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离奇症候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再说宫如玉方才一手按上荆山毒叟背心,不料中毒昏倒,后来服下司无忌的“攻毒丹”,其实早已好了。

      只是她从南振岳口中,听出由少林寺送来的这名老尼姑,竟然会是他的母亲,而旦是师傅要找的人,这可使她感到十分为难!

      自从和南振岳在岳阳城外,同车而行,心中不知怎的,老是把持不定。

      她醒转之时,正是荆山毒叟和千毒谷主恶战方殷,南振岳被围在“五毒大阵”,申公豹、火千里双双冲入六个青衣童子的剑阵之中。

      此时她真要出手,局势就立时改观了;但她并没站起,只是闭着眼睛,装作中毒未醒!

      她连自己都弄不明白,这是为了什么?直等双方停手,南振岳和司无忌订了十招之约,她才盈盈站起,那时大家目光都投注在场中两人身上,自然没人去注意到她。

      千毒谷主和他五个门人,去得极快;但宫如玉却故意落后一步,并没立即跟着就走。荆山毒叟目光—横,冷冷的道:“姑娘还不快走?”

      宫如玉一手扶住使女肩头,一手理理鬓发,嫣然笑道:“荆老前辈以气行毒,果然厉害!”

      荆山毒叟目光冷然,微晒道:“司无忌的‘攻毒丹’,无毒不解,姑娘早该好了,你还想在老夫面前,捣什么鬼?”

      宫如玉暗暗一惊,但脸上却丝毫不露,依然含笑道:“我要和五妹说几句话。”

      说到这里,目光一转,朝艾如瑗道:“五妹,你过来。”

      她自己却扶着使女,缓缓朝外走去。

      艾如瑗犹豫了一下,抬目道:“大姐有话和我说么?”

      宫如玉走出几步,口中“嗯”一声,回头笑道:“五妹可是怕我强迫你回去么?”

      艾如瑗道:“我知道大姊平日对我好,自然不会强迫我回去的。”

      宫如玉依然缓缓走着,格的娇笑了一声,道:“那你怎不过来?”

      艾如瑗无可奈何的跟着走了过去,道:“大姐有话请说。”

      宫如玉站停身子,忽然朝四个使女挥了挥手,道:“你们到山下等我去。”

      四个使女躬身应“是”,转身朝山下而去。

      宫如玉目光一抬,瞧着艾如瑗,含笑道:“你跟他出来,是不是很爱他?”

      艾如瑗被她问得一呆,突然感到一阵羞意,两颊一红,叫道:“大姐……”

      宫如玉低笑道:”这里只有我们姊妹两人,你说出来也是无妨。”

      艾如瑗胀红着脸道:“我不知道。”

      宫如玉道:“我知道,你不爱他,怎会背叛师傅,跟着他走?”

      艾如瑗眨眨眼睛,忽然滚下两颗晶莹泪珠,道:“师傅把我废了武功,关在石牢里,是三眼金童老前辈把我救出来的。”

      宫如玉道:“谁问你这些,我是问你爱不爱他?”

      艾如瑗道:“我把他当作大哥……”

      宫如玉笑了笑,道:“这是违心之论,大姐面前,你何用作假?”

      艾如瑗期期艾艾的道:“他……他只把我当作他的妹子。”

      宫如玉娇笑道:“这还差不多!这么说来,你心里是喜欢他的了!”

      艾如瑗羞涩的道:“大姐问这些干么?”

      宫如玉道:“自然有关系,如果你真的喜欢他……”

      忽然住口不言!

      艾如瑗睁着眼睛,等于半晌,忍不住问道:“大姐,你怎不说下去?”

      宫如玉道:“你先回答我。”

      艾如瑗道:“大姐叫我回答你什么呢?”

      宫如玉道:“你如果真心爱他,就点点头。”

      艾如瑗脸上一阵羞红,点了点头。

      宫如玉徐徐说道:“他母亲患了重病,非师傅莫治……”

      艾如瑗奇道:“他母亲是谁?”

      宫如玉伸手从怀中取出两个纸包,郑重的道:“他母亲危在旦夕,这两包药,每服一包,就可以支持三天,两包就可以支持六天。”

      艾如瑗迟疑的道:“六天之后呢?”

