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寄傲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震撼,从在场的所有人心底泛起。整个草原上静闻针落,几万人呆呆地看着呼无染手抚胸膛,仰面倒下,脸上犹挂着一丝平静的笑容

      红琴此举大出意料。以铁帅先前的提议,若是不能十招内杀死呼无染便做负论。而现在呼无染虽是死了,却非是铁帅所杀

      红琴一双漠然的眼光望着铁帅,想开口说话却只是唇角一动。亲手杀了自己挚爱的人,她的心似已随着呼无染一并死去。

      铁帅定定地看着红琴与呼无染的尸身,突地仰天大笑起来:我在大草原上纵横数年,岂能让尔等区区奸计所逞。他眼中露出一种极为复杂的神色,将双枪合一,朝天一指,大喝道:铁血将士听令,全速进军,十日内攻下避雪城!

      红琴浑身一震,不能置信地望着铁帅冷然投来的目光。耳中听得三万铁血大军同声狂喝,马蹄声再度隆隆响起,卷起冲天烟尘,直往避雪城的方向袭去。

      她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昏倒在呼无染尚温热的身体上

      蓝天、草原、大漠、沙盗、流沙、狼群、铁帅、大军脑中一幕幕地闪现出这些天发生的变故,一切都如梦境般显得那么不真实

      最后,脑中的画面定格在那刺向呼无染的一刀。红琴大叫一声,睁开眼睛,最先看到的是柯都饱含关切的眼睛。

      红琴一把抓住柯都的胳膊:无染呢?

      柯都一脸黯然,再也没有初见时的神采飞扬,听到红琴的问话,却只是嘴唇翕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红琴缓缓放开手,喃喃道:原来这不是梦

      柯都长叹一声,垂下头去。

      红琴木然,渐渐清明的神智更难以抵挡那份直插心肺的沉痛:避雪城已破了吗?

      柯都道:明日大军就将抵达避雪城下了。我劝过铁帅,可是

      铁帅,铁帅。红琴念着这个名字,冷笑:谁能劝得了那个疯子

      柯都无言,想及呼无染的音容笑貌,他再也无力去为铁帅分辩。

      红琴眼望四周,却是在一个帐篷中,帐中点着明晃晃地十余支大蜡烛,映着软榻温香,云被轻丝,十分的华贵。这是什么地方?

      柯都道:这是铁帅的卧帐。你昏迷了整整四天,一直都在这里

      红琴大怒,奋力起身,却是浑身酸软,挣扎几下终又摔入榻中,凄声叫道:你杀了我吧,我永不会嫁与铁帅的。

      柯都低声道:你先养好身子

      红琴死死盯着柯都,眼光随即变得冰冷:原来你是做铁帅的说客

      不!柯都分辩道:我只是来照顾你

      你滚,你给我滚。红琴凛然道:我再也不要看到任何与铁帅有关的人。

      你冤枉柯都了。一个威严的声音从帐外传来。铁帅仍是铁盔金甲,大步踏入帐中:我不会勉强任何女子嫁给我。

      红琴恨恨地盯了铁帅一眼,重又虚弱地闭上双眼,一阵疲倦沉沉袭来,她已心丧若死,再也懒得与铁帅多说一个字。

      你去端一碗粥来。铁帅对柯都命令道,在榻前坐下,从怀中取出凝露宝珠放在红琴枕边,柔声道:明珠配美人,就算是我对你的一点补偿。待你身子好了你可以拿着宝珠离开,没有人敢留住你。

      红琴不为所动,仍是紧闭着眼睛,一脸木然。

      我已令人看管好呼无染的遗体,待得攻下避雪城,也会一并交与你在家乡安葬。铁帅轻描淡写地道,似乎避雪城已是囊中之物。

      听到呼无染的名字,红琴浑身一震,缓缓张开眼睛,盯紧铁帅:你还希望我嫁你么?

      铁帅眼望帐顶,沉吟不语。

      红琴胸口起伏良久,轻轻叹息一声:你故做大度,无非是要我求你放过避雪城。铁帅双目如箭般炯炯视来,红琴昂首对望,毫不退让。终又惨然一笑:只要你现在收兵,我便嫁你又何妨

      铁帅截断红琴的话,冷笑:你的美丽未必能让我动心!

