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忘年之交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浙江嵊县西北四十里,有一座五龙山,五峰婉蜒,势若龙蟠,以岩壑奇胜著称。

      五龙山南麓,矗立着一片大庄院,那就是名动江湖的“五龙山庄”。

      这是二月中间,江南春光来得较早,正是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季节。

      今天可没下雨,朗曦充满了青春活力,从蔚蓝得可爱的天空,斜斜的射了下来,使人感到有轻微暖意!

      五龙山庄前面一片练武的广场上,正有一、二十个劲装少年在和煦的阳光下,练着他们家传的“五龙拳”,拿爪作势,吐气开声,虽是外门拳法,确也使得呼呼有声,架势十足。

      五龙山庄东首,是一条铺着青石板的大路,直通庄院前面,此刻正有一个青衫少年循着石板路,往庄前行来,敢情他是外路来的,要待问讯,但因大伙正在练功,他只好在练武场边停下脚来;但这可犯了江湖上的忌讳,人家练的是独门武功,照例是不许闲杂人等觑看的。

      因为这条路,从山口转角起,就是五龙山庄的私路,平常就根本没有外人进来。

      青衫少年脚下方自一停,练武场中就有人喝道:“喂,你是干什么的?”

      练武的人,经他一喝,纷纷住手,所有的目光自然也一齐朝青衫少年投来。

      另一个人走近他身边,喝道:“你知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由你随便闯进来的?”

      青衫少年连忙拱手抱拳道:“在下卓少华,请问老哥一声,这里可是五龙山庄么?”

      走近他身边的汉子看他说话谦逊,敌意消了大半,点头道:“不错,这里正是五龙山庄,朋友到敝处来有何贵干?”

      卓少华道:“在下受人之托,专诚拜访大先生来的。”

      那汉子“哦”了一声,忙道:“原来朋友是找我们大哥来的,请到里面奉茶。”

      说完,就连连抬手肃客,引着卓少华跨上石阶,进入大门,一直行到左首一座院落的客厅,请卓少华在上首落座,一名庄丁献上茶来。

      那汉子含笑道:“卓朋友请稍等,兄弟立时去请大哥出来。”

      卓少华忙道:“如此有劳兄台了。”

      那汉子拱拱手,返身退出。不大工夫只见一个身穿天青夹袍,同字脸、皮肤白皙的中年汉子走了进来,他目光落到卓少华的身上,抱拳道:“兄弟孟大任,这位卓兄光临寒庄,不知有何见教?”

      卓少华连忙拱手通:“在下是求见大先生来的。”

      孟大任一怔,说进:“寒庄事情,都是由兄弟掌管,卓兄有事,就和兄弟说好了。”

      卓少华为难的道:“孟老哥说的是,只是在下受人之托,必须面见大先生才行。”

      孟大任微微一笑道:“兄台说的大先生,大概是家伯了,从前大家都称他老人家大先生,后来都改口叫他大老爷子,因为兄弟在寒庄弟兄之中,排行居长,现在大家都把兄弟叫成了大先生了。”

      卓少华暗暗“哦”了一声,抱拳道:“兄台说的这就对了,在下求见的正是令伯父了。”

      孟大任作难的道:“兄台见谅,家伯年事已高,已有多年不问俗事了,兄台究有何事,和兄弟说也是一样,如果兄弟作不了主,自会去向家伯请示的,不知兄台意下如何?“卓少华点头道:“如此也好,一个月前,兄弟在杭州遇见一位跛足老人家,他因不良于行,托在下替他前来求见大先生,还托在下携来一块玉佩,面交大先生……”

      孟大任起身道:“既是如此,兄台请稍候,容兄弟禀明家伯,再来相请。”

      说完,匆匆行了出去。

      这回足足等了一刻工夫之久,才见孟大任再次走入,拱手道:“家伯已在后厅恭候,兄台请随兄弟来。”

      领着卓少华朝后进走来,这后进依然有一个大天井,两边是走廊,石阶上是座一排三开间的大厅,厅前门额上钉着一方横匾,上书:“平陵世家”四个大字。

      卓少华随着孟大任跨入堂门,但见厅上陈设十分考究,大有一派豪绅大宅的气势。

      堂上,正中间放着三把紫檀锦披交椅,端坐着三个身穿古铜色长袍的老者。

      孟大任领着卓少华走到三个老者前面,给卓少华引见,他先指着中间一个须发花白,面色红润的老者说:“这是我大伯父。”

