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过年流水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晋地商号过年,循老例都是到年根底才清门收市,早一日,晚一日,都有,不一定都熬到除夕。但正月开市,却约定在十一日。开市吉日,各商号自然要张灯结彩,燃放烟火, 
    于是满街喜庆,倾城华彩,过年的热闹气氛似乎才真正蒸发出来。跟着,这热闹就一日盛似一日,至正月十五上元节,达到高潮。

      西帮票号的大本营祁、太、平三县,正月十一开市,铺陈得就尤其华丽。内中,又以“祁县的棚,太谷的灯”,负有盛名。

      “棚”,就是“结彩”的一种大制作吧,用成匹成匹的彩色绸缎,在临时搭起的过街牌楼上,结扎出种种吉祥图案。各商号通过自家的“棚”,争奇斗艳,满城顿时流光溢彩。

      太谷的灯,则是以其精美,镇倒一方。与祁县的临时大制作不同,太谷的彩灯,虽也只是正月悬挂一时,却都是由能工巧匠精细制作。大商号,更是从京师、江南选购灯中精品。当时有种很名贵的六面琉璃宫灯,灯骨选用楠木一类,精雕出龙头云纹,灯面镶着琉璃(现在叫玻璃),彩绘了戏文故事。这种宫灯,豪门大户也只是购得一两对,悬挂于厅堂之内。太谷商号正月开市,似乎家家都少不了挂几对这种琉璃宫灯出来。其他各种奇巧精致的彩灯,当然也争奇斗胜地往出挂。华灯灿烂时,更能造出一个幻化的世界,叫人们点燃了富足的梦。

      庚子年闰八月,习惯上是个不靖的年份。所以正月十一,商家字号照例开市时,都不敢马虎。

      初十下午,康家的天成元票庄、天盛川茶庄以及绸缎庄、粮庄,和别家商号一样,已经将彩灯悬挂出来。天盛川挂出一对琉璃宫灯,还有就是一套十二生肖灯。这套竹骨纱面的仿真生肖灯,虽然已显陈旧,但因形态逼真,鼠牛龙蛇一一排列开,算是天盛川的老景致了。天成元则挂出三对六只琉璃宫灯,中间更悬挂了一盏精美的九龙灯。这九龙灯,也是楠木灯骨,琉璃灯罩,但比琉璃宫灯要小巧精致得多,因灯骨雕出九个龙头而得名。在当时,也算是别致而名贵的一种灯。三对六只宫灯,加上这盏九龙灯,三六九的吉数都有了。字号图的,也就是这个吉利。

      商号开市,照例是由财东来“开”。而开市,又喜欢抢早。所以,十一这一天,康家从三更天起,便忙碌起来了。因为这天进城的车马仪仗,是一年中最隆重的。这一行,要出动四辆镶铜镀银的华贵马车:头一辆坐着康家的账房先生作前导;第二辆坐着少东家,一般都是三爷;第三辆才是老东家康笏南;第四辆坐着康笏南的近侍老亭殿后伺候。每辆马车,都派了两个英俊车倌,另外还有一个坐在外辕的仆佣。在每辆车前,又各备一匹顶马作引导。顶马精壮漂亮,披红挂彩,又颈系串铃,稍动动,就是一片丁冬;骑顶马的,都是从武师家丁中挑选的英俊精干者,装束也格外抢眼:头戴红缨春帽,身着青宁绸长袍,外加一件黑羔皮马褂。顶马前头,自然还有提灯笼的;车队左右,也少不了举火把的。

      康笏南也于三更过后不久就起来了。起来后,还从容练了一套形意拳,这才洗漱,穿戴。去年虽有五爷一门发生不测,但他成功出巡江南,毕竟叫他觉得心气顺畅,所以,今年年下他的精气神甚好。此去开市,似乎有种兴冲冲的劲头,这可是少有的。不过,他并没有穿戴老亭为他预备好的新置装束,依然选了往年年下穿的那套旧装,只要了一件新置的灰鼠披风,以带一点新气。

