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远向深溪问石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蛇蝎夫人在两人动手之初,早已身如电射,夕阳之下宛如一道绿线,比殒星还快,一闪而逝,随着吊眼塌鼻青年身后追去!

      冷面秀士秦紫资瞧得心头一急,大喝一声,道:“老四,别和他纠缠了,快追!”

      挥动右臂,打出一记拳风,直向两人之间撞击过去。

      他这一拳,明的是击在两股掌风之间,化解两人掌力。但拳势微偏,重量全落在令狐钧掌风之上,和单光斗的“翻天印”力道合在一起。

      南方教主令狐钧纵然“白骨功”自成家数,功力卓绝,也抵挡不住南天七宿两人合力,只觉身子猛地一震,立时吸气飘身,疾退出一丈开外。

      单光斗、秦紫贵逼退令狐钩,两条身形趁机闪出山门,腾空朝山脚投下,追踪蛇蝎夫人而去。

      南方教主令狐钧在飘身跃退之后,立即闭上双目,敢请他在硬接单光斗。秦紫贵合力一击,被震伤了内腑,正在暗中运气调息。

      卜三胜眼看两位帮主已走,哪还停留,趁着令狐钩调息之时,跟着朝庙外奔去。山门前面,虽有四个白衣大汉守着,但因没有令狐钧发令,是以并没阻拦。

      卜三胜匆匆忙忙的挥了挥手,二十名褐衣大汉,以同样速度,翻身上马,蹄声杂沓,一阵风般驰下山去。

      南方教主令狐钧双目乍睁,微微吸了口气,回头朝任宗秀道:“任香兰,咱们快追!”

      任宗秀躬身道:“教主不妨事吧!”

      令狐钧满脸怒容道:“本座一时大意,差点被两个老贼所伤。”

      任宗秀笑道:“如果属下料想不差,单光斗、秦紫贵决难追得上西方教主。”

      令狐钧微一抬目,继而恍然道:“香主是说他们都中了西方教主的无形之毒?”

      任宗秀道:“正是如此……”

      话声未落,只听山脚下响起一阵马蹄腾跃和嘶叫之声。

      原来朱雀旗帮二十个揭衣汉子,纵马急驰,堪堪奔近山脚,一个个从马背栽了下来,滚落地上。

      令狐钧冷嘿一声道:“单光斗,秦紫贵功力深厚,如以方才情形来看,西方教主似乎用毒极轻,未必有事。”

      任宗秀笑道:“西方教主时常说,用毒的目的,不是要一下把人毒死;只要让中毒之人,发觉地已中剧毒,也就够敌人麻烦,这才算上乘手法。否则中毒之人,一下就死去了,没有中过毒的人,还不识得厉害,天下也许永远没人知道你擅于用毒。”

      令狐钧点点头道:“难怪西方教主有天下第一奇毒之称!”

      他说话之时,人已飘然朝庙外走去,向四个白衣人吩咐道:“你们随任香主来好了,本座须要先走一步。”

      一道银影,破空飞起,四个白衣大汉,望着他后影,一齐躬下身去。

      任宗秀等南方教主走后,也回头朝两个身材瘦小的黑衣人道:“咱们也好走了。”

      两名黑衣人,和四名白衣大汉,跟在她马后,健步如飞,奔下山去。

      大殿上,刹那之间,重又恢复了宁静。

      贺老二松了口气,直起腰来,问道:“老大,咱们现在该如何了?”

      贺老大微微一笑道:“难关已经过去了,咱们再也不会遇上他们了。”

      贺老二道:“他们两拨人势在必得,咱们躲过今天,只怕躲不过明天。”

      贺老大笑道:“他们越追越远,不会再注意咱们了。”

      贺老二一拍巴掌,笑道:“天地一卜真有意思,方才还冲着我笑呢,我真弄不懂他怎会知道咱们躲在神龛上的?”

      吊眼塌界青年张目道:“天地一卜,我好像认识他?”

      贺老大拍拍他的肩膀道:“咱们到下面去呢!”

      吊眼塌鼻青年道:“这里很好,为什么要下去吧!”

