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昆仑玉虚_最后一个道士(三)

  •     “停下!”查文斌大声喊道。

        不知发生何事的哲罗和超子停了下来:“怎么了?”

        查文斌惊讶地问道:“你们没看见?”

        超子有些糊涂地问道:“看见什么了?”

        查文斌指着那两根柱子说道:“那儿有面镜子!”

        超子回头一看,道:“哪有镜子?”

        查文斌再看时,哪儿还有倒影,就是这么一条光秃秃的路两边矗立着大石柱子而已,难道是自己眼花了?

        “不可能,我明明看见了!”查文斌坚决地说道。

        超子有些关心地说道:“文斌哥,你是不是太累了,眼睛有些吃力了,要不我们歇歇?”

        查文斌也不再多言,因为大部分人已经跟看见鬼一样在看着他了,那就当是自己眼花了吧,这时老刀说道:“高原上的雪一般都是冻住的状态,在一些特殊的角度容易反射,往往一闪而逝,不奇怪,走吧。”

        “走吧,可能是我看花眼了。”查文斌不想再多说了,有的事情越说往往越玄乎,索性便不说了。

        就在队伍准备走的时候,卓雄悄悄走到查文斌身边,道:“我也看见了。”

        “看见什么了?”查文斌小心地问道。

        “对面有个镜子,但是我看见镜子里只有四个人。”

        “哪四个?”

        “我、你,还有超子和那个向导,其他人都没有看到。”

        查文斌当时心里就咯噔一下,前后左右看了看,其他人都是一脸正常的样子。他对卓雄说道:“不要声张,就当没看见。”

        卓雄点点头,重新回到他自己原本站着的位子上,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穿过这两个有些奇怪的柱子,前方开始出现了起伏的山峦景象,但是齐雪线以上的部位,基本都弥漫在一层白茫茫的雾里,什么都看不到。

        雪线以下的地方,光秃秃的岩石峭壁,很少能看到绿色,这多半也跟这么恶劣的自然环境有关。这一次他们是沿着一条河流而上的,河里流淌着的怕是那雪山之上千年冰雪所融化,喝上一口甘甜无比,顺着河流去追寻历史是非常简单而且有效的办法。如果某一片区域有人活动过,那么就离不开水源。正是因为人们逐水而居的习惯才会使得中国拥有了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两大文明。

        但是这儿,别说是人类活动的痕迹,就连动物都非常少见,只有天空中偶尔飞过的几只苍鹰在上空盘旋着。

        一行人坐在河边的大石滩边歇歇脚,超子这张嘴立马又管不住了:“文斌哥,你确定这儿是神仙住的山?我怎么觉得这里连我们那儿的小山包都不如,神仙住在这儿还不得憋出病来?”

        查文斌有些不悦地说道:“不要胡说,昆仑是万山之祖、龙脉之祖,自古多少道教高人都想在此地开山立派,但从没有一人能够登上那昆仑绝顶,有能耐的在昆仑余脉立一道观已经是登天的难度了。当年玄阳胡真人与金丹子张理清道长两人一心向道,不远千里来昆仑寻地立派,觅得莲花一峰历经十五年才修建了昆仑万神宫,而后羽化而登仙。他那不过还是一莲花而已,却能有那般成就,若是找到龙头,那还了得。”

        “那还不是在十年动乱中给砸了嘛,神仙再强,也弄不过红卫兵呀,哈哈。”超子这一笑,却见查文斌已经黑着脸了,赶紧捂着嘴巴去勾那小哲罗的肩膀去了。

        老王灌了口水,想了一会儿,说道:“文斌啊,你说这里真的没有其他人来过吗?”

        查文斌有些苦笑道:“我哪里知道,也只是听那大祭司说过罢了。”

        “可我觉得有人来过,而且我们一直在追寻着他的足迹。”

        “谁?”

