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昆仑玉虚_最后一个道士(三)

  •     “停下!”查文斌大声喊道。

        不知发生何事的哲罗和超子停了下来:“怎么了?”

        查文斌惊讶地问道:“你们没看见?”

        超子有些糊涂地问道:“看见什么了?”

        查文斌指着那两根柱子说道:“那儿有面镜子!”

        超子回头一看,道:“哪有镜子?”

        查文斌再看时,哪儿还有倒影,就是这么一条光秃秃的路两边矗立着大石柱子而已,难道是自己眼花了?

        “不可能,我明明看见了!”查文斌坚决地说道。

        超子有些关心地说道:“文斌哥,你是不是太累了,眼睛有些吃力了,要不我们歇歇?”

        查文斌也不再多言,因为大部分人已经跟看见鬼一样在看着他了,那就当是自己眼花了吧,这时老刀说道:“高原上的雪一般都是冻住的状态,在一些特殊的角度容易反射,往往一闪而逝,不奇怪,走吧。”

        “走吧,可能是我看花眼了。”查文斌不想再多说了,有的事情越说往往越玄乎,索性便不说了。

        就在队伍准备走的时候,卓雄悄悄走到查文斌身边,道:“我也看见了。”

        “看见什么了?”查文斌小心地问道。

        “对面有个镜子,但是我看见镜子里只有四个人。”

        “哪四个?”

        “我、你,还有超子和那个向导,其他人都没有看到。”

        查文斌当时心里就咯噔一下,前后左右看了看,其他人都是一脸正常的样子。他对卓雄说道:“不要声张,就当没看见。”

        卓雄点点头,重新回到他自己原本站着的位子上,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穿过这两个有些奇怪的柱子,前方开始出现了起伏的山峦景象,但是齐雪线以上的部位,基本都弥漫在一层白茫茫的雾里,什么都看不到。

        雪线以下的地方,光秃秃的岩石峭壁,很少能看到绿色,这多半也跟这么恶劣的自然环境有关。这一次他们是沿着一条河流而上的,河里流淌着的怕是那雪山之上千年冰雪所融化,喝上一口甘甜无比,顺着河流去追寻历史是非常简单而且有效的办法。如果某一片区域有人活动过,那么就离不开水源。正是因为人们逐水而居的习惯才会使得中国拥有了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两大文明。

        但是这儿,别说是人类活动的痕迹,就连动物都非常少见,只有天空中偶尔飞过的几只苍鹰在上空盘旋着。

        一行人坐在河边的大石滩边歇歇脚,超子这张嘴立马又管不住了:“文斌哥,你确定这儿是神仙住的山?我怎么觉得这里连我们那儿的小山包都不如,神仙住在这儿还不得憋出病来?”

        查文斌有些不悦地说道:“不要胡说,昆仑是万山之祖、龙脉之祖,自古多少道教高人都想在此地开山立派,但从没有一人能够登上那昆仑绝顶,有能耐的在昆仑余脉立一道观已经是登天的难度了。当年玄阳胡真人与金丹子张理清道长两人一心向道,不远千里来昆仑寻地立派,觅得莲花一峰历经十五年才修建了昆仑万神宫,而后羽化而登仙。他那不过还是一莲花而已,却能有那般成就,若是找到龙头,那还了得。”

        “那还不是在十年动乱中给砸了嘛,神仙再强,也弄不过红卫兵呀,哈哈。”超子这一笑,却见查文斌已经黑着脸了,赶紧捂着嘴巴去勾那小哲罗的肩膀去了。

        老王灌了口水,想了一会儿,说道:“文斌啊,你说这里真的没有其他人来过吗?”

        查文斌有些苦笑道:“我哪里知道,也只是听那大祭司说过罢了。”

        “可我觉得有人来过,而且我们一直在追寻着他的足迹。”

        “谁?”

