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元倒了两盅茶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史元倒了两盅茶,拿起茶盅喝了一口,说道:

      “大哥,你替怕父报仇,自然要手刃仇人对不?”

      徐少华切齿道:

      “这还用说?我云龙山庄四十余口血债,自然要亲手把仇人诛杀,方雪我心头之恨。”

      史元道:

      “但我们只有两个人,对方人手众多,古人说得好,双拳难敌四手,一旦进去了,报不成仇,那怎么办?”

      徐少华道:

      “贤弟只要领我到谷口,就不用进去,报仇是我个一人之事……”

      史元没待他说下去,就摇着手道:

      “不对,不对!我们是口盟兄弟,义同生死,大哥的仇人,自然也是我的仇人,哪有让大哥一个人进去,我回头走之理?这还要结什么兄弟?如果倒过来,我遇上仇人,大哥会袖手不管吗?”

      徐少华道:

      “那么依贤弟之见呢?”

      史元朝他神秘一笑,说道:

      “方才我和大哥说这句的意思,就是最好找两个帮手一起去,大哥只管找仇人报仇,如果他有羽党,就可以交给我们了。”

      徐少华道:

      “愚兄初入江湖,没有朋友,这帮手到哪里去找?”

      史元朝他笑笑,说道:

      “只要大哥同意了,这找帮手的事,自有小弟会安排的。”

      徐少华看了他一眼,说道:

      “贤弟……”

      “大哥!”史元拦着道:

      “我说不用你操心,你就不用再问咯!”

      徐少华觉得这位兄弟很刁蛮,这就应着道:

      “好,我不同。”

      过没多久,店伙送来酒菜,两人在房中用过晚餐。

      史元坐了一回,就起身道:

      “大哥,早点睡吧,我也要回房去了。”

      转身往外行去,跨出房门,又替大哥掩上了门。

      徐少华一晚未睡,也就熄灯就寝。

      也不知睡了多少时间,朦胧之间,忽然听到一阵兵刃交击之声,从远处传来。

      一个练武的人,就算是在睡梦之中,也是十分警觉的,徐少华突然清醒过来,一下坐起侧耳细听,又寂然无声!

      自己明明听到一阵兵刃交击之声,怎会……

      只听又是一声吃喝,传了过来,但声音已在很远之处!徐少华一跃下床,推开窗户,仔细谛听,又没有了声音,心中暗道:

      “这是追杀某一个人!”

      一时无暇多想,点足穿窗而出,掠上屋詹,举目四顾,又一无所见!

      “那声吆喝,似是来自西首,自己且赶去看看!”

      心念一动,立即长身掠起,一连越过几处民房,已是一片菜畦,地势已极荒僻!

      正在打量之际,忽然听到一声呻吟传了过来。

      徐少华闻声寻去,但见一处瓦砾堆中,躺着一个人影,正待举步!

      突听身后有人叫道:

      “大哥,发生了什么事吗?”

      一听口音,就知是史元了。

      徐少华回头道:

      “贤弟也出来了?”

      史元道:

      “我在睡梦中听到一阵兵刃交击之声,打开窗户,就看到有一条人影从屋脊掠过,我就赶紧追了下来,原来却是大哥。”

      徐少华一指瓦砾堆,说道:

      “那里躺着一个人,好像伤得不轻,我们过去看看。”

      史元点点头,两人一起走了过去,那是一个黑衣人,扑卧地上,不再听到呻吟之声。

      徐少华蹲下身去,才发现此人右肩有一道刀伤,正在流血,目光一注,口中不觉轻咦一声,说道:

      “血会是黑的!”

      史元道:

      “那是中了淬毒的刀。”

      徐少华把他翻了过来,用手探探他鼻息,已经十分微弱,不觉攒攒眉道:

      “看来他已经中毒昏迷,人还未死,不知还有没有救?”

      史元道:

      “大哥要救他吗?”

