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元倒了两盅茶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史元倒了两盅茶,拿起茶盅喝了一口,说道:

      “大哥,你替怕父报仇,自然要手刃仇人对不?”

      徐少华切齿道:

      “这还用说?我云龙山庄四十余口血债,自然要亲手把仇人诛杀,方雪我心头之恨。”

      史元道:

      “但我们只有两个人,对方人手众多,古人说得好,双拳难敌四手,一旦进去了,报不成仇,那怎么办?”

      徐少华道:

      “贤弟只要领我到谷口,就不用进去,报仇是我个一人之事……”

      史元没待他说下去,就摇着手道:

      “不对,不对!我们是口盟兄弟,义同生死,大哥的仇人,自然也是我的仇人,哪有让大哥一个人进去,我回头走之理?这还要结什么兄弟?如果倒过来,我遇上仇人,大哥会袖手不管吗?”

      徐少华道:

      “那么依贤弟之见呢?”

      史元朝他神秘一笑,说道:

      “方才我和大哥说这句的意思,就是最好找两个帮手一起去,大哥只管找仇人报仇,如果他有羽党,就可以交给我们了。”

      徐少华道:

      “愚兄初入江湖,没有朋友,这帮手到哪里去找?”

      史元朝他笑笑,说道:

      “只要大哥同意了,这找帮手的事,自有小弟会安排的。”

      徐少华看了他一眼,说道:

      “贤弟……”

      “大哥!”史元拦着道:

      “我说不用你操心,你就不用再问咯!”

      徐少华觉得这位兄弟很刁蛮,这就应着道:

      “好,我不同。”

      过没多久,店伙送来酒菜,两人在房中用过晚餐。

      史元坐了一回,就起身道:

      “大哥,早点睡吧,我也要回房去了。”

      转身往外行去,跨出房门,又替大哥掩上了门。

      徐少华一晚未睡,也就熄灯就寝。

      也不知睡了多少时间,朦胧之间,忽然听到一阵兵刃交击之声,从远处传来。

      一个练武的人,就算是在睡梦之中,也是十分警觉的,徐少华突然清醒过来,一下坐起侧耳细听,又寂然无声!

      自己明明听到一阵兵刃交击之声,怎会……

      只听又是一声吃喝,传了过来,但声音已在很远之处!徐少华一跃下床,推开窗户,仔细谛听,又没有了声音,心中暗道:

      “这是追杀某一个人!”

      一时无暇多想,点足穿窗而出,掠上屋詹,举目四顾,又一无所见!

      “那声吆喝,似是来自西首,自己且赶去看看!”

      心念一动,立即长身掠起,一连越过几处民房,已是一片菜畦,地势已极荒僻!

      正在打量之际,忽然听到一声呻吟传了过来。

      徐少华闻声寻去,但见一处瓦砾堆中,躺着一个人影,正待举步!

      突听身后有人叫道:

      “大哥,发生了什么事吗?”

      一听口音,就知是史元了。

      徐少华回头道:

      “贤弟也出来了?”

      史元道:

      “我在睡梦中听到一阵兵刃交击之声,打开窗户,就看到有一条人影从屋脊掠过,我就赶紧追了下来,原来却是大哥。”

      徐少华一指瓦砾堆,说道:

      “那里躺着一个人,好像伤得不轻,我们过去看看。”

      史元点点头,两人一起走了过去,那是一个黑衣人,扑卧地上,不再听到呻吟之声。

      徐少华蹲下身去,才发现此人右肩有一道刀伤,正在流血,目光一注,口中不觉轻咦一声,说道:

      “血会是黑的!”

      史元道:

      “那是中了淬毒的刀。”

      徐少华把他翻了过来,用手探探他鼻息,已经十分微弱,不觉攒攒眉道:

      “看来他已经中毒昏迷,人还未死,不知还有没有救?”

      史元道:

      “大哥要救他吗?”

