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换日偷天仗老巫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启潜又道:“四大门派雕琢佛像之事,原极机密,除了你祖父,连门下弟子,都不令知道,哪知不久,四派掌门相继仙逝,那尊干手如来也失去了下落。

      直到三十年前,江湖上出现了一位精擅四大门派武功的人,他声言四大门派的武功,都是从他上代师门剽窃去的,因此他找上四大门派寻衅,要他们自动退出江湖……”

      琪地道:“这人是谁呢?”

      赵启潜道:“这人身穿一袭黄社,自称黄衫客石令公,那时他已经到过峨嵋、武当两派,大觉大师和一尘子因看出此人手上使的不但正是他们两派的武学,而且比原来更为精奥。

      因此四派掌门又在少林集会,同时派专人急足赶来,请我务必前往,我赶到少林的第三天,黄衫客也正好到达少林寺。

      他当着为父和四大门派掌门面前,表现“达摩杖”、“光明拳”,果然精练纯熟,功力极深,事后据百愚上人坦诚相告,他自问本门武功,还不如黄衫客甚远,后来被为父露了一手剑气功夫,才把他惊走。”

      琪儿道:“姑爹,剑气功夫一定很厉害的了?”

      中年妇人笑道:“你姑爹那时最多也不过三成火候罢了。”

      赵启潜微微一笑,续道:“那年秋天,我和你娘给了婚,婚后,日子过得很愉快,就是你娘脾气有点偏激……”

      中年妇人脸上一红,冷哼道:“你自傲自大的脾气,也不见得好。”

      赵启潜没有分辩,续道:“第二年清明,你娘归宁去了,突然,四大门派掌门人,连袂来访,据说江湖上盛传着手手如来,落在鼠狼湖山商家手里……”

      中年妇人气道:“你不是说我爹盗走的吗?”

      赵启潜皱皱眉,苦笑道:“青娘,你不能这么说,我几时说过,干手如来是岳父盗去的?”

      接着续道:“我到鼠狼湖山,接你娘去,

      中年妇人被嘴道:“你是替四大门派调查干手如来下落去的。”

      赵启潜道:“我到达鼠狼湖山,就被绥弟邀进书房,我每次到鼠狼湖山去,他都要和我纵谈天下武功,尤其他对四大门派,成见极深……”

      琪地插口道:“是啊!我爹最瞧不起四大门派了!说他们只是徒有虚名。”

      赵启潜微微一笑,接道:“事也凑巧,他不知从哪里听到四大门派有一种‘联合剑阵’,威力极强,他对各种阵法,研究颇有心得,曾说天下阵法,不论如何绵密,因参加的人数一多,功力不等,进退变化之间,难免不有破绽。同时他无意之中,说出就是四大门派前代掌门,花了三年时间研创的千手如来,除了飞龙身法,均不足观。

      这话也许因他平日瞧不起四大门派,才有此推测之言,但听到为父耳中,却觉得江湖传言果非空穴来风,试想他如果没看到过千手如来上的武功,怎会有此一说?因此也怀疑千手如来,真的落到鼠狼湖山。”

      中年妇人笑道:“这句倒是真话。”

      赵启潜叹了口气道:“那是我的过错,但经弟也有不对之处。”他略微一顿,又道:

      “当时因我心中起了怀疑,忍不住试探问道:“你见过千手如来?”

      绶弟是个极顶聪明之人,闻言脸色一变,冷笑道:“你是替那些和尚、道士,查探千手如来来的?”

      我那时年轻气盛,也忍不住勃然变色,起身大笑道:“你我至戚,原可无话不谈,绶弟何以这般盛气相向?”

      我此话无意之中,指责他心中有鬼。他自然听得出我言中之意,大声道:“若非两家先人作主,商家也不会高攀你这飞龙后人!”

