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换日偷天仗老巫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启潜又道:“四大门派雕琢佛像之事,原极机密,除了你祖父,连门下弟子,都不令知道,哪知不久,四派掌门相继仙逝,那尊干手如来也失去了下落。

      直到三十年前,江湖上出现了一位精擅四大门派武功的人,他声言四大门派的武功,都是从他上代师门剽窃去的,因此他找上四大门派寻衅,要他们自动退出江湖……”

      琪地道:“这人是谁呢?”

      赵启潜道:“这人身穿一袭黄社,自称黄衫客石令公,那时他已经到过峨嵋、武当两派,大觉大师和一尘子因看出此人手上使的不但正是他们两派的武学,而且比原来更为精奥。

      因此四派掌门又在少林集会,同时派专人急足赶来,请我务必前往,我赶到少林的第三天,黄衫客也正好到达少林寺。

      他当着为父和四大门派掌门面前,表现“达摩杖”、“光明拳”,果然精练纯熟,功力极深,事后据百愚上人坦诚相告,他自问本门武功,还不如黄衫客甚远,后来被为父露了一手剑气功夫,才把他惊走。”

      琪儿道:“姑爹,剑气功夫一定很厉害的了?”

      中年妇人笑道:“你姑爹那时最多也不过三成火候罢了。”

      赵启潜微微一笑,续道:“那年秋天,我和你娘给了婚,婚后,日子过得很愉快,就是你娘脾气有点偏激……”

      中年妇人脸上一红,冷哼道:“你自傲自大的脾气,也不见得好。”

      赵启潜没有分辩,续道:“第二年清明,你娘归宁去了,突然,四大门派掌门人,连袂来访,据说江湖上盛传着手手如来,落在鼠狼湖山商家手里……”

      中年妇人气道:“你不是说我爹盗走的吗?”

      赵启潜皱皱眉,苦笑道:“青娘,你不能这么说,我几时说过,干手如来是岳父盗去的?”

      接着续道:“我到鼠狼湖山,接你娘去,

      中年妇人被嘴道:“你是替四大门派调查干手如来下落去的。”

      赵启潜道:“我到达鼠狼湖山,就被绥弟邀进书房,我每次到鼠狼湖山去,他都要和我纵谈天下武功,尤其他对四大门派,成见极深……”

      琪地插口道:“是啊!我爹最瞧不起四大门派了!说他们只是徒有虚名。”

      赵启潜微微一笑,接道:“事也凑巧,他不知从哪里听到四大门派有一种‘联合剑阵’,威力极强,他对各种阵法,研究颇有心得,曾说天下阵法,不论如何绵密,因参加的人数一多,功力不等,进退变化之间,难免不有破绽。同时他无意之中,说出就是四大门派前代掌门,花了三年时间研创的千手如来,除了飞龙身法,均不足观。

      这话也许因他平日瞧不起四大门派,才有此推测之言,但听到为父耳中,却觉得江湖传言果非空穴来风,试想他如果没看到过千手如来上的武功,怎会有此一说?因此也怀疑千手如来,真的落到鼠狼湖山。”

      中年妇人笑道:“这句倒是真话。”

      赵启潜叹了口气道:“那是我的过错,但经弟也有不对之处。”他略微一顿,又道:

      “当时因我心中起了怀疑,忍不住试探问道:“你见过千手如来?”

      绶弟是个极顶聪明之人,闻言脸色一变,冷笑道:“你是替那些和尚、道士,查探千手如来来的?”

      我那时年轻气盛,也忍不住勃然变色,起身大笑道:“你我至戚,原可无话不谈,绶弟何以这般盛气相向?”

      我此话无意之中,指责他心中有鬼。他自然听得出我言中之意,大声道:“若非两家先人作主,商家也不会高攀你这飞龙后人!”

      我们两人语言上,越说越愿,我一怒之下,连你娘的面也不见,就拂袖而去……”

      赵南珩暗想:“原来爹和商绶反目,难怪那天商绶听说自己姓赵,就没头没脑的说出‘姓赵的都不是好人’这句话来!”

      中年妇人接口道:“那时,找听你爹郎舅在书房里起了争执,等我赶出去,你爹已经负气走了,我听绶弟说出经过,心中自然也暗恨你爹不该听信外人之言,我父亲是何等样人,会去盗取四大门派的东西?

