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力战群魔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地道中黝黑如墨,姬真真正以魔教中的“阴阳消长大法”,替岳小龙疗伤:

      岳小龙是中了阴阳手马飞虹的“阴风透骨掌”,马飞虹出身魔教中的狠毒功夫,也只有魔教中的独门方法,才能解救。

      解救之道,须以“少阳神功”度入手少阳经,以“少阴神功”由足少阴经吸出体内骨阴寒,这就是“阴阳消长大法”。也就是说,如若不是魔教中人,不是兼修这两种功夫的人,就无法救治。

      此刻岳小龙衣衫尽去,赤裸裸的倚壁坐在地上,双足直促,双目紧闭,人依然在昏迷之中。

      姬真真坐在他对面,同样的脱去了衣裙,身上只有一个绯红兜肚,遮着胸腹,她长发披散,双掌紧抵岳小龙手掌,双脚直伸,也紧抵岳小龙的脚心,瞑目垂帘,正在运气行功。两人身前地上埋着三十六柄锋利尖刀,刀尖朝上,这是男女之间唯一的关防了,在法刀未曾收去之前,岳小龙只要稍存不规,就会被刀尖扎上。

      在姬真真的左首地上,还点燃着一支线香,那是计时用的,要燃完这支线香,“少阳神功”度气过穴,就运行完毕了。

      时间渐渐接近正午,线香已经快燃完了!

      岳小龙昏迷之中,但觉周身经络,如同火的,但骨髓间却又奇冷难耐,在两种截然不同的寒热交攻之下。人却霍然醒了过来。双目乍睁,口中不禁“咦”了一声……

      姬真真正在全神催动“少阳真气”,突听岳小龙一声轻咦,心头猛然一惊!照说他身负重伤,自己尚未替他吸出阴寒之气以前,极不可能中途醒转。急忙举目瞧去,黑暗之中,但见岳小龙睁着双目,似是还未看清眼前情形,立即手腕一沉,点了他的睡穴,一手取起另一支线香,正待点燃……

      就在此际,甬道上传来了一阵轻快的脚步之声!

      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尖叫道:“春香,你们看清楚了,咱们没走错吧?”

      接着一个少女声音说道:“错不了,杜护法图上说的很详细,这里已是最后一条甬道了。”

      那苍老的声音咄道:“咱们走了不少冤枉路,弯弯曲曲的,把老太婆头都搅昏了!”

      这几句话的工夫,已经走到了甬道转角!

      凌杏仙听到果然有人闯进地道,朝自己这边走来,黑暗之中,看不清对方是谁?立即了大声喝道:“什么人,快快停步。”

      只听那少女声音喜道:“嬷嬷,在这里了!”

      来的正是虎嬷嬷和两名青衣使女春香、春花!

      虎嬷嬷呷呷尖笑道:“好哇,你们躲在这洞底里,倒叫老太婆到处都找遍了。”

      凌杏仙凝足目力瞧去,也只能看到甬道上,似有一团隐绰绰的黑影,朝自己这边移动,喝道:“你再不停步,莫怪我要不客气了!”

      虎嬷嬷功力深厚,自然看到凌杏仙手执铜管,对着自己,尖笑道:“女娃娃,你手上一筒天魔针,还唬不倒老太婆。”

      “天魔针”霸道无匹,中人必死,虎嬷嬷口中说的稀松,其实可也不敢尝试,喝声出口,突然纵身一跃,直飞过去。

      这一下当真快如掣电,凌杏仙吃亏在地道中十分黝黑,看不清切,但觉疾风一飒,握在手上的一个铜管,连按动机簧都嫌不及,已被来人劈面夺去。口中惊啊一声,脚下慌忙后退一步,左手不自觉的朝前一扬,纤纤食指已然点上虎嬷嬷的“心坎穴”!虎嬷嬷惊然一惊,吸胸提气,朝后飞退出去,口中忍不住咦了一声,尖笑道:“女娃儿,你这一手倒是高明得很!”

      原来凌杏仙这一指,正是从奕仙乐天民那里学来的三十六手点穴手法。那是因为虎嬷嬷突然欺近,长剑已不及施展,无意中使出来的。

      凌杏仙这一指虽未点上对方,但已把虎嬷嬷逼退了两步,此刻再听虎嬷嬷说她手法高明,心中不觉一动,暗道:“这人武功极高,凭自己所学,只怕不是她的对手,看来还是用乐老人家的点穴手法好。”心念迅速一转,口中娇叱一声,突然欺了过去,左手一挥,一点指影,又朝虎嬷嬷“璇玑”、“华盖”两穴点去。

      试想奕仙乐天民和岳小龙抢吃棋子,该有多快?凌杏仙这两指,几乎快的有如同时点到了一般!