      铁帅也说谎么?红琴嘲然一笑:男人永远不会懂得女人天生的直觉。从你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喜欢我

      铁帅一时语塞。却见红琴再度闭上眼睛,声音里满是一种倦意:他既然死了,我嫁给任何人又有什么分别?

      铁帅望着红琴,一字一句地道:明日,三万铁血骑兵将征服避雪城。他长身而起,朝帐外走去,口中犹道:任何东西,只要是我想要的,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拦我。

      红琴咯咯地笑:我知道,你希望我求你。那么,我便求你娶我好了。只不过她长吁一口气,肃然道:为了避雪城,我的人可以给你,但我的心你永远也得不到!

      铁帅在帐门顿住脚步,回头望向红琴,淡淡地道:可惜我并不是非要你不可。

      你想要的是什么?红琴再也按捺不住,愤声喝问:似你这般四处征杀,弄得国破家亡,人人自危,到底有何意义?

      铁帅冷笑一声:只看我三万铁骑纵横草原,百姓臣服,这份不世功业你一个小女子如何能明白?

      记得你初见我时,四处都是空无一人的帐篷。红琴大声道:本是安居乐业的百姓,风闻铁血骑兵将至,人人避之唯恐不及,这也算是不世功业吗?

      铁帅一愣,不语。红琴叹道:你知道他们为什么都如此害怕你吗?

      铁帅大笑,傲然扬头:他们只知道信奉真神的上苍,而我却傲视着这片大地转眼却见到柯都端着一碗粥站在帐门口,一脸茫然。铁帅冷哼一声,转身离去,厉然抛下一句话:他们害怕我,就因为我是铁帅!

      铁帅于军中巡视一番后,已是深夜时分。他独自一人立于一土丘上,仰首望着天边点点繁星与一轮苍黄的圆月。整个草原都沉浸在这静夜中,唯有夜风在空荡的大地上悲怆地呜咽。

      柯都匆匆赶来,跪在铁帅面前,颤声道:大帅!

      铁帅似是早料到柯都的出现,仍是仰首望天,头也不曾动一下:我意已决,你不必多言。

      柯都低声道:红琴拒不进食,言明要与避雪城共存亡。

      哦!铁帅姿势不变,仍是凝视天穹:你见过避雪城的城防,以你的观察,我几日可破城?

      柯都良久不语,毅然抬头:属下不知道,请大帅治罪。

      铁帅一震,低头望着柯都:你不是不知道,是不想说!

      柯都不语,竟似默认。

      铁帅冷然看着柯都:铁血骑士从不会怜悯敌人。

      柯都将心一横:在柯都心中,避雪城不是敌人。

      铁帅眼中怒意渐盛,大喝道:扰乱军心,你可要我军法从事?

      柯都垂首道:柯都任凭铁帅处置。

      铁帅怒极反笑,手按佩剑:好!铁血近卫应该死在战场上。我便要你做第一个冲入避雪城中的先锋!

      不!柯都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属下难以从命!

      呛然一声,铁帅剑出半鞘,厉声喝道:你敢抗命?!

      柯都跪伏于地,嘶声道:属下请战狂风沙盗,不死不归!

      铁帅愕然半晌,按剑的手终于慢慢松开,长叹一声:你以为若不是沙盗阻碍,这一切便不会发生么?

      柯都如此冲撞铁帅,心中自咐必死,却不料铁帅语音忽又平缓,但细品语意,心中更惊,豁出来问道:若是我们在月圆之期赶到,铁帅仍不会放过避雪城吗?

      我言出必行,不然何以服众?铁帅若有所思地摇摇头:若是避雪使团能如约赶到,我自然不会为难他们。又拍拍柯都的肩膀:你很有胆色,我没有看错你。

      柯都受铁帅一拍,更破天荒得铁帅夸赞,心头一暖:大帅

      铁帅微笑着柔声道:起来吧。我平日虽然严厉,在心目中却当你们就是自己的孩子一般

      柯都几时见过铁帅如此?他自幼便长于军中,对铁帅敬若天人,心中实也是当他如自己的父亲。此刻听得铁帅如此温言细语,但觉得满心委屈,鼻尖一酸。几欲哭出声来。索性耍起赖,将心一横:大帅若不答应我的请求,柯都宁可长跪于此

      铁帅又好气又好笑:你的请求是什么?是去杀狂风沙盗还是让我不要攻打避雪城?

