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奇袭荧惑_山河_故事大全

  •   丁先生就是宁徊风!

      许惊弦蓦然想通了一切关键。

      宁徊风本就是性格执拗、心志坚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四年前在困龙山庄受挫,不肯善罢甘休,偏偏要在擒天堡东山再起。但龙判官与擒天堡手下都认得他,自然需要易容,他被林青射瞎一目,索性装扮成一个瞎子,将“宁”字去头,摇身一变成为了丁先生,又故意将面孔化装得狰狩丑陋,让人不敢多看一眼,更无法与原本飘逸清俊的宁师爷联系起来;他对擒天堡上至龙判官、下至每一位堡丁的行事风格都了解极深,自可料事如神,算无遗策,所以只用了几个月时间便重新获得擒天堡上下的信任;对于曾经隶属于擒天堡的涪陵帮会也是十分熟悉,所以才能针对每个人的性格特点逐个击破,涪陵三香阁中威逼兼利诱井雪会主赵凤梧之举便可见其手段。

      鲁子洋本就是宁徊风的手下,得到宁徊风的授命反出擒天堡加入媚云教,有宁徊风在擒天堡通风报信,鲁子洋无须费神便可轻易立下功劳,顺利当上了媚云教的青蝎左使。而在他两人的穿针引线之下,擒天堡与媚云教的仇怨渐解,达成联盟。

      泰亲王本就与御泠堂有合作关系,当年谋反失败逃离京师极有可能就是得到了青霜令使简歌之助,与宁徊风一拍即合:而乌槎国首座客卿鹤发正是当年御泠堂的碧叶使,如果他也加入到宁徊风的阵营中,那么看似绝无可能的几大势力的联盟就此被“丁先生”轻轻松松地一手促成。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焰天涯中都是封冰的亲信弟子,御泠堂无法打入其中,所以才借自己替楚天涯传话之机前去说服,奈何封冰与君东临深明大义,洁身自好,宁徊风无法说动焰天涯与他们同流合污。

      青霜令使简歌当然也不会袖手旁观,并且极有可能是幕后的真正主谋。但简歌主要的精力放在对青霜令的研究上,分身乏术,不能到滇南一带与宁徊风会合,便收买了非常道道主慕松臣,派出非常道杀手兵分两路,由“活色生香”两大高手分头行事,香公子前往锡金约见南宫静扉,叶莺则负责配合宁徊风,亦可掩饰他的真实身份。另外,容笑风当年就与反出四大家族投入御泠堂的紫陌使白石交好,简歌自然不会放过这枚棋子,于是容笑风亦随军出征,成为了朝廷大军中的卧底……

      宁徊风唯一失策的是,他原本未料到会在涪陵遇见自己,而那时已经伏击凭天行,用灭绝神术击中了他一掌,因为当年宁徊风曾用同样的功法对付过自己,唯恐被识破,所以当龙判官提及那一掌时才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幸好凭天行被景成像所救,不但未死,反而与自己结为莫逆,鬼使神差地识破了这个破绽,才终于识出了宁徊风的真面目!

      一确定宁徊风的真正身份,曾经困扰许惊弦的一切疑点皆迎刃而解。想到宁徊风本是自己的杀父仇人,自己却不辨真假被他所用,不但助纣为虐,还因此害了挑千仇与容笑风,真是旧恨未消,又添新仇……他越想越是惊怒交加,气得咬牙切齿,恨不能立刻赶到宁徊风面前揭开他的面具,再用显锋剑在他身上捅几个透明窟窿。

      之前他相助明将军反击叛军还只是出于国家利益,现在则是真心实意愿意替明将军效力。相比之下,林青之死固然有明将军的大部分原因,但其中尚有可商榷之处,而宁徊风才是亲手杀害义父许漠洋的真凶。

      但是,明将军痛失爱将,并因之咳血而负内伤。大军虽非败退,但军心不稳,短时间内恐怕无法击溃叛军,他还有机会找宁徊风报仇吗?

