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手机之医院魅影


  • 上一篇:《死亡手机之末班车》
      韩芊芊回到四楼宿舍之后,一颗心才惊魂甫定,宿舍的三个姐妹正在伏案学习,见韩芊芊回来,便都围过来打劫,看看她带回来什么好吃的没有?韩芊芊把自己买的薯片和瓜子分发给大家,随口闲聊起来,还把刚才在车上的惊魂一幕说给大家听,把三个姐妹吓得抱成了一团。正说到恐怖的时候,口袋里忽然响起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地:现在时刻晚上七点整。
      韩芊芊疑惑的把那部刚买来的手机拿出来看了一下,屏幕却并没有亮起,可是刚才明明已经关机了的!怎么还能报时?正不解中,旁边的三个姐妹却都惊叫起来:“不是吧?芊芊,你手上拿的该不会是banana吧?”
      “芊芊,你这死丫头片子什么时候买手机了?出门拣到宝了?还是banana, oh my god,这世界真是太疯狂了!”
      “疯了,疯了,快拿来看看。”三个人扑过来一把将韩芊芊手里的banana抢了过去,争着翻来覆去的看。
      “手机没电了,对了,你们谁有充电器吗?”韩芊芊问。
      “我去隔壁给你借一个。”热心的陆莹说着就开门去借充电器了。
      “喂,芊芊,老实交代,这手机是怎么来的?别骗我们啊,我们可知道你穷得都快赶上非洲难民了,绝对不可能是自己买的,说,是不是男人送的?”性格大大咧咧的黄大兰向她逼供。
      “去你的,我又不是小三,谁会送我手机啊?呃……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是我在街上遇到一个大叔卖给我的。你们猜多少钱?”
      “4000?”
      韩芊芊摇摇头,然后竖起两根手指。
      “2000?”
      韩芊芊还是摇了摇头:“200块钱。”
      “啊?200?真的假的?”两个姐妹异口同声的表示质疑。
      “是真的啊,骗你们是小狗。”韩芊芊认真的说。
      “不是,我们的意思这手机是行货还是山寨的?便宜得也太离谱了。”苏巧萌惊讶道。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应该是真的,一会充好电你们玩一下就知道了。哎,对了,李澜呢?她没回来吗?”
      “李澜不是跟你一起出去逛街的吗?我们还想问你呢?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哦,她中途有事,然后就走了,我还以为她回来了呢?”韩芊芊道。
      “她呀,估计又是和她男朋友贺俊在一起浪漫吧,别管她,这女人泡了棵校草,整天就知道围着他转,重色轻友的家伙。”黄大兰带着一丝揶揄的口吻道。
      “唉呀,她也挺不容易的,上次的失恋让她痛苦了那么久,现在终于有了贺俊,她才从痛苦中慢慢走出来。都是好姐妹,就别数落人家了。”韩芊芊真心希望李澜能够幸福的过下去。
    “晕,就你心好,自己都还在情网中挣扎呢,还有闲心关心别人,唉,芊芊,以你的好心肠,将来一定能遇到一个比萧凌轩更好男人,别泄气,啊。”黄大兰好意的安慰着韩芊芊。
      一提起萧凌轩,韩芊芊的神色就渐渐黯淡下来,分手已经快一个月了,他竟然真的不再来找自己,偶尔在学校碰见,也只是点点头,省略了所有的往事,省略了问候,曾经阳光般的笑容不再,曾经执手相对的场景不再,似乎一切都在无声中结束了,是的,已经结束了,男人一旦放手,比女人更加干脆、决绝,让人误以为,过去的点点滴滴都只是自己做的一场一厢情愿的梦而已。
      韩芊芊无力的仰躺在自己的床上,回想着曾经的种种快乐,眼角有热热的东西悄然滑落。不知道是身体累了,还是心累了,一股倦意袭来,于是,她就那样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当她睁开眼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了。苏巧萌、黄大兰和陆莹都睡着了,只是头顶的那盏日光灯还不知疲倦的发射出惨白的光芒,韩芊芊起身看到对面李澜的上铺仍然空着,心头不禁犯起了嘀咕:“这女人跑哪去了?怎么这么晚还不回来?”当下摇了摇李澜下铺的苏巧萌,把她摇醒后问道:“李澜怎么还没回来?这不太正常啊,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苏巧萌搓了搓惺忪的眼睛道:“是啊,玩得也太疯了!要不你用我手机给她打个电话吧?”
