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演戏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回到芙蓉别院,云襄先让下人将阿布抬下去小心照顾,然后令人去请顾老板。不一会儿顾老板赶到,二人客套寒暄后,云襄立刻开门见山:“听说唐功德到了成都,顾老板可否安排我见上一见?”

      顾老板满面惊讶:“公子消息真是灵通,我也才刚刚得知这个消息。唐宗主一向行事低调,不喜应酬,常人要见他实在不容易。”

      “我不是要和他把酒论交,哪怕只远远看他一眼都行。”云襄忙道。千门中有阅人之术,他想亲眼看看这个一方霸主,真正对他有所了解后,才有信心在他眼皮底下实行自己的计划。

      顾老板沉吟起来:“容我想想办法,一定不让公子失望。”

      将顾老板送出门后,云襄回到自己房中,仔细关上房门,这才从袖中拿出风眼的信。将厚厚一叠信纸抽出,草草看了一遍,然后从中抽出几张仔细铺在桌上。剩下的则随手塞入抽屉。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真正意图,他要风眼调查的东西多而繁杂,就算风眼也不知道他真正的兴趣所在,有关唐门和叶家的情报,在所有汇报中并不占多大比重。

      对着寥寥几页信纸看了半晌,确信已将之牢记于心后,云襄这才将信纸凑到烛火上烧成灰烬。然后他铺开纸墨,飞快地写下了一封书信,让下人叫来寇元杰,将信郑重地交给他:“将这封信立刻飞传寇门主,他看到信后,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寇元杰见信封得严严实实,也没有多问,点头退了出去。父亲看到信后,自然会回信告诉他内容,他不怕云襄搞什么鬼。

      待他离开后,云襄这才对门外高喊:“来人!让碧姬公主前来伺候。”

      片刻后碧姬来到房中,云襄叮嘱道:“明天一早,唐笑将带人动身去高昌,随他前去的可都是老江湖。让你的人作好准备,千万不能有任何闪失。”

      碧姬眼眸中闪出兴奋的光芒,猎物终于开始接近陷阱了!

      清晨,薄雾如烟,四野无人。众人早早赶到郊外,为唐笑送行。

      “大家请回吧!”唐笑团团一拱手,“半个月后我就能赶到高昌,最快一个月内就有回函。大家见到我的印鉴和亲笔信,再决定是否向高昌放款。”

      叶晓笑道:“你放心,见不到你的亲笔书信,我们不会轻举妄动。”

      目送着唐笑一行纵马而去,云襄与寇元杰交换了个眼神,心领神会地微微颔首。昨晚那封信将赶在唐笑之前送到寇焱手中,就算碧姬的同伙有什么闪失,魔门也一定有办法将破绽补上,云襄对此深信不疑。

      回到别院,就见顾老板已等候多时,见云襄回来,他终于舒了口气:“今晚叶继轩在雅客居宴请唐功德,你可以在那里见到唐宗主。”

      叶晓叹了口气:“家兄愚鲁,按说我最有资格继承家族事业,何况我与唐门七小姐还有婚约。最近家父体弱多病,有意将生意全部交给我打理。若在这节骨眼上发现我账上短了十万两银子,老头子非宰了我不可。家父一再告诫,像咱们这样的人家,再怎么奢侈浪费都没多大关系,就怕胡乱折腾。所以这事还要公子帮忙,先帮我遮掩过去。”

      云襄叹道:“二十万两不是小数目,我虽拿得出来,却也不能独自冒如此大的风险啊。”

      叶晓想了想:“要不这样,咱们先约见几个合伙人,看看他们能拿出多少,不够的就由咱俩平摊。不过我现在拿不出现银,所以只有给公子你打个欠条,一旦这项投入见了效益,我连本带利一并奉还!”

      “若这项投入最终打了水漂呢?”云襄问。

      “我依旧不会少公子一个子儿!”叶晓忙道,“只要公子助我度过眼前这难关,一二十万两银子对我来说,还不是什么大问题。”

      云襄想了想,终于点头道:“好吧!就照叶公子所说。”

      叶晓大喜过望,忙对云襄连连拱手:“云公子这是帮了我大忙!能交公子这么个朋友,真是我叶晓三生之幸也!”