        老王说道:“李白!李白曾经作诗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这里说的群玉山头岂不就是昆仑主峰吗?还有那瑶池,那可是传说中西王母的地盘了,这个李白先是到了蕲封山,尔后到了这里,我怀疑期间他可能还去过封渊一带,只是他的诗太多了,我一下子也想不起来,你说这会是巧合吗?如果真要按照我的推断,他就是帮着当时的朝廷来找东西的,不过是打着游山玩水作诗的幌子而已。”

        被老王这么一提醒,查文斌还真就想起来了什么:“我想起来一个人,上清派茅山一宗曾经出过一位大师,名叫司马承祯,号道隐真人,他是茅山第十二代掌门。算起来,他也算是我天正道一门的师祖,都源自茅山,主张‘神仙之道,五归一门’。这位真人就曾经和李白相识。”

        “他在《大鹏赋》里的开篇叙便是:‘余昔于江陵见天台司马子微,谓余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因著《大鹏遇稀有鸟赋》以自广。’”

        “这说明他结识茅山掌门,并且懂道,‘倚剑天外,挂弓扶桑,浮四海,横八荒,出宇宙之寥廓,登云天之渺茫’,这些都出自他之口,扶桑神树,四荒八野,与当时的茅山掌门神游八级之表,你说的非常有可能,可能我们一直在走他走过的路线!”

        这真是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判断,一位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诗人,居然在千百年前就开始走了这条今天他们才重新走过的路。同样是扶桑神树,同样是巴蜀蜀道,同样是玉山昆仑,更加重要的是同样牵扯到了茅山一派。

        众所周知,李白是有朝廷背景的,谁能活得那么潇洒,整日拿着酒罐子游山玩水吟诗作对,那还不得饿死。而且他去的地方用今天的话来说,那绝对是在探险,如果没有一支充分保障的后勤力量,在那个一切都没有被开发过的原始时代,李白单靠一人如何去得了那些地势险峻、自然条件恶劣万分的名山大川?

        答案只有一个,李白是在给朝廷做事,并且拉拢了一批当时极具本领的道家前辈。李唐盛世之时,国家有足够的时间和财力去帮助帝王们圆他们自己那个长生不死的梦,于是李白便成了这次行动的领头人。