      韩芊芊嗯了一声,拿起她的手机拔通了李澜的手机:“喂,澜澜,在哪呢?大半夜的还不回来,我们都快急死了。”
      话筒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一个哭哭啼啼的声音说道:“芊芊,我遇到了点事,你方便吗?方便就到市协和医院来一趟吧。”
      一听医院这个词,韩芊芊心头立刻涌起一股不祥之感。连忙说:“好,我现在就过来,见面再说。”挂了电话,韩芊芊立刻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出发。苏巧萌问她出什么事了,韩芊芊只说没事,去看看。于是便开了门,临走的时候,她把充好电的手机也一起带上了。
      打的来到市中心的协和医院,用手机拔通了李澜的电话,问清了在几楼几室,便乘电梯上了楼。医院里没什么人,只有几个护士在走廊上来回忙碌。韩芊芊正走过一个转角,忽然一道熟悉的身影从眼前掠过,朝着西面的走廊缓步而去,说是缓步,其实速度还是很快的,一眨眼的功夫,那道身影却已经在前方七八米远了。
      “好像是隔壁班的郭蓉!”韩芊芊心中一懔,看她的背影和衣服不正是郭蓉吗?韩芊芊和她在学校论坛上经常聊天,彼此挺熟的,可是这么晚了,她怎么会出现在医院里?韩芊芊鬼使神差的追了上去。
      “郭蓉,郭蓉……等等。”她边追边喊,但奇怪的是,她跑的速度竟然跟不上郭蓉走的速度,好像她会使凌波微步似的。眼见着郭蓉已经到了走廊尽头一扇大门处,韩芊芊离她始终有七八米的距离,此时,只见郭蓉拉开门的时候,缓缓一转身,朝她温柔的笑了笑,然后挥挥手,便即消失在门后。
      “郭蓉,你去哪啊?”韩芊芊追到门口,拉开两扇门,可是惊奇的一幕让她呆住了,门后仍是一道长长的走廊,然而刚才的郭蓉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这……这怎么可能?她不可能有这么快!
      韩芊芊呆立半晌,才满心疑惑的回身往6楼的危重病房区域走去。
      推开ICU重症病室的门,一群人正大声的哭喊着一个名字——郭蓉!
    “蓉蓉啊,你怎么那么傻!为什么要选择这条路啊!你就这么一走了之,叫我跟你爸今后可怎么活啊呜呜……”一个中年妇女扑在病床上,用力的摇晃着郭蓉已经不会动弹的遗体哭得撕心裂肺。其余几个年长的郭蓉亲属也都跪倒在病床前失声痛哭。
      韩芊芊一下子蒙住了,郭蓉?郭蓉不是刚刚还在走廊上吗?怎么现在又躺在这里?天哪,她怎么了?看这些人的状态,好像……好像郭蓉刚刚去世了!韩芊芊想起刚才在走廊上奇怪的一幕,不由得心中一阵后怕,不过现在并不是害怕的时候
  • http://www.gushihui.com/show/39145/ - 2015-10-24
  • 医院里的死亡案例
  • 实习的时候,曾经经历过一起奇怪的病例,至今记忆犹新。病人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农村妇女,送过来时已经深度昏迷,口中发出垂死的气语声。人在临死前,肺功能首先衰竭,失去自主呼吸,肺泡逐渐减少,从而将肺部里残留的空气挤压出来,经过喉管时会发出一种不间断... - 2015-12-09
  • 死亡手机之绝路逢生 - 鬼故事
  • 上一篇:《死亡手机之末班车》+《死亡手机之医院魅影》+《死亡手机之删不掉》+《死亡手机之诡异派对》+《死亡手机之停尸房》+《死亡手机之解剖课》+《死亡手机之魂断图书馆》+《死亡手机之神秘雨衣人》+《死亡手机之坟眼坡》+《死亡手机之坟林吊尸》... - 2016-01-26
  • 死亡手机之解剖课 - 鬼故事