      宫如玉道:“没有这两包药,他母亲就活不过十二个时辰;但这两包药,虽能支持她病况不变,只是其中却含有剧毒。”

      艾如瑗吃惊道:“这是毒药?”

      宫如玉道:“毒药倒不是,只是药中另外渗了毒药,但这个不打紧,他请教荆山毒叟,自有解毒之法,但要越快越好!”

      艾如瑗接过纸,又道:“大姐还有什么事吗?”

      宫如玉略一沉吟:“要他早日离开此地,把母亲送到荆山西门外黄家堡去,可在那里等我,只是此行务必严守秘密,除了你和他之外,不可让第三个人知道。五天之后,我必可赶到,这是我的信物,到了黄家堡,他们自会接待。”

      说完,从头上取下一支银簪,迅速塞到艾如瑗手中。

      艾如瑗道:“大姐,他母亲的病,你也会医治?”

      宫如玉道:“不会,除了师傅,只怕谁也不会医治的好。”

      艾如瑗心头一震道:“大姐,你……”

      宫如玉道:“五妹,你不用多问。”

      艾如瑗忽然问道:“大姐,你为什么要帮他?”

      宫如玉脸上一红,轻轻叹道:“谁叫我们都是女人?”

      艾如瑗呆了一呆,眨动着大眼睛,惊奇的道:“大姊你……”

      宫如玉笑道:“好妹子,你放心,大姐不会和你争的……”

      说到这里,接着又道:“好了,我要走了,你们最好早些离开此地。”

      说完,翩然朝山下走去。

      艾如瑗心中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情形,目送大姊走后,转过身去,只见南大哥、荆山毒叟,和另外—男一女(卫劲秋和陆明慧)都已进入屋中,只有六个青衣童子,手捧短剑,分布在两丈之外,远远的站着。

      他们瞧到宫如玉远去,其中一个迎着艾如瑗笑道:“艾姑娘,我们奉师傅之命,在这里接应你呢,那女子真要强迫你回去,我们立时就可以把她困住。”

      艾如瑗瞧他们每人身上,都带着剑伤,那是方才和申公豹、火千里动手时挂的彩,心中暗想:“你们还真不知道大师姐的厉害,区区剑阵,只怕连自己也困不住,那能困得住她?”

      一面却含笑道:“谢谢你们咯,我大哥他们呢,都进去了?”

      那童子道:“师傅和南少侠都在石室下面,姑娘只管进去,这里有我们呢!”

      艾如瑗朝他们点点头,匆匆朝石屋中奔去。

      石榻上躺着奄奄一息,陷入昏迷的老尼姑。

      石榻前面,站着南振岳、卫劲秋,和陆明慧,大家静悄悄的谁也没有作声。

      荆山毒叟脸色凝重,一手三个指头,按在老师太腕脉之上,双目微阖,正在聚精会神的切脉,他按完左手,接着又按右手。

      过了半晌,他右手切完了,又向左腕按去!

      眉峰渐渐皱起来了,虽然没有说话,可是他口中却是轻轻的“啧”了一声!

      南振岳心头不期一紧,忍不住就要问话,但因荆山毒叟还在切脉,张了张口,终于又忍了下去。

      荆山毒叟切完左手,再切右手,口中低低的道:“奇怪呀!”

      南振岳再也忍耐不住,着急问道:“老丈,家母怎么了?”

      荆山毒叟仰起头来,徐徐说道:“令堂病势,似乎起了变化……”

      他似是言有未尽,却住口不说。

      南振岳急道:“很危险么?”

      荆山毒叟徐徐说道:“老朽这一门,原以精研毒药为主,但药性和医道关连密切,因此老朽自幼也就涉猎了许多医学书籍,虽然不敢自诩高明,总也不至于比时下一般悬壶济士的医士,差到哪里……”

      这几句话,只是他自诩医道,和南振岳急于想知道母亲病势,如何起了变化,可说毫不相干;但南振岳还是聚精会神的听着,不敢插口。

      荆山毒叟接着又道:“数日前,少林寺派人护送令堂前来,据百了大师函中所说,令堂似是,身中奇毒,嘱老朽诊治。

      要知用药一道,必须对症,但经老朽几日来的诊察,令堂既非中毒,又非受伤,始终查不出病源所在,是以一直未敢用毒……”

