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丁少秋在刘源长掠出茅棚之际也跟着走了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在刘源长掠出茅棚之际,也跟着走了。他是要去柯家庄找柯金芝的,那知前面的刘源长一路飞掠,也是朝柯家庄奔行。

      丁少秋心中暗暗一哦道:“方才曾听他说过,柯长老名叫大成,是柯大发的胞兄,可见中午自己离开柯家庄之后,丐帮长老柯大成就赶到了,柯大发才会派出两个庄丁一路缀着自己,沿途留下记号,好让刘源长率同的十七名化子随后找来,用丐帮的“打狗阵”把自己擒回去,自己不如将计就计,跟在刘源长身后,听听他们说些什么?”

      心念转动,就跟在刘源长身后,保持了数丈距离,不徐不疾的跟踪下去。不过顿饭工夫,便已赶到柯家庄,刘源长并不知道有人跟踪,他也没想到会有人跟踪他,奔近围墙,纵身越墙而人。

      丁少秋艺高胆大,跟着越过围墙,眼看前面的刘源长并没落地,一连几个起落,是朝东首一处院落飞掠过去,也就跟着扑去,抢先落到左首一处屋脊上隐伏下来。

      只见刘源长飞身落下之处,是一个自成院落的小天井,阶上一排三间房,隐隐射出灯光。

      就在他堪堪落到地上,只听屋中响起一个苍劲的声音问道:

      “是刘副长老回来了吗?”

      刘源长走近阶前,连忙躬下身去,恭声道:

      “正是属下,有事要向长老面报。”

      那苍劲声音道:

      “进来。”

      刘源长应了声“是”,举步朝屋中走去。

      丁少秋立即飘身落地,掩近窗下,悄悄朝里望去。

      屋内像是一间起居室,陈设精致,正有两个人在一张紫檀小圆桌对面坐着晶茗,右首一个正是柯大发,左首一个面貌和柯大发有几分相似,略见苍老,面颊间皱纹较多,一看就知此人比柯大发更阴险,更狡猾,不用说,他就是柯大发的胞兄,丐帮长老柯大成了。

      只见柯大成转过身去,朝匆匆走入的刘源长问道:

      “事情办妥了吗?”

      刘源长朝柯大成躬身行了一礼,尴尬的道:

      “属卞无能,特来向长老请罪的。”

      “你说什么?”

      柯大成目光惊奇望着刘源长不信的道:

      “把事情办砸了?那母女两人不肯把酒店让出来?”

      刘源长道:“属下没想到那母女两个竟是峨嵋派的高手。”

      “峨嵋派的高手?”柯大成问道:

      “你把经过情形说出来听听?”

      刘源长一五一十的说了。

      柯大成道:“八个弟兄全被他们制住了?你仅以身免?如此说来,这母女两个的武功,岂非高不可测?”

      刘源长嗫嚅的道:

      “但依属下看来,她们的武功,也并不见得如何高明……”

      柯大成一楞道:“你的意思是她们另有帮手,躲在暗处相助?”

      “是的。”刘源长道:“不然,仅凭她们母女两人是无法制得住八个弟兄的。”

      “唔!”柯大成沉吟着道:“她们隐姓埋名,在这荒郊野地开设酒店,又有何目的?他目光不觉朝乃弟投去,问道:“老二,你有没有查过?”

      柯大发道:“她们是一年前才从一个姓王的老头子手里接下来的,小弟也曾派人去查过,据说这母女原是江陵人氏,丈夫死后,投亲不遇,正好遇上开酒店的王老头,和她们是同乡,王老头手里有点积蓄,早就要回江陵去,于是把酒店让给了她们,之后兄弟又几次派人去试过,都说这母女二人不会武功,并无可疑……”

      柯大成哼道:“但偏偏在这节骨眼上出了事!”

      丁少秋刚听到这里,突觉身后有了警兆,急忙闪身隐入暗处,举目看去,果见两条人影闭然掠来,心中暗道:

      “会是她们!”

      正好屋中传出柯大成的声音,说道:

      “刘副长老,你去叫弟兄们在门口集合,随我同去!”

