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道旁画戟拥朱轮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但是已经迟了!

      黑衣老头右臂往胁下一换,紧紧挨住剑身,左手轻轻拍了一下劲装青年肩膀,例嘴笑道:“小哥,你已经刺了我三剑啦,我知道你是赵小伙子的朋友,才没还手呢,你替我安静一点,咱们斯斯文文的谈上几句。”

      劲装青年用力一抽,没把长剑抽回,心知要糟,左手化拳,正待朝前击去。

      哪知这一瞬之间,左手一软,一点劲道也使不出来,自己已经着了人家的道,连想弃剑跃退,都办不到了!

      他原是城府极深之人,发觉自己已被对方制住,目光流动,在片刻之内,他心头闪电盘算好应付之道,一面倔强的道:“老贼,你待怎的?”

      黑衣老头丝毫不曾动气,嘻的笑道:“没什么,我只想知道你是谁?”

      劲装青年道:“我是虞平,是华山门下。”

      黑衣老头胁下依然挟着盘龙剑,拱拱手道:“久仰久仰,原来是虞少侠,难怪方才你的那招‘飞瀑流泉’,我就认出是华山派的招数!”说到这里,忽然摇摇头道:“不成不成,你易了容,自称虞平,叫我如何信得过你呢?”

      虞平道:“难道我姓虞的还会骗你不成?”

      黑衣老头笑道:“话虽不错,我还是瞧瞧你本来面目的好。”

      他一边说话,右手一探,从虞平怀中掏出一只小小木盒,迅速打开盒子,取出一颗白色药丸,涂到掌心,朝虞平脸上抹去。他动作熟练,只在他脸上抹了几把,便已说去黝黑颜色,露出一张白皙而瘦削的脸孔。

      一点不假,正是华山门下的虞平!

      黑衣老头仔细审视了一番,才点点头,哦道:“果然是虞少侠,嘻嘻,你记得不?咱们在中馆驿见过,我就是卖卜的天地一卜,你不认识我,我还记得呢!那天你是和赵小子一路的。”

      虞平哼了一声,道:“你知道就好。”

      天地一卜笑道:“你既是赵小伙子的朋友,那也就是我天地一卜的朋友了。”

      他收起小木盒,又把虞平手上的盘龙剑盘成一团,老实不客气塞入自己怀中,接着又造:“我正要找他去,这些东西,我就代他收着吧,唔,虞少侠,东西在你身上,你大概知道他的下落吧?”

      说话之间,一面拍开虞平穴道。

      虞平活动了一下手脚,才点点头道:“老哥武功高强,在下佩服的很,这宝剑和易容药物确是赵兄之物,你老哥既是赵兄朋友,在下自当奉告,只是……”

      他故意拖长话气,皱皱眉头。

      天地一卜搔搔头,道:“虞少侠清说,我老头有件急事,非找他不可!”

      虞平暗暗一哼,但脸上却显得十分严肃,续追:“在下数日前在浙境遇上赵兄,他声称从北雁荡来,要赶上罗髻山去。不料前日在路上碰上南世侯,据说赵兄月前在南岳偷学了他的‘辟邪剑法’,因此便把赵兄擒去。这盘龙剑和易咨药物,是赵兄和南世侯动手时遗落地上,在下只是代他收着,老哥要当面交还赵兄,自无不可。”

      要知虞平当日原是奉南魔之命,追踪赵南影,后来他从辛舒平手上夺到半方飞龙玉坠,又奸污了辛舒平,匆匆离去。

      哪知在半途上被石龙婆截获,胁迫他前往北雁荡,假冒赵南珩,骗取商氏夫人另外半方飞龙玉坠,因此又投到了石龙婆门下。

      他说出赵南珩被南魔擒去,无非因黑衣老头天地一卜武功极高,才临时捏造了这一番话。

      在他想来,对方决不敢去找惹南魔,去了也徒自送死,但他哪里知道无巧不巧,赵南珩真是被南魔擒去了!

      天地一卜听虞平说完,忽然凑着头低声笑道:“虞少侠不是投到南世侯门下了吗?你这话靠得注?”