        查文斌把目光转向了老王:“看来你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9937&f_id=772 - 2016-06-16
  • 第十五章 酆都来信_最后一个道士(三)
  •     次年的九月,查文斌和平时一样在家,他已经很久没有出过门了,一壶清茶,一炉檀香。    桌子上是一张写满了红色字迹的宣纸。字,一共有七十二个,那区区七十二... - 2016-06-17
  • 第十七章 别回头_最后一个道士(三)
  •     门后面的世界,并不像他们想的那般,充满了怪异和荒诞,又或者是鬼怪与惊险,它依旧是一条台阶。    这里是一个拐弯,类似于现在的房屋,二楼通向三楼之间出现... - 2016-06-17
  • 第十九章 活纸人_最后一个道士(三)
  •     一个人嘴里嚷着要去死的时候,很可能是真的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可是在他真的跨入了死亡的世界之后,他会发现,活着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阿发的老婆,是决... - 2016-06-17
  • 第十四章 冥婚序曲_最后一个道士(三)
  •     冥婚是一个古老的习俗,以前多半是给有婚约但是其中一方又在结婚前突然过世,为了让这过世的一方能够安心地离去,通常会请懂的人为他们办一场冥婚,即活人和死人成亲。   ... - 2016-06-17
  • 第十八章 白摄鬼_最后一个道士(三)
  •     查文斌几人是趁乱从那旅馆溜掉的,再回老家,心态已然要比之前好得多。    农村和城市最大的不同就是:城市里每天上演的都是奇迹,而农村里却在不停重复着一个... - 2016-06-17
  • 第十三章 等一个人_最后一个道士(三)
  •     那时候的我还很小,但是自从将军庙过后,身体就一直不好,三天两头得往医院跑,但也老不见效。那年的冬天,我就得了百日咳,老人们都说这孩子再这么咳下去,将来得废了。点滴也挂了,针也打了,怎么样都不见... - 2016-06-17
  • 第二十章 第九道弯_最后一个道士(二)
  •     “这……我们是不是走错了?”卓雄说道,他是记得很牢的,就在上面拐了两个弯便是超子在那儿开了一枪,弹孔的位置是不会错的。    查文斌也没有急,只是道:“... - 2016-06-15
  • 第九章 山塌_最后一个道士(二)
  •     此时除了看护望月的横肉脸,超子、冷怡然都已经上到了第二个台阶,卓雄应该是这个古老的族群的最后一任族长,按照规矩,他应该会成为最后一个大祭司,所以查文斌把他也叫了上来,虽然此时卓雄对于这些祖宗留... - 2016-06-12
  • 第十章 暗算_最后一个道士(三)
  •     老刀就这么去了,没有人知道他在井中看见的是什么,也没有人相信倒栽葱进了这口井里他还能活着出来。超子非常后悔自己非要去拉那根链子,事实上所有人都在后悔。   &nb... - 2016-06-16
  • 第十一章 历史的重现_最后一个道士(三)
  •     数万年前,昆仑绝顶,通向这里的是一道大门,被世人称作“地狱之门”。    昆仑绝顶四季如春,仙草神兽随处可见,怎得会有这么一个称呼呢? &nb... - 2016-06-17
  • 第十二章 决战神话_最后一个道士(三)
  •     豁然,查文斌仰天长啸,声响震动了整个昆仑之巅。他双手横握着剑柄,慢慢拿起了剑,架到自己的脖子上。    “放过他们!”查文斌的膝慢慢地弯了下去,他的剑已... - 2016-06-17
  • 第二十章 灭差_最后一个道士(三)
  •     纸人的脸本来就是惨白的,那模样绝对算不上好看。小镇手工出品的东西,绝对就是恐怖片里的绝佳道具。这会儿那张脸不知是因为紧颤的墨斗线,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已经扭曲到了一个变形的程度,那种表情,可以理... - 2016-06-17
  • 第十六章 生死门_最后一个道士(三)
  •     人有得选择吗?有时候是没有选择的,一如查文斌这般,他对于探险并不热衷,如果可以选择,他想要的是咒文和符纸,是香火与罗盘。    拨开那堆乱石,脚下是一块... - 2016-06-17
  • 第九章 下葬_最后一个道士(一)
  •     深夜十二点,是一天之中阴气最重的时刻,也是活人最容易跟死人接触的时刻,但凡大法事都是在这个时间做。查文斌看了一眼墙上牢牢贴着的天师符,坚定一下自己的眼神,摆开自己的乾坤袋,拿出辟邪铃,背着七星... - 2016-06-09
  • 第四章 钥匙_最后一个道士(二)
  •     查文斌觉得浑身上下就跟散了架似的,使不上一点力气。好不容易坐了起来,想动动手脚,却觉得十分酸痛;使劲睁开眼睛看着,却发现眼前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nbs... - 2016-06-11
  • 第五章 地下的湖_最后一个道士(二)
