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鬼故事之悬崖边上的史书



  •          在海拔五千余米的华儒峰顶部一处峭壁上,苍鹰国探险家大雄意外发现了一口悬棺。这悬棺四分米长、四分米宽、四分米高;颜色是山石样的黛黑色;材质是宁折不弯的梧桐木。经碳十四测定法测试,它距今已有五千余年的历史。历经几千年的风霜雨雪却保存得如此完好,仅此一点,堪称奇迹。更神奇的是,轻轻叩之,竟发出清脆悦耳的金石声。

           动物界顶级考古学家、殡葬学家成立了专家组,决定打开这口悬棺、解开它神秘的面纱。各大新闻媒体也聚焦此事,准备着对开棺过程进行现场直播。 开棺行动开始了。 智能机器人阿树使用“摩天一号”起重机把那口悬棺小心翼翼地“摘”了下来,测重仪清晰地显示它的重量为五千万吨。人们皆惊讶不已:棺材里到底装着什么东西?怎么会如此沉重?专家们也一脸茫然,精通考古学和殡葬学的首席专家文博(灵猴国科学院院士)嘘唏不已:“就算棺材里装满物质世界密度最大的东西,也不会有这么重啊!里面肯定有超乎我们想象的怪异东西!”众专家大眼瞪小眼,无人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此看来,只能“开棺定论”了。 开棺之前,专家们都穿上厚厚的防护衣、戴上用钢化玻璃制成的面具,且远远地站在一边。

            智能机器人阿聪协助阿树开棺。无论现场还是电视机前,人们都敛声屏气、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口棺材。阿树趴在棺材上察看了老半天都没发现棺盖与主棺之间的缝隙,样子显得有些着急。阿聪轻声对阿树说了些什么,阿树转过身、操起一把铜锤由轻至重地敲击棺盖,一阵悦耳的妙音飘进人们的耳鼓……阿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可那棺盖却纹丝不动。

            阿树落落有些失望,朝专家看了看,像是要征求他们的意见。阿聪一把把阿树扯过来,显然,他想让阿树看看自己的表现。只见阿聪抱起电锯切割棺材----他欲把棺盖锯掉。阿树在一旁怔怔地看,嘴里好像还喃喃着,大概在提醒阿聪千万别冒失。那电锯在棺材上锯了好大会儿却尺寸未进,火星子倒是冒了不少。 专家们愈加纳闷了:这棺材不就是用普普通通的梧桐木做成的么?怎么就这么硬啊!文博再也看不下去了,快步走向那棺材。见文博来了,两位机器人一个摇头晃脑、一个唉声叹气。文博道:“把你们身上的音频调大一点,咱们好进行语言交流!”阿树和阿聪照办。

            文博道:“真是一口奇怪的棺材!处处有悖常理!”阿树道:“我看这棺木不是梧桐木!”文博道:“即便是其它木料,也该能锯动啊!电锯嘛!”阿树和阿聪不再言语,只是长吁短叹。文博道:“我也不知该怎么办,你们哥俩再好好合计合计,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说完,他朝那群专家走去。 约略半个小时后,文博的手机响了,是阿树打来的。文博忙接听,只听阿树道:“不妨给棺材加温,利用‘热胀冷缩’原理,看看能否把它打开!”文博道:“这办法我们专家也早想到了,只是不好加热,毕竟,棺材是木料的嘛!弄不好会把它烧坏!”阿树又出一计:“何不把棺材放到大锅里煮呢?”文博道:“胡闹!这得造多大一口锅呢!况且,棺材里的尸体保存完好也未可知,万一煮熟了,怎么办?”阿树不支声了,挂了电话。

            文博和专家们又讨论了好长时间,也没探讨出好的办法。正无奈间,最先发现悬棺的大雄先生飞了过来,他落在文博跟前的一块石头上,喘着粗气道:“你们怎么老打不开棺材?电视机前的观众都等得不耐烦了!”文博道:“这棺材怎么打都打不开,我们比你们还着急呢!”大雄道:“既然是木料,何不请啄木鸟过来帮忙呢?啄木可是他们的强项啊!”文博摇了摇头道:“电锯都锯它不动,啄木鸟又怎么能行呢?”大雄说:“说不定啄木鸟有特异功能呢!”文博道:“那就让他们试试吧!”说完,他拨通了啄木鸟科学院的电话。

            不大一会儿,飞过来十几只体格健壮的啄木鸟,一个比一个嘴尖。文博和啄木鸟一一握手后,便请他们啄棺木。啄木鸟异口同声地说:“此乃我们的本行,不过‘举嘴之劳’的事!”说完,他们贴在棺材上“笃笃”地啄起来,突然,惨叫声一片。文博走近一看,天哪,遍地都是啄木鸟的尖嘴!文博大惊,忙唤救护车抢救这些喋血的勇士。大雄大骇,面带惭色道:“这种情况我真的没有预料到!世间竟有这等奇事!”文博道:“有道是‘锲而不舍,金石可镂’,做这样的事,需要的是耐心!而啄木鸟太过焦躁了!”大雄道:“要说有耐心的,蛀虫堪称楷模!让他们过来试试怎么样?”文博忍不住大笑起来:“蛀虫有的是功夫不错,可嘴太软啊!”大雄却一脸认真地说:“您可别小看了那些不显眼的东西!他们虽‘成事不足’,但‘败事有余’啊!说不定他们能把这完整的棺盖咬得支离破碎呢!”文博见大雄一本正经的样子,觉得让蛀虫试试也无妨,反正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山地附近有一片面积达近千万平方米的半枯半荣的大树林,无论哪种树、无论哪棵树上都寄居者大量蛀虫。