      贺老大道:“天色已经昏暗下来了,咱们该上路了。”

      吊眼塌鼻青年没再说话,跟着陇右双刀跃下神龛,贺老大取出干粮。三人分着吃了。

      这一阵工夫,天色已经全黑,贺老大不敢从前山下去,领着两人翻岭下山,西奔陆溪口渡江,取道柳关、石首,经公安折太浪县,已是湘西北部。

      这一条路,虽绕了一个大圈,但果然没有再遇上追踪之八。

      这是几天之后,他们赶到武陵山,向山下人家一问,才知黑石溪在渲水溪东南,龙潭河之北,因溪石色黑故名。问明方向,就朝山中寻去。

      这武陵山方广数百里,峰峦蔓延,入山渐深,到处都是参天古木。

      群峰连绵,身在山中,最易迷失方向。三人翻山越涧,不知走了多少程路,眼看夕阳如霞,渐入黄昏,转过一座峰脚。

      贺老二突然大声叫道:“老大,在这里了!”

      贺老大赶紧掠过身去,举目一瞧,原来在两山之间,果有一片辽阔山溪,溪水大半干涸,只有中间丈来宽一条,水流湍急两边尽是乱石沙砾,色黑如墨!

      “果然找到黑石溪了!”

      贺老大仰天舒了口气,但心中却因看到眼前这片深山中的荒溪,起了一阵犹豫。

      天地一卜要自己两人护送吊眼塌鼻青年前来,而且要在这里暂住,等到一月之后,再去岳阳,只是这般人迹罕至的荒僻深山,如何安顿?

      正在沉思之际,贺老二道:“老大,咱们怎么办?”

      贺老大道:“此时天色已将昏黑,咱们且找个山洞休息,明天你下山去采办些干粮。”

      贺老二楞道:“咱们真要在这里住上一月?”

      贺老大道:“这位老人家如此吩咐,我想必有缘故。”

      贺老二道:“好,咱反正是听你的。”

      这天晚上,三人找了一个石洞,胡乱休息一宵。

      第二天,贺老二下山去采购了许多粮食回来,陇右双刀在山腰上找到一处宽敞的岩洞,开始安居下来。

      他们弄不懂天地一卜何以要自己两人陪同吊眼塌鼻青年到这罕无人迹的黑石溪来?但贺老大却坚信这位老人家必有安排,而且认为极可能和这条黑石溪有关。

      因此,三人就整日在溪上徜徉。

      一连几天过去,这条两边乱石成难的山溪,除了累累黑石,贺老大不知察看了多少次,实在瞧不出半点端倪。

      这天,他决心溯流而下,三人带着干粮,循溪走去。

      两岸山势,曲折迂回。溪流随着山势而转,入山渐深,被山洪冲下来的巨石,也堆积得更高。

      正走之间,忽听走在最后的老二,口中惊啊了一声。

      虽然只是一声,贺老大已警觉到老二的声音不对,急忙回声瞧去。

      这一瞬间,贺老二竟然不知去向。

      贺老大心头蓦然一惊,大声叫道:“老二,……老二……”

      “老二……老二……”

      身后有人遥遥相应,声音那么空洞洞地不可捉摸!

      “老二,你到哪里去了?”

      “老二,你到哪里去了……”

      那是空谷回音,听来使人油生怖意!但老二却再也没有声息。

      只有吊眼塌鼻青年一脸茫然,楞楞瞧着自己,一声不作。

      贺老大霍地从肩头撤下披风刀,紧握手中,双目炯炯,在四周察看了一阵。

      附近周围,除了成堆巨石,累累如山,中间虽有不少空隙,但老二偌大一个人,决不会无缘无故掉到石缝里去,而且也不会找不到影子,这事情实在透着古怪!

      心中想着,一会纵上巨石,一会跌落沙滩,从前面山脚转过来的这条狭谷,约有半里来长,他几乎连每个石隙缝都找到了还是不见贺老二的踪影!

      这里满地都是卵石沙砾,也不会像陷入的沉沙?自己听到声音,就回过头去,在这一瞬之间,就是飞鸟,也没这般快法?

      贺老大手上紧握单刀,怔怔的瞧着这片黑石沙滩,实在想不出道理来!

      哪知才一回头,心头不禁一沉,口中也同时惊啊了一声,一个箭步,纵身扑去!