      穿戴毕,走出老院,五位爷带着各门的少爷,已经等在外面。康笏南率领全家这些众男主,款步来到德新堂的正堂。

      堂上供着三尊神主牌位:中间是天地诸神,左手是关帝财神,右手是列祖列宗。牌位前,还供着一件特别的圣物:半片陈旧、破损的驼屉子。驼屉子,是用驼毛编织的垫子,骆驼驮货物时,先将其披在骆驼背上,起护身作用,为驼运必备之物。康家供着的这半片驼屉子,相传是先祖拉骆驼、走口外时的遗物。供着它,自然是昭示后人,勿忘先人创业艰难。所以在这件圣物前的供桌上,是一片异常丰盛的供品。

      康笏南带着众男主走进来,先亲手敬上三炷香,随后恭行伏身叩拜礼。礼毕,坐于供案前。五位爷及少爷们,才按长幼依次上前磕头行礼。这项仪式,虽在年下的初一、初三、破五,接连举行过,但因今年老太爷兴致好,众人也还是做得较为认真。气氛在静穆中,透出些祥和,使人们觉得今年似乎会有好运。

      礼毕,众人又随老太爷来到大厨房,略略进食了一些早点。

      此时,已近四更。康笏南就起身向仪门走去,众人自然也紧随了。

      仪门外,车马仪仗早预备好。灯笼火把下最显眼的,是众人马吞吐出的口口热气。年下四更天,还是寒冷未减的时候。

      康笏南问管家老夏:“能发了?”

      老夏就高喊了声:“发车了——”依稀听着,像是在吆喝:“发财了——”

      跟着,鞭炮就响起来,一班鼓乐同时吹打起来。马匹骚动,脖子上的串铃也响成一片。

      康笏南先上了自己的轿车,跟着是三爷,随后是账房先生,老亭。车马启程后,众人及鼓乐班一直跟着送到村口。

      不到五更,车马便进了南关。字号雇的鼓乐班已迎在城门外,吹打得欢天喜地。车马也未停留,只是给鼓班一些赏钱,就径直进城了。

      按照老例,康笏南先到天盛川茶庄上香。车马未到,大掌柜林琴轩早率领字号众伙友,站立在张灯结彩的铺面前迎候了。从大掌柜到一般伙友,今日穿戴可是一年中最讲究的:祈福,露脸,排场,示富,好像全在此刻似的。茶庄虽已不及票庄,但林大掌柜今日还是雍容华贵,麾下众人,也一样阔绰雅俊。老太爷头一站就来茶庄上香,叫他们抢得一个早吉市,这也算一年中最大的一份荣耀和安慰吧。

      老东家一行到达,被迎到上房院客厅,敬香、磕头行礼。礼毕,再回到铺面,将那块柜上预备好的老招牌,拿起交给林大掌柜。林大掌柜拿撑杆挑了,悬挂到门外檐下,鞭炮就忽然响起,此时,依然还不到五更。

      这一路下来,那是既静穆,又神速,真有些争抢的意思。

      天盛川客厅里供奉的神主牌位,与财东德新堂供的几乎一样,只是多了一个火神爷的牌位。因为商家最怕火灾。悬挂出的那块老招牌,也不过是一方木牌,两面镌刻了一个“茶”字,对角悬挂,下方一角垂了红缨,实在也很普通。但因它悬挂年代久远,尤其上面那个“茶”字,系三晋名士傅山先生所亲书,所以成了天盛川茶庄的圣物了。每年年关清市后,招牌取下,擦洗干净,重换一条新红缨。正月开市,再隆重挂出。

      今年康笏南兴致好,来天盛川上香开市,大冷天的,行动倒较往年便捷。不过,他在天盛川依旧没有久留:还得赶往天成元上香呢。等鞭炮放了一阵,他便拱手对林琴轩大掌柜说:“林掌柜,今年全托靠你了。”

      林琴轩也作揖道:“老东台放心。”

      康笏南又拱手对众伙友说:“也托靠众伙计们了!”

