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赤金凤钗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慧见梅三公子飞出洞去,心中立时好像缺了什么似的,匆匆若有所失,急忙回头对着上官燕道:“燕妹妹,外面既然来了敌人,我们不如也先上去瞧瞧,反正绞索一断,木偶阵也已经破啦,先去杀他一阵,回头再救人不迟。”

      上官燕听她一说,正合心意,便道:“崔姐姐,你说得对,我们先去杀他一阵,出出胸中之气也好!”

      纵上山缝,梅三公子早已走得没了影子。两人双脚刚刚着地,忽觉眼前人影一闪,耳闻金刃劈风之声,迎面袭到!

      崔慧心头一惊,赶紧左手一探,抓住上官燕臂膀,向后轻轻一拉,同时右手长剑,暗运内劲,朝上撩起,横架袭来之势。但听叮叮叮,金铁交鸣,三声连响,三个手执长剑的少女,立被震退了数步。

      上官燕一看崔姐姐出了手,不由长剑一领,正要纵出身去,瞥见一条红影,凌空飞堕,倏的落到自己两人面前。快速轻稳,简直到了极点,来人武功之高,己可想见。

      崔慧因敌我未明,急忙拉着上官燕,向后疾退了一步,定睛瞧去,原来却是一个二十三四岁,身穿红色劲装的女郎。

      只见她身材窈窕,面目姣好,这时却脸罩寒霜,不屑似的望着自己两人,樱唇微撇,冲哼了声,说道:“何方贱婢,敢来歌乐山庄滋事?还不给姑娘放下兵器,听候发落!”

      这女郎好大的口气!原来她正是歌乐山庄的大小姐红衣罗刹贺龙珠,真正主持歌乐山庄的人。

      崔慧那会把她放在眼内,闻言怒道:“哦!你原来是歌乐山庄的人,好!吃姑娘一剑!”

      她是气极了歌乐山庄的人,声到人到,剑花一挽,“指天划地”,快若流星,疾向红衣罗刹点去!

      “贱婢!你有多大能耐?”

      红衣罗刹贺龙珠娇躯轻挪,让开崔慧剑势,反手一招“寸心千里”,随着刺出!

      崔姑娘心头一凛,此人身法剑法,均是不弱,看来倒是个劲敌,心念一动,手中剑刷刷刷连环劈出,寒芒掣电,剑气迸发,出手煞是凌厉。贺龙珠冷笑一声,剑起青虹,也舞成一片光幕,迎着上去!

      两人这一动上手,四面立时闪出十来个劲装少女,也纷纷的向上官燕围攻起来。

      上官燕自幼得她外公铁背苍虬武公望薰陶,武功自然也弱不到那里去,她看到贺龙珠现身之时,早已跃跃欲试,这对一见十来个人,纷纷向自己包围过来,便娇喝了声道:“来得好!”

      双肩一晃,抢过身去,长剑如轮,狠狠的劈出!十几个少女,见上官燕来势凶狠,当前几个微微一退,紧接着又围了上来,十余支剑尖,寒光吞吐,觑准她全身要害,一齐出手。

      一时之间,莺嗟燕叱,剑光鬓影,打成一片。十来个照面之后,上官燕到底双拳不敌四手,何况围攻她的人,竟有十来个之多,渐渐感到剑法迟钝,不但阻挡不了人家四面攻来的剑势,而且心躁气浮,自乱章法,心中更是慌张起来。

      幸亏围攻她的十来个人,人多手杂,大家乱烘烘的抢攻,有时倒反而相互制肘,予上官燕以可乘之隙,才能在险象环生之中,勉强的支持着。

      崔慧和红衣罗刹贺龙珠交上手后,两个人都是个性好强,一上场就各倾全力,采取强攻路子,硬抢先机,打得非常激烈,玉手挥处,银星万点,白虹千道,锵锵叮叮之声,盈耳不绝!

