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远向深溪问石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蛇蝎夫人在两人动手之初,早已身如电射,夕阳之下宛如一道绿线,比殒星还快,一闪而逝,随着吊眼塌鼻青年身后追去!

      冷面秀士秦紫资瞧得心头一急,大喝一声,道:“老四,别和他纠缠了,快追!”

      挥动右臂,打出一记拳风,直向两人之间撞击过去。

      他这一拳,明的是击在两股掌风之间,化解两人掌力。但拳势微偏,重量全落在令狐钧掌风之上,和单光斗的“翻天印”力道合在一起。

      南方教主令狐钧纵然“白骨功”自成家数,功力卓绝,也抵挡不住南天七宿两人合力,只觉身子猛地一震,立时吸气飘身,疾退出一丈开外。

      单光斗、秦紫贵逼退令狐钩,两条身形趁机闪出山门,腾空朝山脚投下,追踪蛇蝎夫人而去。

      南方教主令狐钧在飘身跃退之后,立即闭上双目,敢请他在硬接单光斗。秦紫贵合力一击,被震伤了内腑,正在暗中运气调息。

      卜三胜眼看两位帮主已走,哪还停留,趁着令狐钩调息之时,跟着朝庙外奔去。山门前面,虽有四个白衣大汉守着,但因没有令狐钧发令,是以并没阻拦。

      卜三胜匆匆忙忙的挥了挥手,二十名褐衣大汉,以同样速度,翻身上马,蹄声杂沓,一阵风般驰下山去。

      南方教主令狐钧双目乍睁,微微吸了口气,回头朝任宗秀道:“任香兰,咱们快追!”

      任宗秀躬身道:“教主不妨事吧!”

      令狐钧满脸怒容道:“本座一时大意,差点被两个老贼所伤。”

      任宗秀笑道:“如果属下料想不差,单光斗、秦紫贵决难追得上西方教主。”

      令狐钧微一抬目,继而恍然道:“香主是说他们都中了西方教主的无形之毒?”

      任宗秀道:“正是如此……”

      话声未落,只听山脚下响起一阵马蹄腾跃和嘶叫之声。

      原来朱雀旗帮二十个揭衣汉子,纵马急驰,堪堪奔近山脚,一个个从马背栽了下来,滚落地上。

      令狐钧冷嘿一声道:“单光斗,秦紫贵功力深厚,如以方才情形来看,西方教主似乎用毒极轻,未必有事。”

      任宗秀笑道:“西方教主时常说,用毒的目的,不是要一下把人毒死;只要让中毒之人,发觉地已中剧毒,也就够敌人麻烦,这才算上乘手法。否则中毒之人,一下就死去了,没有中过毒的人,还不识得厉害,天下也许永远没人知道你擅于用毒。”

      令狐钧点点头道:“难怪西方教主有天下第一奇毒之称!”

      他说话之时,人已飘然朝庙外走去,向四个白衣人吩咐道:“你们随任香主来好了,本座须要先走一步。”

      一道银影,破空飞起,四个白衣大汉,望着他后影,一齐躬下身去。

      任宗秀等南方教主走后,也回头朝两个身材瘦小的黑衣人道:“咱们也好走了。”

      两名黑衣人,和四名白衣大汉,跟在她马后,健步如飞,奔下山去。

      大殿上,刹那之间,重又恢复了宁静。

      贺老二松了口气,直起腰来,问道:“老大,咱们现在该如何了?”

      贺老大微微一笑道:“难关已经过去了,咱们再也不会遇上他们了。”

      贺老二道:“他们两拨人势在必得,咱们躲过今天,只怕躲不过明天。”

      贺老大笑道:“他们越追越远,不会再注意咱们了。”

      贺老二一拍巴掌,笑道:“天地一卜真有意思,方才还冲着我笑呢,我真弄不懂他怎会知道咱们躲在神龛上的?”

      吊眼塌界青年张目道:“天地一卜,我好像认识他?”

      贺老大拍拍他的肩膀道:“咱们到下面去呢!”

      吊眼塌鼻青年道:“这里很好,为什么要下去吧!”