      说毕,即出门上车去了。

      到天成元票庄时,孙北溟大掌柜也一样率众伙友恭立在铺面门外,隆重迎接。上香敬神规矩,也同先前一样,只是已从容许多:因为吉利已经抢到,无须再赶趁。敬香行礼毕,回到铺面,也不再有茶庄那样的挂牌仪式,康笏南径自坐到一张太师椅上,看伙友卸去门窗护板,点燃鞭炮。然后,就对一直跟着他的三爷说:“你去绸缎庄、粮庄上香吧,我得歇歇了。”

      三爷应承了一声,便带了账房先生,出动车马仪仗,排场而去。

      开市后,字号要摆丰盛酒席庆贺。康笏南也得在酒席上跟伙友们喝盅酒,以表示托靠众人张罗生意。所以,他就先到孙北溟的小账房歇着。

      孙北溟陪来,说:“今年年下,老东台精神这么好?”

      康笏南就说:“大年下,叫我哭丧了脸,你才熨帖?”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606-925.html - 2018-01-20
  • 第十二章 断刃风波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清水镇位于蜀南与滇北交界处的叙永城南营盘山下。因此山多矮小,少见连绵,却又各自相邻,相隔间距不过数丈,营盘之名亦由此而来。  那清水镇地处偏僻山间,少有人来,民风纯朴,多以耕种为生,虽是山地贫瘠,但人少地多,却也不忧温饱。此处虽以镇名之... - 2018-07-06
  • 第十二章 战约双雄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梅兰堂中,气氛忽变得极其凝重。  暗器王林青与明将军毫不退让地对视,神情复杂。其余人则各怀心事。有人巴不得两人早作决战,看场热闹,有人却想伺机从中渔利,亦有人深明在当前京师的形势下,此战必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欲要出言制止,却找不到开... - 2018-07-01
  • 第十二章 飘飘欲仙_还珠格格_故事大全
  •   小燕子浑然不知,漱芳斋已经有变。她陶醉得不得了。   这个晚上,对她来说,实在太珍贵了!终于亲眼见到了紫薇,终于亲耳听到紫薇说不怪她,原谅她了。回宫的一路上,她一直飘飘欲仙。尔康、尔泰、紫薇都上了车,送她到宫门口。大家生怕回宫... - 2018-07-19
  • 第二十二章 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杜乐英离家数月,却不知道,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这此出征程中,他一连升了五级。后面的三次提拨,都是这在一个月内。他现在独领一军,成为锐锋都指挥使。  月前黑摩岭之战,毓王本军与伏虎都被分割开,形势岌岌可危,杜乐俊一连四次率军冲杀,身... - 2018-07-16
  • 第二十二章 四个故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伤势初愈,蒙头大睡了几天,待景成像给他服下软筋散的解药,便觉得一切均如从前,再无手足酸软之状。只是每每想及那些经脉穴道,体内虽隐有一丝感应,却再不似前几日那般意动气生、犹使臂指。而小腹下气海大穴更是窒闷生涩,如叠块垒。  要知武学高... - 2018-07-08
  • 第四十二章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虽然奉国公府的马厩里不免有些臊味,然而在不冷不热的暮春初夏之夜,枕着蓬松的稻草而眠,倒让他又想起了当年在乡下当牧童的时光。酣梦之中,耳边传来锁子碰撞的声音,恍惚中他想道:糟,主人又来了!  他的手在身边胡乱摸索着,想... - 2018-07-16
  • 第三十二章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罗彻敬送走他回来时,碎金似地阳光才刚刚撒到河边残雪之上。泷河河心,冰面己经呈现出深黛色泽,似乎是一条色彩斑阑的冻蟒,正挣扎着要舞动起来。他抚着略麻木的面孔,才突然意识到,昨日是正月十五,原来不知不觉间,春天已经怡然而... - 2018-07-16
  • 第十二章 一个像鸟窠般的头从神龛上冒了出来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就在这时候,只见一个像鸟窠般的头,从神龛上冒了出来,那是一张削瘦而布满了皱纹的脸,小眼睛、酒糟鼻、尖嘴上蓄着两撇三寸长的鼠须,生相有些滑稽,好像还喝醉了酒,一张脸红得像猪肝一样。  原来这人是躲在神龛上睡觉,九层宝塔上的神龛,当然是小巧... - 2018-05-03
