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算命先生(2)_剑啸凤鸣

  •   公冶娇见他问自己,高兴得要命,禁不住要笑起来,但她拼命忍住了,装作十分老练的样子,把双手一背,点头道:“有理有理!”

      万古雷瞧她学大人的样,忍不住笑了。

      公冶娇瞅着他:“你笑什么?”

      万古雷忙道:“娇娇有见识,小兄十分高兴。”怕她起疑,忙转了话题:“季姑娘上哪儿去了,怎不和妹妹们在一起?”

      梁雅梅道:“她和季前辈他们接人去了。”

      方天岳道:“不错,听季姑娘的口气,她那远房表兄只要一来,四煞就会闻风而逃!”

      万古雷暗笑,方老兄怀有很大醋意。

      梁雅梅道:“不会吧,当今年青高手,谁有你追魂剑的名头大呀,季姐姐当然知道的。”

      方天岳大乐,但十分谦逊地说道:“不敢不敢,万兄之名,犹在小弟之上。”

      万古雷道:“方兄乃武林世家出身,江湖上对方兄十分敬仰,小弟薄名怎能相比。”

      方天岳道:“哪里哪里!”话一转:“若是这位金笔秀士来了。定然是鹤立鸡群,卓尔不凡,否则季姑娘怎会这般推崇于他?”

      公冶娇道:“说他有什么意思,等一会儿人来了不就知道了吗?说点有趣的事吧。”

      方天岳忽然道:“瞧,这不是来了吗?”

      众人转头去看,只见季国盛和一个二十六七的年青书生走在前面,后面是季兰挽着个中年妇人,王兆康、刘继贤陪着一对三十来岁的男女走在最后,便知是客人已到,忙去迎接。

      这年青书生定是金笔秀士孙锐锋了,只见他生得俊逸儒雅,只是斯文中透着一股傲气。

      万古雷抢上去抱拳道:“在下万古雷,恭候贵客,不胜荣幸,各位路上辛苦了!”

      季国盛笑道:“万公子,这位便是金笔秀士孙锐锋孙大侠,二位多亲近亲近。”又指着季兰搀着的中年妇女道:“拙荆赵芝兰。”指着那一对男女道;“旋风刀李滏,神弹女沐香菊。”引荐声中相互行机寒暄,热闹一阵。

      孙锐锋不论引荐到谁,只是微微点头,连个“久仰”一类的应酬话也不说,对万古雷、方天岳莫不如此,只对公冶娇微笑了一下。

      万古雷忙命仆人照应客人,送他们到花锦楼去梳洗换衣,并让厨下准备接风宴。

      谁都看得出,季兰容光焕发,十分兴奋。

      万古雷一见到她,就会被她的风姿吸引,总是想多看她两眼,如今见她这种神情,禁不住心中发酸,说不出的滋味。他忽然间变得兴味索然,无精打采,只想回自己屋里去单独呆着。正好公冶娇要回家,便送她出门。

      公冶娇边走边道:“这孙锐锋好傲慢,我可不喜欢这种人,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说呢?”

      听不到回答,扭头一瞧,万古雷似乎心不在焉,不禁奇怪,问道:“喂,万大哥,你怎么啦?有什么心事呀,说出来吗?”

      万古雷一惊,忙道:“没有啊……”

      “你骗人,我对你说话你都未听见!”

      “啊,这个这个……”

      “我看你就是有心事,快说出来吧。”

      “我没心事,只想着明日粉面太岁的请宴。”

      “原来如此,有什么好想的,不去就不去!我说那孙大侠目中无人,只怕不好相处。”

      “初来乍到,还看不出来。”

      出了大门,万古雷又送了一程方转回来。

      晚膳时,大家在膳堂见面,少不得又引荐一番,孙锐锋仍端着个架子,令人难以接近。

      方天岳悄声对万古雷说:“万兄,这姓孙的目高于顶,你不觉得好笑吗?难道我方家在武林的盛誉还盖不住他师父追魂笔欧阳迁?”

