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狼山一狈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霍万清应了声“是”,就把当日岳少俊代人捎信,一直说到前晚夜探戚墅堰巨宅,方知托岳少俊送信的是青煞手涂金标,主人是行迹神秘的仲姑娘,详细说了一遍。

      无住大师合掌道:“阿弥陀佛,山雨欲来风满楼了,但愿我佛慈悲,消灾枚劫,才是武林之福。”

      甘玄通听出无住大师似乎已有所闻,不觉问道:“大师莫非已知端倪?”

      老江湖都是特别敏感。

      无庄大师道:“道兄见询,贫衲不得不说了,敝寺千佛堂,塑有五百罗汉,也就是俗称的罗汉堂。乃是敝寺弟子练功之处,归贫衲所主持,每晚僧侣们练功完毕,回房休息,贫僧照例要巡视一遍,那是今年中秋,贫僧刚跨进千佛殿,只听有人说话的声音,那是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罗汉呀罗汉,你们都是在劫难逃!”

      贫僧听得大奇,举目看去,但见一个白髯的老人,指着罗汉说话。诸位都知道敝寺千佛殿,谢绝香客随喜,深夜之中,此人何来?

      贫衲忍不住问他:“老施主从何处来,怎会在此?”

      那老人含笑道:“老夫偶游少林寺,瞻仰佛殿,大师既然见疑,老夫那就告辞了。”

      说完,转身策杖往殿外行去。

      贫衲连忙叫道:“老施主请留步。”

      那老人回头道:“大师傅替我转告方丈,记住:漫天大雪空山冷,就是江湖劫运来,慎之、慎之!”

      等贫衲追到殿外,那里还有什么人影?贫衲即时禀告大师兄,敝师兄认为这位老施主可能是武林异人,有意作此警告,说不定武林中又将有什么变故了,此事相隔不过一月,盟主就受到歹徒下毒,岂非无因?”

      孟达仁猝然问道:“霍总管,涂金标送来那信上,曾提到恽大侠,(淮扬大侠恽钦尧)

      不知如何了?”

      霍总管道:“姑老爷倒是没事,昨日派人送信来,把表小姐(恽慧君)接回去了。

      岳少俊心中暗暗付道:“原来恽姑娘主婢,已经回扬州去了。”

      甘玄通道:“贫道一路行来,业觉得近日江湖上,似乎正在酝酿着某种变故,贫道虽然说不出所以然来,但气氛总是有些不对,如今听大家这么一说,看来真有什么事故快要发生了。”

      史傅鼎沉吟道:“漫天大雪空山冷,就是江湖劫运来?主要自似在第一句上,漫天大雪空山冷,这是什么意思?”

      岳少俊忽然想起自己在云台山麓,遇上一位老人家,当时问他师傅的第一心愿,(岳少俊师傅第一件心愿,是找寻十六年前无故失踪的儿子龙官,左眉梢有红痣的人)那老人曾念了四句诗:“五出花开六出飞,漫山景色映寒晖,天台一去登仙籍,从此阮郎不忆归。”这四句诗,岂不和‘漫天大雪空山冷,就是江湖劫运来’这两句诗,十分相近似么?”

      甘玄通突然哦了一声,神色耸动,缓缓说道:“莫非此女弹的是震天琴不成?”

      “阿弥陀佛!”

      秃顶神雕唔了一声道:“漫天大雪空山冷,真要是他,江湖上果然是大劫将兴了!”

      无住大师双手合十,徐徐说道:“雪山那位前辈高人,修真养性,已有数十年不履尘世,纵未练成仙道,也应淡泊无为,与世无争,不可能会重出江湖,逆天行事。”

      岳少俊不知他们说的是谁,但也不便多问。

      史傅鼎问道:“大师说的是雪山玄灵叟么?”

      无住大师连诵佛号,没有作答。

      岳少俊看几人神色,似是有着甚多忌讳,不愿谈论玄灵叟,心中暗暗觉得奇怪,付道:

      “不知雪山玄灵叟,是怎样一个人?”