      刘源长刚应了声:“是”。

      突听窗外天井中,响起丑妇人的声音冷冷说道:

      “你们不用去了,咱们母女已经送上门来了!”

      柯大成霍地站起,嗔目喝道:

      “外面是什么人?”

      刘源长道:“回长老,这说话的就是艾氏酒店的艾大娘。”

      “哈哈!”柯大成大笑一声道:

      “来得好,二弟,咱们出去。”

      小天井中,凛立着一身劲装背插双剑的丑妇人母女。

      这时忽然灯火通明,从角门涌进十数名手执单刀的庄丁,迅速把丑妇人母女围了起来,丑妇人母女也各自撤出双剑,背对背贴在一起,正准备出手!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正好柯大成偕同柯大发、刘源长一起走出。

      柯大成朝乃弟柯大发道:“你叫他们退下去,我有话和艾大娘说。”

      柯大发立即一挥手道:

      “你们退下去。”十几名庄丁果然依言退下。

      柯大成目光一抬,朝丑妇人颔首道:“你就是艾家酒店的艾大娘了,兄弟没想到贤母女竟是峨嵋派的人,方才兄弟派去的刘源长不会说话,以致引起一场误会,因为敝帮近日有事,想借你酒店一用,但敝帮的事,自不能有外人在场,因而想和大娘磋商,把酒店让出,兄弟愿意付一百两银子,请贤母女另选他处营业,不知艾大娘意下如何?”

      艾氏酒店只有两间小屋,一个芦棚,最多也不过值十几两银子,他一开口就是一百两,这已经是大手笔了!

      艾大娘冷笑一声道:

      “你价出得很高,但我不是为了卖酒店来的。”

      柯大成道:“不知艾大娘是为何而来?”

      艾大娘铁青着脸,冷冷的道:

      “第一件事,你手下八名弟子还留在酒店芦棚里,他们是被一位路过的高人所制住的穴道,我无法替他们解开穴道,你派人去解开他们穴道,就可无事。”

      柯大成含笑点头道:

      “多谢艾大娘见告,第二件事呢?”

      艾大娘嘿了一声道:

      “我母女今晚行藏已露,无法再呆下去,找来柯家庄,是要和柯二庄主了断一场过节。”

      柯大成又是一怔,说道:

      “你找我二弟?”

      “不错!”艾大娘冷厉的道:

      “我要找的正是柯大发。”

      柯大发一头雾水,望着艾大娘奇道:“大娘是不是找错了人,兄弟和大娘素不相识,过节从何而来?”

      艾大娘重重哼了一声,切齿的道:

      “柯大发,你记不记得十年前,用黑沙掌击伤的柳子明,就是我丈夫,你结义兄弟外号金毛虎的土匪头子在临城五里外作案,劫杀过路商旅,正好我丈夫经过,看他太过凶残,才出手废了他的武功,已是手下留情,不料你在三天后追上我丈夫,乘人不备,一记黑沙掌击中后心,还说:‘看你以后还管不管闲事?’我丈夫回家不久,就重伤不治身故,那时我女儿才七岁,我茹苦含辛,等到现在,就是等她长大成人,我才能替丈夫报仇,所以要在你柯家庄不远的地方住下来,今晚我母女行藏已泄露,就只好提前向你索还这笔血债了。”

      柯大发发出一声沙哑的沉笑,说道:

      “不错,你提起这件事,兄弟倒想起来了,不过事实稍有出入,那天你丈夫在酒楼喝酒,兄弟找到他,就问他金毛虎的武功是不是你废的?你丈夫坦然承认,问我要不要找个地方较量。

      我说较量何用另找地方,你只要接得住我三招,这笔帐就可勾销,当时就在酒楼上动了手,兄弟第一掌被他闪开了,但在他闪开之时,兄弟已经到了他身后,第二掌就这样击中他后心……”

      艾大娘怒声道:

      “老贼,你承认就好!”