      二人商议停当,立刻召集几个共同出资的富家公子,果然如叶晓所料,几个人再不愿拿出更多的钱。叶晓只得与云襄各自分担十万两,并照约定给云襄写下了十万两的借据,由云襄择日将总数二十万两银子给唐笑送去。

      当碧姬听说云襄花了二十万两,仅换到一张借据时,差点没有将云襄吞了下去:“你疯了?咱们是要千别人的钱!不是自己掏腰包!”

      “这个比钱更重要!”云襄笑着将借据仔细收了起来。

      “这张白条管什么钱?”碧姬气得满脸通红,“再说咱们到哪里去筹这二十万两银子?”

      “谁说要筹银子?”云襄诡秘一笑,“咱们只需装几车石头,贴上封条让信得过的镖局送到高昌就行,所花不过几千两路费而已。”

      碧姬不解地问:“就算封上镖银走暗镖可以暂时骗过镖局,可唐笑收到石头岂不立刻就穿帮?咱们岂不死无葬身之地?”

      “放心!唐笑会配合咱们。”云襄悠然一笑,对碧姬挥挥手,“为我研墨,我要给他写封信。”

      “唐笑会配合咱们?”碧姬这次彻底糊涂了。

      云襄没有理会碧姬的惊讶,又对她吩咐道:“去请元杰过来,这趟镖我要他找人暗中护送,路上千万不能出任何岔子。”

      半个多月后,当满载石头的镖车抵达高昌时,立刻有人持唐笑的信物前来接收。护送的镖师收到回执和佣金后,千恩万谢地打道回府,一路上都在为这趟镖的顺利暗自庆幸,谁也没想到这次护送的只是几大车石头。

      在高昌都城死囚牢房中,唐笑正为能否活下去忧心忡忡。几个月前他带着随从刚踏入高昌,就被几个自称高昌捕快的黑衣人追捕。原本以为凭借泱泱天朝武林世家的声望,就算高昌国君也要礼让三分,谁知几个捕快却一点儿不给面子。刚开始唐笑并未将对方放在眼里,以为凭借自己一身武功,要在这西域小国脱身并不困难,谁知动手后才发现,几个捕快的武功居然远超过自己想象,不仅将自己一行彻底击败,甚至尽数擒拿活捉,无一漏网,自己在这死牢中一关就是几个月。

      唐笑正在胡思乱想,就见一个黑衣汉子来到牢门外,将纸墨笔砚递了进来,喝道:“我说你写,错一个字,老子割你一片肉下酒!”唐笑知道对方绝非虚言恫吓,曾有随从为了救自己,已被他们烹杀。他们的野蛮恐怖彻底击垮了唐笑的反抗之心,虽然明知写这样的信就如为虎作伥,会将自己朋友的钱骗个精光,但与自己的性命比起来,钱已经不重要,何况那还是别人的钱。唐笑战战兢兢地铺开信纸,这样的信他已写过一封,不再感到有什么内疚和不安。

      半个月之后,当唐笑的亲笔信送到叶晓手中时,他总算松了口气。他匆匆来到芙蓉别院,将信递给云襄:“这事总算有了点儿眉目,唐笑信中说,现在只要护送碧姬公主回到高昌,忠于她的兵将就将聚集到她的麾下,一举除掉叛王,夺回王位!”

      云襄草草浏览了一遍,将信还给叶晓:“这没问题,我明日就派人将公主送去。”

      叶晓松了口气,忙道:“护送公主的大事,本该由我亲自前往,不过最近家父正为立嗣的事左右为难,在下实在无法离开。所以我希望这护送公主的重任,由公子你亲自出马。我会聘请最好的镖师,再加上几名唐门高手,定能保公主和公子你万无一失。”

      云襄心知这是要将自己这个最大的债主支开,免得影响他争夺嗣子之位。云襄也不点破,只为难地摊开手:“我一向养尊处优,对西域更是一无所知。这等大事还是委托别人吧,在下实在难以胜任。”

      见云襄态度坚决,叶晓只得让步,答应另找合适人选。二人商议停当,叶晓这才告辞。待他一走,一旁听得多时的碧姬奇怪地问道:“唐笑那信是怎么回事?”

      “那是我的主意。”

      “你的主意?如今正是关键时刻,我岂能离开?”

