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匹克威克先生如何加速执行他的任务_匹克威克外传

  •   匹克威克先生如何加速执行他的任务,以及他如何一开头就得到一个极其意外的帮手的增援

      第二天清晨九点钟差一刻,马匹准时套好,匹克威克先生和山姆·维勒各自就了座,一个在里面,一个在外面,左马驾驶人也按时得到命令先把车赶到鲍伯·索耶先生家,去接班杰明·爱伦先生。

      马车到达挂着一盏红灯并且有“索耶医师”这几个很清楚的字眼的大门口时,匹克威克先生把头伸出车窗,看见那穿灰色制服的孩子正忙着上百叶窗,真是大为吃惊:上百叶窗这事,在清晨这样的时候,是不平常而且不符合营业规矩的,所以他的脑子里立刻发生两个推测——其一,鲍伯·索耶先生的什么朋友兼病人死掉了;其二,鲍伯·索耶先生破了产。

      “什么事情呀?”匹克威克先生问那孩子。

      “没有什么,先生,”孩子答,嘴巴咧得很宽。

      “很好,很好!”鲍伯·索耶叫,突然出现在门口,一只手里拿着一只又皱又脏的小旅行皮包,另外一只手臂上搭着一件粗布子的外衣和披肩。“我去,老朋友。”

      “你!”匹克威克先生喊。

      “是呀,”鲍伯·索耶答,“我们要好好旅行一次呢。喂,山姆——注意!”这样简单地唤起维勒先生注意之后,鲍伯·索耶先生就把那旅行皮包丢进马车尾座,极其敬佩地看着这种行动的山姆就马上把它藏在座位下面。后来,鲍伯·索耶先生由那孩子帮着,勉强把那稍为小了几分的粗布外衣穿上,于是走到马车窗前,伸出头去,狂笑起来。

      “这样动身多好呵——不是吗?”鲍伯叫着说,用粗布外套的一只袖口擦掉含着的眼泪。

      “我的亲爱的先生,”匹克威克先生有点生气地说,“我没有准备你同我们去。”

      “不,一样的,”鲍伯答,拉住匹克威克先生的衣襟。“开笑罢了。”

      “啊,开玩笑吗?”匹克威克先生说。

      “当然啰,”鲍伯答。“那是这事的关键,你要知道——丢下生意让它自己去照顾自己吧,因为它似乎打定主意不服侍我呵。”鲍伯·索耶先生指指铺子这样解释百叶窗的现象,又欣喜欲狂了。

      “唉呀,你难道发疯了,让你的病人得不到照顾吗!”匹克威克先生用极其认真的口气劝谏说。

      “干么不呢?”鲍伯问,作为回答。“我这才有救呢,你知道。他们没有一个付过钱。而且,”鲍伯把声音降到一种说秘密话的耳语声,“对于他们更好;因为,我几乎没了药,而我又买不起,因此就不得不统统拿甘汞给他们吃,那对于他们中间的几个当然是不对劲的——所以只有更好哪。”

      这个答复里有一种哲学,并且有一种极有理的力量,那是匹克威克先生根本预料到的。他沉吟了一会儿,比较不那么坚决地接着说:

      “只是这辆马车,我的青年朋友——这辆马车只坐得下两个人呵;我已经约了爱伦先生的。”

      “你不用管我,”鲍伯回答说。“我都布置好了;山姆和我挤在尾座。你瞧。这个小条子是预备贴在门口的:‘索耶医师。可向对面克列浦斯太太问讯。’克列浦斯太太是我那学徒的母亲。‘索耶先生非常抱歉,’克列浦斯太大会说,‘没办法呵——一早就被请出去了,请他去和那些一流的外科医生会诊去了——没有他不行——不管什么代价也得请他——大手术。’事实上,”鲍伯最后说,“我想这对于我再好不过了。即使在本地什么报上登出来的话,那就是我的造化了。班来了——上车吧!”