      接着又指左首一个苍须老者道:“这是家父。”

      再指右首一个黑须赤脸老者道:“这是我三叔父。”

      卓少华心知自己要见的该就是中间这位须发花白的老者了,一面恭恭敬敬的朝三人作了个长揖道:“在下卓少华,拜见三位老前辈。”

      孟大任已在旁边接口道:“启禀大伯父,他就是受人之托,从杭州来晋见你老人家的卓少华卓相公了。”

      原来这三个老者,就是五龙山庄的三位庄主,大庄主叫孟居礼,二庄主孟居义,三庄主叫孟居廉。

      孟家世居五龙山,家传武功,自成家数,江湖上也称他们为五龙门。如今这三位庄主,都已六十开外的人了,庄中事务,统由第二代居长的孟大任管理。

      孟居礼一双炯炯目光注着卓少华,一摆手道:“卓相公远来,请坐。”

      卓少华一欠身,在边上椅子落座。

      孟居礼问道:“老夫听舍侄来说,卓相公是受令友之托来见老夫的,只不知令友如何称呼?”

      卓少华欠身道:“回老前辈,在下只是受人之托,但那人并非在下的朋友………”

      坐在左首的孟居义微哂道:“此人既非卓相公令友,卓相公怎会替他专程从杭州跑到五龙山来?”

      卓少华道:“不满三位老前辈,在下是月前在杭州客店和他邂逅认识的,他听在下口音,极似绍兴,就说想托在下捎一个信到嵊县来,不知方不方便,在下正好杭州事了,要回家来,所以一口答应了下来。”

      孟居礼问道:“他可曾告诉你姓什么吗?”

      卓少华道:“他叫宰百忍。”

      “宰百忍?”孟居礼微微拢了下眉,沉吟道:“老夫并不认识这位姓宰的朋友,唔,他托你来找老夫,有什么要事?”

      卓少华伸手入怀,取出一块玉佩,双手递去,一面说道:“这位姓宰的老人家,因一足已跛,不良于行,托在下把这方玉佩,面交老前辈……”

      他在说话之时,已把玉佩送到孟居礼面前。

      孟居礼伸手接过,突然之间,不由得脸色大变,拿着玉佩的手,起了一阵颤抖,目中寒光暴射,厉声道:“他……还说了些什么?快……说!”

      卓少华不期为之一怔,望着他,说道:“宰老人家再嘱咐,务请老前辈把这方玉佩亲手转交给令甥女……”

      孟居义急急问道:“他还说了什么?”语气显得极为急迫。

      卓少华道:“宰老人家曾说,要令甥女持此玉佩,到杭州去找他。”

      孟居廉道:“他还在杭州么?”

      卓少华道:“听他的口气,好像还要在杭州住一段日子。”

      孟居廉抬目道:“大哥看会是他么?”

      “很难说。”孟居礼一手掌心摊着玉佩,目光眨也不眨盯在玉佩上,沉吟道:“照说这已是不可能的事……但这块玉佩却明明是他的……”说到这里,表情凝重,目光投到卓少华道:“小友是曾子玖什么人?他是不是真在杭州?”

      “曾之玖?”卓少华讶异的道:“在下从未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

      孟居廉阴笑一声道:“难道你不是他派来的?”

      卓少华惊奇的道:“老前辈何出此言,在下连他姓名都没听说过,怎会是他派来的呢?”

      他没待三人开口,接着说道:“再说在下只是受那位宰老人家之托,把玉佩送交大先生,如今玉佩已经送达,在下责任已了,那就不打扰了。”

      说完,就从椅上站起身来,正待往外走去。

      孟居廉沉喝道:“站住。”

      卓少华望望他,脚下一停,说道:“三先生还有什么见教?”

      孟居廉道:“你这样就想走么?”

      卓少华道:“在下要说的话,都已说完,自然要告辞了!”

