催命之钟,直吓得贺金际后退了两步,说不出话来。

      还是言干荪回身问道:“今日这档事,早经言某在未动手之前说明,双方冲着言某,一笔勾消,难道尊驾还认为不够吗?”

      梅三公子阴笑了笑道:“小生被诬良为盗,这一点,光凭六扇门中魔犬之言,小生自然不以为意。

      但客店上下,耳目众多,小生明日就道,岂非被人十目所视,十手所指?贺朋友总也得交待一番再走。”

      琵琶手贺金标被说得满脸通红,虽然自己和神刀阎世和对这次连续发生采花命案,经多方侦探,此人嫌疑极重。但一来苦无证佐,第二,眼看此人武功之高,连言干荪和泰山派的人,尚折在人家手下,自己那敢多事?当下浓眉一皱,抱拳道:“贺某技不如人,冒犯公子,请多多原谅,咱们套句江湖上的话,青山不老,绿水长流,梅公子容贺某异日谢罪罢!”

      梅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38-920.html - 2018-01-13
  • 第四十五章 旅邸疑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紫凤孙湘莲,在窗户洞中,也瞧得花容失色。他这一手,真是快若闪电!高个子虽然可恶,但未免也太过残酷了一点。  神刀阎世和和琵琶手贺金标两人,因对方当着自己两人面前,骤下辣手。光凭这一点,也就栽到了家,是以同时抢了出来。  神刀阎世和连忙叫... - 2018-01-13
  • 第六十六章 冰炭不容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钻天飞鼠并不怠慢,嗖的跃落,手中丝囊,向昏迷阵中的六绍三娇、崔氏姐妹、上官燕、琴剑两小鼻前,挨次闻去!  只听一阵喷嚏,昏迷的人,立时醒转,惊“啊”声中,大家纷纷跃起,像穿花蝴蝶似的,齐往梅三公子身前围来!  上官燕一眼瞧到钻天飞鼠,立... - 2018-01-14
  • 第四十四章 紫凤飘零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夕阳快要下山了,天际浮着绚烂的异彩,照得远近山头,好像抹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黄叶丹枫,相映成趣,阳春十月,确实富有诗意!  由三都往榕江的官道上,虽然荒僻,但道路还算平坦。  这时有两骑马匹,在斜阳古道上,得得跑来,前面一匹马上,坐着... - 2018-01-13
  • 第四十七章 蓝腰带帮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就在将到未到之际,果然一支响箭,由林中迎面飞出。梅三公子理也没理,马鞭一挥,“搭”的一声,把它卷飞出去两丈来远。马匹和轿车,也同时缓了下来。  往前一瞧,果然迎面扬起漫天尘雾,马蹄杂沓,八骑快马,像风驰电卷般疾奔而来。刹那之间,便已到达... - 2018-01-14
  • 第四十八章 百里闻香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事实上也不假,瘟煌道人,和红灯夫人,确实在同一晚上,在岳州露过相。  而且天理教青龙坛坛主翻天印党皓、玄武坛坛主夺魂扇李秋山,及扑天雕邵一飞三人,却千真万确的落脚在三义会里,和卓大奎称兄道弟!于是三义会在江湖上的牌子,立时响亮起来。 ... - 2018-01-14
  • 第五十六章 何物老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崔敏心中却是异常焦急,因为自己左袖右剑,使得如此凌厉,只不过仅仅把对方困住,无法伤他。如果时间稍长,被他缓过气来,发动木然僵立的其余四人,一起攻来。自己一人最强也难以抵挡!  要知“拂云袖”每一出手,全凭着一口真气,把内功凝聚到衣袖之... - 2018-01-14
  • 第二十六章 绝处逢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无耻老偷儿!你胆敢向老规行诈?今日让你逃出九道弯,我就不叫岩寨先生!”  岩寨先生怒吼这声,好像近在眼前。  其实他人最少也在一两里外,“千里传音”,能像这样凝而不散,岩寨先生的内功火候,端也不可轻视。  “啊!呵!不好!追贼的来啦!... - 2018-01-13
  • 第四十九章 恩仇变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温如风笑道:“郝兄快快请起,我们还要共议大事呢!这金钗符令,不过是兄弟去年路遇千手道友,她知道我闻香教创设伊始,需要人力财力,这才送了我这支符令。”  说着把金钗符令递了过来。郝于菟听得十分惊诧,暗想教主和海心山老前辈,原来还是朋友!自... - 2018-01-14
  • 第十六章 名门正派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会真把崔慧弄得十分尴尬,对面这个瞧不起眼的猥琐老头,竟会是“南乞北偷”和铁拐仙齐名的神偷钻天飞鼠!  游戏风尘的两大奇人,今天居然全上了歌乐山庄?  难怪他口口声声是同辈好友,得罪了他,万一给爷爷知道,可怎么办?  寒英剑业已向身前缓... - 2018-01-13