      但想到我们总是夫妻,娘不得不赶快回去,哪知你爹虽没在我面前说明千手如来是你外公取走的,但语气之间,却偏袒着四大门派,娘一怒之下,就说:“千手如来一日不出,我们就一日不见”

      赵南珩听到这里泪流满面低低唤了一声:“娘!”

      中年妇人用手轻轻抚摸他的头发,继续说道:“那时娘肚子里已经有了你,我不愿回鼠狼湖山去,就在这里住了下来,你爹几次到这里来找我,要向我解释,我因在气头上,都拒不见面,后来生下了你,我要七婆抱着你送给你爹去养。”

      赵南珩忍不住抱着中年妇人哭到:“娘啊!你这是何苦?”

      赵启潜摇摇头道:“你娘就是这个脾气,我几次都没见到你娘,知道除非查出千手如来下落,否则你娘决不肯再和我相见。当时我就想到千手如来上的武功,既是针对西长南魔而创,极可能被罗髻夫人或南公靖派人盗走了,但那时南公靖早已故世,罗髻夫人也传了一代。年代久远,查起来自然更是费事,我在罗髻山,九疑山,暗中查访了几个月,始终找不到半点眉目。

      但就在我出门之时,你娘要七婆把你送来,自然没有遇上,差幸神丐游前辈知道此事,他是你祖父和外祖父的至友,而且我和你娘的婚事,还是他说合的,因此有他出面,把你托交大觉大师抚养,当时曾说:“二十年后,保证你们父子夫妇团圆。”

      赵南珩听到这里,才恍然大悟,难怪游老前辈一再派人指点,原来还有这段经过。

      赵启潜说到这里,一面含笑道:“南儿,你也把峨嵋下山后的情形,说给你娘听听!”

      赵南珩这就把自己经过,简扼说了一遍。

      中年妇人叹道:“儿啊!真是难为你了,你爹找了几十年没有下落的千手如来,却被你得到了!”

      他们父子夫妻重逢,二十年误会,尽皆冰释,当真有一如隔世之感!正说之间,那白发婆子已端来素斋,请大家进餐。

      一天易过,晚上白发婆子在后园另外收拾了一间静室,作为赵启潜下榻之处,赵南珩则被安置在左厢,他母亲房间对面。

      中年妇人不住的问长问短,直至初更时分,赵南珩才回房安歇。

      这多年来,他一直不知身世,没有家,也没有父母,住在伏虎寺,倒也并不觉得,自从峨嵋封山之后,他流浪江湖,就感觉到自己像孤儿一般。

      如今,身世大白,想起老师傅不肯把自己收列峨嵋门墙,是有道理的,因为自己是“中飞龙”的孩子,要继承赵家一脉!他左思右想,兴奋的睡不着觉。

      二更,快三更了!

      他神思恍惚之际,忽然听到远处有人似乎喊着自己名字:“赵……南……珩……”

      声音低沉得像一缕游丝,在空中飘荡,但听到耳中,心头仿佛一紧!

      有人在叫喊自己?凝神细听,却又寂然不闻。

      等了半天,不再听到什么,方疑自己听错,正待转身!

      “赵……南……珩……”

      这会,赵南珩只觉全身毛发直竖,忍不住机传伶的打了一个寒颤,那声音好像有人在旷野中叫魂一样,使人心头起了一阵惶惶不可自己的感觉。

      翻身坐起,愕愕的等待着第三声!

      “赵……南……珩……你来啊……”

      赵南珩再也忍木注,迅速下床,开出房门,越过围墙,一路寻了下去!

      越涧,翻山,间歇的喊声,渐渐接近了!

      他心头也越来越感到迷茫,眼睛也渐感昏倦!

      黝黑的树林底下,坐着一个长发技散,形如幽灵的黑衣老妪,她一手支地,一手向空中乱抓,散发着艺语般的声音:

      “赵……南……珩……你来啊……”

      那是一种令人难以忍受的声音,它有着催眠般魔力,赵南珩身不由己的缓缓走近!