      霍万清朝宋文俊低声道:“公子,岳相公特地替老庄主送解药来的,是不是请他先进去看看老庄主?”

      宋文俊听了一喜,急忙朝岳少俊拱拱手道:“岳兄果然是信人,为家父送来解药,兄弟先行谢了,只不知岳兄是如何弄来的?”

      岳少俊道:“此事说来话长……”

      当下就把竺秋兰负伤昏迷,自己在一所土地庙中,遇上相士金铁口,如何制住仲飞琼,逼她以“金形掌”替竺秋兰疗伤,又逼着她交出散功奇毒解药,才放她回去,扼要说了。

      甘玄通奇道:“金形掌终南绝技,此女怎会精擅终南武功?”

      秃顶神雕道:“这个简单,几时遇到陆道友,问问他就可知道了。”

      宋文俊抬手肃客道:“诸位前辈,都不是外人,那就请到家父房中再谈吧。”

      大家略为谦让,就由无住大师为首,由宋文俊陪同,鱼贯进入内宅。

      这间卧室,窗户轩敞,陈设朴素,中间一张雕花大床上,躺着宋镇山,身上盖一条薄被,大家进入卧室之时,还隐隐听到宋镇山的哼声,显然并不好受。

      被推为武林大老的宋老爷子,此刻几乎和普通人生病一样,口中哼声不绝,当真是英雄只怕病来磨!

      宋文俊放轻脚步,走近床前,低低的道:“爹,你没睡着么?”

      宋镇山哼道:“文儿,有什么事吗?”

      宋文俊道:“回爹的话,少林无住大师傅、八卦门甘道长、六合门孟前辈,武当派史大侠等人,来探看你老人家了。”

      宋镇山虽然体内剧毒发作,但心头清楚,一面连哼带说的道:“快请,快请。”

      宋文俊道:“爹,几位老前辈,已经进房来了!”

      宋镇山道:“文儿,你快扶为父坐起来,为父这样躺着,如何见客?”

      无住大师合十道:“盟主贵体违和,不可劳动,还是躺着的好。”

      甘玄通接口道:“无住大师说得极是,八大门派,谊如一家,盟主不可客气。”

      宋镇山微微喘息道:“老朽还不碍事,文儿,你快扶为父坐起来,几位道兄,已有多年不见,那有躺着说话的道理?”

      宋镇山喉咙有些嘶哑,目光一抬,朝众人颔首道:“诸位请坐,老朽一时不察,误中贼党好计,有劳诸位道兄远莅存问,老朽至为感激……”

      他还当无住大师等人,是问疾来的。

      宋文俊忙道:“爹,无住大师几位,是接到有人假冒爹的亲笔函,特地赶来的。”

      多长镇山疑惑的道:“那是什么人假冒为父笔迹,目的又何在呢?”

      宋文俊道:“孩儿也是刚才知道,目前还不知道此人有何阴谋。”一面回头朝霍万清招手道:“霍总管,你把那封信拿给我爹瞧瞧。”

      霍万清刚应了声是,正待送上书信。

      宋镇山微微抬手道:“不用瞧了,文儿,你快请大师他们坐呀,几位道兄难得到咱们庄上来,万清,快去吩咐厨下,准备酒菜,就送到这里来。”

      霍万清又应了声是,把书信放到桌上,转身就往外行去。

      宋文俊道:“爹,岳兄已经取到了解药,特地给爹送来,爹这就服下如何?”

      宋镇山哦了一声。

      岳少俊随着站起,双手把小瓷瓶送上,说道:“宋老爷子,晚生幸不辱命,总算把解药取到了。”

      宋镇山目光一注,看到岳少俊手中的瓷瓶,不觉怔得一怔,问道:“你这解药是从何处弄来的?”

