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力战群魔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地道中黝黑如墨,姬真真正以魔教中的“阴阳消长大法”,替岳小龙疗伤:

      岳小龙是中了阴阳手马飞虹的“阴风透骨掌”,马飞虹出身魔教中的狠毒功夫,也只有魔教中的独门方法,才能解救。

      解救之道,须以“少阳神功”度入手少阳经,以“少阴神功”由足少阴经吸出体内骨阴寒,这就是“阴阳消长大法”。也就是说,如若不是魔教中人,不是兼修这两种功夫的人,就无法救治。

      此刻岳小龙衣衫尽去,赤裸裸的倚壁坐在地上,双足直促,双目紧闭,人依然在昏迷之中。

      姬真真坐在他对面,同样的脱去了衣裙,身上只有一个绯红兜肚,遮着胸腹,她长发披散,双掌紧抵岳小龙手掌,双脚直伸,也紧抵岳小龙的脚心,瞑目垂帘,正在运气行功。两人身前地上埋着三十六柄锋利尖刀,刀尖朝上,这是男女之间唯一的关防了,在法刀未曾收去之前,岳小龙只要稍存不规,就会被刀尖扎上。

      在姬真真的左首地上,还点燃着一支线香,那是计时用的,要燃完这支线香,“少阳神功”度气过穴,就运行完毕了。

      时间渐渐接近正午,线香已经快燃完了!

      岳小龙昏迷之中,但觉周身经络,如同火的,但骨髓间却又奇冷难耐,在两种截然不同的寒热交攻之下。人却霍然醒了过来。双目乍睁,口中不禁“咦”了一声……

      姬真真正在全神催动“少阳真气”,突听岳小龙一声轻咦,心头猛然一惊!照说他身负重伤,自己尚未替他吸出阴寒之气以前,极不可能中途醒转。急忙举目瞧去,黑暗之中,但见岳小龙睁着双目,似是还未看清眼前情形,立即手腕一沉,点了他的睡穴,一手取起另一支线香,正待点燃……

      就在此际,甬道上传来了一阵轻快的脚步之声!

      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尖叫道:“春香,你们看清楚了,咱们没走错吧?”

      接着一个少女声音说道:“错不了,杜护法图上说的很详细,这里已是最后一条甬道了。”

      那苍老的声音咄道:“咱们走了不少冤枉路,弯弯曲曲的,把老太婆头都搅昏了!”

      这几句话的工夫,已经走到了甬道转角!

      凌杏仙听到果然有人闯进地道,朝自己这边走来,黑暗之中,看不清对方是谁?立即了大声喝道:“什么人,快快停步。”

      只听那少女声音喜道:“嬷嬷,在这里了!”

      来的正是虎嬷嬷和两名青衣使女春香、春花!

      虎嬷嬷呷呷尖笑道:“好哇,你们躲在这洞底里,倒叫老太婆到处都找遍了。”

      凌杏仙凝足目力瞧去,也只能看到甬道上,似有一团隐绰绰的黑影,朝自己这边移动,喝道:“你再不停步,莫怪我要不客气了!”

      虎嬷嬷功力深厚,自然看到凌杏仙手执铜管,对着自己,尖笑道:“女娃娃,你手上一筒天魔针,还唬不倒老太婆。”

      “天魔针”霸道无匹,中人必死,虎嬷嬷口中说的稀松,其实可也不敢尝试,喝声出口,突然纵身一跃,直飞过去。

      这一下当真快如掣电,凌杏仙吃亏在地道中十分黝黑,看不清切,但觉疾风一飒,握在手上的一个铜管,连按动机簧都嫌不及,已被来人劈面夺去。口中惊啊一声,脚下慌忙后退一步,左手不自觉的朝前一扬,纤纤食指已然点上虎嬷嬷的“心坎穴”!虎嬷嬷惊然一惊,吸胸提气,朝后飞退出去,口中忍不住咦了一声,尖笑道:“女娃儿,你这一手倒是高明得很!”