      黑衣老担绿阴阴的眼神,停在赵南珩面上,左手同时在地面前抓了几下,柔声道:“好孩子,娘终干找到你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23-955.html - 2018-05-13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第七章 智斗捕王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一惊,只当黑二早早洗浴归来,仔细看去,来人身形瘦小,却不是黑二。  那人见到满屋石棺,一个小孩子蹲在地上浑若无事地写字,饶是他久经风雨,看到这诡异至极的情景亦不由一愣。他的脸孔被隐约的光线罩上一层阴影,看不分明,唯有一双眼中却露出慑... - 2018-06-30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七章 七级浮屠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这一路来几经大战,众人来到笑望山庄后都有长舒一口气的感觉。  一个高大壮实的异族大汉接引众人入寨,容笑风介绍道,这是我笑望山庄的副庄主酷吉,平日沉默少语,但一手狂风棍法在庄中不做二人想。  酷吉也不答话,只是谦逊一笑,拱手为礼,当前引路... - 2018-07-10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七章 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雨完全停了,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当中的小轿显得分外阴郁。冯宗客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还好吗?  片刻之后,女人才在内里行礼,道:奴家无事,多谢壮士相救。这话倒让冯宗客受之有愧,他心想,应当是你救了我才对。  远处有几个畏畏缩缩的身... - 2018-07-15
  • 第七章 灵魄逆髓功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好大的风  煌英身上很冷,小坨也僵着两条腿,迈不开步子,只有彼此紧缠在一起的手指上,还能隐约传来些温意。  在山洞里也就大半个时辰,山峦却都披银裹素,脚踩到地上,滑溜溜得浑不着力,风骤急时,身子竟是不自由地往崖下倾去。此处唤做青龙背,是... - 2018-07-11
  • 第七十七章 我要向神发声呼求_圣经
  • 77:1我要向神发声呼求。我向神发声,他必留心听我。77:2我在患难之日寻求主,我在夜间不住地举手祷告,我的心不肯受安慰。77:3我想念神,就烦躁不安;我沉吟悲伤,心便发昏。〔细拉〕77:4你叫我不能闭眼。我烦乱不安,甚至不能说话。77:5... - 2017-08-23
  • 老子·道德经 第七十七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天之道,其犹张弓与?高者抑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①,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是以圣人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处,其不欲见贤②。[译文]自然的规律,不是很像张弓射箭吗... - 2017-12-31
  • 第七十七章 阴山之魔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孙姑娘瞧得心头一急,立即闪身过去,一把扶住,口中叫了一声:“爹……”  孙存仁心头清楚,孙姑娘这一急叫,脑门一紧,倏地睁开眼来,那双神光散漫的眼神,瞧着孙姑娘,老泪盈眶,颤声问道:“你……你……”  孙湘莲丢了长剑,一把抱住孙存仁,大声... - 2018-01-14
  • 笨狼上课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只笨狼,独自在森林里呆得不耐烦了,就想去上学。学校里有那么多的小朋友,一定会很好玩。笨狼来到学校,坐在小朋友们中间,听老师讲课。第一节课,老师教大家学习词语。老师用红色的粉笔在黑板上写了"苹果"两个字,告诉大家说:&... - 2018-07-31
  • 小壁虎找尾巴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天,小壁虎在外面玩耍,正玩得起劲,忽然看到前面来了一条眼镜蛇。它想:我得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要不然我就被这个大坏蛋吃掉了!可是说时迟那时快,眼镜蛇已经朝它快速地爬来。小壁虎知道这时再找地方躲藏已经来不及了。于是,它立即转身就跑!尽管... - 2018-07-31
  • 有眼睛的鞋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森林里的小动物都爱穿狐狸大婶做的鞋。因为狐狸大婶做的鞋下面有眼睛呢,走路不会踢到石子,在田里走,也不会踩坏小苗。上一次小刺猬迷了路,幸亏穿了狐狸大婶做的鞋子,才找到了家。大家都急着要穿这种鞋,狐狸大婶就天天忙着做鞋。白天她坐在大树下&#... - 2018-07-31
  • 狮子的牙和浣熊的宝石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头爱赶时髦的狮子来到森林美容厅,对理发员猴小姐说:"快,给我染发、美容。"猴小姐问:"狮子先生,你要染什么颜色的头发,要美成什么样的面容?"狮子非常快地回答:"染成蓝头发,酷吧?别人没有的。美成... - 2018-07-31
