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湖中赌局剑影寒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千山荒草碧,万枝杏花飞。

      柳枝吐出嫩芽,麦田郁郁青葱,远山披起碧衣,游鱼嬉戏水波,焕之四望,皆是一片青翠,麦香浓烈,花芳袭人,这一年的江南之春似乎来得特别早。

      这一年的春天亦是一个多事之春!

      江湖已现纷乱之势。炎阳道自盟主侠刀洪狂死于刘渡微之手后,凌云寨主顾凌云追杀刘渡微于洛阳舞台宵庄前,再失手被摇陵堂生擒于洛阳,如今宜秋楼主白发青灯郭宜秋亦被浪子杀手苏探晴所刺杀,炎阳道五大势力仅余弄月庄与淡莲谷,虽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但昔日武林第一大帮已然名不符实。随着摇陵堂声势大涨,振武盟在隆中建立,江湖格局已呈鼎足三分之势。而在此江湖形势微妙之际,蒙古第一高手铁湔约战江南大侠解刀陈问风于洛阳,更增添了一份不可预知的变数。

      江湖未定,外患又生。永乐二十二年二月中旬,蒙古十七万鞑靼铁骑囤积塞外,战事一触即发,百姓人心惶惶,四处逃散。大明朝开国五十年后,迎来了最为严峻的时刻,在这样的情况下,明成祖朱棣亲率三十万大军,继永乐十四年、二十年、二十一年后第四次御驾北征,意欲一举平定旧元残部。

      而在风光如画的洪泽湖上,云气奔驰,波痕皴皱,夕阳落映在湖面上,碧绿清澈的湖水上漾起一片玫瑰色的华彩,灿然如锦。初春的微风吹乱了如镜的湖面,传来一股芦苇的清芬之气。悄寂的湖心不时跳起几尾银鱼,激起一圈圈的涟漪,四岸浮嚣着歌声人语,几艘画舫悠悠往来,依然是一派歌舞升平的盛况。

      在那最大的一艘五彩画舫上,一位皂衣老人立于船舷边。舱中舞影幢幢,丝竹悦耳,似乎正有一场盛宴,可他却是面色凝重,遥望湖光山色沉吟不语,对舱中的管弦之声充耳不闻。老人身边一位青衫少年轻声问道:父亲,你看那浪子杀手可会来么?

      皂衣老人目光落在手中一张短笺上,微微一叹:他既然敢留贴通名,想必不会爽约。

      信笺上是龙飞凤舞的几行字:

      冰壶露床,月移西厢,流萤过窗,泛舟湖光。听闻天湖山庄富甲江南,尚请罗前辈备下十名美人,若干醇酒,万两黄金,一付赌具。明夜子时苏某将携玉笛与十指赴约,与君于洪泽湖上放情一赌。

      关中浪子苏探晴拜上

      原来这名皂衣老者名唤罗天湖,乃是江南武林中一位大大有名的人物。江南罗家本是绸缎富户,说起昔日大商贾罗枫远江湖上可谓无人不晓,他不但掌控了江南八成以上的绸缎生意,还开了大大小小十七家遍布江南的银庄,可谓是财倾天下。更难得罗枫远虽是一名商人,却全无吝啬之气,一意结交天下英雄,家中养着数百名食客,不但朋友有难立时相助,便是遇着落难的陌路人,亦是挥金如土,颇有江湖人仗义疏财的豪气。

      罗枫远老来方得一子,便是罗天湖。罗枫远一心想宝贝独生儿子接管自己的产业,从小便请来有名的学究教其学问,只望能教出一个状元光宗耀祖。不料罗天湖却对识字断文全无兴趣,反是喜欢跟着家中那些食客动弄拳脚。罗枫远数次劝诲无效,也只好由着他,后来便送罗天湖到江南行云剑派中习武。

      三十年前洪泽湖中水匪横行,官府几次出兵剿灭,都被这群水匪借着对地形熟悉、水性高强而逃遁。反是变本加历抢劫过往行商,被劫者不但财物尽失,往往性命亦不保。这帮水匪早看中罗枫远家道殷厚,趁某日罗枫远随船押货时将其绑架,不但一船财物尽失,还传信罗家勒索五十万两银子,罗家上下早慌了手脚,连忙备下银两送给水匪。谁知那帮水匪深知罗家养有不少奇人异士,怕其报复,收了银两后竟将罗枫远灭口弃尸湖中。

