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雪山之变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雪山、亦称大雪山,横亘川康二省之间,终年积雪不消,白皑皑的高入云霄,像这样的冰天雪地,除了采药的老人,可以说人迹罕至。

      雪山老神仙玄灵叟隐居之处,叫做长春谷,是在雪山岭的一处山谷之中。

      尽管大雪山终年积雪,到处都是冰天雪地,但长春谷却是洞外天地,四时如春。

      这天晌午时光,岳少俊,仲飞琼两人,赶到雪山南岭,弃马入山。

      岳少俊但觉山势愈走愈高,气温也愈来愈低。冷风呼啸,奇寒澈骨,放眼四顾,群山起伏,如屏如障,冰山雪岭,到处都是白皓皑的,无穷无尽!

      他在车上曾听仲飞琼说过,长春谷有四时不谢之花,景物之美,不输江南,如今看到这般辽阔无垠的冰雪,心头止不住暗暗生疑,心想:“像这般冰山雪岭,亘古不化的地方,怎会有四季如春的山谷?”

      仲飞琼看他四处眺望,并不言语,不觉嫣然一笑道:“俊弟,你可是觉得大雪山到处都是一片冰山雪谷,不可能会有四季如春的长春谷么?”

      岳少俊道:“长春谷是琼姐姐从小生长的地方,自然有了,我想没到过长春谷的人,一定会找不到那地方的了。”

      仲飞琼笑了笑道:“你很会说话,我看你方才向四处眺望,似有不信之色,但也给你说对了,长春谷地势隐密,又经我爷爷费了很大的功夫,把谷口用冰封了,不熟悉的人,就是到了谷口,也找不到呢!”

      岳少俊道:“会有这等事?”

      仲飞琼道:“很快就到了,到时你自会知道。”

      两人在冰雪之上,施展轻功,一路疾驰,倒也不觉得有雪地难行之苦。

      不多一会,两人已奔到一座冰峰的脚下,仲飞琼忽然脚下一停,回身笑道:“到啦!”

      岳少俊仰头望去,但见山势陡峭,高耸入云,两边山岭纷陈,都没有这座插天高峰的雄伟,虽有几处丘壑,也处处冰封雪积,无路可通。心中暗暗奇怪,琼姐姐说已经到了,自己果然找不到长春谷的所在,这就问道:“这里就是长春谷的谷口了么?”

      仲飞琼道:“是啊,你不妨找找看,入口在那里呢?”岳少俊看了一阵,摇摇头道:

      “小弟愚鲁,实在看不出来。”

      仲飞琼朝他甜甜一笑:“那就随我来。”

      说罢,朝峰侧一座冰雪积成的小山走去。

      那座冰山,也足有十余丈高,孤拔峭立,宛如屏障一般,左首是一道绝壑,虽然盖着积雪,但一望而知是下临极深的山涧。

      仲飞琼笔直走到壁立如削的冰山前面,右手抬处,呛的一声,掣出寒英剑,朝屏障似的冰山正面半人高处,缓缓刺人。

      接着手腕用劲,缓缓的由右而左,由上而下,划了一个土圆下方的圈圈,才抽回室剑,收剑入鞘,伸出双手,抵着那块圆圈,缓缓朝里推去。那方圆冰,果然随着她双手推动,缓缓的往里滑入,露出了一个洞窟。

      仲飞琼把圆冰椎到一旁,直起身,笑道:“好了,咱们可以进去了。”

      岳少俊惊奇的道:“原来这里就是入谷之路,还要人工开路,才能通行!”

      仲飞琼当先俯身而入。岳少俊跟着她身后,跨入洞窟,但见里面竟是足有丈许方圆,一条由坚冰凝成的隧道,不但甚是宽敞,而且四壁晶莹,再经外面积雪反照,更是透明光亮,如入水晶之宫。不觉赞道:“这条隧道,真是天造地设,造化之奇,不知令祖当年是如何发现的?”

      仲飞琼口中嗤的轻笑一声,等他入洞之后,才把那方圆冰,又缓缓移到洞口,把洞口堵好,才道:“这里本是山谷入口,爷爷昔年无意之中发现这座山谷,向阳避风,地气温暖,才取了长春谷之名。后来就搬到这里来往,又怕被人发现,才花了好几年的工夫,从山上采了许多大冰块移到谷口,把谷道填满,再用人工在凝结住的坚冰之中,开辟出一条甬道,我们进出,都要用剑在洞口开一个窟窿,才能通行,堵上之后,不消多时,它就会自己凝结住了,外人不知内情,永远也无法进来。”

      岳少俊道:“原来如此,小弟还当是天生的呢!”