      贺老大道:“天色已经昏暗下来了,咱们该上路了。”

      吊眼塌鼻青年没再说话,跟着陇右双刀跃下神龛,贺老大取出干粮。三人分着吃了。

      这一阵工夫,天色已经全黑,贺老大不敢从前山下去,领着两人翻岭下山,西奔陆溪口渡江,取道柳关、石首,经公安折太浪县,已是湘西北部。

      这一条路,虽绕了一个大圈,但果然没有再遇上追踪之八。

      这是几天之后,他们赶到武陵山,向山下人家一问,才知黑石溪在渲水溪东南,龙潭河之北,因溪石色黑故名。问明方向,就朝山中寻去。

      这武陵山方广数百里,峰峦蔓延,入山渐深,到处都是参天古木。

      群峰连绵,身在山中,最易迷失方向。三人翻山越涧,不知走了多少程路,眼看夕阳如霞,渐入黄昏,转过一座峰脚。

      贺老二突然大声叫道:“老大,在这里了!”

      贺老大赶紧掠过身去,举目一瞧,原来在两山之间,果有一片辽阔山溪,溪水大半干涸,只有中间丈来宽一条,水流湍急两边尽是乱石沙砾,色黑如墨!

      “果然找到黑石溪了!”

      贺老大仰天舒了口气,但心中却因看到眼前这片深山中的荒溪,起了一阵犹豫。

      天地一卜要自己两人护送吊眼塌鼻青年前来,而且要在这里暂住,等到一月之后,再去岳阳,只是这般人迹罕至的荒僻深山,如何安顿?

      正在沉思之际,贺老二道:“老大,咱们怎么办?”

      贺老大道:“此时天色已将昏黑,咱们且找个山洞休息,明天你下山去采办些干粮。”

      贺老二楞道:“咱们真要在这里住上一月?”

      贺老大道:“这位老人家如此吩咐,我想必有缘故。”

      贺老二道:“好,咱反正是听你的。”

      这天晚上,三人找了一个石洞,胡乱休息一宵。

      第二天,贺老二下山去采购了许多粮食回来,陇右双刀在山腰上找到一处宽敞的岩洞,开始安居下来。

      他们弄不懂天地一卜何以要自己两人陪同吊眼塌鼻青年到这罕无人迹的黑石溪来?但贺老大却坚信这位老人家必有安排,而且认为极可能和这条黑石溪有关。

      因此,三人就整日在溪上徜徉。

      一连几天过去,这条两边乱石成难的山溪,除了累累黑石,贺老大不知察看了多少次,实在瞧不出半点端倪。

      这天,他决心溯流而下,三人带着干粮,循溪走去。

      两岸山势,曲折迂回。溪流随着山势而转,入山渐深,被山洪冲下来的巨石,也堆积得更高。

      正走之间,忽听走在最后的老二,口中惊啊了一声。

      虽然只是一声,贺老大已警觉到老二的声音不对,急忙回声瞧去。

      这一瞬间,贺老二竟然不知去向。

      贺老大心头蓦然一惊,大声叫道:“老二,……老二……”

      “老二……老二……”

      身后有人遥遥相应,声音那么空洞洞地不可捉摸!

      “老二,你到哪里去了?”

      “老二,你到哪里去了……”

      那是空谷回音,听来使人油生怖意!但老二却再也没有声息。

      只有吊眼塌鼻青年一脸茫然,楞楞瞧着自己,一声不作。

      贺老大霍地从肩头撤下披风刀,紧握手中,双目炯炯,在四周察看了一阵。

      附近周围,除了成堆巨石,累累如山,中间虽有不少空隙,但老二偌大一个人,决不会无缘无故掉到石缝里去,而且也不会找不到影子,这事情实在透着古怪!

      心中想着,一会纵上巨石,一会跌落沙滩,从前面山脚转过来的这条狭谷,约有半里来长,他几乎连每个石隙缝都找到了还是不见贺老二的踪影!

      这里满地都是卵石沙砾,也不会像陷入的沉沙?自己听到声音,就回过头去,在这一瞬之间,就是飞鸟,也没这般快法?

      贺老大手上紧握单刀,怔怔的瞧着这片黑石沙滩,实在想不出道理来!

      哪知才一回头,心头不禁一沉,口中也同时惊啊了一声,一个箭步,纵身扑去!