      不过几次呼吸的时间,许惊弦心里已转过无数个念头。就从这一刻起,十六岁的他已翻过了人生中的一道山岭,眼中的世界已焕然一新,对每一样事物都有了崭新的理解。从今以后,或许他单纯依旧、真诚依旧,但再也不会那么轻易地相信别人,被人所欺骗。

      凭天行兀自喋喋不休:“小兄弟,千仇其实很看重你,当你如弟弟一般亲近。不瞒你说,我曾对你有过怀疑,但她却坚持说你是一个真诚率性的少年,即使踏错一步,也定是受人蒙蔽,只要给些时间,你一定会明白大义何在,所以我从没有将那些怀疑报告给将军……”

      许惊弦心头一紧,没想到挑千仇会如此看待自己,自己却害她送命。他咬牙扶着凭天行站了起来:“凭大哥,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你尽管放心,我是你的兄弟,从今以后,决不会给你丢脸。”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是他给自己立下的誓言,也是在慰藉挑千仇的英灵。

      明将军病重的消息不胫而走,立刻传遍了全军。以往只要有他这位不败的大将军在,哪怕是有向敌人示弱之嫌的退兵行动,所有士兵也都充满着信心,认定那只是明将军诱敌的策略。但此刻,每一名战士的心里都沉甸甸的,像是压着一方大石。

      在这样的情况下,士气的低沉是难以避免的,而士卒彼此之间的谈论更会加重厌战情绪,甚至可能引起集体哗变。明将军毕竟是一代名将,尽管心郁成伤,却依然对此有所准备。

      三军重整编制,不但可以让敌人的卧底无法摸清各军营的调动情况,更重要的是让每个士兵都换到一个新的环境中,身边不再有那些熟悉的面孔,固然会造成一时的不适应,但也因为缺少了交流而限制了低落士气的蔓延,更杜绝了哗变的可能性。

      明将军虽托病不出,三军改编的工作却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凭天行一早就得到军令外出,一直没有回来。而亲卫营的士兵则不断接到调动命令,分别前往各个军营报到。

      到了傍晚时分,原本两百人编制的亲卫营就只剩下十四人未得到分派,其中包括许惊弦。大伙聚在一起,说起从前亲卫营风光无限,乃是全军将士最羡慕的军营,相比此时此景,更是倍觉孤凉。

      有人小声道:“看这样子亲卫营是给拆散了,难道将军无需保护么?”

      “或许是为了迷惑敌人吧。”

      “听说整编后的飞箭营、震雷营、啸风营的数万将士都已经整装启程,退守江北了。我们却在这里没人过问,真是让人揪心。”

      “你这小子胡说些什么啊?将军定是最后才退走,他病情严重,自然需要亲卫营照看,能留下你还不知足?”

      “留在将军身边当然最好。可是你能肯定么?说不定是让我们给大军殿后,阻挡叛军的追兵。”

      “你怕死哪?”

      “呸,我才不怕死。就是一肚子火没地方撒,巴不得和叛军干一仗呢……”

      众人七嘴八舌,看似有说有笑,但每个人都有一种前途未卜的感觉,心里面极不踏实。

      脚步声传来,一位陌生的将官踏入帐中,手执虎符,肃声道:“亲卫营余下十四人接令,即刻收拾行装,前去摘星营报到。”

      行装早就收拾好,众人齐声接令。但听那将官又道:“所有人精装简行,只准携带随身短刃,其他物品包括战马与盔甲均留下。”

      诸人皆是一怔,浑不解此意。不穿盔甲也还罢了,若是弃用马匹,就如文人少了笔墨,技师失了工具一般,完全失去了亲卫营机动快速的特长。但军令既下,也只得听从,当即轻装步行,随着那将官出发。

      那将官带着诸人出帐后并不去其他军营报到,而是径直出了大营,往南方一片荒岭行去。

      有人心头犯疑,小声嘀咕:“从未听说过摘星营?是哪位将军在指挥?”

      “或许是新建的编制。”

      “我们这十四人的武功都是亲卫营中的佼佼者,难道真是派我们给大军殿后?”

      “恐怕未必,不然为何让我们弃去战马?”