      宋文俊接过瓷瓶,说道:“爹,岳兄是从那位仲姑娘处得来的,爹服下解药,体内奇毒,立时就可化解了。”

      宋镇山伸出颤巍巍的手,取过瓷瓶,仔细看了一眼,点点头道:“岳少侠盛情,老朽感激不尽。”

      岳少俊道:“宋老爷子言重,晚生受贼人利用,捎来毒函,老爷子纵无责怪之意,但事因晚生而起,晚生实在难辞其咎,取来解药,只不过稍尽晚生心意而已。”

      宋镇山连连点头道:“岳少俊果然是性情中人,实在难得。”

      宋文俊倒了一盅水,送到爹面前。

      宋镇山一手揭开小瓷瓶瓶塞在掌心倾了几粒药丸,抬手纳入口中,然后接过瓷盅,喝了一口水,送下药丸,就把小瓷瓶放到枕下,缓缓闭上了眼睛。

      就在此时,门帘掀处,霍万清在门口叫道:“公子,终南陆道长来了。”一面欠身道:

      “陆道长请进。”

      宋文俊还来不及往外迎接,只见一个青袍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70-918.html - 2018-01-13
  • 第八章 三狼窜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糊涂狼老四听冷秋霜一说,想起自己方才说过,再有人说自己糊涂狼,太爷非揍死他不可,现在毒狼老三一开口就叫自己糊涂狼,自己人可以叫,以后又怎能禁止外人?何况还有这许多中原武林人在场,此例如何能开?他头脑简单,不由越想越觉得有理。  偏头瞧了... - 2018-01-18
  • 第八章 万二喜穿着中山服_活着_故事大全
  •     万二喜穿着中山服,干干净净的,若不是脑袋靠着肩膀,那模样还真像是城里来的干部。他拿着一瓶酒一块花布,由队长陪着进来。家珍坐在床上,头发梳得很整齐,衣服破了一点,倒很干净,我还专门在床下给家珍放... - 2018-01-21
  • 第八章 京号老帮们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西帮票号既以金融汇兑为主业,各码头庄口之间的信函传递,就成了其商务的最重要依托。客户在甲地将需要汇兑的银钱,交付票号,票号写具一纸收银票据。然后将票据对折撕为两半,一半交客户,一半封入信函,寄往乙地分号。客户到乙地后,持那一半票据... - 2018-01-19
  • 第八章 多事之秋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佟仲和陪笑道:“这位范姑娘精通医理,山主要兄弟陪她看董老四的病势来的。”  董夫人看了方壁君一眼,冷笑道:  “她能医得好老四的病症么?”  方壁君道:  “对董四爷的伤势,山主昨晚替他运功检查,早已找出病因,命我前来替四爷诊脉,也不过... - 2018-01-18
  • 第二十八章 破天毒府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董崇仁接住了佟仲和,立即问道:  “佟兄伤在哪里?”  佟仲和全身直抖,从齿缝中进出活声道:  “他说解药已放在兄弟怀中,董兄摸摸兄弟怀里,是否真有解药?”  董崇仁探手一摸,果然取出一颗药丸,奇道:  “妖道这是什么意思?”  佟仲和... - 2018-01-18
  • 第十八章 行都西安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闰八月中旬,远在归化城的邱泰基,正预备跟随一支驼队,去一趟外蒙古的乌里雅苏台。因为归化一带的拳乱,也终于平息下去了。  去年秋凉后,邱泰基就想去一趟乌里雅苏台。贬至口外,不走一趟乌里雅苏台,那算是白来了。可归号的方老帮劝他缓一年再... - 2018-01-21
  • 第二十八章 迷仙岩之旅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尤其他左手那柄白玉拂尘,乃是万年寒玉所制,不但坚逾精钢,挥动之际,就会发出寒气,普通练武之人只怕连他一拂都受不了。此时配合剑势,白玉拂尘也随着源源出手。  要知他此时早已运起全身功力,“阴极真气”贯注到拂尘之上,更助长了万年寒玉逾玄冰的... - 2018-01-18
  • 第十八章 变生意外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死寂之谷,万籁俱寂,这一声娇呼,听来就分外清晰!  因为它划破了原来的沉寂!  那是个年轻女子发出来的惊呼!  范君瑶心头猛然一怔,他只觉这声惊呼,传入耳际,声音极熟!  惊呼当然不像说话,无法分辨出这人是谁!  方璧君自然也听到了,螓... - 2018-01-18