      徐少华正容道:

      “我们既然遇上了,岂能见死不救?我看还是先把他抱到客店里去再说。”

      史元道:

      “中了淬过毒的刀,本该见血封喉,他血流得不多,可见他内功相当不错,及时闭住了穴道,但把他抱回客店去,只怕来不及了。”

      他在说话之时,已探手入怀,取出一个瓷瓶,倾了六颗药丸在掌心,伸手递了过来,说道:

      “大哥,这是爹炼制的解毒丸,你先拨开他牙关,把三颗纳入他口中,再用三颗咬碎了敷在他伤口,只要没有断气,大概可以没事了。”

      徐少华喜道:

      “贤弟身边原来还带了救急药物。”

      他一手接过药丸,一手捏开黑衣人牙关,迅快把三颗米粒大的药丸纳入他口中,然后把另外三颗在口中咬开。一手撕开黑衣人肩头衣衫,连口水一齐抹在他的伤口上,一面皱皱眉道:

      “这药丸好苦,只是太小了,他这道刀伤,足有三寸来长,这么小的药丸,三颗够了吗?”

      史元道:

      “爹的解毒药丸,专解天下剧毒,最多只能用三颗,不信,大哥再等上一会就知道了。”

      徐少华道:

      “他马上会好吗?”

      史元道:

      “中毒和中伤不一样,负了伤要等伤势好了才会复原,中毒只要剧毒一解,不就没事了吗?大哥只要看着,他伤口毒血本来是黑的,再过一回,流出来的不再是黑血了,就表示他中的毒已经完全解了。”

      徐少华点点头道:

      “好,我们就在这里等上一会好了。”

      两人足足等了一盏热茶工夫,但见黑衣人肩头黑血果然已尽,伤口渗出来的已是鲜血,由淡而红。

      徐少华道:

      “怎么人还没有醒呢?”

      史元道:

      “大哥,有一件事,不知该不该说?”

      徐少华道:

      “贤弟只管说出来。”

      史元道:

      “此人一身黑衣,看他不像是个好人,我们虽然替他解了毒,已经救了他一命,不如在他未醒之前,就废了他武功,免得他再去做坏事。”

      徐少华道:

      “这………”

      话声未落,那黑衣人忽然骨碌碌就地滚了开去,口中尖声叫道:

      “我的公子爷,小老儿可不是坏人。”

      此人身法俐落,滚开去一丈来远,一下就像猴子般跃了起来。

      那是一个身材瘦小的黑衣老头,尖削脸,嘴上还留了两撇鼠须,说话之时,连连拱着手。

      史元冷笑道:

      “你如果是好人,我们好心救你,你身上剧毒已解,为何还赖在地上装死?”

      小老几霎着一双鼠目,连连抱拳道:

      “小老儿不是装死,实在是人心叵测,小老儿没有弄清楚以前,不敢醒过来,两位救命之恩,小老儿感激不尽。”

      徐少华问道:

      “老丈怎么会中毒刀的?”

      小老儿道:

      “说来话长,其实是一场误会,道上朋友硬指小老儿拿了人家一柄叫什么秋水的宝剑,实在是冤枉了小老儿,小老儿身上哪有什么宝剑?他们不信,就这样砍了小老儿一刀。”

      史元冷冷的道:

      “好了,你剧毒已解,已经没事了,大哥,我们走吧!”

      小老儿耸着肩,连连打拱作揖的道:

      “两位公子爷请便,小老儿不送了。”

      徐少华道:

      “老丈保重。”

      两人回转客店,史元气道:

      “真气人,我们救了他,他还怀疑我们呢,早知这样,就不用白糟蹋我爹六颗解毒金丹了。”

      徐少华笑道:

      “救人本来不用望报,至少今晚我们救了一条命,好了,你快回房去睡吧!”

      两人各自回转房中。

      第二天一早,会过店帐,就继续上路。

      三天之后的午牌光景,他们已经赶到了庐州,(合肥)这庐州可是府治所在,街道宽阔,商肆栉比!

      史元在马上回头叫道:

      “大哥,今天我们要在这里住上一晚呢!”

      徐少华道:

      “贤弟有事?”

