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蒙冤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窗外的天光早已大亮,苦盼知府提审以还自己清白的骆文佳,没有盼来提审的衙役,却等来了满面憔悴的母亲和忧心忡忡的赵欣怡。骆文佳十分惊讶:“娘!怡儿!你们怎么来了?”

      骆夫人强忍泪水,涩声道:“听说你在城里惹上官司,所以怡儿一大早就陪娘来看你。你究竟犯了何事,为何被官府拘押?”

      骆文佳故作轻松地笑道:“你们别担心,只是一时误会罢了,很快就会水落石出。娘,你又不是不了解孩儿的品性,难道你也不相信我?”

      “傻孩子!”母亲摇头叹息,“你哪里知道世道的险恶?就算你清清白白,一旦进了大牢,不死也要脱层皮。”

      骆文佳不以为然地笑道:“哪有那么恐怖?官府的大牢又不是地狱。再说我只是临时拘押,只要查清楚就没事了。对了,你们去找一位名叫依红的姑娘,只要有她出面作证,就能还我清白。”

      “她住在哪里?”母亲忙问。

      “我只记得是在城南一带,具体在哪儿却不太清楚。”骆文佳道。

      “你怎么会认识她?”赵欣怡眼中闪过一丝狐疑。

      骆文佳忙把巧遇小翠,给依红作画,并得到一锦囊金叶子的经过说了出来。母亲一听之下不由顿足长叹:“傻孩子,你是被人家设计陷害,却还想别人出来为你作证?”

      骆夫人忙道:“妾身口不择言,还望公子恕罪。但求公子帮忙营救我儿,妾身定让族人让出骆家庄。”

      南宫放叹道:“我听说他刚到扬州便惹上了官司,具体情形却不甚了了。既然夫人相求,我便帮你到知府衙门问问。不过此事与骆家庄是两码事,夫人万不可放到一起说。无论骆宗寒是否将骆家庄卖给南宫家,我都会尽我所能帮助令郎。”

      “多谢南宫公子!”听到南宫放的保证,赵欣怡满心感激,不由盈盈一拜。此刻她已认出眼前这位温文儒雅的白衣公子,就是不久前差点撞到自己的那个冒失鬼。

      “姑娘不必多礼!”南宫放装出刚认出对方的模样,惊讶道,“原来是你!上次在下差点纵马撞倒姑娘,未及赔罪姑娘便翩然远去,在下一直耿耿于怀。今日重逢总算了却在下一桩心愿!”说完长身一拜,诚恳万分。

      “公子不用客气!”赵欣怡想要躲开,却又不忍失礼,顿时有些手足无措。此刻她心中对南宫放的印象已完全改观,全然不像是陷害文佳哥哥、横行扬州的恶霸。

      “没想到有这么巧,你还是骆秀才的妹妹,就算看在姑娘的面子上,我也要全力帮你救出哥哥。”南宫放诚恳地道。他见赵欣怡是姑娘打扮,又与骆夫人这般亲密,便将她当成了骆文佳的妹妹。

      “我、不是……”赵欣怡羞红了脸,却又没法解释,只得躲到骆夫人身后。南宫放一见之下便猜到究竟,心中顿时五味杂陈,面上却不动声色,欣然道:“原来姑娘是骆秀才未来的娘子,失敬失敬!姑娘放心,我一定将你的心上人保出来,你安心回去等候消息吧。”

      目送着二人千恩万谢地离去,南宫放脸上的微笑渐渐变成了冷笑。一旁的唐笑悄然道:“公子这招果然管用,相信骆宗寒迟早要拿骆家庄来赎那个倒霉秀才。咱们再让费知府给那个秀才施加点压力,随便给他安个罪名吓吓他老娘。”

      “我改主意了!”南宫放冷冷望着赵欣怡远去的背影,“我要撕票!”

      “这是为何?”唐笑一脸意外,“咱们不要骆家庄了?”

      “我既要骆家庄,也要撕票。”南宫放说着,手中酒杯便应声而碎。

      唐笑顺着南宫放的目光望去,顿时恍然大悟,不由暧昧地笑道:“三公子好大的胃口!小弟不知几时可以喝到三公子的喜酒?”

      “你不会等很久。”南宫放掏出锦帕,仔细擦净指间酒水,对着修长洁白的手指冷冷道,“骆文佳,你没那个命,却想享那么大的福,会折寿的!”