      这条隧道,晶莹明亮,宽阔平整,走在中间,不怕凛冽寒风,奇寒刺骨,也不怕冰粒打在脸上,隐隐生痛。

      走了约有二里光景,跨出一座高大的洞窟,眼前豁然开朗,呈现出一片葱绿的山岭,同时但听雷声盈耳,就在当头,寒气袭人,十分冷冽!

      岳少俊呼了口气,说道:“好冷!”

      仲飞琼没有说话,拉着他走了数十步,才回身指点着来路,说道:“你回头看看就明白了。”

      岳少俊回头看去,但见从百丈高峰上婉蜒挂着一条玉龙,水势下注,有如天来,发出轰轰雷鸣之声!

      瀑布一直泻到方才出口处的崖洞之上,再倾注入涧,自己是从瀑下走过来的,那就无怪寒气凛冽了。

      再奇怪的是这道瀑布,就像分隔了寒温,外面的冰天雪地,北风奇寒,但出了这座崖洞不过十数步,气温就升高了许多,使人渐有暖意!尤其沿着山径两旁,松林细啸,绿草如茵,真有江甫二月情景!

      仲飞琼领着他盘过山脚,这是群山环绕中的一片平地,约有里许方圆,正因谷地向南,又有群山挡风。

      天造地设,形成了冰天雪地中的奇迹,大雪山中四季如春的山谷——长春谷!

      岳少俊目光一瞥,不由得惊叹出声:“长春谷真是洞天福城,四季长春,也由此可见令祖不但是武林奇人,也是高蹈隐逸之流,好生令人钦佩!”

      原来他目光所及,但见这一里方圆的谷地,居然引瀑成溪,架板为桥,白石为径,盖竹为亭,一亭一池,一台(钓台)一榭,莫不取景自然,布置得宜,古朴而有真趣。

      最难得的,还是漫山遍野,到处嫣红姹紫,花团锦簇,开满了不知名的山花!

      仲飞琼只是低头笑了笑,没有作声。

      原来就在两人说话之际,前面一方巨石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形高大的黄衣驼背老人,双目炯炯,打量着岳少俊。

      仲飞琼急忙躬下身去,说道,“侄女见过司徒伯伯。”黄衣驼背老人口中唔了一声,问道:“这娃儿是谁?”仲飞琼道:“他是侄女义弟,天山门下的岳少俊。”一面朝岳少俊道:“俊弟,快见过司徒伯伯,他就是昔年大名鼎鼎,人称一掌开天的司徒翼,跟随爷爷已经有好几十年了。”

      岳少俊连忙作了个长揖,说道,“在下岳少俊,见过司徒前辈。”

      司徒翼含笑道:“小兄弟原来就是天山门下,这就无怪英华内敛,一身功力,已达炉火纯青之境了!”接着回头问道:“二姑娘不是和大姑娘一起下山的么,怎么独个儿回来了?”

      仲飞琼道:“我是来看爷爷的,爷爷好吗?”

      司徒翼道:“你来得不巧,只怕见不到老神仙呢!”仲飞琼入谷之后,看到替爷爷守山的司徒翼,本来心情可放宽了,但此时听了此言,不觉一楞,问道:“爷爷可是出去了?”

      司徒翼微微一笑道:“老神仙已有一个甲子没出去了,怎么会出去?他老人家自从你们走后,大概大寂寞了,所以又坐关了。”

      “坐关?”

      仲飞琼感到有些奇怪,爷爷功参造化,一身所学,已臻上乘,他老人家时常说,一个人练武练到某一境界,就是已经到了极限,无须再求精进,若要勉强修练,那也是徒劳无功,而且极易走火入魔,前功尽弃。因此他老人家恬淡乐天,生活十分平静,怎会又去坐关练功呢?心中想着,忍不住问道:“司徒伯伯,爷爷没有坐关以前,可曾告诉你他老人家练什么功夫?”

