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阴风透骨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凌杏仙看她一手拉着龙哥哥不放,心中老大的不高兴,默默跟在岳小龙身后走去。

      原来姬真真假扮的老太婆,颤巍巍的站在一家布店门口,看到两人,堆笑道:“会在这里遇上张相公伉俪,真是难得,两位大概还未落店,那就请到老婆子住的店里去坐一会。”

      她生性冷漠,虽在堆笑说话,但口气依然那么冷漠。话声一落,一面低声说道:“你们怎么给人家缀上了?”

      岳小龙听的不禁一怔,暗想:“看来自己江湖经验,真是不够,连身后被人缀上了,还一无所觉。”

      只听姬真真冷冷的道:“嘉嘉,去把那两个点子废了。”

      何嘉嘉点点头,身形一闪,立时隐去不见。

      姬真真低声道:“两位莫要回头去看,快随我来。”

      说完,当先朝前走去。

      岳小龙、凌杏仙只好跟在她身后走去。

      刚走到一条横街上,何嘉嘉已经赶了上来,说道:“奶奶,我扶着你走嘛!”

      姬真真低声问道:“收拾了么?”

      何嘉嘉点头道:“自然收拾了,我要他们回头去,大概走不出七七四十九步。”

      岳小龙心中暗道:“她们不知是那一派门下的人,出手都有这么毒辣。”

      说话之间,已然折入横街,朝一家叫华亭老店的客栈,走了进去。穿过前院,后院七间两厢,自成院落。

      姬真真、何嘉嘉住的是东厢,一排三间,除了中间是一间小厅,两边各有一个宽大害间。

      姬真真、何嘉嘉住的敢情左首一间,她们领着两入进入房中。

      姬真真心思缤密,她跨进房,一声不响,先在四周仔细的察看了一阵,才冷冷说道:

      “两位请坐。”

      凌杏仙既讨厌姬真真一付冷漠脸孔,又看不惯何嘉嘉那股轻佻模样,这一路始终没有作声。

      岳小龙问道:“两位姑娘,大概也才到不久吧?”

      何嘉嘉嫣然一笑,接口道:“谁说的,我们未牌时候就来了,你瞧,连两位的房间,都订好了。等了半天,还不见你们赶来,大师姐怕你们在路上出事了呢!”

      岳小龙不愿把在南翔遇上了黑衣汉子之事说出,只是淡淡一笑道:“没有什么,只是大白天里,路上都有行人,不便奔行的太快,倒教两位姑娘久候了。”

      姬真真冷笑道:“背后强敌追踪,两位居然顾虑行人,不顾自己!”

      岳小龙被他说的脸上一红,想想也是有理。

      姬真真目注岳小龙,口气稍缓,问道:“目前两位有何打算?”

      岳小龙道:“在下兄妹,急于赶返……”

      姬真真突然纤手一扬,不让他再往下说,口中冷笑一声,反臂扬腕,三缕细若发丝的银芒,疾向窗外射去!

      这一变化,突如其来,连何嘉嘉也不禁怔得一怔!

      只见姬真真飞针出手,人已倏然站起,双足一点,闪电般直向后窗飞去。

      岳小龙不知她发现了什么?但看她人虽冷漠,心思似极细密,如无所见,决不会轻易出手,索性端坐不动。

      姬真真飞扑之势,快速已极,一掠之下,已到了窗下,左手推开窗门,人已穿窗而出。

      何嘉嘉奇道:“这贼人一定是跟着你们来的了,看来还不止两个……”

      话声未落,姬真真已飘身入室。

      何嘉嘉急忙迎着问道:“大师姐,可曾见到什么人吗?”

      姬真真冷哼了一声,道:“这人滑溜得很,方才明明在窗外觑伺,等我追出去,已经迟了一步,没看到人。”

      何嘉嘉随手替她关上窗门,说道:“看来铜沙岛的人,已经缀上我们了。”

      姬真真沉吟道:“来人身法之快,纵然不是班远亲来,也是身手极高的人,铜沙岛羽党众多,消息灵通,从此刻起,我们已在人家监视之下,陷入步步凶险之境!”

