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忘年之交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浙江嵊县西北四十里,有一座五龙山,五峰婉蜒,势若龙蟠,以岩壑奇胜著称。

      五龙山南麓,矗立着一片大庄院,那就是名动江湖的“五龙山庄”。

      这是二月中间,江南春光来得较早,正是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季节。

      今天可没下雨,朗曦充满了青春活力,从蔚蓝得可爱的天空,斜斜的射了下来,使人感到有轻微暖意!

      五龙山庄前面一片练武的广场上,正有一、二十个劲装少年在和煦的阳光下,练着他们家传的“五龙拳”,拿爪作势,吐气开声,虽是外门拳法,确也使得呼呼有声,架势十足。

      五龙山庄东首,是一条铺着青石板的大路,直通庄院前面,此刻正有一个青衫少年循着石板路,往庄前行来,敢情他是外路来的,要待问讯,但因大伙正在练功,他只好在练武场边停下脚来;但这可犯了江湖上的忌讳,人家练的是独门武功,照例是不许闲杂人等觑看的。

      因为这条路,从山口转角起,就是五龙山庄的私路,平常就根本没有外人进来。

      青衫少年脚下方自一停,练武场中就有人喝道:“喂,你是干什么的?”

      练武的人,经他一喝,纷纷住手,所有的目光自然也一齐朝青衫少年投来。

      另一个人走近他身边,喝道:“你知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由你随便闯进来的?”

      青衫少年连忙拱手抱拳道:“在下卓少华,请问老哥一声,这里可是五龙山庄么?”

      走近他身边的汉子看他说话谦逊,敌意消了大半,点头道:“不错,这里正是五龙山庄,朋友到敝处来有何贵干?”

      卓少华道:“在下受人之托,专诚拜访大先生来的。”

      那汉子“哦”了一声,忙道:“原来朋友是找我们大哥来的,请到里面奉茶。”

      说完,就连连抬手肃客,引着卓少华跨上石阶,进入大门,一直行到左首一座院落的客厅,请卓少华在上首落座,一名庄丁献上茶来。

      那汉子含笑道:“卓朋友请稍等,兄弟立时去请大哥出来。”

      卓少华忙道:“如此有劳兄台了。”

      那汉子拱拱手,返身退出。不大工夫只见一个身穿天青夹袍,同字脸、皮肤白皙的中年汉子走了进来,他目光落到卓少华的身上,抱拳道:“兄弟孟大任,这位卓兄光临寒庄,不知有何见教?”

      卓少华连忙拱手通:“在下是求见大先生来的。”

      孟大任一怔,说进:“寒庄事情,都是由兄弟掌管,卓兄有事,就和兄弟说好了。”

      卓少华为难的道:“孟老哥说的是,只是在下受人之托,必须面见大先生才行。”

      孟大任微微一笑道:“兄台说的大先生,大概是家伯了,从前大家都称他老人家大先生,后来都改口叫他大老爷子,因为兄弟在寒庄弟兄之中,排行居长,现在大家都把兄弟叫成了大先生了。”

      卓少华暗暗“哦”了一声,抱拳道:“兄台说的这就对了,在下求见的正是令伯父了。”

      孟大任作难的道:“兄台见谅,家伯年事已高,已有多年不问俗事了,兄台究有何事,和兄弟说也是一样,如果兄弟作不了主,自会去向家伯请示的,不知兄台意下如何?“卓少华点头道:“如此也好,一个月前,兄弟在杭州遇见一位跛足老人家,他因不良于行,托在下替他前来求见大先生,还托在下携来一块玉佩,面交大先生……”

      孟大任起身道:“既是如此,兄台请稍候,容兄弟禀明家伯,再来相请。”

      说完,匆匆行了出去。

      这回足足等了一刻工夫之久,才见孟大任再次走入,拱手道:“家伯已在后厅恭候,兄台请随兄弟来。”

      领着卓少华朝后进走来,这后进依然有一个大天井,两边是走廊,石阶上是座一排三开间的大厅,厅前门额上钉着一方横匾,上书:“平陵世家”四个大字。

      卓少华随着孟大任跨入堂门,但见厅上陈设十分考究,大有一派豪绅大宅的气势。

      堂上,正中间放着三把紫檀锦披交椅,端坐着三个身穿古铜色长袍的老者。

      孟大任领着卓少华走到三个老者前面,给卓少华引见,他先指着中间一个须发花白,面色红润的老者说:“这是我大伯父。”