      柯都一愣,却听得铁帅哈哈大笑:你是为了红琴吧,不若我将红琴赐与你

      柯都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摇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603-974.html - 2018-06-20
  • 我转过头,你还在那里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杨天!你给我站住!”  我头也没回,推开了教室的大门,耳边响起冬日里呼啸的风,如果转身只是个不回头的背影,那个瞬间在许多年以后无数的黑夜里像一列不停地闪烁的火车头迎面驶来,直至我目眩而逝……  7年前的高三的冬天是我遭遇过的最寒冷的冬... - 2018-11-14
  • 蒋老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三刚开学时要换许多新老师。第一堂语文课,我们都很兴奋,铃声响了,进来的是一位男老师。我看着面熟,忽然想起来,中考时他监过我们的考场。  班长喊起立,而后我们正想习惯地坐下,他突然说:“同学们好!”我们一怔,旋即还礼:“老师好!”声音参... - 2018-11-14
  • 别死撑着脸面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次语文课,我们的语文教师,也是我们的班主任,正站在讲台上给我们上课。教室的门轻轻响了一下,被推开了一条缝,一张年轻的女人的脸透了进来。她在向我们的教师招手。老师放下课本和粉笔,拍了拍袖上的灰,阖门出去。他们一边说着话,一边走着,神情好... - 2018-11-14
  • 知情谊厚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日子过得真快,尤其是对于即将毕业的人。隔着4年的大学路往回看,一眨眼就望到了尽头,而待仔细一瞧,却又是昏昏忽忽,怎么也瞧不清楚,只识得一个个人的影子,轻飘飘没有落地的塌实。回味大都如此吧,如果真看得清楚了还怎么叫回味呢?还有什么能一次次... - 2018-11-14
  • 秦老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春节同学们聚会,大家不忘问候老师,听筒那边传来秦老师的声音,还是那么温婉轻柔,这久违了的声音,犹如一粒石子抛在平静的湖面上激起了阵阵涟漪,多年沉淀在心底的内疚和不安瞬间升腾起来,将我带回难忘的学生时代。  秦老师叫秦淑雯,是我的小学语文... - 2018-11-14
  • “信任”试验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在大学时,我学的是心理专业,教我们课的是学校最有名的周严教授。  一次上课的时候,周教授来到教室,他对我们说:“今天我们不上课了,来做一个‘信任’试验。”他让我们面朝他排成两排,然后前排的同学不借助任何物体,向后仰面倒去,由后面的同学接... - 2018-11-14
  • 当真的年代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20年前的大学校园没有网吧,没有电话,没有手机,没有一切虚拟的东西,只有实实在在的生活。生活一实在,对什么事情都“当真”。一当真就投入,一投入就有很多好玩的事情发生。  学校一年一度有个拔河比赛,那绝对是真正意义上的比赛。从班级开始,小... - 2018-11-14
  • 那时的记忆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读小学的时候,我家还在农村。学校在村子中间,两排土房,是我们的教室和老师的办公室。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学校,却给我留的回忆最多了。  秋天的时候,我们便四处去田地里刨豆茬,就是黄豆收割后留下的部分和根。那时学校没有暖气,每个教室都烧炉子,... - 2018-11-14
  • 钱老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小学二年级时,我班原班主任朱老师生病。校长给我们换了一位男班主任。姓钱,叫钱鑫。  钱老师是教语文的,二十七八岁,中等个儿。人很瘦,眼睛不大,目光却深远。牙齿长得不好,有点儿往外伸。虽是语文老师,却不善言辞,有些木讷。最惹人注目的是他骑... - 2018-11-14
  • 偏爱我的老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的班主任是任福珍老师,她身材苗条,面容清秀,讲起课来娓娓动听。不知是什么原因,任老师对家庭贫困的我特别青睐,上课的时候常常提问我,也常常当众表扬我,这在我的读书生涯中是绝无仅有的。  由于我家里穷,而且嘴又特别笨,又... - 2018-11-14