      徐少华正容道:

      “我们既然遇上了,岂能见死不救?我看还是先把他抱到客店里去再说。”

      史元道:

      “中了淬过毒的刀,本该见血封喉,他血流得不多,可见他内功相当不错,及时闭住了穴道,但把他抱回客店去,只怕来不及了。”

      他在说话之时,已探手入怀,取出一个瓷瓶,倾了六颗药丸在掌心,伸手递了过来,说道:

      “大哥,这是爹炼制的解毒丸,你先拨开他牙关,把三颗纳入他口中,再用三颗咬碎了敷在他伤口,只要没有断气,大概可以没事了。”

      徐少华喜道:

      “贤弟身边原来还带了救急药物。”

      他一手接过药丸,一手捏开黑衣人牙关,迅快把三颗米粒大的药丸纳入他口中,然后把另外三颗在口中咬开。一手撕开黑衣人肩头衣衫,连口水一齐抹在他的伤口上,一面皱皱眉道:

      “这药丸好苦,只是太小了,他这道刀伤,足有三寸来长,这么小的药丸,三颗够了吗?”

      史元道:

      “爹的解毒药丸,专解天下剧毒,最多只能用三颗,不信,大哥再等上一会就知道了。”

      徐少华道:

      “他马上会好吗?”

      史元道:

      “中毒和中伤不一样,负了伤要等伤势好了才会复原,中毒只要剧毒一解,不就没事了吗?大哥只要看着,他伤口毒血本来是黑的,再过一回,流出来的不再是黑血了,就表示他中的毒已经完全解了。”

      徐少华点点头道:

      “好,我们就在这里等上一会好了。”

      两人足足等了一盏热茶工夫,但见黑衣人肩头黑血果然已尽,伤口渗出来的已是鲜血,由淡而红。

      徐少华道:

      “怎么人还没有醒呢?”

      史元道:

      “大哥,有一件事,不知该不该说?”

      徐少华道:

      “贤弟只管说出来。”

      史元道:

      “此人一身黑衣,看他不像是个好人,我们虽然替他解了毒,已经救了他一命,不如在他未醒之前,就废了他武功,免得他再去做坏事。”

      徐少华道:

      “这………”

      话声未落,那黑衣人忽然骨碌碌就地滚了开去,口中尖声叫道:

      “我的公子爷,小老儿可不是坏人。”

      此人身法俐落,滚开去一丈来远,一下就像猴子般跃了起来。

      那是一个身材瘦小的黑衣老头,尖削脸,嘴上还留了两撇鼠须,说话之时,连连拱着手。

      史元冷笑道:

      “你如果是好人,我们好心救你,你身上剧毒已解,为何还赖在地上装死?”

      小老几霎着一双鼠目,连连抱拳道:

      “小老儿不是装死,实在是人心叵测,小老儿没有弄清楚以前,不敢醒过来,两位救命之恩,小老儿感激不尽。”

      徐少华问道:

      “老丈怎么会中毒刀的?”

      小老儿道:

      “说来话长,其实是一场误会,道上朋友硬指小老儿拿了人家一柄叫什么秋水的宝剑,实在是冤枉了小老儿,小老儿身上哪有什么宝剑?他们不信,就这样砍了小老儿一刀。”

      史元冷冷的道:

      “好了,你剧毒已解,已经没事了,大哥,我们走吧!”

      小老儿耸着肩,连连打拱作揖的道:

      “两位公子爷请便,小老儿不送了。”

      徐少华道:

      “老丈保重。”

      两人回转客店,史元气道:

      “真气人,我们救了他,他还怀疑我们呢,早知这样,就不用白糟蹋我爹六颗解毒金丹了。”

      徐少华笑道:

      “救人本来不用望报,至少今晚我们救了一条命,好了,你快回房去睡吧!”

      两人各自回转房中。

      第二天一早,会过店帐,就继续上路。

      三天之后的午牌光景,他们已经赶到了庐州,(合肥)这庐州可是府治所在,街道宽阔,商肆栉比!

      史元在马上回头叫道:

      “大哥,今天我们要在这里住上一晚呢!”

      徐少华道:

      “贤弟有事?”

