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离奇症候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再说宫如玉方才一手按上荆山毒叟背心,不料中毒昏倒,后来服下司无忌的“攻毒丹”,其实早已好了。

      只是她从南振岳口中,听出由少林寺送来的这名老尼姑,竟然会是他的母亲,而旦是师傅要找的人,这可使她感到十分为难!

      自从和南振岳在岳阳城外,同车而行,心中不知怎的,老是把持不定。

      她醒转之时,正是荆山毒叟和千毒谷主恶战方殷,南振岳被围在“五毒大阵”,申公豹、火千里双双冲入六个青衣童子的剑阵之中。

      此时她真要出手,局势就立时改观了;但她并没站起,只是闭着眼睛,装作中毒未醒!

      她连自己都弄不明白,这是为了什么?直等双方停手,南振岳和司无忌订了十招之约,她才盈盈站起,那时大家目光都投注在场中两人身上,自然没人去注意到她。

      千毒谷主和他五个门人,去得极快;但宫如玉却故意落后一步,并没立即跟着就走。荆山毒叟目光—横,冷冷的道:“姑娘还不快走?”

      宫如玉一手扶住使女肩头,一手理理鬓发,嫣然笑道:“荆老前辈以气行毒,果然厉害!”

      荆山毒叟目光冷然,微晒道:“司无忌的‘攻毒丹’,无毒不解,姑娘早该好了,你还想在老夫面前,捣什么鬼?”

      宫如玉暗暗一惊,但脸上却丝毫不露,依然含笑道:“我要和五妹说几句话。”

      说到这里,目光一转,朝艾如瑗道:“五妹,你过来。”

      她自己却扶着使女,缓缓朝外走去。

      艾如瑗犹豫了一下,抬目道:“大姐有话和我说么?”

      宫如玉走出几步,口中“嗯”一声,回头笑道:“五妹可是怕我强迫你回去么?”

      艾如瑗道:“我知道大姊平日对我好,自然不会强迫我回去的。”

      宫如玉依然缓缓走着,格的娇笑了一声,道:“那你怎不过来?”

      艾如瑗无可奈何的跟着走了过去,道:“大姐有话请说。”

      宫如玉站停身子,忽然朝四个使女挥了挥手,道:“你们到山下等我去。”

      四个使女躬身应“是”,转身朝山下而去。

      宫如玉目光一抬,瞧着艾如瑗,含笑道:“你跟他出来,是不是很爱他?”

      艾如瑗被她问得一呆,突然感到一阵羞意,两颊一红,叫道:“大姐……”

      宫如玉低笑道:”这里只有我们姊妹两人,你说出来也是无妨。”

      艾如瑗胀红着脸道:“我不知道。”

      宫如玉道:“我知道,你不爱他,怎会背叛师傅,跟着他走?”

      艾如瑗眨眨眼睛,忽然滚下两颗晶莹泪珠,道:“师傅把我废了武功,关在石牢里,是三眼金童老前辈把我救出来的。”

      宫如玉道:“谁问你这些,我是问你爱不爱他?”

      艾如瑗道:“我把他当作大哥……”

      宫如玉笑了笑,道:“这是违心之论,大姐面前,你何用作假?”

      艾如瑗期期艾艾的道:“他……他只把我当作他的妹子。”

      宫如玉娇笑道:“这还差不多!这么说来,你心里是喜欢他的了!”

      艾如瑗羞涩的道:“大姐问这些干么?”

      宫如玉道:“自然有关系,如果你真的喜欢他……”

      忽然住口不言!

      艾如瑗睁着眼睛,等于半晌,忍不住问道:“大姐,你怎不说下去?”

      宫如玉道:“你先回答我。”

      艾如瑗道:“大姐叫我回答你什么呢?”

      宫如玉道:“你如果真心爱他,就点点头。”

      艾如瑗脸上一阵羞红,点了点头。

      宫如玉徐徐说道:“他母亲患了重病,非师傅莫治……”

      艾如瑗奇道:“他母亲是谁?”