      “将人犯带上堂来!”随着费知府一声高喝,几名衙役立刻将骆文佳架上大堂。费士清一拍惊堂木:“跪下!”

      “我乃堂堂秀才,见官不跪!”骆文佳话音刚落,就见费士清一声冷笑,将一纸公函扔下堂来:“学政司已有回函,由于案情重大,为便于本官审案,暂时夺去秀才骆文佳功名!”

      话音刚落,左右两名衙役手起棍落,重重击在骆文佳膝弯之中。骆文佳一声痛叫,身不由己跪倒在地,正痛得头晕目眩,又见费士清抓起一根令签扔下堂来:“先与本官重责四十大板,去去他身上的傲气。”

      众衙役手脚熟练地将骆文佳按倒在地,两名掌刑的衙役手起棍落,三两下便皮开肉绽,血肉横飞。骆文佳连声惨叫,没几下便昏了过去,又被凉水泼醒,耳边隐约回响着喝问:“你招也不招?”

      “我、我什么也没做过,你、你要我招什么?”骆文佳话音刚落,就听堂上又是一声厉喝:“还要嘴硬,夹棍侍候!”

      手被架了起来,骆文佳的意识已有些恍惚,但夹棍压在手指上那种疼痛,还是像针一样刺入脑海。骆文佳咬牙出血,仰天大叫:“打死我也不招。”

      “很好!本官还怕你太快招认,少尝本府许多刑具呢。”费士清说着,又是一根令签扔将下来,“鞭刑侍侯。”

      骆文佳在痛苦与昏迷中来回徘徊,他已不知自己遭受了多少刑罚,更不知这地狱般的经历要熬到什么时候。他唯有紧咬牙关,一言不发,始终坚信自己的一身正气,可以战胜一切邪恶和黑暗。

      当他从一次最漫长的昏迷中醒转后,发现自己已躺在昏暗的牢中,身下杂乱地垫着稻草,干涸的血块已把稻草和皮肉粘在了一起,耳边还回响着一个熟悉而悲切的呼唤:“文佳哥,你、你一定要醒过来!”

      骆文佳吃力地睁开眼,就见牢门之外,母亲与怡儿已哭成泪人。他想对她们笑笑,却力不从心。拼尽全身力气,他终于从唇齿间挤出一句安慰亲人,也安慰自己的话:“别担心,那狗官还不敢打死我,不然他的乌纱帽也别想保住了。只要我不招,他就诬陷不了我!”话音刚落,他又昏了过去。

      当骆夫人与赵欣怡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南宫放一点也没有感到意外。一切都按照自己的计划在运转,他心中生出一种随意玩弄他人命运的成就感。不过他并没有让心中的得意表现在脸上,反而满面悲戚地抢着道:“骆夫人!赵姑娘!实在惭愧,由于骆秀才案情涉及重大,短时间内我也无可奈何。不过你们尽可放心,我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尽快将他保出来。”

      “三公子!”骆夫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手将地契举到南宫放面前,哭道,“求你尽快将我儿救出大牢,骆家庄的地契尽在于此,我们不敢再要分文,但求我儿平安!”

      “这是干什么?”南宫放怫然不悦,“你将我当成了什么人?”

      “求三公子收下地契,不然老身唯有死在公子面前!”骆夫人决绝地道。赵欣怡也跪倒在地,哭拜道:“公子爷!你救救我文佳哥吧!”

      “起来起来!快快起来!”南宫放手足无措,见骆夫人态度坚决,他只得勉强接过地契,“既然夫人如此坚持,我暂时替你将地契收起来。唉!现在令郎身陷牢狱,我哪有心情做生意?可惜骆秀才信不过在下,不然我倒可以去见见他,让他照我的话去做,定能早早洗去冤屈。”

      赵欣怡忙从脖子上取下一枚雨花石做成的项坠,小心翼翼地捧到南宫放面前:“请公子带上它去见文佳哥,这是他送我的礼物。他只要见到这雨花石,定会相信公子。”

      南宫放大喜,接过雨花石道:“你们安心回去,等我的好消息!”