      我们两人语言上,越说越愿,我一怒之下,连你娘的面也不见,就拂袖而去……”

      赵南珩暗想:“原来爹和商绶反目,难怪那天商绶听说自己姓赵,就没头没脑的说出‘姓赵的都不是好人’这句话来!”

      中年妇人接口道:“那时,找听你爹郎舅在书房里起了争执,等我赶出去,你爹已经负气走了,我听绶弟说出经过,心中自然也暗恨你爹不该听信外人之言,我父亲是何等样人,会去盗取四大门派的东西?

      但想到我们总是夫妻,娘不得不赶快回去,哪知你爹虽没在我面前说明千手如来是你外公取走的,但语气之间,却偏袒着四大门派,娘一怒之下,就说:“千手如来一日不出,我们就一日不见”

      赵南珩听到这里泪流满面低低唤了一声:“娘!”

      中年妇人用手轻轻抚摸他的头发,继续说道:“那时娘肚子里已经有了你,我不愿回鼠狼湖山去,就在这里住了下来,你爹几次到这里来找我,要向我解释,我因在气头上,都拒不见面,后来生下了你,我要七婆抱着你送给你爹去养。”

      赵南珩忍不住抱着中年妇人哭到:“娘啊!你这是何苦?”

      赵启潜摇摇头道:“你娘就是这个脾气,我几次都没见到你娘,知道除非查出千手如来下落,否则你娘决不肯再和我相见。当时我就想到千手如来上的武功,既是针对西长南魔而创,极可能被罗髻夫人或南公靖派人盗走了,但那时南公靖早已故世,罗髻夫人也传了一代。年代久远,查起来自然更是费事,我在罗髻山,九疑山,暗中查访了几个月,始终找不到半点眉目。

      但就在我出门之时,你娘要七婆把你送来,自然没有遇上,差幸神丐游前辈知道此事,他是你祖父和外祖父的至友,而且我和你娘的婚事,还是他说合的,因此有他出面,把你托交大觉大师抚养,当时曾说:“二十年后,保证你们父子夫妇团圆。”

      赵南珩听到这里,才恍然大悟,难怪游老前辈一再派人指点,原来还有这段经过。

      赵启潜说到这里,一面含笑道:“南儿,你也把峨嵋下山后的情形,说给你娘听听!”

      赵南珩这就把自己经过,简扼说了一遍。

      中年妇人叹道:“儿啊!真是难为你了,你爹找了几十年没有下落的千手如来,却被你得到了!”

      他们父子夫妻重逢,二十年误会,尽皆冰释,当真有一如隔世之感!正说之间,那白发婆子已端来素斋,请大家进餐。

      一天易过,晚上白发婆子在后园另外收拾了一间静室,作为赵启潜下榻之处,赵南珩则被安置在左厢,他母亲房间对面。

      中年妇人不住的问长问短,直至初更时分,赵南珩才回房安歇。

      这多年来,他一直不知身世,没有家,也没有父母,住在伏虎寺,倒也并不觉得,自从峨嵋封山之后,他流浪江湖,就感觉到自己像孤儿一般。

      如今,身世大白,想起老师傅不肯把自己收列峨嵋门墙,是有道理的,因为自己是“中飞龙”的孩子,要继承赵家一脉!他左思右想,兴奋的睡不着觉。

      二更,快三更了!

      他神思恍惚之际,忽然听到远处有人似乎喊着自己名字:“赵……南……珩……”

      声音低沉得像一缕游丝,在空中飘荡,但听到耳中,心头仿佛一紧!

      有人在叫喊自己?凝神细听,却又寂然不闻。

      等了半天,不再听到什么,方疑自己听错,正待转身!

      “赵……南……珩……”

      这会,赵南珩只觉全身毛发直竖,忍不住机传伶的打了一个寒颤,那声音好像有人在旷野中叫魂一样,使人心头起了一阵惶惶不可自己的感觉。

      翻身坐起,愕愕的等待着第三声!