      宫如玉伸手从怀中取出两个纸包,郑重的道:“他母亲危在旦夕,这两包药,每服一包,就可以支持三天,两包就可以支持六天。”

      艾如瑗迟疑的道:“六天之后呢?”

      宫如玉道:“没有这两包药,他母亲就活不过十二个时辰;但这两包药,虽能支持她病况不变,只是其中却含有剧毒。”

      艾如瑗吃惊道:“这是毒药?”

      宫如玉道:“毒药倒不是,只是药中另外渗了毒药,但这个不打紧,他请教荆山毒叟,自有解毒之法,但要越快越好!”

      艾如瑗接过纸,又道:“大姐还有什么事吗?”

      宫如玉略一沉吟:“要他早日离开此地,把母亲送到荆山西门外黄家堡去,可在那里等我,只是此行务必严守秘密,除了你和他之外,不可让第三个人知道。五天之后,我必可赶到,这是我的信物,到了黄家堡,他们自会接待。”

      说完,从头上取下一支银簪,迅速塞到艾如瑗手中。

      艾如瑗道:“大姐,他母亲的病,你也会医治?”

      宫如玉道:“不会,除了师傅,只怕谁也不会医治的好。”

      艾如瑗心头一震道:“大姐,你……”

      宫如玉道:“五妹,你不用多问。”

      艾如瑗忽然问道:“大姐,你为什么要帮他?”

      宫如玉脸上一红,轻轻叹道:“谁叫我们都是女人?”

      艾如瑗呆了一呆,眨动着大眼睛,惊奇的道:“大姊你……”

      宫如玉笑道:“好妹子,你放心,大姐不会和你争的……”

      说到这里,接着又道:“好了,我要走了,你们最好早些离开此地。”

      说完,翩然朝山下走去。

      艾如瑗心中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情形,目送大姊走后,转过身去,只见南大哥、荆山毒叟,和另外—男一女(卫劲秋和陆明慧)都已进入屋中,只有六个青衣童子,手捧短剑,分布在两丈之外,远远的站着。

      他们瞧到宫如玉远去,其中一个迎着艾如瑗笑道:“艾姑娘,我们奉师傅之命,在这里接应你呢,那女子真要强迫你回去,我们立时就可以把她困住。”

      艾如瑗瞧他们每人身上,都带着剑伤,那是方才和申公豹、火千里动手时挂的彩,心中暗想:“你们还真不知道大师姐的厉害,区区剑阵,只怕连自己也困不住,那能困得住她?”

      一面却含笑道:“谢谢你们咯,我大哥他们呢,都进去了?”

      那童子道:“师傅和南少侠都在石室下面,姑娘只管进去,这里有我们呢!”

      艾如瑗朝他们点点头,匆匆朝石屋中奔去。

      石榻上躺着奄奄一息,陷入昏迷的老尼姑。

      石榻前面,站着南振岳、卫劲秋,和陆明慧,大家静悄悄的谁也没有作声。

      荆山毒叟脸色凝重,一手三个指头,按在老师太腕脉之上,双目微阖,正在聚精会神的切脉,他按完左手,接着又按右手。

      过了半晌,他右手切完了,又向左腕按去!

      眉峰渐渐皱起来了,虽然没有说话,可是他口中却是轻轻的“啧”了一声!

      南振岳心头不期一紧,忍不住就要问话,但因荆山毒叟还在切脉,张了张口,终于又忍了下去。

      荆山毒叟切完左手,再切右手,口中低低的道:“奇怪呀!”

      南振岳再也忍耐不住,着急问道:“老丈,家母怎么了?”

      荆山毒叟仰起头来,徐徐说道:“令堂病势,似乎起了变化……”

      他似是言有未尽,却住口不说。

      南振岳急道:“很危险么?”