      虎嬷嬷举手一格,不觉一怔道:“奕仙几时也收了徒弟?”

      就在她堪堪格开凌杏仙手势,凌杏仙却趁她说话之时,手肘一缩,纤纤玉指,已然点了虎嬷嬷“将台”、“期门”、“章门”三穴。

      但听“扑”“扑”三声轻响,全都点个正着!这回虎嬷嬷生受了,既没封格,也没躲闪,凌杏仙却似点在铁石之上,震得手隐隐生痛!

      心头蓦然一惊,急急往后跃退,已是迟了,但觉左腕一紧,已被虎嬷嬷扣住,一时情急,飞起一脚,朝虎嬷嬷小腹踢去。

      虎嬷嬷呷呷笑道:“女娃儿,你要在老太婆面前逞强,那还早着呢!”

      凌杏仙右足才举,突觉膝盖一麻,那里还站得住?双脚一软,往地上跌了下去。

      虎嬷嬷右手轻轻一放,说道:“你就在这里歇上一回吧!”

      话声一落,就自顾往前行走。

      走到姬真真近前,眼看一男一女赤裸身子,抵掌而坐,两人面前地上,插着无数把锋利尖刀,不禁呆的一呆,问道:“你们这在做什么?”

      姬真真依然双掌抵着岳小龙掌心,不言不动,瞑坐如故。

      何嘉嘉守在另一头上,耳听虎嬷嬷的声音,已经到了大师姐前面,心头一急,慌忙纵掠起,赶了过去,口中喝道:“别动他们,我大师姐是替他在伤疗!”

      等她赶到,已是迟了一步!

      虎嬷嬷早已伸出手去,一把把岳小龙提了起来,探怀摸出一颗药丸,迅快塞入他口中。

      一面朝姬真真道:“起来,起来,快穿好衣衫,老太婆有话问你。”一面朝身后两个使女道:“你们快扶着岳相公,替他穿上衣衫。”

      这地道中幽暗得伸手不见五指,两名使女内功较浅,自然无法看得清楚,一路上只是紧随着虎嬷嬷身后而行。

      此时听到虎嬷嬷吩咐,立即答应一声,随手晃亮火摺子!

      火光一亮,登时驱散了黑暗,眼看虎嬷嬷手上,提着一个赤身露体的大男人,朝自己两人送了过来。这下直羞得两人面红耳赤,不敢伸手去扶。

      虎嬷嬷横目瞪了她一眼,骂道:“小蹄子,这害什么臊,又不是你们没穿衣服,还不快快把岳相公扶住了?”

      春香、春花不敢违拗,只好伸手扶着岳小龙,取过衣衫。替他穿上。

      这时姬真真已穿好衣裙,收起三十六柄银刀,望了望虎嬷嬷一眼,冷冷说道:“你是救他来的,你知道透骨阴风的寒阴之气,未能及时消除,留在体内,反而害了他么?”

      虎嬷嬷呷呷笑道:“不要紧,老婆子喂他的药丸,功能起死回生……”

      姬真真冷笑一声,道:“咱们只是和岳少侠一路由铜沙岛而来,他救过愚姐妹性命,愚姐妹不借以女儿之身,赤身露体,替他疗伤,也算尽到心意了。”话声一落,转身道:“嘉嘉,咱们走!”何嘉嘉望望岳小龙,欲言又止,跟随姬真真身后而去!两条人影,转瞬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虎嬷嬷也没阻拦,回头看看岳小龙,已经穿着整齐,这就伸出蒲扇大的手掌,轻轻在岳小龙身上推摩。

      岳小龙但觉一双炙热的手掌,缓缓在周身推动,睡穴顿解,霍地睁开眼来!目光转动,但见火光之下,自己身前站着一个黑衣老妪,和两名青衣少女,心中大奇。口齿启动,正待开口。

      虎嬷嬷一脸慈爱望着他摇摇手道:“好孩子。你醒过来了,快莫要说话,你重伤之后,刚服下药九,先得坐下来,做上一会工夫才行,老太婆助你行气。”

