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逃出魔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天色渐渐黎明,船已进入了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中。

      舱门启处,夏。总管满脸含笑的拱拱手道:“现在没关系了,四位只要不到前面去,也可以在后梢甲板上站站,舱门也用不着关了。”

      何嘉嘉问道:“夏总管,你住在那里?”

      夏总管耸耸肩,陪笑道:“本来这后舱是留给兄弟住的,现在住了四位,兄弟只好到前舱去了。”

      何嘉嘉道:“前舱住的是些什么人?”

      夏总管道:“那是少林、武当和车大先生门人,另外是一个姓岳的少年和一个姓凌的姑娘。”

      岳小龙听的暗暗忖道:“原来两个假冒自己的人,也在船上。”

      只听何嘉嘉道:“哦,夏总管,那姓岳的和姓凌的,是那一派的?他们没有投到你们岛主门下?”

      夏总管目光一溜,朝岳小龙,凌杏仙两人笑笑,道:“没有,他们原是夫人邀来的,这次也是夫人交待,准许他们离岛,兄弟也不知他们的来历。”

      岳小龙看他有意无意的望了自己两人一眼,蓦然想起昨天晚在铜沙宫,他也曾望着自己隐身这处耸肩一笑!莫非他已看破自己两人的身份?这似乎不可能,看他那份大而化之的颟顶模样,那会识破自己来历?

      夏总管陪着小心说道:“姑娘们需要什么,只管吩咐他们,兄弟要到前舱去了。”

      说完,拱拱手,踏着甲板而去。

      不多一回,一名水手替四人送来早餐。那是一锅稀饭,一盘家常饼,和四碟小菜,大家一晚没有好睡,正感腹中饥饿,也就吃了个饱。

      中午时光,海面上出现了一点白影!那白影渐渐接近,原来是一双白色的鸽子,一阵扑扑轻响,倏地双翼一敛,落到中间那支桅杆之上。

      岳小龙看到飞鸽,心中不禁一动暗道:“这准是挹秀馆发现自己四人无故失踪,通知船上来了,但他们那里知道自己四人,还是夏总管领上船的呢?”

      心中想着,只见一名水手,匆匆奔去前舱报告,接着夏总管施施然行来,从袖中取出一面三角小旗,迎风招展了几下。

      那白鸽敢情是认旗不认人,这时才翩然飞下,落到夏总管肩头。

      夏总管从它脚上,取下一根竹管,顺手一把捏住鸽颈,朝海中丢去,原来那白鸽已被他一把捏死了!

      夏总管倒转竹管,取出一小卷纸条,打开看了一眼,双手一搓,把那纸条搓成粉碎,转身又朝前舱而去。

      岳小龙望着他后形,暗想:“看他捏死鸽子,毁去书信的举动,那真是背叛铜沙岛了。”

      快近傍晚,东首海面上,忽然发现了一点黑影,那正是从铜沙岛来的方面。晚餐之后,那点黑影,已然放大了不少,远远望去,已可看到一点风帆的影子。

      皆因两条船同样满挂风帆,破浪而行,又是在同一样直线上行驶,速率也自然相同。

      天色黑下来了,海风渐转强烈!

      一条人影,悄悄走入后舱,低声道:“姑娘们还没睡吧?”

      何嘉嘉听出是夏总管的声音,问道:“有什么事?”

      夏总管道:“诸位大概也看到了,咱们后面,正有一条船跟踪驶来,那条船,不用说是追四位来的了。”

      大家回头望去,那条小船果然像是追自己的船来的!

      夏总管续道:“来船虽然只有一道风帆,但因船身较小,驶的十分轻快,据估计大概再有一个更次,就可追上咱们了。”

      何嘉嘉脸色微变,回头道:“大师姐……”

      姬真真冷冷的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夏总管陪笑道:“兄弟不是这个意思?”

      姬真真道:“那是什么意思?”

      夏总管道:“咱们船上,准备有一条小船,四位此刻下船,还来得及。”

      何嘉嘉道:“咱们下了小船,他们就迫不上么?”