  • 第四十二章 外家高手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听得蓦然一震,他怎么知道自己父亲名字?不由躬身道:“老丈所询,正是家严!”  “你……”长发长垂的老人,突然目射奇光,向前扑近两步。紧紧盯着梅三公子,激动得全身微颤,问道:“你是梅麟书的哲嗣?今年十九岁?他家老三?”  梅三公子... - 2018-01-13
  • 第四十三章 魔女留书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静立一旁,看到自己这位世伯,出手神妙,也不禁为之神往!当然以他的功力,自可瞧得出孙存仁似乎在拿胡猛试招,并没用上全力。  表面上,两人各展绝招,难分轩轾。其实胡猛已是面红气促,头脸上微见汗水。但他的凌厉攻势,却是愈闯愈盛,愈来愈... - 2018-01-13
  • 第三十六章 剑歼群凶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已被他们狠毒手段,气疯了心。大喝一声,放下上官燕,长剑又已平推而出。凄厉的刺耳惨叫,才只叫出半声,十几个大汉,跟着同时倒地!  这边峭壁上匣弩手,齐遭歼灭,但对崖弩箭,还是像雨点般射来!  “小妹子,你在这里稍等。”  梅三... - 2018-01-13
  • 第七十六章 剑底迷魂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自知形势不妙,一时之间,如临深渊,如履薄冰,那敢丝毫疏忽?但武功一道,总究不能有毫厘之差,铁拐仙已用尽全身可以使出的力量,和全套仗以成名的拐法,甚至竭尽所有经验与应变之巧,依然难以架得住对方凌厉掌势!  本来江湖上有一寸长,一寸强... - 2018-01-14
  • 第四十章 两败俱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这不过一瞬间之事,等大家刚一瞧清两人情形。  太白神翁突然仰天厉笑,双足一点,剑先人后,一道银虹,比电射还快,直向梅三公子当胸贯去!  这一招快速极伦,凶毒无比。全场的人,全都紧张得“啊”出声来。崔慧、上官燕两人同时尖叫了一声,双目紧... - 2018-01-13
  • 第四十一章 幽囚老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正说之间,待女已熬了一碗参汤进来,大家才停止笑谑,崔慧红着脸,服待梅三公子服下。  红灯夫人正色道:“小兄弟,你重伤初愈,还是再休息一会,来!两位妹子,我们到外面去走走。”  说着拉了崔慧、上官燕两人,袅袅婷婷的退出房去。  若论梅三公... - 2018-01-13
  • 第四章 红灯香舞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前面八对红灯,原来竟是十六个面目姣好的少女,身穿玄色紧窄衣绔,红绢包头,秀发披肩,每人右手提着一盏六角红纱宫灯,缓缓前导。  宫灯后面,却是四个奇丑无比的黑衣妇人,肩抬着一乘绣金软轿,像行云流水般往林中行来。  守在林外的三义会徒众,一... - 2018-01-13
  • 第六章 一颗人头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梅三公子因夜晚睡眠较迟,到了日上三竿,才堪堪起身。盥洗甫毕,却见店伙引着一个人,在房外探头探脑,想是在找琴儿、剑儿,也未在意。  店伙身后那人,一眼瞥见梅三公子,早已急不及待,一闪身,越过店伙,窜入房中,扑的向梅三公子跟前,... - 2018-01-13
  • 第二十五章 良药助盅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夹缝已经到了尽头,转过断壁,前面虽然还是蜿蜒盘曲的陡险山径。但比夹缝之中,已经好得多了。  温如风回头一听,梯他之声,这时又没了声息。  空山寂寂,只有松风如涛,落叶萧萧,好像根本就没有适才之事。  上官燕经过一阵疾走,突然感觉气喘起来...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狭路仇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们两颗芳心,早已暗暗打定主意,是以这一会,就一任梅哥哥摆布。但事实也只好如此。  两人心里自然又是羞涩,又是感激。还有点说不出的感觉,那是温馨和安慰。  她们经过一阵猛泻,体内的毒蛊,业已全部泻出,痛苦既除,心头极感轻松。除了四肢无力...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阿耨神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恍悟歇语中那句“天外浮云”,原来指的竟是一线天之外,浮云之上。  哦!哦!是了!“在树之筋”,当时自己还认为就是指隧道入口覆盖的许多盘枯藤而言。  这样看来,“在树之筋”,该是和这棵大树有关了。  