            大雄到树林里只一说,就有近万只蛀虫踊跃报名--对啃啮那穿越几千年文明史的棺木,谁没兴趣呢?考虑到“鸡多不下蛋,人多瞎胡乱”,大雄按报名顺序只要了五十多只蛀虫。 这些蛀虫在大雄的带领下,争先恐后地来到棺木前,欢呼雀跃,还未等文博发号施令,他们便蜂拥爬上棺盖,大口大口地、却持之以恒地啃起来。还别说,他们的嘴虽软,可还真啃动了呢。大约一个时辰后,那“铜墙铁壁”便被蛀虫咬得千疮百孔、面目全非。这些蛀虫虽吃得个个像临产的孕妇,但仍没有要停止的意思。--贪得无厌是蛀虫一族的本质特征。众人见状,无不震惊。

            文博向阿树和阿聪使了个眼色,阿树立刻摧
  • http://www.gushihui.com/show/68733/ - 2017-10-26
  • 汪小菲:我把自己推到悬崖边上-小故事大人生
  • 汪小菲:我把自己推到悬崖边上作者:汪小菲怀着激情再次创业  这次创业,我全身投入,亲自参与到产品研发、上市、推广的每一个环节,整合各方资源,将有限的资金进行充分利用。为了节省成本,我把自家作为办公室,让老婆大S担任代言人,新品发布会主持人则... - 2014-07-07
  • 悬崖边上的舞蹈
  • “你是怎么了?站在那里跳什么舞,多危险,快快过来!”邢局长刚跳下车就声嘶力竭地颤声高喊。  而妻子柳月儿像没听见似的,依旧我行我素,在突兀的悬崖边翩翩起舞,洁白的裙摆随着柳月儿的旋转绽放成一朵朵醉人的白荷。   可再... - 2015-07-05
  • 悬崖边上的舞蹈_纪实故事_小故事网
  •   “你是怎么了?站在那里跳什么舞,多危险,快快过来!”邢局长刚跳下车就声嘶力竭地颤声高喊。  而妻子柳月儿像没听见似的,依旧我行我素,在突兀的悬崖边翩翩起舞,洁白的裙摆随着柳月儿的旋转绽放成一朵朵醉人的白荷。  可... - 2015-10-09
  • 悬崖边上的回头
  •   有些日子,大概眼前总是有着太多的迷惘,嘻嘻哈哈的画面还不时地警惕着我要有那拨开云雾的勇气。的确,走了这么久,听的也很多很多,但在那我还认为宣泄的空间里,根本容不下我的宣泄。如果能容得下,我心中的积郁将会像江水奔腾一样,一泻千里,管它个何... - 2016-04-23
  • 蒋友柏:悬崖边的贵族
  • “我在‘命运’赋予我的地貌上,搭建我的人生舞台。而这也是我的天堂,虽然很无趣,但很简单,很真实。”蒋友柏在最近出版的中文自传《悬崖下的小道》中这样总结自己。作为蒋家奇特的第四代,蒋友柏聪明、冷... - 2016-06-05
  • 绿茵场上的非主流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他出生在意大利的一个富豪家庭,父亲是钢铁大亨,家族企业涉足50多个国家。在很多人眼里。他这辈子只要守住家业即可,根本不需要什么奋斗。然而,当他接触到足球以后,突然觉得,跟绿茵场相比,钢铁经营之类的事情简直索然无味。从此,他的梦想是成为职... - 2018-01-08
  • 鞋底上的选举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2007年11月,当选美国弗吉尼亚参议员的卡普·彼得森当众展示了自己在竞选中被磨破的鞋底。这个带着破洞的鞋底,向人们展示了美国议员的工作方式和态度———除了在议会开会,其余时间都是在与选民打交道。   为了走访选民... - 2018-01-12
  • 蒋友柏:悬崖边的贵族_名人创业故事_小故事网
  • “我在‘命运’赋予我的地貌上,搭建我的人生舞台。而这也是我的天堂,虽然很无趣,但很简单,很真实。”蒋友柏在最近出版的中文自传《悬崖下的小道》中这样总结自己。作为蒋家奇特的第四代,蒋友柏聪明、冷... - 2015-06-01
  • 悬崖边的贵族-小故事大人生
  •   我在“命运”赋予我的地貌上,搭建我的人生舞台。而这也是我的天堂,虽然很无趣,但很简单。——-蒋友柏    贵族的少年    1975年,蒋介石在台湾去世,次年,蒋家第四代继承人蒋友柏出生。姓“蒋”,在蒋友柏的儿童时代,是一件引以为傲的事... - 2014-09-30
  • 悬崖边缘 推拉一线间-九九文章网
  •     女人说:“又有白头发了,要拔吗?”男人说:“嗯。”这是她第三次替他拔去岁月留下的痕迹。看他倦意的容颜,女人动作亦轻轻的,生怕弄疼了他。­    男人用摩托载着女人,她从背后抱着... - 2013-09-05
  • 扔你到悬崖边-小故事大人生
  • 扔你到悬崖边作者:张亚凌  那些扔你到悬崖边的人,是你必须牢牢记住并深深感激的。  很小的时候,你总是邋邋遢遢,还经常拖着烦人的鼻涕。一次,当你凑过去想跟小朋友玩时,一个小伙伴边躲边说,“我才不愿意跟裤子都提不起来的鼻涕虫玩。”“傻瓜才愿意... - 2014-07-21
  • 火车上的创意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裕仁天皇通过电台昭告日民。天皇的广播叫玉音放送。一张照片上,美国珍珠港的水手们围着收音机一脸喜悦;而在另一幅照片上,日本农村一群人跪在收音机前掩面而泣。   听到玉音放送,日本人小川菊松正在一次... - 2018-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