      “你若现在不走,恐怕永远都别想走了!”云襄冷冷道,“自从别人投下第一笔钱,就早已将你严密监视起来。你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眼中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408-969.html - 2018-06-12
  • 第十一回 问天下谁是英雄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这是那里?昨夜种种却一并兜上心来。他回想起最后所见的赢雁飞的神情,心头冰凉,然后便是难忍的狂怒,欲从床上一跃而起,却没能如愿,只是弹动了一下,便又倒回去,云行天活动了一下肢体,只觉手足酸麻,力道尚不足往日一成。  皇上!云行天听到这句话... - 2018-09-25
  • 第十一章 四路长征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身形一晃而至,右手发掌之际,掌势连番旋转,使人摸不清她究竟击向何处?她这一记使的正是芙蓉城一派最厉害的“九转玄阴掌”,外人看不清她的手势,实则直向卓少华当胸印来!  卓少华精通长风子“十三破“,对她旋转的掌势看得清清楚楚,直等她手掌快要... - 2018-04-14
  • 第十一章 情意绵绵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口中啊了一声,点头道:“不错,我真是好饿,不过……”  金萍瞟了他一眼,轻轻咬着嘴唇,偏头问道:“不过什么呢?”  杨文华悄声道:“秀色可餐,我把肚子饿也忘了。”  金萍嗔道:“公了闭了三天关。却越学越坏了。”  杨文华潇洒一笑,... - 2018-04-18
  • 第十一章 度寿诞菩萨主盟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总管劳乃通走在前面,当先跨入书房中间一间敞轩,朝来人拱拱手道:“诸位掌门人,敝主人来了。”  众人听说寿星出来了,纷纷离座站起。  菩萨由程明山、荆一凤搀扶着缓步走入,众人纷纷鼓起掌来。  菩萨拱手道:“诸位道兄快快请坐。”  少林方丈... - 2018-05-22
  • 第十一章 中州剑客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老者双眉一扬,手中剑倏地平出,臂腕一震一挺,竟将壮汉硬硬蹦回,并沉声叱斥道:  “我等自命侠义英雄,以谋困诛玉面煞神,乃为飞云叟复仇,情有可原,设若诛杀老弱无辜之人,与玉面煞神何异,老夫断不容尔兄弟妄行妄为!”  三名年青壮汉似是一路,... - 2018-05-26
  • 第十一章 林红准备结婚摆上几桌酒席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林红准备结婚那天在人民饭店摆上几桌酒席,把男女双方的亲朋好友都请过来喝喜酒。林红在一张白纸上把女方亲友的名字都写上了,又拿了一张白纸给宋钢,让宋钢把男方的亲朋好友也写上,宋钢手里拿着笔像是举重似的吃力,半天写不出一个字来。宋钢支支吾吾地... - 2018-02-03
  • 第十一章 东海雄风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杜永看到林仲达、楚玉祥来了,慌忙迎了出来,他脸上充满了兴奋而愉快的神色,躬着身道:“小的见过林少爷、楚少爷,方才小的找到几个住在附近的弟兄,告诉他们镖局复业的情形,大家都十分高兴,已有七八个人自动前来帮忙,其余的人得到信息,也会很快赶来... - 2018-06-01
  • 第十一章 刘镇的批斗大会越来越多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我们刘镇的批斗大会越来越多,在中学的操场上像是庙会似的从天亮开到天黑。宋凡平每天一早就要提着那块大木牌出门,走到中学大门口时就将木牌挂在脖子上,低头站在校门口,等着开批斗大会的人都进去了,他才取下木牌,拿起扫帚清扫起中学前面的大街。到了... - 2018-01-31
  • 第十一章 勾心斗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韩玉琪闻言,抬目望去。  只见黄秋尘本来如痴似痴,静止不动的身子,这时突然像是疯魔一般,双手乱挥乱舞起来,不过身子仍然盘膝蹲坐。  韩玉琪一惊说道:  “姊姊,你看他的眼睛,噢!他要发疯了。”  原来这时候,遥遥可见黄秋尘的双眸在阳光映... - 2018-03-19
