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是你们的城池,然而今天晚上,它却是我的!在紧紧包围而来地孤寂中,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

      突然有柔怯的脚步响起,伴着细细喘息声,一个娇弱的身影从边门上跑过来。珑华?杜雪炽往前跑了几步。

      嫂嫂!嫂嫂!似乎因为这一叫,珑华分了神,一脚踩到了身下裙袂上。她啊!地叫了一声跌下去,额角磕到了石阶上。

      你怎么跑来了?杜雪炽赶紧跃到她身边,蹲下去搂住她。她看珑华额上己经青肿了老大一片,一面给她揉着,一面问道:痛不痛?

      珑华的腕上满是细汗,可眼中却并无泪水。嫂嫂,我听到外面的动静了,我们怎么办呀?她一把抓住杜雪炽,急切地问道。

      不用怕,杜雪炽将自己的额头抵到珑华头上,道:乖乖地回去睡觉,明天早上起来,就什么事都没了。

      珑华摇着头,从她怀中站起来,柔和而坚决地道:嫂嫂,我不是小孩子了,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事?我能帮你什么?

      啊了一声,道:是呀,珑华也长大了。我有很要紧的事,要你去做杜雪炽仰起头看她端庄的面庞,向后一指,道:你现在就去思明轩!代替你的哥哥们守护在阿娘们和弟弟们身边!

      可是,这就算是在帮你吗?珑华睁圆着双眼,浓密的额发在风中拂动,衬得那双眼睛格外明亮。

      当然帮到我了,杜雪炽微笑道:母亲和弟弟们今夜一定会很害怕,可是我却不能守在他们身边所以,偏劳你了!

      可是,珑华微微疑惑,道:可是我也怕呀!

      杜雪炽贴近了她的耳朵,悄声道:其实我也怕然而如果你和我都装作不怕的话,他们也不会怕了!

      珑华用力地点头,向杜雪炽深深福了一福,她看了一眼身边肃立着的黑衣人,道:嫂嫂!我和阿娘,等着你回来!

      杜雪炽重新站直身,她的眼睛追逐着珑华飞奔的身影。轻薄的粉色纱袖在她身后升腾着,象一缕缕捧着她的霞气。这女孩儿,应该是有福泽的吧?她这样想着,朗声提气道:来人,传太妃钧令:大开府门!

      这命令象一团冷冽的空气,从高而空阔的文思阁上传下,被一传又一传地送了出去。最先涌到王府前的百姓,讶异地看到那平素肃然紧闭的王府正门,在他们面前洞开。侍卫们挺胸凸肚地站在两侧白石长阶两侧。长阶延伸出去,那么长,象一根带子飘到了天上云端。夜色中的承恩堂,象一头垂下双翼静静休憩中的猛枭,凝定之中,却蕴含着一些令人胆寒的气量,似乎会随时振翅而起,扫荡天下。

      这从前大寊皇帝的西方宫殿,自有种君临天下的气魄。百姓们遥遥地看过去,一路上狂奔而来的汹汹气势、和看热闹的心情,竟都淡了下来。

      驾!驾!驾!

      石阶上突然出现了四马拉的一乘车,朱漆云篷的大车上,唐瑁昂然而立。他手中捧着一卷明锦凤纹的卷幅,卷幅两侧垂下长长地,明珠饰就的缨络,有认得的人卖弄起来,这是太妃的手谕!

      飞驰中的马车在府门停下,唐瑁目不邪视地道:太妃命我前往奉国公府传谕:奉国公有大功于王家,现请奉国公就辅王之职,诸军民官员人等,可与我同往!

      一片惊愕过后,嗡嗡地私语声在人群中传了起来。

      辅王?这是什么名堂?

      大约是让奉国公与王上同掌王权吧?

      那么,太妃是不会动奉国公么?

      我们跟去看看吧?

      拥挤在王府前街的百姓,这时已有了好几千,还有更多在往这边涌来。大车往前走了一小会,便走不动了。驾车的四名侍卫都是大嗓门,不停地齐声喝道:请让开,请让开,太妃有谕旨,将送于奉国公府!

