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旷世奇缘二脉通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驼矮二老闻言,转首各望了黄秋尘一眼,越庸冷森森一笑,道:

      “好小子,无怪你天生命大……”

      说着话,两人忽的转身一掠,飞出三四丈,忽听冷白喝道:

      “两位慢走一步!”

      煞星手冷白追踪而出,猛听黄秋尘叫道:

      “冷兄不要追了,兄弟有话说。”

      其实冷白要追驼矮二老,只不过作作势而已,他则踏出几步,就停下身来。

      这时那高原树下的岳凤飞,已知驼矮二老消逝在高原之后。

      冷白慢慢走到黄秋尘跟前,问道:

      “黄兄有什么话,请尽管说。”

      黄秋尘突然凄凉一叹,道:

      “兄弟,焚心掌毒;可能快要发作了,所以兄弟有件事情请冷兄烦告青城修剑院主。”

      冷白怔了一怔,道:

      “黄兄,好几次说会死,但面上一点也没有呈现病容。”

      原来黄秋尘刚才和越庸交换一招后,在泛红晕,像似身受一种内家阴功击伤,但现在已经红潮消退,色安好。

      黄秋尘离言苦笑道:

      “冷兄,是不是疑我说谎。”

      冷白道:

      “不敢。黄兄义薄云天,待人忠厚,磊落的胸怀,实使兄弟心服但我现在却感黄兄安然无恙,绝对没受重创之态。”

      黄秋尘惨然笑道:

      “冷兄,可能还不知那焚心掌的厉害,我曾经中此掌一次,当然知道焚心掌发作时预兆。”

      原来黄秋尘现在感到自己体内一股灸热气流,欲往上窜,却被他暗动功力逼压下去,这样一来,他觉得头部,胸部渐渐发痛,这情形好像昔日中了焚心掌,发作的情形一样。

      冷白问道:

      “黄兄要我告什么话?”

      黄秋尘叹道:

      “我要冷兄代告青城袁院主说兄弟已然身死之事,请他能够代我雪洗血海深仇,隆恩盛情,来世结草衔环报答她。”

      煞星手冷白,道:

      “可以。但黄兄眼下要去那里。”

      这时黄秋尘已经站起身来,答道:

      “我要去寻一处永远长眠之所。”

      冷白突然问道:

      “黄兄,你是否能够再告诉一遍,那钟楼向你传授的经文。”

      黄秋尘心中虽然感到冷白屡次追问那段经文有着疑问,但此刻他头胀欲裂,无暇思索,喃喃背诵道:

      “凝气抱元……精化气,气化神,神还虚……他强由他强,请凤佛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他自狠来他自恶,我自一口真气足……”

      冷白脸上突然泛出一丝喜色,说道:

      “好啦、黄兄尽管去吧!”

      黄秋尘这时昏昏迷迷的,只知强自运逼真气,制注丹田处一般上腾的热流,现在冷白说什么话,他也不知道。

      他念完那段经文,身子摇摇幌幌,直向高原上走去。

      煞星手冷白望着黄秋尘的背影随后跟踪,远到数十丈外,突然看到黄秋尘一跤跌倒在一株苍松树下,久乎再没站起来。

      冷白摇摇头叹道:

      “他真的这样死去吗?”

      语声中,他冷然转身离去,也没有去察看黄秋尘的生死。

      黄秋尘自从日上三杆,一直倒卧到斜西,仍然再没有醒转过来。

      瞬间,夜幕底垂,飞鸟归林,这个高原突然出现了五条人影,他们陆续由黄秋尘横卧的身侧巨松疾驰而过。

      他们可能有着火急事情,所以四个人电掣而过都没有发现黄秋尘,但是那最后一位奔过七八丈后,突然咦了一声说道:

      “武老二,那巨松之下,好像横卧着一个人。”

      此语一出,前面奔驰的四个人,迅快的停下身形,其中一个白衣老者,也接声说道:

      “不错,好像有一条人影蟋伏在树影下,会不会是敌人的暗桩。”

      说着话,五个人倏地迅快分散了开来,以极为捷快的速度,反身向巨松下的黄秋尘逼迫了过去。

      “咦!是黄秋尘。”

      首先欺到的一个雄伟的中年儒士和一个红衣少妇齐声惊叫起来,另外四个人闻声齐时来到黄秋尘横卧的身侧,八道目光同时目视蜷伏地上的黄秋尘。

      “他好像受严重的内伤。”

      一个黑衣老者叫道:“就要伸手去扶黄秋尘的身躯,蓦然那位身着白麻衣,腰结草绳的老头,沉声叫道:

      “武老二,不要动他。”

      黑衣老者一怔,赶快收回伸出的双手,众人也感到一怔,不知白衣老头阻止他什么意思。

      那最先发现黄秋尘的灰衣老人,问声道:

      “胡老大你还恨黄相公吗?”