      南振岳似想张口问话,但又忍了下去。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768-943.html - 2018-03-04
  • 第二十八章 八臂金童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掠掠柔发,说道:“大哥,殿上黑沉沉怪不舒服,我们还是坐到阶上去吧!”  谢少安笑道:“你是不是怕鬼?”  冰儿哼道:“我才不怕呢?这里又没有地方好坐,阶前还有些月亮,银河如水月如刀,多有诗意?岂不比坐在黑沉沉的屋里好得多了。”  谢... - 2018-04-03
  • 第二十八章 孤独红是钟楼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袁丽姬听了这句话,脸上娇容微变,问道:  “你内伤重吗?”  黄秋尘急道:  “我等会便可恢复,你不要管我,快去保护武仪天的性命袁丽姬在冷震东所说:师兄黄龙山有两位知交好友武仪天和鬼母教主……的话,她也全部听到了,所以黄秋尘如此说,心中... - 2018-03-19
  • 第二十八章 天囚堂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戴良江湖阅历何等老到,自然听的出胡管事的口气,这是说,平日押解人犯,都是领队亲自押送来的,但从没两个领队,同时来过,他自然感到有些意外。心念一动,不觉脸色凝重,探手从怀中摸出一面银牌,说道:“兄弟和陆兄是奉堂主之命,到牢中查看来的。” ... - 2018-03-10
  • 第二十四章 毒君毒后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冰儿两人刚跨进松棚,令狐大娘一阵呷呷尖笑,站起身来,招呼道:“谢少侠二位才来么?快到这边坐。”  青衣少女令狐芳看到谢少安,柳眉微蹙,好像有什么心事一般,忽然低下头去。  谢少安目光一掠,棚下已经没有坐位,人家既然跟自己先招呼,... - 2018-03-31
  • 第二十三章 误中暗算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路旁一片草地上,一共站着六个人,谢少安骑在马上,自然老远就认出他们来了。  那是六合门的段斗枢、八卦门高德辉、三元会霍长泰、长江帮于显、洞里赤练贺锦肪,和河海客,一共六个人。  他们这几个人站在路旁,又有什么事呢?但他还未驰到近前,已然... - 2018-03-31
  • 第二十五章 飞天神魔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令狐大娘听得一怔,道:“秦夫人是给芳儿作媒?”  秦映红笑道:“是呀,毒君、毒后只有这么一个世子,令孙女一嫁过去,就是毒世子的妃子,毒君、毒后早就不问事了,把毒王宫交给世子掌管,令孙女就是毒王宫的女主人。”  令狐大娘望望毒君、毒后,说... - 2018-03-31
  • 第二十六章 安然脱险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琵琶仙笑道:“咱们现在不是退出去了么?”  铁拐黄衫道:“现在要出去,可得留下一件东西。”  琵琶仙道:“你要我留什么?”  铁拐黄衫道:“命,你已经只有横着可以出去了。”  琵琶仙洪笑道:“阁下说的,正合我意,兄弟进来之时,固然施了一... - 2018-04-03
  • 第二十九章 擒龙手法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第一辆车上,走下来的是毒君闻人休夫妇,第二辆车上走下来的是飞天神魔闻于天和天狐秦映红。他们刚一下车,驾车的两个青衣汉子敦奘、阉茂迅快的从两辆车上,捧出一大幅柔软的地毯,在平坦的草地上铺好。  接着又取出两个精致的漆器食盒,一把金壶,四付... - 2018-04-03
  • 第二十二章 武林结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哪知就在他五指钩曲,朝苍髯汉子肩头抓落之际,突觉对方肩头一滑,竟然未能抓实!  心中方自一楞,急待吐掌,不知怎的,自己暗蓄手心的掌力,似被一股无形真气封住,一点也使不出来!  苍髯汉子双目朝他一注,嘿然道:“你暗施杀手,为人奸诈,饶称不... - 2018-03-31
  • 第二十七章 妙夺钩符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忽然发现北首一座小山麓间,绿树掩映,似有一所庙宇,心中不觉一动,说道:  “冰儿,那里有一座庙宇,咱们过去瞧瞧。”  冰儿道:“庙宇有什么好瞧的?”  谢少安道:“这座庙宇离王母渡已有五里光景,地势相当偏僻,今晚如果会发生什么事故... - 2018-04-03