      人群犹犹豫豫地开了一道小缝,车刚走了十多步。突然有一个壮汉扑到了车轮下,杀猪似地叫起来:辗人了辗人了,大家快看呀,王府侍卫在大街上杀人了!在他身边的人堆里,也有四五人叫起来。王府侍卫当街杀人了!

      黑夜人群之中,没人看得清楚倒底发生了什么事,一时整条街上的行人,都有了狂奔冲撞的迹象。然而就在这一刻,突然有两个少年扑出人群,将那壮汉拎了起来。

      哈哈,你这张五猪,前日欠了诈我舅子三十个铜钱,可让我抓到了!他们嘻皮笑脸地对周遭人道:这厮最常拦在人家道上,自己往地上一趴,赖人家马踢了车撞了,诓骗几个钱财,今日又来故伎重演了!说着他们又踢打了那壮汉几下,吼道:***,你胡七爷舅子,可不就是张五猪的舅太爷么?竟连他都敢诈,岂不是忤逆犯上么?

      没有,才没有!张五猪左冲右突,还是冲不出这两少年的掌握。人群中有手脚暗暗向两少年伸来,却都被人格挡开去。少年们架着嚎叫不己的张五猪扬长而去,旁观者回过神来时,才发觉车驾已然走了好远地一程。

      这一幕在泷丘的各个坊巷间重演着,有汉子正带着一伙人气势汹汹地冲出来时,却发觉坊门前被人泼了无数粪尿。又有的地方有人叫道走水了,走水了!等坊民心急火燎地赶去时,才发觉不过是烧了一篷稻草。还有坊正在口喷白沫地向街坊传言时,却被揭发出他暗自贪用了坊民筹措的善款,转眼间就成了被坊民唾骂的对象。

      更有军营之中,马军正待出发时,所有的马匹却突然发颠,狂嘶乱吼,跑了满街。这时便有少年叫嚷道:罗招讨使的兵,纵马伤人啦!这城内城外的兵马,都是罗彻同敬人,这个污名,竟是推不开洗不脱了。

      常舒将扇子在罗彻同手背上拍了拍,道:这些市井勾当,原不足以坏了大事。若是十七郎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倒让我生疑了。只是薛妃这一招,实在厉害!她让人来宣谕,奉国公若是接谕,便要随着使者回王府谢恩,这一来,你们是去,还是不去?

      这,罗彻敬迟疑着道:她会不会在府中埋伏兵丁,等我们前去,一举拿下?

      其实,这也未尝不是个机会!常舒沉吟道:不如带勇士留在后门,你和奉国公各服轻甲在衣内。进去后就叫嚷说太妃意欲加害国公,勇士们锤门而入,制住薛妃,大事便成!他们原先的计划,是先控制住城内要害和诸司衙门,王府可以暂且困之。

      罗彻敬眼中微微闪了一闪,这种急进冒险的主意,其实比原先计划合他脾胃,甚觉痛快。然而他却又犹豫着道:可她身边有那杜家丫头在,就她一个人也很难对付。

      这倒也是,目前他们即然占着上风,确无需冒格外的风险。提到杜雪炽,常舒想起杜延章来,问道:方才让人去请城中各官到府上来,杜延章来了么?

      罗彻敬正要说还没有消息,前去催请的都校便回来复命了。

      今日是佑国寺建寺祖师的诞日,佑国寺彗定师傅代弘藏大师开坛讲经,杜大人和夫人进了佑国寺,还没出来呢?而且

      而且什么?罗彻敬皱眉问道。

      还有玉大人、费大人、苏大人他们也都被杜大人邀去了!

      啊?罗彻敬手指一用力,案几生生被他掰破了一角。他心中甚怒,极想让人马冲进佑国寺,将他们个个拎出来。然而他自己也清楚,佑国寺在泷丘军民心中的份量,而且寺中僧人的功夫,也颇为神秘莫测。

      无妨,就让他们作个缩头乌龟也罢!常舒嗤笑一声,问道:那其它的大人们,可都来了?

      都来了,都校犹豫了一会道:只有令尹孙大人,说是醉着还没醒,因此

      那个混球!罗彻敬一摆手道:不必去理他。

      然而常舒听到,却略有所思,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想得眉心都打了结。主公,从前为你行刺暮鸦山的,是些什么样的人?