      万古雷道:“不必计较……”

      方天岳道:“小弟实在看不惯……”

      “请方兄看小弟薄面,不要生起风波才好。”

      方天岳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席间季兰老对着孙锐锋说话,不仅方天岳受冷落,就是万古雷她也不多看一眼。

      万古雷心中直冒冷气,一顿饭吃得好没味道。饭后告罪说有事,请尊客们自便。

      此刻天已黑,他匆匆出了大门,很快走近人流中,不时注意后面可有人蹑踪。不到半个时辰他已来到承恩寺前的空场地,这儿更是热闹,有摆地摊的,叫卖丸药的,他迅速东走西绕,确信无人跟在后头,才折入六顺巷,依次数着两边的房屋,到第七幢一看,果是神八卦的房舍。因为门上贴着一付对联,上联曰:“神算论祸福”,下联曰:“八卦卜吉凶”,这大概是宫知非老先生自拟的。此时门紧闭着,便敲了敲,不一会儿就听到脚声。

      “问卦的吗?”有人边问边开了门。

      万古雷见正是宫知非,连忙一辑。

      宫知非让他进屋,关上门,室内点着灯,有一张案桌,几只矮凳,但宫知非却掀开一道门帘,进入过道,丈把远便是个小天井,有个小四合院,三排平房。正中的客室灯火通明,两侧厢房却是漆黑一片。那正堂客室里坐着两人,小方桌上有酒有菜,似正在吃喝。

      见他来了,那两人便站了起来。万古雷认出其中的瘦子中年人正是那耍杂技的戏弄四煞的艺人,不禁十分高兴。另一个人光着头,个子矮壮,浑身是铁鼓鼓的肌肉,一张圆脸上眼睛大大的,笑起来带着稚气,年岁不大,顶多十八岁,看上去虎头虎脑的,又带两分傻气。

      宫知非径自坐到主位上去,下手空着的叫他坐,道:“先把这杯酒喝了,再说话!”

      万古雷也不客气,依言坐下,端起面前的酒杯就往嘴里倒,刚咽一口就皱起眉头,作出一副苦相,这酒虽然是酒,却苦得要命。

      杂耍汉子和光头小子大声笑起来。

      宫知非道:“这是药酒,珍贵无比,喝了补气,平日老儿可舍不得给人喝。”

      光头小子道:“宫师伯,这酒公子爷喝不下肚,又苦又涩,愚侄从小贫苦,吃惯了苦东西,不如由我代公子爷喝了吧!”说着一只胖手伸出去抓万古雷的酒杯。

      宫知非一伸手,用筷子敲那胖小子的手,骂道:“你喝了两杯还不知足吗?”

      光头小子忙缩回了手:“我是好意呀……”

      宫知非不理他,对万古雷道:“你再不喝,这傻小子就要抢了,快些快些!”

      万古雷无奈,只好闭住气一口喝干,苦得他五脏六腑都翻腾了,又听宫知非喝道:“快运气一周天,将药力散开!”

      万古雷连忙运气,只觉舒畅无比,气行一周天后浑身疲劳全消,精气充沛,方知这药酒果非凡品,自己的功力定有增长,不禁大喜。

      正要道谢,宫知非道:“这药酒是我老爷子藏了二十多年的宝贝,泡有一片千年人参和一小段千年何首乌以及六十八种珍贵药材。这酒喝下去能增长功力,专补元气,你们今夜要行功八个时辰,将药力全部吸收,今后百毒不侵,受益无穷。好,书归正传,你们自己通名,然后说自己知晓的事,再商议对策。”

      杂耍艺人笑道:“我姓汤,大名早忘了,人家都叫我汤老五,是世上少有的老实人……”

      宫知非眼一瞪:“你少往脸上贴金,有你这样的老实人吗?真是天大的笑话!”

      光头小子道:“该俺说了吧,俺叫蛮牛。”

      宫知非道:“没出息的东西,你姓耿,就叫耿牛,这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还改不过口!”一顿,对万古雷道:“人如其名,这小子又傻又蛮,以后交给你调教吧,须得好好管住他!”

      万古雷莫名其妙,不知老爷子用意,只好不出声,心中却存着许多疑团想开口询问。

      这时汤老五道:“我已探明,史孟春又请来了九阴女程彩娥,粉罗刹俞珠和两个不相识的人,这些人都不好对付,个个都是心狠手辣……”

      “你怎知他们是史孟春请来的人?”