      接着又指左首一个苍须老者道:“这是家父。”

      再指右首一个黑须赤脸老者道:“这是我三叔父。”

      卓少华心知自己要见的该就是中间这位须发花白的老者了,一面恭恭敬敬的朝三人作了个长揖道:“在下卓少华,拜见三位老前辈。”

      孟大任已在旁边接口道:“启禀大伯父,他就是受人之托,从杭州来晋见你老人家的卓少华卓相公了。”

      原来这三个老者,就是五龙山庄的三位庄主,大庄主叫孟居礼,二庄主孟居义,三庄主叫孟居廉。

      孟家世居五龙山,家传武功,自成家数,江湖上也称他们为五龙门。如今这三位庄主,都已六十开外的人了,庄中事务,统由第二代居长的孟大任管理。

      孟居礼一双炯炯目光注着卓少华,一摆手道:“卓相公远来,请坐。”

      卓少华一欠身,在边上椅子落座。

      孟居礼问道:“老夫听舍侄来说,卓相公是受令友之托来见老夫的,只不知令友如何称呼?”

      卓少华欠身道:“回老前辈,在下只是受人之托,但那人并非在下的朋友………”

      坐在左首的孟居义微哂道:“此人既非卓相公令友,卓相公怎会替他专程从杭州跑到五龙山来?”

      卓少华道:“不满三位老前辈,在下是月前在杭州客店和他邂逅认识的,他听在下口音,极似绍兴,就说想托在下捎一个信到嵊县来,不知方不方便,在下正好杭州事了,要回家来,所以一口答应了下来。”

      孟居礼问道:“他可曾告诉你姓什么吗?”

      卓少华道:“他叫宰百忍。”

      “宰百忍?”孟居礼微微拢了下眉,沉吟道:“老夫并不认识这位姓宰的朋友,唔,他托你来找老夫,有什么要事?”

      卓少华伸手入怀,取出一块玉佩,双手递去,一面说道:“这位姓宰的老人家,因一足已跛,不良于行,托在下把这方玉佩,面交老前辈……”

      他在说话之时,已把玉佩送到孟居礼面前。

      孟居礼伸手接过,突然之间,不由得脸色大变,拿着玉佩的手,起了一阵颤抖,目中寒光暴射,厉声道:“他……还说了些什么?快……说!”

      卓少华不期为之一怔,望着他,说道:“宰老人家再嘱咐,务请老前辈把这方玉佩亲手转交给令甥女……”

      孟居义急急问道:“他还说了什么?”语气显得极为急迫。

      卓少华道:“宰老人家曾说,要令甥女持此玉佩,到杭州去找他。”

      孟居廉道:“他还在杭州么?”

      卓少华道:“听他的口气,好像还要在杭州住一段日子。”

      孟居廉抬目道:“大哥看会是他么?”

      “很难说。”孟居礼一手掌心摊着玉佩,目光眨也不眨盯在玉佩上,沉吟道:“照说这已是不可能的事……但这块玉佩却明明是他的……”说到这里,表情凝重,目光投到卓少华道:“小友是曾子玖什么人?他是不是真在杭州?”

      “曾之玖?”卓少华讶异的道:“在下从未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

      孟居廉阴笑一声道:“难道你不是他派来的?”

      卓少华惊奇的道:“老前辈何出此言,在下连他姓名都没听说过,怎会是他派来的呢?”

      他没待三人开口,接着说道:“再说在下只是受那位宰老人家之托,把玉佩送交大先生,如今玉佩已经送达,在下责任已了,那就不打扰了。”

      说完,就从椅上站起身来,正待往外走去。

      孟居廉沉喝道:“站住。”

      卓少华望望他,脚下一停,说道:“三先生还有什么见教?”

      孟居廉道:“你这样就想走么?”

      卓少华道:“在下要说的话,都已说完,自然要告辞了!”