      原来方才还好好站在一堆巨石下的吊眼塌鼻青年,转眼之间,又告失踪了,这回竟然连半点声音也都没听到。

      他迅速掠过吊眼塌鼻青年站立之处,俯身细瞧,沙砾上即没留下什么脚印,身后巨石堆成的缝隙之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63-955.html - 2018-05-14
  • 第八十八章 我昼夜在你面前呼吁_圣经
  • 88:1耶和华拯救我的神啊,我昼夜在你面前呼吁。88:2愿我的祷告达到你面前,求你侧耳听我的呼求。88:3因为我心里满了患难,我的性命临近阴间。88:4我算和下坑的人同列,如同无力的人一样(“无力”或作“没有帮助”)。88:5我被丢在死人中... - 2017-08-23
  • 第八章 真假公子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如今已是二更时分。  左舷,突然出现了两条人影!  这两人脸上都蒙了一块黑布。看不清他们的面貌,但只要看他们身形轻得如同落叶,快得如同幻影,两人身手之高,就决非寻常人物。  两条人影堪堪在左舷出现,前面的黑影打了一个手势,既不蹲身伏腰,... - 2018-11-29
  • 第八章 行酒令曹雪芹展才 念旧情乾隆帝夜访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众人看那银子,是两个头号直隶京锭,蜂窝细边上带着银霜,每个足有二十两,青莹莹的,在夕阳照射下放着诱人的异彩。傅恒出手这么阔绰,众人立时又把目光射向他。  “既有了彩头,就要立起规矩来。”钱度一心要夺魁,盯了一眼银子,正容说道,“就请阿桂... - 2019-01-04
  • 第八章 沙丘顶上黑沉沉的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沙丘顶上黑沉沉的,赤峰的屋子关紧了门,灯却还亮着,不知忙什么。  你那件红衣服呢?小奕想起了什么。  留在绿洲的柳树林里了,她轻描淡写道,慢慢再说罢。  那就早些睡!小奕送到了门口,就想抽身。  菁儿嘴里应着,却倚在门边,很固执地瞧着他... - 2018-12-12
  • 第十八章 巧得火丹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但另一半却古干盘空,枝叶茂盛,宛如大半把雨伞,撑在烈日之下。  石中英才一坐下,陡觉胸头一阵蠕动,愈来愈剧,呼吸受到巡迫,几乎快到窒息,坐着的人,只是仰首向天,不住的喘息。  封君萍看他神色有异,分明蛊毒业已发作,心弦不禁一阵震撼,暗暗... - 2018-11-30
  • 华而不实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春秋时,晋国大夫阳处父出使到魏国去,回来路过宁邑,住在一家客店里。店主姓赢,看见阳处父相貌堂堂,举止不凡,十分钦佩,悄悄对妻子说:“我早想投奔一位品德高尚的人,可是多少年来,随时留心,都没找到一个合意的。今天我看阳处父这个人不错,我决心跟他... - 2018-12-28
  • 杞人忧天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在杞国,有一个胆子很小,而且有点神经质的人,他常会想到一些奇怪的问题,而让人觉得莫名其妙。有一天,他吃过晚饭以后,拿了一把大蒲扇,坐在门前乘凉,并且自言自语地说:“假如有一天,天塌了下来,那该怎么办呢?我们岂不是无路可逃,而将活活地被压... - 2018-12-29
  • 不辨菽麦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公元573年周历正月初五,晋国的栾书、中行偃派程滑杀死了晋厉公,葬在翼地的东门外边。随后,士鲂等人在京师迎按年仅14岁的周子为国君。当时,晋国的一些贵族为了自己把持朝政,很愿意事奉这位14岁的小国君,并且夸周子如何能干,如何聪明。周子有个哥... - 2018-12-29
  • 猫头鹰宝宝 - 睡前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三只猫头鹰宝宝:莎拉、波西和比尔。 他们和妈妈一起住在一个树洞里。 洞里扑着树枝、叶子和羽毛。 那儿是他们的家。一天夜里,小猫头鹰们醒来,发现他们的妈妈不见了。“妈妈哪去了?”莎拉问。“我的天啊!”波西说。“我要妈妈!”比尔嚷嚷。小... - 2018-12-28
  • 拉封丹寓言_拉封丹寓言故事_寓言小故事_寓言故事大全_童话网