      “我亲眼见他们进了金牛巷,决不会错。”

      “老爷子下午去转了几转,什么杀才都没遇到,只见了这位公子爷……”

      “那是你老眼睛不好使的缘故……”

      “胡说八道,我老爷子又没老眼昏花!”

      “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55327&f_id=882 - 2017-11-15
  • 第五章 算命先生(1)_剑啸凤鸣
  •   夜幕徐徐降下,大街上灯火如群星璀灿,照得四处通亮,人群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热热闹闹。万古雷在巷口墙下的阴影中朝外窥望。和往常一样,有来往的人,有三三两两站在道旁嗑家常的闲人,看不出有什么异状,也见不到什么扎眼人物,不禁十分纳闷。  下午... - 2017-11-15
  • 第五十三章 康熙帝穷庐布疑阵 邬先生书房论朝局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高士奇虽然不肯再回上书房,但他给皇上开的药还真灵验。半个多月以后,康熙的病情大见好转,说话清楚了,也能坐起来了。这天,他正在炕上躺着,太监来报,说八阿哥递了牌子,要进宫请安。康熙厌恶地一挥手说:“不见不见,前些日子朕要死不活的时候,别的... - 2019-01-03
  • 第五十七章 归二先生依然不动声色_东风传奇
  •   归二先生依然不动声色,只是把旱烟管挥舞得更急,使对方感觉自己已经全力以赴,技此止耳,以怠其心,实则暗藏实力,步步为营,觑伺对方破绽,功凝左手,随时准备出其不意的一击。  这一阵工夫,双方又打了十几个回合,项中豪眼看武当名宿归二先生也不过... - 2017-12-20
  • 第五章 马陵先生不会和苗飞虎有什么梁子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黑煞神苗飞虎?”  马陵先生从未听说过,自然不会和自己有什么梁子。  但此人外号“黑煞神”,会不会就是用“黑沙掌”,暗算徐少华的那人呢?尤其姓苗,不由使他想起坚要领教自己“云龙十八式”的苗道人来。  这就问道:  “令师是一位道长?”... - 2018-03-13
  • 第五章 劝少年人如同弟兄_圣经
  • 5:1不可严责老年人,只要劝他如同父亲,劝少年人如同弟兄,5:2劝老年妇女如同母亲,劝少年妇女如同姐妹,总要清清洁洁的。5:3要尊敬那真为寡妇的。5:4若寡妇有儿女,或有孙子、孙女,便叫他们先在自己家中学着行孝,报答亲恩,因为这在神面前是可... - 2017-10-21
  • 第五章 有苦难临到你们身上_圣经
  • 5:1嗐!你们这些富足人哪,应当哭泣、号啕,因为将有苦难临到你们身上。5:2你们的财物坏了,衣服也被虫子咬了。5:3你们的金银都长了锈,那锈要证明你们的不是,又要吃你们的肉,如同火烧。你们在这末世只知积攒钱财。5:4工人给你们收割庄稼,你们... - 2017-10-24
  • 第五章 献上礼物和赎罪祭_圣经
  • 5:1凡从人间挑选的大祭司,是奉派替人办理属神的事,为要献上礼物和赎罪祭(或作“要为罪献上礼物和祭物”)。5:2他能体谅那愚蒙的和失迷的人,因为他自己也是被软弱所困。5:3故此,他理当为百姓和自己献祭赎罪。5:4这大祭司的尊荣没有人自取,惟... - 2017-10-22
  • 第五章 必爱从神生的_圣经
  • 5:1凡信耶稣是基督的,都是从神而生,凡爱生他之神的,也必爱从神生的。5:2我们若爱神,又遵守他的诫命,从此就知道我们爱神的儿女。5:3我们遵守神的诫命,这就是爱他了,并且他的诫命不是难守的。5:4因为凡从神生的,就胜过世界;使我们胜了世界... - 2017-10-24
  • 第五章 节外生枝(2)_情寄江湖
  •   刹那间,他愣住了,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随即双手抱拳致意,人也站了起来,迟疑地慢慢走了过去,这才看清那一桌上大半是熟人,他们也都吃惊地瞪着他。  “杨兄、沙兄、梁兄、沙姑娘、梁姑娘,久违久违!”他多少有些尴尬地念叨着。  杨正英抱拳礼说:... - 2017-10-28
  • 第五章 节外生枝(1)_情寄江湖
  •   耿牛此时也放开代总管,跟在郑风等三人身后下楼。  郑风等人一到门口,就听万古雷道:“三位随我来,别担心,有我这兄弟殿后!”  郑风回头一瞧,是帮了忙的楞头小伙子,这才明白两人是一伙的,于是毫不犹豫跟万古雷进了旅舍后院,被邀到房中就座。 ... - 2017-10-28
  • 第五章 宝座的右手中有书卷_圣经
