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赶路_盗墓笔记

  •   这是很长的一段山路,我本来应该长话短说,但是一路上,胖子还是不放弃地在进行各种旁敲侧击,这个鬼影也根本不防备。很快我就知道他并不是因为对我们没有防御之心,而是因为他根本就认为我们不可能活着出去。

      胖子当时问了几个比较重要的问题,第一个是关于猞猁的。胖子首先问他:“这些猞猁是养来吃的吗?”

      鬼影回答“是”。他以前是做特务的,学过很多驯养动物的方法,这座山因为猎人很少,所以猞猁特别多。这些猞猁都是他养的,现在数量已经很多了。猞猁非常聪明而且通人性,他用当时特务连教的方法,经过摸索改进,找到了驯养猞猁的方式。

      猞猁非常强壮,而且速度非常快,爬树、游泳都很厉害。他用这些猞猁害了不少人,包括很多来这里狩猎的人。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盘马的。胖子问他盘马的情况,但他只是笑而不语,说大概是死了。我们第一次进村的时候,盘马就已经通知了他。但是之后的事情,他并不知道。

      我知道他有所隐瞒,但是也不敢继续问下去,之后一路无话。

      走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我们就来到了一个杂草丛生的地方,能看到烂泥中有很多设备和帐篷的残骸,一看就是一个废弃了很长时间的营地。

      这就是鬼影他们当年进入古楼的前哨阵地。

      我们在里面休整了片刻,鬼影带我们进了一个靠在岩石边上的简陋窝棚。

      窝棚已经完全腐烂了,全靠上面的一些藤蔓缠绕着,才没有坍塌掉。我们弯腰进去,立即就看到里面有好几具干尸完全被缠绕在藤蔓里面,身上糊着一层类似于干泥的东西。

      “这些人被拖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全部断气了。被强碱泡死的人,死了都烂不掉,全干了。”说着,鬼影探手进去,在几具干尸身边摸索了几下,从他们身上掰下来一块东西。

      真的是掰,因为那东西似乎是一块鳞片,已经和尸体长在了一起。掰下来之后,鬼影甩了甩,把那东西上面干结的烂泥甩掉后才现出了它的本来面目。

      是一只布包。

      “这家伙和你们一样,是很厉害的盗墓贼,只是流年不利。这布包他生前一直当宝贝一样,里面有很多工具,也许你们能用得着。”鬼影说道。说完,他把手伸到了尸体前面的烂泥里挖了几下,再一提,和着烂泥的竹条编制的盖子被提起,一个洞穴露了出来。“就是这里。”

      我探手下去摸了摸,发现这个洞的洞壁是石板的,心中明白错不了了。

      “这洞口和我当时走的那个一样,只不过小了很多。”

      “有些洞是走人的,有些洞是走其他东西的。”鬼影说道,“但是有一个窍门——你要找到一个很特别的影子,这个密洛陀和其他的都不一样。在这个影子面前,你可以使用这个。”

      他从怀里掏出来一个水壶:“里面是火油,你把火油倒在这个密洛陀前面的地面上,油的走向会告诉你们接下去的路线。”

      “是如何的不一样法?”我问道。

      “我不知道,这个每次都有区别。但是我能保证,你看到这个密洛陀之后,立即能感觉到异样。那种不一样是十分诡异的。”说完鬼影就拍了拍我,“你们好自为之吧,千万别活着出来。”

      鬼影说完就立即离开了,留下我们在窝棚里,感觉莫名其妙。

      “他没把枪还给我。”胖子郁闷道,“胖爷我好不容易搞来的,我靠,已经有感情了。”

      “他要给了你枪,你会如何?”