      那时罗天湖刚刚艺成尚未出师,惊闻噩耗后立刻赶回家中奔丧,可叹罗枫远生前交友无数,却平空惹上这场大祸,落得横死水匪之手,尸骨不全。他家中的食客大多是混吃喝之辈,见主人惨死,亦哄然散去。罗天湖服丧四十九日后,将家丁谴散,孤身一人驾船闯入洪泽湖中,追踪十七日后,竟凭单身只剑终将那帮水匪尽歼于剑下。

      此役令罗天湖声名大躁,大仇得报后他亦无意禀承父业,带着剩余的数十名忠于罗家之人,在洪泽湖畔建立了天湖山庄,自设刑堂,专门与那些打家劫舍的黑道人物作对,捉来土匪强盗,初犯斩手,再犯挖目,三犯斩首,绝不姑息。久而久之,天湖山庄已成了江南武林中的一面招牌,而罗天湖的声望亦直追江南四老。

      罗天湖平日并无其它嗜好,惟好赌博。想不到这一次竟收到关中浪子苏探晴的战书,约他在洪泽湖上豪赌一场。

      青衫少年见罗天湖沉思不语,忍不住愤声道:苏探晴算什么东西,竟敢口出狂言,孤身挑畔,还说什么携玉笛与十指赴约,分明不将我天湖山庄看在眼里,他以为他是剑圣曲临流、解刀陈问风么?说到这里,见罗天湖严峻的目光盯来,冷哼一声,住口不语。

      这位青衫少年乃是罗天湖二子罗宜刚,年方十七,一手家传的行云剑法却已颇有火候,在天湖山庄中仅次于罗天湖,少年得志一向目中无人,虽听过浪子杀手苏探晴的名字,却并未放在眼里,见父亲神色凝重如临大敌,心中大大不以为然,忍不住出声泄愤。

      罗天湖对罗宜刚厉声叱道: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懂得什么。苏探晴享誉关中,自有真材实学,似你这般大意轻敌,只怕与他交手接不下几个照面就落败了。难道未听说郭宜秋被刺杀之事么?

      罗宜刚不服道:江湖传闻大多言过其实,杀手行刺不择手段,郭宜秋年事已高,疏于防范,才被这苏探晴用见不得光的手法暗算得手,苏探晴自身武功却未必见得高明,我就不信他能敌过得爹爹威振江南二十余年的惊雷剑。

      罗天湖以剑法成名,其剑七尺二分,双锋两刃,舞动时隐隐发出行云布雷之声,名为惊雷,乃是江南九大名剑之一。他这些年已久不与人动手过招,俨然以隐世高手自居,偶尔出马捉拿一些江洋大盗,亦是手到擒来,平日听到的都是些奉承之言,这番话虽是出于爱子之口,倒也受用,面色稍霁:爹爹可不是怕他,浪子杀手虽然厉害,好歹亦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武功再高亦有限。我只是担心他既敢如此公然挑畔,必有所恃,只怕这件事绝不仅仅是一场赌局那么简单。叹了一口气:天湖山庄在江湖上惹下不少仇家,可莫要一时失策坏了名声。

      罗宜刚微微色变:父亲的意思是说浪子杀手此次来,背后有摇陵堂撑腰么?

      罗天湖沉声道:摇陵堂雄踞洛阳多年,早就觑伺着江南。而此次苏探晴刺杀郭宜秋,炎阳道正在四处通辑他,可他不但不隐迹江湖,反而大张旗鼓约赌老夫,极有可能是摇陵堂试探之举,一旦被他生出事端,摇陵堂便可趁此借口兵发江南,而天湖山庄则是首当其冲他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分析大有可能,不禁忧心忡忡长叹一声:所以此次定要小心从事,纵是苏探晴稍有过份之举,能忍则忍,千万不要因小失大。

      罗宜刚大声道:郭宜秋素有侠名,炎阳道身为武林第一大帮,向执中原武林牛耳,何不设局将苏探晴擒下,也可替我江南武林出一口恶气。

      罗天湖连声叱道:你不可造次,一切皆要听从老夫的安排。天湖山庄一世英名,可不能毁在你这个畜生手里。

      一个声音悠悠传来:人说江南宿老安于享乐,早已不复当年叱咤江湖的豪勇,如今一见罗庄主,果然不假。

      罗宜刚惊回首,拨剑喝道:什么人?