  • 永远的教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教育局的会议室里,局长对着我们8个师范毕业生娓娓而谈。主题是我们8个人是在二十多个毕业生中挑选出比较优秀的,这次被分配到山区学校工作,是市政府和教育局对我们的信任,我们应该感到骄傲,更应该加倍地努力工作。最后,局长说,他保证3年后一定把... - 2018-11-14
  • 变态的少女心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小雪的父亲是个成功的商人,到小雪出生的时候,家里已经存下百万家业。不幸的是,在小雪5岁的时候,她的妈妈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到了该读书的年纪,聪明的小雪一入学就显示出很高的天赋。只要老师讲过的课程,她都会很快地理解,一篇课文别的同学要背... - 2018-11-14
  • 找魔鬼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阿如读高一那年,迷上了上网聊天。  当初阿如考上重点高中的时候,别提多高兴了,可没过多久,她就发现自己一点都不喜欢新环境。每天除了读书还是读书,没有课外活动,也没有知心朋友。倒是在聊天室里,她可以随心所欲,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阿如给自... - 2018-11-14
  • 照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杨文艳是我们班的文娱委员,人长得漂亮,性格也较开朗。说实话,我很喜欢她,并且偷偷给她写过几封那种信,但她对我总是若即若离,似乎从没拒绝,也没明确表示过喜欢我。但我对她的追求并没放松。  一个周末的下午,杨文艳亲自将我约到她的寝室。闲谈一... - 2018-11-14
  • 皱巴巴的字条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帅是邻班的男孩,高高的个儿,俊朗的外表,总是T恤、牛仔裤,外加一双运动鞋,看起来很阳光。帅的成绩很好,每当我问起他常胜不衰的秘诀时,他总是盯着我狂笑不已,随后才很努力地挤出两个字:保密!“臭小子,还跟我摆架子,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我... - 2018-11-14
  • 给个台阶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那个时候,我还是个愣头愣脑的傻小子,和所有的愣头青一样——喜欢往人后背上贴“乌龟”,喜欢往胆小女生的抽屉里放丑陋的蟾蜍,然后很放肆地大笑。然而自从初三那年,林琳“落户”本班之后,我却变了。  林琳来自上海,她不仅有着和名字一样美丽的容貌... - 2018-11-14
  • 高中生涯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吾本天资愚钝,在复读苦熬之中侥幸跨入吾县一高之校门,欣欣然,飘飘然,便与那几个当年同录的老友每日里遛操场,逛书店,谈三皇,论古今,意兴豪放、招摇过市地在一高混了起来。一高在吾县地位颇高,当与北大在中国的位置比肩。当时曾经流行一时的说法是... - 2018-11-14
  • 小妹的日记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老师为了培养学生的写作能力,一般会安排写日记,而且还会定期检查以防有人偷懒。为了防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所以老师收上去看了以后一般都会评改的。  现在就以我家小妹的几篇日记为例,让大家开开眼界。  3月5日星期日晴  今天我写完作业没事... - 2018-11-14
  • 暗恋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转眼之间进入了高二年级,新学期又开始了。在我们这个农村中学,每到这时都有不少老师调走或分来。这学期,不知道又有什么新的变化?  星期一上午第三节课是英语,上课铃响了,同学们都睁大眼睛在等待着,班主任已经提前宣布,新来的英语老师姓党,刚从... - 2018-11-14