      话声方落,忽听一阵脚步声,及门而止!

      一名店伙,毡帽低垂,手托茶盘走了进来,替四人面前倒了盅茶,一面陪笑道:“姑娘们可要小的吩咐厨下准备晚餐?还是上街去吃?”

      何嘉嘉道:“要厨下给我们准备好了,拣精致的做来。”

      店伙连声应是,匆匆退去。

      何嘉嘉望了大师姐一眼说道:“这店伙行动有些不对,不知大师姐看出来了没有?”

      姬真真一语不发,伸手拿起茶盅,仔细看盅中茶水。

      岳小龙暗道:“莫非那店伙在水中做了手脚。”

      心念转动,不觉低头看去,但见盅水茶水,色呈淡黄,清香扑鼻,丝毫看不出有何异之样之处?

      何嘉嘉冷哼道:“把迷药弄到咱们头上来,那是孔夫子面前卖考经了!”

      岳小龙听的一怔,问道:“这茶水真的被人下了迷药?”

      何嘉嘉唁的笑道:“难道还是假的?”

      凌杏仙吃了一惊,朝茶盅看了一阵,道:“我怎的一点也看不出来?”

      何嘉嘉道:“若是让你们都看的出来,那还下什么迷药?”

      岳小龙道:“这么说来,方才那店伙已经给人买通了!”

      姬真真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说道:“这人根本就是铜沙岛爪牙伪装来的,哼,我倒要看看他们究竟能把咱们怎样?”

      何嘉嘉从身边革囊中取出一个白玉小瓶,倾了四粒绿豆大小的衣药丸,送到姬真真面前。

      姬真真取起一粒,纳入口中,何嘉嘉自己也吞了一粒,然后把剩下两粒,分与岳小龙,凌杏仙两人,低声说道:“他们在茶中下了迷药,难保不在饭菜中也做了手脚,服下此丸,待会只管胆大放心的食用好了。”

      岳小龙、凌杏仙接过药丸,吞入口中。

      但听室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一名店伙在房间口伺候着:“四位客官,晚餐送来了。”

      姬真真一声不作,起身朝外走去,大家相继走出,只见中间八仙桌上,果然已经摆了六菜一汤,和一桶饭。

      店伙替四人装好饭,才躬身退去。

      姬真真也不客气,当先在一把椅子上坐下,举起筷子,每样莱都尝了些少许,然后又取起汤匙,冷冷说道:“手脚做在汤里,此种迷药,性道虽烈,发作较为缓慢……”

      底下的话,忽然住口。

      岳小龙看的暗暗惊奇,忖道:“她年纪不大,江湖经验,却是极为老道,喝了一口汤,居然连迷药的性道,和发作缓慢,都分辨出来了,看来自己真是不如人家远甚!”

      何嘉嘉接口道:“他们用这种发作缓慢的迷药,那就是说希望拖长些时间,大概他们主脑人物,还未赶到。”

      姬真真冷声道:“这还用说?”目光一抬,望了岳小龙两人一眼,冷冷道:“还不快坐下来吃饭?”

      岳小龙知道她对什么人都是这付冷冰冰的面孔,也就不再介意,大家一起落坐,端起饭碗,各自吃了起来。

      姬真真又道:“咱们已经知道汤里下了迷药,这碗汤,就非把它吃完不可。”

      大家已预先服过解药,当然不在乎迷药,吃好饭,各自舀了碗汤喝下。

      姬真真起身道:“两位还是到我们房中稍坐,等会强敌上门,也不至于照顾不到。”

      说完,返身朝室内走去。

      岳小龙看她为人机智,但这等口气,分明瞧不起自己两人,心中大是不快,暗道:“此女生性这般冷傲,实难相处,过了今晚,真该和她们早些分手。”

      何嘉嘉低声道:“咱们已替贤兄妹留了右边一个房间,但大师姐说的没错,咱们人手不宜分散,还是大家在一起的好。”

      岳小龙听她说的婉转,一时倒不好再说,点点头,跟着她走进房去。

      大家堪堪坐下,只见先前那个压低着毡帽的伙计手中提着开水壶,跟了进来,陪笑道:

      “小的替姑娘们换壶热茶。”

      姬真真道:“不用了,还是凉一些的好。”

      说着取起上茶盅,上口喝干。

      何嘉嘉也接口道:“是啊,我们就是嫌菜太热了,才凉着的,换了热茶,又得凉上半天。”

      也自取过茶盅,喝了一口。吃过饭,谁都要喝口茶,岳小龙知道她们故意如此也,端着茶盅,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32-916.html - 2018-01-13
  • 第十六章 寒衣隧道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盂双双道:“什么叫当今武林盟主?”  张正林道:“武林,就是天下会武功的人的统称,盟主,就是天下各门各派会武的人,公举出来的领袖。”  孟双双娇靥上升起了欣喜和惊异之色,说道:“这么说,白哥哥的爹是天下会武功的人中,算他最大了。”  张... - 2018-11-29
  • 第三十六章 仙山求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中国的五岳,一般说来,以东岳最灵,西岳最秀,中岳最高,南岳如活泼少女,北岳则静得有如似老僧。  恒山又有“元岳”、“阴岳”,“紫岳”等别称,佛家则称为“青峰垂”。  岳小龙、凌杏仙由神池一路东行,第三天下午,到达浑源县,他们按照杜景康开... - 2018-01-13
  • 第二十六章 天魔教主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三人急忙回过头去,但见一颗盘着小辫的脑袋,从草丛中钻了出来,嘻嘻笑道:“姑娘这次猜错了,孙老头一直躲在草堆里,有什么大本领?”  那不是孙老头是谁、他随着话声,偻曲身子,爬了几步,才行站起,双手拍拍身上泥土,朝岳小龙咧嘴笑道:“岳小哥把... - 2018-01-13
  • 第二十六章 石窟中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独角龙王接口道:“这个自然,龙门帮的人,义不容辞。”  蓝纯青道:“接待事宜,兄弟想请高兄、和贵帮杨副帮主二位负责。”  高翔生是八卦门掌门人,杨天寿是龙门帮的副帮主,自然是适当入选。  高翔生拱拱手道:“兄弟一切听蓝老大的。”  独角... - 2018-11-30
  • 第十七章 误会重重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这是个难题!  石中英不加思索,冷冷的道:“孟耐德会答应么?”  玄衣女格的笑道:“你去说,耐德一定会答应的,因为继承耐德的盂公主,在我手里。”  这话听的石中英怵然一惊,双目精芒暴射,一袭蓝衫登时鼓了起来,大喝道:“你把她怎么了?” ... - 2018-11-30
  • 第十五章 苗女情深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白士英道:“张兄对九里龙的情形倒是熟悉的很。”  张正林笑了笑道:“兄弟是货郎,只要有利可图,那里部得去,老实说,九里龙盂,宋。蔡,白四个村。货郎就只有我一个。”  白士英道:“九里龙有四个村?”  张正林道:“四个村,以孟家一族人数最... - 2018-11-29
  • 第十八章 巧得火丹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但另一半却古干盘空,枝叶茂盛,宛如大半把雨伞,撑在烈日之下。  石中英才一坐下,陡觉胸头一阵蠕动,愈来愈剧,呼吸受到巡迫,几乎快到窒息,坐着的人,只是仰首向天,不住的喘息。  封君萍看他神色有异,分明蛊毒业已发作,心弦不禁一阵震撼,暗暗... - 2018-11-30
  • 第十九章 彩衣老姬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青衣少女右手拼命的挣扎,但她自然挣不脱石中英的五指,口中急叫道:“你快放我,我要叫了。”  其实石门已经关上,叫也无用。  石中英朝她微微一笑,果然松开了五指。  青衣少女倏地后退一步,翻腕之间,迅快的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剑,剑光一闪,剑尖... - 2018-11-30
  • 小刺猬的毛衣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小刺猬每天出门前,妈妈都要关照它穿好刺毛衣,因为外面可怕的事实在是太多了,有了刺毛衣的保护,小刺猬可以平平安安地度过一天。晚上,浑身是刺的小刺猬回到家,妈妈赶紧帮它脱下扎人的刺毛衣,然后大家一起光溜溜地洗手吃饭,别提有多美了。  一天,... - 2018-12-05