      原来方才还好好站在一堆巨石下的吊眼塌鼻青年,转眼之间,又告失踪了,这回竟然连半点声音也都没听到。

      他迅速掠过吊眼塌鼻青年站立之处,俯身细瞧,沙砾上即没留下什么脚印,身后巨石堆成的缝隙之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63-955.html - 2018-05-14
  • 第八章 悟魅青霜(1)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本以为两人又要斗嘴,乐得观战,但听香公子出口不善,远非平日据理力辩之态,心知不妙,看他神色阴沉,满脸焦躁,发掌力道十足,知道这蛰居不出的生活已令他的忍耐力达到极限,即将爆发。  斗千金亦不动气,斜睨香公子一眼:“老夫知道你呆得气闷... - 2018-06-14
  • 第八章 魔门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老子从今往后不再是金十两!”金十两狠狠将酒杯往地上一摔,发誓一般大声道,“老子大名金彪,黄金的金,彪悍的彪。”  这是甘州一处大酒楼,云襄被金十两强拉到这儿来庆功,柯梦兰正好也追来,三人便在这酒楼中叫上一桌酒菜,为方才的胜利开怀畅饮。... - 2018-06-12
  • 第八章 连环劫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你不是公子襄!你是谁?沈北雄吃惊地盯着白衣公子,瞠目质问道。公子襄不懂武功,这在江湖上早已不是秘密,而以方才震开沈北雄手指的那份功力,眼前这位白衣公子绝对是江湖上罕见的高手!  白衣公子没有否认,只淡淡笑道:我是谁有什么关系呢?既然沈老... - 2018-06-13
  • 第八章 点绛唇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分飞後,泪痕和酒,沾了双罗袖。  第一节大好头颅,不过一刀碎之  山风怒号,云蒸雾涌。  穹隆山忘心峰顶上,水知寒与龙腾空这两大高手一场剧斗,竟是一死一伤之惨烈之局。  叶风胸口起伏,虎目蕴泪,与龙腾空虽只是初见,... - 2018-06-21
  • 第八章 巾帼敛眉烛花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那少女离去后,苏探晴一时意乱情迷,站在原地怔了半天,方才回过神来。他一点也摸不清那神秘少女的来历,偏偏对方却一下便认出了自己,还说一定会再见面  四周灯火依旧,苏探晴却再也提不起半点游玩的兴趣,找人问清了方向,带着满腹疑团缓缓回到侯府中... - 2018-06-18
  • 第二十八章 惊灭青灯宜秋楼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变生不测下,眼见苏探晴将要跌入水塘中。但他早有准备,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苏探晴在空中强提一口内气,腰腹用力翻个跟斗,变得头下脚上倒落而下。右手食指探出,正点那尚未沉入水中的断木桩上,这一下用力极大,木桩立时断为数截,凭此一点之力顿住下落之... - 2018-06-19
  • 第八章 悟魅青霜(2)_山河_故事大全
  •   南宫静扉哪知许惊弦紊乱的心思,瞧他双目发直,魂游天外的模样,还道“惜君欢”药效即将发作,心头暗喜,口中更是滔滔不绝:“五年前少堂主参透了青霜令,随即远赴塞外寻宝,临行前他似是有所感应,只怕不能安然回来,便将青霜令交给了我,特意嘱咐我须得... - 2018-06-14
  • 第十八章 素手银针欲断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重回升云客栈已是深夜时分,店中早已打烊,只有俞千山独自坐在大堂中饮酒等他。苏探晴先将自己的化装细细洗去,重新打扮为卖药郎中的模样方走入店中,俞千山看到苏探晴连忙问道:秦小哥怎么去了这么久,我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若是遇见神禽谷那三个人可不... - 2018-06-18
  • 第十八章 奇袭荧惑_山河_故事大全
  •   丁先生就是宁徊风!  许惊弦蓦然想通了一切关键。  宁徊风本就是性格执拗、心志坚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四年前在困龙山庄受挫,不肯善罢甘休,偏偏要在擒天堡东山再起。但龙判官与擒天堡手下都认得他,自然需要易容,他被林青射瞎一目,索性装扮... - 2018-06-15