      “赵……南……珩……你来啊……”

      赵南珩再也忍木注,迅速下床,开出房门,越过围墙,一路寻了下去!

      越涧,翻山,间歇的喊声,渐渐接近了!

      他心头也越来越感到迷茫,眼睛也渐感昏倦!

      黝黑的树林底下,坐着一个长发技散,形如幽灵的黑衣老妪,她一手支地,一手向空中乱抓,散发着艺语般的声音:

      “赵……南……珩……你来啊……”

      那是一种令人难以忍受的声音,它有着催眠般魔力,赵南珩身不由己的缓缓走近!

      黑衣老担绿阴阴的眼神,停在赵南珩面上,左手同时在地面前抓了几下,柔声道:“好孩子,娘终干找到你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23-955.html - 2018-05-13
  • 第七章 勾心斗角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明知此刻只要他袖手旁观,香公子便会被雪团砸中,但仅是稍一犹豫,天性里的侠义之念已令他不假思索地弃去长剑,探手抓住银链,奋力一带,已将香公子横拉硬扯地拽入洞中。雪团带着呼啸声落下,洞口的石门亦被砸落山谷。  两人连滚带爬地摔成一团,... - 2018-06-14
  • 第七章 对弈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城西的雅风棋道馆一向清幽雅静,不仅是文人墨客烹茶手谈的所在,也是名声在外的茶楼,尤其他天井中央那一口千年古井,水质甘洌,寒暑不涸,以其烹茶茶香醇正,因此不少文人雅士也多爱在这儿品茗小憩或以棋会友,相反一些慕名而来的江湖豪客或巨商富贾来过... - 2018-06-13
  • 第七章 刀客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打量着应声倒下的年轻人,金十两盘膝在他身边坐下来。只见他仰天倒在地上,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故似乎并不在意,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自己。金十两记得并没有点他的哑穴,但他却一言不发,既不求饶也不呼救。金十两有些好奇,忍不住问:“你知道我要干什么... - 2018-06-12
  • 第七章 水龙吟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断崖千丈孤松,挂冠更在松高处。平生袖手,故应休矣,功名良苦。  第一节一语奇突揖别旧日樊笼  刀王擎天而立,弓步前冲,双手握刀下劈  他的面容如经了千年的风霜,在星辉的照耀下,在月夜的掩映下,泛出一种古拙的青白色,手腕上脉络尽显,青筋迭... - 2018-06-21
  • 第十七章 家仇国恨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口气忽转:“叛军主力是由乌槎国士兵与滇、贵等地十七异族战士混编而成,乌槎国蒲吾王子挂帅,擒天堡与媚云教众则由龙判官与陆文定单独指挥,丁先生并未在军中任职。但根据我方情报,他却被泰亲王拜为幕后军师,有调动全军的权力。此人一手促成了泰... - 2018-06-15
  • 第七章 倩影绰约灯市逢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与段虚寸星夜兼程,待赶到洛阳城时,正值元宵节。  据自古传下的风俗,元宵节期间帝王亦要与民同乐,擎风侯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笼络人心的大好机会,一早就带人出府巡城。苏探晴虽是耽心顾凌云的安危,却也无法即时面见擎风侯,只得耐住性子,跟着段... - 2018-06-18
  • 第七章 烈斗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呼无染心知铁帅有意示威,但见对方军容整齐,人高马大,如若就此与红琴徒步上前,气势上必是处于下风。当下示意红琴与柯都留在原地,一整衣衫,大步向前迎去。  柯都犹豫一下,终于没有反对,陪着红琴站于原地。呆呆望向那广阔的草原上,呼无染只身独对... - 2018-06-20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第二十七章 箫管弄月竹摇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几经努力,总算将林纯体内紊乱的真气收住,解开她的穴道任她沉睡,自己亦大感疲惫,再运功调理一会,虽是精神恢复,但腹中却是饥饿难忍。算起来两人已被困近一日两夜,这里仅有清水并无食物,若不能尽快找到出路,等到体力耗尽后更无生望,如今只怕... - 2018-06-19