  • 第十一章 守株待兔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因阮大哥密柬上也是叫自己住到竹楼上去,这就不再犹豫,举步朝竹楼上走去,到了尽头,然后用银钥开启小锁,缓缓推开木门。  站在竹梯下面的苍猿,抬头仰望,直等他打开木门,口中发出欢呼,突然长啸一声,掉头飞跃而去。  许庭瑶并没去理会它,... - 2018-05-21
  • 第十一章 人如美玉马如龙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南宫婉连说带笑,脸上浮起两个深深的酒涡,娇憨逗人!但却在巧笑声中,出其不意,左腕一扬,手背向外,往前拂去!  蒙脸人武功原本极高,南宫婉纤手一抬,他早已瞧在眼里,口中阴嘿一声,毫不在意的右手大袖一丢,迎着拂来!  莫看他大袖这么一丢,竟... - 2018-05-28
  • 第十一章 争女争徒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胖老大却笑容可掬,装出十分正经,向盛妆少妇抱拳道:“座有高人,在下兄弟,居然有眼不识泰山,请少夫人多多原谅!在下斗胆,还想请教少夫人如何称呼?”  盛妆少妇,并没立即回答,只是“格”的轻笑了一声!  匏犀微露,春花乍展,她本人已是美如天... - 2018-04-25
  • 第十一章 水陆追踪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旋风煞木通走后,陆地神龙程元规因大家劳累了一晚,此时天色大亮,夺命飞环邢长林已要方广寺下院,腾出几间静室,便请大家回房休息。  楚湘云、冷秋霜两位姑娘,不放心陆翰飞伤势,还待入内探视,却被阴风煞劝止,说陆少侠此时正好由程帮主打通奇经八脉... - 2018-01-18
  • 第十一章 百花谷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金一凡突然朝赵三肩头,猛力拍了一下,道:“赵兄!”赵三吃了一惊,回头道:“金兄有什么事?”  金一凡道:“兄弟有件事,一直藏在心里,没说出来,你府上有一名叫高冲的人,平日行动鬼祟,只怕就是奸细,他在府上,担任什么职务?”  赵三吃惊道:... - 2018-03-08
  • 第十一章 丁少秋和李飞虹两人穿行松林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李飞虹两人穿行松林,朝前走了八九丈光景,就以树身作掩护,悄悄探头看去。  古灵子和黑袍瞎子两人已经并肩站在大路旁一棵大树之下,两人身后,一排站着三男一女,则是古灵子的四个门人。  这时山麓东首已经出现了一行人,为首—个须发花白的... - 2018-05-03
  • 第十一章 老身携尔东行日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心想:“你要问我什么,自然不会瞒你,又何必动蛮?”当下答道:“不可正是从佟家庄来的,老前辈想必为了孙老爷子被害之事,闻讯赶来的?”  孙大娘狞厉的道:“你是佟家庄的人?”  赵南珩方才吃过苦头,瞧她要作势抓来,赶忙道:“小可只是在... - 2018-05-05
  • 第十一章 裘老先生在古董在市场上树立了极大的信誉_湖海游龙_故事大
  •   尤其在古董在市场上,树立了极大的信誉,只要经裘老先生鉴定,就是膺品,也没有一个人敢说它是假的。  裘好古名利双收,在京城里,可说是一言九鼎,结交的也尽是王公巨卿。  但最近却使他胆颤心惊,终日里揣揣不安。  那是近半月来,求古斋天天晚上... - 2018-04-30
  • 第十一章 意外奇遇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秃龙万三胜立即陪笑道:“道长,这是敝帮龙副坛主龙振南。”  灵均道人听得暗自惊凛,心想:“龙门帮一个副坛主,就有这等身手,人言龙门帮卧虎藏龙,高手如云,看来真个不假!”  一面收起南明剑,连忙稽首答礼,道:“龙施主剑术精妙,内功深厚,贫... - 2018-02-28
  • 第十一章 田舍夫妇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宋秋云道:“婆婆的七修针虽然落在地上,但只要她衣袖震动,地上的针仍可飞射起来伤人。她这一手真厉害!”  正在和田舍翁拚斗的太真道人,眼看三师弟被缝穷婆制住,心头又惊又恐,突然舍了田舍翁,身形凌空飞扑过来,落到玉真道人的身侧。定眼瞧去,只... - 2018-05-17
  • 第十一章 投鼠亦忌器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是……是……”金财神道:“他开口要十两黄金,才能配制,也是陆连奎经手的。”  尹剑青问道:“那走方郎中呢?人在何处?”  金财神尴尬一笑,说道:“尹少兄,你找不到他了。”  尹到青道:“他到哪里去了?”  金财神道:“老朽一生行事谨慎... - 2018-05-15