        老王说道:“李白!李白曾经作诗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这里说的群玉山头岂不就是昆仑主峰吗?还有那瑶池,那可是传说中西王母的地盘了,这个李白先是到了蕲封山,尔后到了这里,我怀疑期间他可能还去过封渊一带,只是他的诗太多了,我一下子也想不起来,你说这会是巧合吗?如果真要按照我的推断,他就是帮着当时的朝廷来找东西的,不过是打着游山玩水作诗的幌子而已。”

        被老王这么一提醒,查文斌还真就想起来了什么:“我想起来一个人,上清派茅山一宗曾经出过一位大师,名叫司马承祯,号道隐真人,他是茅山第十二代掌门。算起来,他也算是我天正道一门的师祖,都源自茅山,主张‘神仙之道,五归一门’。这位真人就曾经和李白相识。”

        “他在《大鹏赋》里的开篇叙便是:‘余昔于江陵见天台司马子微,谓余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因著《大鹏遇稀有鸟赋》以自广。’”

        “这说明他结识茅山掌门,并且懂道,‘倚剑天外,挂弓扶桑,浮四海,横八荒,出宇宙之寥廓,登云天之渺茫’,这些都出自他之口,扶桑神树,四荒八野,与当时的茅山掌门神游八级之表,你说的非常有可能,可能我们一直在走他走过的路线!”

        这真是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判断,一位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诗人,居然在千百年前就开始走了这条今天他们才重新走过的路。同样是扶桑神树,同样是巴蜀蜀道,同样是玉山昆仑,更加重要的是同样牵扯到了茅山一派。

        众所周知,李白是有朝廷背景的,谁能活得那么潇洒,整日拿着酒罐子游山玩水吟诗作对,那还不得饿死。而且他去的地方用今天的话来说,那绝对是在探险,如果没有一支充分保障的后勤力量,在那个一切都没有被开发过的原始时代,李白单靠一人如何去得了那些地势险峻、自然条件恶劣万分的名山大川?

        答案只有一个,李白是在给朝廷做事,并且拉拢了一批当时极具本领的道家前辈。李唐盛世之时,国家有足够的时间和财力去帮助帝王们圆他们自己那个长生不死的梦,于是李白便成了这次行动的领头人。