  • 第十七章 解刀豪情可问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问清道路,不多时便到了东门大街上的长安客栈前。他心想既然那店小二说铁湔先生是一付斯文模样,自然不像是个江洋大盗,冒充捕快之举却是不能依法炮制了,却想个什么方法才可探听消息却又不惹人生疑?  正思咐间,从长安客栈中走出一人。但见他身... - 2018-06-18
  • 第七章 借兵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初生的朝霞将山野染成一片金黄,在清晨温煦的和风中,得到片刻休息的兵卒们神采奕奕,护送着明珠的小轿往山下疾行。在他们身后,紧跟着十几个精悍彪猛的武僧,以及心急如焚的云襄等人。一行人即将下得小五台山,踏上山脚下的官道。突然,走在最前面的武忠... - 2018-06-04
  • 第七章 初战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红日早已沉入大海,海上一片蒙眬,还好月色甚明,照得海上一片银亮。蒙蒙月色下,海风凛冽,卷起浪花朵朵。俞重山将手探出窗外试试风向,喃喃自语道:风向终于变了。  报!传令兵突然在舱门外高呼,侦察小艇上发回信号,敌军船队在二十里外聚集,正逆风... - 2018-06-06
  • 第七章 拜火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嵩山虽为五岳之首,却并无泰山的伟岸雄奇,也无华山的险峻孤高,论幽静典雅不及衡山,说到婉约多姿却又不及恒山。它在五岳之中最为普通,却以它那古朴和端庄的风姿,成为五岳中最平凡、却又最庄严的中岳。  嵩山之巅也一扫其它名山重岳的险峻,呈一片起... - 2018-06-05
  • 第十七章 计擒奸邪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他连东海镖局复业都不知道。  楚玉祥笑道:“大师兄不用多问,到了自会知道,大师兄一定会感到无比的惊奇。”  陆长荣笑了笑道:“小师弟还是跟小时候一样。”  楚玉祥道:“快随小弟来。”  他当先走近门口,手掌轻轻一拍。随即一手抓住了梁慧君... - 2018-06-01
  • 第二十七章 大获全胜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孙风也笑道:“兄弟正是这个意思。”俯身拾起几粒碎石,一面说道:“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被他发现。”  说话之中,手指连弹,把几粒碎石朝巡山四猛激射过去,一面拉了一把李云衣袖,说道:“咱们走开些。”  巡山四猛正在和六个鹰爪门弟子大打出手,被... - 2018-06-02
  • 第七十七章 我要向神发声呼求_圣经
  • 77:1我要向神发声呼求。我向神发声,他必留心听我。77:2我在患难之日寻求主,我在夜间不住地举手祷告,我的心不肯受安慰。77:3我想念神,就烦躁不安;我沉吟悲伤,心便发昏。〔细拉〕77:4你叫我不能闭眼。我烦乱不安,甚至不能说话。77:5... - 2017-08-23
  • 第十七章 一个半大孩子惊喜地奔了过来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在柳公权与蔺东海身后不远,云襄与金彪也正往山下走去。二人刚出寺门不远,就见一个半大孩子惊喜地奔了过来:“公子,我可等到你了!”  云襄认出是前日那个卖野果的孩子,不禁面露微笑。那孩子急急地道:“我说过要再摘一篮更甜的果子给公子尝尝,可惜... - 2018-06-10
  • 老子·道德经 第七十七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天之道,其犹张弓与?高者抑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①,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是以圣人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处,其不欲见贤②。[译文]自然的规律,不是很像张弓射箭吗... - 2017-12-31
