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力镇狂涛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尹翔急的顿足道:“咱们上了他的当,他针筒之内,根本已经没有针了!”

      劈手夺过针筒,果然已经没有一支毒针。

      谢无量吁了口气道:“不错,要是他筒内还有毒针,早该射出来了。”

      翻天雁柏长青蹲下身去,在葛飞白脸上仔细看了一阵,果然看不出丝毫破绽,既不是戴有人皮面具,也不像涂着易容药物,简直和师弟生得一模一样。

      心头暗暗一凛,忖道:“天下那有这等相象之人?”心中想着,伸手抓起死尸手胸,替他据起袖管,只见他手腕细小,肌肤白嫩,显然也是个女子!”

      柏长青缓缓直起腰来,吁了口气,皱着浓眉道:“果然也是女子!”

      终南钟子期道:“此女在临死之前,说出她是彩带门下。”

      欧阳磐石道:“钟兄相信么?”

      钟子期道:“她亲口说的,总比咱们凭猜想,可信得多。”

      欧阳磐石大笑道:“幸亏此女死时,说的是彩带门,若是她说出终南门下,钟兄也认为可信么?”

      欧阳磐石道:“兄弟说的,难道不是就事论事?”

      大通大师眼看两人起了争执,连忙合十道:“两位道兄说的都是有理,先请坐下来,大家好好商讨。”

      柏长青道:“目前咱们倒确有弄清楚她们身份的必要,方才兄弟已经仔细察看了一遍,这三人脸上,既没有人皮面具,也不像是经过易容,天下有这等面貌相同之人,实是少有。”

      峨嵋觉慧上人合掌道:“柏大侠说的极是,天下纵有相貌相像的人,也断无这般凑巧,正好假冒了智能大师,天鹤道兄和葛大侠三人。”

      华山范云阳点点头道:“依贫道之见,这三人脸上,定是经过某种易容药物改扮而来,只是手法高明,使人难辩真伪罢了。”

      青城邵冲虚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朝大通大师说道:“大师还记得三十年前,江湖上不是有个怪人么?”

      大通大师:哦”了一声道:“邵道兄说的是恶华陀蓝逸夫了,不错,贫衲确也听人说过,此人精擅外科手术,据说能替人改头换面,和天生一般无二。,”

      邵冲虚道:“贫道说的正是此人,昔年在一次偶然机会之中,曾亲眼看他替一个镖行中人,把脸上刀疤移去。”

      谢无量道:“邵兄认为这三人是经过恶华陀施行易容手术的了?”

      邵冲虚道:“除了此人,江湖上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人有些之能。”

      谢无量道:“钟兄说的是谁?”

      钟子期道:“论若江湖上易容之术,自然要推二朗神丁守福了,他二郎神的外号,就是说他有七十二变之能。”

      欧阳磐石冷哼一下,没有作声。

      翻天雁柏长青细目一睁,道:“二郎神丁守福,不就是彩带门主跟前的哼哈二将么?”

      钟子期道:“正是此人。”

      邵冲虚沉吟道:“如此说来,这三个女子,倒是彩带门下了?”

      钟子期道:“这个兄弟就不敢说了,方才已经有人和兄弟抬杠,差点把这笔账,套到了终南派头上,兄弟吃不了,只好兜着走!”

      他这话自然是指欧阳磐石了!

      大家听他一说,不由的想起方才假冒葛飞白临死时,说出彩带门之言时都觉这三个女子是彩带门下,也大有可能!

      正当大家议论纷纷之时,但见一名武当门人匆匆入内,他一见掌门人闭目垂廉,坐着不动,不由怔的一怔!只好朝大通大师躬躬身,禀告道:“启禀大师,车大先生来了,特命小道进来通报。”

      大通大师问道:“他人在那里?”

      武当门人道:“就在前殿。”

      恶鬼车敖一向说来就来,不耐烦要人通报,谁敢拦阴他,那是自讨苦吃,他肯在前殿等候,倒是异数!

      终南钟子期道:“咱们九大门派在此集会,乃是极端秘密之事,不容外人参加,大师回绝他就是。”

      九大门派掌门人集会桐柏确是十分机密之事,不容外人参加!”

      欧阳磐石大笑道:“兄弟之意,车大先生和九大门派交谊极深,江湖上不论发生什么事故,他也都站在九大门派一边,他既然自己来,自该请他进来才是。”

      这话也有道理,二十年来,车大先生在江湖上一直和九大门派同进同退,自然不该歧视放他。

      钟子期面有温色,冷声道:“欧阳道兄今天倒似存心和兄弟作对!”