  • 5:1我看见坐宝座的右手中有书卷,里外都写着字,用七印封严了。5:2我又看见一位大力的天使大声宣传说:“有谁配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呢?”5:3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没有能展开、能观看那书卷的。5:4因为没有配展开、配观看那书卷的,我就大哭... - 2017-10-26
  • 第五章 好像夜间的贼一样_圣经
  • 5:1弟兄们,论到时候、日期,不用写信给你们,5:2因为你们自己明明晓得,主的日子来到,好像夜间的贼一样。5:3人正说平安稳妥的时候,灾祸忽然临到他们,如同产难临到怀胎的妇人一样,他们绝不能逃脱。5:4弟兄们,你们却不在黑暗里,叫那日子临到... - 2017-10-19
  • 第五章 作基督受苦的见证_圣经
  • 5:1我这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同享后来所要显现之荣耀的,劝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5:2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5:3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 - 2017-10-24
  • 第五章 在天上永存的房屋_圣经
  • 5:1我们原知道,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必得神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5:2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深想得那从天上来的房屋,好像穿上衣服。5:3倘若穿上,被遇见的时候就不至于赤身了。5:4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劳苦,并非愿意脱下这... - 2017-10-19
  • 第五章 到了犹太人的一个节期_圣经
  • 5:1这事以后,到了犹太人的一个节期。耶稣就上耶路撒冷去。5:2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门有一个池子,希伯来话叫作毕士大,旁边有五个廊子。5:3里面躺着瞎眼的、瘸腿的、血气枯干的许多病人。(有古卷在此有“等候水动,5:4因为有天使按时下池子搅动那... - 2017-10-05
  • 第五章 耶稣站在革尼撒勒湖边_圣经
  • 5:1耶稣站在革尼撒勒湖边,众人拥挤他,要听神的道。5:2他见有两只船湾在湖边,打鱼的人却离开船洗网去了。5:3有一只船是西门的。耶稣就上去,请他把船撑开,稍微离岸,就坐下,从船上教训众人。5:4讲完了,对西门说:“把船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 - 2017-10-03
  • 第五章 他们来到海那边格拉森人的地方_圣经
  • 5:1他们来到海那边格拉森人的地方。5:2耶稣一下船,就有一个被污鬼附着的人从坟茔里出来迎着他。5:3那人常住在坟茔里,没有人能捆住他,就是用铁链也不能。5:4因为人屡次用脚镣和铁链捆锁他,铁链竟被他挣断了,脚镣也被他弄碎了。总没有人能制伏... - 2017-10-02
  • 第五章 同他的妻子撒非喇卖了田产_圣经
  • 5:1有一个人,名叫亚拿尼亚,同他的妻子撒非喇卖了田产,5:2把价银私自留下几份,他的妻子也知道,其余的几份拿来放在使徒脚前。5:3彼得说:“亚拿尼亚,为什么撒但充满了你的心,叫你欺哄圣灵,把田地的价银私自留下几份呢?5:4田地还没有卖,不... - 2017-10-07
  • 第五章 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_圣经
  • 5:1我们既因信称义,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5:2我们又藉着他,因信得进入现在所站的这恩典中,并且欢欢喜喜盼望神的荣耀。5:3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5:4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5:5盼望不至... - 2017-10-11