      岳小龙听她说的郑重,依言盘膝而坐,但觉黑衣老妪一双手掌,已然按到自己后心!一股热气,有如黄河之水天上来,滚滚不绝,灌输百脉,一时那敢分心,立即澄心静虑,做起吐纳功夫。

      这样足足过了一盏热茶时光,虎嬷嬷才缓缓收回手去。

      岳小龙又运了一回气,但觉周身百脉舒畅,气血旺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36-916.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五章 恶贼受挫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孙才头忽然失笑道:“老朽和三位攀谈了老半天,还没请教贵姓大名?”  尹翔心中又是一动,觉得他说话的神情,似在故意分散自己三人的注意,他为什么不让自己三人听到马蹄声呢?但人家既然问了,自己又不好不答,这就说道:“在下尹翔,他叫岳小龙,她叫... - 2018-01-13
  • 第二十六章 天魔教主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三人急忙回过头去,但见一颗盘着小辫的脑袋,从草丛中钻了出来,嘻嘻笑道:“姑娘这次猜错了,孙老头一直躲在草堆里,有什么大本领?”  那不是孙老头是谁、他随着话声,偻曲身子,爬了几步,才行站起,双手拍拍身上泥土,朝岳小龙咧嘴笑道:“岳小哥把...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缩骨奇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店中并肩走出一双佩剑少年男女,朝虎嬷嬷躬身行礼道:“嬷嬷回来了,方才师傅还问起嬷嬷呢。”  虎嬷嬷道:“老婆子接到城里飞鸽告急,来不及跟你们师傅说,就匆匆赶了去,幸亏老婆子赶去,差点这三个娃儿,都落入人家圈套里了。  话声一落,立即... - 2018-01-13
  • 第二十四章 神医遇害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阴阳手马飞虹被人家冷落在观外,他脸上深沉的不见一丝表情,可也没拿人家如何:摸摸下巴,嘿然干笑道:“陆总管,咱们也该走了。”  说完,有意无意朝枯竹二老点点头,迳自率着铜沙岛的人离去。  竹五娘冷冷的道:“人家都已走了,咱们还不走么?” ... - 2018-01-13
  • 第二十八章 戳破阴谋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桐柏山,在河南桐柏县西南,与湖北随县,枣隍接界处,横亘三百里,称为桐柏山脉。  书禹贡:“导淮自桐柏。”  桐析山北麓的广福寺,乃是有名的古刹,寺前一条里许长的山道,两边古柏参天,均有数百年以上,古松盘空,势若拿云。  这天午牌时光,山... - 2018-01-13
  • 第二十三章 疯道奇招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这一下,不但瞧的马飞虹耸然变色!就是隐身树上的尹翔、岳小龙、凌杏仙三人,也没看清楚扑上围墙的人,是如何被人家逼退下来的?  在场众人,方自齐齐一愕!  但听通天观中响起一声嘹亮的长笑,两扇观门突然开启,走出一个身材高大,蓬头赤足的道人,... - 2018-01-13
  • 第二十一章 彩带仙子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碎石小径上,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个头戴连披风娼,身披宽大黑氅,面垂黑纱的人。负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日光之下,两道冷厉眼光,透过黑纱,炯炯有神!  虎嬷嬷那肯放过他们,身形暴扑而起,口中喝道:“姓班的,老婆子第一个要先宰了你!”  又...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崂山示警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一眼认出这年轻道士,正是谢无量的四弟子陆道清,曾在泰山见过,这就拱手道:“在下正是岳小龙,有重要之事,求见谢观主来的。”  陆清道问道:“岳施主有什么事,要见家师?”  岳小龙道:“在下千里赶来,此事极为重要,谢道兄代为通报。” ...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桐柏大会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桐柏之会,是由少林方丈大通大师和武当掌教天宁子联名所邀请的。  出席与会之人,乃是九大门派的掌门人,而且请柬上还注明了“务请贵掌门人亲自出席字样。”  九大门派掌门人必须亲自出席,足以表示这次会议是如何的隆重了。  会议地点,不在少林寺... - 2018-01-13