      送二人出门后,南宫放仔细收起雨花石,转头吩咐随从:“带我的口信给费知府,叫他莫让任何人再去探望骆文佳。”

      “骆秀才,你受苦了。”一声难得的问候将骆文佳从迷糊中唤醒,抬头望去,他认出来人是费知府身边的师爷。只见他在牢门外坐下来,隔着栅栏对骆文佳柔声道:“你若早日招认,何须受这般折磨?”

      “我清清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400-969.html - 2018-06-12
  • 名落孙山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在我国宋朝的时候,有一个名叫孙山的才子,他为人不但幽默,而且很善于说笑话,所以附近的人就给他取了一个「滑稽才子」的绰号。  有一次,他和一个同乡的儿子一同到京城,去参加举人的考试。放榜的时候,孙山的名字虽然被列在榜文的倒数第一名,但仍然是榜... - 2019-05-17
  • 四年级睡前故事大全文字版 - 5068儿童网
  •   四年级睡前故事可以让四年级的孩子增加见识,完善人生观。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四年级睡前故事,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南瓜叔叔和强盗  在一个小镇上,住着一位胖先生。胖先生很喜欢吃甜食,他的肚子越长越大,越长越大,大得像个南瓜。小孩子们都亲... - 2019-05-17
  • 胖小猪运西瓜 - 睡前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胖小猪种了几亩西瓜,夏天来了,他种的西瓜都熟了。胖小猪摘了几个大西瓜,把瓜装在两个筐子里用扁担挑着到集市上去卖。“咯吱咯吱! ”扁担发出痛苦的呻吟,“我实在受不了啦!”胖小猪说:&ldqu... - 2019-05-15
  • 每况愈下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战国时有一个叫东郭子的人,听说庄子对“道”很有研究,就去向庄子请教,问他“道”到底在什么地方。    庄子说:“我讲的‘道’各处都有,无处不在。”    “那请您具体指明它在哪些地方,可以吗?”东郭子非常客气。    庄子不假思索:“在蚂蚁... - 2019-05-17
  • 老妪能解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唐代的大诗人白居易生前曾多次整理自己的诗作。他在《白氏集后记》中说,自己的诗文有七十五卷,大小诗共三千八百四十首。在唐代诗人中,他诗作的数量可算是名列前茅了。白居易字乐天,青年时代家境贫寒,对社会主活及人民疾苦有较多的接触和了解。二十八岁那... - 2019-05-14
  • 我和流浪猫阿白 - 睡前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我和阿白的第一次相遇,是在一个冬天的下午。大树光秃秃的,风儿冷冷的,四周静极了,一切好像都睡着了。 我匆匆地走过垃圾箱。呀!有只小猫。毛灰灰的,脑袋完全扎在垃圾里,专心地找着吃的,根本没发现身后的我。 小猫真可怜…… 我... - 2019-05-14
  • 第三章 上菜的庄丁端上一盘菜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上菜的庄丁端上一盘菜看,总得把吃剩下了的盘子撤下。  这回一名庄丁刚把一盘滚油还在滋滋有声的炒鳝背端上之际,有人把一个空盘递给了他,一手就把炒鳝背接了过去。  庄丁接过空盘,就回身退下。  徐天华和在座众人明明看到庄丁端上来的是一盘炒鳝... - 2018-03-13
  • 第三章 旧地重游、伏虎警伤雁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这时星目含蕴热泪,恨声道:  我黄秋尘誓死要查出‘伏虎剑’的下落,调查出杀害父亲的凶手……”  黄秋尘说到此处,脸上突然一阵惨白,汗水涔涔而下。原来他这一动怒,伤疼立刻发作。  铁木憎凄凉一叹,道:  “孩子,你又动气了。”  黄... - 2018-03-15
  • 第三十三章 祖东权首先弯着腰从圆洞中钻了进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
  •   祖东权首先弯着腰从圆洞中钻了进去,徐少华、纪若男也相继跟入,站起身来。  只见洞内是一间方形的石室,两个一身黑衣的大汉手持钢刀,凛立不动,自然已经被贾老二制住了。  祖东权目光一转,问道:  “这里还有暗门,该如何开启呢?”  “嘻嘻,... - 2018-03-16