  • 第八章 寄傲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震撼,从在场的所有人心底泛起。整个草原上静闻针落,几万人呆呆地看着呼无染手抚胸膛,仰面倒下,脸上犹挂着一丝平静的笑容  红琴此举大出意料。以铁帅先前的提议,若是不能十招内杀死呼无染便做负论。而现在呼无染虽是死了,却非是铁帅所杀  红琴一... - 2018-06-20
  • 第三十八章 尾声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永乐二十二年七月,北征明军大胜蒙古铁骑,班师回朝的途中,明成祖朱棣突发恶疾,驾崩于塞外榆木川,终年六十五岁。遗诏传位皇太子朱高炽,是为明仁宗。仁宗即位后大赦天下,减租三年,擎风侯谋反之事因元凶已诛,其余人等概不追究,但曾雄踞洛阳的摇陵堂... - 2018-06-19
  • 第八十八章 我昼夜在你面前呼吁_圣经
  • 88:1耶和华拯救我的神啊,我昼夜在你面前呼吁。88:2愿我的祷告达到你面前,求你侧耳听我的呼求。88:3因为我心里满了患难,我的性命临近阴间。88:4我算和下坑的人同列,如同无力的人一样(“无力”或作“没有帮助”)。88:5我被丢在死人中... - 2017-08-23
  • 第八章 结盟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云襄只看到台上五人打得好看,性命相博也如舞蹈一般优雅从容,却看不出其中门道,只得将关切的目光转向筱伯。可惜筱伯脸上戴着人皮面具,始终木呆呆看不出喜怒哀乐,只听他微微叹息:“光明四使不说二三十岁年纪,武功修为就足以与任务武林名宿相抗,假以... - 2018-06-05
  • 第八章 北伐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夕阳将落未落,将漫天晚霞染成了一片血红。猎猎秋风中,新军营一万多名彪形大汉,如泥塑木雕搬肃穆而立,他们手中林立的兵刃,在夕阳下发出惨淡寒光。  云襄控马从队伍前徐徐走过,然后纵马登上队伍前方的点将台。  面对一万多双焦虑、茫然、担忧交织... - 2018-06-04
  • 第八章 云襄带着金彪来到鸿运赌坊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第二日下午刚过,云襄依旧带着金彪大摇大摆地来到鸿运赌坊。他依旧在柜台换了一千两银子,然后来到掷骰子的桌前,像旁人一样玩了起来。南宫豪和古戈依旧在窗口俯瞰着整个大堂。看得多时,古弋突然道:“让人留意云公子右前方那个推牌九的红衣女子,一个时... - 2018-06-08
  • 第八章 阉俘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子夜的天空星月蒙眬,杭州城黑黢黢看不到任何灯火。因钱塘江口有拦江的铁索,东乡平野郎只得在杭州郊外的海滩抛锚停船,趁着夜色向杭州城摸去。  近万名海盗如狼群一般,潮水般悄然涌向杭州城,沿途只听见草鞋踏在海滩上的沙沙声,以及偶尔一两声兵刃的... - 2018-06-06
  • 植物总动员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传说中的十二生肖不只是属相,同时还是十二位神仙。他们在天庭各司其职。  太阳神下班回家的时候,牛二叔也离开了梦田。在天庭,牛二叔拥有一片独一无二的土壤,能种出各种稀奇古怪的植物。牛二叔管那里叫“梦田”,那也是他这个天庭首席园丁最爱待的地... - 2018-06-13
  • 喜欢听闲话的国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国王喜欢声音,每天都要人陪他说闲话;国王又不喜欢声音,所有的音乐家都被他抓起来关进了监狱,乐器一律没收,歌喉全都封起。  总之,这是个爱听闲话不爱听音乐的国王,他说:“我最讨厌那些钢琴、小提琴、小号、长号、网号的声音……”  音乐家被抓... - 2018-06-13
  • 第七章 对弈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城西的雅风棋道馆一向清幽雅静,不仅是文人墨客烹茶手谈的所在,也是名声在外的茶楼,尤其他天井中央那一口千年古井,水质甘洌,寒暑不涸,以其烹茶茶香醇正,因此不少文人雅士也多爱在这儿品茗小憩或以棋会友,相反一些慕名而来的江湖豪客或巨商富贾来过... - 2018-06-13