      二三十招过去,还是分不出谁胜谁负来,崔慧是个性急的人,一时胜不了对方,直气得粉脸通红,杀手绝招,源源施出,但依然打成了平手。

      就在旋身之际,瞥见上官小妹子正被十几个少女,逼得步步后退,情势危急!这如何是好?她微一分神,蓦觉贺龙珠一支长剑,居然乘隙而入,斜削自己右腕。心头更是一惊,连忙气沉丹田,左手捏着的剑诀,猛向刺来剑身,劈空削去。右腕一沉,剑尖斜斜向上,一招“置腹推心”,迳取对方胸腹!

      红衣罗刹贺龙珠难得对方露出一丝疏忽,自己抢了机先,长剑正好对准崔慧右腕削去,却见对方身形不避不让,左手纤纤玉指,捏着一个剑诀,竟然对准自己剑尖,迎着劈下。

      这是什么怪招?即使两个手指是铁铸的,也经不起自己这一剑啊!

      剑指相距,越来越近,一个长剑斜削加速,一个剑诀下掣如故,这是电光火石其快无比的事,贺龙珠剑尖快要削上崔慧指头。

      陡觉对方剑诀,突然一吐,青葱般嫩指中间,突有一股无形潜力,势劲力沉,向下骤压,剑身猛力一震,自己握剑右手,微感酸麻,长剑疾往下沉!

      红衣罗刹这一惊,非同小可,就在此时,崔慧右手长剑,又已迅速进招,向她胸膛之间挑来。

      这两招虽然出手略有先后,但也差不了多少,“劈空剑诀”和“置腹推心”,两招迸发,势若雷奔,直把红衣罗刹贺龙珠迫得足步跄踉,封挡无策,足足退出去一丈之远,才避过崔慧的奇诡攻势。

      崔慧一招得手,瑶鼻轻轻的“哼”了一声,纵身就向上官燕这边飞扑过来。红衣罗刹睹状不由又气又怒,双足点处,也跟着崔慧身后,扑了过来。她使的是一招“宿鸟投林”剑先人后,伸臂向前点出!

      但她剑还没刺到,崔慧凌空的身躯,早已长剑和“劈空剑诀”同时并出,剑出匹练下卷,人若陨星飞堕,左手剑诀,也对着人群,疾劈而出!但听闷哼惨呼,接连而起,上官燕压力一松,精神大振,喜得高叫了一声:“崔姐姐!”

      剑出如风,也砍倒了身前一个敌人。

      直把红衣罗刹气得大喝一声,玉臂一抖,长剑如轮,又向崔慧递出。同时和上官燕对敌的少女,其中一个从怀中取出竹哨,吹起尖锐的长啸之声,划破长空,只听四面回音缭绕不绝!

      这敢情是她们传警之法?果然不到片刻,从四面石室中,涌出不少劲装男女,手执刀剑,纷纷赶来,看人数怕不有百十来名?

      崔慧、上官燕两人,落入了重重包围之中,他们的武功,几乎没有一个是弱手。

      崔慧既要对付红衣罗刹,又要顾到四面袭来的兵刃,上官燕又被隔了开去。

      时间一久,那能支持?尤其是“劈空剑诀”每一出手,全凭着一口真气,把内力凝聚到中食两指之上,劈空削去,掣中人身,宛若利剑,威力虽大,但内力耗损,自然甚多。崔慧连番施为。鬓角上早已珠汗涔涔,后力渐感不继,所好红衣罗刹贺龙珠,对劈空剑诀,心怀戒惧,不敢过份逼近。

      两人功力最高,也经不住这许多人的猛攻,不用说,上官燕已是精疲力竭,手足疲软,就是崔慧也已汗流夹背,剑法迟钝,情势显然十分危急。

      歌乐山庄入口之处,陡然发出一声银铃般的轻笑,一条人影带着笑声,划空疾下。来势奇快,直如陨星,原来是一个娇艳如花,婀娜多姿的紫衣少女!

      崔慧禁不住心头一凛,一个红衣罗刹,已使自己难于应付,再加上一个,这可怎么办?

      目光斜瞥,只见那紫衣少女,眼横秋水,眉凝春山,秀目盈盈,扫射了全场一眼,樱唇轻启,娇声喝道:“住手!你们谁是歌乐山庄的主人?快给姑娘出来!”