      史元“嗯”了一声,微微点头道:

      “我要去看两个朋友。”

      徐少华道:

      “好吧,那么我们就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48-946.html - 2018-03-13
  • 第八章 连环劫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你不是公子襄!你是谁?沈北雄吃惊地盯着白衣公子,瞠目质问道。公子襄不懂武功,这在江湖上早已不是秘密,而以方才震开沈北雄手指的那份功力,眼前这位白衣公子绝对是江湖上罕见的高手!  白衣公子没有否认,只淡淡笑道:我是谁有什么关系呢?既然沈老... - 2018-06-13
  • 第八章 云襄带着金彪来到鸿运赌坊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第二日下午刚过,云襄依旧带着金彪大摇大摆地来到鸿运赌坊。他依旧在柜台换了一千两银子,然后来到掷骰子的桌前,像旁人一样玩了起来。南宫豪和古戈依旧在窗口俯瞰着整个大堂。看得多时,古弋突然道:“让人留意云公子右前方那个推牌九的红衣女子,一个时... - 2018-06-08
  • 第八章 魔门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老子从今往后不再是金十两!”金十两狠狠将酒杯往地上一摔,发誓一般大声道,“老子大名金彪,黄金的金,彪悍的彪。”  这是甘州一处大酒楼,云襄被金十两强拉到这儿来庆功,柯梦兰正好也追来,三人便在这酒楼中叫上一桌酒菜,为方才的胜利开怀畅饮。... - 2018-06-12
  • 第八章 结盟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云襄只看到台上五人打得好看,性命相博也如舞蹈一般优雅从容,却看不出其中门道,只得将关切的目光转向筱伯。可惜筱伯脸上戴着人皮面具,始终木呆呆看不出喜怒哀乐,只听他微微叹息:“光明四使不说二三十岁年纪,武功修为就足以与任务武林名宿相抗,假以... - 2018-06-05
  • 第八章 悟魅青霜(2)_山河_故事大全
  •   南宫静扉哪知许惊弦紊乱的心思,瞧他双目发直,魂游天外的模样,还道“惜君欢”药效即将发作,心头暗喜,口中更是滔滔不绝:“五年前少堂主参透了青霜令,随即远赴塞外寻宝,临行前他似是有所感应,只怕不能安然回来,便将青霜令交给了我,特意嘱咐我须得... - 2018-06-14
  • 第八章 悟魅青霜(1)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本以为两人又要斗嘴,乐得观战,但听香公子出口不善,远非平日据理力辩之态,心知不妙,看他神色阴沉,满脸焦躁,发掌力道十足,知道这蛰居不出的生活已令他的忍耐力达到极限,即将爆发。  斗千金亦不动气,斜睨香公子一眼:“老夫知道你呆得气闷... - 2018-06-14
  • 第八章 阉俘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子夜的天空星月蒙眬,杭州城黑黢黢看不到任何灯火。因钱塘江口有拦江的铁索,东乡平野郎只得在杭州郊外的海滩抛锚停船,趁着夜色向杭州城摸去。  近万名海盗如狼群一般,潮水般悄然涌向杭州城,沿途只听见草鞋踏在海滩上的沙沙声,以及偶尔一两声兵刃的... - 2018-06-06
  • 第十八章 徐少华不敢怠慢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不敢怠慢,伸手掣出短剑,耳中但听“锵”的一声,眼前就出现一道青光吞吐的晶莹短剑,宛如一汛秋水,森寒逼人!口中暗暗叫了声:“好剑!”  举剑朝大铁锁上轻轻一挥,只听“当啷”巨响,铁锁立被削断,堕落地上。  徐少华急忙返剑入鞘,伸手拉... - 2018-03-14
  • 第四十八章 一行人长途跋涉各自休息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回到云龙山庄,贾老二命胡老四、余老六两人搬下那只木箱,先行送入书房,放到壁角上。  一行人长途跋涉,盥洗之后,用过午餐,就各自休息。贾老二就领着两人把木箱搬进地下室。  胡老四、余老六还是第一次进入地室,心中暗自惊奇,想不到地下还有偌大... - 2018-03-18
  • 第二十八章 独眼龙纵身往殿后飞掠而入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独眼龙却趁着大家这一怔神之间,忽然一个转身,纵身往殿后飞掠而入!他不走前门,却向殿后闪去,正是大家疏忽之处。  韦凌云和七位长老看他往后纵去,身形一闪而没,再待追去,已是不及!  贾老二连连摇手道:  “迫不得,当心他身上有‘黑煞针’!... - 2018-03-15