      原来凌杏仙这一指,正是从奕仙乐天民那里学来的三十六手点穴手法。那是因为虎嬷嬷突然欺近,长剑已不及施展,无意中使出来的。

      凌杏仙这一指虽未点上对方,但已把虎嬷嬷逼退了两步,此刻再听虎嬷嬷说她手法高明,心中不觉一动,暗道:“这人武功极高,凭自己所学,只怕不是她的对手,看来还是用乐老人家的点穴手法好。”心念迅速一转,口中娇叱一声,突然欺了过去,左手一挥,一点指影,又朝虎嬷嬷“璇玑”、“华盖”两穴点去。

      试想奕仙乐天民和岳小龙抢吃棋子,该有多快?凌杏仙这两指,几乎快的有如同时点到了一般!

      虎嬷嬷举手一格,不觉一怔道:“奕仙几时也收了徒弟?”

      就在她堪堪格开凌杏仙手势,凌杏仙却趁她说话之时,手肘一缩,纤纤玉指,已然点了虎嬷嬷“将台”、“期门”、“章门”三穴。

      但听“扑”“扑”三声轻响,全都点个正着!这回虎嬷嬷生受了,既没封格,也没躲闪,凌杏仙却似点在铁石之上,震得手隐隐生痛!

      心头蓦然一惊,急急往后跃退,已是迟了,但觉左腕一紧,已被虎嬷嬷扣住,一时情急,飞起一脚,朝虎嬷嬷小腹踢去。

      虎嬷嬷呷呷笑道:“女娃儿,你要在老太婆面前逞强,那还早着呢!”

      凌杏仙右足才举,突觉膝盖一麻,那里还站得住?双脚一软,往地上跌了下去。

      虎嬷嬷右手轻轻一放,说道:“你就在这里歇上一回吧!”

      话声一落,就自顾往前行走。

      走到姬真真近前,眼看一男一女赤裸身子,抵掌而坐,两人面前地上,插着无数把锋利尖刀,不禁呆的一呆,问道:“你们这在做什么?”

      姬真真依然双掌抵着岳小龙掌心,不言不动,瞑坐如故。

      何嘉嘉守在另一头上,耳听虎嬷嬷的声音,已经到了大师姐前面,心头一急,慌忙纵掠起,赶了过去,口中喝道:“别动他们,我大师姐是替他在伤疗!”

      等她赶到,已是迟了一步!

      虎嬷嬷早已伸出手去,一把把岳小龙提了起来,探怀摸出一颗药丸,迅快塞入他口中。

      一面朝姬真真道:“起来,起来,快穿好衣衫,老太婆有话问你。”一面朝身后两个使女道:“你们快扶着岳相公,替他穿上衣衫。”

      这地道中幽暗得伸手不见五指,两名使女内功较浅,自然无法看得清楚,一路上只是紧随着虎嬷嬷身后而行。

      此时听到虎嬷嬷吩咐,立即答应一声,随手晃亮火摺子!

      火光一亮,登时驱散了黑暗,眼看虎嬷嬷手上,提着一个赤身露体的大男人,朝自己两人送了过来。这下直羞得两人面红耳赤,不敢伸手去扶。

      虎嬷嬷横目瞪了她一眼,骂道:“小蹄子,这害什么臊,又不是你们没穿衣服,还不快快把岳相公扶住了?”

      春香、春花不敢违拗,只好伸手扶着岳小龙,取过衣衫。替他穿上。

      这时姬真真已穿好衣裙,收起三十六柄银刀,望了望虎嬷嬷一眼,冷冷说道:“你是救他来的,你知道透骨阴风的寒阴之气,未能及时消除,留在体内,反而害了他么?”

      虎嬷嬷呷呷笑道:“不要紧,老婆子喂他的药丸,功能起死回生……”

      姬真真冷笑一声,道:“咱们只是和岳少侠一路由铜沙岛而来,他救过愚姐妹性命,愚姐妹不借以女儿之身,赤身露体,替他疗伤,也算尽到心意了。”话声一落,转身道:“嘉嘉,咱们走!”何嘉嘉望望岳小龙,欲言又止,跟随姬真真身后而去!两条人影,转瞬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虎嬷嬷也没阻拦,回头看看岳小龙,已经穿着整齐,这就伸出蒲扇大的手掌,轻轻在岳小龙身上推摩。

      岳小龙但觉一双炙热的手掌,缓缓在周身推动,睡穴顿解,霍地睁开眼来!目光转动,但见火光之下,自己身前站着一个黑衣老妪,和两名青衣少女,心中大奇。口齿启动,正待开口。

      虎嬷嬷一脸慈爱望着他摇摇手道:“好孩子。你醒过来了,快莫要说话,你重伤之后,刚服下药九,先得坐下来,做上一会工夫才行,老太婆助你行气。”