      “我立即打断他的腿,然后把他的猞猁都烤来吃了。”胖子道。

      “那人家是对的,你以为人家是傻的啊。”我道。

      “不过他也算有良心,把武器拿走了,但是也给了我们东西。”

      胖子边说边翻开鬼影给我们的布包,把里面的东西全部摊开在地,看里面有些什么东西。

      边上的几具尸体看着让人发寒,在这些尸体边上看他们的遗物,而且是这种看法,我觉得不是特别礼貌。但当我看到其中的几样东西时,却也被吸引了过去——里面倒出来的很多东西我都不认识。胖子脸上也是一半疑惑,一半兴奋。

      我问他如何,他从那些东西里挑出一根手臂长的铁刺丢给我。我拿起来仔细看,整根铁刺上了黑漆,不知道是怎么处理的,一点也没有脱漆的痕迹。在手电光下,铁刺呈现出一种非金属的质地,但是从其重量来判断,它一定是金属器。铁刺的尖头非常锋利,在中段有一些增加摩擦力的花纹,仔细看能看到铁刺的一边有六个古篆字。

      这是古代扒手用的一种小工具,用来撬开一些很精致的珠宝盒——用这种铁刺插入锁缝,然后一用力,即可撬开珠宝盒。这些珠宝盒一般用锡做成,非常难以破坏。同时这东西也可以用来破坏不是特别结实的砖墙,它是用铸剑的工艺锻制的,在铁刺的中心,还有一根铜制的、有一点儿弯曲的芯,非常坚硬。以前我入手过几根,但识货的人非常少,出手太难,后来就都自己玩儿了。

      这些尸体身上带着这东西,看样子这是他们平常习惯使用的小工具。这些人早年必然叱咤一方,却不明不白地惨死,躺在这里已几十载,让我感觉有些梁山好汉最后的悲凉。

      为了别人的愿望而死,这让我想起了潘子,心中感到一阵不舒服,觉得把他叫来真是错误,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内疚是一种很不好的情绪。我其实明白,很多情绪的产生,并不是为了别人。对于潘子的安危,我是否真的关心?也许我只是不想自己内疚。如果潘子是抱着自己的目的而来,不论是求财,还是实现自己的某些想法,我会如此担心吗?

      我觉得不会。“所有人在一开始就已经做好了迎接自己结局的准备”,这是我的心态。在某种程度上,我的内心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盗墓贼了,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些尸体已经干枯开裂,很难检测死因了。之前鬼影说过,这里很多人的死亡都很离奇,没法一一推测死因,要是因为看到尸体而停滞不前,那就不用进去了。

      胖子把所有翻出来的东西都分了类,很多东西我都不知道怎么用。那都是些零碎的小件,还有一些火折子——我对这东西很有好感。还有一些用动物的甲片做的好像纽扣一样的东西,用铁丝穿着,鬼影说这些东西有用,我也不敢不信,就让胖子把这些都收好,万一我们也挂了,这些东西还能恩惠后来人。

      零碎里面还有几个让我特别在意的东西,那是几个将硬币压扁之后做成的奇怪的小饰品。我之前看到的时候只是觉得好玩,但这次看到的几个有些不一样。我发现这个铝箔小饰品里包着东西,拆开来一看,发现是一颗药丸模样的东西,闻了闻,是火药。