不是吗?四句歇语,明明是说...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苗疆毒妇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青石塌上,依稀似乎横放着三个人影,因相隔较远,又有怪人挡住视线,瞧不真切!但可断定,这三人准是崔慧、上官燕、和泰山一鹰祝鹰扬无疑。  梅三公子瞧到三人影子,心中反到大定。暗想看情形,他们敢情全被点了穴道,尚无性命之忧。那长发怪人,武功虽...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勾魂律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段情形,说来话长,其实,差不多只是电光石火,十分快速之事。崔慧惊叫方起,灯心和尚的双指,已经点到。  那知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见梅三公子当胸直竖的左掌,业已缓缓推出。  “砰!”灯心和尚一个肥胖身躯,宛若断线风筝,依着扑入的原路,直... - 2018-01-13
  • 第二十三章 岩寨先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嘘——厉之声,随风飘忽,时远时近,初听倒也并不觉得怎么。但连续的几声入耳之后,梅三公子还好。崔慧、上官燕和琴剑两小,只觉心头一阵烦恶,往上直泛,头脑也立时昏胀起来!  崔慧心中一惊,赶紧从怀中掏出爷爷秘制的解毒丸,倾了五粒,要大家纳入口...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天外浮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公子爷!别生气,是我!老偷儿,鼠爷爷!嘻嘻!”  果然是钻天飞鼠,他贼秃嘻嘻的声音,在身前响起。  “是鼠老前辈!”  梅三公子赶紧收回即将挥出的右腕一边问着,闪出石壁。  只见钻天飞鼠蹲着身子,埋怨的道:“唉!公子爷,我老偷儿好不容... - 2018-01-13
  • 第二十八章 截脉疗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寻思如果不是十二金钱任龙被人杀死,留下自己的名字,他决不会轻易随着灯心和尚,跟踪自己,也决不会被玄女教的人暗下毒手。  十二金钱虽然不是自己所杀,但他却是为自己而死!  突然他脑筋中闪起雪峰山脉,破庙中的一幕,那华山派弟子申福通,不是死... - 2018-01-13
  • 第十九章 亦友亦敌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嘻嘻!那么小施主就先打发我们回去罢!”  灯心和尚故意套上了追风剑客和十二金钱,还连带把阴世秀才也拖到了一条阵线之上。  梅三公子缺少江湖经验,自然上了他的鬼当,果然目扫全场,朗声说道:“这个自然!”  十二金钱任龙平日狂妄成性,自诩... - 2018-01-13
  • 第七章 古刹魅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琴儿看得不由毛骨悚然,心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触犯仙驾”?他不知“触犯”了什么“仙驾”?有这般严厉的处分?  月光所及,在树底下的草地上还有一大滩黄水,腥秽刺鼻,唔!化骨丹,这人连尸体也不剩了。  经过这一阵耽搁,那里还想找得到人? ... - 2018-01-13
  • 第八章 隧道列尸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五峰寨,是个百来户人家的山地小镇,一条山街,百货杂陈,也颇为热闹。  梅三公子主仆三匹俊马,一进入这个小镇之后,立时引起乡人们的注目。这僻壤穷乡,那来富贵人家的阔公子,大家都透着十分惊奇的眼光,瞧着他们。  梅三公子在路口一家茶棚,坐了... - 2018-01-13
  • 第九章 歌乐山庄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倏的站起身来,踱近潭边,侧耳谛听,果然有一阵妙曼乐音,杂着急骤的“咚咚”之声,正是来自皎洁的潭心水面。  乐音渐渐高扬,鼓鼙之声,也愈打愈急,三人眼睁睁的瞧着潭心,目不稍瞬。  正当听得渐渐出神之时,眼前奇景忽生。那亩许来大的潭... - 2018-01-13
  • 第五章 轿前四煞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星月朦胧,正有一个人从树林中缓步徐行,踱了出来。但这时大家都全神贯注在战场上,谁也没有去注意到他。  这人丰神俊逸,手中轻摇着翠骨纨扇,口中还在低吟:“我自长吟君未识,飘然琴剑一梅郎!”  他正是琴儿剑儿的主人,岳阳楼头把盏赋诗的贵介公...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