      口气好不托大!当她语声未落,只听几声吆喝,早已有三个劲装大汉,挥刀扑去。

      “哼!”紫衣少女鼻中轻轻一哼,身躯微闪,已迎到几个大汉面前,冷笑着道:“看来今天姑娘得开开杀戒!”

      莺声呖呖的娇语方起,玉腕一扬,一道青光,从她手中射出,快如掣电,几个大汉手中兵刃,才一举起,早已血如喷泉,头颅滚落!

      出手之快,令人咋舌!

      歌乐山庄的人,一见同伴被杀,他们那识厉害,围着上官燕的人,竟有一半纷纷向她包围上去。

      “真是找死!”

      紫衣少女柳眉一挑,杀气陡现,手上吞吐青虹,猛的随身一圈,寒森森的剑气横撩。呛琅琅兵刃断折之声,和咕咚咕咚的栽倒之声。连续不断,响成一片。

      须臾之间,死在剑下的,怕不有二十来个?

      红衣罗刹看得心头猛震,暗想紫衣少女手法,迅捷无匹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04-920.html - 2018-01-13
  • 第六十一章 鬼蜮伎俩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刚一坐下,忽然觉得一阵目眩头晕,身子不禁微微晃动一下。  这一下虽然极为轻微,但坐在一边的上官小姑娘,可瞧得十分清楚,梅哥哥身怀上乘武功,那会无缘无故的摇晃。心中一惊,失声问道:“梅哥哥,你怎么啦,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她一双... - 2018-01-14
  • 第七十一章 慎防奇毒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大家再一细瞧,太白神翁,皓首上人、松龄道人、早已走得不知去向。于文娴、上官燕和红灯夫人的五个侍女,却全被毒蜂螫伤,创口发黑,人也痛楚呻吟,萎顿的坐在地上。  飘渺仙子聂玉娇柳眉微皱,从身边取出一柄匕首,替中毒的人,放出毒血,敷上药末。 ... - 2018-01-14
  • 第十一章 祭起诛神剑_一剑破天骄_故事大全
  •   紫衣煞君三十年前就纵横关外,威震江湖,从没有人敢对他如此说话的。  管秋霜这番话,听得坐在帮主下首的逢老大脸上都变了色。  就是凌干青也觉得妹子这样说,未免太过份了。  紫衣煞君不禁一呆,他也从没想到一个小女娃敢对他这般说话,目光望着她... - 2018-01-05
  • 第十一章 人去楼空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两人并坐低声谈了好一会方始结束。胡雪岩戴了一顶风帽,帽檐压得极低,带了一个叫阿福的伶俐小厮,打开花园中一道很少开启的便门,出门是一条长巷,巷子里没有什么行人,就是有,亦因这天冷得格外厉害,而且... - 2018-01-19
  • 第十一章 一切难依旧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七月,老太爷传回过一次话来,说赶八月中秋前后,可能返晋到家。   听到这个消息,三喜明显紧张起来。杜筠青见了,便冷笑他:“你说了多少回了,什么也不怕,还没有怎么呢,就怕成这样!”  三喜说:“我不是怕。”  “那是什么?... - 2018-01-20
  • 第十一章 孤立无援的巨大危机_商道_故事大全
  •   “我说王大人,”意识到事情的紧迫性,朴钟一拍着王造时的肩膀说道,“我们不是还可以靠王大人出面去说服他们嘛!王大人和我们不一样,您是中国人,您可以去见那些同样是中国人的商人们,敞开胸襟去劝说他们,让他们回心转意嘛!”  朴钟一说的是实话。... - 2018-01-12
  • 第十一章 护洞之战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只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阴笑道:“是少庄主么?老婆子还不想伤你,快退出去吧!”  朱文俊这一声大喝,原是激她开口,好找出她停身之处,他贴壁静立,听得清楚,巫婆子的声音,似是仍在石窟右侧,并未移动。  心中恨透了她,早已功运右腕,没待对方话...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谷飞云想起昨天看到的苗条人影_东风传奇