  • 第六章 略现端倪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怔的一怔,道:“这人看来是负了重伤!”  凌杏仙道:“那是方才有人在这里动手?”  岳小龙微微摇头道:“只恐已有很多时间了。”  说话之时,已经进入林中,两入举目四顾,只见一棵松树底下,正有一个蓝袍老人倚着树根,不住的喘息,地上还...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深入苗疆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只听有人朗声道:“丁大侠若要问石盟主的下落,天下只有一个人可以回答得出来。”  左月娇听到这人的声音,娇躯不由的一阵颤抖。  但见从山径上,正有一个人飘然行来。  这人身材颀长,身上穿着一袭青绸长袍,面色冷森,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青... - 2018-11-29
  • 第十三章 忘年兄弟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青衫文士哈哈一笑道:”小兄弟大概听我说了旬‘忘年之交’,就猜想比你大得多了,不错,如论年龄,丁某已届古稀之年,但咱们不是世俗中人,你看我像不像三十许人?就算三十好了,咱们不是相差不多,正好平辈论交。”  石中英大吃一”凉,他自称已届古稀... - 2018-11-29
  • 第十六章 秦军既无力保护自已漫长的粮道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秦军既无力保护自已漫长的粮道,围困阿房之策自然也成画饼。当年迁入关西的鲜卑人口滋繁已达四十余万,来投者甚众,所以慕容冲虽然上次惨败,可不过数月便又回复过元气来。  这时正是二三月间,青黄不接,粮草成了秦燕双方都最为着紧之事。关中堡民屡屡... - 2018-09-28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
  • 第十章 敌我难分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接着由花戟高顺为首的一千人也一齐躬身道:“属下参见盟主、李帮主。”  石松龄含笑摆了摆手道:“大家辛苦了。”  假独角龙王站起身,连连抬手道:“诸位都是武林中知名之十,光临敝帮,兄弟至表欢迎,请坐,请坐。”  风云子赵玄极朝石中英招招手... - 2018-11-29
  • 第十一章 肃清贼党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假独用龙工背脊触到墙壁,待他警觉之时,独角龙王的掌风,已经暗劲如潮,猛憧过来,此时再待闪避,已是不及,只得奋起全力,举卞迎劈出去。  这下光是两股内家劲气,互相激憧,发出“蓬”然轻震,继而是两人手常击实,又是“拍”的一声轻响!  假独角... - 2018-11-29
  • 第十二章 酒楼奇遇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一路仍然没遇上一个人,这情形,自然是大大的反常!  意外的平静,反而使有一种阴沉、恐怖的感觉。  进入月洞门,就是书房了,一片小小的花圃,三间精舍,在夜色之中,仍然一片阴沉死寂!  石中英到了此时,心头也不禁渐渐泛起了忧虑!  蓝老前辈... - 2018-11-29
  • 玉姑除恶龙_中国民间故事_故事大全
  •   庙峡,又名妙峡。两座巍峨雄奇的凤凰大山,拔水擎天,夹江而立,引人入胜的鲤鱼跳龙门,活灵活现,雄奇壮观。进入峡谷,两山雄峙,悬崖叠垒,峭壁峥嵘,壁峰刺天;奇特的岩花,依壁竞开,把峡谷装缀成仙境一般。这个神奇美妙的峡谷,流传着一个动人的故事... - 2018-12-05
  • 第六章 真假火龙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一颗心直往下沉,一个身子也起了一阵莫可抗拒的颤抖,急切问道:“老前辈;家父是否已经遇害了?”  蓝纯青道:“不知道;但据大家的推测,令尊未必被害石中英祈求的目光,望着蓝纯青,道:“老前辈,你一定知道此个经过,能否告诉晚辈?”  蓝... - 2018-11-29
  • 公而忘私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春秋时代的晋平公要找一位有贤能的人担任南阳县的县令,因此他找来大夫祁黄羊,想请他推荐适合的人选。没想到,他竟不计前嫌推举了自己的仇人解狐。   又有一次晋平公找一位勇敢善战的人担任军中统帅的职位,祁黄羊知道之后,大力推荐自己的儿子祁午,一点... - 2018-12-03