      白麻衣老头轻声笑道:

      “查老三,咱们五个人自从劫后余生,对日月发誓结义为‘神州五豪’痛改前非,誓死为武林主持正义,挽救即将发生的沧海横流,难道我胡圣手居长神长五豪,还敢违背昔日誓言吗?”

      原来这五个人不是别人,这是煞星手冷白向黄秋尘说过,已经命归黄泉下的高云岳,艳玫瑰柳雁红,天山掌门查清夫,千里滋魂武仪天,回生草胡圣手五人。

      高云岳突然朗声道:

      “查老三,胡老大乃是闻名武林的神医他可能发现黄少侠情况有异。”

      回生草有圣手点头道:

      “高老四眼光锐利如神,谅已看出我阻止武老二翻动他的原意。”

      高云岳道:

      “黄少侠独自横卧此地,像似伤重昏迷不醒,但他脸上却没有半丝病痛,惨白之容,反而面泛红光,气息酷似老僧入定,若有若无……”

      胡圣手突然轻轻叹息一声,说道:

      “高老四断定不错,他现在是在修练极具上乘的内家神功,已经进入物皆忘,玄高绝境,刚才武老二若不察擅自动他,就要害他走火入魔,唉……

      黄相公虽然身负绝世武学,但却毫无江湖经验,想不到他竟然在无人护法之下,练习这种上乘内功,如果遇到的不是咱们兄弟,后果真是不堪设想,目下咱们兄弟五人,只得充任黄相公护法了。”

      此语一出,五人迅快在黄秋尘横卧的地方,盘膝跌坐围了一个六七丈的圆圈,当真做起黄秋尘的护法来了。

      如果黄秋尘这时醒来,目见这情形,他真要吓得魂飞魄散。

      但是事情就显得那般怪异,高云岳,胡圣手等五人,盘膝跌坐了个把时辰,他们耳际隐约听到一阵“波波……”细细响声由那睡卧地上的黄秋尘身上传出。

      难道黄秋尘真的在练上乘内功吗?

      突然听到高云岳咦声道:

      “气机运转日月玄关,冲窜天地之桥……难道黄少侠现在已经修练到打通任督二脉绝高之界?”

      艳玫瑰柳雁红,冷冷说道;

      “他年纪这般轻,怎会有这般深厚的内功。”

      武仪天道:

      “柳五妹的话不错,咱们练武中人,虽然大家穷尽平生精力,欲练到打通‘任督’二脉,绝高之境,但放眼古今武林先贤,又有几人能够练到这种玄奥绝境,纵然有的话,那些人也都是穷尽六七十年漫长岁月,才有这种成果,不过,黄相公的传授师父,若是像咱们所遇的钟楼,那种绝世奇人,那就不能同日而语了。”

      武仪天这一提起钟楼的名字,柳雁红点头同意这说法。显然他们五人已经对于钟楼,敬服得五体投地。

      蓦然听到黄秋尘口中传出一阵嘤嘤低吟之声,那像似在睡梦中,梦到什么欢乐愁苦之事。

      突然听高云岳惊喜道:

      “他现在‘任督”二脉已通,气机四布周身百骇……”

      胡圣手接声道:

      “不错,黄相公快要苏醒了。”

      果然黄秋尘轻微呻吟一阵之后,倏地睁开了眼睛翻身坐了起来。

      他眼睛一瞥扫到周围的高云岳等人,惊噫了一声,用手揉揉眼睛,又再运穷目力看去!