  •   店伙退去之后,谷飞云想起昨天自己在对面茶楼上看到的苗条人影,朝客店中走入,自己当时就觉得十分眼熟,原来就是全依云。  哦,还有,昨天傍晚,自己在白山关附近,明明已经拿住项中英,他忽然“啊”了一声,右眼流血,同时自己右腕“曲池穴”上也被一... - 2017-12-16
  • 第三十一章 天外浮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公子爷!别生气,是我!老偷儿,鼠爷爷!嘻嘻!”  果然是钻天飞鼠,他贼秃嘻嘻的声音,在身前响起。  “是鼠老前辈!”  梅三公子赶紧收回即将挥出的右腕一边问着,闪出石壁。  只见钻天飞鼠蹲着身子,埋怨的道:“唉!公子爷,我老偷儿好不容...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出现第三股势力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年嵩昌因儿子好不容易才脱离虎口,如今又要随着孙必显回去,心中虽觉舐犊情深,但又不好开口加以阻拦,只是攒攒眉道:“你们神志已经清爽,再混进去,务必处处小心,若是露出一点马脚就前功尽弃了。”  年其武道:“爹只管放心,咱们有五人之多,绝不会... - 2018-01-18
  • 第十一章 水陆追踪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旋风煞木通走后,陆地神龙程元规因大家劳累了一晚,此时天色大亮,夺命飞环邢长林已要方广寺下院,腾出几间静室,便请大家回房休息。  楚湘云、冷秋霜两位姑娘,不放心陆翰飞伤势,还待入内探视,却被阴风煞劝止,说陆少侠此时正好由程帮主打通奇经八脉... - 2018-01-18
  • 第五十一章 七绝传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敏平日沉稳娴静,极少生怒,但这回却动了真火,口中冷哼一声:“你还想逃。”今天要是没有铁拐仙和孙姐姐赶来,自己一生,岂不毁下?推根追源,这祸首,当然是三义会的“三义”!  此时那容他逃出手去?身形倏进,跟着秦智追到。玉腕一挥,长剑早已洞... - 2018-01-14
  • 第四十一章 幽囚老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正说之间,待女已熬了一碗参汤进来,大家才停止笑谑,崔慧红着脸,服待梅三公子服下。  红灯夫人正色道:“小兄弟,你重伤初愈,还是再休息一会,来!两位妹子,我们到外面去走走。”  说着拉了崔慧、上官燕两人,袅袅婷婷的退出房去。  若论梅三公... - 2018-01-13
  • 第八十章 双凤金钗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大家举目瞧去,只见竹台前面,同时出现两人,一个头蒙黑布,身穿宽大黑袍,巍然而立的,正是隐而复现的唯一大魔头勾魂律令九幽教主!他身边站着的一个,却是头戴道帽,身穿黄色道袍的玄门修士。此人眼露黄光,颔下生着一部苍黄短须,背负一柄精钢黄布伞。... - 2018-01-14
  • 第十一章 曙光乍现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佟仲和转过脸来,脸上神色,已然变得十分严肃,朝董崇智说道:  “董老弟,现在咱们可以开诚布公的谈谈了。”  董崇智身躯微震,说道:  “佟护法要说什么?”  佟仲和道:  “自然是有关贼党侵犯本山的事了。”  董崇智冷声道:  “兄弟前...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紫衣少女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哥哥,你在瞧什么?”  崔慧凑近身子,往上一瞧,不由“噫”了一声,气道:“这又不知是那一个无耻之徒,杀了追风剑客,居然移祸江东!”说着一纵身,拔出寒英剑,猛的向树身子斫了几剑。  梅三公子喟然叹道:“一入江湖,便惹是非,这追风剑客不...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秦宫主赴人之约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文中秀道:“咱们要知道的就是秦宫主赴什么人之约去的,现在既已知道是长江盟向秦宫主下战书,约你到白帝城去的,这就够了,秦宫主前去赴约,到了白帝城,自然没遇上长江盟的人了?”  散花仙子怒声道:“你们使调虎离山之计,前来愉袭神女宫,自然没人... - 2018-01-08