      “没有。”

      司徒翼道:“自从你们走后,过了不久,姬山主来过一次,足足和老神仙谈了三天三晚。老神仙这次坐关,可能和姬山主谈道有关,大概是为了探究由武功进而静参天人之道,寻救长生不老之术。”

      仲飞琼心头猛然一动,问道:“爷爷是姬山主走后,就坐关的?他老人家没和你说起什么?”

      司徒翼道:“老神仙坐关之事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87-918.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章 恶蛊尽歼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就在此时,那小山岗上,突然间,羯鼓咚咚,牛角呜呜,猛吹猛打起来!  也就在此时,小山岗上的上空,突然间,出现了一幅奇景!  原来吹打乍起,那三个绿衣少女,和一个苗童左挽花篮,右手朝篮中抓起一把东西,朝空中遥遥撒开。  这迎空一撒,随手撒... - 2018-03-30
  • 第二十一章 寿诞盛会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赶回赵府,只见剥皮猴徐永燮负手站在阶前,似在等候什么人,一见四人回来,立即迎了上来,含笑拱手道:“杨大侠、谢大侠四位回来了,敝少主听说四位昨晚出去,一晚未归,心中甚是焦急,今日一早,就命兄弟在这里恭候……”  杨继功未待他说完,连连拱手... - 2018-03-31
  • 第二十章 小王子发现了一条大路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在沙漠、岩石、雪地上行走了很长的时间以后,小王子终于发现了一条大路。所有的大路都是通往人住的地方的。  “你们好。”小王子说。  这是一个玫瑰盛开的花园。  “你好。”玫瑰花说道。  小王子瞅着这些花,它们全都和他的那朵花一样。  “你... - 2018-03-22
  • 第二十章 深更人静,寒笑扰清梦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只见袁丽姬盘膝跌坐,虽然她玉体半裸,香艳动人,但面容神态,却是极端庄、威严、肃穆。  这情形好象似柔和的春风,吹入了万丈冰窑,黄秋尘机伶伶打了个寒战,赶忙紧闭着眼睛。  黄秋尘已经知道袁丽可能是为自己疗治伤势后,精疲力竭正在运功调息,但... - 2018-03-19
  • 第二十章 一掌克毒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王立文眼看白少辉真的让九毒娘子点了穴道,不觉犹疑的道:“白尼那是真要跟她去了?”  白少辉淡淡一笑道:“兄弟虽被她点了穴道,但她也给了解药,咱们这是交易,这就谁也没欠谁了。”  钱春霖为人工于心计,已经听出白少辉言外之意,心中暗道:“听... - 2018-03-09
  • 第二十二章 武林结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哪知就在他五指钩曲,朝苍髯汉子肩头抓落之际,突觉对方肩头一滑,竟然未能抓实!  心中方自一楞,急待吐掌,不知怎的,自己暗蓄手心的掌力,似被一股无形真气封住,一点也使不出来!  苍髯汉子双目朝他一注,嘿然道:“你暗施杀手,为人奸诈,饶称不... - 2018-03-31
  • 第二十九章 擒龙手法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第一辆车上,走下来的是毒君闻人休夫妇,第二辆车上走下来的是飞天神魔闻于天和天狐秦映红。他们刚一下车,驾车的两个青衣汉子敦奘、阉茂迅快的从两辆车上,捧出一大幅柔软的地毯,在平坦的草地上铺好。  接着又取出两个精致的漆器食盒,一把金壶,四付... - 2018-04-03
  • 第二十六章 安然脱险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琵琶仙笑道:“咱们现在不是退出去了么?”  铁拐黄衫道:“现在要出去,可得留下一件东西。”  琵琶仙道:“你要我留什么?”  铁拐黄衫道:“命,你已经只有横着可以出去了。”  琵琶仙洪笑道:“阁下说的,正合我意,兄弟进来之时,固然施了一... - 2018-04-03
  • 第二十五章 飞天神魔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令狐大娘听得一怔,道:“秦夫人是给芳儿作媒?”  秦映红笑道:“是呀,毒君、毒后只有这么一个世子,令孙女一嫁过去,就是毒世子的妃子,毒君、毒后早就不问事了,把毒王宫交给世子掌管,令孙女就是毒王宫的女主人。”  令狐大娘望望毒君、毒后,说... - 2018-03-31