      虞平脸上不禁一红辩道:“这是在下和赵兄从东华山在突围而出,便被南天七宿中的冷面秀士秦紫责所掳,投在南魔门下,出于被迫,并非在下本意。所以在下要在脸上,涂上易容药物,即是躲避朱雀旗帮耳目,老哥洗去在下药物,还请把易容药丸赐借一用。”

      天地一卜听得半信半疑,果然仍把药丸让他涂好,一面问道:“你说赵小子被南魔擒去。当真不假?”

      虞平低声道:“在下实言相告,朋友要是不信,在下没有办法。

      天地一卜沉吟了下,点点头道:“我去找找也好。”

      说着不待虞乎再说,转身就跑!

      虞平瞧着他梯梯他他远去,心中暗暗嘿道:“糟老头,你去找死!”

      ****

      陇有双刀贺氏兄弟展开脚程,一路朝南魔去的方向,追了下去,他们总究迟了一步,何况南魔走的又快,追了顿饭工夫,依然望不到半点影子。

      两人没有追踪的目标,只凭推测,南魔可能是渡江去的,于也就直奔湖口码头。

      这是通往九江的要津,此刻虽已入夜,码头上还是相当热闹,行人熙攘,桅灯如星!

      贺老大原打算找人问问,可有南世侯一样的人,手上换了一个青年人渡江来的?但瞧到这么多人往往来来的,问也无从问起。

      正好有一条渡船,就要开行,两人不加思索,匆匆下船,待得渡到对江,已快是初更天气。

      陇右双月原是血性汉子,自己两人性命,都是灰衣老人救的。因此翟天成临终时断断续续,虽没说清楚要他们营救吊眼塌鼻青年,他们却把这件事看得比性命还重。

      上岸之后,连吃饭都来不及,就施展出轻功提纵身法,急急赶路。

      天色黎明,他们已经到了尖山下,依然没追上南魔半点影子。

      陇右双刀自然知道,凭自己这点能耐,即使连对路线,少说也比南魔落后百里以上。

      好在从前曾听江湖上人说过,第一代南魔南公靖,晚年隐居雪峰山,自号雪峰老人。

      由此推测,南世侯自然是回老巢去的无疑,自己两人武功既不是人家对手,只好到了雪峰山再作打算。

      两人计议定当,就在尖山下小镇上打了个尖,午后继续上路。

      傍晚时分,快到南茶山附近,忽然间,一阵得得蹄声,传了过来。

      贺老大抬目望去,只见两匹快马,并辔急驰而来,还没驰近,马上人已大声吆喝道:

      “快快让开,站到路边上去!”

      就在这两句话的工夫,两匹马已是直驰过来,快要冲到两人跟前!

      陇右双刀在江湖上虽然列不上第一流高手,但算得是二流人物。眼看对方两人,这般蛮横,贺老二性情较暴,已是盛怒难遏,目光注处,瞧清马背上坐着的只是两个褐衣短靠大汉,口中厉喝一声:“混帐东西,你们带着招子没有?”

      身形一侧,一把拉住右边那匹马头缰绳。

      这一拉,他手上用足十成力道,臂力惊人,奔近的健马,马头一歪,发出希拳拳一声长鸣,立时停了下来!

      马上汉子没想到对方竟敢拉住自己马头,不惊反怒,暴叱道:“你想找死?”

      随着喝声,刷的一鞭,朝贺老二头上抽下!

      贺老二久经大敌,这一着早就防到了,右手依然握着马疆,左手翻起,顺着鞭影,捞个正着。

      趁势振腕一抖,嘿然笑道:“你替贺二大爷滚下来!”

      这动作何等快速?马上汉子连撤鞭都来不及,被他这一抖,身子顿失重心,跌下马来。

      但他身手自也刚落,双脚一顿,翻了一个科斗,落到地上,迅速退后两步,从腰间掣出单刀。打量了贺老二一眼,抡刀喝道:“你们吃了豹子胆,敢在这条道上发横!”

      贺老二见他取下单刀,不禁冷笑一声,也自摘下被风刀,在手上掂了一掂,道:“你要动手,只怕还差得远。”

      贺老大因心中有事,不想和人计较,是以两匹快马驰近之时,就侧身让过,右边那匹马,一下冲出去四五丈远。

      但见同伴被人拦阻,他立即掉转马头,奔了过来,一跃下马,同时掣刀在手,大声道:

      “挡道者死,总管就要到了,你跟他们噜苏什么?”