  • 第三十三章 银针把脉解奇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真是一位机诈阴沉的人,他这句话,显然是对黄秋尘所说。  虬龙公主轻声笑道:  “冷白,你虽然称得上机诈过人,但是天下间,强中更有强中手,人上更有人上人!我今日虽说为利用你暂时保护我,所以我数日来,方才和你相处和睦,没有丝毫的行... - 2018-03-19
  • 第三十三章 重掌少林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大智大师见赛诸葛将“银剑”送一善大师前,忙躬身道:“大师伯垂察,“银剑”是衡山派掌门人的信物,本寺无人能识真假,那也算不得是证物了。”  赛诸葛微笑道:“在下说过,这不过是证物之一。”  大智大师道:“如此说来,你还有其他的证物了?” ... - 2018-03-11
  • 第三十三章 岳城风云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金蜈蚣常今人因师傅既有吩咐,也就拱手道:“两位师傅请先。”  十缘、十胜道:“小僧替五位领路。”  徭山五毒跟随两人身后,由大殿穿出东首腰门,只见花木扶疏,一排三间雕窗画栋的敞厅,绣披椅几,陈设考究。  十缘、十胜把五人让入厅中,立时有... - 2018-03-06
  • 第三章 三年后柳生再度赴京赶考_古典爱情_故事大全
  •   三年后,柳生再度赴京赶考,依旧行走在黄色大道上。虽然仍是阳春时节,然而四周的景致与前次所见南辕北辙,既不见桃李争妍,也不见桑麻遍野。极目望去,树木柘萎,遍野黄土;竹篱歪斜,茅舍在风中摇摇欲坠。倒是一副寒冬腊月的荒凉景致。一路走来,柳生遇... - 2018-02-11
  • 第三章 我费了好长时间才弄清楚他是从哪里来的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我费了好长时间才弄清楚他是从哪里来的。小王子向我提出了很多问题,可是,对我提出的问题,他好象压根没有听见似的。他无意中吐露的一些话逐渐使我搞清了他的来历。例如,当他第一次瞅见我的飞机时(我就不画出我的飞机了,因为这种图画对我来说太复杂)... - 2018-03-20
  • 第三章 死去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的弟弟,从哥哥脸上学会了骄傲的孙光明,在那个夏日中午走向河边去摸螺蛳。我重又看到了当初的情景,孙光明穿一条短裤衩,从屋角拿起他的割草篮子走了出去。屋外的阳光照射在他赤裸的脊背上,黝黑的脊背看上去很油腻。  现在眼前经常会出现模糊的幻觉... - 2018-02-09
  • 第三章 十死之谷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南振岳点点头,表示已经知道。  秋月想了想说:“据说有一个古董商人,拿了一柄铁锈斑剥的刀,要卖五千两银子。”  南振岳道:“一柄铁锈斑剥的刀,还要五千两银子?”  秋月笑道:“那是一柄宝刀呀,说真的咯,那柄刀据说十分厉害,只要一出鞘,就... - 2018-02-26
  • 第三章 身世成谜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由豫入楚,由楚入湘,一路上尤师傅都已给他安排好何处打尖,何处投宿,薛少陵只是照路程单行止。这天下午,赶到长沙府,这是湘南省治所在,扼水陆交通要道,城内市肆极盛。  薛少陵按照师傅路程单的指示,要先在城中找一家客店落脚,才能拆视密柬,依柬... - 2018-03-08
  • 第三章 一剑振威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方才和柳琪对招之间,已增进不少临敌经验。这时一见独角兽攻来剑势,有如千百朵银花,精光耀眼,由四面八方飞来,叫人无从出手招架!  他强敌当前,居然十分镇定。  觑准剑花要落未落之际,突然身形晃动,右臂一振,追魂八剑,倏然展开!  他... - 2018-04-22
  • 第三章 丁少秋今年十二岁了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今年十二岁了!  丁季友一直没回来过。  丁老爷子真把这个小孙子视作丁家的宝贝,从丁少秋五岁起,就教他拳架子,先打好基础,随着逐年教他练习拳掌剑法。  丁少秋真是天生练武的材料,只要教过一遍,他就记住,最复杂的手法,他都一学就会。... - 2018-05-01
  • 第三十三章 五件兵刃被剑光绞成无数碎片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四周,五个人——北峡老人夫妇、南天一雕盛世民、古灵子、荀吉全已倒卧在血泊之中,五件兵刃也被剑光绞成无数碎片,散落一地。  丁少秋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招剑法竟有如此之强,自己竟在一招之间杀死了围攻自己的五个高手,心头也不无歉疚。  但继而一... - 2018-05-04