      却见一个白衣人立于船头,背朝罗天湖父子二人,似在眺望洪泽湖光。湖风强劲,将他白衣吹起,直如欲飘然而飞,如若画中人物。

      罗宜刚正待冲前,被罗天湖一把拉住。暗惊这白衣人出现的绝无征兆,船身没有丝毫晃动,他父子二人武功皆可算一流好手,却直到听见他开口说话后才发现这名不速之各,看来对方武功应该不在自己之下,凝神望去,双目眯成一条缝:来者可就是人称浪子杀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585-973.html - 2018-06-19
  • 第三十回 蔡太师擅恩锡爵 西门庆生子加官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十千日日索花奴,白马骄驼冯子都。今年新拜执金吾。侵[巾莫]露桃初结子,妒花娇鸟忽[口兼]雏。闺中姊妹半愁娱。  话说西门庆与潘金莲两个洗毕澡,就睡在房中。春梅坐在穿廊下一张凉椅儿上纳鞋,只见琴童儿在角门首探头舒脑的观看。春梅问道:... - 2018-10-06
  • 第三十章 蝶血千里草原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原来鬼矶土秦风在昨夜和黄秋尘,在那荒山寺观中交手三十招之后,曾经说过:“在黄秋尘武功没练到杀害他之前,绝对不要再被他遇上,若是遇上,鬼矶土秦风绝不会像以往二次,事先约束招式之数,跟黄秋尘搏斗……。”  黄秋尘这时心中惊骇不已,他梦想不到... - 2018-03-19
  • 第三十六章 天下群雄会罗山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点头道:  “不错。这虬龙掌起源自武林四尊之首的东龙,东龙当然是学自虬龙剑上,照这情形看来,九龙王尊大概已经得了那柄虬龙奇剑了。”  黄秋尘摇头道:  “不会的,虬龙剑并没在南宫冷刀的手中。”  这恳切的答复,不禁使袁丽姬问道: ... - 2018-03-19
  • 第三十七章 仙乐退鬼机朗笑现冷刀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看得大惊,他袍袖一甩。疾若惊鸿过来,一股极巨潜力,形如浪涛潮卷。  黄秋在秦风一爪攫出这时,顿感一股巨大潜力压了过来,他已经数次挫败在秦风手下,这次那敢大意,吸腹凹胸,霍地向后一退,恰把秦风那股内劲让过。  秦风那肥内劲正好和铁木... - 2018-03-19
  • 第三十八章 神僧话蛇岭 佛字帮出现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这句话,不但使黄秋尘惊奇万分,就是袁丽姬也从来没有闻听过自己的师父,在江湖武林上另外树立一个门派‘武林佛字帮’。  袁丽姬惊叹道:  “武林佛字帮,怎么姬儿从来没听大师父,以及修剑院的众师父说过。”  铁木僧轻轻叹息一声,道:  ... - 2018-03-19
  • 第三十五章 虬龙旋天人影渺失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哼声道:  “别人能被你蒙在脸上那条青巾骗过,但我却不能为你蒙骗得了,难道你忘记了,我曾经目睹你残酷屠杀三桅帆船的自己手下吗?”  袁丽姬到此时心中对于这位九龙王尊似迹底身份,仍然充满着怀疑,这时她风目一直凝在九龙王尊的面上,注意... - 2018-03-19
  • 第三十二章 杜鹃泣血丹凤心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这一招,真施得奇诡无伦,鬼矶土倏地一惊,暗忖道:“好厉害的绝招,但我秦风早已暗防你有这一手……”  他念头一转,倏把肩头一挫,右臂一挥,运用肩头去接黄秋尘点来指头。  黄秋尘见他不闲不避,反用肩头迎来,冷笑一声,暗骂道:“我不相信... - 2018-03-19
  • 第三十一章 月华如雪血似紫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自暴喝出声,到击毙四人,这段时间,可说恰恰得如电光石火,那中年大汉双脚不过刚退后站稳,自己带来的四个同伴,已经倒毙于地。  这情形,怎不使他看得魂飞魄散。  黄秋尘睥毙了四人这后,阴侧侧一声冷笑,猛的疾速向中年大汉起去!  中年大... - 2018-03-19
  • 第三十九章 海棠花现 铁木枯腐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这几句话,使袁丽姬心惊不已,急问道:  “大师你受伤了吗?”  原来在刚才铁木僧被面黑衣女人右撑按中,袁丽姬和黄秋尘都没清楚看到。  铁木憎颤声道:  “……海棠花现,铁木枯腐……先师谒语,已经实现,老纳大概已将命枯向腐了……”  袁... - 2018-03-19