      迎面一刀,直向贺老大劈去。

      贺老大原想问问清楚,哪知对方竟然没等自己开口,举刀就劈,忍不住心头怒发,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57-955.html - 2018-05-14
  • 第二十二章 鬼火夺魂生奇变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群雄本就对孟天鹞飞扬跋扈的态度十分不满,听到那声音将神禽八式戏称为生气把式,尽皆哄笑起来。孟天鹞正大处上风之际,听到有人如此调笑自己,心头忿怒,面色一沉,将满腹怒火尽皆撒在陆见波身上。激斗中施出一招惊月式,双爪伸缩不定,在空中幻出无数爪... - 2018-06-18
  • 第二十二章 马车在客栈外停了下来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马车在客栈外停了下来,明珠对云襄悄声道:“柳公权已经离开了这里,现在客栈中就只有几个侍卫。我先去将他们支开,你悄悄上去,左手第二间房。”  云襄在马车上望着明珠将几个侍卫支走后,他才独自进入客栈,缓缓登楼而上。轻轻推开房门,只见房中光线... - 2018-06-10
  • 第十二章 十毒搜魂_山河_故事大全
  •   叶莺长长吸了一口气,情绪渐渐缓和下来,继续她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叙述:“对于一个只有五六岁、还不懂得什么叫危险的小女孩来说,最大的恐惧,不是外来的侵袭,而是一种可怕的陌生。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房屋,陌生的面孔……他们说着天南海北的方言,长着... - 2018-06-15
  • 第十二章 谩怀相忘江湖盟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原本晦暗的天空仿佛更加阴沉,天地间所有的光辉似乎都已集中在辞醉剑的剑锋上。  那是不计生死成败、石破天惊的一剑,没有任何变化和后着,只有力量与气势的完美结合。卫醉歌那一股勇往直前、果敢坚决的气势,令重达五十多斤的辞醉剑在这刻仿佛已不仅仅... - 2018-06-18
  • 第二十二章 巅峰之战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不再多言,长长吸了一口气,内息周游全身各处经脉,将流转神功运至极限,但真力循至任脉天突、膻中、中脘三处穴道时即感滞涩,同时胸口隐隐生痛,心知外伤虽已好了大半,但内伤短期内实难复原,仅凭残余的功力,最多只能将流转神功提到六层辟神之境... - 2018-06-15
  • 第三十二章 剑啸长空思何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第三日的傍晚,冀南定州府以西绵延数百里的太行山脚下,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骑如飞驰来。苏探晴满面风尘,神情憔悴,一袭白衫已被尘土染成灰色,只有那一双眼眸依然明亮,透出百折光芒。  告别敛眉夫人离开洛阳城后,苏探晴已不眠不休连续赶了三日两... - 2018-06-19
  • 第十二章 夺经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三天后的黄昏,云襄正在后院逗弄阿布,就见叶晓匆匆进来。这段时间二人已成酒肉朋友,关系早已密切得勿需通报。二人不及寒暄,叶晓就抹着汗急急地道:“老弟,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怎么回事?”云襄忙问。  “高昌的事不知怎么走漏了风声,现在市... - 2018-06-12
  • 第十二章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那里的掌柜、档手个个都是火眼金睛,虽然这种假东珠几可乱真,但赝品根本瞒不过他们。南宫豪正在考虑该如何处置那两个伪造东珠的骗子,张敬之已气喘吁吁地回来,喘息道:“金玉楼的掌柜刚开始只愿出七十两银子,我几乎磨破了嘴... - 2018-06-10
  • 第二章 陷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扬州武馆在扬州大名鼎鼎,当骆文佳找到这里时,馆中弟子晨练正酣。骆文佳将玉佩交给门房,让他转交丁馆主。不一会儿,一名身高体健的褐衣老者在几名弟子的拥簇下大步出来,径直来到骆文佳面前:“年轻人,是你送来这块玉佩?请问你是骆宗寒什么人?”  ... - 2018-06-12
