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狐狸骷髅_沙海

  •   说完车总招呼我,两个人就往后山上去。这里的环境似乎腐蚀性很强,石阶都腐朽了。

      我们小心翼翼地往上攀爬,如果两个人同时踩上一节石头,石阶会裂开,这么爬了七八步,我背都湿透了,心说还不如走边上的泥地呢。

      不过边上都是腐烂被真菌爬满的灌木,看上去不像是地球上的景象,一般人也下不去脚。

      马上就要爬到封盖的地方了,能看到一条一条巨大的钢筋和铁索横在两边,我忽然意识到,我似乎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样的景象。

      在底下看,封盖上顶端的“钢筋顶盖”非常壮观,大量的锈斑让人觉得这东西见证了太多的历史,上面还附着很多的真菌,和下面的种类不一样。都是白花花的,好像虫的茧。

      没有看到蠪侄的影子,我看了看车总,他却越加的紧张。

      “到出口的地方,越是要小心,因为是人最容易放松警惕的时候。”他说道。

      我理解他的想法,但是我看他紧张的表情,总觉得有点可笑。

      往上还有30级台阶左右,蜿蜒曲折,因为幅度一下子变得很陡,我们绕过两个弯,前面出现个好几个90度的Z形转折。往上的情况一下看不到了。

      车总停了下来:“此地最适合伏击,我们要加倍小心。”

      我们现在的状态,实在不知道怎么样才能真正加倍的小心,没有防弹衣没有盔甲,没有闪光弹的情况下,还是不得不一步一步走过去。车总贴着转折,忽然一个打滚转了过去,拿着土火铳瞄了瞄,然后招手让我过去。

      一路就这么过了三个转弯,就在要过第四个转弯的时候,忽然车总眉头一皱,那小狗已经从口袋里跑了出来,全身的毛都立了起来。

      车总脸色一沉,做了一个让我过去,他掩护我的动作。

      我心说你奶奶个腿儿的,我爷爷就是这么托付你照顾我的吗?敢情之前的小心翼翼只是表演给我看?

      我扯出大白狗腿,正手握住做了防御的动作,然后缓缓探出那个90度的转弯,出来之后先是拿大白狗腿砍了两下。接着我就一愣,我看到前面往上的台阶六七阶的地方,坐着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穿着一身特别奇怪的衣服,是一种非常旧的花布袄子,红色都发黑了,天青色的褂子上污迹斑斑,长满了菌丝。她低着头,看不清脸。

      我腿肚子都有点抖,如果看到一群狐狸我都不至于会有毛骨悚然的感觉——这荒郊野岭的,哪里来的女人会一声不吭的坐在这儿的台阶上?这分明是闹鬼了。

      车总看我长久不打暗号,也没有动静,慢慢摸了过来,看到之后不由也抽了一口凉气。

      “什么东西?”他轻声问我道。

      我轻声道:“你不是很牛逼吗?怎么还问我?”

      “我是养狗的,不是倒斗的。”车总道,把土铳递给我:“这个你来。”

      我拔出打火机,瞄准了这女人,但是也不敢贸然开炮,虽然情况十有八九不太对劲,但是也不能说见一个人形的东西,就直接轰了。万一是活人这罪孽就大了。

      看这女人的衣服,不像是现代人穿的,破破烂烂,该不是哪个古墓里出来的女僵尸吧?

      回头看车总的小狗,却发现不见了踪迹,看来又回到口袋里去了,似乎车总不太打算用这个尖兵打头阵。

      我一边感慨爷爷所托非人,一边想个辙,我从腰后慢慢扯出大白狗腿的刀鞘,刀鞘上有一根短带子,我揪住带子甩动刀鞘,砸了过去。

      刀鞘飞出之后我立即举起火铳,刀鞘打在那个女人头上,轱辘一下,长发遮面的脑袋竟然滚了下来。

      这是台阶,脑袋顺着一跳一跳,就迅速滚到了我的脚下,我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具骷髅。

      “不好!”车总大叫,“退!”

      就见那骷髅的头发瞬间竖了起来,一只奇怪的小狐狸一样的东西,猛地扑向我的喉管。

      距离太近,速度太快,我是避无可避,暗叫一声“中计”!