  • 第二十九章 事出离奇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她口中继续念着“商阳”、“二间、“三间”……一会工夫,南振岳依着她的指点,已经走完“手太阴肺经,手阳明大肠、足太阴脾、足阳明胃、手太阴心、手太阳少肠、足少阴肾等七条经脉。  只听艾如瑗继续喊道:“足太阳膀胱经、手按足心、气由足小指‘至阴... - 2018-03-04
  • 第二十一章 寿诞盛会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赶回赵府,只见剥皮猴徐永燮负手站在阶前,似在等候什么人,一见四人回来,立即迎了上来,含笑拱手道:“杨大侠、谢大侠四位回来了,敝少主听说四位昨晚出去,一晚未归,心中甚是焦急,今日一早,就命兄弟在这里恭候……”  杨继功未待他说完,连连拱手... - 2018-03-31
  • 第二十四章 荒山孤观藏花轿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胡圣手轻声说道:  “黄少侠,这摆擂台的事,图画中字句,说得很清楚,你自己看看。”  黄秋尘闻言,低头再向那幅图案看去,只见左下角,写了几行蝇头小字,道:  “端午三刻,瑶池仙女,降临凡尘招亲,祝君前世福缘,驾临朝凤岭,擂台定姻缘。瑶池... - 2018-03-19
  • 第二十五章 生死一发悟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岳凤飞闻言眉宇间,倏地掠过一丝骇人杀机,喝道:  “你该死,竟敢偷视公主玉容。”  黄秋尘急道:  岳侍卫长,你不要误会,在下是蒙受虬龙公主召……”  岳凤飞没待黄秋尘将话说完,“飕!”地一声,右手已经迅快撤出悬腰佩剑。  但是煞星手冷... - 2018-03-19
  • 第二十三章 旷世奇缘二脉通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驼矮二老闻言,转首各望了黄秋尘一眼,越庸冷森森一笑,道:  “好小子,无怪你天生命大……”  说着话,两人忽的转身一掠,飞出三四丈,忽听冷白喝道:  “两位慢走一步!”  煞星手冷白追踪而出,猛听黄秋尘叫道:  “冷兄不要追了,兄弟有话... - 2018-03-19
  • 第二十二章 谎言谬语骗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长长凄叹一声,道:  “……那日我们众人遇到钟楼,他疗治好了我等七人的伤疾,挽救了咱们生命,却又攫去我们的性命……”  黄秋生愈觉糊涂,皱眉说道:  “冷兄,你说清楚一点,我真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白道:  “钟楼在疗... - 2018-03-19
  • 第二十章 深更人静,寒笑扰清梦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只见袁丽姬盘膝跌坐,虽然她玉体半裸,香艳动人,但面容神态,却是极端庄、威严、肃穆。  这情形好象似柔和的春风,吹入了万丈冰窑,黄秋尘机伶伶打了个寒战,赶忙紧闭着眼睛。  黄秋尘已经知道袁丽可能是为自己疗治伤势后,精疲力竭正在运功调息,但... - 2018-03-19
  • 第二十一章 荒野草原回音出钟楼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岳凤飞虽然生性骄狂,但人却极端机智聪敏,这时他察言观色,已知袁丽姬和吴灵钟,并非擒走“虬龙公主”的同一路之人。  蓦在这时,大约半里之遥飘传来一声尖锐悠长的啸声!  岳凤飞闻得啸声后,转脸向驼矮二叟喝道:  “虬龙公主的八名神箭侍卫,已... - 2018-03-19
  • 第二十六章 荒凉楼院藏机密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倏地,笑声敛绝了。  鬼矶士秦风也恢复了那付冷酷无性的面容,淡淡的对黄秋尘说道:  “你胜了!你走吧!老朽本来可以遵照我往昔的生性,毁诺再出手毙了你,但老夫今夜不愿这般做,我要违背自己的理智,跟上苍相赌一下,你是不是日后我生命的克星。但... - 2018-03-19
  • 第二十八章 破天毒府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董崇仁接住了佟仲和,立即问道:  “佟兄伤在哪里?”  佟仲和全身直抖,从齿缝中进出活声道:  “他说解药已放在兄弟怀中,董兄摸摸兄弟怀里,是否真有解药?”  董崇仁探手一摸,果然取出一颗药丸,奇道:  “妖道这是什么意思?”  佟仲和... - 2018-01-18