  • 第三十三章 银针把脉解奇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真是一位机诈阴沉的人,他这句话,显然是对黄秋尘所说。  虬龙公主轻声笑道:  “冷白,你虽然称得上机诈过人,但是天下间,强中更有强中手,人上更有人上人!我今日虽说为利用你暂时保护我,所以我数日来,方才和你相处和睦,没有丝毫的行... - 2018-03-19
  • 第三十四章 轻颦浅笑摄魂大法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听虬龙公主说,她治疗袁丽姬伤毒,是要取自己的性命,不禁怔了一怔,但随即惨然一笑,道:  “公主,只要能够将袁院主残伤治疗痊愈,你要取我的性命,在下死而无恨。”  虬龙公主展眉轻笑,道:  “好啊!我真不相信天下间有这样一个纯情男子... - 2018-03-19
  • 第三十五章 铁鞍梦解生死愁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时光弹指即过,转眼已是两天后,到了江南大侠解刀陈问风与蒙古高手铁湔约战的日子。  这一战万众瞩目,又是在大明与塞外元朝旧部重燃战火之际,影响力已不仅仅是中原、塞外两大绝顶高手之争,任何一方得胜都会对提升本国士气起到极大作用。在那个逞血性... - 2018-06-19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第六十章 剑影旋光 魔焰消逝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虬龙公主美目电扫,香腮微现笑意,缓步向南宫冷刀走来。  东方侯圣手仙猿殷开江却不认识这位貌若仙子的虬龙公主,付道:这女娃怎会有此威力,老夫倒要试一试她有几许功力。  心念转动,蓦的身形一闪,迳向虬龙公主扑去。  南海逸叟怒叱一声:  “... - 2018-03-19
  • 第三十八章 尾声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永乐二十二年七月,北征明军大胜蒙古铁骑,班师回朝的途中,明成祖朱棣突发恶疾,驾崩于塞外榆木川,终年六十五岁。遗诏传位皇太子朱高炽,是为明仁宗。仁宗即位后大赦天下,减租三年,擎风侯谋反之事因元凶已诛,其余人等概不追究,但曾雄踞洛阳的摇陵堂... - 2018-06-19
  • 第三十四章 风云欲动雾霭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此刻已至二更,一轮皎月挂于中天,犹如珠玉在盘,泻下清澈的光波,朦胧的雾气将天穹染上一层淡淡的幕布,深碧湛青的云空点缀着漫天繁星。  金锁城位于洛阳城西北十里,背靠险山,滨临涧河。两人由洛阳西门出城,走出几里后来到一条长长的山谷中。林纯解... - 2018-06-19
  • 第三十六章 破阵伏曦诛真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来到高台下,猛吸一口气,身体径直跃上八尺高台,与苏探晴相隔五步而立。  崆峒派天渡长老看到铁湔上台时膝盖不见弯曲,浑如僵尸,不由大吃一惊道:这分明是本派的平步青云身法,铁湔他从何习来?剑圣与陈问风互视一眼,各自叹了一声。他们虽从明镜... - 2018-06-19
  • 第三十一章 洛阳惊变天下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随着白衣人出剑刺往苏探晴的后心,严寒亦是低喝一声,直朝苏探晴冲来。刹时苏探晴已落入腹背受敌的境况。何况那白衣人本是与他并肩作战,何曾想自己的战友竟会突然下此辣手?  好个苏探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对身后白衣人的出招不闪不避,反而直撞... - 2018-06-19
  • 第三十三章 月夜论道悟玄通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对曲临流说明了洛阳城目前的情况后,几人合议一番,料定擎风侯带领一批残兵败卒必然无力攻下洛阳,只有先退入金锁城中再作图谋。  摇陵堂兴起后,擎风侯集数万民工在洛阳城西北十里处靠山修建金锁城,乃是摇陵堂退守的最后一道防线,虽远远比不上... - 2018-06-19
  • 第三十二章 剑啸长空思何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第三日的傍晚,冀南定州府以西绵延数百里的太行山脚下,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骑如飞驰来。苏探晴满面风尘,神情憔悴,一袭白衫已被尘土染成灰色,只有那一双眼眸依然明亮,透出百折光芒。  告别敛眉夫人离开洛阳城后,苏探晴已不眠不休连续赶了三日两... - 2018-06-19