      瞬间我忽然觉得背上一痛,一道黑影从我背后猛的窜出,和那只小狐狸撞在了一处。就是车总的儿子。

      这狗什么时候趴到我的背上去的,我毫无知觉,见小狗狂吠了几声,已经咬住了小狐狸的咽喉,小狐狸竟然还不断气,不停的翻滚,两个东西顺着边上的土坡就滚了下去。

      与此同时那具女尸的身体四分五裂,从她破碎的袖口大褂下面,冲出十几团长毛的东西,那衣服瞬间空瘪在地上,骨头散了一地。

      这些毛茸茸的东西四散变成了5股,我点着土铳就是一炮,这一根好像火药放得太多了,铳头炸成喇叭,我自己被往后弹飞了六七步。因为是散弹,形成了面效应,一只瞬间被我凌空打成毛花。另一只也被气浪拍到撞到了石阶上,但是立即跳起来。

      我左手拿着开花的石铳,右手举大白狗腿,大吼一声开始上去,一棍没敲中。右手挥动大白狗腿,和四周乱穿的黑影战成一团。

      这些东西速度太快,最开始还能看得出有4只,后来根本无法判断,感觉哪儿都是这些东西。

      车总身手还不错,连续躲过几次攻击,只在脸上被撕了一条口子,我就倒霉了,双手乱舞,不仅一下没敲中,屁股,大腿和耳朵都被咬了,这东西的牙齿和针刺一样,咬着不疼,拔出来就血流不止。

      黑影训练有素,瞬间收缩,攻击得手就迅速退开,几番下来,我和车总已经被逼到了土坡边上,黑影子瞬间聚集起来,似乎要把我们逼下去。

      这一切发生得极快,我条件反射地往边上躲,那黑影一下分成两道,直奔我的面门,只要我的脸被一撞,我立即就会失去平衡滚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听一声犬吠,车总的小狗从我裆下窜出来,猛的一撞,和撞向我的两只黑影滚在一起。我一个翻身就卡在土坡边上。白狗腿往下一插,刀插入土里才没下去。