  •     查文斌摸了摸三足蟾的鼻子,他似乎很喜欢摸这只大得有些离谱的蛤蟆的鼻子,或许,从心底里,他真的把它当作了自己的朋友。他叹了一口气说道:“罢了,罢了,伙计,我们还是继续赶路吧,老规矩,有不对劲的地... - 2016-06-11
  • 第三章 全军覆没_最后一个道士(二)
  •     再一次艰难地沿着青铜链爬上瀑布,超子一言不发地背起冷怡然,卓雄看着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既着急又难受,八成他已经猜到了结果。    卓雄拍着他的肩膀... - 2016-06-11
  • 第二章 巴蜀猿猴_最后一个道士(二)
  •     通过了一段平静的水域,两边的河道开始变宽,再往前面去,水面上开始有了一丝雾气,朦胧地笼罩在水面之上,他们不得不再次放慢了前进的步伐。    再说外面的望... - 2016-06-11
  • 第二十章 三足蟾_最后一个道士(一)
  •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就在尸蚕王作好了进攻的准备之时,“哗”的一声,那条巨大的舌头再次伸出了水面,直射向水面浮着的尸蚕王,“嗖”地一下,舌头前段有一个巨大的“肉瘤”,就像超子使用的登山索一般,... - 2016-06-11
  • 第一章 不速之客_最后一个道士(二)
  •     蕲封山下,失落的村庄。想必之前查文斌到来的时候,就已是一片狼藉,房屋东倒西歪。一群身着迷彩服的大汉围着古井依次排开。站在他们正前方的是一个领头模样的男子,他正抽着烟。在他的身边,一个老汉正毕恭... - 2016-06-11
  • 第六章 真相_最后一个道士(二)
  •     四个人朝着先辈们曾经一路逃亡而来的道路一步一步走了进去,谁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遇上那些东西,而此刻我们的查文斌面对黄金面具的“超子”又该做什么呢?    ... - 2016-06-12
  • 第三章 将军庙_最后一个道士(一)
  •     听老一辈的人讲那座庙叫作将军庙,至于我们那个穷山沟里出过什么将军,我还真的不得而知。村子里也有个百来户人家,但基本都是从外地迁移过来的,这里的原籍人据说是在太平天国时期被杀了个精光,所以更加没... - 2016-06-08
  • 第十一章 掘墓_最后一个道士(二)
  •     今夜真是赶上一个好晴天啊,但是深冬的冷依旧把昨晚下过雨的泥巴冻得硬邦邦的,一脚踩上去“嘎吱嘎吱”响。    查文斌走在前头,这回身体是真的不如之前好了,... - 2016-06-12
  • 第十二章 鬼道_最后一个道士(二)
  •     “轰”的一声,火光四射,也不知道查文斌手上的七星剑是何材料所铸,竟将那生铁硬生生地劈开一道裂缝。剑收,像裂,轰然分成了两瓣,身后的那道墓门随之再次显现了出来,一个男人的模糊影子幽幽地从那棺椁之... - 2016-06-12
  • 第十章 上坟_最后一个道士(二)
  •     大年三十那一天,查文斌很早便起了床,按照农村的习俗,他今年丧了女儿,虽说是晚辈,但家中也不能贴对联。他简单地做了几个菜,放在小篮子里面,收拾了香烛,带着儿子准备去上坟。  ... - 2016-06-12
  • 第一章 小姨的九年预言_最后一个道士(一)
  •     中国道家文化源远流长,至今已有千年历史,高人层出不穷,漫漫岁月长河之中,有多少关于道的记载或湮灭于历史尘埃或流落于民间乡土,曾经辉煌一时的道家如今多半成了旅游文化景点……  ... - 2016-06-08
  • 第七章 重生_最后一个道士(二)
  •     “姓姜?你这老头在胡说些什么,我父亲卓玉贵,原本是生活在蕲封山下不错,可惜母亲早年误入山林,从此失去联系,这些自幼便是知晓的,你不要拿这些鬼话来哄骗我们,今天这事,怎么处置,文斌哥说了算,你也... - 2016-06-12
  • 第八章 交手_最后一个道士(二)
  •     跟望月一木一样,这条横路挡在他们面前,超子蹲在地上一番查探之后,分析得出两边都有刚走动过的痕迹,无法判断出具体的去向。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又是一道选择题,这个选择自然还是交给了查文斌,他现在已经... - 2016-06-12
  • 第十九章 五行三界_最后一个道士(一)
  •     拿出登山索,打了个大的套结,从棺材头的位置放下去,带着绳子向后轻轻一拉。另外一头从脚的位置下套,查文斌喊道:“套住了!慢慢地拉起来!”    随着绳子被... - 2016-06-11
  • 第十八章 返魂香_最后一个道士(一)
  •     一声“呔”字刚落音,躺在地上的何毅超身上若隐若现地出现一团黑色的影子,慢慢开始剥离出他的身体,无视查文斌的存在,径直向那香炉飘去,落在离他不到一步远的地方,香炉里升起的返魂香分出一丝渐渐与那黑... - 2016-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