      孟居义道:“卓相公大概也是武林中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293-950.html - 2018-04-12
  • 第一章 翡翠之宫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翡翠宫,这是一个多么动人的名称!  人们可以从这三个字上,想到那一定是一座美仑美奂的宫殿,豪华得用绿玉为梁,翠玉为壁,到处一片晶莹,宝光耀目!  除了四海龙王的水晶宫,大概人间没有一处宫殿可以和它媲美了。  这不过是人们的想象而已,其实... - 2018-05-16
  • 第一章 武林三绝剑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茶园,是大别山南首一个荒僻的小村落,原是因为附近一带山坡上种植的都是茶树而出名。  茶园村落虽然不大,但它座落的位置好,西首是铜锣关,南首是松子关,这个小村落正好在两者之间,恰成鼎足之势。往来于湖北罗田、麻城、安徽金家寨(立煌)、霍山、... - 2018-05-15
  • 第一章 约而不会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三年了,这三年来,江湖上平静如恒,并没有发生过惊人事故;但江湖上的人,谁都有一种感觉,江湖上定然发生了一件不平凡的事故!  那是因为这三年来,在江湖上夙负盛誉的五派一帮,不仅门下弟子,几乎全体出动,甚至连平日很少在外面走动的人物,也时常... - 2018-05-18
  • 第十章 江湖上传说“风雷宝笈”已有数年之久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江湖上传说“风雷宝笈”,已有数年之久,但传说仅是传说,大家都没头没脑,只知有这回事,而不知宝笈的下落,到了近来,忽然传出宝笈藏在武功山的雷岭。  雷岭本是武功门的发祥之地,如今已拱手让人,抵给了天南庄,于是天南庄已为江湖众目所瞩。  如... - 2018-05-02
  • 第一章 秋水芙蓉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秋水玉芙蓉,决云断彩虹,匣中转紫电,入海斩蛟龙。”  玉芙蓉,是一柄举世闻名的宝剑。  剑、当然不会是玉琢的,所以名之为玉芙蓉,是因它冰刃耀雪,晶莹如玉的缘故。  玉芙蓉,是形意门累世相传的传门之宝。  形意门的祖师爷是岳武穆,据说宋... - 2018-01-27
  • 第一章 黄河底卧虎藏龙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徐州府东门外,有一处地名叫黄河底的,很像北平的天桥,是民间一个游乐场所。  这里有卖古董字昼的商店,也有估衣铺、旧货摊、酒肆、茶楼更是栉比相望,还有祗说不练、卖狗皮膏的江湖郎中,和卖卦算命的拆字摊,最热闹的当要数玩杂耍、变戏法的摊子,围... - 2018-05-21
  • 第一章 江西武功山为宇内名山之一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江西武功山,在安福、萍乡两县接界处,雄峻挺拔,诸峰环峙;但它山脉,却东起醴泉县南,西迄湖南攸县,横亘三百余里,成为宇内名山之一。  在武林中,武功派也同样算是名门大派之一。  武功山以白鹤峰及雷岭为最高,武功派因之也分为道家和俗家两个门... - 2018-05-01
  • 第五十一章 龙坳门深夜色昏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奇道:“晚辈那日听木宇真的口气,好像西妖门下,也有人落在南天七宿之手,他们之间也该是敌非友。”  一苇子点头道:“不错,贫道曾听小施主说过,而且此人当是姓辛的香主无疑,再证以虞施主遇上的辛香主而言,烂柯樵子和冷面秀士,也许就是追踪... - 2018-05-10
  • 第十一章 四路长征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身形一晃而至,右手发掌之际,掌势连番旋转,使人摸不清她究竟击向何处?她这一记使的正是芙蓉城一派最厉害的“九转玄阴掌”,外人看不清她的手势,实则直向卓少华当胸印来!  卓少华精通长风子“十三破“,对她旋转的掌势看得清清楚楚,直等她手掌快要... - 2018-04-14
  • 第六十一章 言来胡乱亦天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琪儿负气下楼,奔出大门,她从小娇纵惯了,其实也只是闹闹小性而已,哪知偷眼一瞧,南哥哥跑到门口,竟站住和一个俏丽女郎攀谈起来!  不,那小妖精居然也“南哥哥”叫得怪亲热的!心头一股悲愤,自己心里骂道:“骗子,骗子,哼,什么南哥哥,完全是骗... - 2018-05-11