  • 第二十二章 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城本的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供奉着遍尝百草的神农氏,虽然神农氏在神话传说中有着极高的地位,但他既不能保佑别人加官进爵,又不能像观音菩萨那样普度众生,因此药王庙的香火一直寥寥。还好今日是药王诞辰,一大早就有小贩在庙外招揽生意,甚至跑江湖... - 2018-06-08
  • 第二章 比夜更黯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她的美丽就是一种武器,所有的人仿佛都忘记了刚才的浴血厮杀。  念儿胡狂歌低低唤着这个曾在梦中呼唤过一千次一万次的名字,如果一定要自己选择一种死法,他宁可死在她的念念不忘下。  雷断蓦然一声大喝,已断的双枪分从两手中刺向胡狂歌,亲手杀了胡... - 2018-06-16
  • 第八章 寄傲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震撼,从在场的所有人心底泛起。整个草原上静闻针落,几万人呆呆地看着呼无染手抚胸膛,仰面倒下,脸上犹挂着一丝平静的笑容  红琴此举大出意料。以铁帅先前的提议,若是不能十招内杀死呼无染便做负论。而现在呼无染虽是死了,却非是铁帅所杀  红琴一... - 2018-06-20
  • 第八章 巾帼敛眉烛花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那少女离去后,苏探晴一时意乱情迷,站在原地怔了半天,方才回过神来。他一点也摸不清那神秘少女的来历,偏偏对方却一下便认出了自己,还说一定会再见面  四周灯火依旧,苏探晴却再也提不起半点游玩的兴趣,找人问清了方向,带着满腹疑团缓缓回到侯府中... - 2018-06-18
  • 第二章 惊闻噩耗誓雪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小晴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红色的背影。这背影似乎十分熟悉,却只觉得头疼若裂,什么印象也记不起来。只见那红衣背影低着头,似乎在嘴里用力吹着什么。蓦然一道暗哑的声音传入耳中,小晴笑了,模糊的记忆一下子清晰起来:我早说过,这笛子除了我谁... - 2018-06-17
  • 第二章 赌命玉髓_山河_故事大全
  •   任天行上前两步,略一拱手,沉声道:“这位大师想必是在此悟禅,我等凡夫俗子还是不打扰大师清修为妙。”  话虽如此,他却并不退后,炯炯有神的目光反而锁定对方。他的武功精深,早看出白衣人虽然口鼻呼吸皆无,但胸腑间内息流畅,循环相生,分明是正在... - 2018-06-14
  • 第八章 连环劫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你不是公子襄!你是谁?沈北雄吃惊地盯着白衣公子,瞠目质问道。公子襄不懂武功,这在江湖上早已不是秘密,而以方才震开沈北雄手指的那份功力,眼前这位白衣公子绝对是江湖上罕见的高手!  白衣公子没有否认,只淡淡笑道:我是谁有什么关系呢?既然沈老... - 2018-06-13
  • 第二章 破阵子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莫说弓刀事业,依然诗酒功名。千载图中今古事,万石溪头长短亭。小塘风浪平。  一、*怕*  傍晚的江南官道上,悠悠行来二个少女。  一影浅绿,一影素蓝;一人娉婷,一人窈窕。  正是八月初秋时分,天色已沉,白日中人来人往的官道上除了这二个少... - 2018-06-21
  • 第八章 悟魅青霜(2)_山河_故事大全
  •   南宫静扉哪知许惊弦紊乱的心思,瞧他双目发直,魂游天外的模样,还道“惜君欢”药效即将发作,心头暗喜,口中更是滔滔不绝:“五年前少堂主参透了青霜令,随即远赴塞外寻宝,临行前他似是有所感应,只怕不能安然回来,便将青霜令交给了我,特意嘱咐我须得... - 2018-06-14
  • 第三十二章 玉阙宫群英会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为首那人听得脸色剧变,喝道:“小子,你真是找死来的了,大家把他拿下了。”  八人一阵锵锵剑鸣,撒出长剑。  楚玉祥不屑的瞥了他们一眼,冷然道:“慢点,你们八人之中,那一个是去报信的?”  为首那人大笑道:“你小子有本领杀了七个,自然会有... - 2018-06-03
  • 第二章 千万人吾亦往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历鬼判官龙。  南风北雪舞。  方过一水寒。  得拜将军府。  这段话说得正是当今邪道的六大宗师级的人物。而其中被称为将军府第一道屏障的一水寒便是面前这位冒充鲁秋道的水知寒将军府的大总管。  刘魁此时方才知道面前这位笑谈间气势天成的鲁秋... - 2018-06-23