      柯大发嘿嘿笑道:

      “我击中他一掌,当时就没有再发第三掌,曾说,你要报这一掌之仇,尽管找我柯大发,但并非如你所说乘人不备,我姓柯的行走江湖,岂会出手偷袭。”

      艾大娘手中双剑一紧,喝道:

      “我丈夫总是死在你手下,今晚就要你偿命,你兵刃呢?咱们就在这里放手一搏。”

      “很好!”柯大发一抬手,喝道:

      “你们去取我刀来。”

      一名庄丁领命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534-954.html - 2018-05-03
  • 第二十六章 佳人一舞倾情透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两年前与杯承丈在华山一别后,苏探晴在关中闯下浪子杀手的名头,杯承丈则是飘身远游天下,直到今日方才重见。师徒情深,不免感慨良多。  杯承丈解下蒙面黑布,露出那张风尘满面的坚毅面庞,拍拍苏探晴的头,呵呵一笑:当年和你初见便是在江南,想不... - 2018-06-19
  • 第二十六章 大获全胜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一个飞身扑下,一个虽没站起,双掌已经往上迎击,两人四只手掌自然很快就接触了。  但听“啪”的一声,四掌接实,楚玉祥才把运集在掌心的功力透掌而出。  就因为他飞扑下击之时,并没把凝蕴在掌心的内力发出,是以击下的双掌丝毫不带风声,也没有强劲... - 2018-06-02
  • 第二十六章 犟驴子舍命保帝师 铁罗汉雄风惊匪顽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太子胤礽被废,朝局动荡不安,康熙皇上抱病临朝十分辛劳。几个阿哥们跃跃欲试,窥测东宫之位,更闹得这位老皇上心烦意乱,举棋不定。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大阿哥首先跳了出来。他摆脱开几个兄弟,独自一人闯进了养心殿。  康熙靠在御榻上正在闭目养神,... - 2019-01-02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石窟中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独角龙王接口道:“这个自然,龙门帮的人,义不容辞。”  蓝纯青道:“接待事宜,兄弟想请高兄、和贵帮杨副帮主二位负责。”  高翔生是八卦门掌门人,杨天寿是龙门帮的副帮主,自然是适当入选。  高翔生拱拱手道:“兄弟一切听蓝老大的。”  独角... - 2018-11-30
  • 第二十六章 排郁闷乾隆巡鲁南 抚难民县令费心力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第二天,讷亲便奉旨回了北京。乾隆撤掉了济南行宫,在巡抚衙门里拉了十几匹马,驮了些药材、茶叶,算是作药茶生意的,带着纪昀出了济南城,径往鲁南重镇济宁而来。  乾隆因金川的战事余怒未消,一路显得郁闷寡欢。他脸色不好,侍卫们都不敢凑趣儿。有事... - 2019-01-12
  • 第二十六章 智纪昀明哲劝良将 贤傅恒倥偬理民政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三个人默不言声。  “过江渡船上,纪昀给朕背了一段《陋室铭》。”乾隆一哂说道:“好嘛,如今的官是‘官不在大,有权则名;职不在长,有银则灵。’‘谈笑有商场,往来皆灶丁’!无锡县令在他衙门前写了‘三不要’——不要钱,不要官,不要妾——有好事... - 2019-01-22
  • 第二十六章 赐新婚秦本全照准 统战舰进军只欠风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太皇太后传下懿旨,要带领皇上、太子、生过皇子的众嫔妃、三岁以上的皇子,还有苏麻喇姑、孔四贞等一大帮人,在二十六日那天高士奇新婚之时,到高府去看戏。这个旨意一下,高士奇真是欣喜若狂,高兴得手脚都不知往哪放了。您想啊,太皇太后和皇上都来了,... - 2018-12-28
  • 第二十六章 谈棋艺康熙施恩威 论时局堂主议行止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皇帝带着魏东亭和周培公,要去找吴应熊。魏东亭见劝阻不下,只好依从。不过在走出乾清门时,又带上了狼谭,还叫了几十名侍卫,换了便衣远远地跟着保护,这才回来备马。一行四骑自西华门出了紫禁城,放马直趋宣武门。时值深冬,天情气寒,枯树插天,马... - 2018-12-27