      岳小龙听她说的郑重,依言盘膝而坐,但觉黑衣老妪一双手掌,已然按到自己后心!一股热气,有如黄河之水天上来,滚滚不绝,灌输百脉,一时那敢分心,立即澄心静虑,做起吐纳功夫。

      这样足足过了一盏热茶时光,虎嬷嬷才缓缓收回手去。

      岳小龙又运了一回气,但觉周身百脉舒畅,气血旺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36-916.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章 救出盟主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朝独眼龙遁走的地上一指。冷然道:“姑娘是许傅经门下女弟子,自然知道厅中的机关埋伏,请你把这处地窖入口,打了开来。”  绿珠在他锋利的胁迫之下,不敢再说一个“不”字,低着头,默默的数着方砖,一手撩起长裙下摆,露出一双红菱般纤纤弓鞋。... - 2018-11-30
  • 第二十七章 霍山会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夏子清陪笑道:“那姓石的小子,已经死在高掌门人掌下,总算替副座出了一口恶气。”  何月凤道:“要不是当时我手脚麻木,急于调气行动,真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方泄我心头之气。”  夏子清苦笑道:“副座还算好呢,属下受他的委屈可大啦,这小子一再... - 2018-11-30
  • 第二十五章 阴谋败露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新秋七月淡月繁星,夜色虽浓,面对面,决可看得清对方人面。  两人这一照面,不由的同时发出一声轻“咦”!  这倒好,两个人居然一般高矮!  不,来的那人,也是一个小老头,两人正好一对。  不,这两个小老头,竟然一模一样,敢情还是孪生兄弟。... - 2018-11-30
  • 第二十一章 又是诡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松龄听到“江老七”三字,双目精芒暴射,直注蓝纯青,大笑道:“江老七是石某唯一知己,他说的话,石某自然深信得过。”  蓝纯青微微一笑道:”这样就好;江老七也是兄弟的知交,阁下现在应该信任兄弟了吧,只不知七年前你如何为贼党持劫的,是否还想... - 2018-11-30
  • 第二十六章 石窟中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独角龙王接口道:“这个自然,龙门帮的人,义不容辞。”  蓝纯青道:“接待事宜,兄弟想请高兄、和贵帮杨副帮主二位负责。”  高翔生是八卦门掌门人,杨天寿是龙门帮的副帮主,自然是适当入选。  高翔生拱拱手道:“兄弟一切听蓝老大的。”  独角... - 2018-11-30
  • 第二十三章 度厄金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暗自想道:“乾坤教在江湖上既然已经公开了身份,总坛所在,你门就是故作神秘,我也会找得到,目前形势,自己这边,一共只有四人,如今高掌门人被擒,真正能动手的,只有自己和蓝老前辈两个,可说人单势孤,还是先把高掌门人换回来再说。”心念闪电... - 2018-11-30
  • 第二十四章 处处阴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孟双双甜甜一笑道:“石哥哥,你怕我应付不了?”  石中英道:“咱们还是小心些的好,入谷之后,你不可离我太远。”  孟双双点点头道:“我知道。”  石中英话声一落,立即举步朝狭谷中走去。  孟双双不敢怠慢,从身边抽出长剑,双脚轻点,紧随石... - 2018-11-30
  • 第二章 马湖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一出店子,顾澄就不自觉裹紧了衣袍,方才坐在火塘边暖热了的身子顿时有些发僵。他从丹田中引出一股真气来,一面暖和全身,一面动用通犀心眼盯紧了最后的那名鹞鹰。街上已经清静下来了,只有酒醉的猎人哼着不成调的歌谣在泥泞中挣扎;从两侧帘缝里透出来的... - 2018-12-11
  • 第二十章 十月奇寒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这年冬天异常寒冷。六爷已无法在学馆苦读,就是在自家的书房,也很难久坐的。但他还是不肯虚度一日,坐不住,就捧了书卷,在屋里一边踱步,一边用功。  奶妈看着,就十分心疼。天下兵荒马乱的,也不见多大起色,到明年春三月,真就能开考呀?别再... - 2018-01-21