        查文斌把目光转向了老王:“看来你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9937&f_id=772 - 2016-06-16
  • 第九章 山塌_最后一个道士(二)
  •     此时除了看护望月的横肉脸,超子、冷怡然都已经上到了第二个台阶,卓雄应该是这个古老的族群的最后一任族长,按照规矩,他应该会成为最后一个大祭司,所以查文斌把他也叫了上来,虽然此时卓雄对于这些祖宗留... - 2016-06-12
  • 第九章 下葬_最后一个道士(一)
  •     深夜十二点,是一天之中阴气最重的时刻,也是活人最容易跟死人接触的时刻,但凡大法事都是在这个时间做。查文斌看了一眼墙上牢牢贴着的天师符,坚定一下自己的眼神,摆开自己的乾坤袋,拿出辟邪铃,背着七星... - 2016-06-09
  • 第十九章 五行三界_最后一个道士(一)
  •     拿出登山索,打了个大的套结,从棺材头的位置放下去,带着绳子向后轻轻一拉。另外一头从脚的位置下套,查文斌喊道:“套住了!慢慢地拉起来!”    随着绳子被... - 2016-06-11
  • 第二十章 第九道弯_最后一个道士(二)
  •     “这……我们是不是走错了?”卓雄说道,他是记得很牢的,就在上面拐了两个弯便是超子在那儿开了一枪,弹孔的位置是不会错的。    查文斌也没有急,只是道:“... - 2016-06-15
  • 第十九章 活纸人_最后一个道士(三)
  •     一个人嘴里嚷着要去死的时候,很可能是真的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可是在他真的跨入了死亡的世界之后,他会发现,活着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阿发的老婆,是决... - 2016-06-17
  • 第十九章 摄魂草_最后一个道士(二)
  •     能够再见到日落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儿。查文斌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当他再次睁开眼时,却见自己的兄弟正倒在自己的胸口。    他伸出手,颤抖着抚向这位兄弟的后背,... - 2016-06-15
  • 第十章 上坟_最后一个道士(二)
  •     大年三十那一天,查文斌很早便起了床,按照农村的习俗,他今年丧了女儿,虽说是晚辈,但家中也不能贴对联。他简单地做了几个菜,放在小篮子里面,收拾了香烛,带着儿子准备去上坟。  ... - 2016-06-12
  • 第八章 交手_最后一个道士(二)
  •     跟望月一木一样,这条横路挡在他们面前,超子蹲在地上一番查探之后,分析得出两边都有刚走动过的痕迹,无法判断出具体的去向。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又是一道选择题,这个选择自然还是交给了查文斌,他现在已经... - 2016-06-12
  • 第六章 真相_最后一个道士(二)
  •     四个人朝着先辈们曾经一路逃亡而来的道路一步一步走了进去,谁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遇上那些东西,而此刻我们的查文斌面对黄金面具的“超子”又该做什么呢?    ... - 2016-06-12
  • 第十一章 掘墓_最后一个道士(二)
  •     今夜真是赶上一个好晴天啊,但是深冬的冷依旧把昨晚下过雨的泥巴冻得硬邦邦的,一脚踩上去“嘎吱嘎吱”响。    查文斌走在前头,这回身体是真的不如之前好了,... - 2016-06-12
  • 第七章 重生_最后一个道士(二)
  •     “姓姜?你这老头在胡说些什么,我父亲卓玉贵,原本是生活在蕲封山下不错,可惜母亲早年误入山林,从此失去联系,这些自幼便是知晓的,你不要拿这些鬼话来哄骗我们,今天这事,怎么处置,文斌哥说了算,你也... - 2016-06-12
  • 第十三章 进山_最后一个道士(二)
  •     不知是累得厉害,还是梦得深,总之这样一个夜晚,他翻来覆去地呢喃着闺女的名字。    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查文斌这就彻彻底底地给缠上了。飘荡在人... - 2016-06-12
  • 第十八章 一夫当关_最后一个道士(二)
  •     “文斌,这是何解?”老王问道。    查文斌淡淡地说道:“死门属土,旺于秋季,特别是未、申月,相于夏,囚于冬,死于春。居坤宫伏吟,居艮宫反吟,居巽宫入墓... - 2016-06-15
  • 番外 桥_最后一个道士(二)
  •     我叫夏忆,出生于1986年,小时候因为误入村里的一座将军庙从而认识了查文斌。他跟我阿爸的关系不错,记得在我小时候,村里人家有个红白喜事需要请道士,都是喊我阿爸去请查文斌。  ... - 2016-06-15
  • 第一章 魂之舞动_最后一个道士(三)