      孟居义道:“卓相公大概也是武林中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293-950.html - 2018-04-12
  • 第十回 义士充配孟州道 妻妾玩赏芙蓉亭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八月中秋,凉飙微逗,芙蓉却是花时候。谁家姊妹斗新妆,园林散步携手。折得花枝,宝瓶随后,归来玩赏全凭酒。三杯酩酊破愁城,醒时愁绪应还又。  话说武二被地方保甲拿去县里见知县,不题。且表西门庆跳下楼窗,扒伏在人家院里藏了。原来是行... - 2018-09-30
  • 第一章 殿下走在邺都东西大街上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秋风掠过巍巍太行,卷起邺都东西大街上的残枝,哗啦啦响成一片。一枚黄叶不甘心地在枝头挣扎了数回,终于被生生扯脱,打在一双凤头履上。唉!着履之人长长叹息一声,偏过脚来,将叶子碾得粉碎。旁边的人道:已经很晚了,殿下还是回宫去吧!  被叫作殿下... - 2018-09-25
  • 第一章 秋水芙蓉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秋水玉芙蓉,决云断彩虹,匣中转紫电,入海斩蛟龙。”  玉芙蓉,是一柄举世闻名的宝剑。  剑、当然不会是玉琢的,所以名之为玉芙蓉,是因它冰刃耀雪,晶莹如玉的缘故。  玉芙蓉,是形意门累世相传的传门之宝。  形意门的祖师爷是岳武穆,据说宋... - 2018-01-27
  • 第十一章 四路长征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身形一晃而至,右手发掌之际,掌势连番旋转,使人摸不清她究竟击向何处?她这一记使的正是芙蓉城一派最厉害的“九转玄阴掌”,外人看不清她的手势,实则直向卓少华当胸印来!  卓少华精通长风子“十三破“,对她旋转的掌势看得清清楚楚,直等她手掌快要... - 2018-04-14
  • 第一章 烈日衰城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威冷伏在地上,青草扫上他面颊,有些微的麻痒。六月的骄阳似火,晒得他头皮发烫。而此时他心中的躁热,却似比那酷日还要灼烈几分。他直直盯着二百步远处的华城。华城如一个久历战乱的老将,满身的伤痕虽已补了又补,却终归留下累累瘿瘤。它轩昂坚毅如旧... - 2018-09-20
  • 第一章 一场初秋时节惯有的霏霏细雨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一场初秋时节惯有的霏霏细雨,洗得栖霞岭翠意稍减,山腰李家大宅被笼在一片氤氲的汽雾中。万千乌瓦簌簌地响着,轻润中透着惶急。  宅东嘉仪堂小书房里,大小姐李歆慈盯着案前跪着的人已有许久。以至于两侧垂手侍立的婢子和下首坐着的老少不一的男人们,... - 2018-09-21
  • 熊的秘密私语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两位好朋友走在山路小道上,突然就在他们眼前出现一只大熊。其中一个敏捷的爬到树上,而另一个却没有这种功夫,赶紧倒在地上,假装死掉的样子。 熊走过来,拨弄一下倒在地上那个人的脸,然后就走了。因为熊对死的动物是不会侵犯的。 爬到树上的那个人放心... - 2018-10-11
  • 老猎狗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条老猎狗年轻力壮时从未向森林中任何野兽屈服过,年老后,在一次狩猎中,遇到一头野猪,他勇敢地扑上去咬住野猪的耳朵。由于他的牙齿老化无力,不能牢牢地咬住,野猪逃跑了。 主人跑过来后大失所望,痛骂他一顿。年老的猎狗抬起头来说:“主人... - 2018-10-12
  • 汗牛充栋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孔子的思想博大精深,后世尊他为圣人,当时就有三千人跟随他学习。当时为了教学的需要,孔子曾经整理和修改过《春秋》等。孔子说“春秋以义”,也就是要用《春秋》来让人们明白“义”。但是孔子一生没有写什么自己的著作,只是“述而不作”。   《论语》中... - 2018-10-12
  • 第五十回 琴童潜听燕莺欢 玳安嬉游蝴蝶巷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欲掩香帏论缱绻,先敛双蛾愁夜短。催促少年郎,先去睡,鸳衾图暖。须臾整顿蝶蜂情,脱罗裳、恣情无限。留着帐前灯,时时看伊娇面。  话说那日李娇儿上寿,观音庵王姑子请了莲花庵薛姑子来,又带了他两个徒弟妙凤、妙趣。月娘知道他是个有道行的姑... - 2018-10-11