      “我们当兵的只需要听从上级命令,管它什么营,有个去处就行。”

      “说得也是……”

      那位将官厉声道:“保持肃静,严禁喧哗。”众人不敢多言,闷头前行。

      夜幕已慢慢降临,那将官也不允许点起火把照明,在黑暗的掩护下,众人一路南行,沿途经过的都是荒山野岭。偶尔遇到几拨小队士兵,人数少则二三人,多则不超过二十人,亦全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504-971.html - 2018-06-15
  • 第十八章 巧得火丹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但另一半却古干盘空,枝叶茂盛,宛如大半把雨伞,撑在烈日之下。  石中英才一坐下,陡觉胸头一阵蠕动,愈来愈剧,呼吸受到巡迫,几乎快到窒息,坐着的人,只是仰首向天,不住的喘息。  封君萍看他神色有异,分明蛊毒业已发作,心弦不禁一阵震撼,暗暗... - 2018-11-30
  • 第八章 沙丘顶上黑沉沉的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沙丘顶上黑沉沉的,赤峰的屋子关紧了门,灯却还亮着,不知忙什么。  你那件红衣服呢?小奕想起了什么。  留在绿洲的柳树林里了,她轻描淡写道,慢慢再说罢。  那就早些睡!小奕送到了门口,就想抽身。  菁儿嘴里应着,却倚在门边,很固执地瞧着他... - 2018-12-12
  • 第十章 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漫漫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露出那瑰丽无伦的七层琉璃塔,雏形初具,就夺去了太阳的光辉。原来,琉璃塔就埋在菁儿住的不动的沙丘下面。塔的最高处,装满琉璃的小屋和注定要牺牲的少女,将要变成最为辉煌耀眼的琉璃顶,照耀拜火教的灿烂前程。  赤... - 2018-12-12
  • 第十八章 黄铜大门终于摇晃起来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咚!随着又一次沉重的撞击,黄铜大门发出断续的格噔声,终于痛苦地摇晃起来,仿佛亘古以来就已矗立的岩壁在慢慢崩裂。城破了!城破了!叫声从城头与城下一起响起,如同被生生抓落的羽毛,带着新鲜的创痛四下散飞。石块和檑木象阳光下的雨一般,顿时蔫了劲... - 2018-09-28
  • 第十章 敌我难分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接着由花戟高顺为首的一千人也一齐躬身道:“属下参见盟主、李帮主。”  石松龄含笑摆了摆手道:“大家辛苦了。”  假独角龙王站起身,连连抬手道:“诸位都是武林中知名之十,光临敝帮,兄弟至表欢迎,请坐,请坐。”  风云子赵玄极朝石中英招招手... - 2018-11-29
  • 第十一章 肃清贼党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假独用龙工背脊触到墙壁,待他警觉之时,独角龙王的掌风,已经暗劲如潮,猛憧过来,此时再待闪避,已是不及,只得奋起全力,举卞迎劈出去。  这下光是两股内家劲气,互相激憧,发出“蓬”然轻震,继而是两人手常击实,又是“拍”的一声轻响!  假独角... - 2018-11-29
  • 第十八章 宋录的声音突然压倒了所有的喧哗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老二十三,交出魔刀决和千杀咒,我便放你一条生路,如何?宋录的声音突然压倒了所有的喧哗,亢然而出。  老十一,你如今这般得意,还要这些何用?  鄂夺玉上崖来时,一个苍枞般地身影正突出石垒。  二十三比起山洞之中,更见得瘦了,然而一张乱须丛... - 2018-07-16
  • 第十八章 离魂之舞_绝顶_故事大全
  •   一位男子从林间走出,一揖到地。但见他二十八九的年纪,身材颇为矮小,却穿了一身大红彩衣,极其惹目。他的相貌亦很普通,举手投足间有种潇洒从容的味道,言语和缓,声音也十分轻柔,虽与何其狂差不多年龄,却是自称晚辈,十分恭敬。只不过他头发稍显凌乱... - 2018-07-01
  • 第十八章 兄弟情深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葛真吾看他依然站着不肯落坐,不觉淡淡一笑,伸过手来,拉着楚玉祥的手,柔声道:  “贤弟,愚兄和你一见如故,结为盟兄弟在先,在这里接任令主在后,我们就算是敌人,也总有一份手足之情,这里是愚兄住的地方,我邀你到这里来,因为我有许多话要和你说... - 2018-06-01
  • 第十八章 双侠戏贼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云怪蓝云压力骤松,大笑一声,一条铁链,又纵横劈击,反攻而来。  那边单于雷短槊阔剑,隐夹风雷,步步进逼,点苍双雁确已感到有力难使,陡觉有人大喝一声,抡剑冲入。  万雨苍百忙之中,定睛一瞧,来的正是银鳞剑客陶琨,精神一振,右手长剑,刷刷两... - 2018-05-28