      荆山毒叟徐徐说道:“老朽这一门,原以精研毒药为主,但药性和医道关连密切,因此老朽自幼也就涉猎了许多医学书籍,虽然不敢自诩高明,总也不至于比时下一般悬壶济士的医士,差到哪里……”

      这几句话,只是他自诩医道,和南振岳急于想知道母亲病势,如何起了变化,可说毫不相干;但南振岳还是聚精会神的听着,不敢插口。

      荆山毒叟接着又道:“数日前,少林寺派人护送令堂前来,据百了大师函中所说,令堂似是,身中奇毒,嘱老朽诊治。

      要知用药一道,必须对症,但经老朽几日来的诊察,令堂既非中毒,又非受伤,始终查不出病源所在,是以一直未敢用毒……”

      南振岳似想张口问话,但又忍了下去。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768-943.html - 2018-03-04
  • 第二十八章 惊灭青灯宜秋楼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变生不测下,眼见苏探晴将要跌入水塘中。但他早有准备,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苏探晴在空中强提一口内气,腰腹用力翻个跟斗,变得头下脚上倒落而下。右手食指探出,正点那尚未沉入水中的断木桩上,这一下用力极大,木桩立时断为数截,凭此一点之力顿住下落之... - 2018-06-19
  • 第二十六章 换日出世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一阵清风吹来,虽是在末夏时节,离望崖上的每人仍能感觉到一丝彻骨的寒意。这一局既是以人做子,若是棋子被对方所吃,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愚大师到此刻方才明白御泠堂的真正用意,盯着青霜令使,目中如同要喷出火来,声音竟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 2018-07-08
  • 第二十五章 枰争天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这日从清晨弈至午间,小弦已是三度逼和愚大师。  第四局愚大师空占子力优势,偏偏被小弦不断以闲着求和兑子,弄得缚手缚脚,终又是一局和棋。他虽是老成心性,却也不免因棋生怨,一甩大袖,将棋盘拂乱,气鼓鼓地道:似你这般下棋有何趣味?难道你就一心... - 2018-07-08
  • 第二十三章 惊天之秘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惊得一跳而起,一时口舌都不灵便了:这,这《天命宝典》如何会在你手里?你急什么,既然将书都给了你,这其中关键迟早会说与你听。老人走到石桌前坐下,一拍石凳,来来来,我们坐下慢慢说。老夫这一闭关就是五十年,好久都没有与人说话了。  小弦心... - 2018-07-08
  • 第二十四章 弈天之诀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愚大师并没有怪小弦插言:只怕在场所有人都没料到少主的行为。他竟然将所有东西都一样样检到自己身边,逐一把玩,最后却只将两样东西掷到一边。他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一样是那方官印,一样却是那顶道冠。小弦一呆,这个少主确是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 - 2018-07-08
  • 第二十章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若是要入凌州,他们定然万万不敢。可冲州却是毓王旧地,在入驻泷丘前,罗家一直住在冲州。而且经过冲州的那一段路,又极偏僻,与军镇相距甚远,几个人一商量,还是决心冒险一行。  急行两日后的深夜里,越过了曹原岭的又一道支脉... - 2018-07-16
  • 第二十一章 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拿去吧!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镜光从他面上晃过,他的面孔一时亮白,镜面扣到石上后,又暗了下去。  罗彻敏却没有去理那面镜子,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是不是,又有什么要紧?鄂夺玉昂起头,微微出神地看向天之极处,道:既然你是世子,那么...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二十五章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丧仪早有所备。