  • 第二十六章 叹流年皇帝强释怀 巡内城提督布防务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众人都用眼盯着颙琁,颙琁却颇沉得住气,取茶饮了一口,这才接着说道:“那老丈母一高兴,不留神就放了个屁。这女婿受了夸奖,也就忘乎所以,伸指头往空里弹了弹,似模像样侧着耳朵‘听’那屁声,然后斩钉截铁地说:‘岳母大人,您这屁也是古铜的!”  ... - 2019-01-29
  • 第二十六章 游宫掖皇后染沉疴 回銮驾勉力全仪仗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陈氏心无旁骛礼拜念佛,乍听背后乾隆说话唬得身上一颤。转脸见乾隆倚着榻边椅上笑吟吟看自己,色迷迷的两眼贼亮,她自己上下一看,顿时羞红了脸。款款起身向乾隆盈盈一福,略一掠鬓,抿嘴儿小声道:“奴婢洗澡了没穿大衣裳,忒失礼的……主子宽坐,我更衣... - 2019-01-27
  • 第二十六章 山沽居婉娘伴师游 西鼓搂道长说因缘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苏麻喇姑走出庙门,才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一关算是过去了,可现下怎生对付这位呆子呢?见伍次友默默走着,似乎在想什么,便问道:“饿了罢,咱们别急着打轿回府,先在附近寻一家野店打个尖儿再走罢。我可是立规矩立得腰酸腿疼了!”  “也好。”伍次友道... - 2018-12-24
  • 第二十六章 台湾善后冤杀功臣 王爵加身意气消融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会场一霎间寂静下来,福康安偷觑一眼柴大纪,他在外边正和人吩咐什么,看去个子很高大,脸色却看不清,只走路有点蹒跚,只看了一眼忙收神到会场。后头一个县丞已经发问:“请大帅示下,这都要用银子,钱从哪里支?”  “从军费里垫支。李侍尧的民政费用... - 2019-02-01
  • 第二十六章 巧获断虹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银箫客闵汝贤一下摘下悬挂腰间的亮银洞箫,喝道:“闵某还没听到过江湖上有修罗书生这号人物,小子,你亮剑吧!”  修罗书生没等他说完,冷嘿一声:“少爷还用不着使剑!”  身影突然欺近,左腕一扬,手背向外,往前拂出!  银箫客闵汝贤,成名多年... - 2018-05-29
  • 第二十六章 刘统勋莽闯庄王府 老太后设筵慈宁宫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刘统勋密陈完毕,心神不定地跟着乾隆到乾清宫与筵,他怕走漏风声刘康自尽,又思量着刘康是否已经启程去了山西,该在哪里堵截,担心人证拿不齐,案子拖得太久。直到庄亲王领旨宣布休筵。刘统勋才清醒过来,忙随众人出来,寻着尚书史贻直,笑道:“大司寇,... - 2019-01-04
  • 第二十六章 换日出世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一阵清风吹来,虽是在末夏时节,离望崖上的每人仍能感觉到一丝彻骨的寒意。这一局既是以人做子,若是棋子被对方所吃,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愚大师到此刻方才明白御泠堂的真正用意,盯着青霜令使,目中如同要喷出火来,声音竟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 2018-07-08
  • 第二十三计 远交近攻_三十六计故事_历史故事网
  •   结交离得远的国家而进攻邻近的国家。这是秦国用以并吞六国,统一全国的外交策略。    【原典】    形禁势格①,利从近取,害以远隔②。上火下泽③。    【注释】    ①形禁势格:禁,禁止。格,阻碍。句意为受到地势的限制和阻碍。   ... - 2018-12-21
  • 第二十六回 敬师爷疑窦心中起 慰帝王机巧报天恩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田文镜好心好意地劝说乔引娣,叫她不要去沾惹十四爷,不想她却拂袖而去。这一下,田文镜心里不安了。他倒不是怕这小姐到十四爷那里告他的状,十四爷是早晚一定要倒台的人,他还怕的什么。他这不安,是因力乔引娣在临走时说的那句话。那意思再清楚不过了,... - 2018-12-17