  • 第十二章 谋反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云襄喟然叹道:“师父的实力真是惊人啊,经济上有一座金矿作为后盾,江湖上有影杀堂为你所用,千门中有撼将碧姬、火将王志、反将严骆望为你效忠,朝中还有重臣暗中支持,再加上我这个棋子,以及我掌握的江湖势力,难怪你决定要向靳无双发起正面进攻了。”... - 2018-06-04
  • 第八章 她不出手我出手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在清雅弦歌中,变化忽起,众人正在曲意中沉浸,何曾想到突然杀机乍现!  宁诗舞在弦断一刹弹身而起,右手中已握住一把精光四射的匕首,瞬间向鲁秋道左首的余收言连发八招,左手轻扬,七枚铁莲子射身鲁秋道右边的刘魁,饶是一向以暗器成名江湖人称飞叶手... - 2018-06-23
  • 第八章 魔门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老子从今往后不再是金十两!”金十两狠狠将酒杯往地上一摔,发誓一般大声道,“老子大名金彪,黄金的金,彪悍的彪。”  这是甘州一处大酒楼,云襄被金十两强拉到这儿来庆功,柯梦兰正好也追来,三人便在这酒楼中叫上一桌酒菜,为方才的胜利开怀畅饮。... - 2018-06-12
  • 第八十二章 神站在有权力者的会中_圣经
  • 82:1神站在有权力者的会中,在诸神中行审判,82:2说:“你们审判不秉公义,徇恶人的情面,要到几时呢?〔细拉〕82:3你们当为贫寒的人和孤儿伸冤,当为困苦和穷乏的人施行公义。82:4当保护贫寒和穷乏的人,救他们脱离恶人的手。”82:5你们... - 2017-08-23
  • 第八章 点绛唇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分飞後,泪痕和酒,沾了双罗袖。  第一节大好头颅,不过一刀碎之  山风怒号,云蒸雾涌。  穹隆山忘心峰顶上,水知寒与龙腾空这两大高手一场剧斗,竟是一死一伤之惨烈之局。  叶风胸口起伏,虎目蕴泪,与龙腾空虽只是初见,... - 2018-06-21
  • 第二章 反击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从南侧延向后方的敌人足有五百余骑,来势极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已逼近里许,马背上的沙盗均是一身黄衣,在夜幕的掩护下与周围的环境浑然一体,就若是一群扑面而来的沙尘暴。  冲来的沙盗均是人人双腿夹住马鞍,两手张弓搭箭,一任马速迅疾,却稳若磐石,... - 2018-06-20
  • 第二章 请客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九月的金陵城依旧像个巨大的蒸笼,潮湿闷热得令人意乱心烦,四下里除了喧嚣单调的蝉鸣,几乎听不到别的声音。正值烈日当空,除了蝉虫,所有活物都自然而然地躲到树阴里避暑,这样的天气本不是请客的好时候,但沈北雄却偏偏在这个时候请客。  沈北雄喜欢... - 2018-06-13
  • 第八章 悟魅青霜(1)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本以为两人又要斗嘴,乐得观战,但听香公子出口不善,远非平日据理力辩之态,心知不妙,看他神色阴沉,满脸焦躁,发掌力道十足,知道这蛰居不出的生活已令他的忍耐力达到极限,即将爆发。  斗千金亦不动气,斜睨香公子一眼:“老夫知道你呆得气闷... - 2018-06-14
  • 心中有梦的罗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1、罗克在塔楼顶上  小兔挎着一篮蘑菇经过一座塔楼,这是这一带最高点,在塔楼顶还有一面大钟。看着太阳渐渐变成一个大火球,把天边染得通红,小兔抬头想看看几点钟了,这一看,可把她惊得张大的嘴都合不拢了,塔楼顶上隐约有个身影,那会是谁呢?她用... - 2018-06-13
  • 会变的风婆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竹林里住着很多熊猫。  有一只小熊猫在竹林吃完竹子的用纸巾擦擦嘴,随手把纸巾仍到了地上。熊猫妈妈走过来说:“宝贝!不要乱扔垃圾!”  小熊猫不以为然地拍拍吃饱了的肚子说:“不就是一张纸巾吗?风很快就把它带走了。”  熊猫妈妈责怪他说:“... - 2018-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