      欧阳磐石大笑道:“钟兄这又误会了,兄弟实是就事论事,并无和钟兄作对之意。”

      范云阳接口道:“贫道觉得钟兄说的,固然有理,但欧阳道兄的顾虑,也是极是,车大先生既然来了,不宜回绝。”

      峨嵋慧上人也道:“车老施主除了外号不太好听,人极正派,何况这多年来,也一直和咱们合作的很好,今日之会,虽是九大门派商讨共御外侮,但有车老施主参与,集思广益,也是好事。”

      钟子期道:“诸位道兄既然如此说了,兄弟没有意见。”

      大通大师回头朝武当门人吩咐道:“好,那就请车老施主进来吧!”

      武当门人躬身领命,匆匆退去。不多一会,只见那武当门人领着车大先生施施然走了进来。

      少林大通大师和其他七位掌门人,全都起身相迎,只有武当天宁子尚在运功调息,未能站起。

      大通大师合十道:“车老施主侠驾莅临止,老衲等人有失迎迓,多有失礼。”

      恶鬼车敖巨目一抡,呵呵笑道:“好哇,你们躲在这里集会,也不通知兄弟一声,兄弟终於也找来了!”

      峨嵋觉慧上人合掌道:“老施主果然消息灵通。”

      车敖洪声道:“兄弟若是连这点消息都不知道,还叫什么恶鬼?”

      觉慧上人低喧一声佛号道:“老施主说笑了!”

      恶鬼车敖身后跟着一个人,大家原以为是他门人,这一走近,才看清竟然是个瘦小老头!

      八位掌门人全都微微一怔,不知车大先生带着这瘦小老头同来,究是何人?

      恶鬼车敖跨入中和殿,当中站定,拱拱手道:“诸位掌门人,兄弟特地邀请一位奇人同来,大家引见。”说到这里,回身指指瘦小老头,说道:“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二郎神丁守福丁兄。”

      瘦小老头耸着双肩,连连朝四方作揖,陪笑道:“诸位掌门人好,小老儿幸会,幸会!”

      二郎神丁守福这下是说到曹操,曹操就到?

      八位掌门人听的又是一怔,各自还礼不迭。

      大通大师合十道:“两位施主请坐。”

      恶鬼车敖目光转到华掌门范云阳身后的纪叔寒身上,点点头叫道:“纪兄。”

      纪叔寒心头微微一震拱手道:“车大先生有何指教?”

      车敖从大袖中取出一封书信,笑了笑道:“兄弟路上遇到彩带仙子,她有书信一封,要兄弟顺便转交,纪兄请收下了。”

      纪叔寒并没有伸手去接,淡淡说道:“兄弟和彩带仙子并无交往,她向兄弟下书,不知究有何事?”

      车敖洪声笑道:“纪兄看了书信,自会明白。”

      说完,五指一送,一封书信,平平稳稳的朝纪叔寒面前,飞了过去。

      纪叔寒只好伸手接下,拆开封缄,抽出一张素笺,另外还附有一颗药丸。他打开素笺,才看了几行,登时脸色大变,额上汗水,涔涔而下!

      范云阳看的大奇,皱皱眉,问道:“师弟,彩带仙子信上说了些什么?”

      范云阳这一问,纪叔寒突然目含泪光,屈膝跪了下去,说道:“师兄,小弟该死,小弟实是愧对师门,无颜再见师兄……”

      话声还未说完,右手突向自己天灵盖上击去!

      在场众人听他说出这等话来,不禁全都一怔,各自暗暗忖道:“莫非纪叔寒也是奸细?”

      范云阳自然也听出来,双目精光暴射,出手如电,一把抓住纪叔寒手臂,沉喝道:“师弟,你究有何事,但与为兄明说,为兄自会替你作主,不得再寻短见。”