      罗彻敬一怔,道:你怎么问起了这个?

      我是想他们会不会掺和进来。

      应该不会吧?罗彻敬犹豫着,道:他们应该不会妨害我们又决不会对薛妃不利,因此,我这次,他们会两不相帮。

      主公,你还记不记得,那次校场长庚军出现,王上次晨去令尹府衙,孙惠避而不见的那回事么?

      常舒突如其来了一句,把罗彻敬听得云里雾里一般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912-982.html - 2018-07-16
  • 第四十七回 苗青贪财害主 西门枉法受赃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怀璧身堪罪,偿金迹未明。  龙蛇一失路,虎豹屡相惊。  暂遣虞罗急,终知汉法平。  须凭鲁连箭,为汝谢聊成。  话说江南扬州广陵城内,有一苗员外,名唤苗天秀。家有万贯资财,颇好诗礼。年四十岁,身边无子,止有一女尚未出嫁。其妻李氏,... - 2018-10-11
  • 第四十章 尼布撒拉旦将他从拉玛释放_圣经
  • 40:1耶利米锁在耶路撒冷和犹大被掳到巴比伦的人中,护卫长尼布撒拉旦将他从拉玛释放以后,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40:2护卫长将耶利米叫来,对他说:“耶和华你的神曾说要降这祸与此地。40:3耶和华使这祸临到,照他所说的行了,因为你们得罪耶和华... - 2017-09-12
  • 第四十章 强辩的岂可与全能者争论_圣经
  • 40:1耶和华又对约伯说:40:2“强辩的岂可与全能者争论吗?与神辩驳的,可以回答这些吧!”40:3于是约伯回答耶和华说:40:4“我是卑贱的?我用什么回答你呢?只好用手捂口。40:5我说了一次,再不回答;说了两次,就不再说。”40:6于是... - 2017-08-14
  • 第四十章 我们被掳掠第二十五年_圣经
  • 40:1我们被掳掠第二十五年,耶路撒冷城攻破后十四年,正在年初,月之初十日,耶和华的灵(原文作“手”)降在我身上,他把我带到以色列地。40:2在神的异象中带我到以色列地,安置在至高的山上,在山上的南边有彷佛一座城建立。40:3他带我到那里,... - 2017-09-19
  • 第四十章 我曾耐性等候耶和华_圣经
  • 40:1我曾耐性等候耶和华,他垂听我的呼求。40:2他从祸坑里、从淤泥中把我拉上来,使我的脚立在磐石上,使我脚步稳当。40:3他使我口唱新歌,就是赞美我们神的话。许多人必看见而惧怕,并要倚靠耶和华。40:4那倚靠耶和华,不理会狂傲和偏向虚假... - 2017-08-20
  • 第四十章 痴情铸大错_北山惊龙
  •   常老大阴恻恻的道:  “只怕没有这般容易打发!”  任五姑突然放下大铁椎,指着常老大喝道:“常老大,你‘大力鹰爪功’称雄陇中,老婆子就领教你几手试试!”  说罢,凝聚功力,一掌劈出!  常老大喉头阴嘿了声,右手化爪,猛向任五姑手腕抓去。... - 2017-12-14
  • 第四十章 兴师问罪_彩虹剑
  •   “哦,哦,你看,我老人家几口老酒一喝,就糊涂了。”笑面神丐用手一拍后脑,笑道:  “来,来,我给大家引见,这位是我老人家小老弟的媳妇儿,我小老弟,就是人称终南醉叟的便是,她可也不是等闲之辈,四十年前,江湖上出了名的女煞星,大家都称她夺命... - 2017-12-25
  • 第四十章 花主逞威_珍珠令
  •   郝飞鹏自然不会放过有利于他的机会,没待牡丹落地,口中暴喝一声:“贱婢看剑!”右腕一振,长剑横推而出!这一招,是他凝聚了全身功力发出来的一剑,势道之强,无与伦比,但见一片耀目精光,扩及数尺,像匹练般席卷而出,在他想来,这一剑猝起发难,牡丹... - 2017-12-24
  • 第四十章 鹿长庚这一掌虽然只是出手相试_东风传奇
  •   鹿长庚这一掌虽然只是出手相试,使了五成力道,但手掌这么一扬,就有一股强猛无比的力道,应手而生,朝前涌撞过来。  谷飞云早已听辛七姑说过,鹿长庚的翻天掌比密宗大手印还要历害,一见对方掌迎面击来,立即身形一晃,避了开去。  他本来的师父孤峰... - 2017-12-18