  • 第二十章 南宫放一扫温文尔雅的模样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地契  扬州羽仙楼一间僻静的茶室内,南宫放一扫温文尔雅的模样,气急败坏地质问垂头抽头旱烟的柳公权:“观音庵中,你为何不出手拿人?另跟你说你没发现目标,有个姑子从乳母手中抱走了孩子,直到最后关头才突然收手。以你的老到,不可能没看出那姑子是... - 2018-06-08
  • 第二十章 夜闯七星岩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东门奇汕汕笑了笑道:“道兄又误会了,兄弟只是怕他们有失,才跟在他们后面来的,详细情形兄弟也不大清楚。”  一面朝丁盛问道:“丁老弟,还是你来说吧!”  丁盛道:“晚辈是跟着他们留下的记号来的,钱电,你说说看。”  钱电道:“属下四人是暗... - 2018-06-01
  • 第二十章 屠龙神剑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事有凑巧,就在他俩身影消失之后的次日天亮,穆存仪和闵悯及楼青云,在楼青云的引导之下也到达了铁心地庄!  当然,他们也由那石板门户走下了已被冰心姑娘和石承棋毁了的石防!  此时暗中却有一个人,正以怒恨而愕诧的目光,监视着穆存仪他们。  楼... - 2018-05-26
  • 第二十章 月夜下书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随着话声,从左厢房走出一个瘦小的老头来!  狼姑婆碧绿的目光一闪,凛然道:“百里雨!”  百里雨道:“不错,老夫也是自己运功逼毒,把剧毒逼出了体外,你相不相信。”  路五爷和司东山自碎黑衣,目的就是为了阻止狼姑婆因小诸葛失利,就要亲自冲... - 2018-01-28
  • 第二十章 同毒成仇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乾坤手陆凤翔道:“这药味似乎十分霸道!”  万雨苍点头道:“老前辈说得不错,这辛辣气味,乃是专解百毒的‘乌风草’,出在云雾山温玉岩。先师在日,曾从云雾山一位采药人的手中,得到过一片,合入‘八宝祛毒散’中,对祛毒可说百发百中,可惜此种药草... - 2018-05-28
  • 第二十章 深更人静,寒笑扰清梦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只见袁丽姬盘膝跌坐,虽然她玉体半裸,香艳动人,但面容神态,却是极端庄、威严、肃穆。  这情形好象似柔和的春风,吹入了万丈冰窑,黄秋尘机伶伶打了个寒战,赶忙紧闭着眼睛。  黄秋尘已经知道袁丽可能是为自己疗治伤势后,精疲力竭正在运功调息,但... - 2018-03-19
  • 第二十章 狭路逢仇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晨曦初升,草上还结着一层层薄薄的轻霜。  起伏群峰,在朝阳之中,青翠如滴!  只有正北一座高峰,危岩峭壁,石呈赫红,光秃秃的没有丛草,没有树木,突出云山,耸然独峙!  东风吹绿了江南,也永远吹不绿它,这就是赤焰山!  此时从西边一条山径... - 2018-01-18
  • 第二十章 重出龙潭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回头看看方如苹,又看了丁剑南一眼,才道:“当时你们怎么没和我说明呢?欺瞒师尊,弄不好,你们两条命都没有了。”  丁剑南道:“当时因和薛兄二人说出她是我表弟,后来就不好改口了,表妹是怕谷主见责,不肯收录,所以就更不敢说了。”  薛慕... - 2018-01-18
  • 第二十章 绝顶之战_绝顶_故事大全
  •   正月十八,傍晚。寂静的泰山脚下,一骑白马沿山道飞驰而来。马上之人身材高大,一身劲服,目光冷峻,唇边却挂着一丝若有若无、意味深长的笑容。他正是当朝大将军明宗越。  山道前立着一块丈许见方的大石碑,上刻四个大字:岱岳千秋。白马来到石碑前长嘶... - 2018-07-01
  • 第二十章 舟中争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须闲号沿江东行,顺风顺水下舟轻帆满,十分迅速。  小弦蹲坐在船尾,望着江岸上林青与虫大师的影子越来越小,渐渐隐去,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离愁别绪,心头似是堵了一块大石,忍不住叹了一声。  好端端的叹什么气?水柔清在他身边坐下,随手拿起一支桨... - 2018-07-08
  • 第二十章 昔日血仇今犹痛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三人结义已毕,俞千山早听江湖传闻说苏探晴替摇陵堂出使炎阳道之事,此刻看他与擎风侯义女同路,自然不假。问起来才知道要相救顾凌云的内情,俞千山道:二弟敬可放心,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相救顾凌云之事大哥义不容辞,待振武大会一完,我便与你们同去... - 2018-06-18