      史元“嗯”了一声,微微点头道:

      “我要去看两个朋友。”

      徐少华道:

      “好吧,那么我们就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48-946.html - 2018-03-13
  • 第八章 沙丘顶上黑沉沉的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沙丘顶上黑沉沉的,赤峰的屋子关紧了门,灯却还亮着,不知忙什么。  你那件红衣服呢?小奕想起了什么。  留在绿洲的柳树林里了,她轻描淡写道,慢慢再说罢。  那就早些睡!小奕送到了门口,就想抽身。  菁儿嘴里应着,却倚在门边,很固执地瞧着他... - 2018-12-12
  • 第三十六章 徐锦章给每人倒了一盅茶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大家落坐之后,没有多久,副总管徐锦章已听说闻天声等人来了水榭,匆匆赶来,身后还跟着一名庄丁,提着茶壶走入,给每人倒了一盅茶,才行退出。  徐锦章抱着拳道:  “小的听说闻三老爷、少庄主、史公子一早到水榭来赏梅,小的特地赶来……”  闻天... - 2018-03-17
  • 第十八章 徐少华不敢怠慢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不敢怠慢,伸手掣出短剑,耳中但听“锵”的一声,眼前就出现一道青光吞吐的晶莹短剑,宛如一汛秋水,森寒逼人!口中暗暗叫了声:“好剑!”  举剑朝大铁锁上轻轻一挥,只听“当啷”巨响,铁锁立被削断,堕落地上。  徐少华急忙返剑入鞘,伸手拉... - 2018-03-14
  • 第八章 真假公子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如今已是二更时分。  左舷,突然出现了两条人影!  这两人脸上都蒙了一块黑布。看不清他们的面貌,但只要看他们身形轻得如同落叶,快得如同幻影,两人身手之高,就决非寻常人物。  两条人影堪堪在左舷出现,前面的黑影打了一个手势,既不蹲身伏腰,... - 2018-11-29
  • 第二十八章 独眼龙纵身往殿后飞掠而入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独眼龙却趁着大家这一怔神之间,忽然一个转身,纵身往殿后飞掠而入!他不走前门,却向殿后闪去,正是大家疏忽之处。  韦凌云和七位长老看他往后纵去,身形一闪而没,再待追去,已是不及!  贾老二连连摇手道:  “迫不得,当心他身上有‘黑煞针’!... - 2018-03-15
  • 第四十八章 一行人长途跋涉各自休息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回到云龙山庄,贾老二命胡老四、余老六两人搬下那只木箱,先行送入书房,放到壁角上。  一行人长途跋涉,盥洗之后,用过午餐,就各自休息。贾老二就领着两人把木箱搬进地下室。  胡老四、余老六还是第一次进入地室,心中暗自惊奇,想不到地下还有偌大... - 2018-03-18
  • 第三十九章 闻天声悄俏离开云龙山庄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初更过后,闻天声悄俏离开云龙山庄。  二更时分,贾老二耸着肩,大摇大摆的从书房经东园圆洞门进入后园,再循着石板路走近老章住的小屋,口中忽然“合罕”咳出声来。  许多不大不小的人物,在走近比他身份较低的人之前,总喜欢先咳上一声,那是告诉这... - 2018-03-17
  • 第三十五章 庄丁们早已牵着马匹伺候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大家盥洗完毕,吃过早餐。  徐锦章走了进来,朝徐少华躬躬身道:  “少庄主、祭品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去老庄主的墓园了。”  徐少华点头道:  “好,咱们这就去。”  出了大门,庄丁们早已牵着马匹伺候。大家依次上马,由徐锦章走在... - 2018-03-16
  • 第四十章 闻天声刚回到房中准备休息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第三天中午,闻天声刚回到房中,准备休息。  房门启处,贾老二悄悄闪入,含笑道:“小老儿有事来向马陵先生报告。”  闻天声道:“贾总管请坐。”  “不用坐,小老儿说完就走。”贾老二接着悄声道:“刚才小老儿去了一趟城里,何承德告诉小老儿,你... - 2018-03-17
  • 第四十二章 巍峨的月华峰就在眼前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二三十里路,很快就到达了。  巍峨的月华峰,就在眼前,一座六角形瓦覆盖的亭子,就矗立在山麓间,它是白骨门接待宾客的“迎宾亭”!  你别小觑月华峰山麓,这座小小的六角亭子!  自从白灵君选定以析城月华峰作为白骨门的场地之后,近八十年来,没... - 2018-03-18