  • 岁月悠悠情怀依旧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2岁那年,我到县城一所中学读书。由于是山里人,说话难免要土气。  刚入学那会,老师和同学一听我说话就笑,有的还要照着那腔调学上几句。有的老师一到课堂气氛沉闷的时候,就提问我,我回答问题的时候就是课堂气氛最活跃的时候。当时同学们都叫我“... - 2018-11-14
  • 小猴找船 - 益智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群猴子发现了一座长满桃树的小岛。树上的桃子熟了,猴子们馋得直流口水。可是他们不会游泳。怎么办呢? 猴王说:“你们去找一艘船吧,有了船,就可以到小岛上去了。” 猴弟弟找到了一截干枯的木头,他说:“这是木... - 2018-11-14
  • 我也曾是“足球健将”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读初中的时候,家住在东北一个不很有名的小县城,是上个世纪70年代初。记得学校里每周设有一到两节体育课。所谓“设”,其实在当时就是形同虚设的“设”。一到体育课,老师不是拿出足球就是篮球,然后男生女生一分,什么规则也不讲,只是告诉体育科代表... - 2018-11-06
  • 老师脚下的半包烟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上中专的时候,因为好奇,我学会了抽烟。白天不敢抽,怕被老师逮着。只有等到晚上宿舍熄了灯,生活管理员查房过后,偷偷地抽。每次抽完之后,我都会把香烟塞到被子的夹层里,小心地藏好。庆幸的是,一年下来,我抽烟从来没有被老师发现过。  中专二年级... - 2018-11-06
  • 我的数学老师2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正经念的书,也就是“文革”前的二年初中。数学老师姓钟,现在想来,她一定不是学校里最好的老师,因为所有的光荣榜,所有的上台讲话,全没有她。钟老师瘦瘦的矮矮的,是个南方人。她对我们要求极严,而我的数学很差,所以总怕看她的眼睛。  开始我最... - 2018-11-06
  • 沉鱼落雁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春秋的时候,有一个叫做西施的美女,她每天都会到溪边去浣纱,溪中的鱼看到西施,觉得自己长得比西施丑,都羞愧的不敢浮上水面,全沉到水底去。  汉朝的时候,也有一个美女叫王昭君,她要出塞去嫁给番王的时候,天空飞过的雁,看到王昭君长得那么漂亮,都惊... - 2018-11-06
  • 大义灭亲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春秋时期,卫国的州吁杀死哥哥卫桓公,自立为国君。   州吁驱使百姓去打仗,激起人民不满。他担心自己的王位不稳定,就与心腹臣石厚商量办法。   石厚就去问的父亲——卫国的大臣石碏(que),怎样巩固州吁的统治地位。石碏对儿子说:“诸侯即位,应... - 2018-11-06
  • 朋友和敌人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狼委托老鼠去劝劝羊们,不要见到狼就跑,大家见了面,应该打个招呼,客气一番,不要像仇敌一样,见着就跑,并且警惕性那么高。 老鼠认为狼的出发点非常好,就一口答应了狼的委托。它来到羊的家里,劝说道:“狼先生可好啦,与我们住在一起,从来... - 2018-11-15
  • 第八章 谷飞云离开冯家庄_东风传奇
  •   谷飞云离开冯家庄,跨上紫驹,走了一段路,觉得腹中有些饥渴,身上也有些寒飕飕的感觉!  但此刻夜色已深,这一带,又是荒山僻野,自然没有吃的东西,只好找了一棵大树底下作为休息之所,让马匹去附近吃草,自己就倚着树身坐下。  天色刚刚黎明,谷飞... - 2017-12-16
  • 变态皇帝朱棣每天20人轮奸政敌妻女_历史故事_故事大全
  •   朱棣称帝后,建文旧臣死的很多。景清曾与方孝孺相约共赴国难,决不向燕王称臣。方孝孺等人慷慨殉节后,景清因与朱棣有旧,得授原宫,委蛇于朝班很长时间。一日早朝,景清身藏利刃,穿着绯色衣服上殿,准备刺杀朱棣。此前曾有人借异星赤色犯帝座为名,要朱... - 2018-11-06
  • 第八章 李歆慈将五人情形看得一清二楚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窗口正对着古枫,李歆慈将五人情形看得一清二楚,不由心头狂跳,她几乎能从脑海中描绘出李家子弟尽数在这一役中伤亡的场面。  她再不能犹豫,一掌击开面前的玻璃,抽出腰间长剑,纵身而出。  全给我住手!  她这一声清咤,满庭皆惊,李歆严身子一颤... - 2018-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