  • 第二十章 小王子发现了一条大路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在沙漠、岩石、雪地上行走了很长的时间以后,小王子终于发现了一条大路。所有的大路都是通往人住的地方的。  “你们好。”小王子说。  这是一个玫瑰盛开的花园。  “你好。”玫瑰花说道。  小王子瞅着这些花,它们全都和他的那朵花一样。  “你... - 2018-03-22
  • 第二十九章 夜枭长啼惊玉女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虬龙公主转眼望了袁丽姬一眼,微微一笑的缓缓说道:  “袁院主这几句话,听得使我心内茫然,你我向来素不相识,奴家如何敢称是你的大恩人。盛传中原青城修剑院主,威亚端庄,但今日看来,却使人有着反感。”  这句话,听得袁丽姬笑容顿敛,现出一片尴... - 2018-03-19
  • 第二十九章 贾老二一闪身就不见了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贾老二只朝他们打了个手势,就身形一弓,活像一只老鼠,嗖的一声凌空拨起,纵上墙头,一闪身就不见了。  大家跟着他纵身跃起,越过围墙,落到外面。  史琬问道:  “喂,贾老二,我们不骑马去吗?”  贾老二回头道:  “夜行人怎么能骑牲口?咱... - 2018-03-15
  • 第二十八章 惊天动地“赔得起”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快进八月时,天成元老号的孙北溟大掌柜,接到西安何老爷亲笔写来的一道信报。  信报上说:前不久皇上、太后各下圣旨、懿旨一道,豁免回銮驻跸所经过的陕西、河南、直隶三省沿途州县的钱粮。太后还另降懿旨,赏给陕西人民十万两内帑。看来,朝廷择... - 2018-01-21
  • 第二十一章 跑来了一只狐狸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就在这当儿,跑来了一只狐狸。  “你好。”狐狸说。  “你好。”小王子很有礼貌地回答道。他转过身来,但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在这儿,在苹果树下。”那声音说。  “你是谁?”小王子说,“你很漂亮。”  “我是一只狐狸。”狐狸说。  “来... - 2018-03-23
  • 第二十七章 回峰旋路恩怨谜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佩刀老乾双眉轻皱笑道:  “那除非冷兄已将这机密泄露了。”  冷震东冷冷道:  “南宫兄这种不相信兄弟之心理,实在使人心寒。”  佩刀老者哈哈笑道。  “不然冷兄为何说这楼院机密有第三者知道?”  冷震东嘿嘿冷笑道:  “南宫兄,难道你... - 2018-03-19
  • 第二十三章 黑袍老者依言坐了上首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黑袍老者依言坐了上首。徐少华、祖东权就在左右两边的椅上落坐。  小红捧银壶给三人面前斟上了酒。  徐少华拱手道:“谷主原谅,在下不善饮酒。”  黑袍老者含笑道:“老夫也不善饮,咱们就以此一杯为限,慢慢的喝。”  一面回首朝祖东权道:“祖... - 2018-03-15
  • 第二十八章 许三观让二乐躺在家里的床上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让二乐躺在家里的床上,让三乐守在二乐的身旁,然后他背上一个蓝底白花的包裹,胸前的口袋里放着两元三角钱,出门去了轮船码头。  他要去的地方是上海,路上要经过林浦、北荡、西塘、百里、通元、松林、大桥、安昌门、靖安、黄店、虎头桥、三环洞... - 2018-02-09
  • 第二十八章 夜探幕阜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武当派在九大门派中,是领袖群伦的大派,掌门人亲自赶来,替盟主祝寿,柳家庄上,自有一番盛大的欢迎,不在话下。  初更时分,银拂道人喝得酩酊大醉,连脚下也有点虚飘飘的,回转宾舍。  但当他推门而入,跨进房中,醉态登时敛去!  迅快的掩上房门... - 2018-01-06
  • 老子·道德经 第二十八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知其雄①,守其雌②,为天下溪③。为天下溪,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④。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⑤,为天下式,常德不忒⑥,复归于无极⑦。知其荣⑧,守其辱⑨,为天下谷⑩。为天下谷,常德乃足,复归于朴⑾。朴散则为器⑿,圣人用之,则为官长⒀,故... - 2017-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