      他身为一派掌门,自有掌门人的气概,纪叔寒不由的垂下头去,脸色痛苦说道:“小弟隐忍偷活人间,原也是为了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46-916.html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谢绝官银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西帮票号重返京津复业,严守了“天大窟窿赔得起”的祖训,敞开老窖积蓄,源源调运巨银上柜,兑现旧票,赔偿损失,很快激活了银市。西帮的实力再次惊动天下商界,西帮 信誉更是陡涨,达到历史顶点。历劫遇险反能借势出奇,这本也是西帮的... - 2018-01-21
  • 第三十章 毁琴救劫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方如苹看到常千里迎着过来,立即以“传音入密”说道:“老哥哥,我是方仲平呀,你真的要和我动手吗?”  常千里听得一怔,口中发出一声洪笑,说道:“谷主要老夫把你拿下,你发剑吧!”  锵的一声掣剑在手。  方如苹道:“在下这柄剑削铁如泥,老丈... - 2018-01-18
  • 第三十章 云中山城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却说范君瑶等一行四人,由汝南一路西行,路上何处打尖,何处投宿,都有祝士义安排。  有这样一个老江湖同行,自然少了很多麻烦。一路晓行夜宿,没有发生什么事故。  这天黄昏时分,赶到河津县,祝士义一马当先,领着三人在一家招安客店门前下马,关照... - 2018-01-18
  • 第三十四章 快刀快剑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凌杏仙一一见礼。双方说了些久仰的话。  王师傅首先站起身子,把方才和凌杏仙、岳小龙动手经过,作了详细报告。  厅上众人,先前只是听了门下弟子的报告,五师弟连败两场,当然没有说的清楚,此时听王师傅亲自述说经过,几乎把眼前两个少年男... - 2018-01-13
  • 第三十三章 误犯陋规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翌日继续上路,由汝州到洛阳渡黄河,再由孟县北行,抵达天井关,已是山西地界。他们这一路上,有杜景康开列的路程单按单打尖,自然不会有错过宿头之虑。  两人一路北行,这天赶到太原府,还只有申牌时光,但路程单上却注明了在太原落店。  太原,原是...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先人遗泽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再说岳小龙,凌杏仙两人,离开倒坐庙,取道西行,奔驰了十几里路,突听身后响起一阵急骤蹄声,但见两匹快马,一路急驰而来,分从路边越出自己马前。  马上两个青衣汉子回头望了岳小龙两入一眼,手挥长鞭,纵马疾驰而去。  大路上,经两匹马八蹄翻腾,...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大挫魔徒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袁子深发话之后,依然不见有人答应,不觉冷笑道:“姓王的,你们已被包围了,依袁某相劝,还是自己出来的好。”  凌杏仙收回回风蝶,嫣然一笑,道:“大哥,我们可以出去啦。”  两人并肩跨出庙门,岳小龙俊目放光,冷喝道:“袁二侠夤夜追踪在下兄妹...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徒劳无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虎嬷嬷勃然大怒,厉声道:“臭婆娘,你再不出来,老婆子放起一把火,烧了你这幢鬼屋,看你还缩着头不出来?”  屋中仍然没人理会,幽暗的夜色之下,重重屋字,就是不见一点动静。  彩带仙子平静的道:“我们下去。”  身形飘起,如落叶,如轻絮,飞... - 2018-01-13
  • 第三十七章 奇缘巧遇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心头暗暗付道:“这两人纵非神仙,也已练到飞行绝迹之境了!”  凌杏仙幽幽一叹,说道:“龙哥哥,我们要练到他们这样,那就好了。”  岳小龙感到十分失望,因为彩带仙子说过,自己两人,若是没学成剑术,就不能上铜沙岛去。他一想到母亲身陷岛... - 2018-01-13
  • 第三十六章 仙山求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中国的五岳,一般说来,以东岳最灵,西岳最秀,中岳最高,南岳如活泼少女,北岳则静得有如似老僧。  恒山又有“元岳”、“阴岳”,“紫岳”等别称,佛家则称为“青峰垂”。  岳小龙、凌杏仙由神池一路东行,第三天下午,到达浑源县,他们按照杜景康开...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凤舞鸾翔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大厅上,已经坐着一僧、一道。  僧是老僧,身穿黄衲僧袍,方面广颡,年在六旬以上。  道是老道,花白头发,绾一支白玉如意簪,身穿紫色道袍,貌相清癯,胸垂花白长髯。  两人虽然坐在上首客位上,但全都闭着双目,一动不动,就好像老僧人入定一般,... - 2018-01-18
  • 第三十九章 跨海平魔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惊奇的道:“福老怎么会在这里?”  丁守福笑道:“邋遢道士也来了,咱们两个都是奉仙子之命,一路跟在你们身后来的。”  凌杏仙道:“福老和杜护法没随仙子去么?”  丁守福耸肩道:“仙子曾说,咱们跟去了,也是帮不上忙,她不放心的是你们...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母子重逢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举目望去,只觉这青衣妇人虽然鬓边微见花白,但从面貌轮廊上,仍可看出昔年是一位风姿绰约的美人!  此刻她一手扶着佛桌而立,双目之中,已然隐含泪水,两道慈祥的目光,正朝自己望来!  这一刹那,范君瑶心头突然觉得自己看到的青衣妇人,就好... - 2018-01-18