  • 第七十七章 阴山之魔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孙姑娘瞧得心头一急,立即闪身过去,一把扶住,口中叫了一声:“爹……”  孙存仁心头清楚,孙姑娘这一急叫,脑门一紧,倏地睁开眼来,那双神光散漫的眼神,瞧着孙姑娘,老泪盈眶,颤声问道:“你……你……”  孙湘莲丢了长剑,一把抱住孙存仁,大声... - 2018-01-14
  • 第七章 荣宝斋在苏州是老字号的珠宝店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荣宝斋”在苏州是老字号的珠宝店,很好找。黄昏时分,舒亚男依约来到这里,发现店中除了两个伙计和掌柜,已没有一个顾客。她径直来到柜台前,对殷勤招呼的掌柜冷冷道:“让莫爷出来见我!”  “莫爷是谁?”掌柜一脸迷惑,“我们这儿没这么个人。”“... - 2018-06-09
  • 浅绿色信笺里的温暖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他阳光帅气,学习成绩一直是班级里的第三四名,也成了班级里许多女生在宿舍里公开谈论的白马王子形象,但是他却沉默寡言而敏感。  临近高考前一个月,他发现自己无可遏制地喜欢上了班级里的一个女生安晓羽。安晓羽就坐在离他不远的位置,她长得纤巧灵秀... - 2018-06-14
  • 坐前排的学问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在大学时,给我们上课的万教授,经常会有一些看似漫不经心的提问。  有一次,万教授问道:“世界第一高峰是哪座山?”如此小儿科的问题也搬到大学课堂,大家当然不屑一顾,仅用最低分贝附和:“珠穆朗玛峰。”谁知教授紧紧接着追问:“世界第二高峰呢?... - 2018-06-14
  • 眼角的泪,是爱曾来过的光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在最糟糕的状态下遇见他,他却给了我一个最绮丽的梦,温暖了我一生。  我是李朵,我比谁都害怕老去,虽然我才18岁。因为在那个人的记忆里我应该还是两年前的那个孩子,不能成长得太快,他会因此认不出我,会无法再轻柔地唤我“朵丫头”。  A  ... - 2018-06-14
  • 爱情“没”毕业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在爱上她以前,他因为斐然的文采和出色的外语主持天分,算得上学院里一个风云级的人物。不知有多少女孩子偷偷地暗恋他,将情书放在教室的窗台上。也有大胆的女孩,在路上拦截他,红着脸问他能否一起去看场电影。但他当时情窦未开,没有喜欢的女孩,所以对... - 2018-06-14
  • 两道选择题的启示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学一堂选修课上。教授面带微笑,走进教室,对我们说:“我受一家机构委托,来做一项问卷调查,请同学们帮个忙。”一听这话,教室里议论开了,大学课堂本来枯燥,这下好玩多了。  问卷表发下来,一看,只有两道题。  第一题:他很爱她。她细细的瓜子... - 2018-06-14
  • “装傻”的爱情有声有色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子月和郞辉恋爱五年,结婚五年。十年光阴,子月守着老公从翩翩帅哥,变成发福大叔。身边的朋友,在婚姻的围城里进进出出几个来回,都羡慕她的精明,可以把爱情经营得这样有声有色。子月说,最大的秘密就是“装傻”。  谁说我不知道  子月是在大四的时... - 2018-06-14
  • 卑微的背后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如果一个男人在你面前表现得卑微,那是因为,他是真的爱你。  他们相识在校园里,同校,不同系。和他在一起,她有一种天然的优越感——她家在市区,是家中的独女,从小习惯了被人照顾。她喜欢被他宠着,动不动就对他发脾气。每次,不管是谁对谁错,最后... - 2018-06-14
  • 渴望友谊的毛毛虫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毛毛虫的身上毛茸茸的,长得又丑陋又可怕,小动物们都不愿意和他玩:小鸡要去啄他,小狗要去踩他,就连小蚂蚁也常常嘲笑他。毛毛虫伤心极了,他多希望小动物们能和他交朋友啊!  毛毛虫把自己的苦恼告诉榕树爷爷。榕树爷爷捋捋胡须对他说:"大... - 2018-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