  • 上一篇:《死亡手机之末班车》+《死亡手机之医院魅影》+《死亡手机之删不掉》+《死亡手机之诡异派对》+《死亡手机之停尸房》  贺俊拿着手术刀的手不受控制的发着抖,他的表情凝重,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和厌恶感,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开始把刀尖一点一... - 2016-01-26
  • 死亡手机之停尸房 - 鬼故事
  • 上一篇:《死亡手机之末班车》+《死亡手机之医院魅影》+《死亡手机之删不掉》+《死亡手机之诡异派对》  韩芊芊没有听错,他们真的在笑,只是那笑声十分的细微而游曳,就像从某个深邃的梦魇当中隐隐传来一样。  韩芊芊两腿已经吓得不能站立,她只好转身... - 2016-01-26
  • 死亡手机之诡异派对 - 鬼故事
  • 上一篇:《死亡手机之末班车》+《死亡手机之医院魅影》+《死亡手机之删不掉》  在校门口的马路上伸手拦下一辆的士,对司机说了地址,司机冷冷的不发一言,把车开动了。  奇怪的是,平时都有路灯的公路,今晚却一片漆黑,韩芊芊焦急的不断看手机上的时间... - 2016-01-26
  • 死亡手机之连环计中计(大结局)
  • 上一篇:《死亡手机之末班车》+《死亡手机之医院魅影》+《死亡手机之删不掉》+《死亡手机之诡异派对》+《死亡手机之停尸房》+《死亡手机之解剖课》+《死亡手机之魂断图书馆》+《死亡手机之神秘雨衣人》+《死亡手机之坟眼坡》+《死亡手机之坟林吊尸》... - 2016-01-05
  • 死亡手机之迷雾重重
  •   宁静的湖面飘起一层雾气,一道道水波轻轻拍打着小船的底部,发出柔和而安祥的拍击声。  “贺俊!”一声惊叫,李澜猛然间从恶梦中惊醒过来,额头冷汗涔涔而下。刚才在梦里,她梦见贺俊为了救自己而被一只可怕的手拖下了湖底,他... - 2016-01-05
  • 死亡手机之坟眼坡 - 鬼故事
  • 上一篇:《死亡手机之末班车》+《死亡手机之医院魅影》+《死亡手机之删不掉》+《死亡手机之诡异派对》+《死亡手机之停尸房》+《死亡手机之解剖课》+《死亡手机之魂断图书馆》+《死亡手机之神秘雨衣人》  第二天早上,李澜照常去教室上课,可是刚坐下... - 2018-03-08
  • 大班综合活动:医院
  • 活动目标:1、了解医院的各角色,知道各角色的主要工作情况。2、能在已有的社会经验基础上,初步的进行游戏。活动准备:活动前请家长带幼儿参观医院、向孩子介绍有关医院的基本知识幼儿参与 班级医院的环境布置活动过程:一、引题。  ... - 2018-09-07
  • 医院里的怪异事件
  • . .  在我家的附近有所医院,按照规模来说只能是一家二级医院,但是从去年十月份开始它的名气就不亚于其他的大型医院了。   去年十月初,有位三十多岁的某企业女性中层管理人员,来到那所医院四楼的整形美容科室进行隆胸咨询,因为那所... - 2018-08-30
  • 医院里的公厕
  • 。      一盒盒饭很快被人送了来,四个菜,有鱼有肉很是丰盛,吃得桑盛津津有味。吃完之后他满意的打了一个饱嗝,空饭盒被他扔进垃圾桶,才重新坐回了老婆旁边,她正在昏睡,喉咙处忽忽地发出奇怪的响声。      他盯了一会,渐渐觉得乏了,靠在椅... - 2018-07-23
  • 大班学习故事:米奇医院开业了
  • 文章来 源莲山课件 w ww.5 Y K J.Com 大班学习故事:米奇医院开业了观察背景:本学期我们在共同体的引导下,结合班级孩子的兴趣以及年龄特点新增了一个特殊兴趣区——米奇医院,前期工作中我们结合小班幼儿游戏的特点给孩子们准备了充足的... - 2018-07-13
  • 中班学习故事:医院
  • 文 章来源莲山 课件 w w w.5Y k J.Com 中班学习故事:医院情况记录:今天xx来到医院当医生,他把药盒里的药都拿了出来,摆在桌子上,然后他对旁边的小伙伴说“我来当医生,你来当护士。”说完他俩开始把医院的材料摆出来,然后开始招呼... - 2018-03-19