  • 蚂蚁贝贝奇遇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蚂蚁贝贝是蚂蚁妈妈的心肝宝贝,在蚂蚁妈妈众多的子女中,蚂蚁妈妈最痛爱的就是蚂蚁贝贝了。  蚂蚁贝贝长着一对特别漂亮的触须,黑亮黑亮的触须的顶端还长了两个圆圆的小圆球,就像两根接收天线一样,总是不停地摆动着,特逗人喜爱。哥哥姐姐的触须都是... - 2018-06-13
  • 千门公子 尾声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数月后,还是那处雅致的小竹楼中,公子襄半闭着眼躺在逍遥椅上,身子随着逍遥椅的摇动而微微摇晃着。风尘仆仆的筱伯像往常一样把一叠帖子放到桌上,然后搓着手说:公子,上次那位尹姑娘想见见你,亲自向你道谢。  不必了。公子襄懒懒地应着,依然没有睁... - 2018-06-13
  • 音符小鬼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音符小鬼不像别的小鬼那样,有自己的家。她们呢,今天住这里,明天住那里,只要是有好听音乐的地方,就有音符小鬼的影子。  当然啦,不爱听音乐的人,是看不见音符小鬼的,看不见她们透明的小裙子和她们在空气里跳舞的样子。  有这样一个人,他一生见... - 2018-06-13
  • 深夜里游走的路灯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早起的清洁车发现,美人路上北边的第15个路灯挪了位置。清洁车是个细心的家伙,他知道每条街上每个路灯的确切位置,就连窨井的位置也了解得很清楚。  “北15号距离斑马线只有3.3米,可现在,他离斑马线足足有4米。”清洁车在心里嘀咕着,同时他... - 2018-06-13
  • 妖精的条件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夜幕降临,一座灯火通明的木屋蓦(mò)地出现在山里,那是一间妖精开的伞店。一天,一位叫一乔的女孩和朋友们到山中玩,可黄昏时她和大家走散了。月上树梢(shāo)时,一乔发现了亮着灯光的伞店。一位少年站在柜台后面。  “请问,你是来买伞的吗... - 2018-06-13
  • 春风吹过的岁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初二那年,是第一学期,上官轩云转学到了我们班。这个小女子不简单,才来短短一个月时间,就和班上的同学建立起不错的关系。  这是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女生。她长相甜美,对人友善,甜甜柔柔的话语让人如沐春风。老班也喜欢她,成绩好加上有礼貌,... - 2018-06-13
  • 爱和智慧的魔术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从小不被别人看好。因我神情木讷,反应迟钝。  父母常叹气,认为我毫无优点可言。我爸爸为了印证自己的直觉,在我读小学时,常将与我同龄的邻居男孩叫来,我俩小孩站在他面前,他出诸如25加68等于多少的口算题让我们答。题我会做,可要心算很久,... - 2018-06-13
  • 泰迪熊比我更想你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已经十五岁了,夏雪菲还是喜欢搂着泰迪熊跟它说心事。  泰迪熊是五岁时爸爸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她记得爸爸送给她时说,泰迪熊是专门为了安慰难过的孩子才存在的,假如哪天爸爸离开了,就让它来安慰雪菲。这句话仿佛有什么暗示一样,没过多久,... - 2018-06-13
  • 金色的暴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头很大的熊,它出生在村子附近的山里面。  这天,饥肠辘(lù)辘的大熊在山里走啊走,突然嗅(xiù)到一股味道。那是大熊最喜欢的蜂蜜的味道。它再也坐不住了,顺着味道来到了村子附近。蜂蜜的味道是从有人家住的地方传来的。大熊对人类十分提... - 2018-06-13
  • 第六章 风暴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金陵城那场商铺收购风潮,因柳爷的到来而渐渐酿成一场令人目瞪口呆的风暴。先是有田知府这种消息灵通的官宦,悄悄与沈北雄一道争相高价收购商铺,继而有本地世家望族也闻风而动,加入到抢购商铺的队伍中,与此同时,原在杭州的船泊司将迁到金陵的消息也渐... - 2018-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