      说了这些急促的话,鲍伯·索耶先生就把左马驾驶人推在一边,把朋友推进了车厢,砰地一声关上门,拉上踏板,把条子贴上大门,把门锁了,把钥匙放进口袋里,跳上了尾座,吩咐赶车;这一切都做得如此迅速,匹克威克先生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想一想到底鲍伯·索耶先生是否该去,马车已经带着鲍伯作为他的随从之一轧轧地走了。

      他们的行程还没有越出布列斯托尔的街道的时候,这位滑稽的鲍伯依然戴着他工作时用的绿色眼镜,并且使他的态度保持着相当的庄严:仅仅发表许多诙谐的言论,让塞缪尔·维勒先生独享耳福;但是,当他们出现在空旷的马路上的时候,他就把眼镜和庄严都丢开了,开了许多荒唐的玩笑,存心要引起过路的人们的注意,使这马车和车里的人物不但成为普通好奇心的对象;在他这些杰作中间,最不出色的,是极响亮地模仿一只有键的号角和炫耀一条深红色的丝手绢——他把它系在手杖上,时而用不同表示尊贵和挑战的姿势在空中挥动。

      “我不懂,”匹克威克先生在和班·爱伦议论关于文克尔先生和班的妹妹的种种好品质和极安详的谈话中间停下来说,“我不懂我们有什么好老看的,使走过的这些人都如此盯着我们。”

      “派头不小阿,”班·爱伦答,口气里带着点儿得意。“我相信,他们不是天天都看到这种事情的。”

      “可能是的,”匹克威克先生答。“或许是这样。或许是吧。”

      匹克威克先生极有可能使自己信以为真了:可是,他那时碰巧朝马车窗外一看,瞧见那些过路人脸上表示的决不是敬意的惊讶,而且好像他们和车箱外面的什么人,正通着电报式的各种消息,因此他立刻觉得这些表现很可能和罗伯特·索耶先生的幽默举止有一点关系。

      “我希望,”匹克威克先生说,“我们的活泼的朋友在尾座上没有做出可笑的事情呵。”

      “啊,不会的,”班·爱他答。“除了有点醉意的时候,鲍伯是世上最安静的人了。”

      这时候,模仿有键的号角的拉长的声音冲耳而来,紧接着是欢呼和嘶叫声,很明确都是从那位世上最安静的人——或者明白点说,鲍伯·索耶先生——的喉头和肺部发出来的。

      匹克威克先生和班·爱伦先生含有深意地彼此望了望,前者脱下帽子,由车窗探出身去,直到差不多全部背心都伸到外面了,才使他看到了他的滑稽可笑的朋友一眼。

      鲍伯·索耶先生不是坐在尾座里,却坐在马车顶上,两腿随随便便岔得开开地,歪戴着塞缪尔·维勒先生的帽子,一只手拿着极大的一块夹肉面包,另外一只拿着一个很大的有套子的瓶子,津津有味地在享受它们:为了免除单调不时地发一声叫唤,或者和任何路过的陌生人开开玩笑。深红色的旗子仔细地扎在尾座的扶手上;塞缪尔·维勒先生呢,戴着鲍伯·索耶先生的帽子,坐在尾座的中央,在欣赏两片夹肉面包的味道,脸上是高兴极了;那表情表示出他对于这全部措施完全和充分赞许。

      这是足能使像匹克威克先生这样循规蹈矩的绅士气恼的了,但是气人的事还不止于此,因为有一部里里外外装得满满的公共马车这时和他们遇了头,乘客们的惊讶表露得更为明显。而且还有大大小小一家子爱尔兰人一直追随着他们的马车讨饭,喊着一些乱糟糟的恭维话;尤其这家庭中的男人的声音更加吵人,他好像认为这种招摇过市是什么政治的或者别的什么凯旋游行。

      “索耶先生!”匹克威克先生在很激动的心情中叫唤说。“索耶先生,先生!”