  • 第十八章 观音庵修行的姑子大多是豪门望族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扬州郊外的观音庵,虽算不上什么名胜古迹,却因这里修行的姑子,大多是出身江南的豪门望族,显得与众不同,也因此为富贵人家的女眷所喜爱。传说这里的送子娘娘特灵,所以那些刚结婚或久婚不育的女子,都喜欢到这赶时髦来许愿,在送子娘娘这里求得一男半女... - 2018-06-08
  • 第十八章 风媒们的消息也如雪片般送到房中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舒亚男与明珠回到客栈后,风媒们的消息也如雪片般送到房中。明珠一看有那么多纸条信件,不由一声呻吟:“这么多,怎么看得过来?”  “咱们得连夜看完,只有彻底了解对手,才能找到对付的办法。”舒亚男道。“咱们为啥不了解一下另外一个对手?”明珠突... - 2018-06-10
  • 第十二章 酒楼奇遇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一路仍然没遇上一个人,这情形,自然是大大的反常!  意外的平静,反而使有一种阴沉、恐怖的感觉。  进入月洞门,就是书房了,一片小小的花圃,三间精舍,在夜色之中,仍然一片阴沉死寂!  石中英到了此时,心头也不禁渐渐泛起了忧虑!  蓝老前辈... - 2018-11-29
  • 第十八章 素手银针欲断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重回升云客栈已是深夜时分,店中早已打烊,只有俞千山独自坐在大堂中饮酒等他。苏探晴先将自己的化装细细洗去,重新打扮为卖药郎中的模样方走入店中,俞千山看到苏探晴连忙问道:秦小哥怎么去了这么久,我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若是遇见神禽谷那三个人可不... - 2018-06-18
  • 第十八章 困龙山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困龙山庄地处涪陵城西七里坡,依山而建,占地不过十数亩。但方圆百步内的树木都已被锯断,便只有一条光秃秃的大道直通庄门,离得老远便可见到庄前迎风飘扬着五尺见方的一面大旗,旗上用朱砂写着两个血红大字:困龙!  林青、虫大师、花想容、水柔清与小... - 2018-07-08
  • 第十四章 深入苗疆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只听有人朗声道:“丁大侠若要问石盟主的下落,天下只有一个人可以回答得出来。”  左月娇听到这人的声音,娇躯不由的一阵颤抖。  但见从山径上,正有一个人飘然行来。  这人身材颀长,身上穿着一袭青绸长袍,面色冷森,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青... - 2018-11-29
  • 棉花糖小镇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做棉花糖的手艺人背着一个好大好大的包,在路上慢慢地走着。“又有一年没有回家了啊!”他嘴里念叨着,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走到郊区的一片空地时,手艺人突然停了下来,打开背包,拿出了做棉花糖的工具和材料,搅啊搅啊,捏啊揉啊……不一会儿... - 2018-12-09
  • 不得了的倔巫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倔巫婆读到了一个老太太用铁棒来磨针的故事,故事里说,老太太是世界上最有毅力的人,真是不得了!倔巫婆决定要做这样不得了的人!让大家好好看看。  她到城里的铁匠那儿买了最大的一根铁棒,开始在路口的石头上磨针。她想,不管谁路过这里,一定都会问... - 2018-12-09
  • 猫头鹰先生的梦想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猫头鹰先生最近迷上了唱歌。“我的梦想是当一名歌唱家!”他信誓旦旦地说。有了这个梦想以后,猫头鹰先生每天都努力地练习。  “啊——啊——啊——啊!啊!”猫头鹰先生站在树梢上开嗓。  “吵什么吵?都这么晚了,还让不让人睡觉啦?”树干中间露出... - 2018-12-09
  • 月与兔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近来孩子们完全不听大人们的话了。对了,不是人类的孩子,是兔类的孩子们。  “大人都不说真话。”  “不仅是满口谎言,简直幼稚可笑。”  “他们好像什么都不懂。”  ……  摇动着长长的耳朵,如此这般纷纷议论的小兔是越来越多了。  据说,... - 2018-12-09