  • 第十一章 奇信怪柬_彩虹剑
  •   盛振华辞去之际,三人也就各自回房休息。  范子云掩上房门,从贴身取出紫玉托自己捎来的信,那是一个空白的信封,封得极密。  范子云取出信封之后,不禁想起了紫玉,看着信封,怔怔出了神,才轻轻撕开封口,信封里面,果然另有一个折得较小的信封。 ... - 2017-12-21
  • 第十一章 江上秘密_珍珠令
  •   两人回到小客室,仍然分宾主落座。  凌君毅冷然道:“仙子还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玄衣罗刹笑吟吟地道:“你方才已和那位祝庄主见过面了,而且据我所知,你们也交谈过了,如今不用再提谁真谁假,但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凌君毅道:“什么事... - 2017-12-24
  • 第十一章 情场受挫_梵林血珠
  •   皇甫敬听女儿说了陈野的奇怪行为,觉得十分惊诧,不过,他是宁可信其有。  “莫非,我的伤就是他治的么?”  “啊,不会吧,爹爹,他能有这么强的内功么?”  “难说,这样吧,我们把他带走,待爹爹慢慢问他。未来争夺佛宝;需要大量好手呢。””爹... - 2017-12-07
  • 第十一章 得之仙曲_翠莲曲
  •   莲儿随着他双手搬动,慢慢转过身子,低垂着羞红的粉颈,一个身子,仿佛还在轻微颤抖。她方才一时又羞又怕,才挣脱身子,这时瞧着他一脸惶急,心中又有点不忍。  试想自小青梅竹马,耳鬃颗磨的伴侣,分别了七年,如今大家都长大了,那个少女不怀春?  ... - 2017-12-20
  • 第十一章 风云诡异_须弥怪客
  •   庄子云:“安危相易,祸福相生。”  柳家本来过得平平安安,柳媚又学成归来,本是一家团圆以享天伦之乐的好时候。不料因她长得太美,引起鲍张两家恶少的垂涎,更不料这一帮一会又为人所屠,硬把两桩血案栽到柳家头上,全家只好养家避祸,寄人篱下,偏偏... - 2017-12-16
  • 第十一章 故剑情殷_北山惊龙
  •   江边停着的那艘大船,隐约露出灯光!  中舱一张锦榻上,直挺挺躺着一人,那不是在客店中被人掳走的点苍流。云剑客沐苍澜还有谁来?  但奇怪的榻前站着一个头梳宫髻的女人,她身形朝里,只看到一个背影,似乎正在替流云剑客运功逼毒!  但就在三人堪... - 2017-12-11
  • 第十一章 为子报仇护犊心 千里寻药恩人情_白衣紫电
  •   颜凤妮又在这乡间小屋中,这儿曾经是唐耕心被她所救的疗养之所,这儿的粗陋小屋,阡陌田垅,甚至到处的驴屎牛渤气味,都是美好憧憬的导体。  那时虽然唐耕心经脉不畅,但她有信心,希望无穷、而现在,她只能陶醉在回忆中,当意识把她拉回现实中时,她会... - 2017-12-26
  • 第十一章 百剑之厅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尹天骐道:“好卑鄙的手段。”  桑南施废然道:“这么说来,那金姑娘一走,幕后主使人物,依然找不到了。”  金鸠婆婆怒声道:“怎会找不到?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老婆子找不到小丫头,不会到江南找耿存亮去?”  桑南施点头道:“这就成了一石三... - 2018-01-05
  • 第十一章 临川寺救人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三人回入茅舍,金赞廷道:“谢兄,那八具尸体,留在外面,到了明天,只怕会有麻烦。”  谢公愚笑道:“金兄只管放心,不会有麻烦的。”他从左手袖中掏出一管黑黝黝的东西,朝金赞廷递去,笑道:“金兄看看这是什么?”  金赞廷接过铁筒,看了一眼,说... - 2018-01-06
  • 第十一章 剑主之争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华清辉总是一派之主,和一个晚辈女子比剑,自然不好使出杀手来,这一来冷雪娥可以不用理会华清辉的杀招;但华清辉对冷雪娥的杀招,却不能不理,这就未免显得有些缚手缚脚,只好以拆解代替进招。  冷雪娥占了这一层便宜,就毫无顾虑的一路挥剑抢攻,攻势... - 2018-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