  • 第十二章 领悟玄功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穿月白长衫的和穿蓝衫的互相煸扇,相持了已有一刻工夫之久,彼此头上都已见了汗水,顶门上也在直冒热气,他们从各自扇上煸出来风愈大,他们却似愈煸愈热,愈不肯停下。青杉文士缓步走入,现在已停身在两人中间,穿月白长衫的和穿蓝衫的两人,手不停挥,本... - 2018-01-29
  • 第十二章 修罗门这一派一直精通武艺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杨少华道:“修罗门虽是佛教旁支,但他们这一派,一直以精通武艺著称,和少林寺一样……”  “唔!”裘好古一手摸着白胡子,忽然点头道:“这就是了,可能他们在玉碗上,刻有什么精奇的武功,才会引起这些江湖朋友的觑视……对!去年秋天,内府发卖出来... - 2018-04-30
  • 第十二章 江南严家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章四虎道:“令……令主说的是,干……干娘说的,小的描的老虎头,比几个小丫头描的好得多了。”  卓少华问道:“你念过书吗?”  “没有。”章四虎脸上一红,说道:“但……小的会……会写自己名字。”  秋月笑道:“真了不起,你将来当了画家,能... - 2018-04-14
  • 第十二章 地室幽囚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了,只觉眼皮沉重,头脑又昏又胀,一时想不起自己睡在什么地方?但他可以确定,自己并不是睡在床上,身上也没有被褥,又冷又硬,好像躺在地上一般!  自己怎么会躺在地上的呢?他一点也想不起来。  心中觉得好生奇怪,用手揉揉... - 2018-01-31
  • 第十二章 天人不容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黄凤娟脸色一变道:“江湖上怎么会知道的?”  “不知道。”  常凤君接着道:“现在外面正盛传着师父为了应七星会之聘,特地从江南把神手华佗请来,替师父治疗,不出十天,就可修复玄功,重行出山。”  黄凤娟攒攒眉,气道:“这会是什么人说出去的... - 2018-01-28
  • 第十二章 回转龙堡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蓝衫少年回头看去,蓝褂老头以杖拄地,但走得很快,眨眼之间,便已走出十来丈远,心中不禁暗暗惊奇,忖道:“此人分明身怀极高武功,会不会是对头一方的人呢?他正是朝前路行去,自己倒要小心才好。”  正在思忖之际,大路上又有一行人行近桥边。  为... - 2018-01-25
  • 第十二章 乌龙锁心和五行排云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不是。”青衣道姑和她并肩走入一间小客厅说道:“二师姐请坐。”  方如苹急着问道:“那是什么人挑了咱们分坛?”  青衣道姑道:“听冉文君的口气,是几个蒙面人,不但武功奇高,而且其中一人,还擅于用毒,只有几个照面,咱们的人就死伤过半,冉文... - 2018-01-18
  • 第十二章 巧获绝艺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老道士道:  “姑娘打算如何对付我们?”  方壁君道:  “我要你们说实话。”  老道上道:  “贫道只怕知道的有限。”  方壁君道:  “那你就把知道的说出来好了。”  雷公佟仲和眼下解药,身上的麻木,已经逐渐消失,闻言接口道:  “... - 2018-01-18
  • 第十二章 城狐社鼠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胡雪岩讲的是一个掘藏的故事。凡是大乱以后,抚缉流亡,秩序渐定,往往有人突然之间,发了大财,十九是掘到了藏宝的缘故。    埋藏金银财定的不外两种人。一种... - 2018-01-19
  • 第十二章 宋凡平被揍的遍体鳞伤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宋凡平被揍的遍体鳞伤以后,又被抓走了,关押在一个像仓库一样的大房子里。此后的一个星期里,宋钢和李光头不再说话。宋钢也说不出话来了,那天宋钢把自己的嗓子哭喊得又红又肿,说话时没有声音,只有口水从... - 2018-01-31
  • 第十二章 李光头的GDP之路从我们刘镇福利厂开始_兄弟(下)_故事