      一边的车总“哇啦啦啦啦”的叫着滚了下去。我爬起来,就看到小狗的背上被一只狐狸狠狠咬住,而它咬住了另外一只的面门,我上去一刀把它背上那只吓走。

      小狗得到了解放,一个很萌的翻滚,跳出了战团。

      它抖了抖毛,已经有些站不住,就听到土坡下车总吹响了哨子,小狗趔趄了一下,往土坡下狂冲而下。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522&f_id=759 - 2015-12-28
  • 第三十章 振臂护花一搏酬红粉 香唾调药双泪落君前_纵鹤擒龙
  •   尹稚英刚一转身,却见白僵尸舍了自己,竟向使双拐的扑出。这真是奇异的变化,他们既然自相残杀,自己乐得坐山观虎斗,当下全神戒备的向后退了两步!使双拐的被震身死,从西厢飞出来的人,也正好落到场中。此人生得又矮又胖,穿着一袭宽袍大袖的半截长衫,... - 2017-12-28
  • 第三十章 毁琴救劫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方如苹看到常千里迎着过来,立即以“传音入密”说道:“老哥哥,我是方仲平呀,你真的要和我动手吗?”  常千里听得一怔,口中发出一声洪笑,说道:“谷主要老夫把你拿下,你发剑吧!”  锵的一声掣剑在手。  方如苹道:“在下这柄剑削铁如泥,老丈... - 2018-01-18
  • 第三十章 石板路循着池塘绕去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石板路是循着池塘绕去,来至一座土阜似的小山之下,山上修篁千竿,山下有一间茅屋,正好面对池塘,这时柴门深掩,不闻一点声息。  丁少秋心中暗道:“这地方倒是幽静得很!”  就在此时,突听一个苍老声音传了过来:“小施主既然来了,怎么不到屋里一... - 2018-05-03
  • 第三十章 马上弯弓射落霞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他来时虽然注意着路径,但因时在深夜,所看到的到处都是黑压压的山林,除了心中还有个大概印象,差堪辨别,根本就记不得路程。  他因病老人游老乞还在前面树林中等候,自己总不能弃他而去,是以略为辨认方向,就催马疾行,一路急赶。  所幸坐下马匹,... - 2018-05-07
  • 第三十章 云中山城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却说范君瑶等一行四人,由汝南一路西行,路上何处打尖,何处投宿,都有祝士义安排。  有这样一个老江湖同行,自然少了很多麻烦。一路晓行夜宿,没有发生什么事故。  这天黄昏时分,赶到河津县,祝士义一马当先,领着三人在一家招安客店门前下马,关照... - 2018-01-18
  • 第三十章 同仇敌忾_彩虹剑
  •   范子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说该让夏伯父知道,也是由你去告诉夏伯父,并不是我去说呀!再说,你既然坚持不让夏伯父知道,我自然不会说的了,你要去老子山,我也义不容辞,当然要陪你去了。”  “嗯!你……”夏玉容这才回嗔作喜,盈盈秋水瞟了他一... - 2017-12-25
  • 第三十章 发现第三者_珍珠令
  •   “得陇望蜀,始乱终弃?”女的问道:“你怎么说的?”  男的苦笑道:“她说完这两句话,转身就走了。”  女的想了想道:“我看你在这里已经待不下去了,还是离开算了。”  男的道:“不,我现在不能走。”  女的道:“为什么?”  男的道:“第... - 2017-12-24
  • 第三十章 毒剑逞威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这三掌,不但劲力如山,而且快逾闪电,洞宫居士竟然招架不住,被逼得步步后退。  这当儿,玉笔生花许占奎,又从身边取出药丸,吞了一大把,他明知这种普通解毒药,无法解去所中剧毒,但至少可以暂时阻遏毒势发作。  服药之后,经过一阵调息,把毒物逼... - 2018-05-29
  • 第三十章 破机关群雄登堂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那第四拨(由华山掌门人华凤藻为首),和第五拨(以程明山为首)也在天亮以前,追入了徂徕山,只是这两拨人是暗的,因此行踪就十分隐秘,但他们的目的地也在日月堂,故而这时也已悄悄朝松林掩近。  窦金梁、黄子伟一出松林,就沿途留下了紧急集合的记号... - 2018-05-25
  • 第三十章 苗疆毒妇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青石塌上,依稀似乎横放着三个人影,因相隔较远,又有怪人挡住视线,瞧不真切!但可断定,这三人准是崔慧、上官燕、和泰山一鹰祝鹰扬无疑。  梅三公子瞧到三人影子,心中反到大定。暗想看情形,他们敢情全被点了穴道,尚无性命之忧。那长发怪人,武功虽...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谢绝官银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西帮票号重返京津复业,严守了“天大窟窿赔得起”的祖训,敞开老窖积蓄,源源调运巨银上柜,兑现旧票,赔偿损失,很快激活了银市。西帮的实力再次惊动天下商界,西帮 信誉更是陡涨,达到历史顶点。历劫遇险反能借势出奇,这本也是西帮的... - 2018-01-21
  • 第三十章 李代桃僵_引剑珠
  •   慕容修和十三名青穗剑士,经过一阵坐息,内腑剧痛已止,只是不能运气,闻言缓缓睁目,道:“是秦兄赶来了?”  秦大成道:“兄弟奉剑主之命,驰援而来,慕容兄伤势怎样了?”  慕容修站起身来,只觉不运气,内腑就并不疼痛,一面摇摇头道:“兄弟和他... - 2017-12-29
  • 第三十章 太阴宫主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黄承业虽被宫如玉松开了手,他此刻那里敢逃?只是愣愣的站在一边,此刻忽然插口道:“赤玉箫,这是洛阳崔家之物。”  宫如玉横目问道:“你认识此箫?”  黄承业忙道:“江湖传诵的‘岳家剑法崔家箫’,崔家以赤玉箫驰名武林,属下自然认识……”  ... - 2018-03-04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其事好还①。师之所处,荆棘生焉。大军之后,必有凶年②。善有果③而已,不敢④以取强⑤。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勿骄,果而不得已,果而勿强。物壮⑥则老,是谓不道⑦,不道早已⑧。[译文]依照“道”的原则辅佐君主... - 2017-12-31