便是起先有些慌乱,往后府中自有熟谙典故的吏官,很快便接手过来,一切便又上了正轨。罗彻敏只消跟着木头人似地一项项照办,倒也没出什么差错。  到了大敛前日,薛妃见罗彻敏被摆布得眼神都有点怔忡,便命人到养怡堂传... - 2018-07-16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第二十二章 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杜乐英离家数月,却不知道,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这此出征程中,他一连升了五级。后面的三次提拨,都是这在一个月内。他现在独领一军,成为锐锋都指挥使。  月前黑摩岭之战,毓王本军与伏虎都被分割开,形势岌岌可危,杜乐俊一连四次率军冲杀,身... - 2018-07-16
  • 第二十三章 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谁去追神刀都?罗彻敏向左右喝道。  我去!王无失陈襄和杜乐英都嚷了起来。  罗彻敏正在想要答应那一个,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道:让我去吧!  罗彻敏一想,王无失陈襄得率部打战,杜乐英一个人出去他不放心,让鄂夺玉去倒正好。他向刘湛道:刘大... - 2018-07-16
  • 第二十二章 四个故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伤势初愈,蒙头大睡了几天,待景成像给他服下软筋散的解药,便觉得一切均如从前,再无手足酸软之状。只是每每想及那些经脉穴道,体内虽隐有一丝感应,却再不似前几日那般意动气生、犹使臂指。而小腹下气海大穴更是窒闷生涩,如叠块垒。  要知武学高... - 2018-07-08
  • 第二十一章 浩气疗伤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须闲号刚刚靠上萍乡县的码头,水柔清便惊喜地叫了二声,抢先跳到岸上,扑人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怀里:景大叔你莫非未卜先知么?怎么知道我们今天回来?  那中年人浓眉凤目,宽额隆鼻,五缕长髯衬得一张国字脸不怒而威。他相貌极有气度,却偏偏被一个少... - 2018-07-08
  • 第二十九章 事出离奇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她口中继续念着“商阳”、“二间、“三间”……一会工夫,南振岳依着她的指点,已经走完“手太阴肺经,手阳明大肠、足太阴脾、足阳明胃、手太阴心、手太阳少肠、足少阴肾等七条经脉。  只听艾如瑗继续喊道:“足太阳膀胱经、手按足心、气由足小指‘至阴... - 2018-03-04
  • 第二十章 绝顶之战_绝顶_故事大全
  •   正月十八,傍晚。寂静的泰山脚下,一骑白马沿山道飞驰而来。马上之人身材高大,一身劲服,目光冷峻,唇边却挂着一丝若有若无、意味深长的笑容。他正是当朝大将军明宗越。  山道前立着一块丈许见方的大石碑,上刻四个大字:岱岳千秋。白马来到石碑前长嘶... - 2018-07-01
  • 第二十章 舟中争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须闲号沿江东行,顺风顺水下舟轻帆满,十分迅速。  小弦蹲坐在船尾,望着江岸上林青与虫大师的影子越来越小,渐渐隐去,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离愁别绪,心头似是堵了一块大石,忍不住叹了一声。  好端端的叹什么气?水柔清在他身边坐下,随手拿起一支桨... - 2018-07-08
  • 第二十章 昔日血仇今犹痛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三人结义已毕,俞千山早听江湖传闻说苏探晴替摇陵堂出使炎阳道之事,此刻看他与擎风侯义女同路,自然不假。问起来才知道要相救顾凌云的内情,俞千山道:二弟敬可放心,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相救顾凌云之事大哥义不容辞,待振武大会一完,我便与你们同去... - 2018-06-18
  • 第二十二章 鬼火夺魂生奇变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群雄本就对孟天鹞飞扬跋扈的态度十分不满,听到那声音将神禽八式戏称为生气把式,尽皆哄笑起来。孟天鹞正大处上风之际,听到有人如此调笑自己,心头忿怒,面色一沉,将满腹怒火尽皆撒在陆见波身上。激斗中施出一招惊月式,双爪伸缩不定,在空中幻出无数爪... - 2018-06-18