  •     生辰八字这东西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也是呼吸到阳间第一口空气时就确定了的,这个东西将伴随我们一生。通过生辰八字,懂道的人可以算出你将来的运势、姻缘、仕途,以及劫难;同样,如果被小人得到了,他就能... - 2016-06-16
  • 第二章 魑魅_最后一个道士(三)
  •     三人上到二层墓道,又得重新等那九宫八卦复原位,三人又耽误了会儿才重新爬出那个出口。    “外面的空气真好。”这是超子探出脑袋后说的第一句话,紧接着他那... - 2016-06-16
  • 第十七章 上岸_最后一个道士(二)
  •     等到超子也跳进那个纯净得犹如天池一般的湖里,畅快地洗漱了一番后,查文斌早已锁定了将要去的目的地:望远镜里的那一片竹林!    在地平线的那一端,查文斌依... - 2016-06-15
  • 第十六章 凝血封渊_最后一个道士(二)
  •     有那么一刻,他很想爬到这棵树的顶端去看看,对于极致的东西,人都有着不可抑制的膜拜心理。大的龟我们叫作鳌,大的蛇我们叫蟒,而这三棵并立而起的桑树,查文斌只能用擎天三柱来形容了。粗壮而挺拔的树枝拔... - 2016-06-14
  • 第五章 地下的湖_最后一个道士(二)
  •     查文斌摸了摸三足蟾的鼻子,他似乎很喜欢摸这只大得有些离谱的蛤蟆的鼻子,或许,从心底里,他真的把它当作了自己的朋友。他叹了一口气说道:“罢了,罢了,伙计,我们还是继续赶路吧,老规矩,有不对劲的地... - 2016-06-11
  • 第十四章 阴灵鬼酒_最后一个道士(二)
  •     带着这个深深的疑惑,查文斌重新回到了地面,看着正在整理包裹的卓雄,他几次欲言又止。他还记得花白胡子曾经说过这种鸽血文身是家族的象征,而这个家族与三千年前的古蜀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如今东北与... - 2016-06-12
  • 第十五章 梦伤_最后一个道士(二)
  •     挑了个不错的位子,就在寨子的正西面,查文斌倚着一棵老松树让他们给挖了个坑,把那可怜的娃娃就给埋在了这儿,也算是让这个未经历人世的孩子入了土。    再往... - 2016-06-12
  • 第十二章 鬼道_最后一个道士(二)
  •     “轰”的一声,火光四射,也不知道查文斌手上的七星剑是何材料所铸,竟将那生铁硬生生地劈开一道裂缝。剑收,像裂,轰然分成了两瓣,身后的那道墓门随之再次显现了出来,一个男人的模糊影子幽幽地从那棺椁之... - 2016-06-12
  • 第四章 钥匙_最后一个道士(二)
  •     查文斌觉得浑身上下就跟散了架似的,使不上一点力气。好不容易坐了起来,想动动手脚,却觉得十分酸痛;使劲睁开眼睛看着,却发现眼前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nbs... - 2016-06-11
  • 第六章 回魂夜_最后一个道士(一)
  •     待雷峰夕照的美景现于西子湖边,杭州那座楼外楼的一个包间里,一位精神抖擞的老者正在向一个白衣中年男子敬酒,旁边还坐着一个戴着大号玳瑁眼镜有点秃顶的胖男人。   &n... - 2016-06-09
  • 第七章 天命_最后一个道士(一)
  •     查文斌给王夫人挑的这个小山脊,正是所谓的祖宗山,山脚被一条小溪环绕,地势起伏平坦,虽然说不上是一条小龙,起码也比其他地强上不止百倍了。    言归正传,... - 2016-06-09
  • 第十章 青城_最后一个道士(一)
  •     农历七月,四川成都,太阳烤得大地像要生烟,一家地道的川菜馆里坐着四个奇怪的人:    一个戴着师爷眼镜的中年胖子,一双小眼睛不停地滴溜溜冲着满桌飘红的菜... - 2016-06-09
  • 第十一章 失落的村庄_最后一个道士(一)
  •     山下是云雾翻腾,不见山下半点路,山下暂时是去不了了,大伙草草吃罢早饭,当有了第一缕阳光照射,不想此处发生了莫大的变化。    当阳光射到云雾之上,竟起了... - 2016-06-09
  • 第五章 过仙桥_最后一个道士(一)
  •     等到我差不多十岁那一年,我们家一个亲戚过世了,她是我外公的表姐,我们喊大姑婆。    大姑婆在家里午睡的时候突然就死了,连医院都没去,下午从地里回来的儿... - 2016-06-08
  • 第四章 恶斗_最后一个道士(一)
  •     第二天一早,派出所所长就带着人到村子里来了。打开庙门,所长让法医现场就把那层蜡给揭开,打开一看,里面果真是一具老者的尸体,身着道家长袍,用金丝银线缝制的紫色长袍已经被血水浸得发黑,一夜的空气暴... - 2016-06-08
  • 第一章 小姨的九年预言_最后一个道士(一)
  •     中国道家文化源远流长,至今已有千年历史,高人层出不穷,漫漫岁月长河之中,有多少关于道的记载或湮灭于历史尘埃或流落于民间乡土,曾经辉煌一时的道家如今多半成了旅游文化景点……  ... - 2016-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