  • 第三十八章 同心剑法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南宫珏早已奔上大厅,一下扑入狄夫人怀中,口中叫道:“老祖宗:小珏儿差点被坏人掳去了。”  狄夫人搂着南宫珏,柔声道:“乖孙子,你没事吧?唉,想不到张寒生他三代都在我家做事,还会勾结匪人,暗算咱们小珏儿,真是人心不古!”  姑射仙子跨进大... - 2018-01-13
  • 第三章 浪子今赤裸着胸膛坐在青草上_活着_故事大全
  •     福贵说到这里看着我嘿嘿笑了,这位四十年前的浪子,如今赤裸着胸膛坐在青草上,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照射下来,照在他眯缝的眼睛上。他腿上沾满了泥巴,刮光了的脑袋上稀稀疏疏地钻出来些许白发,胸前的皮肤皱... - 2018-01-21
  • 第三名是个旁听生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1992年5月,一位刚拿到律师资格证书的大学生很偶然地听说司法部正在北京举办中国首期证券资格律师培训班。他知道,证券市场在中国还是个新生事物,拥有证券从业资格的律师在中国还没有,如果能拿到这块“敲门砖”,意味着与成功近在咫尺。  第二天... - 2018-01-22
  • 第十章 这样的日子过到苦根四岁那年_活着_故事大全
  •     这样的日子过到苦根四岁那年,二喜死了。二喜是被两排水泥板夹死的。干搬运这活,一不小心就磕破碰伤,可丢了命的只有二喜,徐家的人命都苦。那天二喜他们几个人往板车上装水泥板,二喜站在一排水泥板前面,... - 2018-01-21
  • 第二十章 十月奇寒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这年冬天异常寒冷。六爷已无法在学馆苦读,就是在自家的书房,也很难久坐的。但他还是不肯虚度一日,坐不住,就捧了书卷,在屋里一边踱步,一边用功。  奶妈看着,就十分心疼。天下兵荒马乱的,也不见多大起色,到明年春三月,真就能开考呀?别再... - 2018-01-21
  • 第三节 我的记忆停顿在这里_第七天_故事大全
  •     我的记忆停顿在这里。看着眼前这个神情落寞的女子,我点点头说:“我见过你,在出租屋。”    她微微一笑,眼睛里流露出忧愁,她问我:“你过来几天了?”&n... - 2018-01-24
  • 第三章 铁背田驼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灰衣驼背老人道:“老汉不会害你,你这一路上最好少开口,到了地头,自会知道,你年纪轻轻,这一身功夫,着实使老汉佩服,老实说,二十多年来老汉还没遇上你小哥这样的对手,所以老汉要特别告诉你,此行只要少开口,遇事忍耐,老汉可以保你没事。”  狄... - 2018-01-22
  • 灵光闪过之后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台湾一个电子工程系的毕业生,平生最爱读魔幻小说,在读完英文版《指环王》后,发现台湾中文译本简直不忍研读,于是大义凛然写信给出版社,要求推倒重译,并自荐担此重任。由于他慷慨地表示,如果重译本销售量不到1万册,他分文不取,出版社竟真的与这个... - 2018-01-22
  • 在嘘声中唱完一首歌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公司里年轻人多,哼上几句流行歌曲是一帮男同事的最爱。我也是一个追星族,对各种流行歌曲爱得欲罢不能。不过,我是属于那种五音不全的女孩子,只能在独处时将变调的歌儿唱给自己。  最近,公司接待一位台湾来的客户。老总决定让所有人员倾巢而出,在市... - 2018-01-22
  • 错失的机会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改革开放之初,几个哥们约小李一起去广东贩电子表,小李不以为然,可是那些哥们都发了,等小李开始认真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满街都是卖电子表的小贩了。小李后悔极了。  如果时间真能倒转,我们每个人都会成功的,不过即使时间不能倒转呢?  终于有... - 2018-01-22
  • 沙漏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朋友买了一个沙漏,很精致。我说沙漏放在客厅的工艺架上肯定很有格调。  朋友说:我可不是把它当作工艺品买来的,而是为了给自己一点压力。  他解释说:自己参加了自学考试,可是根本没时间看书,他准备把这个沙漏放在书桌上,用它来衡量时间。看着沙... - 2018-01-22
  • 上半杯给别人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哈利和朋友困在沙漠,后来哈利发现了满满一杯水,是先给朋友,还是留给自己慢慢救命?  哈利没有把水分给朋友,他竭尽全力向沙漠深处跑去,想独享比黄金还要贵重的水,但朋友在后面使劲追赶。哈利踉踉跄跄,慌不择路,又要护住杯中的水,累得够呛,朋友... - 2018-01-22
  • 勒比格勒的坏笑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我刚大学毕业分配到广州的时候,正赶上我们单位安装调试从法国引进的小型计算机生产线。这是我们国家花费巨资引进的第一条小型机生产线,对我国IT行业的发展有着历史性意义。生产线安装好后,有一批法国专家留在我们单位培训指导8个月,据说一个专家一... - 2018-01-22
  • 尽职的调度员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早晨7点,日本京都,出租汽车公司刚刚打来第二次电话,说他们找不到我的房子。我又详细说明前来的方向,哪怕瞎了眼睛的汽车司机也找得到的。然后不耐烦地看了一眼手表,等着。离飞机起飞只剩两个小时了,而到机场的路程就要花一个多小时。  外面,雨很... - 2018-01-22