      “哈罗!”那位绅士答应了,怀着他一生的全部镇静向车箱的旁边看看。

      “你疯了吗,先生?”匹克威克先生问。

      “一点也没有,”鲍伯答,“不过是很高兴罢了。”

      “高兴,先生!”匹克威克先生脱口喊出来。“把那丢脸的红手绢拿下来,我求你,我必须要你这样,先生。山姆,拿下来。”

      山姆还没有来得及插手,鲍伯·索耶先生就文雅地取下他的旗子,放进口袋,用很有礼貌的态度对匹克威克先生点一点头,擦一擦酒瓶的嘴,凑到自己的嘴上;不用费什么口舌,就是告诉他,他喝这一口是祝他幸福和前途远大。做了这事,鲍伯小心翼翼地塞好瓶塞,亲切地向下看看匹克威克先生,咬了一大口夹肉面包,微笑起来。

      “算了,”匹克威克先生说,他的一时间的愤慨还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31045&f_id=322 - 2013-10-31
  • 第五十七章 归二先生依然不动声色_东风传奇
  •   归二先生依然不动声色,只是把旱烟管挥舞得更急,使对方感觉自己已经全力以赴,技此止耳,以怠其心,实则暗藏实力,步步为营,觑伺对方破绽,功凝左手,随时准备出其不意的一击。  这一阵工夫,双方又打了十几个回合,项中豪眼看武当名宿归二先生也不过... - 2017-12-20
  • 第五章 算命先生(2)_剑啸凤鸣
  •   公冶娇见他问自己,高兴得要命,禁不住要笑起来,但她拼命忍住了,装作十分老练的样子,把双手一背,点头道:“有理有理!”  万古雷瞧她学大人的样,忍不住笑了。  公冶娇瞅着他:“你笑什么?”  万古雷忙道:“娇娇有见识,小兄十分高兴。”怕她... - 2017-11-15
  • 第五章 算命先生(1)_剑啸凤鸣
  •   夜幕徐徐降下,大街上灯火如群星璀灿,照得四处通亮,人群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热热闹闹。万古雷在巷口墙下的阴影中朝外窥望。和往常一样,有来往的人,有三三两两站在道旁嗑家常的闲人,看不出有什么异状,也见不到什么扎眼人物,不禁十分纳闷。  下午... - 2017-11-15
  • 第五章 马陵先生不会和苗飞虎有什么梁子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黑煞神苗飞虎?”  马陵先生从未听说过,自然不会和自己有什么梁子。  但此人外号“黑煞神”,会不会就是用“黑沙掌”,暗算徐少华的那人呢?尤其姓苗,不由使他想起坚要领教自己“云龙十八式”的苗道人来。  这就问道:  “令师是一位道长?”... - 2018-03-13
  • 第五十章 误打误撞_引剑珠
  •   却说金臂神将欧桓和铁判单世骅两人,一路朝西奔行。因对方有四个灰衣老人走在一起,目标较为显著,沿途只要询问客店伙计,或是沿大路的饭馆,果然有人看到这四个老人护送了一双青年男女,向西而去!  据说那一男一女,是他们少主人,路上得了急症,赶回... - 2017-12-30
  • 第五十章 误打误撞_引剑珠
  •   却说金臂神将欧桓和铁判单世骅两人,一路朝西奔行。因对方有四个灰衣老人走在一起,目标较为显著,沿途只要询问客店伙计,或是沿大路的饭馆,果然有人看到这四个老人护送了一双青年男女,向西而去!  据说那一男一女,是他们少主人,路上得了急症,赶回... - 2017-12-30
  • 第五十章 佳话永传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少林寺主持普善和师弟瞽一、普光三人,骤然看到灰袍老僧,不禁齐齐一怔,急忙拜下去,说道:“弟子普善、普一、普光,叩见师叔。”  原来这灰袍老僧正是枯佛无名大师,他枯瘦的脸上绽出一丝微笑,点点头道:“你们起来,老僧三十年来,未曾离开过九连山... - 2018-04-11
  • 第三章 一位新相识_匹克威克外传