  • 第三十六章 徐锦章给每人倒了一盅茶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大家落坐之后,没有多久,副总管徐锦章已听说闻天声等人来了水榭,匆匆赶来,身后还跟着一名庄丁,提着茶壶走入,给每人倒了一盅茶,才行退出。  徐锦章抱着拳道:  “小的听说闻三老爷、少庄主、史公子一早到水榭来赏梅,小的特地赶来……”  闻天... - 2018-03-17
  • 第八章 北伐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夕阳将落未落,将漫天晚霞染成了一片血红。猎猎秋风中,新军营一万多名彪形大汉,如泥塑木雕搬肃穆而立,他们手中林立的兵刃,在夕阳下发出惨淡寒光。  云襄控马从队伍前徐徐走过,然后纵马登上队伍前方的点将台。  面对一万多双焦虑、茫然、担忧交织... - 2018-06-04
  • 第八章 萍水缔交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东门奇又虎的站了起来,尖声道:“好个老小子,他人在那里、老夫去把他撕了。”  裴三省道:“老哥请坐,听兄弟把话说完了。”  东门奇悻悻的坐下。裴三省又把昨晚楚玉祥追踪赶去小庙……东门奇道,“楚玉祥怎么没有被迷呢?”  裴三省笑道:“咱们... - 2018-06-01
  • 第十八章 奇袭荧惑_山河_故事大全
  •   丁先生就是宁徊风!  许惊弦蓦然想通了一切关键。  宁徊风本就是性格执拗、心志坚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四年前在困龙山庄受挫,不肯善罢甘休,偏偏要在擒天堡东山再起。但龙判官与擒天堡手下都认得他,自然需要易容,他被林青射瞎一目,索性装扮... - 2018-06-15
  • 第三章 豪赌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大帐外已是暮色四合,天光朦胧。舒亚男仔细辨明方位,然后躲着零星的守卫,往帐篷稀少处疾行。刚走出没多远,突然与一个撩帘而出的瓦刺女人差点撞了个满怀。两人都吃了一惊。舒亚男正欲将这女人拿下,却听她用蒙语友好地问道:你是别的部落的么?我以前好... - 2018-06-06
  • 第四章 报仇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赌局在继续,每次他桌上的坐底快要赢到两万两时,都被那目无表情的富商一把叫走。他最后已记不清林公子前后拿出来我多少两银子,总之他输得都有些手软,再不敢玩下去了。  赌局结束,富商们都走了,只有他依旧双目血红呆坐在那里。他知道那富商在捣鬼,... - 2018-06-06
  • 懒汉克辽尼和铜城的故事_一千零一夜_故事大全
  •   赫鲁纳·拉德执掌哈里发权柄时,有一天,他在大殿中听取从大臣的朝呈.一个小太监突然平捧一顶镶满各式各样名贵宝石的纯金王冠,到御前跪下,吻了地面,奏道:“启颤陛下,祖白绿王后问候陛下.她说陛下已经知道,她为陛下做的这顶王冠,冠顶端还需要一颗... - 2018-06-05
  • 第二章 济生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烈日如火,大地赤黄,一队浩浩荡荡的马车,蜿蜒在看不到尽头的官道上。队伍前方,云襄坐跨骏马,正手搭凉棚极目眺望。此时他虽然依旧面带病容,但精神已恢复如初。明珠白衣白马紧跟在云襄身旁,像初飞的小鸟一般兴奋。她虽然担心云襄劳累过度,不过看到他... - 2018-06-06
  • 第一章 天心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朝露如珠,晨鸟欢腾,旭日虽然仅在山巅露出一丝红霞,山林中却已充满了一日的生机。在云遮雾罩的山腰深处,在花木茂盛的林木丛中,一座青瓦红墙的古刹如天然生就,与周围的花草树木完全融为一体,成为百鸟驻足嬉戏的乐土。  在通往古刹那曲折的羊肠小道... - 2018-06-06
  • 第七章 初战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红日早已沉入大海,海上一片蒙眬,还好月色甚明,照得海上一片银亮。蒙蒙月色下,海风凛冽,卷起浪花朵朵。俞重山将手探出窗外试试风向,喃喃自语道:风向终于变了。  报!传令兵突然在舱门外高呼,侦察小艇上发回信号,敌军船队在二十里外聚集,正逆风... - 2018-06-06