  • 第四十三章 白元规走近现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闲言表过,却说白元规走近现场,白元浩赶紧抱抱拳道:  “小弟无能,惊动了大哥。”  白元规巨目一抡,看到地上断剑,神色更为之一变,接着目光一抬,两道冷电般的眼神朝闻天声、徐少华等人投来。  口中沉笑一声道:  “淮扬派云龙山庄的好朋友,... - 2018-03-18
  • 第三十四章 房门口出现了贾老二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话声未已,房门口已出现了贾老二!他像大马猴似的弓着腰走了进来,嘻的笑道:  “我的小姑奶奶,你这可冤枉小老儿了,小老儿是喝醉了酒,睡了整整两天,总得让人家闻到我一身酒气才像呀!”  他果然一身都是酒气!  史琬掩着鼻子,哼道:  “你又... - 2018-03-16
  • 第三十一章 纪若男目光一注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纪若男目光一注,看到地上坐着神情委顿的九毒寡妇阎九婆,口中不觉惊奇的咦了一声道:“原来是阎婆婆!”  闻天声也看到黑煞神苗飞虎,似是被制住了穴道。回头朝柳飞絮道:“你师傅不知受什么人的指使,一直胁迫老夫,交出云龙十八式擒拿手法……”  ... - 2018-03-16
  • 第二十五章 原来纪南还是千毒谷的少谷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少谷主”!原来纪南还是千毒谷的少谷主!  蓝如风、史琬正在和张、任二长老动手,这时不约而同的喝道:  “千毒谷的九毒寡妇来了,还不快住手?”  张、任二长老自然看到了,果然依言收手,双方各自跃开。  这时,大路上另有六六条人影,飞掠而... - 2018-03-15
  • 热心的小蚂蚁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秋天来了,一只小蚂蚁在地里露出了触角,然后慢慢地爬出蚁穴,四处寻找吃的。  走着走着,他遇见了一只小白兔,小白兔问他:“小蚂蚁你干嘛去?”  小蚂蚁说:“我去找吃的呀!”  “哎呀!太好了,我正愁没人帮我找吃的,你能帮我找些胡萝卜吗?瞧... - 2018-12-17
  • 第二十九章 贾老二一闪身就不见了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贾老二只朝他们打了个手势,就身形一弓,活像一只老鼠,嗖的一声凌空拨起,纵上墙头,一闪身就不见了。  大家跟着他纵身跃起,越过围墙,落到外面。  史琬问道:  “喂,贾老二,我们不骑马去吗?”  贾老二回头道:  “夜行人怎么能骑牲口?咱... - 2018-03-15
  • 第三十章 徐少华等人进入桃花宫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纪若男、蓝如风、王天荣、壬贵四人,远远跟在前面五人身后,直到徐少华等人进入桃花宫。  纪若男才向身后三人打了个手势,低声道:“我们可以走了。”  她走在前面,悄悄朝平台右侧绕去。  蓝如风、王天荣、壬贵一个接一个跟在她身后疾掠过去。不过... - 2018-03-15
  • 布老虎和绒毛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布老虎去旅行,路上碰到了绒毛熊。  “你好!绒毛熊。”  “你好!布老虎。”  布老虎听了很不高兴:“绒毛熊,你喊我小老虎得了。加个‘布’字,多难听。”  “那好吧。不过你也别喊我绒毛熊,就叫我小熊行了。”  “你好!小老虎。”  “你... - 2018-12-17
  • 第四十五章 三更已过宾馆中早就没有灯火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三更已过,宾馆中早就没有灯火。  贾老二独自坐在一片黝黑的房里,像是在等人,这时只听房门口响起极其轻微的一丝风声,心中不觉暗喜,忖道:“这老小子果然来了!”  接着房门迅快被人推开,一条瘦高人影像鬼魅般闪了进来,也立即回身掩上了房门。 ... - 2018-03-18
  • 第五十五章 白元亮吓了一大跳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下直把和他动手的白元亮弄得不明就里,吓了一大跳。  白元浩眼看张猛龙果然被徐少华招了下手,就招进来了,而且正好落到自己面前,哪还怠慢,振腕一指点了出去。  张猛龙纵有一身不弱的武功,但他在毫无防范之下,被人凌空吸了过去,身形堪堪落地,... - 2018-03-19