  • 小熊历险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夏天真是太热了,热得小熊笨笨非常不舒服,他对妈妈说:“妈妈,我想去洗澡,我想上水里泡着,妈妈,你带我去洗澡好不好?”  熊妈妈哄着小熊笨笨说:“笨笨,好孩子,你先别闹,妈妈今天有事,不能带你去洗澡。老虎村长今天召开动物村环境保护会议,妈... - 2018-10-12
  • 树洞里的皇冠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帕(pà)瓦王国的城堡附近有一棵大树,树上生活着三只猴子,它们喜欢收集发光的东西。  一个炎热的夜晚,国王开着窗户睡觉。一只猴子发现国王卧室的窗户开着,就偷偷溜了进去。一进到卧室,猴子就发现了国王放在桌子上的皇冠。皇冠镶(xiāng)着... - 2018-10-11
  • 美人鱼宝宝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泰伦热爱大海,但他不喜欢捕鱼。他的哥哥乔什却想利用大海发财,总幻想有一天能拉到一网让他后半辈子衣食无忧的大鱼。  这就是乔什要坚持到这片危险的海域(yù)来捕鱼的原因。人们说,这里是属于美人鱼的水域,人类会被美人鱼的歌声引向死亡。但是乔... - 2018-10-11
  • 倒挂在眼睛里的泪虫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那个国家,长大了还哭,是很羞耻(xiū chǐ)的事情。国王甚至为此颁(bān)布了一道法令:“过了十二岁,一律不准哭。”王子魄(pò)自十二岁那年起,再也没有哭过。  这一年,皇宫要迁徙(qiān xǐ)到国度的... - 2018-10-12
  • 吸尘器触摸不到的地方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这只老鼠的话让我多少有点恼火,是的,吸尘器打扫房间很方便,可它确实有够不到的地方,这不能怪我呀。  “不怪你怪谁?”她说着坐到我的对面,从她的爱美爱干净我已经断定她是位鼠小姐。“我受够了这种不卫生的环境。”  我“噗哧”就乐了:“你的地... - 2018-10-11
  • 巨人的花园_世界童话名著_故事大全
  •   每天下午,孩子们放学后总喜欢到巨人的花园里去玩耍。  这是一个很可爱的大花园,长满了绿茸茸的青草,美丽的鲜花随处可见,多得像天上的星星。草地上还长着十二棵桃树,一到春天就开放出粉扑扑的团团花朵,秋天里则结下累累果实。栖息在树枝上鸟儿唱着... - 2018-10-11
  • 第四十七回 苗青贪财害主 西门枉法受赃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怀璧身堪罪,偿金迹未明。  龙蛇一失路,虎豹屡相惊。  暂遣虞罗急,终知汉法平。  须凭鲁连箭,为汝谢聊成。  话说江南扬州广陵城内,有一苗员外,名唤苗天秀。家有万贯资财,颇好诗礼。年四十岁,身边无子,止有一女尚未出嫁。其妻李氏,... - 2018-10-11
  • 收藏阳光的小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夏天里,阳光热辣辣地照着,小动物们都躲在树荫下乘凉。  只有小熊一个人不怕阳光,他从家里搬出了一个个小缸,打开盖子在阳光下晾晒着,忙得满头大汗。  小豚(tún)鼠好奇地问:“小熊,你搬出这么多小缸干什么?”  小熊抹了把脸上的汗水,说... - 2018-10-12
  • 兔与青蛙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一次,众多兔子聚集在一起,为自己的胆小无能而难过,互相悲叹他们的生活中充满着危险和恐惧,还常常被人、狗和鹰以及别的许多动物屠杀。他们都觉得,与其一生心惊胆战,还不如一死了之的好。于是就这样决定了,他们一齐奔向池塘,想要投水自尽。这时许多青... - 2018-10-14
  • 补鞋匠改做医生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补鞋匠穷得绝望了,他不能靠手艺来维持生计,便跑到另一个城市去行医,因为那里没有一个人认识他。在那里,他靠吹牛,卖一种可治百病的假药,骗取了人们的信任和好名声。有一次,他自己得了重病。那城里的官老爷想试验一下他的医术究竟怎样,便拿来一只杯,倒... - 2018-10-14