      高云岳首先开口叫道:

      “黄少侠别来数日,想不到你功力已臻神化绝境,真是可庆可贺。”

      黄秋尘像似梦游未醒,凄凉轻叹一声,道:

      “高大侠,你们果然早我命归冥冥,唉,冷白的活,我本来半信半疑,想不到这是事实……”

      这几句话,听得高云岳等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084-945.html - 2018-03-19
  • 第二十三章 李云娘心系伍次友 张姥姥情连衍圣公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张姥姥赶走了孔令培之后,一天没有露面。伍次友和李云娘心中惦记,忐忑不安。直到掌灯时分。这个神秘的张姥姥才带着一个郎中来给二人看病,又命人抓药,给云娘另外安排住房。待汤饭用过,一切妥贴,这才到西厢房坐了:“二位,我原说去去就来的,谁想闹了... - 2018-12-27
  • 第二十三章 虎臣忠事事遵圣意 靳辅苦处处有艰难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靳辅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把拜帖又递给戈什哈:“靳辅不敢承受,快将原帖璧还给虎臣大人,来人,随我迎客!”说完,向伊桑阿等略一拱手,说了声“得罪”,便率人迎了出去。  看过本书第一卷、第二卷的朋友都知道,这魏东亭可不是等闲之人。他的母亲刘氏... - 2018-12-28
  • 第二十三章 笛掌纵横定盟主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俞千山一剑得手,勃哈台大叫一声,肩插阔剑踉跄退开十余步,一跤坐倒在地,他生性硬悍,欲要起身再战,不料剑锋透肩后余劲未消,剑柄复又重重撞击在伤口上,这一下附有俞千山的真力,勃哈台再也禁受不起,喷出一大口鲜血,萎顿在地。他虽是戴着人皮面具,... - 2018-06-19
  • 第二十三章 掩贪行和珅理家务 官风恶民变起台湾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第二日,和珅起了个大早便进宫递牌子。吴省钦当晚几乎没有什么隐讳,和珅亲自接见,与他“促膝剪烛夜谈”,小酌助兴,仅此就使这位翰林受宠若惊,言语之间隐约透露,“国子监祭酒”不久就要出缺,翰林清望文华毓茂的个职分,回京可以先安排署理,然后又说... - 2019-02-01
  • 第二十三章 防兵变行宫下严旨 废太子雪地责阿哥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朔风劲吹,雪花飞扬,戒得居大院内的雪地上,一拉溜跪着十几个皇子阿哥。人人心头都像有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难以安宁;个个又都被这漫天的风雪冻得浑身冰凉,瑟瑟发抖。他们在这儿难受,那位在房子里烤着炭火、坐在暖炕上的皇上,也并不轻松。几十... - 2019-01-02
  • 第二十三章 小兄弟奋发练硬功 老教头喜收众高徒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事隔一日,班布尔善便到鹤寿堂来会鳌拜,见鳌拜正和遏必隆交待征粮事宜,便闪到一边,直候到遏必隆辞去方才进来。  一坐下班布尔善就迫不及待地问;“中堂,魏东亭领着那一帮人是干什么的?”鳌拜似笑不笑地答道:“干什么的,陪皇上练武玩的呗。”班布... - 2018-12-24
  • 第二十三章 少将军俄顷擒渠魁 老宫蠹巧机两逢源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扎!”  那炮手答应一声,晃火折子便燃炮捻儿,因为坡顶风大,几次才点燃了。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炮口一串火光夹着铅弹直喷出去,竟是准头极佳,胡家大院正房中弹!房顶被掀起半边,却没有起火,紫霭一样灰蒙蒙的尘雾泛起老高。福康安兴奋得大叫一... - 2019-01-27
  • 第二十三章 刑部院钱度沽清名 宰相邸西林斥门阀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钱度在杨府并没有多耽搁,他是去李卫家听到那里探病的同僚说,杨名时已经谢世,门神已经糊了。他自调刑部衙门,曾经跟着刘统勋到杨家来过两次,现在人既死了,不能没有杯水之情。原想这里必定已经车水马龙,还不定怎么热闹呢,及到了才知道,杨名时的死讯... - 2019-01-04
  • 第二十三章 展孝心计议观元宵 傅公府墨经点家兵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是!”福康安已经失望,忽然又得到这么一道恩旨,兴奋得身子一挺,挂着泪花的眼睛炯然生光,说道:“奴才父亲臣傅恒地下有知,必定望阙感恩涕零,皇上成全福康安忠孝两全!奴才这就去辞别母亲,然后到兵部办理勘合,下午进宫陛辞,再听皇上面授机宜!”... - 2019-01-28