      夏总管道:“从这里朝西,不到三十里,就是宝山县,咱们这艘大船,是朝北去的,来船追的是大船,夜色之中,自然不会顾到小船,再说,有一个更次,小船也快近岸了。”

      何嘉嘉作不了主,回头过去,问道:“大师姐意思怎样?”

      姬真真道:“就这样办吧。”说完,倏地站了起来,挥挥手道:“小船在那里?”

      夏总管伸手一指,低声道:“就在左首船舷上,兄弟带路。”

      当先朝左首甲板上走去。

      姬真真望了岳小龙两人一眼,冷冷道:“逃命大概不用人请了吧?”

      转身往外行去,岳小龙听她话声这般冷做,心头不禁有何嘉嘉低声道:“贤弟妹快来嘛!”

      岳小龙、凌杏仙跟着过去,果见左百船舷上,缚着一条小船。夏总管身若猿猴,轻轻一跃,翻落船舷,从身边摸出一把匕首,三两下就割断了绳索,把小船放下水面。一手攀着船舷,招招手,低声道:“四位请下来吧!”

      岳小龙暗暗道:“看他平时连走路都施施然好像跑不动的样子,身手居然如此俐落。”

      心念转动之际,但见人影一晃,姬真真、何嘉嘉已经翩然飞落小船,这就低喝一声道:“妹子,我们下去。”

      夏总管等两人落到船上,右手一松,放开了大船船舷,一阵海浪涌来,小船立时起了簸动。

      夏总管一手操起一支木嗓,划了两下,一面叫道:“大家快坐下来,不然这小船就非翻不可。”

      这艘小船船身不大,最多也只能容得下五人,等大家坐定,夏总管问道:“四位之中,有没有会使桨的?”

      何嘉嘉道:“糟糕,我们没使过桨,这可怎么办呢?”

      岳小龙道:“在下还可以划。”

      姬真真冷冷的道:“不会划也得划,我们总得把船弄到岸边去。”

      夏总管笑道:“其实使桨也并非难事,只要朝前划就是了。”

      何嘉嘉问道:“你要我们划桨,桨呢?”

      夏总管哦了一声道:“兄弟真是糊涂,桨就缚在船舷上。”

      果然船舷两边,恰好有四支木桨,每人取了一支,顺着水势,用力朝前划去。

      这阵工夫,只见那艘三桅巨船,早已乘风破浪,驶出数十丈外。

      何嘉嘉咦了一声,道:“夏总管,大船去远了,你如何追得上去呢?”

      夏总管坐在船尾,一手划桨,耸耸肩,笑道:“何姑娘,你倒替兄弟想想看,我还能回去么?”

      姬真真倏地抽出剑来,冷笑道:“夏缘楷,你不能回去,那我送你回去吧!”

      何嘉嘉吃惊道:“大师姐……”

      姬真真冷叱道:“此人留他不得。”

      岳小龙暗暗忖道:“此女当真心狠手辣,人家冒险把她们救出,她却居然要杀人灭口!”

      只见夏总管耸耸肩笑道:“姑娘纵然要杀了兄弟灭口,那也该等了上了岸再动手,这里四顾茫茫,一片汪洋,没有兄弟把捻,姑娘只怕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呢!”

      姬真真脸上一片冷漠,回目四顾,冷然道:“也好。”

      大家再也没有作声,只是用力朝前划去,一阵工夫下来,不会划桨的人,也渐渐熟练了。好在夏总管在船后把抡,虽然一片汪洋,夜幕低垂,看不到边际,但船却一直朝西驶去。

      船上四人论武功身手,纵然不弱,可是经过一段时间不断的用力划桨,终究比不得水手们,人家从小熬练出来的,武功高也未必管用。渐渐四个人都划得汗流夹背,手臂疼软,依然望不到陆地的影子。

      时间差不多有一个时辰!

      何嘉嘉忍不住问道:“夏总管,怎么还看不到海岸?”

      夏总管悠闭的坐在后梢,一手把柁,然髯笑道:“快了。”

      何嘉嘉道:“你说离岸只有三十里,咱们划了还没有三十里么?”