  • 第二十六回 来旺儿递解徐州 宋蕙莲含羞自缢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与君形影分吴越,玉枕经年对离别。  登台北望烟雨深,回身哭向天边月。  又:  夜深闷到戟门边,却绕行廊又独眠。  闺中只是空相忆,魂归漠漠魄归泉。  话说西门庆听了金莲之言,又变了卦。到次日,那来旺儿收拾行李伺候,到日中还不见动... - 2018-10-06
  • 第二十四计 假道伐虢_三十六计故事_历史故事网
  •   以借路为名,实际上要侵占该国(或该路)。虢,诸侯国名。也作“假道灭虢”。    【原典】    两大之间,敌胁以从,我假以势①。困,有言不信②。    【注释】    ①两大之间,敌胁以从,我假以势:假,借。句意... - 2018-12-21
  • 第二十二计 关门捉贼_三十六计故事_历史故事网
  •   关起门来捉进入屋内的盗贼。    【原典】    小敌困之①。剥,不利有攸往②。    【注释】    ①小敌困之:对弱小或者数量较少的敌人,要设法去困围(或者说歼灭)他。    ②剥,不利有攸往:语出《易经.剥》卦。剥,卦名。本卦异卦... - 2018-12-21
  • 幼儿园冬季第二十周工作安排
  • 文章来源莲山 课件 w ww.5 YK J.COM 幼儿园冬季第二十周工作安排一、教科研1.周二,组织教师参加周市幼儿园进行课题研究公开展示活动(大班体育《趣玩笆斗》,执教者:宗美霞)2.完成2017学年度教师职业道德的考核并组织教师填写《... - 2018-07-20
  • 第二十三章 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谁去追神刀都?罗彻敏向左右喝道。  我去!王无失陈襄和杜乐英都嚷了起来。  罗彻敏正在想要答应那一个,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道:让我去吧!  罗彻敏一想,王无失陈襄得率部打战,杜乐英一个人出去他不放心,让鄂夺玉去倒正好。他向刘湛道:刘大... - 2018-07-16
  • 第二十章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若是要入凌州,他们定然万万不敢。可冲州却是毓王旧地,在入驻泷丘前,罗家一直住在冲州。而且经过冲州的那一段路,又极偏僻,与军镇相距甚远,几个人一商量,还是决心冒险一行。  急行两日后的深夜里,越过了曹原岭的又一道支脉... - 2018-07-16
  • 第二十二章 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杜乐英离家数月,却不知道,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这此出征程中,他一连升了五级。后面的三次提拨,都是这在一个月内。他现在独领一军,成为锐锋都指挥使。  月前黑摩岭之战,毓王本军与伏虎都被分割开,形势岌岌可危,杜乐俊一连四次率军冲杀,身... - 2018-07-16
  • 第二十回 傻帮闲趋奉闹华筵 痴子弟争锋毁花院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步花径,阑干狭。防人觑,常惊吓。荆刺抓裙钗,倒闪在荼蘼架。  勾引嫩枝咿哑,讨归路,寻空罅,被旧家巢燕,引入窗纱。  话说西门庆在房中,被李瓶儿柔情软语,感触的回嗔作喜,拉他起来,穿上衣裳,两个相搂相抱,极尽绸缪。一面令春梅进... - 2018-10-04
  • 第二十一章 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拿去吧!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镜光从他面上晃过,他的面孔一时亮白,镜面扣到石上后,又暗了下去。  罗彻敏却没有去理那面镜子,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是不是,又有什么要紧?鄂夺玉昂起头,微微出神地看向天之极处,道:既然你是世子,那么... - 2018-07-16
  • 第二十九章 刘湛枪尖骤然没入他身形当中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瞿庆枪尖一点,顿时红缨乱颤,化作数十幻影,笼向刘湛周身。刘湛似有畏怯,剑在前面挡着,足下已然向后移去。瞿庆枪影再化繁密,刘湛的剑光虽也舞得甚急,却左冲右突也闯不过这道枪林。嗤!刘湛一不留情间,枪尖骤然没入他身形当中。  啊!全场惊叫声起... - 2018-07-16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