  • 第二十三章 生嫌隙少将带孤军 同敌忾迎敌困金川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在乾隆的严旨催促之下,庆复和张广泗二人不得不离开康定大本营,赶往南路军郑文焕大营督战。郑文焕的大营就设在离小金川镇不到八十里的达维镇,离康定也不过六百多里路。庆复张广泗竟走了半个月才到——那根本不能叫“路”,几乎一路都是在纵横交错的河溪... - 2019-01-11
  • 第二十三章 一枝花蜇居忆往事 红阳教闻风思造乱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一枝花”易瑛蜇居扬州已经三年,自从败走山东,邯郸截饷案发又逃离,山西立足不住,河南桐柏老地盘又被刘统勋派重兵逻察弹压,施银赈粮收束人心,眼见乡关难归,只好化整为零,从淮安潜入南京,不料却又被黄天霸一群紧紧追逼,几乎身陷囹圄。穷途末路惶... - 2019-01-21
  • 第五十三章 筵前揭阴谋 手刃亲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山口内情势霍然一变,只见峰峦纵横,森林苍郁,翠壁绝崖,峡谷清幽,盘龙小道婉蜒而上。  约过一顿饭时间,已经越过两道山峰,遥望两峰夹峙的绿荫中,隐现一座寨门。  铁掌金刀余国梁,举手指着寨门,说道;  “众位大侠请往前行,那座庄门自有迎候... - 2018-03-19
  • 第四十三章 柳风浮影鬼矶飘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经过半个时辰的奔驰,黄秋尘已由草原荒道来到一个山脚下,他抬头一看,只见迷茫茫的夜色中,高峰挺秀,危崖刘天,如戟如锯,如笋如剑,不禁心中暗暗忖道:这道山脉大概是罗山了,但罗山面积这么大,南宫世家是处在那个方向……。  思忖问,黄秋尘施展轻... - 2018-03-19
  • 第十三章 欲火焚毁玉女心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此刻整个生命,都在他的手掌间,急也没用,于是平心静气的说道:“你说要人不知你到千草泽岛的事,只要你将我杀了,那不是可以一手掩盖天下人耳目了吗?”  青衣人哈哈好声笑道:“像你这种浅胄之见,当然想不出我计策之妙用。今日你乃是为我所利... - 2018-03-19
  • 第三十三章 银针把脉解奇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真是一位机诈阴沉的人,他这句话,显然是对黄秋尘所说。  虬龙公主轻声笑道:  “冷白,你虽然称得上机诈过人,但是天下间,强中更有强中手,人上更有人上人!我今日虽说为利用你暂时保护我,所以我数日来,方才和你相处和睦,没有丝毫的行... - 2018-03-19
  • 第二十三章 五路分兵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春梅道:“那等解散的时刻再说了,目前杨门主是允许我参加折花门了?”  “方才在下不是已经答应姑娘了么?”  春梅迅速地举手从她粉颊之间,揭起一张面具,纳入怀中,双膝一屈,跪倒地上,盈盈拜了下去,说道:“属下姬珍珍叩见门主。”  她这一揭... - 2018-04-21
  • 第二十三章 误中暗算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路旁一片草地上,一共站着六个人,谢少安骑在马上,自然老远就认出他们来了。  那是六合门的段斗枢、八卦门高德辉、三元会霍长泰、长江帮于显、洞里赤练贺锦肪,和河海客,一共六个人。  他们这几个人站在路旁,又有什么事呢?但他还未驰到近前,已然... - 2018-03-31
  • 第二十三章 这是一位贩卖能够止渴的精制药丸的商人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你好。”小王子说。  “你好。”商人说道。  这是一位贩卖能够止渴的精制药丸的商人。每周吞服一丸就不会感觉口渴。  “你为什么卖这玩艺儿?”小王子说。  “这就大大地节约了时间。”商人说,“专家们计算过,这样,每周可以节约五十三分钟。... - 2018-03-26
  • 第十三章 汉水夜渡碎琼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汉水位于豫南与鄂北交界处,北岸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南边却横亘着一片绵延不绝的丘陵。北方气候寒冷,目前虽已是初春时分,枯黄的树梢尖上都冒出一茬茬绿嫩的幼芽,但隔冬不化的积雪仍在这北国大地上铺起了一层素裹银装。  夕阳西坠,古道苍茫。夹杂着冰... - 2018-06-18