  • 第四十五回 应伯爵劝当铜锣 李瓶儿解衣银姐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徘徊。相期酒会,三千朱履,十二金钗。雅俗熙熙,下车成宴尽春台。好雍容、东山妓女,堪笑傲、北海樽垒。且追陪。凤池归去,那更重来!  话说西门庆因放假没往衙门里去,早晨起来,前厅看着,差玳安送两张桌面与乔家去。一张与乔五太太,一张与乔... - 2018-10-11
  • 第四十四回 避马房侍女偷金 下象棋佳人消夜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昼日移阴,揽衣起、春帏睡足。临宝鉴、绿鬟缭乱,未敛装束。蝶粉蜂黄浑褪了,枕痕一线红生玉。背画阑、脉脉悄无言,寻棋局。  话说敬济众人,同傅伙计前边吃酒,吴大妗子轿子来了,收拾要家去。月娘款留再三,说道:“嫂子再住一夜儿,明日去罢。... - 2018-10-11
  • 第四十六章 一丝阴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紫凤孙湘莲见他好像稳胜自己似的,说什么如有冒犯,亲上九华请罪。心中更是生气,突然门户一撤。怒道:“姓言的,姑娘用不着使出九华恩师所传剑法,一样赢你!”  “你”字出口,娇躯突然凌空,玉臂挥洒。一口长剑,寒芒进发,业已疾如电闪,向言干荪当... - 2018-01-13
  • 第四十六回 元夜游行遇雪雨 妻妾戏笑卜龟儿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小市东门欲雪天,众中依约见神仙。蕊黄香细贴金蝉。饮散黄昏人草草,醉容无语立门前。马嘶尘哄一街烟。  话说西门庆那日,打发吴月娘众人往吴大妗子家吃酒去了。李智、黄四约坐到黄昏时分,就告辞起身。伯爵赶送出去,如此这般告诉:“我已替二公... - 2018-10-11
  • 第四十九回 请巡按屈体求荣 遇胡僧现身施药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雅集无兼客,高情洽二难。  一尊倾智海,八斗擅吟坛。  话到如生旭,霜来恐不寒。  为行王舍乞,玄屑带云餐。  话说夏寿到家回复了话,夏提刑随即就来拜谢西门庆,说道:“长官活命之恩,不是托赖长官余光这等大力量,如何了得!”西门庆笑... - 2018-10-11
  • 第四十章 窥穴岂无因似真实幻 问心原有愧接木移花_纵鹤擒龙
  •   却说尹稚英暗运真气,发觉只有“肩井”穴上,依然麻木不仁,穴道受制。心知脱困非遥,不由大喜过望,立即凝神运功,把全身真气,汇集右肩,迎着“肩井”穴上攻去。海南碧落真君,能在正邪各派之外,别树一帜,睥视武林,数十年来无人敢惹。江湖上人只要一... - 2017-12-28
  • 第四十七章 陇山庄主出了事_东风传奇
  •   “不成。”金母微微摇头道:“就因陇山庄主出了事,辛七姑纵然没事,也是不无嫌疑,如果由她带着二人去见金鸾,更会引人注意,此事且让老身考虑考虑再说,不可鲁莽行事。”  接着又道:  “丁易向老身建议,暂时由你改扮陈康和,你改扮好了,就可以出... - 2017-12-19
  • 第四十章 安慰我的百姓_圣经
  • 40:1你们的神说:“你们要安慰、安慰我的百姓。40:2要对耶路撒冷说安慰的话,又向他宣告说,他争战的日子已满了,他的罪孽赦免了,他为自己的一切罪,从耶和华手中加倍受罚。”40:3有人声喊着说:“在旷野预备耶和华的路(或作“在旷野,有人声喊... - 2017-09-05
  • 第四十章 风烟悲痛 长话海棠红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这位领袖中原武林九大派的一代高僧——铁木大师的黄灵,便在众人的哀悼声中,悠悠飞向西方极乐世界。  一个人的生死之间,是那么的奇妙短暂,刚才在洞道中,铁木僧还是那般活活生生的,但,只这一瞬间,他竟然撤手西归。  这实在是使人料想不到的一件... - 2018-03-19