  • 第五十六章 你花了多少心机弄到金缕甲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说得好听”  只听一个苍老而洪大的声音沉哼道:  “你花了多少心机才弄到金缕甲,又因金缕甲只有秋水寒可破,传令手下,务必查出秋水寒的下落,如果你真肯把金缕甲送给我徒儿,方才就不会出手夺我徒儿手中的秋水寒了。”  这人的话声,是从厅外传... - 2018-03-20
  • 公主与乞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个国家。国王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她心地善良热情好客,拥有很多贵族朋友,朋友们每天轮流约她打参加宴会。  公主有个最好的朋友,是只神奇的鹦鹉,它发现公主最近老是唉声叹气,连它唱公主最喜欢听的歌曲,公主都没听见。鹦鹉为了引起公主的注意... - 2018-12-17
  • 兔毛笔和胡须笔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对兔子来说,长(cháng)胡子工匠(jiàng)巴一(bayi)是个可怕的人。他是个猎人,还是个毛笔匠,制作的兔毛笔非常畅销。  可现在,巴一感慨(kǎi)兔子越来越少了,却不知道其中也有自己一份“功劳”。许多想买兔毛笔的顾客都是空手... - 2018-12-17
  • 第五十三章 史其川依然站在纪千里面前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史其川依然若无其事的站在纪千里面前,看去毫无戒备,含笑拱手道:  “纪老哥请赐招了。”  纪千里双目注视着史其川,一霎不霎,沉声道:  “老夫那就有僭。”  左手抬处,朝前推来。  这一场不但是盟主之争,两人之间,似乎还有着怨隙,史其川... - 2018-03-19
  • 第五十二章 盛世贤、贾老二两人刚跨进起居室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
  •   盛世贤、贾老二两人刚跨进起居室,只听一个娇脆的少女声音问道:  “外面是什么人?”  随着话声,里首右边一道棉帘启处,走出一个一身白色衣裙长发披肩的少女来,她竟然会是飞琼!  这把盛世贤、贾老二两人看得不期一怔!  飞琼看到两人也怔得一... - 2018-03-19
  • 第四十六章 他这一举动十分奇特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他这一举动十分奇特,所有的人忍不住都仰首朝窟顶看去。窟顶其实什么也没有,当然更没有耗子了。  白骨神君喝道:“贾老二,你还没有回老夫的话!”  贾老二双手一摊,愁眉苦脸的道:“回神君,这是莫须有的事儿,叫小老儿怎么说呢?  这样好不? ... - 2018-03-18
  • 第四十七章 白元规拦住谷风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再说白元规拦住谷风,他因对方假冒白骨神君,心头早已存了杀机,但神君下落未明,毕竟使他投鼠忌器。  长剑一指,喝道:“姓谷的,你只要说出你们把神君弄到哪里去了,我可以贷你一死。”  谷风刚跨下石榻,就被白元规横剑拦住,他手上虽无兵刃,但却... - 2018-03-18
  • 第五十章 史其川走到铁栅门口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史其川刚走到铁栅门口,孟婆婆立即趋上几步,先行走入,从身边取出铁钥,开启右首甬道的铁锁,打开铁栅门,然后躬身道:  “神君请进。”  阿桂不待吩咐,从一名黑衣使女手中接过纱灯,走在前面照路。  史其川才举步跨入第一道铁栅门。  孟婆婆朝... - 2018-03-18
  • 第五十一章 闻天声眼看史其川的行动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闻天声眼看史其川的行动,这洪泽湖凤尾帮总舵似是已被他鹊巢鸠占,成为真正的主人。  再看黑面龙王贺天锡竟无丝毫不豫,好像这里本来就是史其川的主人,他最多也只是挂名帮主而已!  这和一向雄才大略的黑面龙王,竟然完全不同了!  不知史其川使的... - 2018-03-19
  • 第二十四章 纪南却匆匆的往外行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四人结为兄弟,这一顿饭,谈笑风生,吃得更为融洽,饭后,店伙沏来了茶,大家又谈了一会,才各自回房。  纪南却匆匆的往外行去,他自然是找祖东权去的了。  约莫三更光景,纪南才赶回来,到了上房,就一脚来到徐少华房门口,轻轻叩着房门,叫道:  ... - 2018-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