  • 驴、老虎和狐狸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天,老虎走到森林边,见到一头驴在那儿吃草,可是老虎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因为他没见过驴,就很小心的走近驴。  驴一抬头,见老虎走近自己身边,吓了一跳,可他马上镇静下来,抬起头对着打老虎说:“啊!啊!好一只肥大的老虎!我昨天吃掉的那只太... - 2018-12-03
  • 摔下神坛的神像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一尊神像被供奉在神坛上,高大威武,金光闪耀。善男信女纷纷敬香跪拜,口中念念有词,祈求神灵庇佑。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婆婆跌跌撞撞扑倒在神坛下,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求神救救她的小孙子。小孙子已经连续七天高烧不退,生命垂危。任凭老婆婆哭得死去活来,神... - 2018-12-05
  • 救人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救命哪!”呼救的声音惊动了正在附近做活的几个人,他们同时朝呼救的地方跑去。原来是一个小孩子不小心掉进水井里去了。 甲说:“应该马上去打一根绳子来。”乙说:“应该去找一根竹稿。&r... - 2018-12-05
  • 麻雀聘教练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老麻雀渴望提高家族的素质,聘请了几名高级飞行教练。他对小麻雀说:“孩子们哪,我听姥姥的姥姥说起过,从前,麻雀曾经被列为‘四害’之一,人类不惜代价地进行围剿,差点全军覆没,幸好后来平了反,才算战战兢兢地繁衍... - 2018-12-05
  • 挖掉马肝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个叫迂公的人,遇事不爱动脑子,总是做些傻事。有一次,迂公去一个朋友家吃饭。席间,大家都说些轶闻趣事来解闷。有一个客人说:“马的肝脏有毒,能毒死人。所以汉武帝曾经说过:‘文成将军吃马肝而死’。”迂公听了便笑起来,反驳这位客人说:“您恐怕... - 2018-12-03
  • 著文戒虎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有位先生姓杨,名叔贤。他恃才傲物,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有一年,他去荆州做官。到了荆州,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呢,就见天天来人报告老虎伤人的事,他很气恼。这天,又有人来报:“山上有一虎穴,卧有雌雄两只老虎,常常出来伤人,人们吓得... - 2018-12-03
  • 第十六章 风云欲动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林姓负弓男子正是名满江湖的暗器王林青!  六年前林青在塞外与明将军以偷天弓一箭为赌约,虽是表面上占了上风,却深悉明将军实是因多方顾忌而故意保存实力。他既公然放眼挑战明将军,已是将其作为自己攀越武道的一座高峰,这几年来殚精竭虑、苦心磨砺... - 2018-07-06
  • 茉莉兔遇险记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太阳刚从东边升起来,小兔子茉莉就起床了,伸完一个大大的懒腰,肚子就在咕咕叫,茉莉饿了。   茉莉想,听小牛哥哥说南山那边有一块蘑菇地,各种颜色的鲜美的蘑菇,更让人激动是旁边还有一块红萝卜地,两种食物都是茉莉的最爱,正好今天天气... - 2018-12-05
  • 山羊爷爷要来了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爷爷打来电话,说要来看望小羊咩咩。  “是这个爷爷吗?”咩咩从柜子里拿出影集。影集里面,有一张爷爷和咩咩的合影。不过,照片中的咩咩,才刚刚出生!  “就是他!”妈妈说,“你爷爷是个探险家,这几年他一直在南极探险,所以没能来看你。”  “... - 2018-12-02
  • 孩子和旧鞋子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双旧鞋子从回收站偷偷跑了出来。他们拼命地跑啊跑,跑了很远, 生怕被回收站的管理员给捉回去。最后,他们气喘吁吁地停在一个孩子的脚丫子跟 前。  孩子的双脚光着,脏兮兮的,上面还裂了很 多 口子。 ... - 2018-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