  • 第二十章 区分“小富大富”的远见卓识_商道_故事大全
  •   1832年壬申年,林尚沃被授郭山郡守一职,这对于一个商人来说是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情。辛未年,林尚沃因在洪景来之乱中守城有功,朝廷曾任命林尚沃为五卫将,但林尚沃坚辞不受。辛巳年,林尚沃作为办务使出使北京为朝廷建功,被除授莞营中军之职,再次坚... - 2018-01-12
  • 第二十章 雪山之变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雪山、亦称大雪山,横亘川康二省之间,终年积雪不消,白皑皑的高入云霄,像这样的冰天雪地,除了采药的老人,可以说人迹罕至。  雪山老神仙玄灵叟隐居之处,叫做长春谷,是在雪山岭的一处山谷之中。  尽管大雪山终年积雪,到处都是冰天雪地,但长春谷... - 2018-01-13
  • 第二十章 丁天仁跟着她掩到雕花屏后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一行人绕过东花厅折入前厅后廊,悄悄来至厅后。叶青青朝丁天仁招招手,悄声道:  “你快过来。”  丁天仁跟着她掩到雕花屏后,对青青要他就着雕花镂的小孔,朝前看去。  金澜等人也各自找小孔,凑着头朝外望去。  大厅上只有三个人,散花仙子坐在... - 2018-01-09
  • 第二十章 黑色小旗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上官燕也叫了声:“崔姐姐,我来帮你!”紧随着挥剑而出!  阴世秀才公孙庆不防三小姐会突然插手,向追风剑客迎出。对方这一招“彩虹横空”,何等厉害不由心中大急。  他适才接了灯心和尚偷袭自己的一颗精钢念珠,此时尚在手中,连忙扣入中指,对准追... - 2018-01-13
  • 第二十三章 梁山是东川的梁山山脉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梁山,这是东川的梁山山脉,别误会到水浒传里梁山泊上去。梁山,是县名,就因县的东首是梁山山脉而名。  梁山县是一座山城,但并不偏僻,那是因为有一条横贯四川,一直由成都向湖南的驿道,打从北门经过,于是梁山城里就成为商贾达官,贩夫走卒打尖。投... - 2018-01-11
  • 第二十四章 中原豪杰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萧不二摸着下巴,目光转动,耸耸双肩,凑近过去,低笑道:“老哥多年没在江湖走动,这回东山再起,看来看实得意?”  紫袍人似乎微微一怔,目露寿光,说道:“萧老哥似乎已经知道了?”  萧不二喀的笑道:“江湖上的事儿.小老几多少总有个耳闻。” ... - 2018-01-09
  • 第二十四章 文如春看着她们得意一笑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文如春看着她们得意一笑,还没开口,只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传了过来:“文施主把老婆子六个小徒怎么了?”  随着话声,从阶上出现了一个白发如银,手持一支拂尘的老婆婆。  就在白发婆婆话声刚落,西首廊房间也响起一声老妇人的声音说道:“庵主门下... - 2018-01-11
  • 第二十章 武林盟主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萧不二一下闪了过来,呵呵笑道:“还是由小老儿来替两位引见吧!”  接着朝红袍道人一指,笑道:“这位就是昔年大名鼎鼎的朱衣教教主齐大侠,诸位莫要误会,齐教主可不是铜沙岛主。”  一面指着岳小龙,朝齐天震道:“这位是彩带门少门主岳小龙岳少侠... - 2018-01-08
  • 第二十六章 文如春怒笑一声避开杖势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文如春怒笑一声,身形一蹲,避开杖势。一腿向温九姑下盘横扫过来,右手紧握迷天尺,突然催动真力,朝温九姑过去。  温九姑识得他“扫雪腿”厉害,急忙纵身跃起,她怎知“扫雪腿”有足左扫,堪堪扫过,左足跟踪右扫,左足扫过,右足又相继扫到,双腿一左... - 2018-01-11
  • 第二十五章 扑朔迷离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郑州双侠的老二拜天赐愤然道:“就算无名岛知道咱们行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要取咱们项上人头,只怕也未必容易。”  楚玉芝道:“他们送来这几颗木刻人头,大概是想唬唬咱们,哼,咱们又不是三岁小孩,谁还怕了不成?”  丁捷侯微微摇头道:“只怕... - 2018-01-09