  •   一位新相识。走江湖的戏子的故事。一个讨厌的打扰和一场不愉快的遭遇  匹克威克先生因为两个朋友的突然外出觉得有点儿忧虑,而他们俩整个早上的神秘行动又深深地增加了他的这种疑虑。因此,当他们再次进来的时候,他怀着比平常更大的愉快的心情站起来欢... - 2013-10-30
  • 第五章 除了别的事情之外_匹克威克外传
  •   这章不长。除了别的事情之外,主要是描写匹克威克先生如何赶车,文克尔先生如何骑马;以及他们做得结果如何  明净的天空中飘着芬芳的而又令人愉快的气息,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那么的柔和而美丽,匹克威克先生倚在洛彻斯特桥的栏杆上,冥想着自然,等着早饭... - 2013-10-30
  • 第六章 旧式的一局牌_匹克威克外传
  •    旧式的一局牌。牧师的诗句。归国的故事  几个集合在这古旧的客厅里的宾客,站起来招呼走进来的匹克威克先生和他的朋友们;在进行了一套正式的介绍礼节时,匹克威克先生偷空观察围绕着他的那些人的外貌,并且推究他们的性格和职业... - 2013-10-30
  • 第四章 野外演习和露营_匹克威克外传
  •    野外演习和露营。又是些新的朋友。下乡的邀请  跟许多作家相比,我们是抱着诚实的态度靠自己的努力取得许多可贵的材料,绝不隐瞒事实。我们只是努力用正直的态度,履行我们作为编辑者的应尽之责;在另一种情况之下我们也许会有别... - 2013-10-30
  • 第二章 第一天的行程_匹克威克外传
  •   第一天的行程,第一晚的遭遇;及其结果  这个世界的守时仆役——太阳,从空腾起,照亮了一八二七年五月三十日的早晨,这时候塞缪尔·匹克威克先生像另一个太阳似的从他的睡眠中醒了过来,推开卧室的窗户,俯瞰外面的世界。他的脚下是高斯维尔街,他的右... - 2013-10-30
  • 第一章 匹克威克派_匹克威克外传
  •   匹克威克派  除却疑云,把黑暗化为耀眼的光明,使不朽的匹克威克的光荣事业的早期历史免于湮没,这第一线光辉,是检阅匹克威克社文献中如下的记载得来的;编者把这个记录呈献于读者之前,感到最大的荣幸,这证明了托付给他的浩瀚的文件的时候所具有的小... - 2013-10-30
  • 老子·道德经 第五十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出生入死①,生之徒②,十有三③;死之徒④,十有三;人之生,动之于死地⑤,亦十有三。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⑥。盖闻善摄生⑦者,陆行不遇兕虎⑧,入军不被甲兵⑨。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措其爪,兵无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无死地⑩。[译文]人始出... - 2017-12-31
  • 第五十章 苍虬之困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好淫魔!有我老要饭在此,岂能容你作恶?”  喝声一出,哗啦啦一阵巨响。一股强猛无伦的劲风,破窗而入,直向闻香教主温如风身后劈到!  闻香教主温如风今天是闻香教开坛第一天,正式登上了教主宝位,兴高采烈!又值三义会,不!闻香教岳州分堂堂主... - 2018-01-14
  • 第五十章 已经发言招呼天下_圣经
  • 50:1大能者神耶和华,已经发言招呼天下,从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处。50:2从全美的锡安中,神已经发光了。50:3我们的神要来,决不闭口,有烈火在他面前吞灭,有暴风在他四围大刮。50:4他招呼上天下地,为要审判他的民,50:5说:“招聚我的圣民... - 2017-08-21