  • 树上那只鸟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夜晚,一位父亲和他的儿子在院子里散步。儿子已经大学毕业,在外地工作,好不容易回一趟家。  父子俩坐在一棵大树下,父亲指着树枝上的一只鸟问:“儿子,那是什么?”  “一只乌鸦。”  “是什么?”父亲的耳朵近来有点背了。  “一只乌鸦。”儿... - 2018-10-14
  • 狡猾的狐狸请客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狐狸宴请鹤,用宽平的石碗盛汤,鹤什么也没喝着;鹤回请狐狸,用长颈小口的瓶子盛肉块,狐狸呢立为博士,称大戴,又名“太傅《礼》”。选辑古代各种礼仪,当然只能饿肚子了。   狐狸吃了亏,可是不甘心,总想寻个机会,教训教训鹤... - 2018-10-15
  • 狮子、老鼠和狐狸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酷热的天气使狮子疲惫不堪,他躺在洞中酣睡。一只老鼠从他的鬃毛和耳朵上跑过,将他从梦中吵醒。狮子大怒,爬起来摇摆着身子,四处寻找老鼠。狐狸见到后说:“你是一只威严的狮子,也被老鼠吓怕了。”狮子说:“我并不怕... - 2018-10-13
  • 章鱼八弦琴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海底镇,大家见面时都喜欢拉拉手,就像人类见面时要握手、蚂蚁们见面时互相碰碰触角一样。  不过,海底镇的居民都不喜欢同安安拉手。  安安是一只小章鱼,他有八只手。如果你拉了他的一只手,他就会伸出第二只手说:“还有这只手呢!”当你和他拉了... - 2018-10-12
  • 神奇的压水机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个山村里,住着一对夫妇。他们每天辛勤(qín)劳作。妇人每天都到山脚下的河边打水。  一天,她像往常一样去打水,看见路边躺着一只金龟子,挣扎着想翻过身。善良的妇人弯下身子,把它翻了过来。  这个小东西忽然发出了声音:“谢谢你救了我!... - 2018-10-12
  • 比得兔菜园历险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这么四只小兔子,他们的名字是: 跳跳, 蹬蹬, 短尾巴,还有彼得。  他们和兔子妈妈一起,住在一棵高大的无花果树脚下的一个小土包后面。  “好了,亲爱的孩子们,”一天早上,兔子妈妈说道,“现在你们可... - 2018-10-11
  • 松树和太阳花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片广袤无边的草原,有一片松树林,里面长着参次不齐的树高耸地直立云霄。阳光洒在针尖般的松叶上,大地吐露着泥土的芬芳,蚯蚓从一头钻到另一头,所有的美好仿佛就此展开。  这里的松树大都是要移植的,有的被送到公园里成为一抹绿色的风景,有的被... - 2018-10-12
  • 温妮和魔法南瓜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女巫温妮爱吃各种蔬菜。不过,她最爱的还是南瓜。她的大黑猫威尔伯也喜欢掺了很多香浓奶油的南瓜汤。  于是,温妮决定自己种菜。  但这些蔬菜长得太慢了,温妮试着用魔法帮助它们生长。  每周六早上,温妮都会跳上飞天扫帚,威尔伯跳上她的肩膀,然... - 2018-10-12
  • 梦中的王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小一就听妈妈说隔壁的国家住了一位才华横溢的王子,他会唱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歌曲,还会用各种乐器奏出令人开心的旋律。  小一十分崇拜他,很想去见他,为此,小一变得茶饭不思,脑子中都是关于这位王子的幻想。  小一问妈妈:“妈... - 2018-10-11
  • 杜纤纤的草样年华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杜纤纤是那种没有腰身的女生,一身宽大的校服套在身上,加上她短短的头发,从后面看,根本看不出性别来。但杜纤纤爱漂亮,虽是一张大月饼脸,小眼睛,但她会偷偷把姐姐不用的口红带到学校,趁上卫生间时,在嘴唇上涂抹几下。  有一次,可能是太着... - 2018-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