  • 第十一章 威胁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成年以后,有一天中午,一个站在街道旁的孩子以其稚嫩有趣的动作,使我长久地注视着他。这个衣着鲜艳的小家伙,在灿烂的阳光里向空气伸出胖乎乎的胳膊,专心致志地设计着一系列简单却表达他全部想象的手势。其间他突然将右手插入裤裆,无可奈何地进行了... - 2018-02-11
  • 第十一章 玄衣道姑被所有的人都口称仙姑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玄衣道姑这一跨出软轿,所有的人都口称“仙姑”,一齐跪伏下去。众人当中,只有徐少华、史元、蓝如风和自封总管的贾老二四人没有跪拜下去。胡老四、余老六看他们没有跪拜,也就不拜了。  玄衣道姑手持白玉拂尘,目光盈盈朝徐少华几人瞟了一眼,才娇声说... - 2018-03-14
  • 第十一章 龙潭嘉宾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点点头,问道:“何老丈认识那位老人家吗?”  何老实道:“老汉不认识他,那位老客官不是咱们镇上的人,哦,老汉想起来了,那位老客官要老汉转告公子爷一句话。”  方振玉问道:“那位老人家说了什么?”  何老实道:“那老客官说:公子爷的... - 2018-01-31
  • 第十一章 天月都指挥使是个魁梧威猛的汉子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混战开始后,王无失一面作战,一面很留意地看着宋录。宋录在斩了十多人下马后,他终于如愿以偿地挑上了天月都指挥使。天月都指挥使是个魁梧威猛的汉子,使着两三百来斤的熟铁棍。他见宋录找上来,竟有些害怕似地,拼尽全力一棒砸下来。  宋录站在马下反... - 2018-07-15
  • 第十一章 百折不屈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初晓的阳光隐隐斜透进墓中,映射着明将军颀长而沉雄的身影,在身后的墙上投下一道青黑的轮廓。随着明将军大步从墓中踏出,阳光从他双足、膝盖、大腿、躯干一路延伸上去,终现出那倾泻而下浓密的黑发、不怒而威凛傲的面容;那道影子亦从墙上落于地下,越拉... - 2018-07-10
  • 第十一章 一切难依旧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七月,老太爷传回过一次话来,说赶八月中秋前后,可能返晋到家。   听到这个消息,三喜明显紧张起来。杜筠青见了,便冷笑他:“你说了多少回了,什么也不怕,还没有怎么呢,就怕成这样!”  三喜说:“我不是怕。”  “那是什么?... - 2018-01-20
  • 第十一章 真假逸士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这条路,正是循着北峡山脉而行,沿途尽是山间小径,行人不多,正好施展轻功,正在奔行之间,忽听一阵噗噗之声,从林间上空掠过!  云飞白举目看去,只见一只灰鸽,快似箭射,朝东北方向投去,就在前面那头灰鸽飞去不久,又是一阵噗噗轻响,掠过头顶,那... - 2018-01-29
  • 第十一章 人去楼空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两人并坐低声谈了好一会方始结束。胡雪岩戴了一顶风帽,帽檐压得极低,带了一个叫阿福的伶俐小厮,打开花园中一道很少开启的便门,出门是一条长巷,巷子里没有什么行人,就是有,亦因这天冷得格外厉害,而且... - 2018-01-19
  • 第十一章 出现第三股势力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年嵩昌因儿子好不容易才脱离虎口,如今又要随着孙必显回去,心中虽觉舐犊情深,但又不好开口加以阻拦,只是攒攒眉道:“你们神志已经清爽,再混进去,务必处处小心,若是露出一点马脚就前功尽弃了。”  年其武道:“爹只管放心,咱们有五人之多,绝不会... - 2018-01-18
  • 第十一章 第二个行星上住着一个爱虚荣的人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二个行星上住着一个爱虚荣的人。  “喔唷!一个崇拜我的人来拜访了!”这个爱虚荣的人一见到小王子,老远就叫喊起来。  在那些爱虚荣的人眼里,别人都成了他们的崇拜者。  “你好!”小王子说道。“你的帽子很奇怪。”  “这是为了向人致意用的... - 2018-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