  • 第二十章 荡除妖魔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广场正面关帝庙大门敞开,门内连续响起九声金钟,钟声还在悠扬的响看,从大门中,已经有人排成了两行,面情肃穆的迎了出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二十四名一身青衣劲装,手握连鞘长剑的武士。  稍后则是七名一身灰衣,面目森冷的老者,他们正是北岭七凶。... - 2018-01-29
  • 第二十章 仙缘遇合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揉揉眼睛,蓦地睁开眼来,只觉自己躺卧在一张石榻之上,身上还覆了一条浅绿薄被,心中不禁大奇!一下翻身坐了起来,举目打量,但见室中布置雅洁宜人,一时不知身在何处?更弄不清自己怎会躺在这张榻上?缓缓跨下石榻,正待朝右首垂着一道浅绿门帘的... - 2018-01-18
  • 第二十章 坐而论道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张口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  明将军继续道:“在我的设想中,以剌明计划为幌子,御泠堂作内应,即可一举剿灭泰亲王,扫平滇贵反叛势力……”  许惊弦脱口道:“下一步呢?便是你拥兵自立,反攻京师,最终登上皇位,得偿天后遗愿么?”  明将... - 2018-06-15
  • 第二十章 制服了三个刺客的十八罗汉立刻围过来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一旁有几个汉子也鼓噪起来:“拦住这老头,没准他也是个刺客呢!”  一听又有刺客,制服了三个刺客的十八罗汉立刻围过来,边上几个汉子齐齐向柳公权一指:“就是他,方才大家都在看热闹,就他神色慌张拼命往外挤,肯定跟刺客是一路!”  几个武僧一听... - 2018-06-10
  • 第二十章 夜半深山问鬼神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南玖云柳眉挑动,但依然忍了下去,抱着赵南珩走进屋去。  黑衣老妪又道:“你是长了尾巴?进来了,还不把门掩上?”  她说话之时,声音相当严厉。  南玖云外号辣手魔女,岂是好惹的人?今夜实因赵南珩伤势沉重,才耐着性子,此刻眼看黑衣老妪一再恶... - 2018-05-06
  • 第二十章 各有计谋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她这一想,一面双手加紧舞剑,一面口中忽然发出一声急促的银哨!  这是告诉她的随从,各自突围。  她发出口令,左手拂尘连挥。突然飞出一蓬黄烟,双足一顿,有如鹞子钻天,一下纵起三丈多高,身形横掠,越过万开山,往外泻去!  四名年轻道姑也在黄... - 2018-04-19
  • 第二十章 石门自开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要知“北斗七星阵”,上三颗为“玉衡”,下四颗为“璇玑”。他身形才起,“玉衡”  位上的三人,早已随着纵起,出乎拦阻。  江青岚上街受阻,只好身形一沉,飘落原地。  那知“璇玑”乍转,四根修罗棒,又复乘隙攻到!不!“玉衡”三人,也同时飘落... - 2018-04-25
  • 第二十章 天罗地网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时间快近亥时三刻!  斗转星移,残月朦胧!  七星关前,那座气势雄峻的野马山,巍然矗立在夜色之中,黑越越的更显得高与天齐!  这时从七星关前一片深林南首,缓缓走出一个手执禅杖的黄衣老僧。  他才一在林前出现,左手袍袖,轻轻向空一扬!  ... - 2018-02-28
  • 第二十章 一掌克毒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王立文眼看白少辉真的让九毒娘子点了穴道,不觉犹疑的道:“白尼那是真要跟她去了?”  白少辉淡淡一笑道:“兄弟虽被她点了穴道,但她也给了解药,咱们这是交易,这就谁也没欠谁了。”  钱春霖为人工于心计,已经听出白少辉言外之意,心中暗道:“听... - 2018-03-09
  • 第二十章 恶蛊尽歼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就在此时,那小山岗上,突然间,羯鼓咚咚,牛角呜呜,猛吹猛打起来!  也就在此时,小山岗上的上空,突然间,出现了一幅奇景!  原来吹打乍起,那三个绿衣少女,和一个苗童左挽花篮,右手朝篮中抓起一把东西,朝空中遥遥撒开。  这迎空一撒,随手撒... - 2018-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