      这是自制的照明弹。火药燃烧完之后,会点燃铝箔,产生非常亮的光,虽然时间很短,但是可以在短时间内照亮很大的一片区域。

      这些是好东西,我心说。我把这些全部收起来,背好枪,催着胖子摸进了那个石头隧道里。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176&f_id=757 - 2015-11-30
  • 第三十七章 仙乐退鬼机朗笑现冷刀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看得大惊,他袍袖一甩。疾若惊鸿过来,一股极巨潜力,形如浪涛潮卷。  黄秋在秦风一爪攫出这时,顿感一股巨大潜力压了过来,他已经数次挫败在秦风手下,这次那敢大意,吸腹凹胸,霍地向后一退,恰把秦风那股内劲让过。  秦风那肥内劲正好和铁木... - 2018-03-19
  • 第三十七章 九连寻宝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此处缺一页)  公子提拔,滥竿充数,算不了什么?”  冰儿道:“陈总管知不知道飞天神魔也成立了一个武林盟?”  陈康和不屑的摇摇头,又点点头道:“兄弟自然知道,嘿嘿,他们居然还跟盟主下了请贴,唉,其实只能说是一群邪魔外道而已!”  “... - 2018-04-10
  • 第三十七章 险境艳情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楼一怪武功虽高,胸无城府,他给两个小姑娘一吹一唱,说得心花怒放,喜道:“对!  对!毁了他毒冰轮才对,咳!怎么我老楼会想不到?”  说到这里,果然眼珠一转,蒲扇般手掌向王屋散人一摊,道:“来,小辈,你把毒冰轮拿来,让老楼毁了,免得大家噜... - 2018-04-27
  • 第三十七章 蓝如凤打着火简跟在徐少华身后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两人走出房门,回到甬道上,甬道中黝黑如墨,蓝如凤打着火简,跟在徐少华身后。  徐少华目能夜视,早已看到左首壁间,也有一道木门,这就说道:  “你随我来。”接着低哦道。  “对了,待回柳姐姐如果也被牛筋捆绑着,就要你替她解了。”  蓝如凤... - 2018-03-17
  • 第三十七章 易钗而弁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范殊冷哼道:“这手段卑鄙的很。”  小燕道:“那知薛少侠根本没有负伤,当天晚上,就和张果夫两人一起逃了出去,临走还打了宫主一箫。”  范殊用手掩口,打了个呵欠,问道:“后来呢?”  小燕笑道:“后来没有了,从此江湖上再也找不到薛少侠和张... - 2018-03-11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七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道常无为而无不为①。候王若能守之②,万物将自化③。化而欲作④,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⑤,镇之以无名之朴,夫将不欲⑥。不欲以静,天下将自定⑦。[译文]道永远是顺任自然而无所作为的,却又没有什么事情不是它所作为的。侯王如果能按照“道”的原则... - 2018-03-02
  • 第三十七章 全盘皆输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古桃花源,在武陵山脉之中。  遍山桃林汉港纵横!  如今在汉港交织的桃林之间,辟出了百亩广场,背山面水,搭建起一座高达丈许,广约数亩的木台,台上挂灯结彩布置得富丽皇堂,上首一方红底金字的横额写着:“太阴教开坛大典”。  除了中央一座高台... - 2018-03-07
  • 第三十七章 独窥剑壁影成三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听得一怔,暗想瞧她神色,似乎不假,但自己明明受不住她第三发琴音,何以会说自己没输?心念转动,不由问道:“夫人说在下输得太冤,在下愿闻高论。”  罗髻夫人道:“老身三声琴音,虽非一般武林中人,所能承受,但少侠内功,似极深厚,既能承当... - 2018-05-08