      夏总管耸耸肩道:“有,自然有,只是你们先前十里,有的推,有的扳,力道互相抵消,要不是兄弟花把得牢,早就在水面上团团转了,因此,你们虽是划了十里,事实上最多也只行驶了三四里光景。第二个十里,四们运桨,已经较为纯熟了些,但十里路,浓然要打个七折,只能算个七里…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31-916.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五章 恶贼受挫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孙才头忽然失笑道:“老朽和三位攀谈了老半天,还没请教贵姓大名?”  尹翔心中又是一动,觉得他说话的神情,似在故意分散自己三人的注意,他为什么不让自己三人听到马蹄声呢?但人家既然问了,自己又不好不答,这就说道:“在下尹翔,他叫岳小龙,她叫...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大挫魔徒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袁子深发话之后,依然不见有人答应,不觉冷笑道:“姓王的,你们已被包围了,依袁某相劝,还是自己出来的好。”  凌杏仙收回回风蝶,嫣然一笑,道:“大哥,我们可以出去啦。”  两人并肩跨出庙门,岳小龙俊目放光,冷喝道:“袁二侠夤夜追踪在下兄妹... - 2018-01-13
  • 第十五回 孤独的孩子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杨放两日前,也就是云行天突围而出的那日,得到了令狐军中有变的报告,他正在猜测,却收到了赢雁飞的飞鸽传书,令他不必再留在原营地,雁脊关中的人无需再理会,径移师至令狐军大营侧,如令狐锋问他借粮,可一次略给些,不得多于百石。杨放略一思想,又得... - 2018-09-25
  • 第十五回 佳人笑赏玩灯楼 狎客帮嫖丽春院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楼上多娇艳,当窗并三五。  争弄游春陌,相邀开绣户。  转态结红裾,含娇入翠羽。  留宾乍拂弦,托意时移住。  话说光阴迅速,又早到正月十五日。西门庆先一日差玳安送了四盘羹菜、一坛酒、一盘寿桃、一盘寿面、一套织金重绢衣服,写吴月娘... - 2018-10-04
  • 第十五章 第六颗行星则要大十倍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六颗行星则要大十倍。上面住着一位老先生,他在写作大部头的书。  “瞧!来了一位探险家。”老先生看到小王子时,叫了起来。  小王子在桌旁坐下,有点气喘吁吁。他跑了多少路啊!  “你从哪里来的呀?”老先生问小王子。  “这一大本是什么书?... - 2018-03-21
  • 第十五章 绝江逢生遇虬龙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九龙王尊这一番话,已经说出今后武林中,‘正’与‘邪’两大势力,惨烈权威之争,这一争夺不知要使武林变成怎样混乱局面,造成怎样恐怖命运,当然为人所难料。  九龙王尊略微一顿,继续说道:  “自从九龙王府在二十余年前组成之后,兄弟不时感到九龙... - 2018-03-19
  • 第十五章 两者之间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随着紫鹃走进大厅,只见葬花夫人脸色铁青,坐在一张交椅之上。  她左右两旁,坐着两个老人,正是一指乾坤蓝通和八面玲珑手唐守乾,白少辉并不认识他们。  地上坐着紫燕,神色萎顿,看去伤势不轻。  葬花夫人目光一抬,点点头道:“惊动白少侠... - 2018-03-09
  • 第十五章 群侠贺寿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赣州府是个大地方,章、贡二水在此合流,而称赣江,水陆交通畅通,是古来军事重镇,也是赣南贸易的中心。  这几天,在赣州城里,忽然间,平空多了许许多多武林豪客。不论你走在大街上、茶楼、酒肄,和城里近二十家客店,到处可以看到身上背家伙的武林朋... - 2018-03-30