  • 第五章 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_圣经
  • 5:1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稳,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5:2我保罗告诉你们,若受割礼,基督就与你们无益了。5:3我再指着凡受割礼的人确实地说,他是欠着行全律法的债。5:4你们这要靠律法称义的,是与基督隔绝,从恩典中坠落... - 2017-10-19
  • 第五章 凤求凰_血染枫红
  •   一早,毛一子和罗银凤果然来到,四人遂在房中长谈。  毛一子不善言辞,便由罗银凤讲述了崆峒派遭劫的经过,以及师兄妹二人的行止。  原来,崆峒派掌门通玄子,是位武功深湛,然而脾气暴躁的老人。他经年不问派务,却潜心钻研师门至宝太清混元一气功秘... - 2017-11-11
  • 第五章 风闻在你们中间有淫乱的事_圣经
  • 5:1风闻在你们中间有淫乱的事。这样的淫乱连外邦人中也没有,就是有人收了他的继母。5:2你们还是自高自大,并不哀痛,把行这事的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5:3我身子虽不在你们那里,心却在你们那里,好像我亲自与你们同在,已经判断了行这事的人。5:4... - 2017-10-14
  • 第五章 好像蒙慈爱的儿女一样_圣经
  • 5:1所以你们该效法神,好像蒙慈爱的儿女一样。5:2也要凭爱心行事,正如基督爱我们,为我们舍了自己,当作馨香的供物和祭物献与神。5:3至于淫乱并一切污秽,或是贪婪,在你们中间连提都不可,方合圣徒的体统。5:4淫词、妄语和戏笑的话都不相宜,总... - 2017-10-19
  • 第五章 飞刀逞凶_引剑珠
  •   穿云弩李元同浓眉一轩,翻腕拔出长剑,随手一抡,划起一道银虹,喝道:“站住,在下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黑衣女子对她身前划起的森森寒锋,依然视若无睹,举步缓缓行来。  穿云弩李元同行走江湖,却从未遇到这等镇静的人,连剑锋快要划到面前,... - 2017-12-29
  • 第五章 初悟迷藏_翠莲曲
  •   耳中也同时听到公孙泰嘿嘿冷笑,百忙之中,蓦地功运两臂,右腕一震,如钩左手,直逼公孙泰前胸。  他这一手。正是归驼子“铁掌银钩”中的绝招!  方玉琪对自己能否挣得脱对方掌握,并没半点把握,那知内劲突发,公孙泰只觉方玉琪握剑右腕突然扩张,自... - 2017-12-20
  • 第五章 江湖四英_须弥怪客
  •   萧笛挟着他的布口袋,在长安西市找了间客栈住下。  追坂魂莫成亦步亦趋地跟着他。  “喂,你跟着我干什么?”萧笛不止一次问他,“走你的路去吧!”  “哎哟,萧老爷子,我不跟着你跟谁?天玄会随时会要了我的命,老爷子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佛说:‘... - 2017-12-16
  • 第五章 庄丁给谷飞云沏了一壶茶_东风传奇
  •   孟君杰走出,一名庄丁给谷飞云沏了一壶茶送上。  许铁棠急着问道:  “谷少侠见到金母,一定也见到小女了,她好吗?”  谷飞云道:  “许庄主,在下晋见金母,但没见到令媛。”  许铁棠一怔,问道:  “怎么?金母没让小女和谷少侠见面吗?”... - 2017-12-15
  • 第五章 天门传人_北山惊龙
  •   姓毕的,江湖上倒不多见,从前……唔,唔,从前好像有一个姓毕的剑客,叫做毕……毕……”  毕玉麟忙道:  “老人家,你可是说屠龙剑客毕绍德?”  对屋老人唔道:  “不错,不错,就是屠龙剑客毕绍德!小娃儿,你听谁说过?”  毕玉麟道:  ... - 2017-12-10
  • 第五十五章 谷飞云突觉一道奇大的压力_东风传奇
  •   但就在此时,谷飞云突觉一道奇大的压力,撞到身后,这一撞,力道奇猛,几乎把自己护身“紫气”险险震散,也把他一个身子震得往前冲出去了三步,才行站住,急忙一个轻旋,转过身去,背后站着自己父亲和丁易二人,那有人偷袭?  心中立时明白,自己施展“... - 2017-12-20
  • 第五章 初露锋芒_彩虹剑
  •   范子云转过身去,红着脸道:“恭喜姑娘,已经脱险了。”  紫玉伸手从脸上揭下一张面具,她美丽的脸上,一片娇红,双膝一屈,朝范子云盈盈拜了下去,说道:“范公子果然是仁心君子,今晚救了小婢一命,小婢无以为报,给你叩头。”  范子云放下吸铁石,... - 2017-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