  • 第三十三章 月夜论道悟玄通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对曲临流说明了洛阳城目前的情况后,几人合议一番,料定擎风侯带领一批残兵败卒必然无力攻下洛阳,只有先退入金锁城中再作图谋。  摇陵堂兴起后,擎风侯集数万民工在洛阳城西北十里处靠山修建金锁城,乃是摇陵堂退守的最后一道防线,虽远远比不上... - 2018-06-19
  • 第二十三章 劈天掌法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天尖顶总共不到一二十丈方圆,此时被两股内家真气所汇成的狂飙,像滔天巨浪,波涛汹涌。崔文蔚,红绡两人,功力有限,那里禁得住这份横卷之势,两个身子,立被震撞得往后飞出!  “啊!”红绡惊呼之声,刚刚发出,楼一怪也突然惊觉,暗叫一声:“不好!... - 2018-04-26
  • 第二十三回 王婆贪贿说风情 郓哥不忿闹茶肆_水浒传_小说
  •     话说当日武都头回转身来看见那人,扑翻身便拜。那人原来不是别人,正是武松的嫡亲哥哥武大郎。武松拜罢,说道:“一年有馀不见哥哥,如何却在这里?”武大道:“二哥,你去了许多时,如何不寄封书来与我?我... - 2019-04-12
  • 第二十三计 远交近攻_三十六计故事_历史故事网
  •   结交离得远的国家而进攻邻近的国家。这是秦国用以并吞六国,统一全国的外交策略。    【原典】    形禁势格①,利从近取,害以远隔②。上火下泽③。    【注释】    ①形禁势格:禁,禁止。格,阻碍。句意为受到地势的限制和阻碍。   ... - 2018-12-21
  • 第二十三章 双绝城主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云靖见穆印逼着要与自己对掌一分强弱,沉思刹那,面现刚毅之色,严肃的说道:  “既是施主必欲相抵一掌始罢,贫道为此之首,愿与施主一试!”  穆印颔首不再开口,云靖稽首却不先攻,穆印无奈,警告云靖小心,欺身而上扬掌劈下,云靖及色精宫中一流高... - 2018-05-27
  • 第二十三章 戴着假发的圆通完全一副商贾打扮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车中,戴着假发的圆通完全一副商贾打扮,伸头看看方向,他往北一指:“北京!”  “去北京干什么?”赶车的汉子有些惊讶。话音刚落又吃了一记爆栗,就听圆通骂道:“只管干活,不许提问。”说完,圆通轻轻叹了口气,自语道,“有些事,无论如何得亲自跑... - 2018-06-10
  • 第二十三章 雅风楼是江南屈指可数的名楼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杭州的西子湖畔的雅风楼,是江南屈指可数的名楼。它地处西子湖畔景色最美的地段,楼高三重,外表古朴端庄,内部极尽奢华,是达官贵人,豪绅巨贾最爱下榻的百年老店。云襄与明珠以前都在此住过,再次回到这里,二人都感到很亲切。  一行人刚住下不久,就... - 2018-06-08
  • 第二十三章 荒岛穷途_山河_故事大全
  •   那黑衣人身材瘦小,相貌英挺,目光如刀剑般锐利,脸色却是蜡黄,隐现一股黑气,倒似是沉疾缠身,全无高手风范。他看上去年纪不过二十三四,额角上却皱纹显现,眼神中隐有一种悲怆厌世之色。  许惊弦记挂着沈千千的安危,转身往船舱奔去,才一提步,但觉... - 2018-06-15
  • 第二十三章 惊天之秘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惊得一跳而起,一时口舌都不灵便了:这,这《天命宝典》如何会在你手里?你急什么,既然将书都给了你,这其中关键迟早会说与你听。老人走到石桌前坐下,一拍石凳,来来来,我们坐下慢慢说。老夫这一闭关就是五十年,好久都没有与人说话了。  小弦心... - 2018-07-08
  • 第二十三章 度厄金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暗自想道:“乾坤教在江湖上既然已经公开了身份,总坛所在,你门就是故作神秘,我也会找得到,目前形势,自己这边,一共只有四人,如今高掌门人被擒,真正能动手的,只有自己和蓝老前辈两个,可说人单势孤,还是先把高掌门人换回来再说。”心念闪电... - 2018-11-30
  • 第二十三章 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谁去追神刀都?罗彻敏向左右喝道。  我去!王无失陈襄和杜乐英都嚷了起来。  罗彻敏正在想要答应那一个,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道:让我去吧!  罗彻敏一想,王无失陈襄得率部打战,杜乐英一个人出去他不放心,让鄂夺玉去倒正好。他向刘湛道:刘大... - 2018-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