  • 梦之乡一日游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上学路上,羊小胖一见到同桌猪小瘦就问他:“你昨天答应带我去梦之乡,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吗?”  “可以了!”猪小瘦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块像巧克力一样的东西,掰了一半递给羊小胖,“这是我昨天晚上特制的飞路巧克力,吃了它,马上就能到那儿。... - 2018-12-09
  • 米卡甜品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幽幽谷有家很有名的甜品屋,叫做米卡甜品屋。它有着奶油色的屋顶、芒果色的墙壁、香芋色的地板……整间甜品店其实就是用一块美味的大蛋糕做成的。冰糖做成的展柜里,摆满了精致的甜点,所有你叫得出、叫不出名字的甜点,在这里都可以找到。  幽幽谷的所... - 2018-12-09
  • 红蜡烛和人鱼姑娘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人鱼不光居住在南方的大海里,也曾在北方的大海中生活过。  北方的大海一片碧蓝。—次,人鱼从海中爬到岩礁上,一边欣赏周围的景色,一边休息。  云隙中漏出的月光,冷冷地撒在波涛上,举目四望,巨浪滚滚,茫无际涯。  人鱼心想:这是多么凄... - 2018-12-09
  • 梦想比条件重要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从我上高二那年开始,如果没有雨或者恶风,每天傍晚在我家单位的大院花园里,都会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站在草坪上练习拉小提琴,她那娴熟和富有表现的琴声就像一只只轻盈优美的蝴蝶,在花园的上空飞舞……美中不足的是,小女孩长得并不好看,一块黑色的... - 2018-12-09
  • 第十六章 寒衣隧道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盂双双道:“什么叫当今武林盟主?”  张正林道:“武林,就是天下会武功的人的统称,盟主,就是天下各门各派会武的人,公举出来的领袖。”  孟双双娇靥上升起了欣喜和惊异之色,说道:“这么说,白哥哥的爹是天下会武功的人中,算他最大了。”  张... - 2018-11-29
  • 第十八章 逍遥天魔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石承棋业已厌恶淫妇至极,不容冰心姑娘答复淫妇,已对冰心姑娘说道:“管妹妹,咱们走吧,天魔宫的人和事我实在不愿意再加闻问!”  冰心姑娘微蹙蛾眉,指着淫妇对石承棋道:“那就趁早一掌杀了她,省得她再落到逍遥天魔夫妇手中而死活两难!”  石永... - 2018-05-26
  • 第十七章 误会重重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这是个难题!  石中英不加思索,冷冷的道:“孟耐德会答应么?”  玄衣女格的笑道:“你去说,耐德一定会答应的,因为继承耐德的盂公主,在我手里。”  这话听的石中英怵然一惊,双目精芒暴射,一袭蓝衫登时鼓了起来,大喝道:“你把她怎么了?” ... - 2018-11-30
  • 第十九章 彩衣老姬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青衣少女右手拼命的挣扎,但她自然挣不脱石中英的五指,口中急叫道:“你快放我,我要叫了。”  其实石门已经关上,叫也无用。  石中英朝她微微一笑,果然松开了五指。  青衣少女倏地后退一步,翻腕之间,迅快的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剑,剑光一闪,剑尖... - 2018-11-30
  • 想吞天池的老虎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只东北虎,非常狂妄。他遇见一只漂亮的鹿,说:"我要吃掉你!"鹿说:"不行呀,我在长白山天池边上土生土长,是吸吮了天池的"天、地、山、水"之精华而修炼成的仙鹿,你吃不了!""笑话!天、地、山... - 2018-12-08
  • 第十三章 忘年兄弟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青衫文士哈哈一笑道:”小兄弟大概听我说了旬‘忘年之交’,就猜想比你大得多了,不错,如论年龄,丁某已届古稀之年,但咱们不是世俗中人,你看我像不像三十许人?就算三十好了,咱们不是相差不多,正好平辈论交。”  石中英大吃一”凉,他自称已届古稀... - 2018-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