  • 第三十七章 乾坤一击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他藉口各展所长,其实他先就占了兵器对徒手的便宜,何况还另存机心。  乾坤手陆凤翔点头道:“好,咱们一言为定,老朽但等郝朋友指教。”  郝飞烟消魂扇手一划,倏地展开,口中尖笑一声:“不敢当得指教两字,兄弟有僭!”  话才出口,呼的一扇,照... - 2018-05-30
  • 第三十七章 奉密命紫姑夜行刺 闻凶信康熙暗用心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方苞在皇上面前说得不错,四阿哥胤祯在任伯安这件案子上,确实是处理得十分妥当。既为朝廷除了一大害,又保下了数以百计的大小官员。更绝的,是把这件案子交给老九来审问。明面上看,是保下了阿哥党,尤其是保下了老八和老九,可实际上却给他们哥俩出了个... - 2019-01-03
  • 第三十七章 巧舌诡辩振振有词 绘声绘色阴气森森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棠儿又急又怕,在乾隆怀里挣了几下,却被乾隆一双手紧紧按住,只好听天由命地歪在他怀里。眼看着一串灯笼进了钟粹宫,眼看着“尼姑”们躬身迎接贵妃娘娘,却听高无庸变腔怪调地在小佛堂外头赔笑说道:“贵主儿,主子在里头进香,叫跟从的人一律回避呢!”... - 2019-01-05
  • 第三十七章 妄调情高国舅无趣 闹学塾曹雪芹辞差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刘统勋回到北京,当天即打轿赶往鄂尔泰和张廷玉府,拜谒这两位满汉首席军机大臣。鄂尔泰病得已经不能起来,接过乾隆赐的山参,只是流泪,在枕上叩头,说道:“我是老不中用的人了。主子这样关怀恩宠,没法报答……延清公,请代奏,我的两个儿子都去金川跟... - 2019-01-13
  • 第三十七章 浴血大海战惊魂魄 踏浪涛恶斗泣鬼神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施琅亲督水军,进攻澎湖岛,眼见得守将刘国轩率军败退,施琅精神大振,亲自擂鼓,催军猛进。中锋前队双方的几十条战舰已经杀成一团。蓝理杀得红了眼,他通身上下中了十几枪,像血葫芦似的,还在寻找敌人作白刃格斗。蓝明呢,却比他哥哥聪明,这场恶战打了... - 2018-12-29
  • 第三十七章 擒贼酋好汉居奇货 破宫门皇帝恤民情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歪虎是干黑道出身的人,这风高放火的勾当,他最在行,听讷谟一声令下,他便带着七八个人,从前店到后店,凡能点燃的东西便都被他烧着了。那火噼噼啪啪地烧了起来,吐着暗红的火舌,映得他水通红,浓烟中偶尔烧着了竹节,爆响一声,火星直冲,冒出两三丈高... - 2018-12-24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第三十七章 贺破奴握紧长锤发出一声狂喝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啊!贺破奴握紧几乎脱手飞去的长锤,发出一声狂喝。他在惊跃的马上盯着那高伟污蔽之人,血水从那人右眼中淌下,将一缕头发紧紧地黏在他面孔上,然后又从发梢一滴一滴地,落在他手中所执的刀刃上。那刀是毓军中寻常兵丁配制的环首刀,然而此时烂灿透彻,仿... - 2018-07-16
  • 第三十七章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举世瞩目的首届全国处美人大赛终于拉开了帷幕,考虑到大赛是在大街上举行,考虑到烈日炎炎和处美人的娇嫩皮肤,组委会决定初赛安排在下午和黄昏之间进行。这是我们刘镇有史以来最为壮观的一个下午,三千个处美人全部穿着三点式比基尼,高矮胖瘦美丑不一的... - 2018-02-05
  • 第三十七章 室中一把高背太师椅上端坐着姬七姑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室中一把高背太师椅上,端坐着姬七姑,看到盛锦花走人,鸩脸上绽起一丝笑意,说道:  “锦花,你是不是得到消息了?”  盛锦花赶忙走上几步,跪了下去道:“侄孙媳叩见姑太婆……”  “起来、起来。”姬七姑道:“有话起来再说。”  盛锦花站起身... - 2018-05-04