  • 第一章 和坤势焰正盛之时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清代乾隆朝,和坤秉钧,政以贿行,弄权黩货,吏治腐败,但和坤为高宗所宠任,权势显赫,在朝王公大臣,谁不仰承他的鼻息?  真是权倾朝野,只手可以遮天!  但就在他势焰正盛之时,闹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当时就因为政风败坏,酿成川楚教匪之变... - 2018-04-27
  • 第一章 峨嵋山色黯然收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高出五岳,秀甲九州”!  峨嵋山是我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佛家称此为光明山。  山中云海幻变,有两座高峰,终年露出在云端之上,远看好像峨嵋,故名峨嵋。山上以伏虎寺规模最大,环抱在山拗里,殿脊重重,林木蔽天。  这是春初的一个早晨。  伏... - 2018-05-04
  • 第十一章 田舍夫妇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宋秋云道:“婆婆的七修针虽然落在地上,但只要她衣袖震动,地上的针仍可飞射起来伤人。她这一手真厉害!”  正在和田舍翁拚斗的太真道人,眼看三师弟被缝穷婆制住,心头又惊又恐,突然舍了田舍翁,身形凌空飞扑过来,落到玉真道人的身侧。定眼瞧去,只... - 2018-05-17
  • 第七十一章 剑若有神寒石胆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原来赵南街刚一陷入石龙婆拐势之际,耳边又适时响起南魔的声音,脚下如何反踩七星,手上如何递剑发招?  赵南珩身在极端劣势之下,纵然不愿听他指点,但事实上,实逼处此,不得不照着他指点做去。  说也奇怪,只要你循着南魔指点,不论左闪右让,斜进... - 2018-05-13
  • 第二十一章 龙虎二怪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楚秋帆不知她何以要向自己使眼色,但听她说到最后一句,忽然有一丝声音传了过来:  “不可和他硬接……”这句话,是以“传音入密”说的,但声音极弱,显然她只是初学乍练,虽能发音,却是内力不足。  楚秋帆不禁一怔,她要自己不可硬接,这是什么意思... - 2018-05-18
  • 第十一章 守株待兔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因阮大哥密柬上也是叫自己住到竹楼上去,这就不再犹豫,举步朝竹楼上走去,到了尽头,然后用银钥开启小锁,缓缓推开木门。  站在竹梯下面的苍猿,抬头仰望,直等他打开木门,口中发出欢呼,突然长啸一声,掉头飞跃而去。  许庭瑶并没去理会它,... - 2018-05-21
  • 第十一章 度寿诞菩萨主盟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总管劳乃通走在前面,当先跨入书房中间一间敞轩,朝来人拱拱手道:“诸位掌门人,敝主人来了。”  众人听说寿星出来了,纷纷离座站起。  菩萨由程明山、荆一凤搀扶着缓步走入,众人纷纷鼓起掌来。  菩萨拱手道:“诸位道兄快快请坐。”  少林方丈... - 2018-05-22
  • 第九十一章 桃林深处拜奇丐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依言把那包药丸,灌入吊眼塌鼻青年口中。  贺老二也早已支持不住,和身倒在地上睡去。贺老大虽也感到极度困累,但眼看三人都昏睡过去,只好调息运功,闭目养神。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耳中依稀听到有人说道:“咦,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会到这里... - 2018-05-14
  • 第十一章 投鼠亦忌器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是……是……”金财神道:“他开口要十两黄金,才能配制,也是陆连奎经手的。”  尹剑青问道:“那走方郎中呢?人在何处?”  金财神尴尬一笑,说道:“尹少兄,你找不到他了。”  尹到青道:“他到哪里去了?”  金财神道:“老朽一生行事谨慎... - 2018-05-15
  • 第八十一章 泄露行藏语未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原来南世候和翟天成打到五六十招以上,施展“七星身法”配合“千佛指”,连续抢攻之下,试出对方不但不会“迥龙身法”,而且连“千佛指”也不如自己远甚,心中顿前杀机。  他武功原要胜过翟天成甚多:虽然他不肯食言,使的仍是“千佛指法”,但这一放手... - 2018-05-14