  • 《拉封丹寓言》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寓言故事集之一,由法国著名诗人拉封丹编著。《拉封丹寓言》在世界上有着广泛的声誉,是世界文学宝库中的传世经典之作,至今已被翻译成几十种文字,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的美丽童年、少年。即使在今天,《拉封丹寓言》依然是最受... - 2018-12-26
  • 第八十七章 神龙一现亦奇绝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冷面秀士秦紫贵点点头道:“你是四方教四位护法香主之一,难怪敢在本帮主面前,这般放肆!”右手一扬,突然朝任宗秀肩头抓去,口中说道:“这里没有你们四方教的事,还不让开?”  任宗秀没有料到对方会突然出手抓来,而且来势如此之快,右肩几乎立被抓... - 2018-05-14
  • 第八十九章 遁迹荒溪骨末枯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怕他夺刀,右手直竖的单刀随着身形向后一偏,还没来得及发招,只觉左腕一紧,已被黑衣怪人右手扣住了脉门,同时对方左手却朝自己执刀右手抓来。  贺老大心头大惊,百忙之中一面运气护穴,右手一送,直竖的刀锋,已迎着怪人抓来左手推出。  黑衣... - 2018-05-14
  • 海洋动物故事大全_海洋民间传说故事_童话网
  • 海洋动物故事在洞头形成和传播,至今已有近200年的历史,故事的主人公涉及鱼虾龟鳖螺贝,几乎遍及洞头渔场常见的海洋动物;故事情节构思奇特,恰到好处地解释了海洋动物生理特征、生活习性的由来,曲折反映了复杂的社会现象,鲜明表露了思想感情。洞头海洋... - 2018-12-26
  • 印度寓言故事,印度寓言故事大全_童话网
  • 印度最杰出的寓言故事集是《五卷书》。它大概编成于公元1世纪,具体的作者已无法知晓,它是古代印度劳动人民集体智慧的结晶。作者利用古代劳动人民创作的故事、寓言、童话编写而成。据说,《五卷书》是给皇太子们看的,目的是使他们变得聪慧,以便更好地治理... - 2018-12-26
  • 长翅膀的姑娘和怪物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在空中飞舞着。她见到小青菜,可高兴啦,在小青菜跟前又是唱歌,又是跳舞。小青菜呢?也打心底里喜欢这位漂亮的长翅膀的姑娘。姑娘吻着小青菜,弄得小青菜挺不好意思的。穿连衣裙的姑娘飞走了,小青菜一直想念着她。没多久,小青菜觉得身上痒痒的。仔细一看... - 2018-12-29
  • 良弓和利箭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一个人背着一把大弓,四处游历。他那张弓确实是漂亮,雕花的弓弯,上好牛皮条做的弓弦,可就是空背在背上,英雄无用武之地。有人上前好奇地问他说:“为什么只见你有弓而没有箭呢?”那人骄傲地回答说:“我的弓是最好... - 2018-12-31
  • 小天鹅的困惑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小天鹅看见一群小孔雀在嬉戏玩耍,忍不住飞过去,落到旁边,满怀期望地对小孔雀们说:“大家好,我能跟你们一起玩耍吗?”一只小孔雀回过头来,看见小天鹅的模样,禁不住大叫起来:“你看,那家伙长得好丑啊!&rdqu... - 2019-01-02
  • 19450822 已降日军仍大批屠杀中国百姓 发生的时间|时代背景
  • 19450822 已降日军仍大批屠杀中国百姓1945年8月22日晚,12名日军到辽宁朝阳县大平房车站要求吃饭和住宿。第二天早晨,日军要开巡道车东逃。此时,东边开来一列火车,日兵便强令火车倒回,双方口角,日兵即向司机开火,铁路警卫队奋起还击。... - 2014-10-28
  • 将军恨马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有位将军把老马放归山林,把壮马养得身强力壮,下决心用壮马收复失地。出征那天,壮马入山,中敌火攻之计,束手无策,幸亏识途老马及时赶到,出智出谋,壮马出勇出力,齐心协力地打垮了入侵之敌,收复了失地。于是,将军视马匹为掌上明珠,把所有老马、... - 2019-01-03