  • 第八篇 医院里的童年_灵魂饭_故事大全
  •   我童年的岁月在医院里。我的父亲是一位外科医生,母亲是内科医生。我没有见到过我的祖父和祖母,他们在我出生前就去世了,而我的外公和外婆则居住在另外的城市。在我的记忆里,外婆从来没有来过我们的县城,只有外公隔上一两年来看望我们一次。我们这一代... - 2018-02-12
  • 第十章 方铁匠要许三观把钱给医院送去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方铁匠找到许三观,要他立刻把钱给医院送去,方铁匠说:  “再不送钱去,医院就不给我儿子用药了。”  许三观对方铁匠说:“我不是一乐的爹,你找错人了,你应该去找何小勇。”  方铁匠问他:“你是什么时候不做一乐的爹了?是一乐打伤我儿子以前?... - 2018-02-07
  • 第十八章 李兰站在医院的大门口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兰凌晨的时候就已经站在了医院的大门口,虽然宋凡平在信里说自己中午才能到上海,可是两个多月的分别让李兰的思念像浪涛一样汹涌澎湃,天没亮她就醒来了,坐在病床上等待着晨光的到来。一个手术后的病友因... - 2018-02-01
  • 《小医院》教学反思
  • 文章来源莲 山课件 w ww.5 Y K J.cOm 《小医院》教学反思我们班级的“小医院”是根据主题活动创设的,通过主题活动“小医院”的开展,幼儿已经初步了解了简单的看病常识。根据幼儿的已有经验,我们在“小医院”里安排了三个角色:分别是看... - 2018-01-31
  • 四川大学华西公共卫生学院(华西第四医院)2018年1月招聘4名特聘
  •   〖预览〗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是从事医学人文社会科学教育与研究的学术机构,它秉承了中西方医学悠久的人文传统,汲取了北京大学深厚的文化底蕴,从历史、哲学、伦理、法学、心理学、社会学等学科来探讨医学的价值与意义,阐释当代医学技术、医疗服务和... - 2018-01-14
  • 大班故事:小医院之产科小故事
  • 文章 来源莲山课件 ww w.5 Y k j.CoM 大班故事:小医院之产科小故事活动实录:小医生航航正在用手当做手术刀,从躺在椅子床上面的辰辰的肚子上切下来,然后从衣服里面抱出了小宝宝。思璇也赶忙伸出了双手,抱过来小宝宝,说道:“哎哟,生... - 2018-01-03
  • 大班故事:医院
  • 文 章来源莲山课件 w ww.5 y kj.Co m 大班故事:医院情况实录:       今天开医院的有媛、雨涵和欣怡,媛是医院的医生,另外两个小朋友是管理药品的护士,媛从篮子里... - 2018-01-02
  • 医院里微笑的护士_鬼故事_故事大全
  •      给大家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前些日子奶奶住院,因为我一般值得是夜班,所以多半奶奶在睡觉,而我呢也就很无聊,所以我经常跑到护士值班室去和那些年龄相仿的护士玩,比如讲个笑话给她们听,经常让... - 2018-01-02
  • 医院鬼话_鬼故事
  •   一位医生在做完急诊后已是午夜,正准备回家。走到电梯门口,见一女护士,便一同乘电梯下楼,可电梯到了一楼还不停,一直向下。到了B3时,门开了,电梯门开了,一个小女孩出现在他们眼前,低着头说要搭电梯。医生见状急忙关上电梯门,护士奇怪地问:“为... - 2017-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