  • 几何惊梦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总是会做这样一类的梦:知道这一堂要考试,但是在大楼里上上下下,就是找不到自己的教室;要不然就是进了教室,老师来了,却发现自己从来没有上过这么一门课,也没有课本,坐在位子上,心里又急又怕。  还有最常梦到的一种,就是:把书拿出来,却发现上... - 2018-07-31
  • 小兔智胜大象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大象正在河里洗澡,小兔说:"象大哥,请你不要把河水弄脏了,不然会影响大家的饮水卫生。"大象自以为体重力大,不把兔子放在眼里,傲慢地说:"小东西,你不配教训我!你如果有本事把我拉上岸,我就不洗了!"小兔想了... - 2018-07-31
  • 谢谢你还记得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周末,我正在商店买帽子,手机响了,同事告诉我有个年轻人找我,让我有空给他打电话。  我默记着那一串陌生的号码,将电话拨过去,对方一下说出了我的名字,但声音有点犹豫。他说:“我是您的学生。您教过我历史,我叫张山。您还记得吗?”我在脑子里过... - 2018-07-31
  • 风墙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晚上睡觉时,尽管我盖了两床被子,可还是被冻醒了。  我静静地站在沙发前,寻找风源。“呜呜!”风,是从墙后吹过来的。我把耳朵贴了过去听听。  “呜呜……好冷啊……”  “谁?”我壮着胆子问。  “我是风。可不可以让我进屋暖和下?”  “不... - 2018-07-31
  • 善良的精灵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座大森林里,住着一个善良的小精灵,她总是扇动着她透明的翅膀偷偷地飞到城市里去玩。精灵的妈妈告诫她说:“孩子不要去城市里玩,那里很复杂会有危险的。”  小精灵觉得妈妈的话没道理,她不觉得城市有多复杂,而且城市里到处高楼林立,还有充满欢... - 2018-07-31
  • 童话里的公主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因为图书馆里的保管员疏忽,童话宝库里的一位公主跑到了人间,公主从没来到过真正的人间,因为她一直生活在童话里。  公主来到了人间,她不得不收起了她那些贵重的衣服,昂贵的桂冠,除去了这些公主和平常的女孩没有任何区别,她被送进了学校。  在学... - 2018-07-31
  • 洪哥恋爱课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学时,洪哥是那种认死理的家伙,一是一,二是二,你跟他开任何玩笑,说任何有潜台词的话,他都很难体会奥妙。比如你告诉他:“洪哥,楼下有个姑娘叫你。”洪哥马上屁颠儿滚下楼去,一会儿上来疑问道:“哪儿呢?没有呀!”你告诉他今天是愚人节。洪哥眨... - 2018-07-31
  • 没有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学是一生当中最美好的四年。在大学里,很多的事情是一生当中无法复制的:  第一个,在大学里一定要珍惜、维系和发展那种一辈子很难遇到的集体友情,大学的友情可以贯穿一生。  我既不同意更不反对大学期间谈恋爱,但是千万不要因为提前走入两人世界... - 2018-07-31
  • 柔黄的鸢尾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春季运动会尚未开始,我便因流感高烧进了医院。躺在周遭惨白的观察室里,我开始无比怀念徐青青的叽叽喳喳。  徐青青的到来,多少让我有些喜出望外。她是班里第一个赶来看我的同学,她一进门就欢叫:“哈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咱们班的欧阳鹏在长跑里获... - 2018-07-31
  • 花栗鼠的项链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花栗鼠的小屋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项链,彩色的豆子项链,别致的果核项链,好玩的石子项链……她要送给大家一人一条。小松鼠挑来选去,每一条都很喜欢,"你还是拿这条松子项链!"花栗鼠取下散发着阳光味道的松子项链,"有它陪... - 2018-07-31
  • 第七十九章 全非面目曾相识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黑衣老妪脸上变得异常狂厉,白发飘动,三角眼凶睛闪烁,桀桀怪笑道:“五阴手下,难有逃命的人,贺老大你躲的再快,也莫想捱过七日。”  另一个汉子已在此时迅速从青布包袱中取出两柄厚背被风刀,扬手把一柄丢了过来,口中喝道:“老大接着!”  叫贺... - 2018-05-13
  • 第八十七章 神龙一现亦奇绝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冷面秀士秦紫贵点点头道:“你是四方教四位护法香主之一,难怪敢在本帮主面前,这般放肆!”右手一扬,突然朝任宗秀肩头抓去,口中说道:“这里没有你们四方教的事,还不让开?”  任宗秀没有料到对方会突然出手抓来,而且来势如此之快,右肩几乎立被抓... - 2018-05-14
  • 第七十八章 得来全不费功夫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假赵南珩眼珠一转,不见人影,心知这发话的准是庵主无疑,此刻可能尚在房中,这就躬身道:“孩儿睡不着,到庵前走走,母亲还没睡吗?”  妇人声音道:“娘也睡不着,孩子,时间不早了,你快睡吧!”  假赵南珩口中应是,翻进围墙,照着黄衫老人指示,... - 2018-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