  • 第十五章 徐少华又朝前走了十一二丈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又朝前走了十一二丈,已经快接近飞瀑,这里水珠飞溅,靠靠似雾,又深入了三丈光景,发现飞瀑左侧,有一个黑越越的洞窟。  凝足目力看去,石窟上首,似有字迹,这就再往前走了丈许光景,才看清上面是“水帘洞”三个大字。  洞呈半圆形,足有一人... - 2018-03-14
  • 第十五章 人一下欺到飞燕姑娘面前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人随声发,一下欺到飞燕姑娘面前,挥手就是一掌,掴了过来。  飞燕心头直是颤栗,哪里还敢躲闪?“啪”的一声打在左颊之上,粉嫩的娇靥上,顿时发出了五条通红的指印。  她不敢作声,但双眼之中,已经满含着晶莹泪水,夺眶而出,缓缓的顺着粉腮流了下... - 2018-04-30
  • 第十五章 缪千里这一计原是想试试对方内力如何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缪千里这一计原是想试试对方内力如何?但听“当”的一声,耿南华剑尖刺在太极牌上,居然平分秋色,各自震得后退了一步。  这一下虽然谁也没有胜过谁,但太极牌乃是重兵刃,剑尖戮上铁牌,所占的地方,比米粒还细,一下给顶得住,就必须有精纯的内力不可... - 2018-05-03
  • 第十五章 唬人一招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旧校场在城西偏西南隅,地势最为荒僻,一片旷地,草长没茎,平日里除了牧童放牛,很少有人经过。  南振岳、龙学文,和新缔交的易如冰,任如川,都是年轻好事的人,晚餐之后就悄悄的赶来。  校场西首,是一片榆树林,四人躲在林中,席地而坐,轻声交谈... - 2018-02-28
  • 第十五章 妙手点穴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这可把江青岚听得大出意外,他何曾败在自己手下?当下赶紧把七星剑纳入鞘中,深深一躬道:“多蒙老前辈手下留情……”  离火真人冷冷的道:“本真人言出如山,你就抱着女娃儿,随我入谷。”  江青岚听他答应替柳琪疗伤,心中大喜,忙道:“老前辈救治... - 2018-04-25
  • 第十五章 大张杀伐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说到这里就从副门主沈少川起,一一给大家引介了。  沈少川、辛长春、金嬷嬷等人,在他介绍之时,一个个站起身来,“来宾”们也一一报以热烈的掌声。介绍完毕,杨文华回身坐下,管事桂茂又高声说道:“门主致词。”  杨文华含笑朝沈少川抬抬手道:“本... - 2018-04-18
  • 第十五章 父女重逢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雷东平心头更急,因为那声长啸,正是要大家撤退的暗号,但此时他对手田无忌双掌如飞,他只能奋力和对方攻拒,如何还走得了,何况身后又来了个形意门的前辈高手,忙道:  “石二叔先叫田无忌停手,如何?”  “好!”石开天应了一声,回头道:“秋月姑... - 2018-04-14
  • 第十五章 幽谷隐逸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一回工夫,就已出了西门。  范君瑶忍不住问道:“妹子,你这是到哪里去?”  方璧君回头白了他一眼,道:“大哥又忘了,我现在是你兄弟。”接着笑道:“你不用多问,到了你自会知道。”  范君瑶问道:“远不远?”  方壁君“咭”的笑道:“不远,... - 2018-01-18
  • 第十五章 怪异之室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陆翰飞揭开玉盘,里面放着一册薄薄的书卷。封面色作古铜,像是一种特殊绢布制成,十分柔韧,上面题着“公孙氏笔录”五个正指。  陆翰飞自幼得简大先生熏陶,除了练武之外,对经书诗史,无不涉猎,此时看到这卷册子,心知是一代奇人公孙乔的见闻札记无疑... - 2018-01-18
  • 第十五章 萍水论交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丁剑南笑道:“不用我们打入,我看她们都会自动把我们拉进去了。”  方如苹道:“不错,人家早已吐出口风来了。”  丁剑南道:“你又多心了。”  方如苹道:“我多心了,她不是对你很好吗?”  丁剑南一把搂着她,亲了一下,低声道:“那有你对我... - 2018-01-18
  • 第十五章 玉人无恙结同心_一剑破天骄_故事大全