  • 第二十六章 暗涛汹涌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那人脸上蒙着黑布,只露出两个眼孔,他刻出的短剑,虽被丁捷侯架的一顿,但并没有架开。  丁捷侯后退一步,他就跟着跨上一步,剑尖依然直指丁捷侯喉咙,口中发出低沉的笑声,喝道:  “丁捷侯,你是死定了。”  丁捷侯右肩似是伤的不轻,鲜血湿透了... - 2018-01-09
  • 论衡 艺增篇第二十七_论衡_故事大全
  •    【题解】  作者在本篇中,举出儒家经典六艺中歪曲历史,夸大事实的例子,进行驳斥,故称之为“艺增”。  王充从《诗经》、《尚书》、《周易》、《论语》中举出八个事例,指出社会上一般人“增过其实”、“失实离本”的毛病,在儒家经典中... - 2018-01-09
  • 第二十八章 丁天仁三人登上茶楼吃茶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陆羽春是一幢两层楼三开间门面的临街房屋,楼下是大众茶座,价钱便宜,茶客以贩夫走卒较多,人声嘈杂,空气也恶浊得多;楼上雅座,价钱较贵,茶客自然也高贵得多,环境也幽静多了,天下茶楼,大抵如此。  丁天仁三人登上楼梯,茶博士就迎着欠欠身道:“... - 2018-01-11
  • 第二十九章 阴谋败露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幽谷、古墓,听到这声冷森得毫无人味的笑声,任你岳小龙艺高胆大,也不觉悚然一惊;  急急转过身去,身后风吹草动.那有人的影子。  但那低沉的笑声,岳小龙听得清楚,明明发自身后!  等了半晌,不见动静,岳小龙忍不住大声喝道:“岳某赴约而来,... - 2018-01-09
  • 第二十八章 诡异莫测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谷灵子缓步跨上石阶,朝墨石岛主含笑拱手道:“岛主请了。”  就在谷灵子跨进大殿,两条人影从檐前泻落,矮胖黑衣老人沉哼道:“好家伙,你是和老夫兄弟捉迷藏。”  但因谷灵子已经站在岛主面前,不好再行出手,只得退回原位。  黑石岛主对谷灵子的... - 2018-01-09
  • 第二十七章 黑石岛主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离开洛阳,唐绳武忍不住一带马缰,跟上了丁捷侯的坐骑,问道:  “丁大侠,这一趟,究竟有什么事吗?”  丁捷侯只知道唐绳武出身四川唐门,并不是萧不二的徒弟,看他不过十六七岁,平日又沉默寡言,只道他武功有限,心中还暗暗搞咕。  萧不二已经说... - 2018-01-09
  • 第二十一章 三宫主叶青青在花厅门口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大哥!”  阶上有人娇声叫了一声,飞也似的迎了下来,她,正是三宫主叶青青,她已经在花厅门口,进进出出多次了,等的当然是下大哥了,这时没待丁天仁开口,就娇声道:“丁大哥,我已经等了好久了,我有话和你说。”  当先朝东首迥廊走去。  丁... - 2018-01-11
  • 第二十一章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_商道_故事大全
  •   一年以后,在约好见面的那天,三个人又一次聚集到了林府。曾经编草鞋的咸镜道商人还清了他所借的100两银子及利息,并告诉林尚沃:“我这辈子只会拉风箱打铁,也不会做别的买卖,我用从大人这里借到的钱开了一间铁匠铺,这一年来制作出各种犁啊、铧啊等... - 2018-01-12
  • 第二十五章 良药助盅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夹缝已经到了尽头,转过断壁,前面虽然还是蜿蜒盘曲的陡险山径。但比夹缝之中,已经好得多了。  温如风回头一听,梯他之声,这时又没了声息。  空山寂寂,只有松风如涛,落叶萧萧,好像根本就没有适才之事。  上官燕经过一阵疾走,突然感觉气喘起来... - 2018-01-13
  • 第二十三章 岩寨先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嘘——厉之声,随风飘忽,时远时近,初听倒也并不觉得怎么。但连续的几声入耳之后,梅三公子还好。崔慧、上官燕和琴剑两小,只觉心头一阵烦恶,往上直泛,头脑也立时昏胀起来!  崔慧心中一惊,赶紧从怀中掏出爷爷秘制的解毒丸,倾了五粒,要大家纳入口...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她已经换上绿衣女子的衣裙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一会工夫,她已经换上绿衣女子的衣裙,从里间走出,说道:“现在可以问话了,我就站在这里,装作穴道受制,然后你去解开姓任的穴道,要他从实说来。”  丁天仁问道:“他不肯说呢?”  “你这人!”宓无忌轻嗔道:“问话就要使点技巧,你不会动动脑筋... - 2018-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