  •   李光头的GDP之路是从我们刘镇福利厂开始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李光头在林红这里跌了爱情的跟头,转身就在福利厂连续创造了利润奇迹。这时候改革开放进入了全民经商的年代,李光头左思右想,越想越觉得自己是一个经商的天才,自己率领着两个瘸子、三... - 2018-02-03
  • 第十二章 毒如蛇蝎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宫如玉格格娇笑,道:“黑凤婆的门下,会是男的?你呀,真是少不更事!”  南振岳想起自己和龙兄弟一路同行,许多地方,果然可疑,譬如投店,他总要两个房间,譬如换衣服,他总要关上房门,譬如……宫如玉瞧他没有作声,接着笑道:“你现在可相信了吧?... - 2018-02-28
  • 第十二章 紫薇坛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紫脸人道:“你敢骂我?”白少辉道:“有何不敢?”  紫脸人右腕一振,短剑钾的一声,漾起一片剑影,怒声道:“狂徒,你还不解下箫来?  今天我非教训教训你不可。”  白少辉一脸激愤之色,双手迅速从腰间解下竹箫,大声道:“动手就动手,谁还怕你... - 2018-03-09
  • 第十二章 茶肴虽是素斋但花式繁多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茶肴虽是素斋,但花式繁多,无不鲜美可口,最后是四式素点,也十分精美,徐少华三人几乎说不出吃的是什么东西,自然也吃得很饱。  用毕素斋,玄衣道姑含笑道:  “三位公子的宾舍,离此不远,三位可以先去休息一会,待到戌时,娘娘临坛,贫道自会着人... - 2018-03-14
  • 第十二章 登索探秘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三眼比丘就在这一瞬之间,鼻孔中一声冷哼,左手拂尘,迅速递到右手,一圈一拂,身形疾追,一大蓬银丝,漫天澈地,往天狐洒去,丝丝之声,立时大作!  天狐自然是识货之人,对方所使,正是秦岭天痴上人成名绝艺,威震武林的“扫天银拂”。一时可也不敢大... - 2018-04-25
  • 第十二章 抛弃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国庆在九岁的一个早晨醒来时,就必须掌握自己的命运了。在离成年还十分遥远,还远没有到摆脱父亲控制的时候,他突然获得了独立。过早的自由使他像扛着沉重的行李一样,扛着自己的命运,在纷繁的街道上趄趄趔趔不知去向。  我可怜的同学那天上午是被一阵... - 2018-02-11
  • 第十二章 许三观卖了血以后没有马上把钱给方铁匠送去_许三观卖血记_
  •   许三观卖了血以后,没有马上把钱给方铁匠送去,他先去了胜利饭店,坐在靠窗的桌前,他想起来十年前第一“次卖血之后也是坐在丫这里,他坐下来以后拍着脑袋想了想,想起了当年阿方和根龙是拍着桌子叫莱叫槽的,于是他一只乎伸到了桌子上,拍着桌子对跑堂的... - 2018-02-07
  • 第十二章 劫后重逢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杨继功结清店账,独自上路。  从庐陵到遂州,不过百来里路,因此不用急着赶路,中午时分,在泰和打了个尖,继续上路。  一直捱到傍晚时分,才赶到遂川北门,这时,城门就要关了,赶着进城的人,络绎不绝。  杨继功堪堪入城,就听到城墙边上... - 2018-03-30
  • 第十二章 荣任门主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忽然哦了一声,点头道:“在下记起来了,你……是祝姑娘,对不?”  祝杏仙听得一怔,脸上也不禁微微一红,说道:“你怎么会知道的?”  她显然已减少了几分敌意!  杨文华潇洒一笑,说道:“在下刚才才记起来,咱们在杭州灵隐寺见过。”  ... - 2018-04-18
  • 第十二章 小王子所访问的下一个星球上住着一个酒鬼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小王子所访问的下一个星球上住着一个酒鬼。访问时间非常短,可是它却使小王子非常忧伤。  “你在干什么?”小王子问酒鬼,这个酒鬼默默地坐在那里,面前有一堆酒瓶子,有的装着酒,有的是空的。  “我喝酒。”他阴沉忧郁地回答道。  “你为什么喝酒... - 2018-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