  • 第三十七章 证盟大典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北固亭前,崆峒三妖看得面无人色,莫说岳盟主夫妇双剑合壁,威力之强,无与伦比。  就是齐天宸、石驼子等人,自己三人也一个招惹不起。  卓真人微微叹息一声道:“看来武林盟大有能者,不可为敌,不如回转崆峒,从此不用在江湖上走动了。”  郎真人... - 2018-01-09
  • 第三十七章 铁肩道人对这华山双剑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同是一套“华山剑法”,一个轻灵如云,一个迅猛如雷,但两人剑上,都有数十年火候,造诣之深,各具功力,成就也就各异其趣!  铁肩道人对这华山双剑,却也不敢掉以轻心,长剑不住的随手在身前挥动,拒挡两人的剑势,人在剑光中期身疾进,呼的一剑朝谢三... - 2018-01-06
  • 第三十七章 落悬崔燕雁奇遇 尼庵中耕心受创_白衣紫电_故事_童话故
  •   如今燕雁被逼到了壁下,巳无路可退,而江荪又狠狠地攻击不已,她一挫身跃到那黑洞口处。此处还比较高些,也不过距地面一丈二三而已。  江荪道:“你能钻进那个洞永远不出来吗?”  燕雁不出声,反正是死,也许掉到黑洞去也比落入江荪手中好些。  她... - 2017-12-31
  • 第三十七章 今夜没有亮晶晶的星星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今夜,没有月色,也没有亮晶晶的星星!  整个大地,就像笼罩在一层黑色篷帐之下。  月黑风高,本来是夜行人出动最好的时候;但夜行人大多都练过夜行眼,就是藉着星月之光,可以看得清四周事物,月黑风高之夜就没有星月可以借助,夜行人也看不清楚了。... - 2018-01-12
  • 第三十七章 幻影龙形_龙孙_故事大全
  •   青衣老者和红衣老者数十年兄弟,自然心意相通,你攻我拆,你封我攻,虽然配合精妙,却依然被盛世豪一支长剑逼得只好围着他绕场疾走,纵使拼了老命,还是渐渐落了下风!  只要给盛世豪找到一丝空隙,左手再让他击出“玄灵摧心掌”,只怕就无法抵挡了! ... - 2018-02-03
  • 第三十七章 奇缘巧遇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心头暗暗付道:“这两人纵非神仙,也已练到飞行绝迹之境了!”  凌杏仙幽幽一叹,说道:“龙哥哥,我们要练到他们这样,那就好了。”  岳小龙感到十分失望,因为彩带仙子说过,自己两人,若是没学成剑术,就不能上铜沙岛去。他一想到母亲身陷岛... - 2018-01-13
  • 第三十七章 九天玄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只有五阴手金老二和阴世秀才公孙庆,心机阴沉,以前又尝过梅三公子苦头。是以上场就抱着同样心理,避重就轻,乘隙下手,始终不和梅三公子正面接触,才还能勉强支撑。  六绍三娇在一旁掠阵,原以为此番出动了如许高手,在众人围攻之下,对方功力最高,也... - 2018-01-13
  • 第三十七章 荆溪生和徐副总管回来了_东风传奇
  •   中午时分,荆溪生和徐副总管回来了。  荆溪生特别在对面鸿运楼设宴,招待四位姑娘,席间,徐副总管拍胸脯保证,只要陇山庄派出人手,一定可以找到谷飞云母子,要四位姑娘不妨去陇山庄小住。  荆溪生也在旁怂恿。说自己和掌门人都在陇山庄议事,陇西一... - 2017-12-18
  • 第三十七章 邙山决斗_血字真经
  •   端午节那天,蓝人俊等上了邙山。  主要通道上,白骨会插了“招魂幡”,黑底板、白色骨架,十分鲜明,作为引路之用。  蓝人俊、普善大师、清云大师、太清道长、妙真子走在最前,其余人众按等份编排,小字辈走在最后。  潘老太要和小辈们在一起,不愿... - 2017-11-11
  • 第三十七章 飞龙遇飞风_珍珠令
  •   水轻盈听得一怔道:“凌夫人之意,那是要和我动手了?”铁氏夫人冷然道:“今日之局,如箭在弦,大概除了动手,已别无选择了吧?”  水轻盈点头道:“好吧!”铁氏夫人道:“水总监用兵刃还是……”  荣敬宗看他们就要动手,不觉呵呵一笑道:“夫人且... - 2017-12-24
  • 第三十七章 双鸟折翼_北山惊龙
  •   第二天,天色才亮,毕玉麟就起身下床。他因昨晚之事,实在太以出人意料,自己受神偷万里飘风万老前辈临终重托,为了三入黄钟别府,听到阴魔尚师古等人,在密室计议,准备一举残灭五大门派,第一个步骤,是全力对付武当,才要自己兼程赶上武当报讯。  那... - 2017-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