  • 第八十四章 李代桃僵再易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忙道:“老二,快拦住她!”  贺老二道:“放心,她走不了的。”  呼的一刀,直奔宫装少女后腰。  宫装少女冷笑一声,身形疾转,左掌斜拍,推开贺老二执刀右腕,右足飞起,朝他股上踢去。  贺老二身如旋风,急闪开去。  贺老大也已赶到.... - 2018-05-14
  • 第八十五章 破壁腾空假作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春兰不敢抬头,但在情急之下,蓦地想起那枚大铜钱来,记得夫人说过,凭那枚大铜钱,武林中就没人意得起它,这就说道:“那人好像就是几个月前上一线谷去,身上挂着一枚大铜钱的那人,夫人还说过,天下武林,没有人惹得起他。”  慕容夫人眼睛一亮,忙道... - 2018-05-14
  • 第八十三章 凌空一掷显身手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卜三胜道:“这个自然!”他说到这里,忽然低声道:“夫人来了!”  贺氏兄弟回头朝大路看去,果见一团白影疾驰过来。  转眼工夫,便已驰近,那是一顶白纺小轿,由四个壮健妇人始在肩上,奔走如飞,轿后跟着两名宫装少女,身法轻灵,丝毫没有落后。 ... - 2018-05-14
  • 第九十六章 峨嵋山月喜重开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罗髻夫人道:“你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新郎道:“晚辈是华山门下虞平……”  云台老人目射xx精光,白髯拂动,沉嘿道:“果然是孽畜!”  右掌倏伸,正待朝新郎后背击去!  孟守干急忙拦道:“云台老哥造次不得!”  罗髻夫人脸色凝重,又... - 2018-05-14
  • 第八十二章 道旁画戟拥朱轮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但是已经迟了!  黑衣老头右臂往胁下一换,紧紧挨住剑身,左手轻轻拍了一下劲装青年肩膀,例嘴笑道:“小哥,你已经刺了我三剑啦,我知道你是赵小伙子的朋友,才没还手呢,你替我安静一点,咱们斯斯文文的谈上几句。”  劲装青年用力一抽,没把长剑抽... - 2018-05-14
  • 龙凤小传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岁月如水,一年一度高考报名的时间又到了,许多学生和家长进入备战和恐慌状态。齐龙也是一样的,可让他最恐慌的不是如何考试,而是户口的问题。  本来齐龙是外省人,用时尚的话说,长得高帅,就是差一个富字,学习也不怎么好,在本省考大学是无希望的,... - 2018-05-13
  • 转学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今天是星期日,这对我来说,是最宝贵的时间,一周没黑没明的干,就盼望着这一天,好好地休息一下,享受一下所谓干部的待遇。忽然电话铃响了,我生气地接上电话:“哎呀,你怎么起来得这么早?”  “老师你好,你听出来我是谁吗?”  由于打扰了我的睡... - 2018-05-13
  • 第九十五章 一剑龙翔惊四座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罗髻夫人双目精芒暴射道:“你只管说出来!”  天地一卜拍拍新郎肩头,嘻的笑道:“喂,小哥,你瞧我说好,还是不说好?”  新郎赵南珩沉声道:“在下不认识你!”  天地一卜豆眼滚动,认真的道:“咦,这就奇了,咱们不是在黄梅孔城镇上见过,小哥... - 2018-05-14
  • 第九十四章 别有居心作大煤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商绶、和鬼手仙翁点头还礼,说了声:“夫人好说!”  慕容夫人却颔笑起立,道:“咱们老爷子不克亲来,妹子来了,也是一样。”  罗髻夫人抬手道:“三姐快请坐下。”  说完目光缓缓朝殿下紫席掠来,对天地一卜等四人,似乎特别注意了一下,又抬目朝... - 2018-05-14
  • 第八十九章 遁迹荒溪骨末枯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怕他夺刀,右手直竖的单刀随着身形向后一偏,还没来得及发招,只觉左腕一紧,已被黑衣怪人右手扣住了脉门,同时对方左手却朝自己执刀右手抓来。  贺老大心头大惊,百忙之中一面运气护穴,右手一送,直竖的刀锋,已迎着怪人抓来左手推出。  黑衣... - 2018-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