  • 第八章 历尽艰难见真情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年嵩昌道:“如此就好,咱们明日就去找他。”  公孙乾道:“仲孙萱杜门谢客,已有多年,在下只是听一个武林朋友说过,好像隐姓埋名,不肯再替人家治病,可能连他是仲孙萱都不肯承认。”  年嵩昌道:“那该怎么办?”  公孙乾道:“只怕非要盟主新自... - 2018-01-18
  • 第八章 阜康钱庄开张了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阜康钱庄开张了。门面装修得很象佯,柜台里四个伙计,一律簇新的洋蓝布长衫,笑脸迎人。刘庆生是穿绸长衫纱马褂,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地在亲自招呼顾客。来道贺的同行和官商两界的客人,由胡雪岩亲自接待。信... - 2018-01-14
  • 第十八章 似是而非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陆地神龙程元规回头瞧了陆翰飞一眼,缓缓说道:“陆老弟机缘巧合,得了白衣剑侣金玉观奇的旷世武学,目前火候尚浅,还是留在这里,专心练功的好。”  陆翰飞起身道:“老前辈金玉良言,晚辈自当遵命,只是晚辈先师血仇未复,日轮斧法,大致都已学会,夏... - 2018-01-18
  • 第二十八章 惊天动地“赔得起”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快进八月时,天成元老号的孙北溟大掌柜,接到西安何老爷亲笔写来的一道信报。  信报上说:前不久皇上、太后各下圣旨、懿旨一道,豁免回銮驻跸所经过的陕西、河南、直隶三省沿途州县的钱粮。太后还另降懿旨,赏给陕西人民十万两内帑。看来,朝廷择... - 2018-01-21
  • 一路风雪一路歌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他的一生再平凡不过,可是他从未放弃过心中的美好希望,从未因失败改变过梦想。    19世纪,美国有一个年轻人满怀抱负,想身体力行改变美国教育界现状。他发愤读书,在耶鲁大学毕业后,如愿以偿成了教师。他的课讲得生动无比。他对学生从不苛刻,用... - 2018-01-18
  • 第二十六章 闯关斩将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回到了长泰客栈,匆匆回房,刚一走到门下,正待伸手推门,脚下不觉停住了!  他“玄关”已通,耳目何等敏锐?这一瞬间,他已发觉房中有人!  这人当然不会是诸秋松,因为他被点睡穴,躺在床上。但房中确有两个人的呼吸,一个呼吸平静,另一个的... - 2018-01-18
  • 第二十七章 魔掌逞凶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闻公亮看到只有两人赶了回来,不觉问道:  “怎么?你们没遇上武当道兄么?”  佟仲和一跃下马,随手把点头华佗提下马背,说道:  “遇上了,来的是五虎宫天蟾子,南岩宫天玄子两位道兄,已由修兄(火眼灵猿修宗泽)  陪同,随后可到,属下和董老...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胜字会主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勒住马头,在马上拱手还礼道:  “在下正是范君瑶,二位老丈……”  他说话之时,方璧君、修灵凤同时停了下马来。  只见两人面有喜色,前面一个道:  “果然是范公子。”一面神色恭谨的道:  “老朽祝士义。”又朝边上那人指了指道:  ... - 2018-01-18
  • 第三十一章 母子重逢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举目望去,只觉这青衣妇人虽然鬓边微见花白,但从面貌轮廊上,仍可看出昔年是一位风姿绰约的美人!  此刻她一手扶着佛桌而立,双目之中,已然隐含泪水,两道慈祥的目光,正朝自己望来!  这一刹那,范君瑶心头突然觉得自己看到的青衣妇人,就好... - 2018-01-18
  • 被馈赠的机会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英国的爱特威廉是一位举国皆知的大商人。但是说来奇怪,爱特威廉创业初期的一切,竟然全是别人馈赠的。  威廉20岁的时候,还是一个整日守在河边打鱼的年轻人,天地十分狭小,根本看不出他的将来会有什么辉煌的成就。一天,一位过河人求助于威廉,原来... - 2018-01-18