  • 第二十七章 妙夺钩符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忽然发现北首一座小山麓间,绿树掩映,似有一所庙宇,心中不觉一动,说道:  “冰儿,那里有一座庙宇,咱们过去瞧瞧。”  冰儿道:“庙宇有什么好瞧的?”  谢少安道:“这座庙宇离王母渡已有五里光景,地势相当偏僻,今晚如果会发生什么事故... - 2018-04-03
  • 第二十八章 八臂金童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掠掠柔发,说道:“大哥,殿上黑沉沉怪不舒服,我们还是坐到阶上去吧!”  谢少安笑道:“你是不是怕鬼?”  冰儿哼道:“我才不怕呢?这里又没有地方好坐,阶前还有些月亮,银河如水月如刀,多有诗意?岂不比坐在黑沉沉的屋里好得多了。”  谢... - 2018-04-03
  • 第二十三章 误中暗算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路旁一片草地上,一共站着六个人,谢少安骑在马上,自然老远就认出他们来了。  那是六合门的段斗枢、八卦门高德辉、三元会霍长泰、长江帮于显、洞里赤练贺锦肪,和河海客,一共六个人。  他们这几个人站在路旁,又有什么事呢?但他还未驰到近前,已然... - 2018-03-31
  • 第二十四章 毒君毒后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冰儿两人刚跨进松棚,令狐大娘一阵呷呷尖笑,站起身来,招呼道:“谢少侠二位才来么?快到这边坐。”  青衣少女令狐芳看到谢少安,柳眉微蹙,好像有什么心事一般,忽然低下头去。  谢少安目光一掠,棚下已经没有坐位,人家既然跟自己先招呼,... - 2018-03-31
  • 第二十八章 天囚堂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戴良江湖阅历何等老到,自然听的出胡管事的口气,这是说,平日押解人犯,都是领队亲自押送来的,但从没两个领队,同时来过,他自然感到有些意外。心念一动,不觉脸色凝重,探手从怀中摸出一面银牌,说道:“兄弟和陆兄是奉堂主之命,到牢中查看来的。” ... - 2018-03-10
  • 第二十九章 剑惩徽薄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玉扇郎君摺扇一指,道:“你们只管出手,本座要在二十招内,生擒你们三人。”  范殊轻笑道:“我只要十招之内,就可把你擒下了。”  玉扇郎君目注范殊,缓缓说道:“你不是陆长生。”  原来范殊这声轻笑,给他听出不是陆长生的口音。  范殊道:“... - 2018-03-10
  • 第二十三章 黑袍老者依言坐了上首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黑袍老者依言坐了上首。徐少华、祖东权就在左右两边的椅上落坐。  小红捧银壶给三人面前斟上了酒。  徐少华拱手道:“谷主原谅,在下不善饮酒。”  黑袍老者含笑道:“老夫也不善饮,咱们就以此一杯为限,慢慢的喝。”  一面回首朝祖东权道:“祖... - 2018-03-15
  • 第二十七章 义救飞鼠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心头一惊,急忙举目瞧去,只见范殊问了进来,笑道:“大哥,你说的不错,我上屋不久,就有四五名神机堂的武士,飞掠而来。见到我,行了礼,朝墙外追出去了。  白少辉道:“咱们空忙了一场,这人已无救了。”  范殊道:“怎么,他已经气绝了么?... - 2018-03-10
  • 第二十四章 纪南却匆匆的往外行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四人结为兄弟,这一顿饭,谈笑风生,吃得更为融洽,饭后,店伙沏来了茶,大家又谈了一会,才各自回房。  纪南却匆匆的往外行去,他自然是找祖东权去的了。  约莫三更光景,纪南才赶回来,到了上房,就一脚来到徐少华房门口,轻轻叩着房门,叫道:  ... - 2018-03-15
  • 第二十四章 一步之差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九毒娘子娇笑道:“好啊,你们瞒着我结拜了兄弟,把我老姐姐放到那里去了?”  范殊接口道:“你自然是我们的大姐了。”  九毒娘子媚眼一溜,问道:“你们真的认我这个大姐?”  范殊道:“自然是真的了。”  九毒娘子膘着白少辉,低低问道:“你... - 2018-03-10
  • 第二十二章 尔虞我诈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香香突然飞奔了出来,一把抱住罗衣妇人,急的哭道:“娘,你怎么了?”  九毒娘子道:“没什么,你娘想坐下来歇息呀!”  香香倏然站起,呛的一声,掣出一柄短剑,脸含秋霜,喝道:“你在我娘身上下毒是不是?”  九毒娘子娇笑道:“这是你娘自己要... - 2018-03-10