  • 跳进米缸的老鼠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在一个青黄不接的初夏,一只在农家仓库里觅食的老鼠意外地掉进一个盛得半满的米缸里。这意外使老鼠喜出望外,它先是警惕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危险之后,跳进米缸便是一通猛吃,吃完倒头便睡。老鼠就这样在米缸里吃了睡、睡了吃。日子在衣食无忧的休闲中... - 2019-01-01
  • 山鹰与狐狸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山鹰与狐狸互相结为好友,为了彼此的友谊更加巩固,他们决定住在一起。于是鹰飞到一棵高树上面,筑起巢来孵育后代,狐狸则走进树下的灌木丛中间,生儿育女。有一天,狐狸出去觅食,鹰也正好断了炊,他便飞入灌木丛中,把幼小的狐狸抢走,与雏鹰一起饱餐一顿。... - 2019-01-01
  • 狼与狗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只白胖白胖的狗套着颈圈,狼见到后,便问他:“你被谁拴住了,养得你这么肥胖?”狗说:“是猎人。但愿你不要受我这样的罪,套着沉重的颈圈比挨饿难受得多。” 这故事说明,对于失去自由的人来说,即使最... - 2019-01-03
  • 争先恐后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春秋时代,赵襄子向王子期学习驾车。学了不久,与王子期比赛。他同王子期换了三次马,每次都落在了王子期的后面。   赵襄王责备王子期,说:“你教我驾车,为什么不将真本领教给我呢?”王子期说:“驾车的技术,我已经都教给你了,只是你运用上有毛病。驾... - 2019-01-01
  • 第八十六章 举头飞鸽岂无因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吊眼塌鼻青年目光落到小木盒上,突然一把夺过,大声道:“这是我的东西!”一面把姜黄色药丸,在掌心搓了援,就朝面上涂去。  贺老大见他动作熟练,心中暗暗奇怪。  吊眼塌鼻青年在这瞬息工夫,果然变成一个脸色姜黄的汉子,虽然脸型轮廓未改,但已经... - 2018-05-14
  • 大力神和车夫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名车夫赶着货车沿着乡间小路行进。途中车轮陷入了很深的车辙中,再也无法前进。这时,愚蠢的车夫吓得茫然失措,一筹莫展,痴呆呆地站在那里,凝视着货车,不断地高声喊叫,求大力神来助他一把。大力神来到后,对他说:“朋友,用你的肩膀扛起车... - 2018-12-30
  • 第八十章 一老堂堂不含糊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灰衣老人目中精芒闪动,回头道:“不错,你方才使的就是千佛指,你想想看,这套指法是从哪里学来的?”  吊眼塌鼻青年似乎经过一阵思索,忽然目光徐徐落在巫婆子身上,木然道:“是娘教我的。”  巫婆子鸠脸上闪过一丝喜色,冷冷的道:“如何?我儿子... - 2018-05-13
  • 第八章 闹御宴胤禔耍刁蛮 究往事皇上吐真言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八月十五,康熙在御花园设宴大会六宫,全家团聚。可是老十胤禔我却姗姗来迟,他大大咧咧地向皇上行了礼,就坐在一边吃酒去了。这个老十,性情粗鲁莽撞,什么事都敢干,什么话都敢说。可是就因为他是皇子中惟一的一个粗汉子,康熙对他非但不怪,反倒有点特... - 2019-01-02
  • 第八章 媚新贵魍魉现丑态 慊吏情明君空愤懑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纪昀见阿桂脸上带着诧异神色,笑道:“你大约不知道,如今官场兴的,同年、同师、同官、同办过差使的,有一个升转了或者迁任了,甚至黜降了,大家要帮衬凑兴请客热闹一番。我进军机,是不久前的事,你也要进军机。这么大的事,他们能不来?他们和太监都有... - 2019-01-17
  • 第八章 夫妻絮语论功说名 棠儿兴起理财立规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岳钟麒的故事已经讲完,傅恒还浸沉在那惨烈不堪回首的往事之中,双手抱着已经凉透了的茶碗凝视着屋角沉吟。许久许久,他才惊醒过来,自失地一笑,说道:“太惊心动魄了!后来呢?”“后来的事六爷都知道了,”岳钟麒起身为傅恒续了一杯热茶,叹道,“后来... - 201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