  • 第三十章 斗牛坪伤心泪洒 潜龙堡血雨腥风_白衣紫电
  •   何士魁急退五步道:“用暗器不算!”  夏乾道:“怎么样才算?与人动手还要事先说明,用暗器不算?”  何士魁大腿上中镖,跑都跑不快,知道不免,道:“夏乾,此行以你为主,你如有种,待我伤愈之后,再与你公平对决!”  夏乾龇着牙道:“何士魁,... - 2017-12-31
  • “信任”试验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在大学时,我学的是心理专业,教我们课的是学校最有名的周严教授。  一次上课的时候,周教授来到教室,他对我们说:“今天我们不上课了,来做一个‘信任’试验。”他让我们面朝他排成两排,然后前排的同学不借助任何物体,向后仰面倒去,由后面的同学接... - 2018-11-14
  • 秦老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春节同学们聚会,大家不忘问候老师,听筒那边传来秦老师的声音,还是那么温婉轻柔,这久违了的声音,犹如一粒石子抛在平静的湖面上激起了阵阵涟漪,多年沉淀在心底的内疚和不安瞬间升腾起来,将我带回难忘的学生时代。  秦老师叫秦淑雯,是我的小学语文... - 2018-11-14
  • 我转过头,你还在那里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杨天!你给我站住!”  我头也没回,推开了教室的大门,耳边响起冬日里呼啸的风,如果转身只是个不回头的背影,那个瞬间在许多年以后无数的黑夜里像一列不停地闪烁的火车头迎面驶来,直至我目眩而逝……  7年前的高三的冬天是我遭遇过的最寒冷的冬... - 2018-11-14
  • 别死撑着脸面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次语文课,我们的语文教师,也是我们的班主任,正站在讲台上给我们上课。教室的门轻轻响了一下,被推开了一条缝,一张年轻的女人的脸透了进来。她在向我们的教师招手。老师放下课本和粉笔,拍了拍袖上的灰,阖门出去。他们一边说着话,一边走着,神情好... - 2018-11-14
  • 蒋老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三刚开学时要换许多新老师。第一堂语文课,我们都很兴奋,铃声响了,进来的是一位男老师。我看着面熟,忽然想起来,中考时他监过我们的考场。  班长喊起立,而后我们正想习惯地坐下,他突然说:“同学们好!”我们一怔,旋即还礼:“老师好!”声音参... - 2018-11-14
  • 小猴找船 - 益智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群猴子发现了一座长满桃树的小岛。树上的桃子熟了,猴子们馋得直流口水。可是他们不会游泳。怎么办呢? 猴王说:“你们去找一艘船吧,有了船,就可以到小岛上去了。” 猴弟弟找到了一截干枯的木头,他说:“这是木... - 2018-11-14
  • 古代关于感恩的故事大全
  •   把你感恩的千言万语大声说出来,可以表达感激可以表白心意,或者分享发生在你们身边值得感恩的故事,小编今天为大家带来古代关于感恩的故事,一起来学习一下吧!  投桃报李  出自《诗经》: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从“木桃&rdquo... - 2018-11-13
  • 知情谊厚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日子过得真快,尤其是对于即将毕业的人。隔着4年的大学路往回看,一眨眼就望到了尽头,而待仔细一瞧,却又是昏昏忽忽,怎么也瞧不清楚,只识得一个个人的影子,轻飘飘没有落地的塌实。回味大都如此吧,如果真看得清楚了还怎么叫回味呢?还有什么能一次次... - 2018-11-14
  • 岁月悠悠情怀依旧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2岁那年,我到县城一所中学读书。由于是山里人,说话难免要土气。  刚入学那会,老师和同学一听我说话就笑,有的还要照着那腔调学上几句。有的老师一到课堂气氛沉闷的时候,就提问我,我回答问题的时候就是课堂气氛最活跃的时候。当时同学们都叫我“... - 2018-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