  • 第三章 独向异乡为异客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负气离开少林,他觉得少林寺无可留恋,唯一感到遗憾的,没向百愚上人辞行。  因为这位老方丈总究对自己有授经之德,但自己只是一个寄住的人,又遭到膳堂注持的驱逐,能够随便见到老方丈吗?  他住足回首,望了少林寺一眼,终于掉头而去。  人... - 2018-05-04
  • 第三十三章 夜蹑行人叩石阍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心中暗想:这大概就是罗髻山了,此山深处群山万壑之中,自己幸亏有两人带路,否则就是向人讯问,只怕也说不清楚。  当下一握真气,轻蹬巧纵,跟在两人身后,朝峰上跃去。  这座山峰,一路都是危岩乱石,除杂草高可及人,只有矮小灌木,月黑山深... - 2018-05-08
  • 第三章 梅花道人酷爱梅花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远在当年,就因他出指成幻影,眼前皆梅花,武林中无人能破,名震八荒,大家因不知他姓氏来历,就以梅花道人呼之。  据说梅花道人酷爱梅花,尤精于画梅。别人作画,少不了羊毫笔,唯有梅花道人画的画,是用双手作笔的。  他掳起袖管,用小臂蘸着墨,往... - 2018-04-27
  • 第三十三章 三妹同心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冰魄夫人和飞天蜈蚣如果双方之中,有一方稍呈不支,那么不是冰魄夫人立被毒袍所发出的剧毒毒死,便是飞天蜈蚣立被“冰魄寒光”所凝结的真气,当场冻死。这中间胜败之分,只在毫发之间,是以宁愿全力拼耗,谁也不肯稍退!  两人拼耗了这长一段时间,不但... - 2018-04-27
  • 第三十三章 骨肉团圆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顺着他手指看去,果见对崖山林间,正有一点红影,起落如飞,时隐时现,朝自己这边飞奔而来!  因相距尚远,看去只是一点红影,分不清衣衫面貌!  冰儿道:“大哥,这人好像一个女子。”  谢少安道:“目前连人影都看不清楚,你怎知是女的?” ... - 2018-04-04
  • 第三章 惊人发现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庄丁陪着笑道:“卓老爷早就来了,正和庄主在书房里,陪着几位贵宾聊天。”  卓少华心中暗道:“爹果然来了,那么自己在家中书房看到的一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对了,那一定是假扮万大叔的褚彪的同党玩的把戏了,但他们这么做,又是为什么呢?”  ... - 2018-04-12
  • 第三章 西湖惊凶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那酒保眼看事机败露,不由脸色大变,打了个哆嗦,跪到地上,哭丧着脸,连连点头道:“小的不知道那包是毒药,刚才有位客人只说要和你客官打赌,开个玩笑,说纸包里是喝了就会使人醉倒的药末,给了小的十两银子,小的一时糊涂,为了贪图十两银子,不是有心... - 2018-04-16
  • 第三章 许三观的工作就是推着小车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的工作就是推着一辆放满那些白茸茸蚕茧的小车,行走在一个很大的屋顶下面,他和一群年轻的姑娘每天都要嘻嘻哈哈,隆隆的机器声在他和她们中间响着,她们的手经常会伸过来,在他头上拍一下,或者来到他的胸口把他在后一推。如果他在她们中间选一个做... - 2018-02-06
  • 第三章 救星天降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崂山二怪本是一对孪生兄弟,心意相通,二怪老二这一加入战圈之后,两柄铁手一右一左,互相配合,展开扑击。  二怪老大立时扳回了劣势,琵琶仙的一轮攻势,也顿时受到阻遏。  三条人影,像走马灯一般,不住的盘旋进退,三件兵刃,光影翻滚,有如大海中... - 2018-03-28
  • 第三章 无极遗训_龙孙_故事大全
  •   郝寿臣胁下夹着朱漆药箱,朝方振玉连连拱手道:“方少侠援手之德,小老儿没齿不忘。”  方振玉道:“些许小事,老丈不用挂齿,现在雨势已弄,在下要先走一步了。”  说罢,朝郝寿臣抱了抱拳,正待举步往庙外走去。  郝寿臣急叫道:“方少侠请留步。... - 2018-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