  • 第四十章 因风传毒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大家找了一处平坦山坡停足,掌上珠宋秋云,七步连环孙正两人,早已昏迷不省人事,其余几人,也萎顿在地,不住的干呕!  乾坤手陆凤翔长眉紧皱,向万雨苍问道:“万老弟,他们是否被毒蛇咬中了?”  万雨苍仔细瞧过两人,然后摇头道:“还好,他们只是... - 2018-05-30
  • 第四十章 闻天声刚回到房中准备休息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第三天中午,闻天声刚回到房中,准备休息。  房门启处,贾老二悄悄闪入,含笑道:“小老儿有事来向马陵先生报告。”  闻天声道:“贾总管请坐。”  “不用坐,小老儿说完就走。”贾老二接着悄声道:“刚才小老儿去了一趟城里,何承德告诉小老儿,你... - 2018-03-17
  • 第四十章 同归于尽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丐帮帮主姜剑髯道:“这就并没有错,据说当年冷首领的师父创立天地会就在九连山一处十会隐密的所在,天地会失利,他就出家当了和尚,莫非就在此谷少林寺中?”  机娘越众而出,沉声道:“喂,老和尚,你坐在当路口,可是想阻止我们人山谷么?”  那灰... - 2018-04-10
  • 第四十章 风华挺挺一奇男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不过据自己想来,既然不能破解她们的剑招,就还不能够废止约束,想必这项规定,一定又是一件对峨嵋派十分苛刻的条件,或者根本无法办到之事。  否则师祖何用在六十年前毅然宣布封山于前,老师傅又在一年前,忍痛宣布封山于后?  难道师祖和老师傅都不... - 2018-05-08
  • 第四十章 皆大欢喜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巍然踞坐在交椅上的玄灵叟,瞧着三批人果然在互打招呼,一张古月似的脸上,更气得杀气隐现,冷冷道:“你们原来果是素识,存心到玄癸宫闹事来的!好!绝尘,你叫绝缘带东海的人上来!”  绝尘子答应一声,立即传下话去。不大工夫,又有一个胸绣八卦的黑... - 2018-04-27
  • 第四十章 老龙化身_引剑珠
  •   山岭起伏,地势渐渐荒僻!  两个灰衣老人脚下丝毫没停,一直奔上一座小山山顶,才倏然停步。  秃尾老龙急忙举目瞧去,山顶一块大石上坐着一个人,月光之下,这人一身宽大黑袍,白须垂胸,赫然正是毒沙峡主!  只听他冷冷问道:“人拿来了么?”  ... - 2017-12-30
  • 第四十章 敞轿上端坐着一个一头白发老妇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敞轿上端坐着一个一头白发、鸩脸瘪嘴的缁衣老妇,笑声虽歇,但她嘴角间还嚼着阴森的笑意,一双绿阴阴的眼神,更如两道冷电,老远就好像扫过各大门派每一个人,使人有不寒而栗的感觉,敞轿两边还有两个黑衣中年妇人,护轿而行。  盛锦花等一干人没待敞轿... - 2018-05-04
  • 第四十章 江湖骗子周游大获全胜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江湖骗子周游在我们刘镇贩卖人造处女膜大获全胜,他带着宋钢从上海出发,沿着铁路南下,再接再厉地推销起了阴痉增强丸。他的阴痉增强丸也分为进口和国产两种,进口的名叫阿波罗牌,国产的名叫猛张飞牌。这两个人在铁路沿线的一些中等城市下车,然后在车站... - 2018-02-05
  • 第四十章 两败俱伤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原来这八名花女,乃是“百花剑阵”中“内八门”的门主,武功剑术,都是百中挑一之选,此次浣花夫人算准黑煞游龙会带着范少华到春香谷来,才特地命这八人随行,目的自然是为了对付黑煞游龙而准备。  这又该从“百花大阵”说起,“百花大阵”合八卦五行奇... - 2018-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