  • 第五十章 迦勒底人之地所说的话_圣经
  • 50:1耶和华藉先知耶利米论巴比伦和迦勒底人之地所说的话。50:2你们要在万国中传扬报告,竖立大旗,要报告,不可隐瞒,说:“巴比伦被攻取,彼勒蒙羞,米罗达惊惶。巴比伦的神像都蒙羞,他的偶像都惊惶。50:3因有一国从北方上来攻击他,使他的地荒... - 2017-09-13
  • 第五十章 卖给我哪一个债主_圣经
  • 50:1耶和华如此说:“我休你们的母亲,休书在哪里呢?我将你们卖给我哪一个债主呢?你们被卖,是因你们的罪孽;你们的母亲被休,是因你们的过犯。50:2我来的时候,为何无人等候呢?我呼唤的时候,为何无人答应呢?我的膀臂岂是缩短、不能救赎吗?我岂... - 2017-09-07
  • 第五十章 谷清辉朝丁易相视一笑_东风传奇
  •   谷清辉朝丁易相视一笑,看他们闹了半天,这句话才是真正的主题,目的就是要借大会之名惩处少林、武当两派。  析城山主裴通并没坐下,他精神抖擞,又高声说道:  “大家既然同意,就请公决,如何惩处这两个门派?”  “阿弥陀佛!”一声苍劲的佛号,... - 2017-12-19
  • 第五十章 林红经历了一个无声的凌晨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林红经历了一个无声的凌晨,宋钢被两个生前的工友抬到床上时,林红意识到他的身体断了,两个工友抬着宋钢的手脚走向床边时,宋钢的身体仿佛被折叠起来了,屁股擦着水泥地过去了,他身上的树叶在掉落下来。宋钢躺到床上以后,他的身体就从折叠变成了整齐地... - 2018-02-05
  • 第五十章 曲洞回旋,随地现危机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袁丽姬段娇嗔,掌中短剑舒畅疾如电射,右腕一振一翻,左足乘势踏入中宫,右腕一挺一扬,似劈似点的展出一招凌厉玄妙剑势。  南宫冷刀目光微注,不由暗吃一惊,喊道:  “好剑法,这是‘丹凤朝阳’玄妙绝招,哼!幸是我南宫冷刀,若是换了别人,难名血... - 2018-03-19
  • 第十章 金格尔先生性格的刚正_匹克威克外传
  •   金格尔先生性格的刚正与否的一切疑问(假使有任何疑问的话)一扫而空  在伦敦还有些古旧的旅馆,它们在马车盛行的年代,曾经是出风头的马车的总部;但是现在已经差不多降为乡下货车的停车处和卖票处了。读者要想在伦敦的中心地段的经过改造的街道上的门... - 2013-10-30
  • 第五十章 史其川走到铁栅门口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史其川刚走到铁栅门口,孟婆婆立即趋上几步,先行走入,从身边取出铁钥,开启右首甬道的铁锁,打开铁栅门,然后躬身道:  “神君请进。”  阿桂不待吩咐,从一名黑衣使女手中接过纱灯,走在前面照路。  史其川才举步跨入第一道铁栅门。  孟婆婆朝... - 2018-03-18
  • 第五十章 暗号双悬佳宾来水上 轻弹一指赤祸遏江南_纵鹤擒龙
  •   白云庵一间小小的客室之中,坐着一对少年男女。这对少年男女,年龄均在二十以下。  男的剑眉星目,玉面朱唇,身穿一袭青纱长衫,腰悬古剑,丰神俊逸,英华轩朗!  女的眉如远黛,脸若娇花,身穿淡绿色的衣裙,窄窄腰肢,楚楚动人,香肩上还斜斜地露出... - 2017-12-28
  • 第五十章 闻道掌门在龙门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只听后来那人说道‘教主认为龙门拗不但地势隐秘,而且地点适中,所以把他们一块送到那里,暂时安顿,再听夫人后命。”  那姓赵的问道:“教主还有什么吩咐’?  后来那人连应了两声“是”,才道:“教主得知香主落在朱雀旗这般人手里,才派木香主前来... - 2018-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