  • 第一章 黄道吉日不宜动刀兵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十月十九,黄道吉日,宜婚嫁,宜远行,不宜动刀兵。  江南数一数二的武林世家,以“武善传家”闻名天下的金陵苏家,一大早就府门洞开,合府内外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这日是苏家大公子苏鸣玉大婚的日子,得到消息的武林同道,即使未收到请柬,也纷纷... - 2018-06-07
  • 第二章 南宫二公子习剑成痴剑法超绝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云襄将那缕头发藏于掌心,然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注视下,施施然来到南宫珏面前,嘻笑着拱手一拜:“久闻南宫二公子习剑成痴,剑法超绝,在下早存讨教之心。今日适逢其会,但愿二公子不会拒绝在下的挑战。”  南宫珏将云襄上下一打量,见他步伐虚浮,身体... - 2018-06-07
  • 第十章 情殇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牛彪的首级被高高挂在中军大帐外,这对剿倭营将士是一个不小的冲击。牛彪是俞重山的爱将,又是剿倭营一员战功赫赫的虎将,就因奸淫倭女被公子襄所杀,众兵将在不满、愤恨之余,举止开始有所收敛,本已废弛的军纪,终于重新树立起了它的威信。  赵文虎奉... - 2018-06-06
  • 第九章 斩首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阴暗、潮湿、简陋得木屋中,灯光摇曳昏黄,使屋中人的面目看起来有些蒙眬迷糊。东乡平野郎将南宫放和魔门长老施百川让入座后,立刻高叫手下设宴。  不一会儿,几个身着和服的倭女陆续送上酒菜,并在席前表演扶桑歌舞助兴。东乡平野郎举杯对施百川道:在... - 2018-06-06
  • 第六章 领军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刀光如电,从带露珠的花瓣上一掠而过。花瓣微微一颤,如被和风轻轻拂过。一只停在花瓣上的绿头苍蝇受到惊吓,嗡一声飞起,却在半空中一裂两瓣,直直的落入草丛中。  江浙两省总兵俞重山缓缓用素巾擦去缅刀上的污秽,这才平心定气,还刀入鞘。每日这个时... - 2018-06-06
  • 到底哪乱了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明明每天都在刻苦攻读,明明考完试回家笑得像朵花,明明情绪高涨神色如常……  可是,家长会却与这灿烂的景象相隔十万八千里。我呆若木鸡地看着女儿的期末考试成绩单,一颗火热的心变得透心凉。忍不住愤怒,给女儿发手机短信:“你真是一个优秀的表演者... - 2018-06-05
  • 第五章 倭患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当齐小山宏宇赶回杂货铺的租屋,就见家门紧闭,鸦雀无声。他推门一看,只见妻子一人在房中饮泣。  你看我拿回了什么?爹和娘呢?齐小山兴奋地拿出赢回的房契地契,正想向妻子表功,陡然发现妻子穿着孝服,他心中一凉,你、你为啥穿着孝服?  妻子猛然... - 2018-06-06
  • 蜜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学期考前的自习室,晚上八点。  即将完成大二学业的润兰,一贯奉行“不考不玩,小考小玩,大考大玩”准则,这时候对后天的考试已胸有成竹,复习到九点就打算回宿舍休息。走廊里正三三两两分布着临阵磨枪的背书族,上自天文下至地理地在嘴里喃喃大串烧。... - 2018-06-05
  • 第十章 用间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用间觉能有些拘谨地盘膝而坐,像入定的老僧一般一言不发,却又时不时偷眼打量对面那个神秘的青衫书生。从小师叔罗毅对他的恭敬态度,可知这书生必非常人,何况这书生还有一双似乎能看透人心的眼睛令他有些惴惴不安。  觉能是在离开少林回家探亲途中,被... - 2018-06-05
  • 一棵苹果树的经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树林里长着一棵野生的苹果树。秋天,树上落下一个酸苹果。鸟儿们啄光了这只果子,连里面的籽儿也吃了。只有一粒苹果籽儿藏在泥土里,保存下来了。  冬天,苹果的种子躺在白雪下面;春天,当阳光照耀着潮湿的土地,苹果籽儿开始发芽,向下伸出根须,向上... - 2018-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