  • 第三十二章 凤舞鸾翔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大厅上,已经坐着一僧、一道。  僧是老僧,身穿黄衲僧袍,方面广颡,年在六旬以上。  道是老道,花白头发,绾一支白玉如意簪,身穿紫色道袍,貌相清癯,胸垂花白长髯。  两人虽然坐在上首客位上,但全都闭着双目,一动不动,就好像老僧人入定一般,... - 2018-01-18
  • 苦难总有出口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他尽自己所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开车出游、健身、游泳,到世界各地演讲,过着幸福的生活。    当父亲在医院第一眼看到刚出生的儿子时,他的心都碎了——小家伙只有可口可乐罐子那么大,腿是畸形的,而且没有肛门,躺在观察室里奄奄一息。医生断言,... - 2018-01-18
  • 世界很吝啬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个帝国必然有没落的一日,问题是在什么时候,触发它的是什么原因。  还记得泛美航空公司吗?一个蓝色的旅行袋,白色的地球徽记,英文书院的飞仔学生最爱用的书包……泛美是一个梦想。  1988年12月,一架泛美的客机载着两百多位乘客由法兰克福... - 2018-01-18
  • 第二十五章 毁天毒尺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三人出了客店,一路奔行,不多一回,便已赶到城垣,这时离开启城门,差不多还有一个更次。  范君瑶一路领先,走近城墙,脚下丝毫不停,只是朝身后两人打了个手势,不见他有任何动作,便如凭虚御风,凌空而起,轻飘飘落在城头之上。  方壁君跟在他身后... - 2018-01-18
  • 第三十章 云中山城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却说范君瑶等一行四人,由汝南一路西行,路上何处打尖,何处投宿,都有祝士义安排。  有这样一个老江湖同行,自然少了很多麻烦。一路晓行夜宿,没有发生什么事故。  这天黄昏时分,赶到河津县,祝士义一马当先,领着三人在一家招安客店门前下马,关照... - 2018-01-18
  • 第二十章 仙缘遇合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揉揉眼睛,蓦地睁开眼来,只觉自己躺卧在一张石榻之上,身上还覆了一条浅绿薄被,心中不禁大奇!一下翻身坐了起来,举目打量,但见室中布置雅洁宜人,一时不知身在何处?更弄不清自己怎会躺在这张榻上?缓缓跨下石榻,正待朝右首垂着一道浅绿门帘的... - 2018-01-18
  • 第十四章 慧眼除奸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闻公亮脸色一变,说道;“会是她们!”  赵万生急的大吃一惊,说道;“这两个丫头是赃党,夫人莫要中了她们算计,兄弟负责守护后院,实在该死……”一面朝董祟智招招手道:“董老四,快随兄弟去后院瞧瞧。”  佟仲和机伶一震,立即接口道:“不错,你... - 2018-01-18
  • 第十五章 幽谷隐逸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一回工夫,就已出了西门。  范君瑶忍不住问道:“妹子,你这是到哪里去?”  方璧君回头白了他一眼,道:“大哥又忘了,我现在是你兄弟。”接着笑道:“你不用多问,到了你自会知道。”  范君瑶问道:“远不远?”  方壁君“咭”的笑道:“不远,... - 2018-01-18
  • 第十三章 敉平叛乱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佟仲和看得不觉大怒,戟指着面蒙黑纱的“帮主”沉喝道:  “尔是何人,胆敢到大洪山庄来扮神装鬼?”  蒙纱人两道熠熠眼神,透过蒙面黑纱,投射到佟仲和的脸上,徐徐说道:  “佟仲和,见了本帮主,还不行礼?”  佟仲和大笑道:  “阁下自封帮... - 2018-01-18
  • 第十二章 巧获绝艺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老道士道:  “姑娘打算如何对付我们?”  方壁君道:  “我要你们说实话。”  老道上道:  “贫道只怕知道的有限。”  方壁君道:  “那你就把知道的说出来好了。”  雷公佟仲和眼下解药,身上的麻木,已经逐渐消失,闻言接口道:  “... -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