  • 第二十一章 南北帮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就在逢老邪发动攻势的同时,白少辉也振剑而起,青光骤发,反击过去。  只见两人剑风激荡,展开了一场恶战彼此都以快速绝伦的手法抢攻,片刻之间已然互攻了二十余招。  逢老邪一柄阔剑大开大阖,一剑跟一剑,连绵而上!剑上迸发的罡力,也一剑重过一剑... - 2018-03-10
  • 第二十三章 借犬追踪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范殊道:“姑娘说的,在下有一疑问。”  九毒娘子道:“什么疑问,你但说无妨。”  范殊道:“他如把前厅一齐毁去,前面的出路自然也毁了,那么里面的人,岂不要活活饿死在山腹之中?”  九毒娘子笑道:“我也想到了这一点,这座石室,在建造之初,... - 2018-03-10
  • 第二十九章 贾老二一闪身就不见了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贾老二只朝他们打了个手势,就身形一弓,活像一只老鼠,嗖的一声凌空拨起,纵上墙头,一闪身就不见了。  大家跟着他纵身跃起,越过围墙,落到外面。  史琬问道:  “喂,贾老二,我们不骑马去吗?”  贾老二回头道:  “夜行人怎么能骑牲口?咱... - 2018-03-15
  • 第二十五章 千里追踪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拱手拱道:“香香被这里的少应主所劫持,在下两人一路追踪前来……”  九毒娘子没等他说完,蛮靴轻跺,叹息道:“这么说来,地窖里的人,也是你们放的了?这下真把我这大姐整惨了!”  乾坤手杨开泰诧异的道:“姑娘认识他们么?”  九毒娘子... - 2018-03-10
  • 第二十六章 剑破铜钹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早已看出这两个和尚,是少林罗汉堂的高手,武功修为,造诣极深,方才那和尚给自己举手间压住杖势,实是他太以轻敌之故。  此时眼看对方禅杖一送,朝自己击来,立即迅速的后退三尺,让过一杖,竹箫斜斜点出。  那和尚不容白少辉还手,沉哼一声,... - 2018-03-10
  • 第二十一章 荒野草原回音出钟楼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岳凤飞虽然生性骄狂,但人却极端机智聪敏,这时他察言观色,已知袁丽姬和吴灵钟,并非擒走“虬龙公主”的同一路之人。  蓦在这时,大约半里之遥飘传来一声尖锐悠长的啸声!  岳凤飞闻得啸声后,转脸向驼矮二叟喝道:  “虬龙公主的八名神箭侍卫,已... - 2018-03-19
  • 第二十二章 我一包包地分选旅客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你好。”小王子说道。  “你好。”扳道工说道。  “你在这里做什么?”小王子问。  “我一包包地分选旅客,按每千人一包。”扳道工说,“我打发这些运载旅客的列车,一会儿发往右方,一会儿发往左方。”  这时,一列灯火明亮的快车,雷鸣般地响... - 2018-03-26
  • 第二十一章 跑来了一只狐狸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就在这当儿,跑来了一只狐狸。  “你好。”狐狸说。  “你好。”小王子很有礼貌地回答道。他转过身来,但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在这儿,在苹果树下。”那声音说。  “你是谁?”小王子说,“你很漂亮。”  “我是一只狐狸。”狐狸说。  “来... - 2018-03-23
  • 第二十五章 人们往快车里拥挤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那些人们,他们往快车里拥挤,但是他们却不知道要寻找什么。于是,他们就忙忙碌碌,来回转圈子……”小王子说道。  他接着又说:  “这没有必要……”  我们终于找到的这口井,不同于撒哈拉的那些井。撒哈拉的井只是沙漠中挖的洞。这口井则很象村... - 2018-03-26
  • 第二十六章 在井旁边有一堵残缺的石墙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在井旁边有一堵残缺的石墙。第二天晚上我工作回来的时候,我远远地看见了小王子耷拉着双腿坐在墙上。我听见他在说话:  “你怎么不记得了呢?”他说,“绝不是在这儿。”  大概还有另一个声音在回答他,因为他答着腔说道:  “没错,没错,日子是对... - 2018-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