  • 第三十章 徐少华等人进入桃花宫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纪若男、蓝如风、王天荣、壬贵四人,远远跟在前面五人身后,直到徐少华等人进入桃花宫。  纪若男才向身后三人打了个手势,低声道:“我们可以走了。”  她走在前面,悄悄朝平台右侧绕去。  蓝如风、王天荣、壬贵一个接一个跟在她身后疾掠过去。不过... - 2018-03-15
  • 第三十章 船中定计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心中暗道:“赛诸葛指出自己两人,那是为了他们不肯承认掌门人身份,想自己两人帮他证明了。”  邵元冲目光一转,望着两人间道:“两位如何称呼?”  白少辉连忙抱拳道:“在下白少辉,这是我义弟范殊。”  邵元冲又道:“不知两位如何发现老... - 2018-03-10
  • 第三十章 蝶血千里草原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原来鬼矶土秦风在昨夜和黄秋尘,在那荒山寺观中交手三十招之后,曾经说过:“在黄秋尘武功没练到杀害他之前,绝对不要再被他遇上,若是遇上,鬼矶土秦风绝不会像以往二次,事先约束招式之数,跟黄秋尘搏斗……。”  黄秋尘这时心中惊骇不已,他梦想不到... - 2018-03-19
  • 第三十章 斗牛坪伤心泪洒 潜龙堡血雨腥风_白衣紫电
  •   何士魁急退五步道:“用暗器不算!”  夏乾道:“怎么样才算?与人动手还要事先说明,用暗器不算?”  何士魁大腿上中镖,跑都跑不快,知道不免,道:“夏乾,此行以你为主,你如有种,待我伤愈之后,再与你公平对决!”  夏乾龇着牙道:“何士魁,... - 2017-12-31
  • 第三十章 双扇交锋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目能夜视,看得清清楚楚,从顾青纶的厨头上,射出一蓬隐隐闪着蓝芒的毒针,不觉冷笑一声道:“顾青纶,凭你还暗算不了我。”  摺扇轻轻一圈,朝对方扇去。  顾青纶毒针出手,人已移形换位,向旁闪出,听到方振玉的喝声,他早就接二连三换了三处... - 2018-02-03
  • 第三十章 毒心毒阵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一看那桌上,虽然只有七八样菜肴,但虎脯、鹿腿、竹笋、青菜,都色彩鲜艳,香气扑鼻,这就不再客气。  大家入座之后,柳清河举杯道:“这是老朽山居无事,用前溪山泉,自制自酿,江少侠且品尝一杯,试试如何?”  江青岚浅尝了尝,祗觉清冽芳香... - 2018-04-26
  • 第三十章 李光头已经顾不上宋钢了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已经顾不上宋钢了,他伸出两根手指,说自己是白天挣钱,晚上挣女人。他说自己忙得不亦乐乎,除了钱和女人,什么都不知道了。李光头一直没有结婚,和他睡过的女人多得不计其数,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有... - 2018-02-05
  • 第三十章 狼蛇二凶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天狼叟看的不禁一怔,曾金发是被自己门下独门手法所伤,怎么好的如此快法?除非有身具上乘内功之人,以本身真气,替他打通十二经路。他心念转动,忍不住朝和曾金发一起走出的蓝衫少年,多看了一眼。  这一打量,只觉这蓝衫少年气度温文潇洒,另有一股*... - 2018-04-03
  • 第三十章 力镇狂涛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尹翔急的顿足道:“咱们上了他的当,他针筒之内,根本已经没有针了!”  劈手夺过针筒,果然已经没有一支毒针。  谢无量吁了口气道:“不错,要是他筒内还有毒针,早该射出来了。”  翻天雁柏长青蹲下身去,在葛飞白脸上仔细看了一阵,果然看不出丝...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谷飞云心中暗暗高兴_东风传奇
  •   谷飞云心中暗暗高兴,总算店伙帮了自己的忙,过去闩上房门,又坐了一回。喝完一盅茶,算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才悄悄推开后窗,飞身而出,再掩上窗户,飘落地面,往外行去。  出了店门,这时大街上正是夜市最热闹的时候,商店灯火辉煌,行人熙攘往来,不... - 2017-12-18
  • 第三十章 宫中老妖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莫延年累的老脸上涨起红晕,依然休想把它拗折,不禁吃惊道:“这会是纯钢铸成的!”  伏虎手孟忠掳掳衣袖,说道:“兄弟助莫大侠一臂之力。”  铜脚道人站在边上,悠然笑道:“若是纯钢铸制,只怕合咱们几人之力,也休想拗得动它。”  银拂道人道:... - 2018-01-06
  • 第三十章 一个身穿蓝布长袍四十出头的中年人走进来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不多一会,门口响起一个中年人的声音说道:“属下田进财来了。”  丁天仁道:“进来。”  “是。”走进来的是一个身穿蓝布长袍四十出头的中年人。身形赢瘦,但丁天仁却发现他双目神光充足,分明还有一身武功。  这时已走近丁天仁面前,躬着身道:“... - 2018-01-11
  • 第三十章 肃清内奸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不多一回,杜景康急步走入,朝凌杏仙抱抱拳道:“夫人,有何指示?”  凌杏仙道:“贼党勾结那山鬼叟朱友泉,已把楚公子兄妹和小鲁班等人,捞往邙山鬼窠,咱们就得立时赶去邙山救人,这里由沈大侠、丁大侠留守。你把擒下的贼人,点交丁大侠,咱们即刻就... - 2018-01-09
  • 第三十章 湖中赌局剑影寒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千山荒草碧,万枝杏花飞。  柳枝吐出嫩芽,麦田郁郁青葱,远山披起碧衣,游鱼嬉戏水波,焕之四望,皆是一片青翠,麦香浓烈,花芳袭人,这一年的江南之春似乎来得特别早。  这一年的春天亦是一个多事之春!  江湖已现纷乱之势。炎阳道自盟主侠刀洪狂... - 2018-06-19
  • 第三十章 虎面人的喝声仿若铜钹在耳畔敲起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虎面人的喝声仿若铜钹在耳畔敲起,直要钻入人心底去。然而罗彻敏抬头去看时,发觉他正踏着河畔的枯柳残枝,其实离得还远。虎面人手中一甩,禅杖脱手而飞。杖头绿光在河面上划出一道绿痕,仿如冰裂水泻,有森森鬼气从幽冥之中漫入人世。围观人群一片慌乱,... - 2018-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