  •   管秋霜道:“那么老夫子说的不痛不痒的人呢?那会是谁呢?”  欧—峰笑道:“姜老人家语含玄机,那就更不容易猜得着了。”  正说之间,沈若华、毕秋云、田玉燕三人练得满脸通红,一身香汗淋漓的走了进来,看到凌干青、管秋霜两人,不觉同声噫道:“凌... - 2018-01-05
  • 第十五章 尼庵与雅园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爷跟前,头大的是个女千金。这位女公子叫汝梅,十六岁了,两年前就与榆次大户常家订了亲。她虽为女子,却似乎接续了乃父的血性,极喜欢出游远行,尤其向往父亲常去 的口外。她从父亲身上看到,口外是家族的圣地,可就是没人带她去。 ... - 2018-01-20
  • 第十五章 挽回大劫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萧姥姥霍地站起,说道:“且慢,狄相公双亲既然遇救,文成章施放毒针,业已受到报应,冤家宜解不宜结,君子以德报怨,似乎应该从轻发落,不可再结血仇了。”  公孙襄大笑道:“这些人应该处死,就是江南四大门派掌门人都同意了,萧老岛主似乎不该在此时... - 2018-01-25
  • 第十五章 物归原主_龙孙_故事大全
  •   “真的?”瘦小个子狭长的脸上,有了喜色,举起手来摸摸酒糟鼻,问道:“你打算请我老人家喝个痛快,你可知道那要多少银子?”  别人双手只能朝面前弯,他一颗头转到背后,双手居然也能朝背后弯过来。  方振玉道:“晚辈既然请你老喝酒,自然让老前辈... - 2018-02-03
  • 第十五章 暮春三月西湖瘦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琪儿不待他说完,别过头道:“我不饿,我不要吃,哼,谁要你喂?臭男人!”  赵南珩暗自皱皱眉头,心想,你不吃就算,谁要喂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一面也就老实不客气,自顾自坐下,装了碗饭,自顾自吃喝起来,他狠吞虎咽的一连吃了三碗... - 2018-05-05
  • 第十五章 因刀成仇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万遇春道:“目前连君老弟都一点眉目也没有,咱们去了,反而会误了君老弟的事。”  万巧儿不满她爷爷了,披披嘴道:“这么说,君大哥的事,咱们就不管了?”  “傻孩子!”  万遇春一手拈须,笑道:“爷爷几时说不管了?君老弟的事,不就和咱们的事... - 2018-01-28
  • 第十五章 许三观从林芬芳家里出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从林芬芳家里出来,仿佛是从澡堂里出来似的身上没有了力气,他在夏日的阳光里满头大汗地走完了一条大街,正要拐进一条街时,看到有两个戴着草帽挑着空担子的乡下人向他招手,叫着他的名字。他们就站在街道的对面,他们问许三观:  “你是不是许三... - 2018-02-07
  • 第十五章 仆童真相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第五曦已知只要出了这座厅门,就可无事,就一言不发,挥手一掌,朝老夫人劈了过去,掌势甫发,人已转身往厅门冲去。敢情它也已发现自己功力正在逐渐减退,是以不想在厅上多耽。  要知第五曦名列南山十戾第二,在昔年已是一等一的高手,这一掌含愤出手,... - 2018-01-29
  • 第十五章 小店双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伙计大概从未听过有人如此点菜,又见他是个孩子,迟疑一下开口问道:小客官,我三香阁共有菜肴一百七十六种,都要上一份么?小弦一听这三香阁的菜肴数量如此之多,暗吃一惊。只是听伙计在客官前面加个小字,心中大不舒服,将手中紧攥的银子往桌上一拍,声... - 2018-07-06
  • 第十五章 军旅情怀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一身戎装、金盔遮面,金甲护身,外罩大红色战袍,他没带兵器,身后只跟着五名随从,但看他龙行虎步,气势迫人,神威凜凛之态,浑如带兵百万。  众人一并起身相迎。明将军在楼梯口略略停步,利剑般的目光扫视全场,刹那间每个人都觉得他正望向自己... - 2018-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