  • 第二十一章 明争暗斗各施谋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转眼已是三天后。隆中城西郊有个小山岗,当地人为了纪念诸葛武侯,起名为卧龙岗,岗上有一方阔达千尺的平地。一大清早,振武大会便在此处如期召开。  三人早早来到会场,都各挑了一张适合脸型的人皮面具戴上。那面具设计精巧,上面还以细针刺有无数小孔... - 2018-06-18
  • 第二十八章 鄂夺玉的梦境通常是一条黑沉沉的河流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的梦境通常是一条黑沉沉的河流。他似乎在河水中飘浮了无穷无尽的岁月,脑子里总有一个声音象儿歌一样反复地低吟,告诉他前面有广阔无垠地天地,有落日在波光上碎落的紫绛,有鸟儿飞过,啼声象冬天的冰花破碎的声音  梦境骤然消失,他翻身而起,尚... - 2018-07-16
  • 第二十八章 九毒仙子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举目看去,只见一身黑衣的田七姑,俏生生的走了过来,这就喝道:“田七姑,你最好站在那里,莫要过来。”  田七姑轻笑道:“小兄弟,你这是做什么,大姐我几时害过你了?”  邓如兰叱道:“方大哥叫你不要过来,你就不准过来。”  “唷!”田... - 2018-02-03
  • 第二十三章 笛掌纵横定盟主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俞千山一剑得手,勃哈台大叫一声,肩插阔剑踉跄退开十余步,一跤坐倒在地,他生性硬悍,欲要起身再战,不料剑锋透肩后余劲未消,剑柄复又重重撞击在伤口上,这一下附有俞千山的真力,勃哈台再也禁受不起,喷出一大口鲜血,萎顿在地。他虽是戴着人皮面具,... - 2018-06-19
  • 第二十八章 独眼龙纵身往殿后飞掠而入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独眼龙却趁着大家这一怔神之间,忽然一个转身,纵身往殿后飞掠而入!他不走前门,却向殿后闪去,正是大家疏忽之处。  韦凌云和七位长老看他往后纵去,身形一闪而没,再待追去,已是不及!  贾老二连连摇手道:  “迫不得,当心他身上有‘黑煞针’!... - 2018-03-15
  • 第二十五章 气慑千军杀手王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听柳淡莲道出梅红袖下盅的隐情,苏探晴大觉震憾,二人各怀心事默然相对。柳淡莲低头沉思,不时长吁短叹,苏探晴失手被擒,还被种下了附骨难弃的凝怨盅,本是心生怨意,但见柳淡莲对梅红袖倒不失一片真情,不由对她为人略生好感,低声道:请柳谷主放心,无... - 2018-06-19
  • 第二十九章 浩气莫遣弹剑歌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宜秋楼内,苏探晴扶着郭宜秋渐渐冰冷的尸体,一时竟不知应该如何应对这突发局面。他虽本为刺杀郭宜秋而来,但昨夜才与郭宜秋在弄月庄中相见,极敬这位老人蔚然仁厚、心机缜密,却万万料不到如今竟已横尸于此,心中的震惊实难以用言语形容。  苏探晴心念... - 2018-06-19
  • 第二十三章 荒岛穷途_山河_故事大全
  •   那黑衣人身材瘦小,相貌英挺,目光如刀剑般锐利,脸色却是蜡黄,隐现一股黑气,倒似是沉疾缠身,全无高手风范。他看上去年纪不过二十三四,额角上却皱纹显现,眼神中隐有一种悲怆厌世之色。  许惊弦记挂着沈千千的安危,转身往船舱奔去,才一提步,但觉... - 2018-06-15
  • 第二十七章 箫管弄月竹摇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几经努力,总算将林纯体内紊乱的真气收住,解开她的穴道任她沉睡,自己亦大感疲惫,再运功调理一会,虽是精神恢复,但腹中却是饥饿难忍。算起来两人已被困近一日两夜,这里仅有清水并无食物,若不能尽快找到出路,等到体力耗尽后更无生望,如今只怕... - 2018-06-19
  • 第二十六章 佳人一舞倾情透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两年前与杯承丈在华山一别后,苏探晴在关中闯下浪子杀手的名头,杯承丈则是飘身远游天下,直到今日方才重见。师徒情深,不免感慨良多。  杯承丈解下蒙面黑布,露出那张风尘满面的坚毅面庞,拍拍苏探晴的头,呵呵一笑:当年和你初见便是在江南,想不... - 2018-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